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之前那個豬妖實際上騙了我,說另外一頭豬已經被屠夫宰了。

我赫然明白了爲什麼白成軍的媳婦死的那麼突然,就是因爲她將豬肉拿來下面,惹怒了白成軍,所以白成軍一氣之下,將她殺害。

沒想到,整個村子裏死了這麼多的人,竟然是因爲我家茅房的兩頭豬,沾上了老槐樹的陰邪之氣,所以變成了豬妖。

這白成軍嚇得渾身一哆嗦,此刻成了豬妖圓形的它,瑟瑟發抖的看着我說,“道長,我錯了,人是我殺的,可是他們該死,他們就知道吃我們的肉,爲什麼他們可以殺我們,我們卻不可以殺他們!”

(本章完) 「應該恨他們,因為如果是爹爹的爹娘害死了娘親,我會恨爹爹和他們的!但是也希望娘親原諒他們……」寶寶看著墨九狸認真的說道。

「為什麼寶寶又希望娘親原諒他們呢?」墨九狸看著寶寶好奇的問道。

「因為他們的爹爹的娘親和爹爹啊,如果娘親不原諒他們的話,爹爹不就是孤兒了么……」寶寶想了想說道。

「好,就聽寶寶的,那娘親就原諒他們,這樣你爹爹就不是孤兒了,寶寶也有爺爺奶奶了!」墨九狸聞言微微一愣,然後看著寶寶期待的眼神,微微笑了笑說道。

她知道並非帝溟寒在寶寶面前說了什麼,怕是帝瑤在寶寶面前求情了,其實從她為帝滄海和南宮藍醫治開始,她就已經沒有責怪他們了……

當時的情況,帝滄海和南宮藍的不信任,確實讓她寒心,但是前世她天真,她不懂太多人情事故,她怨恨,但是如今自己活了兩世了……

她不再是以前那個什麼都不懂,無憂的神女墨九狸了,她是寶寶的娘親,外公,舅舅那麼多人的依靠,她還從是從21世紀那個有著高科技,速食愛情,權利金錢甚至可以泯滅人性的世界生活了二十二年……

她的心境改變了不是一點點兒,帝滄海和南宮藍的不信任,確實傷害了她,但是真正的罪魁禍首卻是夏凌雪,可是拋去那一次不信任,帝滄海和南宮藍一直待她如女兒般,就連帝瑤都最寵愛她,當她親生妹妹一樣疼愛著……

所有人都是自私的,每當我們全心全意對待一個人好的時候,可能隨著時間的流轉,我們的第一次幫忙,能換來無數感激和感謝,可是當我們的第一百次幫忙,卻會慢慢變成習慣,變成了理所應當……

而當有一天我們疏忽了,在第一百零一次不去幫忙的時候,可能我們之前的一百次都白做了,在對方眼裡你不幫忙就是錯,對方甚至會忘記過去我們過去一百次的幫忙……

這樣的事情,不管在那個世界,都是常用的事情,墨九狸也不想因為帝滄海和南宮藍的一次錯,否認掉他們曾經的千般好,她也是自私的人,但是她不想把自私用在曾經真心對待她的人身上,所以就算寶寶不說,她也會選擇原諒他們,不是為了別的,只為了曾經他們的真心相待,她願意原諒那一次的錯……

「謝謝娘親,娘親最好了!」寶寶聞言開心的對著墨九狸的臉,吧唧吧唧,親了好幾下。

墨九狸笑著摸了摸寶寶的頭,女兒長大了,不能像以前使勁揉在懷裡,還真是有些不習慣呢……

不過想到什麼,墨九狸看著寶寶也十分認真的說道:「寶寶,以後要記得,有些錯是可以原諒的……」

墨九狸慢慢的將道理講給寶寶聽,她不希望女兒將來對待自己親近的人時,犯這樣常規的錯誤……

「嗯,我知道了娘親,娘親的意思就是, “這個世界本就有自己的規則,你們違反了規則,就必然要接受懲罰,所有的事情都是講個因果二字,你前世不做好事,輪迴扁爲畜生,是對你們的懲罰,也爲了讓你們再次輪迴後,能夠洗清之前的罪孽,好好做人,而你們卻破壞這規則,反而變本加厲,如果你們只是成了精,我必然不會找你們麻煩,可你們現在做的卻是遭報應的事情,我是不會就這樣放任你的!”我一臉嚴肅,聲音很是陰沉的對着它說。

這豬妖一聽,嚇得渾身瑟瑟發抖,連忙說,“是老王讓我這麼做的,他想害村子的人,你去找他!”

我愣了愣,不知悔改,還把責任全部推卸給王爺爺。

我聽了更是氣憤不已,“我是陳家沒有管好自己家的牲畜,竟然做了這麼多罪孽的事情!”

我赫然並指唸咒,“太上老君教我殺妖,與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攝不祥。登山石裂,佩帶印章。頭戴華蓋,足躡魁罡,左扶六甲,右衛六丁。前有黃神,後有越章。神師殺伐,不避豪強,先殺惡妖,後斬夜光。何神不伏,何妖敢當?急急如律令。”

“敕!”一聲令下,這眼前的豬妖赫然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不一會,它身上的陰邪之氣全然消失,身體也縮小了好幾倍,整個體態變成了一隻純粹的豬。

我讓馬瑩瑩牽着這豬妖跟着我一路回白家,走了約莫有半個小時,屠夫差點就睡着了,見我們牽着一頭豬回來,整個人都愣了。

“道長,你咋個大半夜牽了頭豬回來。”屠夫揉了揉眼睛,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我說。

我告訴屠夫,“這豬沾了陰邪之氣,變成了豬妖,剛纔我將他降服,特地將這豬交於你手中,它後面如何,全憑聽天由命,不可逆天改命。”

屠夫自然是聽明白了我的意思,“可是,你把這豬交給了我,你們怎麼和村子裏的人交代。”

我告訴屠夫,“有些事情,他們不知道的更好,安心生活比什麼都重要,既然我是道士,就應該承擔起責任,所有的東西我可以自己扛,但是他們知道的越少,就會活的越好。”

屠夫聽明白了,點點頭,一本正經的告訴我,“我曉得,這豬我養肥了就殺,這是它的命,我會順着命走。”

這豬聽了直哼哼唧唧的,屠夫自然不理會,直接牽着豬離開了。

馬瑩瑩見勢立即問我,“師父,你爲什麼要把那豬妖交給屠夫?”

шшш● Tтkǎ n● ℃ O

我告訴馬瑩瑩,這豬妖害人罪不可恕,天命自有天收,它的命裏就

是被屠夫收,與其我親自殺了它,倒不如讓它履行它自己該做的事情。

說白了,我殺了這豬,也不能給村民一個交代,倒不如,讓它被屠夫宰了,償還村子裏的怨氣,它下輩子投胎,至少是履行了豬的使命,也不會太難過,我只不過也是想給它一個機會。

至於村子,我只希望不要再有其他的事情發生了,如今能夠安穩生活則是最好的,這村子裏的妖魔鬼怪,我希望村民們什麼都不知道,只怕是知道的越多,就越活的不開心。

我告訴馬瑩瑩,既然咱們是陰長生一派的人,就應當時時刻刻記住帝道的含義,並不是所謂的打打殺殺就能解決所有的事情,有時候一些寬恕,何嘗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我雖然還不清楚這村子裏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東西混進來,但至少總歸是把豬妖的事情解決了,整個人瞬間鬆了口氣。

馬瑩瑩問我,“這豬妖在被我打回原形的時候,可說了句都是王爺爺乾的,而且這豬妖出了事情就往王爺爺的家裏走倒還真的有奇怪,白老爺分明就是從王爺爺家裏出來的時候出了事情,這所有的事情聯繫在一起去,真的有點不對勁。”

我心裏一沉,要說這件事,我還真沒有注意過王爺爺的不對勁,仔細一想,這西玄女妖當初說的那番話,如今的村子裏,怕是已經沒了多少活人了,而我這次來到村子裏,明顯看的出來,村子裏的人還是很多,而因爲陰氣太濃厚,我根本就分不出來誰是活人。

我告訴馬瑩瑩,今天大家都太辛苦了,好生休息,明天我們去王爺爺家裏看看。

這白家屋子裏的這兒多屍體,我們總歸是要給個交代的,隔了一會,我去臥室裏看了一眼,這王奶奶身旁的搭橋三腳架,安然穩固的擺在那裏。

我朝着王奶奶走去,隔了一會只見王奶奶動了動眼球,不一會王奶奶睜開眼睛,一臉驚訝的看着我,“我咋個回事?”

我告訴王奶奶,“你剛纔暈倒了。”

王奶奶一臉兇狠的看着我說,“你個狗兔崽子,是不是你剛纔把我推倒了,平日裏我可沒虧待你,這蕭娃子竟然對我一個黃土埋半截的人做出這種事情來,我明天就讓村長把你趕走!”

馬瑩瑩在一旁看不下去,立即就說,“要不是我師父幫你,你最後一口氣早就沒了,自己被妖怪上了身,還不道謝,竟然反咬人一口,早知道我們就不應該來救你!”

這王奶奶一聽,臉色驟變,一臉不爽的看着我說,“你們是道士,血口噴人

的事情你們當然可以理直氣壯的胡說八道,欺負我一個老人家,沒出訴苦是吧!你們這些黑了心腸的傢伙,我這把老骨頭跟你們拼了。”

話音一落,這王奶奶竟然直接撿起旁邊的簸箕,直接往我身上打了上來,只是我年輕人身子骨硬,這打下去對我而言還是可以忍受的。

但這王奶奶不依不饒,竟然使出渾身力氣不停的往我身上打,這簸箕本就破破爛爛,一些木條刺啦出來,戳着我脊樑骨一陣刺痛。

我不吭不哼,任憑王奶奶打我,只是馬瑩瑩看不下去了,立即朝着院子大喊了聲,“王奶奶中邪了,阻止王道士抓豬妖,村子的人快來幫忙啊!”

這一聲喊了過去,本來這些日子人心惶惶的,大家都睡不着,一聽到馬瑩瑩的呼喚聲,不過一會,全部都聚集了過來,大家衝進白家院子,赫然看到王奶奶拿着東西打我,立即被呵斥住,“王奶奶,你這是在做啥!陳道長我們的貴客,你咋個可以阻止他作法!”

這些村民雖然不大喜歡我,可畢竟是人命關天的事情,他們也不希望過不了幾天自己出事,所以見到王奶奶這樣的舉動,立即就給制止了。

這王奶奶不依不饒,“我一個老太婆,咋個是他的對手,他蕭娃子不學好,欺負到我老婆子身上了,我這不是教訓他嘛!”

隔了一會村子朝着白家走了進來,“你們胡鬧個什麼!這些日子出了這麼多事情,陳道士作法,你干涉他,是想讓我們一起送葬不成!”

這話一出,村民們紛紛指責了起王奶奶的不是,這王奶奶眼眶一紅,氣得直跺腳,乾脆一怒之下朝着外面衝了出去。

眼下村長問我,“陳道長,這事情你現在調查的怎樣了?”

我告訴村長,這村子的確有些問題,不過我已經解決了一部分了,只是我還需要弄清楚,背後操縱這一切的人究竟是誰。

我自然不會告訴村長,站在我們面前的,也許一半活人,一半不乾淨的東西。

突然,這白家的土狗子嗷嗷直叫,像是看見了什麼東西一樣,一直衝着人叫。我心裏一沉,莫非這狗看見啥了?

村長厲聲呵斥,“叫啥子叫!大晚上的,叫的人心煩。”

這一聲呵斥,這土狗子更是叫的更加兇狠了,眼神裏全然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嘴巴齜牙咧嘴的,發出警告的咕嚕聲。

馬瑩瑩從屋子裏走了出來,她身上的的銅錢劍赫然發出了聲響,不一會這銅錢劍上的銅錢,竟然開始抖動起來。

(本章完) 「真心對待過我們的人,如果犯錯了,我們不要急著只想對方的錯,也想想對方的好是嗎?」寶寶聞言看著墨九狸問道。

「嗯,是的!人非草木,誰能無錯,如果別人曾經真心帶你很久很久,卻因為一次的錯誤,你就否定了別人所有的好,那樣對方會很傷心,你自己也會因此失去一個,曾經那樣真心待你的人,寶寶知道嗎?最疼愛的人,最經不起傷害,我們往往都是對待陌生人和顏悅色,對待最親近的人卻總是不不管不顧,宣洩自己的情緒,其實也不公平知道嗎?」墨九狸看著寶寶說道。

「可是娘親,我記得小書給我的書上面,都是寫著對待陌生人溫和有禮,那是疏遠!因為愛你,才會在你面前暴露所有的壞脾氣和小缺點不是么……」寶寶想了想問道。

「確實是這樣的,但是寶寶想過嗎?如果你的朋友,因為跟別的人不熟悉,對待別人總是眉眼彎彎,溫柔細語,因為跟你親近,跟你總是陰陽怪氣,亂髮脾氣,寶寶覺得自己開心嗎?你知道她是因為跟你親近才如此對你的,真的會很開心嗎?」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好像不會,如果是我的朋友,我自然希望她開心了,如果對別人那麼開心,對我那麼差,就算知道我也會不舒服的!」寶寶想到那樣的畫面就覺得不舒服道。

「沒錯,有些道理或許沒錯,但是也要適可而止,我們可以跟陌生人疏遠,直說客套話,跟親近的人無話不聊,沒有秘密,但是要珍惜每一個真的愛你的人,凡是愛你的心,每一顆都應該好好珍愛,不要去傷害……」墨九狸笑著說道。

「娘親,我明白了!」寶寶聞言笑著說道。

「你要回空間?還是跟娘親一起?」墨九狸看著寶寶問道。

「娘親,你要把這些都吸收嗎?感覺這些沒有什麼用啊?」寶寶戳了戳身邊的能量球說道。

「娘親也覺得沒什麼用,但是之前那個老頭兒的聲音說,以後或許會有用,娘親閑著也出不去,只能吸收了……」墨九狸也很無奈的說道。

「娘親,不如我們研究點別的吧,我突破之後那個星紋修鍊也突破了,但是有些地方我不懂了!娘親幫我看看吧……」寶寶想到什麼看著墨九狸期待的說道。

「星紋嗎?好,你說說,娘親和你一起研究一下……」墨九狸直接答應道。

於是其餘人都在忙著提升實力的時候,墨九狸卻中途停了下來,跟自家女兒談心夠了之後,母女兩人直接扎堆在一堆能量球裡面,研究起了星紋了……

而隨著寶寶和墨九狸越發專註的研究星紋時,母女兩人都沒有發現,圍繞著她們的能量球,竟然自動的化為一絲絲白色的力量,分別鑽入了墨九狸和寶寶的體內……

而墨九狸和寶寶卻毫無知覺,專註的研究著寶寶不明白的星紋……

開始一直看著墨九狸和寶寶的小騰, 此刻本來天色就陰沉的很,要想說現在周圍的村民所有人的面孔,我還真不能全部記清楚,加之這土狗子突如其來的咆哮聲,弄得這些村民們都紛紛騷動了起來。

我愣了愣,這馬瑩瑩身上的銅錢劍可是我龍虎宗的鎮山之寶,唯有我龍虎宗掌教才得以此寶物,如今卻在這裏得到了感應,渾身散發着一股強烈的慾望,不斷抖動身上的銅錢,發出刺耳的響聲。

馬瑩瑩也被這銅錢的反應給嚇了一跳,連忙問我,“師父!這是怎麼回事呀!”

村民也紛紛鬧騰了起來,我立即朝着馬瑩瑩走去,一臉嚴肅的告訴她,“把這銅錢劍先拿好,靜觀其變。”

馬瑩瑩哦了一聲,連忙點點頭,緊緊握着銅錢劍。

這不等我反應過來,這土狗子差點牽不住,直接撲到村長面前,嗷嗷狂叫了起來,這一舉動弄的我有些擔心,是不是村長身上有什麼東西,被土狗子看見了。

這土狗子平日裏可還算安靜的,這今天突然變了般模樣,準是有問題。

我立即朝着村長走去,村長見我一臉嚴肅的樣子,渾身不由的一抖,立即說,“蕭娃子,你這樣看着我,滲人的很,你有話說話,別這麼嚇人。”

我立即掏出我包裏手電筒,往村長的臉上一照,隱隱約約發現,這村長的臉色不大對決,印堂發黑,太陽穴凹陷的有些嚴重。

我記憶中的村長,應該沒有這麼嚴重的凹陷,他整個眉眼之間的骨頭深陷的也極其明顯,這明顯是陽氣不足,陰氣過盛的表現。

我立即問他,“村長,這些日子,你有沒有遇到奇怪的事情?或者你家裏有沒有來過什麼客人?”

村長微微一愣,“沒有啊!你爲啥要這麼問我?”

我告訴村長,這人的面相可以看出很多的問題,人的面相看上去終日不變,而實際上隨着時間的變化,面相也有些許微妙的改變,這村長的面相就是由於積累了太久陰氣,陽氣不足,導致面部顴骨明顯,面部肌肉凹陷,印堂深黑,這可是犯了大忌。

村長一聽,渾身一顫,眼咕嚕也是一轉,似乎在沉思什麼,隔了一會,這村子臉色慘白,神情也有些恍惚,立即說,“這晚上太晚了,蕭娃子你也回自己的屋裏,這白家有白二爺照顧就是了。”

說完,這村長吆喝着村民們都趕緊回自己屋子裏。

不過是一會的功夫,原本白家大院還鼓鼓囊囊全部都是人,一下子清淨了下來,放眼望去,就只有白家二爺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那裏。

他見白成軍沒回來,自然猜到了些什麼,顫顫巍巍的走到我面前說,“抓到了吧?”

我說,“害你們的,我都抓到了。”

白家二爺點點頭,眼眶紅紅的說,“抓到了就好。”,話音一落,他背影很是淒涼的朝着屋子裏走了進去。

我和馬瑩瑩也收拾了一下東西,從白家撤了回自己的院子裏,從白家到我家還是走了一會

,等到我家的院子裏的時候,馬瑩瑩已經困的不行了,我讓馬瑩瑩趕緊洗把臉,睡覺吧。

到了白天,我第一反應就是想去村長和王爺爺家裏看看有沒有線索,我心裏很是不爽,這些東西也太過於猖狂了,在我陳蕭眼皮子地下作亂,還真是無法無天了。

我緊緊捏着拳頭,倒想要弄清楚,究竟是哪個不長眼的,敢混進我們村子裏作怪,被我揪出來,可不會輕易讓它給跑了!

馬瑩瑩倒是早早的就起來煮了點稀飯,放在院子的大桌子上,讓我趁熱吃。我愣了愣,突然想起自己已經好久沒有在家裏的吃過飯了,如今我陳家院子卻是淒涼一片,一點生氣都沒有,想起來就覺得有些心酸。

我刨了幾口稀飯,又問馬瑩瑩,“我家裏還有米?”

馬瑩瑩恩了聲,我心裏一沉,怕是這米吃不得了吧,咋個還能用。

“沒發黴?”我好奇的問了句。

馬瑩瑩愣了愣,“沒有啊,我看着還挺新鮮的,不然我也不敢用。”

我倒有些驚訝了,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我們家走就沒有生火做飯了,過了這麼多年,按理來說,怕是這米早就發黴了,馬瑩瑩卻說看上去很是新鮮。

我心裏一沉,立即朝着廚房裏走去,我翻箱倒櫃了一番,赫然發現,我家裏不僅僅有新鮮的大米,還有臘肉啥的。

“有人在我們家住過。”我心裏一沉,忍不住的說了聲。

馬瑩瑩說,“你常年不在家,有人可能路過的時候湊巧借用了下,應該也正常。”

我倒是覺得奇怪,我家本就不在村子中心,又是挨着老槐樹,村民們都曉得,我家出事,覺得晦氣,就算是經過都要繞道走,怎麼可能還會進來生火做飯,最關鍵的是這裏的陰氣最濃而且從這裏收拾的規規矩矩的情況下,我甚至覺得就是我家裏的人來過一樣。

當然我也希望這一切都是我想多了,也許只是路過的人,順便再這裏借用了一下。

現在村子裏很多事情,都是我不清楚的,畢竟走了這麼多年,來了什麼人,走了什麼人,我全然已經不清楚了。

我帶着馬瑩瑩從我家離開,一直來到王爺爺家裏,王爺爺家挨着屠夫家不遠,中間就隔了一塊田地,對眼望過去,就能看見旁邊的院子。

這王爺爺家門口赫然貼着鍾馗畫像,我無奈的搖搖頭,馬瑩瑩問我爲何見到這鐘馗天師的畫像還搖頭,我告訴馬瑩瑩,這鐘馗天師畫像是他們用紙打印出來貼上去的,一點效果也沒有,一定要用畫師親自的畫的鐘馗像,才具有鎮妖辟邪的效果。

馬瑩瑩哦了一聲,立即說,“那這樣的打印出來,相當於一點效果也沒有?”

“完全沒有效果,可能還會起到反作用,記住,但凡是這樣的畫像,千萬不可用打印的方式,一定要找個畫師親手畫出來,這樣纔有精氣,能夠注入魂氣,畫出來的更能嚇破那些孤魂野鬼的膽子。”我一本正經的告訴馬

瑩瑩。

這大門緊閉,我伸手敲了敲大門,隔了許久纔有人開門,開門的人不是王爺爺,而是王爺爺的媳婦,見我穿着一身道服,微微一愣,立即說,“你們是在做啥的?”

王爺爺的媳婦看上去也有六十歲了,不過是個娃娃臉,看上去隨和的很。

我所因爲村子裏最近出的事情太多,我們是道士,想到家裏來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幫上忙的。

這奶奶一聽,眼眶瞬間紅了起來,“你們是道士,那你們能救救老爺子麼?”

我和馬瑩瑩面面相覷,立即問老爺子怎麼了,這奶奶告訴我們,王爺爺從前天開始,就有些不對勁了,嘴裏老咕噥了幾句後,就臉色慘白,起先還正常,可到了昨晚上,乾脆癱在椅子上,一動不動的,看上去很是嚇人。

我跟着奶奶一同進屋裏去,只見這王爺爺一個人躺在院子的椅子上,面色蒼白,眼神渙散,整個人的印堂發黑,顴骨凸出,和村長几乎一樣的情況,只不過這王爺爺更爲厲害的是整個人像是中了邪一樣,一見到我進來的時候,就發出吚吚嗚嗚的聲音,像是很難受似得。

“昨天開始就不能動了,也不曉得是杵了什麼黴頭竟然遇到了這種事情。”奶奶一直抱怨。

我問這王家奶奶,“你們這些日子有沒有得罪過什麼人?”

王家奶奶仔細想了一會,搖搖頭,“沒有呀,老爺子這個爲人樸實,除了愛打麻將以外,他平日裏也不會怎麼跟人接觸,這跟他一塊打麻將的幾個人,都出了事情,按理來說,怕是已經沒有什麼可以來往的人了。”

我心裏一沉,這王爺爺的事情怕是不簡單,之前這些豬妖躲避我的時候,就刻意跑到了王爺爺家裏,定然是想找什麼人幫忙,可如今這王爺爺就出了事,雖然還有一口氣在,這明顯是有人要害他啊。

怕是這王爺爺肯定曉得了什麼不該知道的事情,我甚至懷疑,王爺爺可能曉得村子裏現在混入哪些東西,所以那些東西怕王爺爺說出來,在我來村子裏的時候,就故意害他。

仔細一想,這王爺爺家門口的那個鍾馗畫像,看上去還挺新的,怕是就這幾天貼上去的。

這王爺爺肯定曉得是不乾淨的東西,所以才貼着這個鍾馗像,只是王爺爺對玄術不瞭解,所以貼了個沒有用的東西。

我看了一眼王爺爺,立即問王家奶奶,“最近這王爺爺去過哪裏沒有啊?”

王家奶奶想了一會,告訴我,“他前幾天去了躺村長的屋子裏,說是村長前些日子買了一套麻將,讓他來試試手感,回來後倒也沒覺得有啥異常。”

我心裏一沉,這村長也是明顯出了事情,看樣子,定然是出了問題,我立即告訴王家奶奶,這王爺爺還有一口氣在,必須在他身邊看着,不要讓其他人進來,我先去村長家裏弄清楚情況。

離開的時候,我告訴馬瑩瑩,這村長家裏,指不定藏着什麼東西,就是這東西在害人。

(本章完) 還沒有察覺出什麼不對勁,可是隨著時間慢慢過去,小騰終於發現不對勁了,因為圍繞這墨九狸和寶寶的能量球,開始慢慢的形成了一個八卦的圖案,寶寶在左側,墨九狸在右側……

雖然都是白色的力量,但是看上去十分的不可思議,小騰感覺只是這樣隔著光幕看著墨九狸和寶寶,自己的神識就有些迷糊,不受控制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主人分明聽不到我說話的,竟然都能影響到我么?到底這種情況是好還是不好呢……」小騰一時間也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想了想還是決定看看再說,等到發現主人有危險再喊那老頭兒回來也不遲……

結果小騰在不知不覺中,就跟著陷入了墨九狸和寶寶的八卦圖當中而不自知,趴在椅子上面,看著墨九狸和寶寶所在的光幕,直接石化了……

而百里老頭兒也不在,因此也沒有人看到這一幕……

光幕中,另外一個空間內,帝溟寒在不斷吸收著周圍的魔力能量球時,竟然遇到的瓶頸,怎麼都吸收不進去,而且整個人的神識處於混沌中,竟然無法醒來,也看不清周圍都有什麼……

這讓帝溟寒心中一驚,擔心自己是不是吸收魔力的時候,太過急切,而走火入魔了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