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傑跟着在一旁看着我說道:“小貴,你有什麼想法嗎?”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暫時還沒有,不過已經通知了我師傅他們了,等着他們來了在看看這屍體的情況吧,畢竟我們兩個學藝不精,也琢磨不出來,最多能確定的就是這不是人爲的。”

黃傑跟着點點頭,說道:“行吧。”

他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黃傑的諾基亞手機就響了起來,跟着他掏出來手機以後,一看手機上的號碼以後看着我們說道:“老柳打來的電話,想來應該是你師傅他們到了。”

我心裏有些心驚,沒有想到我師傅他們這麼快就到了。

跟着黃傑接了電話以後對着電話說了幾句以後,便很快的掛斷了電話,他走到停屍房外以後看了一眼司機小王以後開口說道:“小王,你去接一下柳三爺和邱爺去,他們現在已經到了外面了。”

司機小王跟着點點頭說道:“好的,我這就去。”說罷,司機小王轉過身就離開了這停屍房。 298 以人爲天

司機小王離開了以後,黃傑看着我們說道:“我聽柳三爺的語氣有些生氣,你們兩個待會說話的時候小心點,別再惹他們兩個生氣了。”

我倆趕忙跟着點了點頭,不在說話,黃傑跟着嘆了口氣看着我們說道:“不過,說來這個事情也怪不到你們,怪我自己太着急了。”說到這以後黃傑看着我們笑了一下“你們也別太內疚,這個事情終究還是怪我,我也會盡全力的去安撫他們家裏人的。”

我們兩個跟着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黃叔叔。”

然而在整件事情上,也都成爲了我這個職業生涯中都無法忘記的事情,內疚,因爲自己的粗心大意,而造成的事情。

隨後,大概過了七八分鐘的時間,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出現了,只見他們兩個人繃着臉一臉嚴肅的樣子看了我和柳青兒一樣。

我跟着上前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我師傅有些責怪的看了我一眼嘴裏嚴肅的說道:“我先看屍體,待會回去再說你們兩個人。”

黃傑跟着在一旁趕忙開口說道:“老邱,你這是何必呢,這事情是我自己同意的,你怪孩子們做什麼?”

我師傅突然有些生氣的看了一眼黃傑說道:“你也一樣,孩子們小不懂事,你也跟着不懂事?這個事情我是不是說了,有什麼事情都要跟我和老柳說一聲,你可倒好,直接就動工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你可知道這是人命?因爲你的一個疏忽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呢?”

我師傅此時顯然是非常的生氣,就連柳三爺在一旁都沒有敢說話了,黃傑被我師傅這麼一說,自然也不好說什麼了,跟着嘆了口氣說道:“老邱,我知道自己這次做錯了,但是事情此時既然已經發生了,咱們就該想辦法解決事情不是嗎?你現在生氣也沒有用了不是嗎?”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跟着開口說道:“我先看屍體,回頭再說你們。”

跟着我師傅便兩步併成一步,快步的走到了那13號冷箱的旁邊,跟着我師傅走上前看了一眼這屍體以後,跟着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這明顯是惡鬼傷人。”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姜小貴,你這些日子都幹什麼了?你學的道法都給我學到哪裏去了? 武俠之鎮世神捕 是不是我離開了這些日子你都沒有去那公司大樓裏了?”

我跟着在一旁想反駁,但是又不知道該如何反駁了,畢竟做錯事情的是我,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師傅,我去的時候什麼都沒有發現。”

柳青兒也跟着在一旁開口說道:“邱爺,這不怪小貴,我們兩個去了三天,什麼發現都沒有,所以後來我們纔跟黃叔叔說的。”

柳青兒話沒說完,黃傑便接過了她的話語繼續說道:“兩個孩子確實是什麼都沒有發現,所以我才動工的,而且現在這個事情也怪不到他們頭上,是我讓工人動工的。”

我師傅此時氣得渾身都顫抖了起來,跟着他深呼了口氣,平靜了一下的自己的心情以後看着我們說道:“黃傑啊黃傑,你這些年爲了賺錢是不是已經不顧認命了?”

我師傅明顯此時是氣急了纔會說出來這樣的話,而柳三爺一聽我師傅這句話說的有些過分了,趕忙開口說道:“老邱你說什麼呢。”

我師傅瞪了柳三爺一樣,說道:“怎麼?我說錯了嗎?”

黃傑跟着低着頭像是個犯了錯的孩子以後低聲的說道:“老邱,我知道這次是我太貿然了,但是這個事情已經發生了,咱們現在先想辦法解決事情行不?你怪我也沒用了不是?”說到這以後黃傑頓了一下“我黃傑這些年做人做事都是以人爲本,怎麼可能會是爲了賺錢什麼都不管不顧呢?這次的工程實在是拖不得了,我….”

黃傑說到最後一個我字的時候並沒有在繼續說下去了,而此時的氣氛有些沉悶,我師傅也不在說話了,只是一臉嚴肅的樣子看着屍體。

柳三爺這個時候嘆了口氣以後說道:“行了,都別吵了,既然已經出事了,這說明也都是註定的。”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看着我師傅說道:“老邱,這個事情你就是怪黃傑也沒用,況且,咱們兩個也有錯不是嗎?如果咱們沒有離開,能有這樣的事情嗎?孩子還小,不懂這些道道,咱們兩個也算是知道這些道道的,這事情咱們也有錯,不是嗎?”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說道:“是。”

跟着柳三爺走到了那屍體旁邊看了一眼這屍體以後,跟着柳三爺看了我們幾個一眼以後說道:“行了,你們都像出去吧,趁着這停屍間是個陰地,我超度一下這陰魂吧,畢竟是枉死的陰魂,我跟你師傅他們超度一下,你們幾個就出去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我們幾個人對視了一眼,臉色都不是太好,隨後我們幾個人便轉身走出了這停屍間,到了停屍間外面以後,我們幾個人不禁長長的出了口氣。 299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司機小王離開了以後,我師傅看着我和柳青兒說道:“你們就老老實實的在這裏呆着吧,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起身。”

我跟着垂頭喪氣的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很快,我師傅和柳三爺兩個人便轉身離開了,也不知道他們去幹什麼去了,我和柳三爺兩個人就跪在這冰涼的地板磚上,心裏甚是無奈啊。

柳青兒這個時候跪在我的旁邊看了我一眼說道:“你沒事吧?”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反正之前也跪過,都習慣了。”說到這以後我不禁嘆了口氣。

柳青兒看了我一眼說道:“對了,你今天說的那句話沒有說完,是不是因爲你懷疑咱們這裏面有內鬼呢?”

我聽到這以後衝着柳青兒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不然的話怎麼可能咱們剛剛沒有去那大樓裏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呢?”說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柳青兒問道:“你是怎麼想的?”

柳青兒看了我一眼說道:“我跟你的想法是一樣,我也覺得咱們裏面有內鬼,你覺得會是誰呢?”

我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不好說,黃叔叔家裏的人每個人都有可能是內鬼,又或者說沒有內鬼,只是有些人在監視着咱們也不是沒可能的。”

柳青兒跟着點點頭說道:“沒有想到你還挺聰明的。”

我此時已經沒有什麼心情再笑了,畢竟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於是我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行了,別樂呵了,待會師傅看見了又該叨叨咱們了。”

“那倒是也對。”說到這以後柳青兒有些氣呼呼的看了我一眼“說來也怪咱們兩個。”

我看了一眼柳青兒跟着嘆了口氣說道:“是啊,咱們如果當時通知一下我師傅或許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柳青兒跟着點點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可是現在說這些不都是有已經晚了嗎?”

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確實是這樣。”

想到這以後我們兩個便沒有再繼續說話了,就這樣我和柳青兒一跪就是一天,跪到了下午的時候我的膝蓋都開始疼了起來,而我師傅他們兩個人幾乎是一天沒露面,也不知道忙啥呢,黃傑中午也沒有回來。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跪在我的旁邊,顯然有些跪不住了,搖搖欲墜的樣子咬着嘴脣看着我說道:“小貴,我感覺我的膝蓋都腫了。”

我此時還在堅持着呢,因爲我的膝蓋也疼,渾身都沒力氣了,但是看着柳青兒此時一臉痛苦的樣子,我心裏有些於心不忍,於是我看着柳青兒說道:“你要是沒力氣了,就靠在我身上吧。”

柳青兒這丫頭倒是一點都沒有客氣的樣子一下子就倒在了我的肩膀上,嘴裏還喃喃自語的說道:“現在輕鬆多了,但是膝蓋還是疼呢。”

我跟着忍不住冷笑了一下說道:“肯定了,咱們跪了快一天了,能不疼纔怪呢。”

而這個時候我聽到了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柳青兒當即不在靠着我的肩膀,而是直直的跪在了地上,我回過頭看過去的時候,一眼就看清楚來人是誰了,正是黃傑。

黃傑看到我和柳青兒跪在地上以後趕忙快步走上前以後,準備將我和柳青兒扶起來呢,一邊準備攙扶着我們一邊看着我們說道:“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老邱了,你們趕快起來吧,跪疼了吧?”

我趕忙衝着黃傑搖了搖頭,一臉堅決的樣子搖頭說道:“黃叔叔,我還是跪着吧,我師傅沒有說話,我是不會起來的。”

黃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趕忙看向柳青兒,柳青兒吐了吐舌頭看着黃傑說道:“黃叔叔我也一樣。”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從樓上站着看着我們兩個人說道:“行了,你們兩個起來吧。”說着話我師傅便和柳三爺一起往下走了。

黃傑在一旁看着我們說道:“行了,趕快起來吧。”說着話黃傑就將我和柳青兒攙扶了起來。

我被黃傑攙扶起來以後,兩條腿依舊是有些微微顫顫的在打顫,柳青兒也好不到哪去,整個人直接坐在了沙發,揉着自己的膝蓋。

跟着我也在一旁揉着自己的膝蓋,感覺自己的膝蓋沒有那麼疼了,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也都走了下來,跟着柳三爺看着我們說道:“中午你們兩個沒吃飯,我們兩個也沒吃飯。”

黃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你不是說帶兩個孩子去外面吃了嗎?還讓我跟劉媽說一聲不用做飯的?”

我師傅看了一眼黃傑說道:“我是爲了讓他們長個記性,我要是跟你說他們沒吃飯,你不得回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行了,我們兩個中午也都沒吃飯。”

我這個時候心裏有些壓抑了起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柳三爺走到了我的身邊拍了拍我的肩膀看着我說道:“我和你師傅也都是爲了你們好,畢竟人命關天,這次的事情你們確實做錯了,所以以後不得馬虎了知道嗎?”

我聽到柳三爺的話以後,心裏自然也明白柳三爺的意思,於是我衝着柳三爺點點頭說道:“放心吧,三爺我知道,是我們錯了。”

“師傅,我們知道錯了。”柳青兒吐了吐舌頭看着柳三爺說了一句。

我師傅回過頭看了我一眼“你這小子以後不能在如此馬虎了,今天讓你罰跪,我希望你能記住,知道嗎?”

我衝着我師傅狠狠的點點頭說道:“師傅,你放心吧,我記住了。”

我師傅的臉色這才緩和了許多,而這個時候黃傑在一旁看着我師傅他們勸阻道:“行了,這個事情我已經都解決了,眼下就是大樓裏的事情,你們看看咱們怎麼解決一下吧。”

我師傅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黃傑問道:“人家家屬都安撫好了嗎?”

“嗯,都已經安撫好了。”說到這以後黃傑看了一眼劉阿姨說道:“劉媽,讓廚房現在去做飯吧,我都餓了一天了,多做點,他們都一天沒吃飯了。”

劉阿姨跟着點點頭說道:“好的,黃總,我知道了,您放心吧, 我這就去安排去。”

劉阿姨轉身離開了以後,客廳就剩下我們幾個人了。

我此時還在揉搓着自己的膝蓋,因爲還是有些疼痛呢,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別揉了,晚上你跟青兒去三爺那裏拿點藥膏塗上就行了。”

我跟着哦了一聲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師傅。”

我師傅點點頭以後看着黃傑問道:“行了,黃傑,你先說說今天的事情是怎麼回事吧。”

黃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開始對着我們娓娓道了起來。

整件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昨天晚上我們在吃燒烤的時候,也可以說早上的時候黃傑叔叔就已經安排了工人動工了,一整天都沒出什麼事情,黃傑也以爲沒什麼事情了,晚上便帶着我們去吃燒烤了,可是到了凌晨四五點的時候他就被警察叫去了。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黃傑那天安排了工人去刷牆面的時候,大概是七個人,這七個人有幾個人都是在一樓,死掉的那個叫王釗,王釗那天是獨自一個人去三樓了,說是去樓上拿工具去了,這些民工抽着煙幹着活時間過的也很快。

大概到了凌晨三點多的時候,那大樓裏通好電的燈一下子就全滅了,這些人開始也沒有在意,就拿着手電拿了出來,準備去檢查是不是跳閘了,然後剛剛打開手電的時候,他們就看到了好多好多的黑色影子,那些黑影看着煞是恐怖,衝着他們幾個人就衝了過來。

而王釗去了三樓以後,根本沒有下來過,但是這些人看到了這麼多的黑影衝着他們撲過來了,這些人第一時間就是往出跑,他們跑到門口的時候,門都被關上了,好在是玻璃門,這些人跟着一狠心,直接就把玻璃砸開了,饒是如此,還是有人被那惡鬼撓了一下子,衣服都破了,幾個人跑出來的師傅才發現,王釗沒有跟着跑出來,他們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了,這大樓裏有鬼。

當即他們也不敢在折回去找王釗了,只能報警了,等着警察來了的時候就依舊是快凌晨四點多了,進去大樓以後,警察什麼都沒有發現,只看到了王釗的屍體在三樓,死相非常的悽慘恐怖。

而黃傑當時接到了警察的電話以後便匆匆忙忙的趕去警局了,一直到了早晨六點多的時候他才通知了司機小王來通知我們兩個也跟着一起去,也就有了後面我讓柳青兒通知我師傅他們的事情了。

而黃傑這個事情講到了最後的時候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這工期現在拖着了,就連工人都不好找了,現在給多少錢人家這些人也都不願意做了。”

我師傅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看着黃傑問道:“也就是說這些人都看到了鬼是嗎?”

黃傑跟着點點頭說道:“可不是麼,現在聽他們的意思還挺恐怖的。”說到這的時候黃傑頓了一下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師傅他們問道:“老柳,老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300 我的懷疑

我師傅跟着稍稍的思索了一下說道:“那這麼說來就是真的有鬼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我說道:“小貴,我希望你可以跟我說實話,你在那大樓裏到底看到過什麼沒有?”

我跟着便如實的說道:“除了第一天碰到了鬼打牆,第二天就什麼都沒有碰到了。”說到這以後我忍不住的嘆了口氣“而且我也以爲是沒什麼事情了,當初有三爺的符紙,我以爲沒啥事情了,無論怎麼樣我都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我師傅和柳三爺他們兩個人聽到這的時候微微皺眉的看着我說道:“之後你們還有沒有再去過那大樓裏面了?”

我師傅問道這的時候柳青兒率先開口說道:“後來我們以爲沒有什麼事情了,所以就沒有再去了。”說到這的時候柳青兒頓了一下“不過說來也奇怪,我們去的時候什麼事情都沒有,我們只不過是隔了一天沒有去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柳三爺在一旁摸了摸自己的鬍子,黃傑也跟着附和道:“他們說的沒錯,因爲那天我沒讓他們去,白天的時候我就已經找人動工了,整整一白天什麼事情都沒有,晚上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說到這以後黃傑忍不住的嘆了口氣,看起來也有些慚愧的樣子。

而我和柳青兒此時心裏自然也好不到哪裏去,畢竟已經出了人命了,這件事情已經不算小了。

而這個時候我師傅看着我和柳青兒說道:“你們去的時候有沒有感覺被人跟蹤呢?”

我想了一下跟着搖了搖頭說道:“好像沒有吧。”

就在我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柳三爺看着我們兩個人說道:“那也就是說,有人忌憚咱們,所以沒有貿然出手,而是等着機會出手的。”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下,聲音低了一些“這樣,今天晚上再讓小貴和青兒去一趟,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今天晚上他們到了那裏可能還是什麼都不會發現的,所以咱們今天可以讓他們兩個去試試。”

黃傑當即義正言辭的拒絕道:“不行,你這是拿兩個孩子的生命做冒險的,我不會同意的。”

我師傅跟着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黃傑,然後緩緩的說道:“這兩個孩子都跟了我們那麼久了,如果今天晚上還有惡鬼出現,我相信他們自然也會有保護好自己的能力的。”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小貴和青兒的本事我心裏多少還知道的,你就放心吧。”

黃傑聽到這以後仍舊是有些不放心的看了我們一眼,看着我師傅繼續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廢話,我還能拿他們的性命跟你開玩笑嘛?”說到這以後我師傅看着我們兩個人說道:“你們兩個覺得怎麼樣?”

我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沒問題!”

柳青兒也跟着爽快的說道:“沒問題,畢竟這個事情有我們的責任,我願意承擔。”

柳三爺聽到了柳青兒的話以後,一臉讚賞的樣子衝着柳青兒點點頭說道:“孺子可教,你們還是有點承擔之心的,很不錯。”

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大家也都已經沒有什麼意見了,而我和柳青兒自然也是願意去的,畢竟這件事情也是因爲我們兩個人的疏忽才造成。

而且每當我想起來那個人死時候的慘狀,我心裏就有些愧疚,如果當時我阻止一下又或者說提前跟我師傅說一下,這個事情也許就不會發生了。

想到這以後我忍不住在自己的心裏嘆了口氣,而就在我們大家剛剛商量完決定的時候,劉媽走了過來,我看到劉媽過來了以後,我想着可能是要吃飯了。

果然,劉媽走過來以後看着我們說道:“黃總,飯菜已經準備好了,請幾位用餐吧。”

黃傑跟着一臉無礙的樣子擺了擺手說道:“好的,我知道了。”說到這以後黃傑看看我們說道:“行了,既然都已經商量好了,我待會通知小王,然後讓他們吃完飯了再去吧。”

我師傅和柳三爺點點頭以後我們這些人便跟着起身了,隨後我們到了用餐廳以後就坐了下來,黃傑打了個電話,沒過幾分鐘就已經走了過來。

黃傑坐下來以後看着我和柳青兒笑了笑說道:“都已經安排好了,今天晚上還是小王開車帶你們去。”

我和柳青兒點點頭以後說道:“好的。” 301 那些瘋狂的畫面

在聯想到剛剛他說話的語氣以及他對這個事情的好奇程度看來,他真的很有可能就是內鬼,但是他到底是在爲誰做事情呢?而且按照我對這個小王的瞭解來說,絕對不會是他做的這種事情,因爲單憑他的身份和本事而言,他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也就是說,如果小王是內鬼的話,他的背後一定有人,至於是誰,我還想不到。

那個人和黃叔叔又是什麼關係呢? 仙偶養成 爲什麼會做出來如此傷天害理的事情呢?

當然目前看來這一切也都只是我的猜測,畢竟小心一點還是好的。

而司機小王開車的這一路上我也一直都注意着周圍呢,可是這周圍並沒有什麼車輛在跟蹤着我們,坐在我身旁的柳青兒倒是一臉好奇的樣子看着我。

我跟着看了一眼柳青兒開口說道:“你看什麼呢?”

柳青兒自然也明白我的意思,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

隨後車子行駛到了大樓的時候,司機小王緩緩的將車子停了下來,我看着我們都到了地方了以後,司機小王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還跟之前一樣吧, 我在外面等你們。”

我想了一下跟着點點頭說道:“好的,王哥,那你注意安全。”

“行,你們放心吧,倒是你們,一定要小心。”王哥衝着我們笑了一下說道。

我和柳青兒點點頭以後推開車門就下了車,下車之後我忍不住回過頭看了一眼,這個司機小王倒是一臉正色的樣子,好像沒事人一樣。

跟着我和柳青兒走到了這大樓的門口的時候,柳青兒回過頭看着我問道:“小貴,你是不是懷疑那個司機小王是內鬼啊?”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對,當然這一切也都只是我的猜測。”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不過也許他真有可能就是內鬼,不然的話,咱們來一次這裏都沒事,反而咱們一不出現的時候這裏就會出事情,從這兩點上看的話,是有人不想讓黃叔叔這大樓完工,第二點就是這人不是衝着咱們來的,也許他知道自己不是咱們的對手。”

柳青兒聽完之後稍稍思索了一下,看着我說道:“沒想到你的心思還挺縝密的。”說到這以後柳青兒衝着我比了一個大拇指“厲害。”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畢竟跟了我師傅這麼久了,這點本事還是有的。”

柳青兒回過頭看着我繼續問道:“可是,如果咱們今天晚上出現意外呢?”

我頓時愣了一下,隨即回過神以後搖了搖頭說道:“那這一切就另說了吧。”

“切,我還以爲你什麼都想到了呢。”柳青兒頗爲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但是我隱隱之中感覺自己猜想不會有太大的出入,至少眼前看來很有可能就是這樣,當然,我也沒有去反駁柳青兒, 如果真讓柳青兒說中了的話,那這一切就有待考察了。

跟着我和柳青兒邁着步子走進了這大樓裏面,這大樓裏依舊是一片潮溼的感覺,和我第一次來這裏的感覺一樣,想來應該是這些惡鬼之前已經出現過一次了,所以這裏的陰氣卻沒有全部消失,我跟着順手打開了手裏的狼眼手電。

而柳青兒這個時候看到手電打開了以後,順手也把自己手裏的狼眼手電打開了,跟着我和柳青兒一邊往前走一邊打量着這四周,黑漆漆的一片說話都非常的空洞,好像根本沒有什麼髒東西的存在,而且地上還有一些裝修材料。

想來這些材料也應該是他們之前裝修所留下來的東西,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在心裏稍稍的琢磨了一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在操控着這些惡鬼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柳青兒走到了牆壁的旁邊,她伸出手摸了一下這牆壁以後,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貴,你看着牆壁。”

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行了,別一驚一乍了,從咱們一進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注意到了,這牆壁是潮溼的,和咱們第一次來這裏的時候樣子是一樣的。”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這潮溼只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那些惡鬼之前留下的陰氣,所以纔會潮溼一些,第二個原因就是這裏剛剛死過人。”

我說道這裏剛剛死過人的時候,柳青兒明顯顫抖了一下子,趕忙走到了我的身邊,回過頭看着我說道:“你別嚇我好不好?”

我跟着聳了聳肩,乖乖的閉上了嘴巴,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柳青兒走在我的旁邊,玩着我的手臂悄悄的問道:“小貴,你說那個死掉的人,他的陰魂會不會還在這裏飄蕩呢?”

我忍不住鄙夷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惡鬼你都不怕呢,你會怕他這麼一個小小的陰魂?”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看着柳青兒繼續說道:“再說了,你別忘了,上午的時候我師傅和三爺已經超度了他的陰魂了,所以他已經沒有什麼陰魂會在這裏徘徊了,你就放心吧。”

說完最後一句話以後我忍不住拍了拍柳青兒的腦袋,柳青兒衝着我點點頭說道:“哦哦,我明白了。”

我跟着在心裏嘆了口氣,柳青兒也會有害怕的時候,想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柳青兒沒有敢說話。

而柳青兒這個時候卻看着我問道:“小貴,你說,這裏面到底有沒有惡鬼什麼的?”

我當即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有,肯定有,而且我敢肯定就在這裏面,至於具體在哪裏,我不知道,而且這裏的惡鬼應該是被人爲操控的。”

說着話我和柳青兒已經在這大樓的一樓轉了一圈了,跟着柳青兒看着我問道:“咱們要不要去樓上看看呢?”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去,而且待會還要去三樓看看,我要看看那個王釗死的地方。”

柳青兒跟着點點頭以後,我倆便一步併成兩步上了臺階,到了二樓以後,周圍跟一樓差不多,也都是一些裝修材料,還有一些沒有來得及搬走的材料。

倒是比一樓看起來凌亂了許多,跟着我和柳青兒在二樓轉了一遍以後發現這裏也是什麼都沒有,根本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隨後我看着柳青兒說道:“咱們去三樓看看吧!”

柳青兒回過頭看着我有些害怕的問道:“真的要去嗎?”

我跟着樂了一下說道:“當然是真的要去了,再說了,惡鬼你都不怕,你會怕這些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