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成地產已經不復存在,你放在棺材給我們養老的錢,我也全捐了。”

“實不相瞞,自從有了錢以後,這個家早就名存實亡了。此前,我已經下定決心,打算跟李敏離婚。”

“但現在,你也看到了,這個家又回到了二十年前。一樣的飯菜,一樣的酒水,還有一樣的你、我、小敏,人生足矣。”

秦文仁點了點頭道:“是啊,到了你我這年紀,也該想明白了。其實這世上有很多東西,比錢重要百倍。茹君也拼不動了,決定跟我回老家種地、開山,粗茶淡飯走一生。”

何萬成深以爲然。

“你還別說,你這一招猛藥可夠好使的。小敏從棺材裏出來以後,也是大徹大悟,我這媳婦呀,算是回來了。只不過,她現在每天都只願睡在棺材裏,可是讓我頭疼不已啊。”

“哈哈,那倒是我這做老弟的過錯,剝奪了兄長同牀共枕的人生之樂啊!”

……

一輛掛着軍區牌照的綠色吉普,像風一樣捲進了聽雨軒。

唐驍月穿着高筒軍靴,幹練的從車上跳了下來,摘掉墨鏡快步往大廳而去。

緊跟在她身後的是兩個拿着手提包,神色肅穆的士兵。

雖然聽雨軒現在已經歸屬秦羿,但唐驍月依然是以往的火爆脾氣,門禁知道這位大小姐,也不敢攔她。

“小芸,姓秦的去哪了?”唐驍月問道。

萬小芸欣然道:“喲,我的唐大長官,一回來就找侯爺,連我這個姐姐都不認了啊。”

唐驍月擺手示意兩個警衛退下,這才一改冷酷之態,嬌笑道:“哎呀,小芸姐,我這不找那傢伙有急事嘛。”

“侯爺最近一直在丹房,就在後山的清潭邊上,不過他心情不太好,你可得小心點啊。”萬小芸笑道。

“哼,他這人就愛臭得瑟,我纔不怕他。罷了,待會再陪姐姐聊天,我先找他談正事。”唐驍月撇了撇嘴道。

“籲!”

“又失敗了!”

“寒陰草畢竟是雜靈之草,煉製回春丹至少得一品靈藥,哪怕我再改變丹方,以真火煉製,仍是徒勞無功。”

望着鼎裏一團黑泥,秦羿收功,一甩額頭的汗珠,喟然長嘆。

他現在心情糟糕透了,又耗去了好幾天,依然是沒有任何進展。

恰好的時光 時間不等人,他是在與死神賽跑啊!

想到這,他一陣煩躁,走出丹房,脫掉外衣,一頭扎進深潭,任由冰寒的潭水淹沒身軀。

萬年了,他從來沒像現在這般方寸大亂。

他需要冷靜!

唐驍月抱着胳膊走到寒潭邊,也不催促,就這麼望着泡在潭中的秦羿。

秦羿自然是看到這位大小姐了。

她稍微變的黑了,但更幹練了,渾身透露着一股無形的殺意。

這是在戰場上,經歷了殘酷的生死,才能歷練出來的。

看來離開的這段日子,她沒少執行兇險的任務。

秦羿有好感的人並不多,唐驍月是其中之一。

這與愛情無關,純屬欣賞。

所以,他真氣一吐,人如長龍沖天而起,落在了岸上,慢條斯理的當着唐驍月的面穿上了衣服。

“找我有事嗎?”秦羿問道。

“侯爺大人,沒事就不能見你嗎?這可是我家哎。”唐驍月俏面生霞,回過神道。

她當然知道秦羿在江南的地位,上次武家莊盟會,其實她與軍分區不少大人物都在暗中觀禮,親眼見證了秦羿的絕世神通。

不過,她倒也不懼,因爲這就是她唐驍月說話的風格。

“說正事吧,唐小姐。”秦羿也不惱,邊走邊道。

唐驍月一改嬉鬧之心,嚴肅道:“是這樣的,我想請你參加一個絕密任務。”

“沒興趣、沒時間!”秦羿問也不問,直接拒絕了。

對他來說,什麼保羅的米國行、什麼任務,都不及父親性命的萬分之一,在沒有煉成回春丹之前,他實在無心處理其他的事情。

“喂,你啥意思啊,我剛回來就給我甩臉子,當了侯爺,脾氣越來越大了是吧。”

“你就不想知道是什麼任務嗎?”

唐驍月氣呼呼的追上去,拉住秦羿,問道。

秦羿也懶的理她,甩開手,自顧往前走。

“也許能救你父親一命的任務,你也沒興趣嗎?”唐驍月跺腳氣道。

秦羿現在是軍區特勤研究處的頭號人物,大頭們幾乎將他的底子摸的一清二楚,具有濃厚的興趣,否則也不會在此等絕境,派唐驍月來請他。

“哦?你說說。”秦羿停住了腳步,饒有興趣的問道。

唐驍月邊走邊說。

原來近日在華夏的南雲省邊境,祕密潛進了好幾股地下勢力。

這些人全都集中在一個叫騰山鎮的小地方,一個深山小鎮突然涌入如此複雜的勢力,這引起了當地軍分區極大的重視。

先後六次派特種分隊進入騰山鎮進行調查,然而,特種分隊進入騰山鎮後,全部遇難,無一生還。

這事影響極其惡劣,省軍區特意令江東分區幾個特種大隊,配合當地協助進行調查。

獵鷹戰隊即將奔赴南雲省,由於這次任務的特殊性,分區決定請秦羿出山。

“分區首長說了,如果能完成這次任務,將爲你授銜,並聘爲軍中特殊軍事顧問,以及享受……”

唐驍月說到這,開出了一大堆條件。

“我對這些沒興趣!”

“我只想知道,這跟我父親的病有什麼關係?”秦羿有些不耐煩的皺眉道。

“我們調查過了,這次潛入境內的分別是南洋的眼鏡蛇殺手組織、東海羅剎門,還有一支叫孤狼的僱傭兵!他們都是受同一個人委派,白漢青!”

“白漢青?”秦羿覺的有些耳熟。

“白漢青是省會石京第一大家族白家的老家主,此人身患重病多年,遍求靈藥。他突然僱傭這麼多低下勢力進入騰山鎮,顯然是不想打草驚蛇,要有大動作。”

“根據我們蒐集的一些資料,我們懷疑在騰山鎮很可能出現了某種靈物、或者靈藥,這才讓白家不惜一切代價,鋌而走險。”

唐驍月解釋道。

‘哼,白家?有靈藥,又是老對手,這麼有趣的事,我怎能錯過?’秦羿心頭暗道。

“好,我答應你!但我有個要求,越早出發越好。”秦羿道。 唐驍月沒想到秦羿這麼爽快的就答應了。

“好啊,如果沒問題的話,咱們現在去獵鷹大隊報道,今晚上就向騰山鎮出發。”唐驍月道。

事實上,由於事態緊急,軍區已經下了嚴令,要清除這些入境惡勢力。

唐驍月也是頂着天大的壓力,自然是越快越好。

回到聽雨軒。

看着秦羿與唐驍月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萬小芸心中一陣苦澀。

她已經足夠努力,表現的足夠好了!

每日與秦羿朝夕相處,但卻遠遠不及唐驍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哎,也許我做的再多、再好,在侯爺心目中也不過是個奴僕而已,哪裏及得上小月半分。’

“小芸姐,姓秦的已經答應跟我去軍營了,我借他幾天,你不會介意吧。”唐驍月拉着萬小芸的手,嘻嘻笑道。

“他又不是我的,你愛借就借,管我何事。”萬小芸強顏歡笑道。

“小芸,你沒事吧?”唐驍月見她神色不太對,嘟嘴問道。

“沒事,我去給侯爺準備衣服,你們聊吧。”萬小芸苦澀一笑,往裏間走去。

“秦羿,你這架子可真夠大的,堂堂東州第一首富,被你當丫頭一樣使喚,難怪人家不高興,你太過分了吧。”唐驍月瞪着秦羿,不悅道。

秦羿冷冷一笑:“你錯了,她不高興是因爲她心中有雜念。”

萬小芸對他的好,秦羿心中有數。

只是他這一生,有太多的羈絆,有很多東西是註定無法給她的。

片刻,萬小芸收拾了行李,遞給秦羿,眼眶微紅道:“答應我,一定要回來。”

“好!”秦羿看着她,點了點頭。

然後頭也不回的上了軍車。

獵鷹總部。

一個面容幹練的中年軍官早已經在總部大樓前等候,見了秦羿,熱情的迎了上來。

“秦羿,這位是獵鷹大隊長宋子飛上校。”唐驍月向那人敬了個軍禮,介紹道。

“秦先生,宋某可是期盼已久!還好咱們的小月不辱使命,總算把你請來啦。”宋子飛以江湖禮數,拱手抱拳道。

“嗯!”

秦羿揹着手,淡淡點頭。

他對宋子飛這個名字有些印象。

如果沒記錯,當初王懷遠對黃耀東記恨在心,就是因爲宋子飛把最後一個名額留給了黃耀東。

現在看來,此人頗有眼光,黃耀東的潛力遠比心胸狹窄的王懷遠要大。

面對秦羿的冷漠,宋子飛微微一愣,旋即釋然。

那日在武家莊,他親眼見到了秦羿驚爲天人的神技。再者,秦羿又是江南之主,犯不着對他一個上校客氣。

宋子飛也不廢話,直接領秦羿進了一個多媒體演練室。

“秦先生,事態緊急,我給你介紹下咱們這次的任務目標。”宋子飛打開了牆上的多媒體熒幕,上面顯示幾個帶着蛇形面罩,穿着黑袍的詭異怪人。

“這是眼鏡蛇殺手組織,被列爲國際十大危險組織之一。組織的每一位成員都是身經百戰的好手,精通各種暗殺,包括狙擊、刺殺、下毒等等。他們很少聯合作戰。這次傾巢出動,據說他們的頭領眼鏡蛇,也親自參與了。”宋子飛介紹道。

說話間,他再次切換了畫面,這次是一羣臉上塗着厚重迷彩,由各色人種組成,全副武裝的彪悍猛男。

“他們是孤狼僱傭兵團,由一羣臭名昭著的劊子手組成,對現代武器極爲嫺熟,擅長突擊、強攻,曾在北非、西亞等地作案累累,是華夏黑名單上的重點組織。需要提醒一點的是,他們有精良的武器,還擁有火箭筒等殺傷力極強的武器。”

畫面再變,幾個穿長衫的武師豁然而現,領頭的中年人脖子上盤着長長的鞭子,滿臉的陰冷之氣。

“這是羅剎門的高手,那個留鞭子的叫歐陽輝,是羅剎門二長老麾下第一戰將,人稱鞭王。傳聞此人修爲已達內煉巔峯極致,很可能已經是罡煉初期高手,實力只在雷剛之上。他的兩位隨從,也都是內煉後期高手,萬不可小覷。”

宋子飛神色凝重的提醒道。

“有沒有騰山鎮具體的資料。”秦羿皺眉道。

“騰山鎮平素並無異常,這次南雲分區的派遣的精銳偵察兵全軍覆沒,衛星雲圖也被陣法所幹擾,所以除了深入其地,我們很難有別的資料。”宋子飛有些失落的聳了聳肩道。

秦羿沉默了。

他並不怕死。

超神感應 留給他只有一個月的時間,萬一這夥人去奪的不是靈藥,他這一趟豈不是白跑了?

見他面色不悅,宋子飛與唐驍月兩人都是惴惴不安。

秦羿是整個江東軍區最後一張王牌,如果他打了退堂鼓,就只能出動北方燕家軍,整個南方軍區怕是面上無光了。

這不僅僅是一次任務這麼簡單,更是關係到南北軍區大能之間的角逐。

“秦先生,事關疆土安危,還請您考慮。”宋子飛道。

“打住,我對你的大道理沒興趣。”秦羿冷笑道。

宋子飛吃了癟,只能無奈的望向唐驍月。

“秦羿,我以個人名義請你助我一臂之力好嗎?”唐驍月急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獵鷹大隊已經接下了這次任務,開弓沒有回頭箭,如果沒有秦羿坐鎮,他們只怕很難完成這個艱鉅的任務。

秦羿摩挲着下巴,沉思了片刻道:“好,我去!”

他去,不是因爲唐驍月的面子,而是爲了父親的最後一絲希望。

去了,也許能得到靈藥。

不去,無法煉製回春丹,父親必死無疑!

他無論如何,得拼上一把。

“太好了,秦先生,我現在帶你去挑選趁手的武器裝備!”宋子飛長舒了一口氣,大喜道。

“不,我用不慣你們的東西,給我準備一張最好的弓,一百支精鋼打造的箭支,送到我的住處。”秦羿道。

“秦先生,你放心,我絕對給你準備的是最好的弓,最好的箭!”宋子飛欣然應允。 秦羿盤腿坐在唐驍月的牀上,閉目調息。

武家莊一番血戰!

雖然大獲全勝,但秦羿本身亦受創不輕,近日又忙着煉丹,消耗了不少真氣。

他的修爲比起大戰之前,還要遜色兩籌。

以現在的狀態,別說單殺鞭王歐陽輝,就是再與雷老大對敵,也未必能贏!

這一次任務,他純屬是在賭命。

不過爲了父親,哪怕是龍潭虎穴,他也要闖上一闖。

寶貝甜妻,抱一抱 半個小時後,唐驍月手握張弓,揹着箭袋走了進來,往牀上一扔。

“這已經是整個南方最好的弓箭了,你看看吧。”

秦羿接過弓,弓身剔透如白玉,上面刻有符文,流光浮現。

弦如冰絲,細而極緊。輕靈且具有強大的爆發力,顯然非是凡物。

箭支也是冷芒畢現,入手分量緊緻,顯然不是一般材料打造。

“杜三目?”秦羿的目光落在了弓身上的落款,頗爲驚訝。

杜三目是華夏建國老一輩的開國將軍,傳聞他天生三目,擅長神射,多次以弓殺敵,立下赫赫戰功。

關於這位老英雄傳說事蹟數不勝數,秦羿自幼便時常聽父親說起,是以極爲詳熟。

“沒錯,北有燕九天,南有杜三目。杜老坐鎮南方軍區多年,只是如今年歲已高,不爭於世。”

“他老人家卻是知道你的,這次聽聞你要出戰,親自把他的冰玄弓贈送給你了。看到了吧,首長們可是給足了誠意。”唐驍月滿臉羨慕道。

“有勞了。”秦羿手指輕輕一鉤弓弦,氣槽隱現,心中已然有數。

這是一把能發射氣箭的靈弓!

法器與丹藥一樣,也分七品,這把弓本身是入不了品的,但跟隨杜三目戎馬一生,殺敵無數,早已有了靈性,勉強可算是一品靈弓吧。

接下來,秦羿親手給箭支加持符法!指尖電光縈繞,符法隨着真氣注入,纖毫畢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