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筆墨的字體明晃晃,陳君儀眼中精光乍現。果然不愧是上天眷顧的幸運人,隨手抽就能抽出個三等獎。在上百條紙條中一次抽中,可見她運氣的逆天程度!

好,太好了。

她遲遲不殺程璐菲等的就是這個,人生中許多事情有時候都要依靠運氣,何況在危機重重的末世。帶上程璐菲,不久相當於帶上個天大的作弊器嗎!

她沒有聲張,在羣衆們好奇眼巴巴的目光中將紙條收進手裏,揮手讓方嘯歌繼續上饅頭,“接着抽。”

氣氛有些詭異,人們不懂爲什麼那位異能者不讓別人看看抽的是什麼?越不讓看就越是心癢,他們撓心撓肺難受之極。

第二張紙條送到陳君儀手裏。

一等獎。

要說第一次是狗屎運,第二次就耐人尋味了。沒有見過程璐菲之前,陳君儀也不知道世界上真的存在這種人,運氣逆天的能把別人活活氣死。人家抽一百張都不見得抽中,她只要抽獎就一定會中!

結合程璐菲大難不死還激發異能力,激發異能力不說還短時間飛躍到二級,飛躍到二級不說還一次次逃脫陳君儀的殺戮……一樁樁一件件,無一不陳述她驚人的運氣。

“接着抽獎。”一聲聲令下,她默不作聲只管抽紙條。

步步成婚:老婆,離婚無效 人們看不到結果萬分焦急,當事人風清雲淡。

將門悍妻:梟寵妖孽夫 終於抽到第十張的時候陳君儀才喊停,人們紛紛鬆了一口氣,接着興致勃勃,是不是要宣佈結果了?到底抽中沒有?

結果……

“這些紙條我帶走了,沒問題吧?”她地看着男人。詢問的口氣,實際上每個人都直到男人絕對不會說不。

“當然可以,您請便。”男人諂媚。心中納悶兒這位到底在玩什麼,抽獎卻不給別人看,難道一張都沒有抽中怕臉上無光?想通了,他善解人意地笑。

陳君儀滿意地收起紙條,帶着大票人呼啦啦撤退。只留下身後衆人們嘔血的低聲慘叫:“真走了!好歹說說抽中沒有!”

“噓,你小聲點兒!找死不是敢編排異能者!”

“不知道到底抽中沒有。”

“心裏癢死了,好想看看!”

賀梅早就按捺不住急吼吼湊過來:“快給我看看!快給我看看上頭到底是什麼!”

陳君儀將手中滿滿的紙條遞給她,她迫不及待打開,溫若筠蔣麗月小傢伙方嘯歌都湊過來看。

三等獎。

一等獎。

五等獎。

謝謝惠顧。

十等獎。

一等獎。

一等獎。

一等獎。

謝謝惠顧。

二等獎。

不多不少,正好十張。

“……”衆人。

溫若筠回頭深深看向隊伍最末端臉劃成鬼樣子的程璐菲,複雜的難以言表,居然真的有人如此幸運,運氣逆天到這種程度也是世間少見的了。

心中翻起驚濤駭浪,一次運氣好是碰巧,那麼十次呢?該不會是……嘶。她忽然間明白爲什麼陳君儀這麼討厭她卻不殺她的理由了。

陳君儀這種人怎麼可能放着現成的利用工具毀掉不用?哪怕讓她死,也會在死之前榨乾最後一滴價值。

她目光同情,縱然有逆天運氣又如何,一樣屈居人下受盡折磨,甚至在未來還有更加痛苦的等着她。這般算來,她和陳君儀相比,還是陳君儀的運氣更勝一籌。

搓搓發冷的手背,溫若筠暗暗慶幸。還好自己沒有和陳君儀做敵人,否則她千奇百怪的手段還不玩死自己?

丫果然是禽獸,她唾棄。

異能者和普通人之間的居住區域嚴格區分,普通人只有踏入的資格,絕對沒有居住的資格。但是基地對於異能者有格外特例,每一名異能者都能帶兩名普通人進入異能者居住區居住。

兩個男孩兒、鳳健伊、程璐菲、蔣麗月,五個人,帶上他們綽綽有餘。

臨時僱傭了一個嚮導將他們帶領到四合院,古色古香撲面而來。

秦明昊歡喜地看着四周,顯然對這處房子非常滿意。古老的四合院、飛檐琉璃瓦,正適合他的口味,遺憾地嘆氣,就是閒雜人等太多了,要是隻有他和小君兩個人多好。

扭頭看看旁邊兒女人,幽深的眸子閃過溫柔。

四合院的面積很大,正對門的正堂分成三間,左右各有三間,九間屋子比他們一人一間算的七間還多了兩間。

他們一共八個人,正好騰出一間當廚房。院子裏種了四棵樹,雖然不多,卻襯的整個院子鬱鬱蔥蔥十分好看。還有一小塊土地,倒騰倒騰可以種些東西。

和小河村基地一樣,原主用戶不是死了就是被驅趕出去,這是專門供給異能者居住的。

因爲長時間沒有人住,屋子裏鋪上了厚厚的灰層,需要大家清掃。

賀梅指揮一聲,衆人拿着工具開始幹活。兩個男孩兒見他們居然也有獨立的房間,開心的不得了,幹活更加勤快賣力。

鳳健伊小帥哥撅着屁股擦桌子和擺設,吭哧吭哧辛苦的滿臉大汗,娃娃臉通紅,紅蘋果似的讓人想狠狠咬兩口。嘴巴抿起,化身蠻牛。

毒醫小狂妃 秦明昊大boss紆尊降貴動手掃地,明夕也掏出專業不變的手帕幫助鳳健伊再擦兩遍,連梟雄都時不時扯起帕子隨意擦兩下地,只有陳君儀一個人,懶懶散散、晃晃悠悠、無所事事。

她恨無辜,不是她不幹,而是別人不讓她動手。

這位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位三級異能者高階的尊貴大人,這位天賦異稟聰明絕頂的異能者大人,天生的尊貴命,她就不會做家務。

掃地,掃把壞了,好不容易修理好,掃兩下又壞了。擦桌子,不小心把桌子上按出一個巴掌印,本以爲還可以講究,結果兩秒之後崩塌了。拖地,就那麼一點點水,還被她無恥地弄灑了。

終於,在溫若筠青筋跳動之下,在賀梅的狂暴咆哮之下,在鳳健伊清澈眼睛的同情之下,在兩位崇拜少年震驚的神色之下,她乾笑兩聲,果斷溜走。人無完人嘛。

大家都在清掃屋子,陳君儀一個人無聊變自告奮勇取領取物資。那是基地專門給異能者發放的福利,有食物、水源、還有棉被、衣裳、煤球什麼的。

電力和電器都非常珍貴,普通人用不起只能燒火,可是最耐用的煤球價格都非常昂貴,所以一般來說只有異能者纔會使用。

普通人冷就冷着,沒有人在乎他們的死活。

陳君儀到領取物資的地方出示了幾個人的異能者徽章,報到上他們自己的隊員名字,招待人員很快在電腦中查找到了他們信息。確認無誤之後清點了物資。

每個異能者每個月分配兩袋大米、兩袋麪粉,十顆煤球,兩套厚厚的禦寒棉衣,五十升水,一小瓶菜油。

陳君儀看着擺放在在自己面前的東西,感慨基地的大手筆,有錢就是任性!

這些都是一級異能者的東西,二級還不一樣。所有物資翻一倍,外加每個月一塊肉片。

東西陳君儀肯定沒有辦法自己帶回家,不過沒有關係,基地非常人性化,優質服務幫助她把東西送上門。

期間陳君儀還知道這裏不僅僅是福利物資發放出,還是積分兌換處。

積分記錄在身份卡上,每次完成基地發放的任務都能得到相應的積分獎勵,積分的用途就是兌換一切東西。只要積分數量夠,沒有什麼是不能兌換的。

一般來說人們往往到工會取接受各種任務,有私人的,也有家族或者征服發放的。和當初陳君儀他們在小河村基地發放的一模一樣,每個任務都有相應的懸賞,完成就能拿到。

東西送到之後,陳君儀順手拿出一包香菸塞給開車送貨的那個人。

那人半推半就收下了,笑眯眯道謝之後離開。

異能者許多自持身份看不起他們普通人,別說是賄賂,就是說話都帶着鄙夷。陳君儀沒有那麼看不起人,也沒有那麼傻。大小人家也是個管事的,指不定那一天就用上了。

人脈就是這般點滴打出來的,不要小瞧任何一個人,等他們匯聚成龐大網絡的時候,你就會體會到它的奧祕。

陳君儀向來認爲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不管是末世前也好,末世後也罷,沒有異能力不代表他們就是廢人。 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所以她不會鄙夷,不會看不起,普通人也有他們的作用,世界運轉哪一種人都少不了。

看不起別人的人,往往會高看自己,而高看自己的人,往往容易栽倒在極其微小的事物中。強者,不僅要有無堅不摧的心臟,還要有謙虛好學的態度。

時刻朝前,纔不會被超越。

花了整整三個小時纔將房子收拾的亮堂,大家休息一陣子之後到工會去註冊隊伍名稱。

每一個成立的小隊都要到政府工會註冊,經過承認之後才能執行接下來的一切任務,包括接榜單。

變異獸和兩個男孩兒留在家,剩下的人一塊兒到工會去。

進入工會,熱鬧的不得了。人山人海的連寒冷的空氣都變得灼熱。

公會裏放置了很多查詢機器和很多的巨大的電子屏幕,每種級別的任務只要輸入在機器上都能立即呈現在電子屏幕中,供衆人觀看。

還可以到前臺服務人員哪裏讓他們幫忙查詢,大廳裏工作人員來回轉悠,只要有問題立即會幫助解決。

陳君儀他們一進門就有專門的人領路,任然是個大美女,問清楚了他們的意圖之後,婉約笑着給他們講解。

“註冊小隊人數限制在三十人之下,朝上就要註冊軍團。小隊註冊每個需繳納二十塊一級晶核,軍團註冊需繳納五十塊一級晶核。

小隊、軍團有高低等級之分,最高等級s,朝下依次是a、b、c、d、e、f,f是最低等級,沒有朝下。

等級根據實力評定,實力從完成的任務等級中評判,每個等級都有相應的徽章,等級提升之後可以到工會進行徽章提升。

低等級只能越兩級接受任務,不能跳躍太多。高等級可以任意接受低等級任務。”

美女正在講述,忽然一個粗獷的聲音炸響,雷鳴般轟隆震耳:“美女不用麻煩了,我來給他們說。”

高達兩米的巨大身材,結實的肌肉鼓鼓,滿臉大鬍子,整個一頭熊。豪爽的嚇死人。

美女恭敬退下了。

大漢目光似乎不經意掃過他們胸前的異能者徽章,精光悄然閃現,哈哈大笑:“現在基地裏小隊軍團海了去了,任務都十分搶手,想找到一兩個趁手的任務都難。而那些高等級的任務只有實力強大的隊伍才能完成……加入我們荊棘軍團實力,接什麼任務都不在話下。”

壯漢豪氣萬丈的話……顯然在吹牛。陳君儀壓下眸子裏的譏諷。當初在收音機裏頭她只注意到兩個軍團。

野狼,殺戮榜第一。

黑玫瑰,殺戮榜十七。

她的記憶力非常好,這個所謂的荊棘軍團,不在前一百名。所以對於他說接什麼任務都不在話下的話,用來騙騙小孩子還行,騙她?

嗤。

注意到他們的並不只是荊棘軍團一個,很快又有許多人走過來,還都不是一個團隊的。

“你們好,我是狂戰軍團的隊員,我們擁有兩名水系異能者和強大的治癒系異能者,我誠信邀請你們加入我們狂戰軍團。”

這人一來就拋出巨大的誘惑。珍貴的水,關鍵時刻能拯救生命的治癒……連陳君儀都心動了。

“你們好,我是義勇兵軍團的隊員……”

“你們好……”

一個又一個或者軍團或者小隊,開出的條件個個誘惑之極。陳君儀注意到,許多和他們一樣新來的人們已經有很多加入了拉攏的團隊中。

不死鳥小隊沒有一個人吭聲。

因爲隊長沒有發言。

“不了,謝謝,我們準備自己成立一個小隊。”陳君儀微笑着拒絕。

那些人驚訝地看着陳君儀。他們並沒有一個人把她放在眼裏,陳君儀來的時候沒有佩戴異能者徽章,還隱藏了自己的氣勢,再加上她長的漂亮。男人似乎總有一種觀念,長的漂亮的女人,實力往往不怎麼地。

他們都把陳君儀當成了這個團伙中泄慾的玩偶,畢竟很常見。認爲她只是個普通人,也就沒有放在心上。只是驚訝這個玩偶未免太大膽,異能者都沒有開口她竟然不知死活發言。這種蠢貨,遲早被玩膩扔掉。

“各位認爲怎麼樣?我們荊棘軍團條件優異,只要你們加入,物資和福利絕對不會少。”

“我們狂戰軍團能爲每一位團員提供大量的水源供應日常需要……”

“我們……”

陳君儀挑眉,她這是被無視了?

“抱歉。”男人冰冷的聲音響起,喋喋不休的人們對上一雙幽涼的眸子,不自覺閉上嘴巴。秦明昊溫柔看看臉色平靜的陳君儀,“我們隊長說了,我們要成立自己的小隊。”

隊、隊長?他們驚訝。不是吧,寵女人寵到這個份上?連隊長都給當?他們臉色陰沉,怎麼可能,肯定是耍人!

壯漢是火爆脾氣,當場爆發了,大聲呵斥,“不願意就不願意,幹什麼弄這些沒用的遮掩,你們難不成瞧不起我們荊棘軍團!”

最後一句話就說的重了,意味十足的挑釁。

周圍的人樂的看熱鬧。心道新來的真不知死活,殺戮連排行榜上第五百八十七的大軍團都敢招惹,簡直不要命了!

天龍基地幾十萬人口,軍團小隊成千上萬,能在殺戮榜排行前一千都是實力強大的巨大軍團,小隊只有寥寥幾個。

五百八十七,光是名號就能鎮住一大批人。

不過,這個世界上顯然有很多不怕死的人。

但見那個“被寵壞了的女人”懶懶散散勾脣,風華絕世,不輕不重的聲音,卻能讓每個人聽的清清楚楚,美豔的紅脣上下張合,吐出一句囂張狂妄的話。

“就是看不起你了,怎麼着?”

怎、麼、着?

大漢瞠目結舌,拳頭“咔嚓”爆裂炸響。不知死活的女人!

圍觀的人個個長大嘴巴,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見過囂張的還沒有見過這麼囂張的,初來乍到就敢挑事,腦子有毛病吧。

更加讓他們震驚的是,她只是個普通人!

連異能者都不是,她是有多大的膽子纔敢公然挑釁一個異能者軍團!

陳君儀在他們匯聚過來的時候就開始打量他們背後的軍團實力。拉攏新人來的肯定不是一個人,依據這些人之間彼此互相傳遞信息的眼神找到他們的同夥,然後按照統計中機率評測的方法步步精心估算整體實力。

荊棘軍團,不上不下,正好合適。

她要名聲,就先要殺雞儆猴。 田園小妻狠旺夫 踏腳石選擇至關重要。

惡魔勾起鋒利的笑,恭喜你,被選中了。

遭到挑釁,其他荊棘軍團的人立即聚攏。衆目睽睽之下,他們絕對不能丟了面子。

壯漢高達的身材壓迫感十足,冷笑:“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今天就讓我——”

“砰!”

他還沒有說完,忽然雙腿上千金重力狠狠砸下,壯漢當場跪地,膝蓋撞擊結實的大理石地面發出清脆又沉重的聲音。伴隨的還有細微的骨頭碎裂。

全場譁然。

穩穩當當站在他面前、接受他跪拜的女人,不緊不慢地掏進口袋裏,白皙修長的手指拿出兩個東西,隨意的就像拿出兩個廢紙團,然後,在所有人炙熱的目光中戴在胸前。

雙系異能者!

二級! 人羣有瞬間靜默,面對這麼一位坑爹坑死人的異能者大人,他們深深嘔血。她是故意的吧?是吧?從一開始看似她處於被動的地位其實都是她故意的吧?

沒錯,陳君儀就是故意的。

故意不帶徽章,故意以普通人的身份發言,故意激怒別人,只有這樣她纔有足夠的藉口“反抗”不是嗎?狡黠的獵人在算計獵物之前不會讓它發覺,除非到中計的那一刻。

荊棘軍團的人看見陳君儀的二級徽章驚訝了,可他們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今天不做個交代荊棘軍團的臉面都要丟光了!

軍團的人飛速彙集過來將不死鳥小隊團團包圍。男人溫和儒雅的聲音清潤悅耳。

“小姐,如果我們軍團的人衝撞了你,我替他道歉。”說話的同時一道強勁的光芒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朝陳君儀偷襲過去。儘管男人的口氣彬彬有禮,實際上他身體筆直傲氣,一點兒道歉的意思都沒有。

無疑,這是個非常聰明的人。

他先開口道歉將過錯包攬,就算他們真的有錯誤,衆目睽睽之下也不好追究。

胸前的徽章表明是一級高階,他明知道自己不是陳君儀的對手,所以沒有不自量力的拯救自己的同伴,而是直接朝她出手,在陳君儀急忙應對的瞬間再救下他。

環環相扣,算不上多高明的計謀,但很管用。

對面的女人如同預料中一樣忙於應對偷襲,他趁着她控制鬆散救下壯漢。等女人回神的時候,壯漢已經站在他們隊伍中恨恨盯着她。而那個男人則禮貌微笑,順便關懷詢問:“小姐,你沒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