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齊一聽,隱隱約約覺得不對勁。

只見落霞擡手,似乎要召喚什麼?

蘇齊快速移動身子的上前,一腳將落蕪踢到。

落蕪甚至沒有看清楚蘇齊是怎麼來到自己的身邊的。

“啊!”

落蕪淬不及防的摔倒在地,陰毒的看着蘇齊,這人類小孩好生厲害。

“殺了我,你以爲你們自己逃得掉嗎?外邊已經被我的表哥包圍了,而且他設了屏障法,你們休想出蛟龍城。”

蘇齊一聽,嘴角綻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聲音低沉的說道:“對於小爺來說,只要這蛟龍城裏的蛟龍不要跟着小爺跑,解了那屏障法一點都不成問題。”

“但願你能解?”

落蕪邪惡一笑,一條尾巴緩緩的從她衣服下伸出來。

“小公子小心。”

落霞一看落蕪露出了尾巴,她快速的飛身抱着蘇齊飛身離開。

那一條巨大的尾巴,險險的落在他們的腳下,堅硬的大理石地板被砸出了一個大窟窿。

好險!蘇齊微微驚訝!?他剛纔還真沒有注意到這條尾巴。

“他們家族裏的人一向陰險狠毒,這種巨龍響尾很厲害,小公子,你且在一邊看着,落霞姨要親手殺了她。”

落霞說完,就飛身攻擊落蕪。

蘇齊偏頭往殿外看去,一名穿着銀色鎧甲的男子帶着很多人把這裏給包圍了。

還有一些惡魔獸。

蘇齊小嘴微張,原本想着這一戰會打得輕鬆一點,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多的惡魔獸。

蘇齊撤掉屏障法,大聲喊道:“火靈,火銀,肚子餓了就快點出來,今天可以飽餐一頓了!”

“啊!惡魔獸?”

火銀一看,快速的轉身就要回去。

“膽小鬼,你給我回來,那些惡魔獸修爲都不高,這就被嚇到了,你可就真不配做我蘇齊的坐騎了。”

蘇齊的話讓火銀快速的停了下來,瞬間沒有了要逃回去的衝動。 “齊兒,不帶你這樣欺負人的。”

“你是人嗎?是蛇就要有是蛇自覺,天底下沒有人能直接會成才的,現在機會就擺在你的面前,你要有向鷹一樣的目光,像狼一樣的精神,像熊一樣的膽量,像蛇一樣的速度,你才能成爲真正的強者,這樣的機遇不是每時每刻都有的,猶豫者,觀望者,懈怠着軟弱者,永遠不可能成爲高手的,現在就有一個能提高你自己修爲的機會,你卻想逃走,你是想一輩子都躲在我丹田裏面不出來嗎?!”

蘇齊怒視火銀,火銀一看,瞬間慫了,它不就是因爲懶嗎?在他這裏逍遙自在逛了,它真的不想打架。

“把他們都給我拿下。”

外邊的穿着銀色盔甲的男子怒聲大吼!

“吼!”惡魔獸仰天嘶吼,看到火靈和火銀,就像看到了天下饕餮,瘋狂的朝着火靈和火銀飛奔而來。

火靈激動無比,今日能吃到烤惡魔獸肉了。

“火靈,看你的了,快噴火。”

“這個不用你說,我也會做。”

火靈猛的張開血盆大口,朝着三頭惡魔獸噴火。

而蘇齊,手中的大冶神弓對準了那名身穿銀色盔甲的男子。

“去死吧!”蘇齊眼底殺意四起。

短箭已經飛了出去。

那男子已經看到了蘇齊的動作。

他舉起手中的劍,想擋住蘇齊的箭,可讓他能以置信的是,箭侯就像會轉彎一樣,繞過男子手中的劍直直的射入男子的胸口。

男子怒視着蘇齊,身子猛然倒地。

“表哥……。”

落蕪大喊着,同一時間,落霞手中的劍也刺穿了她的身體。

“這一劍,是爲了我的夫君而刺的,你殺了我的夫君,你這一死,我也就爲他報仇了。”

落霞猛的抽走落蕪身上的劍。

落霞,你,你會不得好……。”

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沒有說清楚,落蕪就倒地身亡。

妖都危情 其他的人一看落蕪和她表哥都死了,也不敢在妄動。

恭恭敬敬的退到一邊跪下。

而火銀和火靈合力,也把三頭惡魔獸給殺了,而且兩個還商量着要如果吃了它們。

“火靈,你在烤烤,考熟要香一點,會更好吃的。”

“你也會,你怎麼不烤?”

火靈笑眯眯的看着火銀,“這會知道有好吃的了!”

“哎呀!火靈,你別這麼小氣嘛。”

火銀撒嬌,蘇齊搖了搖頭,這兩條蟲子真是沒救了,他這都是什麼眼光呀!

落霞姨,看來解決了這兩人便沒有後顧之憂了。”

“嗯,這兩個家族是最可惡的,現在他們死了,不會再有人敢叛變了。”

落霞笑看着蘇齊,她的笑容就像黑暗的突然顯現的光輝,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這就好了。”

落霞往外走去,那些跪在地上的人一看。

齊聲高呼:“恭迎王后回宮。”

“卻讓其他人過來。”

落霞一身尊貴的霸氣,一舉一動中流露出震撼人心的氣勢,讓人不由自主的城府。

“是,王后。”

“落霞姨,你可真有當女王的氣勢,不,不,落霞姨就是女王。”

蘇齊小跑着走到落霞的身邊,如寶石般的大眼裏散發着光芒。 “小公子可是真可愛!”

落霞掩嘴一笑,拉着他走到一旁坐下。

“小公子且等我三日,把這裏的事情處理好以後,我便陪着小公子回去接暖暖。”

“好!落霞姨,不急,黎小暖在我家很安全的,不過齊兒現在是不是就可以在這蛟龍城裏自由行走了。”

“可以,落霞姨一會就下達命令,小公子可是蛟龍城的功臣,蛟龍城裏的人是不會爲難小公子的,小公子想去哪都可以。”

聽着外邊傳來急迫的腳步聲。

蘇齊快速的收回已經吃完惡魔獸的火靈個火銀。

“落霞姨,齊兒先出去,等落霞姨處理好這裏事情以後,齊兒再過來找落霞姨!”

“好!”

落霞點了點頭,走到門口,吩咐一位下人帶着蘇齊下去。

隨即,看向進殿的一羣人,她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罪臣參見王后。”

蘇齊剛剛出了大殿,就聽到悔恨的聲音。

他搖了搖頭,真是應了那麼一句話,牆頭草,哪邊風大哪邊倒。

皓月國京城,大街上,蘇紫陌一路往明月成衣店而去。

沐雲軒也一路追到了成衣店。

“陌兒。”

正在挑布料的蘇紫陌回頭一看。

只見沐雲軒一身黑色玄衣,卻掩飾不住他的灼灼光輝,一雙黑眸深情的看着她,若無旁人。

他的到來,也引起了店裏的女子不小的轟動,衆女子三兩個的聚在一起,對着沐雲軒的背影議論紛紛,個個臉上呈現癡迷的表情。

“雲軒,你怎麼來了?”

蘇紫陌微微一笑,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好偉大,這麼帥氣又多金的男人是她蘇紫陌的老公。

沐雲軒走到她身邊拉住她的手。

“陌兒,你剛大病初癒,怎麼不在莊裏休息?到跑到這大街上來了。”

沐雲軒語氣中略帶責備,他心疼她如此這般操勞。

他又拉近她幾分,明明是一臉柔情,卻霸氣側漏。

“誰叫我運氣這麼好?即使是坐在家裏,那銀子也會從天上掉下來,那絮貴妃爲了參加你孃親的壽宴,一擲千金的想一套高雅的衣服,我這不是到這邊來給她選布料嗎?”

沐雲軒一聽,臉色一沉,“爲何要你親自給她做?”

“因爲能賺錢呀!”

蘇紫陌知道他心裏心疼自己,可她這不也是閒來無事嘛,而且自己就靠這門手藝吃飯的。

“我說過了,不需要你賺錢,只要你好好的就好!”

沐雲軒知道做針線活很辛苦,他名下也有許多成衣店,繡孃的活不容易。

“我知道,你已經說過了不止一次了,可我現在正是用錢之際,雲霆這兩天都忙翻天了,就我一個人閒着,你也知道我是一個閒不住的人,有銀子擺在我面前,我自然不會放過,安啦!一件衣服而已。”

蘇紫陌拍了拍他的手臂。

可沐雲軒的臉色並沒有緩和多少。

“陌兒,真巧!”

蘇紫陌尋聲看去,居然是君臨天,心裏瞬間嘀咕着,是啊!太巧了,這皇帝也會跑來逛女子的成衣店了,說巧,連鬼都不會相信的。 而君臨天的出現,更是讓成衣店的女人越來越多,而且都在一邊挑衣服一邊含羞帶笑的往這邊看。

能被這倆男人看上,可就真的飛上枝頭做鳳凰了。

“呵呵,還真是巧,吾皇這是來給絮貴妃買衣服的?”

蘇紫陌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不像啊!這君臨天雖然說突然轉性了,但也不至於會是一個親自出來給他的妃子買衣服的人。

“她,還不值得朕那樣去做。”

君臨天目光柔和的看着她,他一得知她出莊的消息就立刻趕了過來,沒想到沐雲軒這速度挺快的,說到買衣服,他只會想給她買漂亮的衣裙,只是她的衣裙,已經是這天下最美的衣裙了。

她今日一身紫色衣裙,亭亭玉立,猶如綻放的荷花,顯得高雅又華貴。

蘇紫陌撇了撇嘴,不值得,他就是這樣看待自己的妻子嗎?既然娶回去了,就要對自己的妻子負責任。

只是人家是君王,君王眼中女人如衣服,只要能綁住自己的地位,使自己高枕無憂就好,她蘇紫陌到底是有多幸運啊!沒嫁給他這渣男,她真心覺得連上天都在幫助她。

很顯然,沐雲軒再次被君臨天無視。

其實,這要說起來,還真不沐雲軒的錯,君臨天是故意忽略沐雲軒的存在的。

只是,沐雲軒的氣場太強大,他雖臉上波瀾不驚,心裏卻是在極力的撐着。

重生之嫡女無雙 沐雲軒黑着臉站在一邊,對於君臨天的所做所爲,不屑一顧。

“吾皇還真是好興致,居然逛起了女人的成衣店了,不會是又看重了那家的千金小姐了吧?”

蘇紫陌開玩笑的說道!

“沒有,朕的心裏已經有愛的人,聽說陌兒的成衣店生意很好!朕正好路過,就進來看看。”

君臨天說得一臉理所當然的。

“原來是這樣。”蘇紫陌燦爛一笑,“那皇上慢慢看,絮貴妃剛剛訂做了一套衣裙,時間有些趕,紫陌就不陪吾皇了,吾皇請自便!”

說完,蘇紫陌給沐雲軒使了一個眼神,兩人往外走去。

一回頭,看見門口被圍得水泄不通。

蘇紫陌搖了搖頭,這兩男人的魅力可真大,可惜啊!要是女人,她一定請他們來做形象代言人。

君臨天回頭,靜靜的看着他們離去的背影。

陌兒,你真的這般恨我嗎?就連都跟我說一句話你都不願意。

看着她消失在人羣了,他的目光瞬間淡漠起來,看着周圍圍觀的女人們,他尊貴的眼眸裏,瞬間冰冷無情,這使得那些笑看着他的女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

“陌兒,看來君臨天對你不但沒有死,反而一發不可收拾的愛上你了。”

沐雲軒跟在她身側,身姿優雅尊貴,俊逸的臉上卻醋意大發,漸漸的醞釀出寒意和蕭殺。

“那又怎麼樣?”

蘇紫陌冷冷一笑,“他那種不是愛,而是一種一但得到以後就不會再愛的人。”

“陌兒既然看得如此通透,那我就放心了。”

沐雲軒臉上的醋意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光華瀲灩的笑意,陌兒對愛情始終少一根筋,既然她看出來了,他便不再擔心。 “看你這話說得,就像我是少根筋的人一樣。”

蘇紫陌斜眸笑着凝視着他們,目光灼灼其華,又透着一絲調皮。

沐雲軒無奈的笑了下,對愛情,她就是少一根筋,要不然,慕容邵峯又怎麼會陷的如此深呢。

“對了,陌兒,我看到櫟兒和沐瑯豫回來了。”

“嗯!”蘇紫陌嚴肅的點了點頭,“這會回去,你和我去邵峯那裏一趟,我有事要和他商量商量,明天鳳絕吟的拍賣,可能要取消了。”

“好!”沐雲軒看着她絕美的側顏,她在意他說的話了,真好!

“櫟兒不是說沐瑯豫帶走我孃的屍體嗎?今日他來,我特意提了一下,他說有辦法救我孃親,所以我想將計就計,我們自己把鳳絕吟拿給沐瑯豫,讓他先救活我孃親,把他引出來,硬碰硬,難免會受傷。”

“陌兒,你真是想得周到,這樣到是讓他省去了不少力氣。”他拉過她的手,握在手心裏,看着長長的街道上,很多人都在羨慕的看着他們,心,第一次這麼多人面前這般柔軟。

“有的時候,只有爲別人點燃一盞燈,才能照亮我們自己,這就是善的睿智。佛裏所說,愛出者愛返,福往者福來,能對身邊匆匆而過的人保持一點善念,便是淳樸無華,不一樣的心態,可能會有不一樣的結局吧!”

沐雲軒停下腳步,他的目光如一波秋水,像一股暖風,讓她的心舒展開來,特別舒服。

“陌兒,你雖然是善舉,可沐瑯豫不會見得會領這翻着情意。”

蘇紫陌柔柔一笑:“他想與不想與我做不做沒有關係,既然我做了,他不領情,又是另外一回事情,走吧!”

蘇紫陌柔柔一笑,反手拉着沐雲軒走。

沐雲軒看着她的側顏,目光越發的熱烈,她般善良,真的希望上天會給她一個得以善終的結果。

他們的身後,君臨天和林普達就更在離他們不遠處。

“普達,你覺得陌兒爲什麼不願意和朕多說幾句話,以前的三王府有很多朕爲她畫的丹青,朕從一開始就很愛她的。”

君臨天目光熱切的看着蘇紫陌的遠去的背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