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的第七道門,還是魔王搞了一個憑空出現的形式,出現在了山頂,然後李肅走了出去,之後就變成是走出了第七道門,接着李肅馬上走到了第八道門的面前,把手放在第八道門的門把手上。

現在,又到了這個時候了,未知,永遠是最恐怖的,它恐怖之處就是在於你不知道它到底有多恐怖。

再次,李肅再次做好心理準備,這個時候,真的是需要做好心理準備的,因爲,萬一,一打開門,然後就出現一個鬼頭怎麼辦,像之前一樣,再次出現一個鬼頭,那該怎麼辦。

所以,李肅在這個時候,還是需要把準備工作做好,甚至李肅這一次都使用了隱身咒,然後才準備去把門打開。

慢慢的,慢慢的,李肅用那隻放在門把手上面的手,輕輕的把門打開了,此時李肅已經使用了隱身咒,爲了以防萬一嘛,上次已經吃了虧了,李肅也是會長記性的。

門被李肅打開了,這次並沒有出現什麼鬼頭,或者之類嚇人的東西,於是,李肅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接着門又自己關了,彷彿它是一道自動門一樣,還是不需要電的那一種。

李肅走進去之後,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邊有一個人,當然,到底是人,還是鬼,這一點,李肅還是分得清的,鬼有陰氣嘛,而人有熱氣嘛,別人都已經挨着自己了,而自己又感覺到他身上的熱量了。

那麼,自己旁邊的,絕對是一個人啊,一個大大的活人,哎,看來又是魔王搞得鬼,又是一個無辜的人,李肅在心裏這麼想着,第八道門裏的光線很暗,所以,李肅看不清對方是男是女,長什麼樣子。

“你來了”,李肅沒想到對方竟然會這麼問,難道是在這裏等自己的嗎,聽聲音,應該是和陳婷一個性別的,也就是說,她是個女生,糟了,難道魔王又要玩老套路,那真的是百玩不厭了。

情商已經不能再低了,但是,這個智商恐怕又要難保了,又是一道掉智商的門,其實魔王這樣玩也好,可以先讓李肅失去大部分智商,然後再用套路、陷阱來坑死李肅嘛,何樂而不爲。

這一招好,只是希望這一次不要再是那種蘿莉了,稍微換一下口味,多種口味讓李肅掉智商嘛,最後來看看,到底是哪一種讓李肅掉得最多,然後魔王就可以在以後的任務裏,專門用這招來對付李肅。

瞬間有一種想要爲李肅的智商而擔憂的情緒,聽到對方是一個女生,李肅趕緊躲開了身體,一個人站在一邊,這個舉動讓那個女生有點反應不過來,這是什麼情況,到底誰吃虧,誰佔便宜啊。

要不是某人真的有這種親眼所見,不然,還真的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李肅這樣的人。

李肅站到一旁之後,立刻想起剛纔那個女生問自己的話,於是回答說:“嗯,你,你”,李肅就這樣回答別人,完了,照這情況來看,魔王這次徹底的玩對了,李肅現在就已經開始掉智商了。

“我,我在這裏等了你幾分鐘,有人告訴我,要我在這裏等一個人,然後那個人可以帶我回家”,那個女生不知道是不是受李肅的感染,還是其它什麼原因,竟然說話也有點不太利索。

不,她應該是害怕,有這個可能,聽到這個女生這麼說,李肅覺得有點奇怪,帶她回家是什麼意思,又是誰要她在這裏等自己的,不,不是等自己,而是等一個人。

那麼,假設她等的是自己,那等到之後呢,要怎麼送她回去,對了,送她回去,那不是魔王應該做的事情嘛。

怎麼這次變成是自己了,不,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就這麼簡單的送她回去,然後任務就完成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麼簡單,打死李肅,李肅都不會相信,那麼,到底這次,魔王設定是什麼樣的一個任務。

一個什麼樣的護送任務,也不知道這個女生漂不漂亮,到底是送班花回去,還是送恐龍回去,侏羅紀那個恐龍。

“那,那你,你怎麼知道,知道那個人,人就是,是我”,不知道李肅怎麼了,說個話都說成了這個樣子。

其實,李肅現在還能夠說出話的原因是,這是在任務世界裏,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所以,李肅只想快點搞清楚情況,然後儘快的完成任務,當然,如果又是時間限定的任務的話,那就只能按時間來了。 就在周正浩不知道該怎麼反駁的時候,突然,心臟檢測儀發出了更加大聲的警報。

守在一旁的醫生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道:「首長他……他快不行了!」

周雨晴聽到這話,臉色大變,當即急性子便是爆發出來,二話不說從潘從鳳的手中搶過那個精緻的木盒,然後以極其粗暴的方式打開了木盒,從中取出了一粒丹藥,那赫然便是潘從鳳所說的救心丸!

「周雨晴,你要幹什麼!」

周正浩見到周雨晴這個動作,正要呵止,可是已經晚了。

周雨晴取出救心丸后,便是一個健步,如同閃電般地走到了周老爺子的身旁,同時,手中的救心丸也是塞進了周老爺子的口中。

救心丸,一入周老爺子的口中,便是迅速化開,很快便是消失在了口腔之中,落入腹里。

「周雨晴,你瘋了!你這樣會害死你爺爺的!」

周正浩看著周雨晴怒吼道。

「呵呵!是不是害死我爺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就這麼干瞪著,總比眼睜睜地看著爺爺離開我們強!」

說完,周雨晴便是不管周正浩的表情,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病床上的周老爺子。

伴隨著救心丸的藥效開始起了作用,前後也不過是幾秒鐘,心臟檢測儀的警報聲便是消失了!周老爺子的心跳竟然開始恢復了正常!

「爺爺心率正常了!正常了!」

周雨晴看到這一幕,激動地就差跳起來了。

周正氣的臉上也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畢竟這個救心丸是他老婆拿出來的,是他自己的女兒喂進去的,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那他可就要背負上弒父的名聲了!到那個時候,罪過就真的大了,他就徹底成為了整個周家的罪人了!

幸好,救心丸起了作用,周老爺子在鬼門關門口被拉了回來。

潘從鳳看到這一幕也是笑了,不過片刻后,臉上的笑容便是收斂了起來,陰沉著臉,轉過頭,看向了一旁的周正浩。

「周正浩,你看到了沒有?我的救心丸是有用的!不要整天以為自己當了個家主了,就自己不認識自己了!別人吃你這一套,我潘從鳳可不吃你這一套!」

「……」

這要是以前,潘從鳳這個弟妹跟他說,他一定會擺譜反駁,可是這一刻,他是真的理虧,出奇的沒有反駁。

不管怎麼說,老爺子脫離了生命危險,這總歸是一件好事,只要老爺子不死,那麼周家就不會面臨困境!

「從鳳,你別再說了,剛才大哥也是為了父親的身體考慮,你別怪他了。」

周正氣知道自己的大哥是一個極看重面子的人,被一個女人這般數落,著實是有些丟人,當即出來調和道。

「這是什麼葯?這麼神奇?」

周圍的醫生和護士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剛才周老爺子可是真的怎麼救都就不回來了,但是周雨晴餵了一粒藥丸以後,竟然就沒事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哪有這麼厲害的葯,立刻就能夠見到效果的,簡直就是神葯啊!

「救心丸!」

「救心丸?那家公司出產的?」

「獨門秘制。」

潘從鳳搖了搖頭,不願多說什麼。

「三夫人,這麼好的葯,你就不要藏著掖著了,若是能夠普及出來,將會挽救無數人的性命,這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大好事啊!」

因為周老爺子暫時沒事了,這幾個醫生也放鬆一些,把心思放在了這救心丸上。

「如果可以,我也願意推廣,只是,它真的推廣不了。」

潘從鳳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為什麼推廣不了?」

醫生們很是奇怪地問道。

「因為他的成本太高了,需要很多名貴的藥材!」

「藥材都好說,成本大概多少?」

那些醫生聽到以後還是有些不死心地問道。

「五千萬。」

「多…….多少?」

「五千萬!」

潘從鳳又重複了一句道。

「……」

這幾名醫生著實被這個價格給嚇了一跳,一粒救心丸,竟然會價值五千萬,就算是鴿子蛋的鑽石,也值不了這個價格吧!

不僅是醫生們驚呆了,就連周家的眾人也是有些震撼,畢竟他們也沒有想到,這麼不起眼的藥丸,竟然會有這樣的價格,那可是當初潘從鳳嫁到周家的嫁妝啊,這足夠成為周家的傳家寶了啊!

但是,現在被用掉了。

「沒想到這一次為了救老爺子,三弟妹連這等寶物都拿出來了!我們之前還怪你!」

率先反應過來的便是周雨欣的父親,周家老二周正然,他看著潘從鳳有些感激地說道。

「沒事,都是一家人,我進了周家,自己的公公有事我不能坐視不管。」

潘從鳳很是淡然地說道。

「爺爺……」

眾人將目光放在潘從鳳的救心丸上的時候,周雨晴卻是已經看望心率恢復的周老爺子。

她深情地握著周老爺子的手,在他的耳畔輕聲地呼喚著,想要將他叫醒。

只是雖然周老爺子的心率恢復正常了,但是他還處在深度昏迷的狀態,此時無論周雨晴怎麼叫喚,依舊沒有一丁點的反應。

「媽,救心丸,爺爺不是吃下去了嗎?怎麼還不醒?」

周雨晴轉過頭,看著潘從鳳問道。

「救心丸的作用只是吊著你爺爺的最後一口氣,並不是達到醫治的作用,想要救你爺爺,還需要國醫聖手來。」

潘從鳳解釋道。

「好!我現在就親自去請葯神醫過來!」

周正然二話不說,便是率先走了出去,雖然昨天聽說葯岐來過一趟,沒有辦法,但是現在不用了。

老爺子吃下了潘從鳳的救心丸,有了這麼珍貴的神葯加持,再讓葯岐來看一看,說不定就能夠有辦法了呢?

而且以前,周正然和葯岐還有一段交際,所以今天他親自出面,相信葯岐一定會給自己一個面子,來周家看看自己的父親!

剛才或許沒有辦法,但是現在,讓周家兄弟們都看到了希望,所以他們絕對會盡自己的努力來讓周老爺子挽救回來。

不光為了他們自己,也不光為了周家,同樣的,也是為了他們的父親,他們都不忍失去自己的父親!這是身為兒子的心聲。 但如果現在不是在任務世界裏的話,只怕李肅連話都說不出了,因爲,此時剛好光線突然亮了許多,而李肅之前一直對着那個女生那邊看,也不是說,李肅想要看清楚她長什麼樣,漂不漂亮。

而是,李肅此時戒備心還是有的,當然,就算對方是個男的,李肅此時也會是一直向他那邊看,因爲,現在的情況還完全沒有搞清楚,要是萬一他或者她是個魔王安排的危險呢。

所以,正因爲李肅一直往她那邊看,於是正好光線也突然亮了許多,然後李肅就看清楚她到底長什麼樣,穿什麼衣服、褲子,以及年齡差不多是多大,等等一些外在的因素。

豪門小劣妻 李肅見到她年齡差不多二十歲左右,穿的是無袖的衣服,皮膚很白,也很嫩,這個是因爲之前李肅稍微感覺到一點點,五官長得極爲標緻,樣子十分可愛,別說是做班花了,就是做校花,都綽綽有餘。

她那露在外面的部分,完全能夠勾起異性同胞犯罪的慾望,她雖然是十分的可愛,但是,她不僅僅只是可愛,甚至還非常的性感,可以說,只要是個男人,就會對她有想法,但是,除了一個人。

一個心目中有了陳婷,就再也不會受其他女生誘惑的人,一個對鬼都會手下留情的人,但有時候甚至還被人誤會。

原來對方是個這麼漂亮可愛的女生啊,之前還以爲李肅是見鬼了,嚇得連話都說不好,不,錯了,見到鬼,可能李肅說話還大聲一點,但是見到女生,尤其是漂亮的女生,那李肅才真的是見到了“鬼”。

由此可見,李肅見到漂亮的女生,就跟普通人見到了鬼是一樣的,一樣的緊張到說不好話,甚至是說不出話。

大家說,是不是差不多就是這個道理,這個樣子,這個意思,真的是所謂一物降一物。

李肅降鬼怪,鬼怪降禽獸,禽獸降靚女,靚女降李肅,當李肅什麼時候也變成了禽獸,那麼李肅就站在了生物鏈的頂端了,即降鬼怪,也降靚女,不過,真的有哪一天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會成爲人類十大未解之謎中的其中一個未解之謎,當然,這裏只是開個玩笑。

看到面前的是這麼漂亮的一個女生,李肅之前說了一句廢話,現在這種情況,那個人,這個女生等的那個人,肯定就是李肅啊,難道還可能是別人嗎,這裏還有誰能夠再進來。

李肅說完這句話之後,自己也覺得是說了一句無用的話,怎麼搞的,自己怎麼說出這樣的話來,李肅現在臉是紅通通的,非常的不好意思,感覺自己出醜了,所以,也不好再說什麼。

不過還好,人家女生還大膽一些,她聽到李肅這麼說,於是,回答說:“你長得這麼帥,當然就是你啦。”

那個女生的這句話一出,李肅的臉更加的紅了,並且臉上的溫度也很高,都可以燙熟一隻雞蛋了。

這個女生也真是厲害,本來還以爲她會在這種情況下,嚇得不敢怎麼說話,但是,沒想到她竟然還隨便調戲了李肅一把,明知道李肅是個喜歡害羞的人嘛,你還這樣子,哼,討厭。

估計李肅此時的心情應該是忐忑不安吧,但是,千萬別忘記了,現在可是在任務世界裏,一不小心,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讓心情忐忑不安的機會了,甚至是跟這個世界也要說,拜拜了。

李肅臉紅紅的站在一旁,有點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強烈建議,下次魔王別再搞什麼校花、班花什麼的女生出來了,不然,如果是這樣子讓李肅不小心死了的話,魔王也不算本事。

就在李肅不知道該說什麼,做什麼,甚至是不知所措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終於來了,彷彿這個時候來,是救回了李肅一命,不然李肅在接下來絕對會死於尷尬癌,或者說是臉紅癌。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一出現,立刻把言情小說變成了恐怖驚悚小說,有時候真的要謝謝它,它來的非常及時。

“任務參與者需帶着身邊的那個活人走完這條陰鬼路,然後任務就算完成”,這次,話還少一點了,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立刻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只有下一次它再出現的時候。

才能再聽到它的聲音,來無影去無蹤,有時候它短短的幾句話,就可以要了很多無辜的人的生命。

無辜的人也就是指被魔王選中的人,就是被選中的任務參與者們,任務世界對於所有的任務參與者來說,就如同是一個煉獄一般,不知道這麼久一來,又有幾個人是活着離開了。

前段時間裏,聽到過這樣的一句話,它是這麼說的,“沒有一個人能夠活着離開這個世界”,當然,“這個世界”指的是原來的世界,而不是任務世界,因爲,任務世界,根本就。

聽到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李肅立刻恢復了“正常”,接着李肅對那個女生說:“你好,你等的那個人確實是我,那麼我們現在就走吧,也好早點送你回家。”

它說了只要走完這條陰鬼路就行了,任務就算完成了,魔王也會送這個女生回去,所以,這道門裏的任務是沒有時間限定的,這樣還好一點,李肅一邊和那個女生一起走,一邊在心裏想到。

之前,那個女生聽到李肅說,確定是自己,也看着李肅的樣子不像是壞人,所以也就答應馬上和李肅一起走。

原來是什麼陰鬼路,難怪這一條路上的光線都這麼暗,不過,暫時李肅還沒有感應到有鬼,也就是陰氣。

由於這條路比較的特殊,所以,李肅也不敢走得太快,就是怕出現什麼意外的情況,還有一個,李肅在想,如果之前的那個大叔,能這麼聽話的話,那就好了,到最後,也就不會被殭屍殘忍的咬死了。

不過,也許這就是一個人的命,他因爲害怕,所以一直跑,結果就是被這害怕給害死的,註定的,沒辦法。 大約二十來分鐘,周正然便是帶著葯岐來到了周家的大堂。

這一次,周正然這位某省的一把手可謂是真的誠意十足,親自跑到了葯岐的家中去請。

原本葯岐不想來,因為昨天晚上他都已經給周老爺子看過了,他知道情況,即便自己再去,依舊不能夠改變什麼。

可是耐不住周正然這位省級一把手的再三請求,終究還是被他的孝心所感動了,這才被周正然給拉了過來。

「快!讓開,葯老來了!」

周正然對著堵在門口的醫生們,說道。

「葯老,今天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再次打擾你,真的是過意不去。」

周正浩見葯岐來了,連忙迎上去,抱歉地說道。

「沒關係,我先看看周老爺子!」

葯岐擺了擺手手,便是放下肩膀上的葯匣子,然後走到了周老爺子的身旁,探出一隻手搭在周老爺子的手腕上面,開始診脈。

「大哥,看來咱爸有機會……」

周正然不過離開了一會兒去請葯岐,但是現在的周老爺子面色與剛才已經截然不同了,稍微好看了許多。

不過,還沒有等到周浩然回答,葯岐便是鬆開了搭在周老爺子手腕航的手,同時打開身旁剛才放下的葯匣子,從中取出一個布袋,敞開布袋,赫然露出其中各式各樣的銀針,從中取出一根,便是扎進了周老爺子手背虎口處的一個穴道上。

葯岐在給周老爺子針灸著,同時也感覺到周老爺子身體裡面似乎有些異樣。

「剛才你們給周老爺子吃什麼東西了?」

在來的路上,葯岐便是聽周正然說,他的弟妹餵了周老爺子一粒藥丸,便是挽救了周老爺子,此時,葯岐感覺不對勁,問道。

「救心丸!」

周正浩如實地說道。

「救心丸?」

葯岐有些意外地問道。

「沒錯!就是救心丸,他的作用就是在危急的時候吊住最後一口氣,大概可以維持一段時間。」

潘從鳳見葯岐問起來,也是連忙皆是道。

葯岐看了眼潘從鳳,腦海里卻是在飛速的旋轉著,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些什麼,瞳孔驟然一縮,有些驚訝地問道:「難道是古武界中的救心丸?」

「嗯?葯老知道?」

潘從鳳也是有些意外。

「嗯!我曾經有緣聽說過一次,原本以為只是傳說,現在看來似乎是真的了!這個藥效真的是太強了,要不是有你這粒救心丸,恐怕周老爺子就撐不下去了!」

葯岐搖了搖頭,收起手中的銀針,說道。

「那葯老,我爺爺是不是有救了?」

看到葯岐這個樣子,周雨晴的眼中露出一絲希望地問道。

「哎,恕葯某無能,周老將軍實在病情太重,我也無力回天了!」

葯岐常嘆一口氣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