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邋裡邋遢的身影再次進入了蘇紫萱的視線。

「那個人在那裡。」她說道。

樂天點點頭,兩個人馬上走了過去。

「不要說話……跟著我走。」這個男人沉聲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樂天點點頭,兩個人就跟著這個傢伙離開了。

步行!

足足走了一個小時!

樂天都有點走不動了,蘇紫萱一直打量著四周,這個人帶著他們來到了北山的東北角的一個位置,這裡是原生山區,禁止進入的。

這個人從一個護林網的角落鑽了進去,樂天跟了上去,蘇紫萱在最後,她的手裡拿著一把小刀,在經過的樹木上都會輕輕的劃一下,留下一個印記以防萬一。

三個人在大山裡走了兩個小時,就連蘇紫萱都有點扛不住了。

樂天來到了山裡彷彿像是變了一個人,也不見他有走不動的樣子了。

「到了。」

前面的男人說道。

「我們能開口了嗎?」蘇紫萱問。

「有誰不讓你說話了嗎?」男人詢問。

蘇紫萱一愣,不是你說不要說話的嗎?搞得氣氛這麼凝重……

樂天看著四周,他甚至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狼眼手電筒,四下看了看。

「卧槽!」

他叫了一聲,這特么……這裡居然是一處小的石龍環山地!

也就是說,這裡是一處很小的風水寶地!

如果有誰的家人葬在這裡,理論上來說絕對可以庇佑後代有福發財。

這個男人看了看樂天,依稀有點奇怪。

「你懂風水?」他問了一句。

「懂一點點,我好這個東西,以前研究過。」樂天點點頭。

「這裡是一個石龍環山地,是葬女人的好地方!而且這裡還真的葬了一個女人……」這個男人給樂天講了一下。

「你是盜墓的高手?」樂天看著這個男人。

「一般般……搬山道人而已。」男人回答。

樂天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人,搬山道人?這種人物不是已經絕跡了嗎?

都說現在存世的盜墓高手只剩下了摸金校尉,不過在樂天看來,這些摸金校尉全都是一些欺世盜名之輩,真正的摸金秘術早就丟的半點不剩。

這個男人看到樂天一直在看他,他居然一點反應也沒有。

「怎麼稱呼你?」樂天問。

「掘土!」男人回答。

蘇紫萱在一旁看著,這算是什麼名字?

「你去過東海市嗎?你去過那座春秋戰國墓嗎?」樂天問。

掘土搖搖頭。

「我已經很久沒有出手了,不到山窮水盡,我是不會下地的。」他淡淡的說道。

這傢伙還是一個極有個性的人。

樂天皺眉,不是這個人,那就是說……這個世界上還有手段極高的盜墓者!

因為那座東海市將軍墓裡面那條由盜墓賊打出來的墓道極其的專業,那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打得出來,即使用現代的儀器都不敢說能打出那樣精確的盜洞。

掘土四下看了看,他在地上抓了一把土放在鼻子上聞了聞。

「可以下去了。」他說道。

樂天看了看天色,他眯了眯眼。

「你確定現在可以下去?你看看天上……」他提醒了一句。

他倒是不怕,他只是想看看這傢伙到底有多專業。

蘇紫萱抬起頭,她看了看月亮,平時她是不會注意到月亮的,可是現在看起來,這月亮好像有點奇怪啊?

「咦?你看得出這個?」掘土微微一愣,他看了看樂天。

「月值大破……菩薩閉眼!你有手段可以對付裡面的東西嗎?」樂天問。

掘土突然笑了。

「我好歹也要對得起我這個搬山道人的身份吧?」

他一腳踢開了地上的一堆雜草,露出了一個黑乎乎的盜洞,他直接跳了進去。

「喂!你們在說什麼東西? 一女二三男事 yy校園之惟我獨尊 月值大破是什麼意思?今晚的月亮好像的確有點不對勁啊。」蘇紫萱趕緊拉著樂天追問。

「當然不對勁了,一會下去之後你要特別小心……見勢不妙馬上往外跑!」樂天叮囑道。

蘇紫萱眨了眨眼。

「月建沖爻為月破,月破為倒霉之相!枯根朽木,逢生不起,逢傷更傷,卦雖神,也是無用!如有日辰生之,亦不能生!動爻作忌神者,亦不能為害!作變爻者,不能克傷動爻!」樂天極其嚴肅的說道。 蘇紫萱覺得自己可能是個文盲,因為樂天說的東西自己完全不懂!

「你說什麼天書呢?」她眨了眨眼。

「反正總結成一句話,就是今晚如果下墓,沒事也有事,你身上的五環鎮死符也會失效!我的手段也沒用!什麼都沒用……這就是菩薩閉眼的意思。」樂天簡單地說道。

他也跟著跳下了這個盜洞,蘇紫萱緊跟了上去,她的槍還在口袋裡,可是隨時拿出來。

「那我們也太倒霉了吧?」蘇紫萱嘟囔。

「我覺得這可能是前面這個傢伙故意挑選的日子。」樂天小聲地說道。

「故意挑選的? 修煉狂潮 這月破之日到底是幾號?」蘇紫萱奇怪的問。

樂天想了想,這個東西比較的生僻,他也有點記的模糊了。

「正月申破,二月酉破,三月戌破,四月亥破,五月子破,六月丑破,七月寅破,八月卯破,九月辰破,十月巳破,十一月午破,十二月未破!」他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看起來這個大仙的行當也真不是一般人能幹的,這都是一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不過有一點她還是懂的。

「也就是說這個所謂的月破是每個月都有一次?」她問。

樂天點點頭。

這個盜洞居然還挺長,兩個人只能彎著腰快速的前進。

前面的盜洞突然變得寬闊平整,出現了整齊的地磚,蘇紫萱這還是第一次進入古墓,她好奇的東看西看。

「千萬不要碰任何東西。」樂天叮囑。

「不用這麼緊張……這裡大部分的機關都被我破了。」掘土的聲音從前面傳出來。

他彷彿並不在意樂天和蘇紫萱的身份,整個人是淡定得很。

樂天四下看了看,這座古墓的規模和東海市那座將軍墓的規模比起來無疑是小了許多,從這盜洞走進來,就已經是後殿了,一座棺槨停在角落。

「這裡居然是一座唐代的古墓?難得啊……你是怎麼找到的?」樂天驚訝的問。

墓中的壁畫顏色依舊鮮艷,上面的女人一個個肥頭大耳衣著鮮艷,這可是標準的唐墓風格。

這個傢伙說的不錯,這裡的墓主人應該是一個女人。

「聞土的味道,自然可以找到。」掘土回答。

蘇紫萱碰了碰樂天,她指了指自己的五環鎮死符,五環鎮死符的顏色居然在不斷地變化。

而且這裡還充斥著一股陰氣的味道,蘇紫萱很不舒服的皺了皺鼻子。

「你們可以付錢了。」掘土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付錢自然是手機轉賬,錢馬上到位,掘土也拿出了所需要的材料。

樂天看了看。

「製作迷香的配料……天茄花!天仙子!牡丹花……」掘土慢慢的說道。

樂天不動聲色,他其實是知道普通迷香的製作方法的,他只是想看了看這個人是如何製作特製迷香。

「最重要的一味!曼陀羅花!」掘土拿出了一個小小的袋子。

他小心的拿出了一點點紫紅色的花瓣,看了看袋子,他大方的將剩下的遞給了樂天。

「曼陀羅?難得啊……」樂天接了過來。

「這是我偶然得到的!」掘土回答。

「這些材料製作出來的……不是你賣的迷香吧?」樂天問。

「當然不是!這樣做出來的只是最普通的迷香,不過也差不多了,只需要一種東西……那就是死去千年人的屍粉!」掘土看著樂天。

樂天皺眉。

怪不得這傢伙說迷香沒有材料了,原來是這個意思。

千年古屍可是非常難得的,要麼已經腐化成了一堆無用的骨粉,要麼就會發生異變,想要得到真正的屍粉哪有那麼容易?

「屍粉的話,這裡還有一點點,不過也只剩下一點點了,其餘的都被我取用了。」掘土走到棺槨的面前,他試圖伸手打開棺槨。

「慢!」

樂天突然出聲。

掘土扭頭看了看樂天。

「不能開棺!會詐屍的……今晚可是大破之日!」樂天慢慢的說道。

「無妨……」

掘土依舊伸手打開了棺槨。

樂天閃電一般的伸出手,他將蘇紫萱拉到了自己身後,蘇紫萱莫名其妙,有必要這麼緊張?這裡安安靜靜根本什麼事都沒有嘛。

樂天有點後悔,他應該帶著銅匕首的。

掘土突然退後了一步,他彷彿也是不可思議的看著棺槨之內的東西。

「喵……」

一聲奇異的貓叫突然從棺槨中傳了出來。

「這怎麼可能?這棺槨是我親手蓋上去的,怎麼可能鑽進去一隻貓?」掘土自己都感覺有點不可思議了。

樂天眯了眯眼睛。

這隻貓明顯不可能是憑空進去了,因為這其實就是一隻普通的貓。

他看向這隻棺槨,棺槨的下面有東西!

蘇紫萱看了看掘土,氣氛好像變得很緊張。

這隻大貓看到掘土在打量它,它突然沖著掘土呲了呲牙,看起來非常的兇悍。

樂天慢慢的靠過去,他和掘土站在一起,樂天的手中捏著幾枚銅錢。

「喵嗚……」

大貓嗚嗚的叫著,它的身體突然晃了晃。

「不好……」掘土低聲說道。

樂天看到大貓的腹部居然被什麼東西劃開了,腸子就拖在它的肚皮下面,這東西的生命力極其頑強,到現在居然還能活著。

「詐屍了。」

樂天哼了一聲,他手中的狼眼手電筒照在下面的古屍上,樂天真真切切的看到古屍的手臂動了一下。

「大膽!居然敢破壞此地風水……該死!」

掘土突然爆喝一聲,他直接原地跳起了一米多高,飛起一腳將這隻大貓直接踢了出去。

大貓哀嚎一聲,重重的撞到了一邊的牆上,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這個人。

這個人是個超級高手啊。

就這一腳的功夫,自己根本不可能辦得到!

這一份力度,眼力,攻擊的刁鑽程度!蘇紫萱將自己帶入了那隻貓,她發現自己除了硬抗,沒有任何閃避的空間。

太可怕了!

「咔咔……」

棺槨內突然響起了一陣刺耳的抓撓聲,就像是有人在用尖尖的指甲尖拚命地撓著棺槨的聲音。

「定!五行宮鎮壓!」

樂天抖手將手中的銅錢扔了出去。

「噗噗噗噗噗!」

五枚銅錢釘在了棺槨的四周,抓撓聲突然停止! “那裏,有腳印。”楊老爺子指了指眼前的大坑,朝着我說道。

聽到楊老爺子的話之後。我的目光順着他的手指看了過去。那邊黑漆漆的,就算手電筒照着。我也沒有看到那邊的腳印。

楊老爺子說完話之後,直接就朝着那邊走了過去。我也滿臉疑惑,跟在了楊老爺子的身後。

等到了那邊之後,果然看到洞口又不少的腳印。從腳印的方向來看。這幾個人當時圍成一圈站在洞口,最後很有可能進入了那個洞裏。

“這是智明他們的腳印,他們進去了,你電話打不通也屬於正常。”楊老爺子指着地面上的腳印朝着我說道。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方大師,他怎麼知道是智明和尚他們進去了呢。就單憑這幾個腳印?可是,他憑什麼確認這腳印是智明大師他們幾個人的呢?

楊老爺子看出來了我的疑惑。朝着我解釋道:“你看這個鞋印,明顯就是僧鞋的腳印。而這邊的事情,只有智明和尚一個人捲了進來。所以能確定這個絕對是智明和尚的。而這個。是楊樂的。 都市之最強狂兵 冷少獨愛正牌千金 他是我從小看着長大的,更加了解。”

聽到楊老爺子的解釋之後,我算是明白了爲什麼他會這麼說。但是,爲什麼這些人會進入洞裏去呢?

這個洞,是可以進入實驗室那邊的。可是實驗室那邊,不早就已經被荒廢了嗎,樑老他們也已經過去收集好了證據。可是這回,在呢麼又來了呢?

“恐怕,不光是他們過去了,整個學校的學生,也被他們給帶過去了。”楊老爺子這句話,讓我有些目瞪口呆。

“楊爺爺,是不是發現了什麼?”我轉過身來,吃驚的朝着楊老爺子問道。

楊老爺子搖了搖頭,說是自己的感覺。如果真的想確認的話,就必須得過去。說完話之後,楊老爺子就準備從這坑裏下去。

“等等,楊爺爺,我知道另外一條路,那條路比這兒簡單多了。”我拽着楊老爺子說道。

另外一條路,就是樑老他們上次把龍湖那邊的陣法破了之後,財經學院後面的那個洞口。我把這事兒給楊老爺子說完之後,楊老爺子問我,方大師他們是不是也知道那條路。

聽他這麼問之後,我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然後猛然想起,既然方大師他們都知道那條路,爲什麼他們不走那邊,而是從這兒下去呢?難不成,那邊有危險,或者那邊已經走不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