若是伽馬射線這個永不停止的一維世界有生命的話,他們能夠感覺到的也是悲劇,粒子會越來越少,很莫名其妙的缺失掉,若是他們從人類三維世界有一雙眼睛,看到宇宙不停的擴張,不停的撕裂,這些一維世界可能生命就會明白他們一維世界物質爲什麼會不可逆的減少。

而伽馬射線穿過數億光年,必然會經過暗能量的落差區域,粒子缺失的過程是必然的。除非升維,即發生盤古事件,和星球相撞,把內部的變動力落腳點交給地球這樣的適宜生命存在的環境中,讓殘餘粒子在宇宙中航行獲得的暗能量落差能,在地球上釋放。讓一個能夠複製幾十億年的過程承受來自星空殘餘粒子通過量子糾纏傳遞的暗能量落差能。

三維世界的地球上,當暗能量落差能量傳遞的較少時,生命屈從於自然較多,當暗能量落差能較多時,這是偏向於生命改變自然。遺傳代碼一直在複製,這種複製過程一直在和自然較量。

若上述一切都是真的,地球生命變量起源於宇宙中衆多一維伽馬射線有關,一維世界的生命在盤古事件中獲得在三維世界演化生命的可能。

然而尋找一維度生命是困難的,因爲並不是每一個有水有氧氣的星球都一定有生命,同樣也並不是每一道伽馬射線都有可能有文明存在。

伽馬射線內部歷經上億光年暗能量落差區得到變動的可能,這種可能讓一維中伽馬射線積累信息,若是伽馬射線在宇宙穿行的過程中,突然變成了有序的複雜的信號代碼。而且信號代碼還在繼續複雜化,經過暗能量落差去獲得變動可能,也就是一維世界的能源,變得更加複雜。那內部必然出現了生命。

如果證明了上述事件發生,那麼還要找伽馬射線變成信號生命的起源是什麼。

最終要回溯伽馬射線誕生之初,那個奇點的形成。

鏡面任迪現在看了看這個紅巨星的內核,以這顆紅巨星質量,黑洞奇點必然誕生,而誕生的過程中,必然有一維世界噴出。而這次噴出,給這個宇宙帶來的可能是什麼?

任迪不禁回想起了,自己的穿越。從井口中穿梭,最終從一個點到達這個世界的過程。鏡面任迪的腦海中不禁的迴盪疑問:“演變你從一開始,是不是就是在暗示着什麼?生命誕生於這個宇宙的整個過程,難道是跳入井口的一場生命戰役嗎?”

щшш¸тTk án¸c o

井口戰役,任迪腦海中冒出了這個詞。

任迪的思考被打斷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意外,比如說任迪到達的這顆紅巨星區域,原本就有一個星門,這個星門放在一個行星的周圍,現在那個行星已經被紅巨星燒烤成了岩漿地獄。

那個星球上的獨特環境使得這裏分佈了一個星門,至於分佈這個星門的意義,是爲了監視這顆瀕臨死亡的恆星,超新星爆炸會給臨近區域的生命帶來巨大的影響。纖星作爲這個星系團的半神,對災難的預支能力皆來自於她的調查能力。

在二十五萬年前,當這個巨星剛剛進入老年的時候,她把星門挪動到這裏的。太陽的壽命是一百億年,但是超級巨星的壽命遠遠比太陽要短暫的多差不多就四百萬年的壽命。當纖星剛剛把星門挪動到這裏的時候,這顆現在是岩漿世界的大行星還有海洋。

這顆星球無法演化出生命,所以這裏曾被纖星做成了伊甸園,因爲沒有演化,所有物種都是消過毒淨化過後的物種,被淨化過的人類能在樹上摘果子,能夠吸甘露。

所有的物種都是纖星應許生存在伊甸園中的,沒有完整的生命進化鏈,也就是說沒有細菌病毒,沒有雜草。沒有獵殺者,也沒有寄生者。當然這些都是過去式,隨着恆星的膨脹,在一次恆星活動中,一切都被燒燬了。

纖星在此故地重遊,有些感慨。然而很快她就詫異的看着遠方的在遠方的太空中,她發現了不正常的放射點。這個點懸浮紅巨星大氣邊緣。

星門的光華在她身邊綻放,在二三級文明階段,星門的邊緣是巨石,在四五級文明的階段,星門的邊緣是埃菲爾鐵塔那樣的鋼鐵框架結構。到了六級七級文明,星門的外框是鈦鋼。巨大的圓環漂浮在太空,七級文明的科技能夠短時間的擴大星門,讓整個艦隊加速通過。

至於半神代表的是八級文明的存在所屬的文明能夠恆星表面建造戴森球,能夠將修煉者的思維信息糾纏於白矮星這種高能星球上。

纖星背後的星門邊緣是一圈能量,猶如光環一樣在背後乍現,巨大的光環,迅速擴大到四百公里在纖星手掌前下降。太行山大小的物質沒入了整個星門中,整個星門周圍的光變得更加明亮密集了。

利用星門進行質能轉換,這是半神的力量,半神本身都高能話。纖星的身軀基本上是重核元素構成的,還有那麼一些碳十四,和其他一些放射元素。

隨着星門對地面汲取了大量的物質,整個地面被巨大吸力下,留下了一個直徑二點五公里,最深三百米的大坑。大坑的邊緣大量赤紅的岩漿河流正在一條條的流入坑中,形成了美麗紅色的熔岩瀑布。

然而光環猶如飛盤一樣飛上了天空,纖星朝着放射點的方向飛過去在七十秒的時間內加速到了兩百公里每秒的高速。

在大行星上看到的放射點,是一個星門。從遠遠的方向來看就像一個發光的天體懸浮在紅巨星大氣外圍。但是從放射數據上,纖星認出這是一個星門。能把星門挪到紅巨星大氣層外圍,這說明這是一位半神到達了這裏,宇宙中到達這個境界的存在不多,纖星見到自然是要打招呼的。

這個星門是鏡面任迪的,鏡面任迪的本體依然在太空中以光速航行。逐光狀態下的任迪臨近任何一個天體都是有時間限制的。也就是一束光貫穿一片空間。以光爲軸展開質能轉換面。光軸是看不到的。

在本質上和纖星有着區別,纖星是挪移宇宙中固有的星門,而任迪則是自己展開了一個物質傳輸窗口。雖然看起來用的沒什麼差別。但是其實是二階巔峯和三階的差距。

而且就算是三階,現在追到本源的鏡面任迪在境界上能夠俯視這個宇宙一切三階了,現從修真道路上踹門高維世界,只有任迪一個。

二十分鐘後成功臨近任迪的星門停了下來,纖星看到了這個星門前站的人。令纖星有些意外的是,這位半神(她認爲的)是人類。

在宇宙中不同的種族半神都會以自身種族狀態出現,人類是這個宇宙中三千兩百五十四個神佑種族之一。當纖星看到任迪,任迪也看到了纖星。一場註定沒有結果的邂逅。 到達半神這個境界,面貌都是沒有瑕疵的,面容身軀的大比例分佈複合黃金定理。 萌寶甜妻,冰山總裁寵上天 但是也不是處處都符合,有些小地方不符合偏離一點,在另一個地方又偏離一點,而整體上看這些所有的偏離的平均又符合了黃金比例。這就形成了每個人不同的面容。

這些不同面容,反應了各個二階的氣質不同,在普通人中由於無法控制面容相貌,導致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情況,但是在半神這個境界上,每一個半神都追求自己的面容複合自己的心。他們可以變換成各個形態,但是自己內心承認的本來面目只有一個。

纖星見過的人類半神中有棱角分明,性格剛猛的人。也有面容偏向妖異。都是俊美偏向的風格不同。而現在第一眼看到任迪,任迪面容很平和。而正是這種平和的外表蘊含的一種東西給纖星一種畫風錯誤的感覺。

半神都是強者,在這個宇宙中,宗師爲將,大宗師爲王,半神面對整個星河能夠稱皇。而任迪的面容氣質從哪看都不像皇者,說的乾脆一點,有種可以欺負可以利用的氣息裏面。這種氣質在普通人身上是正常的,但是在半神身上是不正常的。

凜然不可侵犯是每一位半神身上都有的。絕不可能出現誰都可以欺負的氣質。如果纖星能把自己的怪異想法說出來,任迪絕對自我吐槽,自己和這個世界不適合。任迪心靈所向是合作精神。無論貴賤只要是處於對未來嚮往堅持勇敢狀態的智慧就可以平等合作,哪怕爲此放下身段,哪怕以合作者爲主。——見證偉大,從而自身走向偉大。

這就是任迪的人格特色,可是在這個力量爲尊的世界,任迪的人格特色是小衆。任迪這種只要勇敢堅強誰都可以合作的氣質,往往正如被纖星解讀的一樣——誰都可以利用欺負。在演變空間,任迪能找到一大堆同行者,但是在這裏任迪找不到。

當然纖星還沒有看到另一個狀態的任迪,當任迪確認了身邊的人道不同,不可同謀。直接是冷漠,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你死活有何干的冷漠。

這就是任迪一開始在這個世界經常被打,後期能坐視整個文明走向死傷無數的歷史波動原因。任迪的道德觀不受人數多寡影響。能夠合作,那就不惜一切的擴大合作的可能,不能合作哪怕看起來分量再重,也不爲所動。

纖星在劇烈減速後緩緩地停了下來,紅巨星表面稀薄的物質帶中,爲此而掀起了浪潮,浪潮在紅巨星的表面緩緩地波動擴散着,就像一片船槳在平靜的湖水上劃出波痕一樣。

在這個減速的過程中,纖星背後的星門陡然擴張到了十二個太平洋的面積,就像一個張開的降落傘,接受了紅巨星表面稀薄物質。當減速完成後巨大的光環立刻收縮,大量溫度寒冷的物質從收縮的星門中涌出,從遠遠地的地方看,紅巨星的表面一個點頓時失去了發光能力,在周圍強光帶的襯托下,形成了一個猶如蜘蛛斑紋的黑子區。

光環快速收縮到自己背後,沒入自己的背部,纖星看着任迪微笑的問道。“你的面孔很陌生,是從很遙遠的星空路過這裏的嗎?”

感受到電磁波語言的信息後,任迪點頭說道:“是的,很遙遠。”

纖星說道:“你在這裏是擔心這顆紅巨星的未來的超新星可能嗎?這裏處於我的監控下,我們保持通訊,我會隨時告訴你這顆變星的情況。”

超新星的爆發對生命的毀滅力很強,這個位面生命星球的密度遠遠高於地球的那個宇宙,當超新星爆發的時候,半神對其情報掌握,然後在超星光芒放射的時候,準時爲生命星球遮擋。爲了防禦不測災難,這個位面的半神往往探索大量的星空,防止生命星球躺槍伽馬射線流。然而這就有了半神之間的溝通。

纖星手掌中,凝結了一顆鑽石一樣的東西,內部一個閃耀的點在凝結完畢後收斂起光芒。纖星掌心一翻,這顆內含星門節點的通訊裝置,緩緩地飄向了任迪。

任迪伸出了手接住了這個鑽石模樣的節點容器,說道:“謝謝。”

纖星看到任迪收下了鑽石,說道:“無需道謝,同爲一族。爲了確保所屬種族在這個宇宙中佔據一席之地,乃義不容辭的義務。”

任迪聽到這淡淡地說道:“義務嗎?”

隨後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是義務啊。”

隨後看了一眼這個變星,對纖星問道:“也就是說這裏,所有的變星,都處於被監控的狀態?”

這是任迪在這個位面找到的第一個有可能變成超新星的變星,對這個宇宙的情況任迪並不清楚,而現在看來星門組成的網絡,已經完成了對這個宇宙的全面檢查。某種程度上,這個網絡堵死了這個宇宙的某些可能。

纖星聽到了任迪的疑問臉上略帶微笑,這一笑,在她聖潔的臉上,猶如晴空。纖星說道:“你是剛剛晉級半神境界的嗎?”

任迪淡淡地問道:“剛剛的時間概念是?嗯,以你所說的半神境界來算,我在四百八十三個地球年前晉級半神境界。”任迪說時間的時候,是以這顆紅巨星現在的自轉週期爲基礎單位,乘以一定的數字,闡述了時間長度。語句中並沒有地球年這個詞。而半神到是纖星的原詞,但是任迪理解的是二階巔峯的思維狀態,並非半神這個力量狀態。

而任迪現在的境界,任迪沒說,以任迪角度來看,纖星和鐵塔星上的凡人都一樣。難以解釋自己現在的行爲和目的。就算解釋了也不會得到認可。

對民國難以吃飽飯的人,談論共產主義的終極社會形態,是難以表述的,只能表述社會主義社會是什麼。對不同發展階段的人,說了過於遙遠的未來階段,只能在暢想中,不可能親手實踐。

所以任迪只對纖星說了自己晉級二階巔峯的時候到現在的時間。這其中的時間不是準確的物理時間,跨度了兩個位面,以及高維度上的演變空間平臺。

正如魔晶所說的一樣,儘管任迪想要和這個智慧在一起,但是凌駕了就是凌駕了,這個位面誕生生命以來最神聖的使命落在了任迪面前。

上一次使命加身,是在星環中,任迪身爲人類文明最高級別的嚮往者,駐留地球探索星環黑洞引力區,是義不容辭的使命。

而現在是身爲宇宙生命必須承擔升維的使命。宇宙其他生命的不可逆過程均未完成。唯有任迪肩負。

然而現在纖星微微一怔,因爲在她看來,任迪的確是剛剛晉級半神。這個時間段,在這個宇宙半神的眼中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區區數百年的光影,六級文明的凡人政權都不會更換一界。

按照纖星的標準來看,任迪絕對是粉嫩的新人。

纖星這位真神的女兒,非常大度伸出了纖細的皓腕以及纖細的手,對準了任迪做出了邀請的模式說道:“歡迎你的到來。”

看到了數千米的纖星露出了這個動作。任迪猶豫了一下,面前出現了一個星門,星門的另一端開在了纖星了那裏,邁出了一步,原本是質能轉換平臺上,走到了纖星那裏,同時伸出了手說道:“謝謝。”纖星沒有走過來,而任迪走過去,無關於雙方誰優越,每一位半神有絕對領域,纖星沒有冒犯,擺出了願意結交的姿態,若是任迪不願意,可以不邁過來。

兩雙手握在了一起,而近乎是蜻蜓點水一樣,一觸即開。看了看這快速結束,自己的手還懸在半空中的握手儀式,纖星詫異的看了任迪一眼。這種行爲並不像一位半神的行爲。並不是下位對上位的拘謹,反倒是有點像男女有別的拘束。

在握手的瞬間,雙方也告知了對方的本名。纖細星辰。這是纖星名字的含義。而任迪之名,任迪根據了兩個字的含義,進行闡述,任——信念所駛信念所持。責任,任命,任性。

迪——開導,前進,繼承。寥寥兩個字,任迪如此闡述。

纖星沒有問任迪出自哪個星球,因爲一般半神之間不會這麼問,半神是自由的。在宇宙中牽掛很少。也不希望自己出生的文明成爲他人要挾的籌碼。

這一點和星環位面形成人類文明,秉承集體面對,先進者不怕繼承者留下挑戰的情況,是截然不同的。這個世界當智慧晉級到半神,已經將自己的文明放在了需要自己庇護的弱勢地位上。

“我需要,在這裏駐留一些時間。”任迪對纖星請求道。

纖星說道:“你在這裏有別的事情要做嗎?”

任迪點頭說道:“是的。可能數千年。”

纖星點了點頭說道:“這樣的話也好,關於這個世界的大劫,看來你有所耳聞了。”

任迪問道:“大劫?”

纖星:“你不清楚嗎?看來我猜錯了。根據能夠觀察到時空的真神的預言,未來的世界非常混亂。宇宙中所有大能者都將捲入的大劫。你若有事要做,正好可以避一避這場混亂。不過當混亂到達的時候,還是快點走吧。”

聽到了纖星的話,任迪立刻分析出了很多事情,重點關鍵詞,看到時空的真神。任迪覺得自己已經摸到了這個位面的真正的主導者了。

任迪看了看纖星,淡淡地說道:“有的事情,避是不了的。”纖星眼跳躍了一抹光芒,她發現在任迪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中驚鴻一瞥的強勢。這是纖星和任迪接觸時首次見到任迪看似柔和的氣質外表下展露屬於強者的堅決。 崇明星上一切風波都結束了,對這種高魔星球進行統治,殺人立不了威。 又活一次 莫欺少年窮在這裏是很適用的。若是造成了死亡事件,必然會導致以仇恨爲動力的人員出現。

任迪爲了達成目的,只要順從任迪的目的就可以了。行政廣場事件,任迪告訴了這個星球上所有的年輕人,跟我鬥,你吃虧。鬧得越大,虧吃的越大。而且吃虧不可能是一下子結束了。而是有着漫長的“別人沒吃虧,我吃虧了”的後悔時間。

就比如說現在十幾萬人在各個城市掃馬路。在大街上看到別的沒有受到懲罰的學生和沒事人一樣走過,心裏存在的是鬱悶的感覺。

工業科技三大要素,設計,加工,材料。其中材料最重要。工業發展三大要素,原材料,工廠,人員,其中人員最重要。話說這個星球的學生都把心思放在修煉,修煉完畢後,開始享受現代科技下的貴族生活,誰來搞工業。

工業技術攀升,素質教育培養創新,可以促進的。而是要用心。生產一個粉筆,就有幾十種步驟,粉末研磨到什麼程度,採用什麼樣配方的粉末,要的不是創新,而是用心對步驟嘗試,對配方上各個量進行最簡單的實驗。

這不是電腦能做的,電腦的程序都是制定的。對程序命令絕對遵守,而人會所有步驟的任意步驟部分,進行疑問,疑問步驟形成的意義,按照意義對步驟進行細化,對步驟的步驟重複進行上一步意義的探索。

二十一世紀,中國軍工瞪誰誰懷孕,能憑着武器展散發的傳單中對火藥大致化學成分,機械結構的介紹,把武器山寨出來。這是因爲有上千萬工程師,化學成分你說一下,我就能夠找到大量的人按照套路實驗出來,機械結構你提一下,我就能多次試驗設計出來。

二十一世紀的科技較量,最終是工程師的較量,哪個國家的工程師多,那個國家的大學能夠產白菜一樣弄出來大量的工程師,那家科技必然佔據優勢。這個世界如果按照任迪的意願,攀科技最好選的星球不應該是崇明星,應該是,那些人種中等的星球,稍微能夠修煉。但是修煉不過天才的星球。修煉並不是壞事,修煉有助於身軀調節,大腦思維清晰。不麻木,對未來的希望還沒有滅絕。那樣遠比崇明星要更能量產廉價的工程師。

但是任迪還是確定在崇明星開展工業。那是因爲在雅格,舊上層的力量太強了,顛覆性的力量出現在了修煉弱勢人羣手裏,剛剛通過科技改變命運的弱勢人羣會被直接毀滅的。任迪在大昂和鐵塔乾的事情陳儒知道,任迪也知道陳儒絕對不會允許任迪在雅格中製造顛覆性力量。

現在的二階任迪計算力遠超過普通人,但仍無法記憶星環位面的工業體系——星環位面的工業體系太龐大了,碳基的任迪記不下來這麼多信息。所以要在這個世界重新開始工業科技樹,還是需要人。否則需要幾萬年的時間才能完成科技樹的攀登。

任迪現在這個發展階段只能用崇明星上的人,並且允許修煉存在,這就是任迪的妥協。對現實的妥協。但是妥協並不是永遠的。

隨着時代進步,科技自動化越來越強,二十一世紀越來越多的人沒有資格勞動,有機械代替手工生產,二十一世紀的中國的情況是,大學生過剩等待就業,失業者必須自謀生路。失業者在自謀生路的時候,加強對孩子的教育,孩子從出生下來就養成了競爭意識,要學習好,要能夠趕上這個時代。

而西方,則是皆大歡喜的福利供養,沒資格勞動,那就靠着政府的福利低保養着。只要政府的福利低保不斷,這些趕不上自動化時代的平民在生活有保障的情況下,就不反對科技進步。但是這種美好絕不是永遠的,爲了杜絕短期經濟損失,不發生動亂。讓資本家能夠順利裁員,更換自動化機械。整個社會用福利延緩了社會大淘汰。當掌握自動化的工業人羣徹底形成穩定的利益集團時候,絕不會允許社會上這種吸血的人羣繼續擴大。大淘汰遲早要發生。

以星環後期階段,只有耐心足夠強的蛻變者才能對科技繼續進步有推動力。耐力不足的應當在卵殼學校中繼續磨練到破殼而出。

現在的任迪在等這個歷史階段過去,等到納米細胞的技術的出現,納米細胞增生到百萬噸的級別。每一秒的物理時間能夠分幾百萬個一秒來重複思考,任迪就可以不靠這些一階都沒到的人類了,那時候任迪有着足夠的時間,也有足夠強的耐心。那時候任迪就能作爲一個人來接手整個文明的科技發展。來繼續完成下面的科技進步。

到了鏡面任迪的階段,鏡面任迪以一人之力獨立完成後續的探索。也是因爲任迪歷史步驟完成了,耐心已經到達了不會停滯的地步。

現在把最殺不得,慣不得的學生搞定。工業發展問題搞定了百分之五十,而剩下的百分之五十,隨着崇明星上各個家族順利移交股份,以及礦產資源。也完成了。任迪現在宗師身份在這個力量爲尊的世界很方便。任迪現在就是一個銀行,一個能以信用提供擔保發行貨幣的銀行。

看似任迪空手套白狼,這就是力量的特權,二十一世紀各個超級強國也是這樣用國家信譽發行貨幣的。

以美國最甚。金融銀行就是一個借貸機構,有大量準備金,意味着別人在你這裏存放的錢,隨時都能取出來。沒有準備金有絕對的武力,說明存款者的錢通過這個中介機構借貸給別人,借貸人是絕對不敢不還。不還的話就是蔑視武力擁有者的信譽。

整個碎星軍團的金融在過去是以陳儒爲擔保的,而現在和陳儒同陣營的任迪也成爲了碎星軍團的一個擔保人。

崇明星的行政署在三天之內就修好了,在三天之前,被一大幫鬧事學生弄得坑坑窪窪,焦黃的痕跡斑斑點點,現在一點都看不到了。當所有年輕人被扣在廣場不能走後,僅僅二十分鐘,就有大量的學院方代表,家長代表恭恭敬敬的帶着罰金在廣場外面等了。

警察開始維持秩序,任迪一點都沒有逼迫,整個社會自動的進入了秩序狀態,這個社會的秩序原本就是按照人戰力形成的金字塔,運行的。對強者的尊敬服從是理所當然的。一個個學院代表,和各個家族的家長代表用非常低的姿態將遠高於新法的罰金上繳,然後表示願意遵守一切懲罰,和安排。所以呢,當任迪讓這幫學生掃一個月馬路的時候,所有的學生是被自己家族,學院逼迫完成這個任務。

這也讓,這幫心高氣傲的學生們,見識了什麼叫做社會。

當初縱容鼓勵鬧事的是學校還有家族。現在最積極監督鬧事學生,掃馬路,完成義務勞動的也變成了學校和家族。整個社會上檢查他們掃馬路最認真的是這幫人。這幫人在幾天前還表現對行政干涉學校非常同情的姿態,現在變了一個嘴臉。

在被任迪強壓下來,原本還有些天才對任迪很不忿。但是現在沒心情不忿任迪了,任迪好歹把所有人當面打到了,打的心服口服。現在有更無恥的人讓他們惱火。發誓如果能夠回到過去,絕不會受到學校裏面那幫教授的鼓動。

鏡頭切到任迪現在辦公大廳中。

“陳家等七十九個家族已經將股份資產整理完畢了。”星澈將一疊資料遞交給任迪。

任迪翻着資料嘀咕:“這麼快,原本不是說要一個半月的時間嗎?”

任迪隨後自己卻笑了笑,整個崇明星上的這幫地頭蛇一開始報出一個半月的說法是爲了看看局勢變化,而現在在幾天內加班加點的完成了自產統計,則是由討好的意思在裏面。

礦產,工廠,這個星球的生產資料都已經回收了,各個工作崗位就剩下塞人進去,就可以了。

不過現在任迪在思考,思考如何讓人到工廠中工作還有動力。如何讓勞動力感覺到自己工作是賺到了,而且積攢下來了。這是一個非常精細的科學管理。

任迪穿越前,房地產行業非常火爆。一堆一堆房子對國家來說是沒有多大作用的。看起來比不上超級機械,超級輪船。但是這讓人有一種財產持續積攢的感覺,正是因爲這種財產積攢的感覺,讓人工作勞動有動力。這就是刺激消費的意義。當戰爭炸燬了這些房子,毀滅掉私人的不動產,會繼續刺激所有人進行新一輪的生產。國家不會在乎生產的房子有多少,只會在乎生產的過程中,技術進步了多少。只要過程持續。

而現在用房產來刺激這個星球的人進行生產是不可能的,這個星球上的人類在乎的是力量。想讓他們在車間中,強按是不可能的。任迪沒工夫盯着每一個人,如果任迪有功夫盯着每一個人,那還不如自己盯着每一個生產步驟。納米細胞的科技一旦出來,感覺上的工作時間足夠了,任迪就準備自己單幹。

而現在那麼怎樣才能讓他們有財富增加的感覺呢?怎樣才能讓整個星球的人擁有消費的慾望,和生產的動力呢? 崇明星上一個工廠生產線內,一排排機械臂正在生產線上組裝。作爲演變軍官,任迪不會忘記自己曾經在演變中擁有的能力,以及那些隊友擁有過的能力。所以在體內構架微型星門後,重點恢復了三大能力,第一就是材料軟化的材料加工能力,第二就是原子再組合材料生成能力,第三就是對各種材料性質構成的零件工作狀況模擬的設計能力。

這個世界的工業基礎是夠得,在這個基礎上,任迪調試的這個工業生產線是一個機加生產線。標配重量達到三點六噸的鋁合金機械。生產出來這些東西將作爲民用品出現在市場上。

而伴隨這種巨型機械出現在市場上的情況,是城市中道路進行開拓,機甲停放大廈,以及供給人行走的保護隧道,等一系列城市改造方案。在學校中將將開設這種巨型機械的駕駛課程。所有的方案整合在一起,就是鋼鐵武裝計劃。

買一架鋼鐵機甲,要爲燃料費負責,同時要爲機甲的停放場負責。林林總總的消費必然會把社會大部分人趕到消費的道路上。每個人的都有消費社會工業品的慾望,那就有了對社會工業崗位感興趣的動力。

帶着白手套的任迪,隨機在生產線上拾取,看着這個規則的金屬體,任迪說道:“民用科技和兵工科技截然不同,但是國家不可能永遠靠着一代人的一腔熱情來建設。熱情會退去,隔一代後,就難以被理解。但是消費更好的工業品,無論那一代,都有這個需求。”

鏡頭切換到星球的另一側。風淬,從聖牆學院巨大的星門中走了出來,從五百米高的界面緩緩降落在地面上,連同風淬一起到來的,還有六位先天后期。他們從木馬星而來。

木馬星這個戰略節點是由一位宗師帶着艦隊控制的。風淬就是這位宗師。他到達這裏的目的是因爲,根據最新情報,一個星門之隔的崇明星星球上有一位y宗師。

整個雅格文明凡是牽涉到宗師的事情都不是小事情。風淬在木馬星是最高權力者,這裏的最高權力是有資格對木馬星與其他星門相連的星球也有相應的命令權限,雅格的社會是非常等級的社會。

木馬星連接的四個星門分屬於不同宗師勢力的星球。風淬對這四個木馬星相鄰星門星球有一定權利,是陳儒在內的四個勢力默認的。而這時候崇明星上執政官變成了一個y宗師。

雖然不知道崇明星上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爲了不發生矛盾,風淬決定過來看一看。當風淬出現在聖牆學院上空的時候,背後張開的巨大星門立刻引起了地面上衆多人的注意。

在聖牆學院中林蔭道路上中穿着綠白相間校服的年輕學生們不禁擡頭看着天空。

“我去,有一個宗師?”

“x型,是來找那個暴君的嗎?”

“這是木馬星上的軍團長,萬歲,萬歲。”

“x型比y型強,這下那個暴君倒黴了。”

整個校園中到處瀰漫着起鬨,想要搞事情的聲音,任迪現在的名聲絕對不好,基本上變成了崇明星上的學院公敵。至於名聲和地球上意大利老師羅伯特差不多(他發明了家庭作業。)

風淬稍微聽了一下下方的聲音,臉上露出了古怪之色。一旁的先天隨從在天空飄到了風淬附近解釋道:“任迪宗師在這個星球上進行校園制度改革。所以這些年輕人現在。”

隨後這位隨從從背後拿出了一個平板播放設備。說道:“這是學生集體反抗最後失敗的資料。”

單手拿過播放設備,風淬看了看上面播放的畫面。整個戰鬥過程不過五分鐘,任迪步步登空,整個天空凝聚大量冰棱,一道道冰棱從天空中加速激射,把幾百個帶頭的人全部釘在地下的場面。

風淬露出了了然之色笑着說道:“他和小孩子們鬧着玩。”

一旁隨從說道:“將軍,這位y宗師的能力如何?”

風淬說道:“在這個星球上,我敵不過他。”一旁的先天面孔露出疑惑。

這時候遠方一個界面迴歸到風淬的指尖,風淬指了指上方遮天蔽日的巨大星門說道:“到無遮掩的地區,我給你們看爲什麼。”

一行人在下方的注視下,快速飛出了聖牆學院的範圍。離開了星門遮蔽天空的區域。這時候,風淬張開了星門,星門變大到直徑二十米。這時候在平滑的界面上,能夠看到一個個細小的黑點。

風淬指了指天空說道:“星門擴張到五米,天上的探測就來了。如果沒猜錯的話,他的微型星門存在在太空所有的衛星體系上。X的優勢是能量釋放,Y宗師的優勢是能量控制。”我星門上的這些黑點,是微型星門隔着數百公里聚集的能量點鎖定。

說完後風淬收起了星門,繼續說道:“現在呢,人家看着我們呢。如果我們有什麼惡意的話。整個星球的反擊手段都應該在他的控制下。那時候就絕對不是在廣場上恐嚇學生的冰劍,應該是彈道導彈,離子束,以及成羣結隊的無人飛行機械兵團。”

說道風淬笑了笑說道:“其實我覺得他應該到木馬星幫我守星球,這樣的話,木馬星周圍的衛星十六連珠要塞防禦體系就完美了。”

十分鐘天空中二十多架,類似魚鷹,翅膀上兩個垂直直升機螺旋槳的飛機飛了過來。在天空中風淬等人很自然都走到了飛機門口,作爲x宗師,在友方勢力的範圍內,就和在自家行走一樣。

感覺到緊張的反倒是這一批迎接的成員,在確認和比對過風淬等人身份後,迅速載這些人,朝着崇明星官方迎賓部飛去。

鏡頭切換。

當處於工業區的任迪得到木馬星區最高艦隊指揮官到來的消息後。立刻解除了天空上的衛星武器警戒。

在太空中原本展開的巨大金屬傘蓋,重新收了起來。猶如黃蜂尾部針頭一樣粒子放射系統。縮回了機械倉中。並且解除了四個空軍基地的警戒,原本這些基地中無人機已經處於電磁彈射架上。

在一個半小時後,任迪和風淬在一間寬闊的會議廳中見面了。由雙方的隨從相互交換官方文本。以及闡述了碎星軍團和垂月盟之間的合作友誼。

當風淬的隨從發言過後,任迪這邊星澈也進行了文縐縐的發言,在這個正規的場合,星澈表現的非常知性。鏘鏘的聲音敘述了,碎星對垂月的支持是堅定的不變的。

任迪揉了揉眉頭,等待這些前奏結束後。看了看風淬。風淬看到任迪詢問的目光,笑了笑說道:“又出現了一位宗師,碎星真的令人驚訝。”

風淬的話可能代表了雅格不少勢力的驚歎,陳儒的碎星軍團崛起的太迅速了,宗師這樣的軍團,至少是十個崇明星這樣的高能人種星球五百年內出一位的。而現在從陳儒算起,在短短的幾十年內已經出現了三位。第一位是陳儒,第二位是白靈(化形的靈獸),第三位就是任迪。

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能夠讓一個勢力持續千年的旺盛人物,這是很讓一些勢力眼紅的。縱然第三位宗師是y型,不適合帶領艦隊作戰。但是有y型在,意味着後方基地很穩固,兩名x宗師可以長時間領着艦隊在外。純粹的進攻力量。

面對風淬的疑惑,任迪說道:“這可能是個巧合吧,恰好我和陳儒都能滿足對方想要的結果。所以有了合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