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姬長老一拍桌子說:“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洪水大帝呵呵笑着說:“大長老,息怒,有理不在聲高,他願意說,就讓他說好了,在下屆沒規矩習慣了,我們不聽就是了。”

大家都哈哈笑了起來,有人起鬨道:“是啊,這是爲何呢?四大長老,你們能給個說法嗎?”

一下尷尬了很久,最後是娰家的長老開話了。他說:“那宅子還在啊,納蘭英雄,就是給你留着呢。你隨時可以住進去啊!”

姚長老也說:“四長老說的沒錯,沒人動你的宅子啊!”

納蘭英雄立即站起來一抱拳說:“如此,我就不反對了,哈哈……”

這混蛋,竟然笑了起來。然後很多人在後面抱拳說:“恭喜納蘭兄要回舊宅。”

“改日去我那裏喝酒狎妓,玩個痛快,我請客。”納蘭英雄喊道。

“一言爲定。”

“納蘭兄爽快。”

“君子滄瀾,名不虛傳!”

……

反正是一片讚歎之聲,很明顯,這滄瀾在天界的名聲確實不錯,也很仗義。大家都喜歡他。

有人開始附和了:“納蘭兄沒意見,我們也沒意見。就歸中天好了,但是,我們能有什麼好處呢?比如,我們可以去經商嗎?可以去定居嗎?之類的要好好說說吧!還有金礦開採權,是不是要分給我們南天一些呢?”

我心說媽的,馬上就要殖民了,之後就是勢力格局形成,一星球的人淪爲奴隸,這是一定的。

這時候,有人來報:“各位長老,四方大帝,新二屆的雲清大陸的帝王到了,在外面候着呢。”

我看過去,鳳族的那位大帝就像是睡着了一樣,一言不發,龍族的也是不說話,眯着眼就聽着。只有洪水大帝眼睛瞪的溜圓,另外,還有一個女漢子,這就是南方大帝無疑了。看起來長得和男人一樣,特別的魁梧,一雙眼睛亮閃閃的就像是星星。是那種信了她就得永生的存在,忒威猛。

也多虧了她有倆大咪,不然真的會當她是個男人的。人家修爲高,咱也不知道是啥妖精。

這龍族鳳族似乎就是來湊數的,不想爭地盤,好像也沒實力爭地盤一樣,貌似是在東翼死後受到了什麼牽連,承受了打擊。鳳族是我老丈人家,受到牽連還能理解,這龍族又是怎麼了呢?

我一下想起了納蘭英雄覺醒的時候說過我和白公主是一對狗男女,此時,我倒是有點記不起來了,模模糊糊的,看來記憶是有缺失的,我只記住了我想記住的和不得不記住的。

那位大帝被帶了進來,在中間擺了一把椅子給他坐下,就像是受審的犯人一樣。這位雲清大帝坐下後,一言不發,倒是跟來的那位特別美的公主開口了:“各位長老,各位大帝,昨日我們纔到的,今天來了這裏,接受招安。”

這位葉碧君姑娘嘴皮子利索,聲音委婉,再配上那玲瓏的身材,可以說沒有露臉就已經讓一批人的骨頭都酥了。

納蘭英雄哼了一聲說:“既然來了,臉都不能露一下嗎?也太沒禮貌了吧!你看看你身後的女神,哪一個像你一樣蒙着臉了,難道你的臉比女神的還金貴不成?”

葉碧君微微一笑,來了個淑女禮:“這位大神,不是我金貴,而是我容貌過於美貌,一般男子看了就會魂牽夢繞,給我帶來不少的麻煩!”

頓時,大廳裏一陣不屑的笑聲。

“你就掀開吧,我們都是神,有自制力的。你放心,大家不會幹出強搶美女的事情來,誰也丟不起那人。至於麼?!”有人喊了句。“通常身材婀娜的臉都一般,正所謂人無完人。”

我心說,那是你丫沒看到啊!你說至於麼?這葉碧君的容貌簡直是我看了一眼都和得了腦血栓的吳老二一樣渾身發抖啊!

那些女神開始不屑起來,也是,這些女神一個個貌美如花,傲視羣芳的。怎麼會在乎一個下界的俗女呢?

葉碧君說:“既然這樣,小女子就拿下紗巾。”

她伸手慢慢摘下來,頓時大廳裏鴉雀無聲了。男人們的眼睛都直了,集體石化,哈喇子流了一地。納蘭英雄慢慢站了起來,開始鼓掌。接着,大家醒過來,紛紛鼓掌。

葉碧君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就長這樣了,一不小心就這樣了。煩都煩死了!”

要不是我昨晚瀉火厲害,估計此時一定會流鼻血了。

我看出去,已經有人開始擦鼻血了。就連那些見多識廣的長老都開始擦汗,洪水大帝的手在桌子上直抖。足見這個大屁股妞兒是多麼的恐怖了吧!

是個男人心裏就開始想了,要是自己能把這樣的妹子壓在身下,在她身體裏進進出出,該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啊!

姚連這時候從一旁走了出來,他笑着說:“葉碧君小姐,快快遮上吧。”

葉碧君這才遮上了臉,這姚連笑着說:“我和葉小姐早就認識了,今後大家還是要多照顧下葉小姐,也算是給在下一個面子。”

很明顯,這是在宣佈,這妹子他護了,別人別亂想了。

納蘭英雄突然來了句:“你的面子多少錢一斤?三毛五毛還是塊八毛?我當你是個屁啊!紈絝子弟一個罷了!開了幾年藥材鋪就當自己是高大上了?你撒泡尿照照自己幾斤幾兩吧。滾開,別擋着老子的視線!” 我一看,人熱鬧來了吧,這姚連再沒本事,在美女面前也不能跌份兒啊!

果然,他一挺胸說:“納蘭英雄,你想幹什麼?想和我決鬥嗎?”

他說着就拽出了一把長劍來,腳下太極圖形成,也就是直徑五米左右。我心說,你他媽的是怎麼成神的啊!?就這點本事?納蘭英雄可是在我這裏見識過無限大的了,你這大地律動也太差勁了吧,你對大地的理解這麼差?我們玩太極的老祖宗知道嗎?

納蘭英雄頓時笑了,他樂呵呵站了起來。

洪水大帝卻喊了句“英雄,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見識,你都多大了!?”

“不是,大帝,這孩子也太欠抽了吧!”納蘭英雄嘿嘿笑着說:“三長老,這是你家孩子吧,趕緊叫大人帶走,出去撒泡尿活泥巴玩去,這孩子是怎麼進來的?”

姚長老擺擺手說:“姚連,你先出去吧!”

姚連的面子下不來,舉着劍喊道:“納蘭英雄,你有什麼了不起的?你這麼狂,有什麼本事?不就是三品神嗎?我難道就不是三品神嗎?我正道太極難道還會怕你魔道嗎?”

大長老喊道:“夠了,下去。”

納蘭英雄嘿嘿笑着說:“下去吧孩子,出門左轉去御花園,那邊有土,去玩泥巴摔泥兜子去,一摔乓乓響可好玩了。”

“納蘭英雄,你敢接受我的挑戰嗎?”姚連急了。指着納蘭英雄喊道。

納蘭英雄這才站了起來,看着諸位長老說:“我可以宰了這小子嗎?”

姚長老嘆口氣說:“納蘭英雄,你還是要給我點面子的。”

納蘭英雄大步過去,棍子都不拿了。

這姚連往後一躍就進了院子,太極劍耍起來,有模有樣的,身法矯健,腰肢柔軟,不過,你自己耍猴就能嚇到別人了嗎?三品神,就這水平嗎?這還是我正道太極嗎?

我勒個去,整個一個紈絝子弟啊!我算是有點明白了,爲什麼會有那麼多女子喜歡東翼戰神那個混蛋了。因爲女人喜歡的不是這些紈絝子弟,是要有絕對實力的英雄。梟雄也行。

納蘭英雄就揹着手看着姚連耍猴,一直到了很久之後,納蘭英雄喊了句:“你什麼時候才能裝逼結束?”

這時候,姚連擺了個造型,長劍一轉,頓時一個太極雙魚圖的虛影在空中形成。他站得筆直,右手往背後一貼,劍尖從右邊的肩頭伸出來,左手一指納蘭英雄說:“來吧,我們今天大戰三百回合。”

納蘭英雄罵罵咧咧往前走:“你他媽要是走過去三回合,老子就算輸了。”

人家往前走,這姚連卻懵了,喊道:“我是個有原則的人,不和手無寸鐵之人交手,不和老人孩子交手,不和女人交手,所以,大家和我叫三不公子!”

納蘭英雄大步過去,這姚連一直後退說:“納蘭英雄,請你自重,不要壞了我的規矩。”

“我怕用棍子砸死你啊!”納蘭英雄說着就伸手要抓。

姚連卻喊道:“等等,待我收了武器,再和你比試!我太極抓手更是名不虛傳!你要倒黴了。”

我在一旁看着,心說太能裝逼了,這傢伙估計長這麼大也沒和人打過架吧!咋這麼能裝逼呢!

這姚連收了長劍,接着半蹲下來,雙手大開大合,打了一套太極抓手,有模有樣的還挺標準,但是缺少魂,這太極抓手空有其形!我看得出來,納蘭英雄自然也看得出來。

他一步上前,當姚連的胳膊伸出來擋的時候,他一把就抓住了姚連的手腕,將姚連掄起來啪地一聲就摔在了地上,轟隆一聲,這大地都跟着顫抖了起來,接着,長腿擡起來,猛地就朝着這小子的腦袋拍了下去。這姚連的腦袋直接鑲嵌進了地板裏。

納蘭英雄罵道:“你的太極抓手呢?你當自己是張道陵了嗎?”

姚連喊了句:“太極抓手我不太熟悉,要是用太極劍,我一定能打敗你的,你使詐,竟然誘使我放棄了太極劍,納蘭英雄,你太奸詐了吧!”

納蘭英雄這時候笑了,將姚連拽了起來,就像是擺弄木偶一樣把他戳在了地上,接着,拽出了長棍來,掄圓了朝着姚連的屁股就是一棍子,這姚連頓時就被打得飛了起來,啪嚓一下落到了場外起不來了。

納蘭英雄用手擦了把鼻子說:“這下我用了武器了,你還能說啥!?”

頓時,一片喝彩之聲。

“這姚連,不自量力!”

“就是,他和人戰鬥過嗎?”

“這下好了,丟臉了吧!”

“傻逼一個,是來逗大家樂的。”

……

大家開始往大廳裏走,扔下了這姚連,看都不看一眼。我也跟着進了屋子,沒想到我剛進去,就看到姚連跑進來了,他到了葉碧君身旁笑呵呵說:“今天沒發揮好,但是這不能成爲我不來追求你的理由,給個機會吧!”

葉碧君一笑說:“我倒是沒什麼,只是怕納蘭公子不同意啊!”

說着,給納蘭英雄拋了個媚眼。

納蘭英雄說:“姚連,你還是回去賣你的藥材吧,大人的世界,你不懂的。”

姚連喊道:“這不公平。納蘭英雄,你兩世造化,再造金身,我不可能打得過你。有本事你退掉金身,削去一世的造化,我們再來比過。”

此言一出,大家都笑了。

葉碧君這時候緩緩說:“姚連公子,貌似沒有人阻止你也去下屆轉世再次修煉啊!只要你不怕修練不成灰飛煙滅,完全可以的啊!你這麼說,會被大家恥笑的。我看你就依了納蘭公子的意思,回家當你的少掌櫃,賣藥材去吧!”

“憑什麼?我是貴族,他納蘭英雄算什麼?我聽爺爺說過,滄瀾被東翼戰神打得和孫子一樣,他其實就是個失敗的人。你打敗我有什麼本事?有能耐你打敗戰神啊!”

“東翼死了,天界再也沒有戰神了!”納蘭英雄突然怒了,渾身散發着魔氣,眼睛突然也紅了起來。

他喊叫的聲音真的太大了,已經喊破了喉嚨。

姚長老這時候緩緩說了句:“姚連,你回去吧,你來這裏,你爹爹知道嗎?快回去,不然吃飯找不到你就不好了。”

姚連不甘心,喊道:“我不回去,我要聽聽你們議論天界大事,我不會一直輸的。今天回去後,我就放手生意,一心修道,我去找張天師好好學習太極大道。我就不信,我打不過這個魔頭。”

他氣哼哼站到了後面,看到我後,一推我說:“看什麼看?牛逼什麼啊你!信不信我揍你!”

我頓時尷尬了,心說還真的是欺軟怕硬,我他媽的招你了?

葉碧君這時候似乎是找到了目標,她對納蘭英雄說:“納蘭公子真英雄,小女子有禮了!”

她慢慢摘下了紗巾,之後對着納蘭英雄傾城一笑說:“我有些累了,請納蘭公子送我回雲清城好麼?”

納蘭英雄頓時站了起來,說:“好啊,我這就送姑娘回去,對了,今後誰和雲清大陸爲敵,就是和我納蘭英雄過不去。”

頓時一片笑聲,就聽有人附和說:“納蘭公子你一句話,我們跟你去雲清城混。”

姬長老這時候敲敲桌子說:“這還是招安大會嗎?這怎麼像是相親大會了呢?你們這是在鬧什麼?”

納蘭英雄說:“招安你就招,我相親就相親,兩不耽誤,姬長老,你回去告訴蔦蘿公主,我在她周圍那麼多年,真的是不值。你們姓姬的,太操蛋!”

“混賬,你這是什麼話?”姬長老罵道。

洪水大帝笑着伸手說:“姬長老,息怒,這小子心直口快。哦不,是口無遮攔,但是納蘭英雄人品還是很不錯的。我看這親事不錯,這葉碧君公主就嫁給我魔族大將軍納蘭英雄,很好啊!今後,這雲清大陸和我北方就是一家了,大家互相照應,雲清大帝,意下如何啊?”

我打造的鐵器有光 雲清大帝翻翻眼皮說:“好啊好啊!”

姬長老罵道:“混賬,什麼叫好啊好啊!你不要忘了,你們的主神是誰,你們這叫數典忘宗。你們的主神是我姬家的人,是上屆中天大帝,你們都是從主神肚子裏飛出來的,明白嗎?”

雲清大帝哦了一聲說:“以前真的不明白,現在剛明白,原來是這樣子的啊!”

“現在明白還不晚,這件事,你怎麼看?”姬長老說。

“我還能怎麼看?這是孩子們的事情,按照雲清城的法律,婚姻自由,戀愛自由,公主喜歡誰,我都會尊重。”

我心說老狐狸啊,什麼接受招安啊,簡直就是來這裏拉幫結派找靠山來了,這納蘭英雄算是個不錯的靠山!他也算是找對人了,但是我能讓納蘭英雄得逞嗎?

姬長老罵道:“屁話,簡直是胡言亂語,什麼他媽的自由戀愛,今後這規矩要改改了。你們雖然行政獨立,但是法律還是要執行中天的法律,不能搞出不同的意識形態。公主是可以自由戀愛的嗎?這是帶有政治傾向的。你和北天結盟,想要造反嗎?”

“我沒那意思啊!”雲清大帝低下了頭,不說話了。這還真的是個老狐狸,不愧是一方大帝。辦事的方法的確與衆不同,不說不接受招安,但是來了就找事兒,簡直就是絕了。看來,這中天的如意算盤是打不響嘍! 納蘭英雄笑着說:“姬長老,我的大長老,你這麼給人扣帽子就不好了。這碧君公主美貌動人,我也算是英俊瀟灑了吧,我倆爲什麼就不能結爲夫妻呢?難道我打光棍你就開心了?難道要我像上輩子一樣,一直圍着你家蔦蘿公主轉,你就開心了嗎?什麼東西,轉了媽的一輩子,連手都沒碰過。”

他說着,過去將葉碧君摟在了懷裏,直接就抓起了那小手:“我就是要娶葉碧君小姐,誰要是不同意,可以說出來,看我不揍扁了他!”

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姜長老開口道:“納蘭英雄,難道你真的覺得你天下無敵了嗎?”

洪水大帝哈哈笑着說:“姜長老,難道你想納妾?難道你想和納蘭英雄比試一場嗎?”

這下姜長老老臉一紅,哼了一聲不說話了。

如果他非要去搶,估計不用打,臊都臊死了吧!但是我明白,這在座的全部,包括不在座的,高手有的是,只是大家都是神,都不會那麼衝動了,有些架能不打就不打,但是一旦打起來,就會死人了。

我這時候說了句:“納蘭英雄,你又要娶妻,你原配妻子怎麼辦?”

納蘭英雄頓時就是一愣,他猛地一轉頭的時候,我已經站在他的後面了。他腦袋上的汗立馬就出來了,看着我一句話說不出來。

我微笑着一步步朝着他走過去,他拉着葉碧君的手攥得緊緊的。拉着葉碧君後退。

我指着說:“撒手!”

“楊兄,不要過來。”

“你撒手,我們談談!”

“楊兄,我和你沒什麼好談的。”

“你撒手不撒手?”

納蘭英雄不說話。

“別等我揍你!”我喊道。

此時,旁邊的滔天喊了句:“納蘭兄,你這是怎麼了?你是三品神,他纔是八品真,你爲何這麼膽怯!”

其他人開始質疑。

“這人是誰?爲什麼納蘭英雄看起來如此害怕?”

“是啊,這怎麼回事?看起來就是八品真啊!”

納蘭英雄這才鬆了葉碧君的手,葉碧君看看我,然後小跑着退到了一旁,那大屁股才叫一個誘惑啊!

接着,納蘭英雄指着我喊道:“有本事,你不要吸我的暗屬性魔氣了!”

洪水大帝驚呼道:“你難道是暗黑主神派下去的一雙兒女裏的凝夜嗎?”

我立即搖頭說:“不是,太極大道包羅萬象,不是隻有凝夜纔會吸食暗能量的。”

納蘭英雄喊道:“楊兄,我看你就是沒本事和我堂堂正正打一場,你總是會用歪門邪道來和我較量,難道你不覺得丟人嗎?那吸食黑暗的能力是我魔道的本事,你偷學去了不覺得丟人嗎?”

我看着他說:“納蘭英雄,我依着你一回,你不讓我用,我就不用。”

“有本事,你也別用你的飛翼。”

我點頭說:“我不用!”

“有本事,你不要用你那爆炸的花,還有,不要用你內世界那爲數衆多的幫手!我們一對一堂堂正正打一場!”

我點頭說道:“不用,納蘭英雄,要不要我連自己都不用了和你打一場啊!”

所有人都懵了,呆呆地看着我。

田方這時候喊了句:“老弟,搞什麼鬼!你打不過他的。”

姚連此時卻振臂一呼說:“兄弟,我支持你,今後我罩你!你跟我混,以後出去報我三不公子的名號絕對好使,不好使你找我,我替你出頭。”

我扭頭看看他,隨後轉過頭說:“納蘭英雄,我這也不用那也不用,你讓我怎麼和你打?”

納蘭英雄往後退,一直出了大廳,然後站到了廣場上。剛纔就是在這裏,他直接就把姚連摔在了地上,直接一腳踩在了腳下。剛纔打鬥的痕跡還沒來得及清理,畫面還在腦袋裏閃現。一切都歷歷在目,他是那麼的不可一世。

我揹着手看着他說:“納蘭英雄,你的意思是我揹着手這樣和你打嗎?”

納蘭英雄身體一震,頓時魔氣噴涌而出,一雙眼睛變得通紅。他伸出棍子指着我說:“楊兄,這是你自找的。”

我腳下的太極圖直接漫了出去,整個的廣場都成了我的勢力範圍。接着,加持了基本的破天三式。力量,智力和速度。這是必須加持的,任何的戰鬥都少不了這三樣。

接着,第四式加持,我喊道:“攻擊暴擊!”

頓時,身體忽地一聲,盪出去一圈能量。

那姬長老頓時從屋子裏跑了出來,喊了句:“原來是你,東翼,你,你竟然還活着!這是東翼的破天九式!我說怎麼這麼熟悉!”

“我的天,東翼戰神重生啦!”

“我日,東翼戰神歸位!今後誰敢再稱無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