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把李自豪的脾氣給說了出來,他眉頭緊鎖,剛想說話,只聽見林天的語氣也並不好:“你操作一流,但心態爆炸,要想成爲頂尖的ad,還差的遠。”

李自豪緊握着拳頭:“可惡!”

其實林天是故意激他,就這場比賽的李自豪ad水平來說。已經是林天所見過所有ad選手中排在前幾位的,操作非常六,細節處理很仔細,對線很強勢,但是就是容易心態爆炸。

“哼。好,你仔細看着。”李自豪咬牙說道。

他倔強的看着林天,眼中充滿了不服氣!

接下來的一波團戰中,薇恩又是差點沒忍住衝上去點對面的狐狸,但是卻被林天叫住:“躲在後面。小心!”

李自豪咬咬牙,抵制住強大的誘惑,林天隨即看準時機,開啓全體加速,上單和打野兩個肉全部衝了上去,擋在前面,在關鍵時刻,卡爾瑪一個詭異的w從衆多人羣中鑽出來,鏈住了狐狸!

“打!”

李自豪大喜,開啓大招。一槍,兩槍,三槍居然觸發暴擊和真實傷害,爆死了狐狸!

這是什麼傷害?

薇恩打死狐狸,接着趁加速躲開泰坦的勾子。隨即又a出兩下,再撤回來!

“薇恩就像她的名字一樣,暗夜獵手!”林天邊操作,邊淡淡的說道,“是在黑暗中獵殺敵人的殺手,來無影,去無蹤。”

李自豪咬咬牙,再次與螳螂看來距離,aqa連招打出三環!

而這時,打野纏住了金克斯!

“在戰鬥中,薇恩是脆弱的,所以需要隊友全力的保護他。而且需要讓隊友上前去吸引傷害,在控制的同時,薇恩才能發揮住最大的能力!”

薇恩邊後撤邊打,q技能的一秒隱身,爲他提供了極大的幫助!安妮暈的漂亮!金克斯,石頭和螳螂全部被暈住了!隨後金克斯水銀秒解,正準備全力輸出時林天一個虛弱套在了金克斯身上。

“當敵人處在最虛弱的時候,纔是薇恩收割戰場的最佳時機!”

李自豪憋了半天,這個時候才聽見林天說可以上,果斷的q翻滾上前,朝着金克斯打出一槍!兩槍!三槍!

治療!接着再打!

石頭人大招!

閃現躲開!

“輸出離你最近的敵人,薇恩的持續輸出纔是最完美的狀態!”

李自豪又是強忍住上去點金克斯的誘惑,對着石頭人直接開打!

薇恩打石頭人這種護甲堆的很高的英雄最爽快,真實傷害打的對面不要不要的。石頭人在薇恩的聖銀祕弩之下也是有些扛不住。

金克斯被安妮收走,石頭人被薇恩打死,螳螂殘血準備逃走也會薇恩追死,只剩下一個泰坦勾牆逃跑,卻被遠處的卡爾瑪q技能打中減速!

衆人一起圍毆而上,薇恩拿到了人頭。

一場團戰打下來,李自豪剛準備說很憋屈,但是看着場中的0換5,突然有些不知道說些什麼,有些不可思議。

腦海中的薇恩打法似乎在這一瞬間有些改變了。

“這……你說的好像也有道理。” 聯盟之暴躁上單 李自豪支支吾吾的說。

林天淡淡一笑,隨即把小龍圈的視野最好,防止對方偷龍。

但是沒想到狐狸復活後踩着家園衛士趕來,攔截住了正準備回城的卡爾瑪。

“完了,你要死了。”李自豪不免有些緊張,打到現在,他有些相信這個林天確實還可以,能夠獲得冠軍也有兩把刷子的。

只見林天面不改,在狐狸出手的瞬間,給自己加了一個e!

加速!輕鬆的就躲過了狐狸的魅惑,隨即w出手,一條鎖鏈隨即出手!

而狐狸怒氣衝衝的釋放w,狐火!

卡爾瑪的血量壓的很低!眼看就要死了!

李自豪和其他隊友都覺得這個扇子媽死定了,不過沒關係,都已經團滅了對手,死一個輔助沒關係。

可就在他們都以爲扇子媽死定了的時候。w鎖鏈猛然定住狐狸!隨即……閃現!閃到了小龍圈上方!

卡爾瑪的閃現還有交!

閃現和w的鎖鏈幾乎是同時的觸發的,當被捆住一點五秒的狐狸再想追的時候,卡爾瑪一發q又砸在了狐狸身上。

輕鬆的逃走,李自豪看的有些愣神,這個林天還真的是不慌不忙啊。

“我去。真有你的啊。”李自豪激動的說。

林天也是一笑,淡淡的道:“還好。”

這場比賽在摧枯拉朽中結束了,李自豪也感覺到了一種似乎從來沒有過的玩adc的感覺,以前他總感覺自己的ad操作已經非常好了,可爲什麼每次都打的很氣人。想發火,今天在林天的幫助下,他心中已經有了一點苗頭。

“哈哈,林天,我現在相信你有那個實力獲得冠軍了,不是別人吹起來的。”李自豪正說道。

這個小胖子還挺好玩的,林天一笑,忽然想起來之前李清雅說的一件事,隨意思考一番:“李自豪,我再告訴你一個祕密。”

“什麼祕密?”

“你聽了之後要幫我保守住,不能告訴別人。而且你聽了之後要答應我一個條件。”林天笑着說。

“切,什麼祕密啊?這麼隆重?”李自豪表面上不在意,但卻十分好奇。

林天一笑,指了指桌上的相框,面一正:“其實。我就是……”目標編號004 “呼……”

李清雅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解下圍裙,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看着滿滿一桌子的菜內心充滿自豪。她甚至已經能夠想象的出來林天看到這桌菜震驚的表情。

“咦?他們兩個還在玩遊戲?”李清雅呢喃一聲,“不會打起來。”

對於她這個弟弟,李清雅再瞭解不過了,只要遇見是打英雄聯盟的,一言不合就要上去跟別人solo,沒別的,而且極其囂張,林天雖然是個悶罐子,但是心裏倔強的很,因此李清雅還真怕他們兩個打起來。

急匆匆的推開房門:“喂,你們兩個,出來吃飯啦。別……”

“嘶!”李清雅看到這一幕,倒吸一口涼氣,懷疑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嘿嘿,天哥,這個力道可好?”

李自豪一臉殷勤的笑容。親自爲林天捏着肩膀,眼中充滿了狂熱和敬佩,而坐在椅子上享受的林天則是閉着眼睛,淡笑一聲:“嗯,不錯,力道可以,哦,左邊一點,嗯,對!”

“你們在幹什麼?!”李清雅古怪的眼神看着他們。

林天這才反應過來。尷尬一笑:“走,吃飯,我正好也餓了。”

席間,李自豪一直殷勤的爲林天夾菜,後者也是無可奈何,說了幾次不停之後,林天便故意板着臉說:“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得多吃,別再給我夾了啊。”

“嘿嘿,行,聽你的天哥。”隨即李自豪笑了笑,狂吃一口飯菜。

李清雅看的簡直是驚呆了,這個小胖子還是他弟弟嗎?自己都使喚不來。

“喂,我可是你姐,你怎麼不給我夾菜?”李清雅怒道。

“哎呀,一家人還說什麼,”李自豪不在乎的說,“天哥以後還不是一家人?那麼見外幹嘛是,嘿嘿。”

“咳咳……”這話說的李清雅和林天兩人都是有些尷尬,林天自顧自的吃飯。

還別說,李清雅的手藝真不錯,就這幾樣家常小菜味道很好。酸辣土豆絲,清炒萵筍,番茄炒蛋,還有一罐雞湯。一碗蒸排骨。

“沒看出來,手藝真不錯喲。”林天讚賞道。

李清雅心中一甜,一股暖流涌過,但是嘴裏還是說道:“你才知道啊!哼!”

看着吃的那麼香林天,李清雅別提多高興了。

“那這話是對的,我姐的手藝比我媽都差不了多少。”李自豪說,“從小啊,我吃慣了我媽做的菜,就讓我姐做,嘿嘿。天哥,你以後有福了。”

“堵不住你的嘴?!”李清雅臉微紅。

林天也笑了笑,這頓飯吃的很溫馨,三人又一起聊聊天,時間過的很快。

不過當林天要走的時候,李自豪甚至表現出來比她這個姐姐還不捨得。李清雅實在是有些不解,林天到底用了什麼方法讓李自豪這麼聽話?

“天哥,下回一定要常來我們家玩啊!”李自豪焦急的說道。

“行了,行了,你明年就高考了。好好複習,等你上大學了,我送你一個禮物!”林天笑着說。

“哈哈,好,天哥。就這麼說定了!”李自豪興奮的說,“姐,你聽到了啊,我考上大學,天哥就送我一個禮物!”

李清雅也是笑着說:“聽到了,快去。”

“好好努力,好好複習!”

看着一改往日頹廢模樣的弟弟,李清雅這個做姐姐的心裏也是欣慰不已。

“你這個看着我幹嘛?”林天無奈的道。

“我在想,你究竟幹了什麼,讓我弟弟這麼聽話?”李清雅奇怪的說。

“哦。這個啊,”林天道,“這是一個不能說的祕密。”

兩人湊近的身體,微微吐出的氣息,讓李清雅臉一紅:“不說就算了。”

林天也是一笑。他挺看好李自豪這個小胖子的,尤其是在知道他韓服前五十的賬號時,林天也是有些震驚,因此林天得出了一結論,這個李自豪,是個不折不扣的天才。

只要稍加引導,將來真的能夠在英雄聯盟屆大放光彩,當然,前提是家裏的條件允許。

想了想自己家裏的情況,林天無奈的搖搖頭。

林天要走的時候。李清雅提出要送他下樓。

兩人肩並肩的走在小區,安靜的聊着天。李清雅輕輕嘆口氣,她倒是希望現在這一刻永遠保持那該多好,可惜無奈的是總有分別的那一天。

“你過兩天就要走了。”李清雅的語氣帶着一絲幽怨。

其實林天也有些彷徨,對未來的路有些擔心。不過他淡笑一聲:“我只是去上海,離東海市又不遠,以後有時間的話,我回來看你。”

李清雅臉微紅:“誰讓你回來啊。”

說完又是低下頭,自顧自的捏着衣角。

正當兩人要走出小區的時候。一輛現代轎車換換駛入,在經過林天和李清雅身旁時明顯的放緩了速度。

車窗搖下,露出一箇中年男子的身影。

“清雅?”那男子聲音有些驚訝。

李清雅身體一徵,看着來人,語氣有些尷尬和慌亂:“啊?爸,你回來啦。”

林天也是有些手足無措,生平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實在是不知如何是好。

“這位是……”李父看向了林天。

李清雅這才慌亂的介紹道:“哦,爸,這是我班上的同學,今天請他到家裏來吃飯。”

說完臉有些紅,林天也是尷尬的道:“叔叔,你好,我叫林天。”

李父停好車,淡淡一笑:“哦,是同學啊,走,上去坐一會兒。”

“啊?不了,謝謝叔叔,我們剛纔從上面下來,”林天笑着說,“今天謝謝班長的招待,也謝謝叔叔。”

李父看着這年輕人挺陽光的,模樣也可以,尤其是眼睛。很亮,說法也很穩重。

“哦,這樣啊。”李父眉頭微微舒展開來,笑着說,“清雅。既然是同學,可得好好招待人家啊。”

李清雅擺擺手:“哎呀,爸,我知道了。我送他出去的,家裏有飯菜。你要吃的話,就去熱一熱。”

隨即逃也似的跟林天離開,“這丫頭……”李父呢喃一聲,不過隨即眉頭又有着一抹凝重。

“呼,好險!”走了好遠。李清雅才捂着胸口,膽戰心驚的說道。

林天卻是一笑:“怎麼?好險什麼?我們又沒做虧心事。”

“誰跟你做虧心事?”李清雅臉一紅,“哼,早知道不送你了。”

林天剛開始的時候的確有些慌張,不過嘛。既然是家長,自然要尊敬對待,而且他只是去吃個飯而已,又沒做什麼是。 烈焰焚情:冷梟的掛名嬌妻 可是林天不知道李清雅此時的心情,既激動又興奮。因爲林天是她第一個被家裏人看到的同學,還是男生。

這段插曲很快就過去,林天邊走邊說道:“行了,快回去。再送就遠了。”

“哦。”李清雅有些不捨,但還是揮揮手,叮囑林天自己小心。

林天搖搖頭笑了笑,自己一個人走在夜晚的大街上,內心十分平靜。

想想自己上大學幾個月以來,從最初的只想安穩的混個畢業,到如今想要去做自己真正想要做的時候,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有些不切實際。

不路既然選擇了,跪着也要走完!

林天是一個不服輸的人,越是不被人看好的東西,他越要證明!

也許他最終成功不了了,但是至少一路人奮鬥過,不是嗎?

第二天一大早,劉若琳打來電話,說是之前林天的休學申請,學校已經批准了。

暗道一聲這麼快,林天也是急忙趕了過去,劉若琳早就準備好文件,放在了他面前。

“喏,學校今早下發的文件,同意你暫停學業兩年,這就意味着這兩年期間,你可以去打職業。”

劉若琳微微一笑說道。

目標編號00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我以爲至少三天才能批下來呢。 ”

“廢話,有我出馬,能不快嗎?”

林天也是一笑:“那我就先謝謝學姐了。”

“先別謝我,這條路你以爲很簡單?”劉若琳正道,“以後你跌的遍體鱗傷,說不定會恨我一輩子。”

林天看了一眼劉若琳:“既然選擇了,就沒有後悔的餘地,只能全力走下去!這一點我還是懂的。”

劉若琳欣慰的一笑:“那就好。”

“對了,社裏準備爲你舉辦一個送行儀式,到時你要來參加。”

“啊?”林天苦笑一聲,“不用,送行儀式就不必了。”他想低調一點,沒必要這麼的大張旗鼓的。

“這是他們的心意,小西這些傢伙還很捨不得你。”

林天回想起小西,鄧冰這些隊友。也是嘆息一聲,無奈點點頭。

拿了文件,還有一步是去找輔導員報備,因爲林天的申請是直接通過學校電競社的,所以輔導員並不知道。因此當她知道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班上一個學生明奇妙的要休學兩年去打遊戲!

輔導員勃然大怒!把林天給狠狠的罵了一頓,尤其是指着這一個多月以來的課堂道勤率,林天排在班上倒數第一。林天被輔導員狠狠的數落一番便被拉進了差生的行列。

聲稱從來還沒有見過如此一個學生,課也不上,居然休學去打遊戲,頓時沒有了好臉。

林天早知道就是這樣,也是默默的承受着,一句話也不說,等出了輔導員辦公室。林天面無表情的收好了文件,擦了擦額頭上的口水,臉平靜的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一步一步的走回宿舍。

電競社,徐青神經緊張的打完了一局後,打個哈欠,看着已經晚上十點了,困的不行,想要去休息,但是卻咬咬牙,繼續點開了排位。

如果此時有人看的話,一定會發現徐青這一天,戰績記錄一排一排全都是一個英雄,暗夜獵手,薇恩。

因爲徐青記的很清楚,自己第一次與他交手,就被他的薇恩打敗,如此的慘。

從那天起,她就開始練習薇恩,瘋狂的練習!

“哎?你聽說了嗎?社裏明天要爲林天送行。”旁邊一位社員議論道。

“知道啊,林天要去打職業了,社裏自然要慶祝一番,明天晚上大家一起聚下。”

“真厲害啊,他可是社裏第二個去打職業的社員了,第一個是社長。”

“是的。而且社長的情況不一樣,林天可是直接被俱樂部看中的,所以大家也更期待林天一些。”

“好,不過他可真厲害,希望他能夠在職業聯賽闖出一番成績。”

聽到這裏的徐青臉震驚,忽然有些蒼白,緊握着雙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