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是我的女兒小茵,這位是新來的廚師小付!他可不是普通的廚師,而是五星級大酒店的行政總廚哦,只是突然厭倦了城市生活,纔會在我們農場屈就的!”

我媽的介紹很到位,因爲我一下就呆住了。

這麼厲害的大廚,竟然會跑到我們農場來,還要給我準備生日宴會,真的挺幸運!

能夠請到所有我在乎的朋友,還可以讓他們嚐嚐五星級廚師的手藝,這個生日真不錯!

“沈姐真是太誇張了,怎麼是屈就呢,我可以在這裏生活不知道多幸運呢!”小付說完,對我點點頭,又笑嘻嘻的跑回廚房去了。

“好,現在什麼都準備好了,只要等你的朋友來了就好,我們出去吧!”我媽帶着我走出門,來到那個漂亮的小溪邊,爸爸正坐在亭子裏等着我們。

看到我之後,爸爸站起來說:“我女兒的成人禮一定要隆重,小茵你想要什麼儘管跟我說。”

“那個,不就是讓初月”

“那是你媽媽送你的禮物,不是我的!”我爸輕輕擺了擺手。

我笑着說:“這麼隆重怎麼好意思呢!而且今天還是你們的結婚紀念日,我準備的禮物還沒有拿出來!”

“你還有禮物給我們?”我爸我媽異口同聲的說。

我點點頭:“當然了,不然我辛辛苦苦打工是爲了什麼?不過得晚一點給你們,先保留一下!”

“可以!”

我媽說完之後就告訴我們說她準備去聯繫初月了,讓我和爸爸在農場裏散個步。

她還說了一句有點怪的話:“小茵,跟爸爸好好說說話,這是你們兩個第一次以親生父女的身份單獨待在一起,以後,以後”

“以後怎麼了?”

“以後就不是第一次了嘛!”我媽笑起來。

我聳聳肩:“也對!走吧,爸爸!”

爸爸跟我並肩走着,他對我說:“小茵,這麼多年,爸爸沒有教給你該交的東西,真是很浪費!”

“沒事,現在開始也是一樣的!”我覺得很幸福,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發展。

以前我知道自己有異能的時候還那麼恐慌,現在我有了堅強的後盾,有了如此高貴的父母,心情當然很不一樣了。

以後在父母的指點下,我肯定會獲得很多很多的機會,也能夠更好的利用自己的天分。

不知道我以後會變成什麼樣?我看着天空的日光,心裏開始憧憬起來。

“小茵,你的至陽線和玉鐲運用得如何?”我爸看到了我的手腕。

“挺好的,雲家十八法我也掌握了不少,現在更加得心應手了!”我擡起手腕轉動了一下。

我爸拍拍我的頭頂:“來,我們到一個陰涼點的地方,我給你一些內力。”

“內力?你的力量那麼強,我能駕馭得了嗎?”我看到過電視裏演的那些武俠劇,內力都是高手才懂得的玄妙玩意兒。

“有我替你打通經脈,還擔心什麼?”我爸輕描淡寫的說。

反正現在時間還早,孫莉他們起碼還得一個多小時才能到,而且初月那邊也還沒有消息,閒着也是閒着,我決定給我爸爸一個機會,讓他享受一下教育子女的樂趣。

“行,那麼我們就去那個山洞吧,就是我發現至陽線的地方!” 超品神農 我指着山上的岩石說。

我爸點點頭:“今天你做主!”

在我們上山的路上,我走在前面,我爸跟在我身後,他非常突然的給我背上來了一掌。

毫無防備的我被他的掌風吸引,就好像是被磁鐵吸住一樣動彈不得,整個後背涼颼颼的,好像背靠着一塊千年寒冰。

“爸,你幹嘛啊!”

“先給你點能量,讓你的經絡潤一潤,待會正式開始的時候就好辦得多了!” 霸道總裁:女人別想逃 我爸稍稍一用力,我只覺得五臟六腑都一片冰涼了。 “爸,我好冷啊!”我終於忍不住尖叫起來,而且牙齒還不停的打着架,聲音極其不利索。

我爸在我背後笑了起來:“真是抱歉,我忘記你還沒有得到我的寒玉冰力!”

“是,是什麼玩意兒啊?”我一邊發抖一邊說。

“之前我還沒有恢復記憶,所以你身上有一部分能量也沒有得到開發,那是遺傳自我的基因。”

豪門婚寵:總裁溫柔點 我爸說這話的時候,另一隻手壓在了我的頭頂上,我只覺得好像一股熊熊燃燒的烈火從頭頂直接傳到了腳底。

上下是火焰,前後是冰塊,這種體驗恐怕也只能用冰火兩重天這個帶點色味道的詞語來解釋了。

說起來好像很簡單,可是沒有真正遭受過這一切的人是不會理解到那種奇怪的感覺的。

我一會兒被燒得好像火炭,一會兒又被凍得縮成一團,就好像在地獄裏上下一般。

“爸,你這是要整死我嗎!”我趁着冰火都稍微弱了一點的時候,憤怒的衝我爸吼道。

可是我爸卻笑着說:“已經可以了!”

說完,他的兩隻手都離開我的身體,我腳下一軟差點跌倒在地,幸虧我爸一把扶住了我。

“現在覺得怎麼樣?”

我喘着氣:“覺得快要死掉了!這是什麼方法這麼殘忍?如果你不是我親爹,我真的擔心自己馬上要駕鶴西去了!”

“調皮!你試試看吸一口氣,然後讓這口氣在身體裏每一個地方遊轉一圈,最後用手指釋放出來!”我爸拍拍我的頭,這個動作證實了他對我的疼愛。

聽了他的話,我老老實實的站定,然後狠狠的吸了一口氣,結果這口氣卻並沒有聽我的話向下走,而是在我喉嚨裏打了個轉,嗆得我不停的咳嗽。

“不,不靈啊!”

我爸搖着頭:“好好用心,別想多了!”

他說中了,剛纔我確實分心了,因爲我在想這一口氣在身體裏遊了一圈之後再放出來,算不算是濁氣?

我紅着臉重新來了一次,結果發現我是多慮了,這口氣盡管在五臟六腑,手指腳趾都走了一遍,可是依然很清澈乾淨。

最後,我伸出手指喊了一聲:“去!”

那口氣猛的噴射而出,活生生將我面前的一塊大石頭打出一個手指粗細的洞來!

“我的天!”我被嚇了一跳,趕緊蹲下來一看,真的是被打了個對穿對過,我透過那窟窿眼看到連石頭後面的一棵樹的樹皮都被打飛了,而且還在冒着寒氣,簡直令我目瞪口呆。

“這沒什麼好奇怪的,你體內的寒玉冰力已經啓動,那股氣轉了一圈之後,跟冰力混合在一起,等到出來的時候已經有了很強的攻勢,輕而易舉就可以把獵物擊穿!”我爸輕描淡寫,似乎這根本就不算什麼事。

我瞪大眼:“這麼說,我什麼武器都可以不要,只要有空氣的地方,我就可以隨時隨地的取材?”

“對。”我爸微笑着說。

以前我看武俠小說的時候覺得楚留香真是很厲害,隨手摘下花一朵便可以奪人性命於無形,現在我比他還要牛!

他還會留下花瓣葉子什麼的,我這個可是真的只需要一口氣,誰都查不出來。

所以,我一下就變得興奮起來。

“這個我喜歡!看來還是要爸爸指點才能讓我的潛能得到發揮!”我抱着爸爸的胳膊說。

我爸拍拍我的手:“你是我的女兒,自然有着極高的天分,只恨以前我失去了記憶,否則早就把你調教成新一代的霸主了!”

“現在也不晚啊!”我覺得他可能是因爲覺得耽擱了十八年,其實日子還長着呢,我的人生纔剛剛開始。

“對,走吧,你的經絡已經打通,我們去那個山洞,省得被人打擾。”我爸這次走在我前面,他的步子很快,我提了一口氣,竟然可以勉強跟上他。

看來剛纔我爸給我的那番指點還真是很起作用,現在我覺得神清氣爽,健步如飛。

“爸,雲如冰她真的已經不存在了嗎?”我看着我爸的背影,真的十分瀟灑,他曾經是一位帝王,愛慕他的女子肯定成千上萬,雲如冰是他的皇后,難道他真的捨得?

“不存在了。”我爸頭也沒回,淡定的說。

“那麼,雲如雪呢?”

我總是覺得雲如雪不會那麼簡單就被收拾乾淨,她手裏還有伏羲贈與的東西,這說明她找到了新的靠山。

“她們是一體的,雲如冰沒有了,雲如雪自然也是一樣。”我爸站住腳步,回頭看着我說。

我皺了皺眉:“可是雲如雪花了那麼多的精力和準備,就是爲了報復你們,她怎麼會甘心這樣隨着雲如冰一起滅亡?”

“小茵,你在擔心什麼?現在有爸爸媽媽在身邊,沒有人可以再傷害到你!”我爸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理論上是這樣,可是我真的覺得有些不安,伏羲到底爲什麼要跟雲如雪合作?

既然以前我媽是伏羲的女人,那麼他指示雲如雪來報復我父母,就只是爲了發泄一下心頭之氣嗎?

而且雲如雪一點便宜沒佔到,這說不過去啊!

“到了!”我也不想影響到我爸的情緒,畢竟他的心靈沉睡了十八年,何必讓他增添煩惱。

其實他們不醒過來倒也不錯,我爸也說這是他最快樂的十八年了,如果不是我,他們可能還過着甜蜜美滿的田園生活呢。

“好,你試試用氣將岩石擊碎!”我爸指了指那塊長滿了藤蔓的大石壁。

“可是打爛了的話,這個山洞不就毀了嗎?”我覺得挺可惜的,那是一個祕密基地,而且我爸也喜歡這裏的清靜。

“讓你打就打。”我爸負手而立,也不跟我說爲什麼也不回答我的問題。

我咬咬牙,既然他這麼說肯定是有道理的,所以就深深的吸進一口氣,閉着眼睛運轉了一圈,直到那口氣變得冰冷徹骨之後再狠狠的打在岩石上。

藤蔓碎成一寸寸的,岩石被遮掩着看不到,我後退一步,疑惑的看着我爸:“怎麼回事?”

“你掀開藤蔓看看吧!”

我輕輕的扯開那些斷裂的藤蔓,沒想到剛剛露出一點點岩石的顏色,就來了一陣風,呼啦一下吹得我眼前一片迷濛。

等我睜開眼睛之後纔看到,在我面前是一個大洞,岩石卻不見了,可以看到裏面我媽留下的那個箱子。

“咦?”我伸出手,發現眼前的並不是什麼透明的玻璃。

“這不奇怪,剛纔那陣風已經把岩石吹走了,因爲你已經將它化爲煙塵!”

我爸微微一笑。

不是吧,我竟然可以把一整片岩石都沙化了?這也太誇張啦!

“行了,別傻傻張着嘴,一個女孩子這樣的表情很不好看!”我爸走到我面前,擡手把我的下巴向上推了推。

我嚥了一口口水:“真是我的氣造成的?”

“無需懷疑自己的實力!現在,我教你怎麼把這片虛空填補起來讓別人無法發現。”我爸牽着我的手走進那個山洞。

“這是要學習幻影之術嗎?”我想當然的猜測。

我爸聳聳肩:“如果你要那樣稱呼,也可以。”

“好,這樣我就可以矇蔽別人的眼睛,好像是學會了隱身術一樣,真不錯!”我高興的拍着手。

“你理解得很好!”我爸很滿意的說。

他擡起手,將手掌豎起來,在空中畫着圈,一下又一下,我似乎感覺到了空氣的流動,可是卻沒有看出來有什麼變化。

“這就完了?”看到爸爸把手收回來,我有點失望。

“你走出去看看。”我爸指了指外面。

我狐疑的看着他,然後擡腿跨出去,感覺跟剛纔沒有什麼不同,還是一個空蕩蕩的大洞。

可是當我回頭看我爸的時候,奇蹟出現了,我眼前還是之前那片長滿了藤蔓的山石,根本就看不到我爸和山洞裏的情形。

“爸!”我大喊了一聲。

我爸的聲音從山石後面傳來:“進來吧!”

雖然有着阻隔,但是他說話的時候就跟站在我對面一樣,我覺得很奇怪。

而且這山石都被他封死了,我怎麼進去?

不過我隨後一想,既然我爸說了要教我幻術,那麼眼前這山石肯定有問題,加上他的聲音近在咫尺,所以我不禁笑了起來。

然後,我就淡然的向着山石走進去,絲毫都沒有受到一點點的阻礙,輕而易舉我就穿過山石,站在我爸眼前了。

我回頭一看,哪有什麼山石,依然是個大洞。

“原來只要我們站在裏面,就可以看到外面,而站在外面,卻看不到裏面的情景!”

我驚喜的看着我爸,這場景挺熟悉,好想看電視劇裏面警察局指認犯人的時候就是這樣的。

單面玻璃!

“孺子可教也!”我爸笑着說。

“這樣真的可以當成隱身術來使用呢,只要我躲起來,外面的人就算是從我眼前走過也看不到我!”

我爸點點頭:“對。好了,現在你先把口訣學會,然後我再教你如何用力封鎖!”

“好!”我覺得這個幻術好實用,趕緊認真的跟着我爸練習口訣,因爲他打通了我的經絡,所以學起來很是快捷。

我現在好像一塊海綿,等待着被灌輸。 等我學會了幻術之後,爸爸讓我試了幾次,我可以隨心所欲的把眼前的東西隱藏,也可以將不存在的浮現出來。

“太好了,從此以後我要是走上犯罪的道路,那真的是警察的剋星!沒有指紋沒有一絲絲的痕跡就可以做到來去自如,指哪兒打哪兒,彈無虛發啊!”我看着自己的手掌,大笑着說。

我爸看着我,很欣賞的目光:“想到什麼說什麼,實在是很有爲父的風範!”

“我也只是說說而已,沒事兒我去犯什麼罪嘛!”我覺得我還是一個很講規則的孩子,如果沒有人侵犯我,我是不會主動去做什麼損人不利己的事情的。

“說得對,費力不討好的事情少做爲宜。”我爸真是很疼我,不管我說什麼他都覺得很對。

“爸,既然我已經這麼厲害了,你就不必把內力虛耗在我身上,我自己慢慢練習成長就行了!”我也心疼我爸,反正來日方長,何必急着讓我稱王稱霸。

可是我爸卻搖着頭說:“這些內力,我留着也沒有什麼用,反正都是要給你的,提前總比延後好!”

說完,他揮了揮衣袖,拉着我走到我媽的箱子旁邊,然後讓我坐上去。

“坐上去?”我要爬上這個箱子倒是很輕鬆,可是爲什麼呢?

我爸說:“你以爲這個箱子很簡單嗎?真是個孩子!你曾經打開過,都看到了些什麼?”

“看到了我媽用過的那些東西啊,什麼髮卡,舊衣服,至陽線,還有墨鏡,吃剩下一半的麪包餅乾糖果什麼的!”

我當時就覺得我媽真是很戀舊,這樣的東西留着做什麼!

“沒有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我爸凝視着我的眼睛。

我搖着頭:“沒有覺得,只是我媽也真是有些”

說到這裏,我腦子裏好像一盞燈被點亮了似的,叮咚一下,是啊,我當時怎麼就沒有注意到呢!

“說說看!”我爸笑着對我說。

“那些食物,那些食物都是新鮮的,一點腐爛變幹發黴的跡象都沒有,這不科學!” 錯惹假面總裁 我猛的打開箱子,果然,那些東西都還在裏面,而且跟我第一次見到它們的時候一模一樣。

我拿起一塊餅乾,連裏面的夾心都還有着甜甜的哈密瓜香味,根本就不像是陳年舊物。

“太奇怪了!”我把餅乾拿到我爸的眼前。

他閃身躲了一下:“行了,我當然知道!”

“這是怎麼回事?全是因爲這個箱子對不對?這是什麼箱子啊,難道是個質量過硬的冰箱?”我回頭一看,那個箱子古色古香,有着檀木的味道。

我爸的眉頭輕輕一挑:“有意思,你的想象力倒是很豐富!”

“難道不是嗎?就算不是,也有異曲同工之效!”我一邊把那塊餅乾塞進嘴裏,一邊摸了摸那個箱子。

我爸看着我:“你還真是不拘小節!”

“我是你的女兒,肯定也有吞噬的天分,我怕什麼!快點告訴我嘛,這箱子是什麼來頭?”我拍拍手掌,把那塊餅乾吞下了肚。

“好啦,別噎着!這個箱子是不朽箱,是以前我送給你媽媽的,她失去了記憶之後還保留着,後來我們來到農場,發現了這個山洞之後就把箱子放了進來。”

我爸圍着箱子轉了一圈,輕輕的撫摸着,這個箱子是他和我媽在失去記憶之前的用品,他還是有感情的。

“不朽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