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凡淡淡的道:“你曾經當過兵,一定接受過失重和超重的訓練對不對?”

焦文龍茫然的點點頭,陳志凡接着道:“子寒就不用說了,也一定接受過這類訓練是不是?”

倪子寒也跟着點點頭,始終沒有說話。

陳志凡接着道:“這就是了,受過嚴格訓練的人,能迅速適應周邊的環境,身體會尋找有利於自己的氣息。但沒受過訓練的人就不同了,他們只有依靠自己的新陳代謝,所以適應的速度就差得遠了!” 「江湖百曉生?」夜冰依幾人對視一眼。

「沒錯,就在前面那條巷子里的酒樓當中。」

夜冰依朝前面看去,然後便發現前方一條巷子排滿了人。

「呵呵,這些人也都是跟你們一樣,想要向江湖百曉生打聽七星谷的情況。」男子笑了笑道。

「如此便多謝了,我們不打擾了。」幾人向男子道謝,先行一步,朝著人群中走了過去。

「可是不知道這個江湖百曉生是什麼人,他是聽道途聽說呢?還是真的去過七星谷呢?」夜冰依喃喃道。

又看著前方排著的長龍人馬,夜冰依不由頭疼,這要輪到她們,還得等到猴年馬月呀?

正在這時,樓上的包廂當中打開,露出了兩個欣長的人影,他們兩個向下面擺了擺手,叫道:「弟弟,弟妹,快來快來,我們幫你們佔好了位置!

現在江湖百曉生即將要講解關於七星谷排位賽的事情了。」

「什麼?已經快要講到了嗎?哎呀,怎麼這麼多人!都快,都快點給我往裡面擠呀!不要堵在這裡!」

眾人一聽到快要講到關鍵的時刻,可是他們卻還堵在這裡,頓時一個個著急了。

「根據江湖百曉生之前的判斷,據說,他這些年來,判斷的人都能準確出現在前排行榜的十幾名,真的極為準確,也不知道今年他會預測的誰得第一名?」

「是啊是啊,我也好想知道啊!今天,四面八方的高手肯定也來了,就是為了聽他說話,這如果錯過了,那簡直是太可惜了!」

說著,眾人瘋狂地往裡面擁擠,差點發生了踩踏事件。

看到這一幕,夜冰依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正要考慮要不要直接從窗子里進去,突然,一股陰氣席捲而來,瞬間將眾人都給掃到了旁邊。

隨後,便見一位身穿墨色黑袍的男子走了過來。

該男子身材魁梧健壯,渾身的氣勢高傲,在他的背後,那些護衛們氣勢洶洶道:「都起開,不要在這裡擋著我們家公子的道!」

這些護衛們氣勢非凡,渾身一股凌厲的殺氣迸發而出,強勢的衝進了人群當中,硬生生的把人群給分到了兩邊。

那黑袍男子走出了一步,朝著夜冰依這邊瞥過來一眼,眼眸兇狠而陰鷙。

隨後便帶著人,趾高氣揚的朝裡面走了過去。

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對視一眼,她們剛才沒有看錯的話,那個人目光,好像是沖著她們身邊的姬流音而來的。

姬流音臉色緊繃,隨即低低冷笑了一聲:「那是古家的大少爺,古零陌。」

兩人恍然大悟,原來是他后爹的兒子。

怪不得剛才古大少一看到他的眼神那麼奇怪,原來這是人家父親娶了後娘帶過來的拖油瓶。

「他的實力似乎不錯。」帝玄胤站在旁邊,淡漠的嗓音說道。

「他是上一屆七星大會,排在前二名的。」姬流音也面無表情的說道。

帝玄胤揚了揚眉望,向他說道:「你和他比起來,誰更勝一籌?」

姬流音現在也跟以往變得大不相同,氣息深沉,連他也無法感覺得出他現在是什麼實力。 姬流音面色冷漠:「並未真正的交過手,不知。」

在他們聊天的時候,旁邊的人也一個個都回過神來,隨即震驚的說道:「這不是古零陌么?那可是去年七星英雄大會排行榜第二的高手,天啊啊,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

眾人對於古零陌剛才的舉動並沒有責怪,反而是興奮的叫了起來。

「高手不愧是高手,剛才古大少身上的氣息,就差點把我給嚇死了。」有人一臉崇拜的說道。

「瞧你那德性。」

看到這一幕,夜冰依轉頭和帝玄胤,姬流音兩人商量,說道:「看這情形,不知道還要等到猴年馬月,我們就直接跳窗子進去吧?」

說著,她便要抬手去牽自己的兒子,隨後一愣:「咱兒子上哪去了?」

「在哪裡。」帝玄胤笑著望向一處。

然後,夜冰依就看到了一旁賣小糖人兒跟前的兒子。

因為雪羽不開心,夜雲澈便想買個糖哄哄它。

此刻,他在跟人家討價還價。

夜雲澈道:「老闆,你怎麼賣這麼貴,你這裡的一個小糖人兒,都抵過我以前買十個的啦,你這不是在坑我么?

不然這樣好了,你給我打個折吧,我多買一些。」

夜冰依瞬間哭笑不得,原來他是在原來的大陸,跟這個大陸怎麼能相比?

嬌妻撩人:總裁你別追 賣小糖人的老闆也是頭疼不已,遇到一個這麼英俊的小公子,居然還是這麼會講價錢的,這真的是讓人想發脾氣都難。

可是想讓他給他便宜,他又不甘心。

但看到眼巴巴站在這裡不走的小公子,搞得人家還以為他欺負了這個俊俏的小公子,老闆無奈的直接遞給他一串小糖人:「我的小祖宗,送給你吧。」

說著,老闆便抱著他的小糖人跑到了別去賣去了,真是受不了這個小顧客。

「啊……大叔,錢還沒給你!」

正在這時,大街上,走來了一位面色如玉,宛若謫仙的男子,他向夜雲澈走了過來,笑著說道:「小澈兒,好久不見,你還是這麼可愛呀。」

「咦?是美人叔叔!」夜雲澈抱著懷裡拿著小糖人的雪羽轉過頭一看,發現了是他的美人叔叔,龍漓塵,頓時眼睛一亮。

龍漓塵身旁,還有一襲紅衣,面色清冷孤傲,英姿颯爽的龍素素,以及龍漓玥都在這裡。

看到了昔日里的老熟人,帝玄胤和夜冰依兩個也顯得很是意外,走上前和他們打招呼。

「龍兄,你們怎麼在此。」帝玄胤望向龍漓玥道。

夜冰依也和龍漓塵,龍素素一一對視,打了招呼。

龍家的人每一個人,都生的極為出眾,龍鳳之姿,尤其是這個龍漓塵,夜冰依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她便感覺到他簡直比天上的仙人都還要仙。

一個男生長的這麼好看,也真是夠妖孽了。

「一邊數日,不知各位在神樂大陸近日發展的可還好。」帝玄胤淡淡的問道。

「帝兄!」龍漓玥也對帝玄胤一笑,隨即搖了搖頭,苦笑道:「好什麼好,自從來到這這個大陸之後,玉家的人,已經投靠了玉家。」 陳志凡這麼一說,倪子寒和焦文龍才徹底明白。

陳志凡接着道:“既然都沒事,就先出去再說!”

說完這句,陳志凡帶頭繼續向前走去。

焦文龍揹着曲靖風,走在中間,倪子寒斷後。

又走了十來分鐘,才終於到了地窖的入口處。

陳志凡長嘆一聲,喃喃的道:“終於能出去了!”

焦文龍看着周圍的情況,喃喃的道:“這看起來也沒有出口啊!”

焦文龍和曲靖風都被關了很多天,和他們比起來,倪子寒的情況稍微好點。

人在被關押了一段時間後,如果突然放他們出去,在將要出去的一刻,他們比任何時候都更爲焦急。

陳志凡明白這個道理,但卻不能馬上放他們出去。

同樣的道理,焦文龍和倪子寒都被關押了很久,早已經習慣了地牢裏面陰暗的光線。現在如果陡然帶他們出去,搞不好會讓他們雙目失明的。

想到了這點,陳志凡淡淡的道:“先不着急!”

焦文龍卻火急火燎的道:“兄弟你不是說能出去了嗎,還等什麼?”

陳志凡沒回答焦文龍,一伸手,指尖上出現了一顆閃閃發光的東西。

因爲太亮,所以焦文龍和倪子寒都有些忍受不了,急忙用手遮住了眼睛。焦文龍茫然的道:“兄弟,你這是…”

陳志凡這才解釋道:“你們早已經習慣了黑暗,如果現在出去,定然會讓你們的眼睛受損。”

焦文龍和倪子寒這才明白,同時感慨陳志凡心思縝密。

沒過幾分鐘,焦文龍和倪子寒已經都適應了光線,緩緩的拿開了手。

陳志凡這才道:“行了,現在可以了!”說完他手指上的光芒沒有了,地窖又陷入了昏暗。

陳志凡手掌向上,只聽見“砰”的一聲,地窖入口處的蓋子已經被揭開了。

絕品敗家系統 一股強烈的陽光照進了這個到處是黴味和屍體腐爛氣息的地窖裏面。

雖然陳志凡早就讓他們試着接受強光,可當陽光照進來的時候,焦文龍和倪子寒還是急忙將目光移至黑暗處。

只是這次沒過多久,焦文龍和倪子寒便已經習慣了強光的照射。

焦文龍如釋重負的道:“終於能看到太陽了!”

倪子寒的臉上也終於出現了欣喜和輕鬆的神色。

等他們兩個完全適應了外面的光線,陳志凡才淡淡的道:“走吧!” 深情軍閥愛逃妻 經過了一晚上的折騰,焦文龍和倪子寒的臉上都現出了疲態。

焦文龍更難過,這一路上,他幾乎是揹着曲靖風出來的,加上道路難行,如果不是當過兵,只怕早已經累趴下了。

饒是如此,這時候也只有一絲的信念在支撐。

陳志凡手一揮,只聽見咔嚓一聲響,外面的一棵樹已經倒了下來,剛好落在了地窖的入口。

陳志凡對倪子寒道:“子寒,你先上去!”

倪子寒點點頭,抓着樹枝,吃力的爬了上去。

倪子寒雖然受了傷,但有陳志凡的龍鱗醫治,早已經恢復如初了。只是,這段時間幾乎沒吃什麼東西,能到這裏,倪子寒全靠驚人的意志力。

剛爬到洞口,倪子寒便一屁股坐到地上,也顧不得乾淨不乾淨,雅觀不雅觀了。

陳志凡知道,倪子寒這是精疲力盡了。雖然是這樣,但沒什麼危險。

他對焦文龍道:“焦大哥,你上去吧,上去之後我再想辦法弄小曲上去!”

焦文龍看着陳志凡,道:“你一個人行…”本來他想問陳志凡一個人行不行,突然想起來陳志凡剛纔在地牢裏面的表現,這點事對他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

想到這裏,焦文龍點點頭,沿着倪子寒剛纔爬上去的路線,快速的出了地窖。

曲靖風現在處於半昏迷狀態,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煩。陳志凡摟着曲靖風的腰,輕輕的飛出了洞口。

這一刻,陳志凡貪婪的呼吸着外面的空氣。同時心內感嘆,自由的感覺,真好!

焦文龍和倪子寒,他們的心中何嘗不是這樣想的呢?

至於曲靖風,她的這點病,對於陳志凡來說,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在地牢裏的時候,因爲沒有草藥,陳志凡無法熬製安神湯,只能用效果並不怎麼樣的安魂咒來代替。現在到了地面上,熬製安神湯的草藥到處都是,用不了多久,曲靖風定然能完全康復。

“啊!”陳志凡突然大喊一聲,急忙向着酒店的方向跑去。

焦文龍和倪子寒被陳志凡突如其來的叫聲嚇了一大跳,急忙向着陳志凡的方向看去。

陳志凡跑到一半,突然停住,轉身又跑了回來。

焦文龍擔心的問道:“兄弟,你沒事吧?”

陳志凡無奈的搖搖頭,道:“焦大哥,剛纔一直顧着出來,卻忘了嫂子還在酒店裏面!”

這麼一說,焦文龍也着急起來。“小琴,小琴你在哪裏?”焦文龍一咕嚕爬起來,向着酒店的方向跑去。

陳志凡落寞擋住焦文龍的去路,道:“焦大哥你先別慌!他們抓走嫂子,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用來威脅我。所以,嫂子現在一定是非常安全的!”

焦文龍紅着眼圈說道:“你嫂子身體不好,如果在這樣環境下,不知道能不能挺過去!”

陳志凡安慰道:“你放心吧焦大哥,有我在,一定能幫你找回嫂子的!”

焦文龍見識過了陳志凡的本事,也知道陳志凡說的有道理,可他還是放心不下曾小琴。

倪子寒這會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吃力的想要起身。雖說倪子寒他們接受過嚴格的訓練,但猛然間回到地面上,還是有些不太習慣。

陳志凡看到,急忙走向倪子寒,扶她起來。

不知道怎麼地,倪子寒在陳志凡扶自己起來之後,有些不自然,輕輕的躲開了陳志凡的手。

陳志凡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一旦公開,倪子寒肯定會一時難以接受,一如當初的葉詩瑜。

焦文龍垂頭喪氣的站在一邊,漫無目的的看着周圍。

陳志凡知道這會必須用一件事來分散他的注意力,才能考慮接下來的打算。 「千家的人也投靠了水家,家主帶著我們,來到了這裡的一座小城,已經跟他們分道揚鑣了。」

夜冰依聞言,興奮道:「這麼說來,你們是自立門戶了,那這是好事呀,你們為什麼沒有通知我們一起來慶祝一下?」

「你想得太過簡單了。」龍漓玥說道:「自從我們自立門戶之後,沒有大家族的庇護,就會遭到各種攻擊,總之就沒有一天安寧過。」

龍素素冷艷的臉龐上也露出一抹冷色,冷聲道:「這些人太過欺人,琉璃城本來是一座荒城而已,可自從被我們搬進去,那些人也開始想要搶奪,說到底,還是見不得我們好。」

「爺爺還有各位長老,每天都守在城中,便是怕那些人再過來搗亂。」龍漓塵目光微閃道。

夜冰依挑了挑眉:「那麼你們可知道背後的始作俑者是誰么?」

「知道,我們已經查出來了,那些人雖然是別的家族領頭,但是我們卻知道,真正的始作俑者其實是玉家的人。

玉家從前在神魔大陸便和我們不對盤,想要佔領幾大家族之首的位置,如今他們投靠了這裡的玉家之後,更看見我們好欺負,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想要將我們打擊到底,一蹶不振。」龍漓玥說道。

「我此生最容不得這種小人,大家都是朋友,若有需要儘管說。」夜冰依道。

朋友有難,她也會兩肋插刀。

帝玄胤也點了點頭。

龍漓玥感激一笑:「多謝,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我們現在自有打算,若有需要,一定不會客氣的。」

「那麼你們此次來這裡是為什麼?」帝玄胤問道。

龍漓玥勾唇一笑:「這次不是說七星谷比賽么?因為爺爺跟七星谷的人有交情,所以我們也得到了七星谷的名額邀請,那玉家的人更是眼紅。

我們這次也打算好好的比賽,更要氣死他們。」

夜冰依點點頭,原來如此。

原來人都已經變成了這樣,從那個大陸來到這個大陸,早已經物是人非了。

有關於利益的一切,都是很輕易的就動了人心。

「弟妹,趕緊上來啊你們!」樓閣包廂的帝玄御又朝著他們大聲催促道。

「龍小姑姑,龍大哥,漓塵,你們也趕緊上來!」玉寒夕也朝著龍漓玥他們喊道。

龍素素幾人朝玉寒夕看去了一眼,他們之前都在一個地方,自然也都認識,但是,他對玉家雖然不滿,可對玉寒夕,心中卻並沒有生出什麼不滿。

因為在他們的心中,玉寒夕跟玉家的人一點都不一樣,也算是一個奇葩了吧。

「我們走吧。」隨後,一行幾人又多了龍漓玥幾個,幾人轉身走向前方。

他們幾人,無論哪一個,大的小的,生的都是龍鳳之姿,仙姿玉貌,而且一個個氣質非凡。

眾人光是看著心中便不由震驚,主動給他們讓出一道來。

他們每一個人,拿出來那都是萬里挑一的,一看就不簡單,在他們走過去,背後又引起了一番熱潮,紛紛議論著他們。 “焦大哥,我們先將小曲帶回酒店,看情況再做打算!”陳志凡對着焦文龍正色道。

焦文龍這時候也沒什麼好辦法,只好點點頭,抱起曲靖風,幾人一塊回到了酒店。

算起來,焦文龍和曲靖風被抓也已經差不多快到十天時間了,唯一一個能管理酒店的曾小琴也下落不明。

酒店裏面的夥計也走了好幾個,現在只剩下五六個了。

焦文龍還帶着一絲希望,或許這幫人因爲被打亂了既定的計劃,他們沒來得及抓走曾小琴也不一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