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被打得嘴角流血,雙腳貼着地面倒飛出去,他側着眼知道身後定然是老頭,便一肘抵了過去,然而那黑影卻像是閃電一般的速度平移到他的跟前,一個手背掌將他彈在地上,地面發出轟隆一聲震響,黑衣人嗆了一口血,老頭也出現在他的前面,“好了,老頭子我玩累了,我說了,蛟龍我沒有殺,不信,你可以下去看看。”

說完,老頭消失不見了。

,,,,,,,,,,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醒來了,剛打開院門,我就忍不住驚呼一聲,,,,, 院子外面全是蛇,滿路的蛇,它們吐着芯子,聽到開門聲。齊刷刷看了過來。

我被嚇得後退幾步,要不是院子周圍灑滿了硫磺,昨天夜裏就有的玩了。我轉身找到昨天剩下的硫磺對着門口撒了過去。

硫磺撒到一些的蛇的身上,它們的身上立刻起了黃色泡沫翻轉身子向別處爬去。其他的蛇聞到讓他們討厭的氣味也開始離開了。

看着這些蛇,我越發對給我鐵杵的人感到好奇,他究竟是什麼人?爲什麼會在暗中幫助村子?而不現身呢?他又什麼目的?

在我思考之際。“咚”的一聲,我家的院子門又出現了一把鐵杵。這神祕人又要告訴我什麼。

我拔起鐵杵一看,上面寫着:等會王四那娃子,回來找你出去,記住帶上抓鬼的傢伙。

“這小子,竟然如此粗心大意,沒有發現進入王濤爺爺屍體的女鬼是個雙胞胎,他只殺死一隻,其實屍體裏面還有一隻女鬼,要不是我今天恰好路過那裏,就讓那隻女鬼練成屍煞了。”神祕的老頭站在村口樹上喃喃道。

我看到鐵杵上面的字,直接進屋去拿我的抓鬼工具了,我現在是對鐵杵的話深信不疑了,將抓鬼工具拿出來,發現父母還沒有醒來,就開始準備早餐。

早餐剛做一半,王四叔帶着王濤就來到我家門口,他倆手拿着給死人用的金元寶,足有四包。

“輪子,做早飯呢。“王四叔進門笑呵呵的道。

”叔,你來了,有什麼事?“我放下手裏的活問道。

”今天,是我爹的五七的第一七,我們燒紙,你也知道,我爹走的時候,發生許多詭異的事情,所以想讓輪子你和我們一去“王四叔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是這樣啊,咱們抓緊去吧。“我提起抓鬼工具,就先大門走去,正在做着早餐直接不問了。

“倫子,鍋裏還煮着飯呢。”王濤提醒道。

“死者爲大,而且五七誤了時辰,會犯大忌的。”我笑着說道。

燒五七,喪禮相關的一種儀式。指人死後三十五天,到逝者墳上燒紙祭奠的一種紀念死者的一種方式。

傳說,人死後,三十五天內靈魂不會消失,捨不得離開家,會一直保護着家,直到三十五天那天,看到子孫後代披麻戴孝的來到自己的墳前,纔會意識到自己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了,纔會到另外一個世界。

傳統的燒五七的方式:五七的日期在喪禮的那天由主事的村裏德高望重的人宣佈,親戚朋友到了五七的日期,自行祭奠,不會另行通知。家人這天很早起來準備酒席,等待着親戚朋友們到來。親戚朋友們要拿禮的,重要的是女婿方要置辦樑桌子的菜飯拿過來,人齊之後,穿上喪禮上穿過的孝服,把收到的祭禮全部由家人挑到墳上去,家人排成一排哭着上墳祭拜,兒子女兒兒媳們繞着墳撒上幾把土,表示讓死者安息,回到家之後要把祭禮吃完。

五七之後,家人就會回到正常生活中來,因爲知道死者已經安息了。

這些都是祖宗傳下來的的,沒有人敢違背。

王四叔父子一聽,連忙跟上了我。

本來我家到村子口,也就是幾分鐘的路程,現在,路上到處是蛇,嚴重阻礙我的速度。

“村子,怎麼一夜多了這樣多蛇,沒想到,我們這悍村能夠養活這樣多蛇。”王四叔用一個棒子砸死一條蛇說道。

“是呀,要不是村長提醒讓去買硫磺,說不定昨夜,我們就被這些蛇給吃了。”王濤顫聲說道,他面對如此多的蛇,顯然心裏十分害怕。

“是呀,從哪鑽出這麼多的蛇.“我同樣好奇道。

我們三人見蛇就趕,趕不走就砸死,終於來到村口。

去墳子的路,就快了,到了墳子,我就被驚呆了,老爺子的墳現在被一團黑霧籠罩着,墳上的泥土都變成褐色了。

“倫子,這麼了?”王四叔看出我的異常。

“沒事。王四叔,你們抓緊祭奠老人吧。”王四叔父子沒有陰陽眼,看不見黑氣,不知道墳子現在的樣子,我也沒打算和他說,免得王四叔在擔心。

再者說,墳子變成這個樣子,我絕對會挖墳的,這是不能讓王四叔知道,要是被王四叔知道我要挖他爹的墳子,王四叔不摸刀和拼命纔怪,還是等他們走了,自己在會查看。

“爺爺啊,孫子來看你了,你在下面怎麼樣啊?aa”王濤走到墳前跪下哭着說道。

“爹,你活着受了一輩子的罪,這些錢你拿好啊,到了下面別再苦了自己。”王四叔點了金元寶,悲傷地說道。

“王四叔,你倆別哭,免得老爺子惦記你們,不捨得離開陽見,免得耽誤了投胎,你多說些好話吧。”我提醒道。

“這是爲什麼?”王濤問道。

“燒五期最重要的是不要痛哭流涕,儘量控制情緒,以免讓亡人難以超拔而留戀與世人之間,耽誤投胎!燒一些冥幣·多燒一些!給亡者備用,然後用開導的話跟亡者溝通,讓他放心的走,不要擔心不要掛念。”我詳細說一遍。

二人這才收起哭聲,開始說好話,知道元寶全部燒了,我們才離開。

修仙之人生贏家 到了村子,發現村長正在帶人抓蛇呢,王四叔父子看見直接加入抓蛇隊伍,而我心裏惦記老爺子墳的事情,打了聲招呼,就到家拿了把鐵杴,避開抓蛇的人,再次來到老爺子的墳。

我發現纏繞老爺子墳子的黑氣更加的濃了,就快要滴出水了,我走到我埋銅錢的地方,挖開,發現銅錢已經成了一灘碎渣了。

“怎麼會有如此厲害的引起,五帝錢都被腐蝕壞了。”我眉頭皺在一起,因爲老爺子的發生過屍變,我就故意挑了能鎮,壓屍氣的地方,也就是這裏,現在怎麼變成這樣了。

我抓起墳頭土放在鼻子一聞,“這是陰煞土,好好的泥土怎麼變成了陰煞土呢?” 陰煞土,分爲兩種,一種天然形成的,就像纏小花女鬼的孤墳地方就是一處天然的陰煞之地。

陰煞土要是後天的生成的地方必然一大邪之物。他們的邪氣會慢慢的侵襲附近的土地,從而形成陰煞土。

“這下面埋的是王老爺子,怎麼會形成陰煞土,挖開再說。”我用鐵杴對着墳頭就要挖。

“瞄”一聲。貓叫過後,我手裏的鐵杴就沒有了,老爺子的墳頭上多一隻三尾黑色貓妖。

貓妖對着墳頭黑氣一吸,墳頭的黑氣一半就進入了貓妖肚子。貓妖滿足的舔了下前爪。

“三尾貓妖。”我看着大貓叫道。看來這貓想要借陰氣修煉,不殺死它,我不能挖墳了。

黑貓,對着我就撲了過來,我可不跟它講客氣,直接掏出一章黃符,念道:“太上臺星,五星八卦,無極執行,四風來聚,殺妖,赦令。“

這張符叫,八卦殺妖符,是我現在能使用出威力最大的符了,不是最強禁術。

我直接一道黃符衝着這隻黑貓身上拍去。

原本從墳子上撲來的黑貓被我用力一拍,這道八卦殺妖符竟然也是浮現出一道淡黃色的光芒。

砰的一聲,這隻黑貓也是直接飛出了三四米,摔倒在了不遠處的地上。

這時這隻黑貓倒地雙眼直勾勾的看着我,然後嘴角竟然掛起笑容一樣。

然後仰頭喵叫了一聲,它的身後竟然長出了三根尾巴竟然變成了一米,渾身也是爆發出了一股黑色的煞氣,氣勢一下就變了。

我感覺周圍的氣氛瞬間變得壓抑了起來。

“怕你!”我吼了一聲,然後提着紫陽劍就衝上去,照着它身後的三根尾巴就砍了過去。

沒想到這隻貓妖屁股一扭,其中一條尾巴直接抽到我胸口上。

媽的,真疼!感覺像是被錘子給狠狠的砸了一下一樣的感覺,疼得我汗水刷的一下就流了下來。

“急急如律令!”大我大吼了一聲,一張驅邪符就砸到貓妖的額頭上。

一點效果都沒有!這隻貓妖絲毫未動。

也難怪,我的八卦殺妖符和驅邪符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如果說驅邪符是小學課程,那八卦殺妖符最起碼也是高中,畢竟八卦殺妖符在《天機鬼算》書這本名氣極大的書中,也是排行前列的符咒。

也就我道行太差,使用不出威力。

這隻貓妖的兩條尾巴瞬間變長,衝上來死死的纏住了我的脖子。

這種感覺十分難受,就好像被繩子綁着,上吊一樣。

沒過一會,我就感覺腦袋開始迷糊了起來,好像已經缺氧了。

我咬牙用手拔下紫陽劍,念道:“一敕,乾卦統天兵。”

這紫陽劍發出一道紅色光芒,刷的一下,衝着這隻貓妖的尾巴就射去。

這隻貓妖好像沒料到我還有招,根本沒躲開,這一下也是直接打在了它屁股和尾巴連接的地方。

“瞄。”這貓妖傳出一陣痛苦的貓叫聲。

我也是感覺纏着我脖子的尾巴一鬆,我掉在了地上。

“咳咳咳。”我掉在地上,捂着疼痛的脖子就咳嗽了起來。

“吼。”這隻貓妖突然發出一聲野獸般的低吼,原本幽藍的眼珠,此時也是變成了血紅色,如血月一樣。

這隻貓妖直接就衝着我的胸口撲來,我都能看到它鋒利的爪子還閃着寒光,這一下要是衝着我的胸口抓上來,我估計離開膛破肚也就不遠了。

我連忙往旁邊一滾,旁邊也是傳出轟的一聲,我回頭一看,原本我躺的地方的那塊土地,竟然讓這隻貓一下抓出一個拳頭大的窟窿。

我吞了口唾沫,媽的,這還叫貓嗎?這一下要是打在我身上,我直接下去和閻王爺喝茶算了。

我頭皮一陣發麻,這隻貓妖動作很迅速,瞬間就衝着我又撲了過來。

我知道這下我就算往左右躲也躲不開,我下意識的從兜裏掏出一張大羅金身不破符。

“廣修浩劫,證吾神通,五氣騰騰,與我身同,敕敕敕!”

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 我一念完,我的周圍出現了一道淡黃色的金色屏障,很薄的一層,這隻貓這一下撲了上來,直接被彈了回去。

金色的屏障也是一陣漣漪。

我喘着粗氣,連續用了好幾個道法,我體力也是有些疲憊了起來,看着那虎視眈眈的貓妖,也是頭疼了起來。

“倫子,加油。”不遠處王濤竟然出現了在了這裏。

“王濤怎麼來了!”我衝他大吼了一聲。

而那隻貓妖此時也知道我這層屏障它一時半會是打不破的,扭頭看向了突如起來王濤。

我現在也是很疲憊了,施符並不像各位想的那樣,隨便亂丟,施符會消耗一個人的精力和體力。

這隻貓妖扭頭看了王濤一下,又看了我一眼,向我咧嘴詭異的一笑,衝王濤就跳了過去。

“不要過來!” 願你如我般情深 王濤見到貓妖大叫一聲,伸出手臂護住了臉。

結果這貓妖張嘴就死死的咬住了他的右手,然後三條尾巴刷的一下,死死的把王濤給綁了起來。

王濤的臉色瞬間也是變成了青紫色,異常的難看。

它在吸王濤的陽氣。

我咬牙,拿起紫陽劍,衝上去就劈在了它的一根尾巴上。

“噶。”

貓妖發出一聲痛苦的怪叫,嘴也是不自主的張開。

這嘴一鬆開,王濤原本青紫色的模樣就變了回來。

我用右手,直接死死的抓住了這隻貓的脖子,使勁的往後拉。

它原本纏着大奎的三根尾巴,鬆開了王濤,反而衝着我纏了上來。

這三根尾巴這一次竟然一下就打破了我身上的金色屏障,然後死死的纏住我,我就感覺渾身上下根本使不上力氣,很疼,這三根尾巴纏住的地方勒得很緊,甚至我感覺我身上的骨頭已經發出一些脆響聲,好像要裂的感覺。

抓住這貓妖的右手也根本使不上力氣,下意識的鬆開了它。

這隻貓妖落在我腳下,犯過來就一口咬在我大腿上,我就看到我渾身上下的皮膚開始變成青紫色,渾身上下也發軟了起來。

之前如果說沒力氣是讓這隻貓妖用尾巴勒的,那現在就是從身體之內發軟,就好像幾晚沒有睡覺,然後早上渾身沒力氣那種感覺。

而王濤,此時也在遠處喘氣,好像還沒回過神,或者說現在身體都還發軟,沒有恢復過來。

我頓時又想起殺死女鬼那道符紙,血符。

但是上次用那道符,現在還沒有好,會不會有什麼嚴重的後果。

但我看着腳下的這隻貓妖,媽的,管它什麼後果呢,現在要是再不用的話,我就死定了,什麼後果能比死了壞? 我一口咬在舌尖上,一股血腥傳來,我使勁把這口血吐到了半空中,那後迅速拿出一張符紙沾上。

“陽明之精。神威藏心,收攝陰魅,遁隱人形,靈符一道。崇魔無跡,敢有違逆,天兵上行,敕!”我大叫一聲。

符紙吸完鮮血。漂浮在上口。

我的腦袋也傳出一股劇痛,我咬牙堅持,吼道:“聽我敕令,誅邪!”

這一句話一念完,我腦袋傳更加猛烈的疼痛,幾乎是瞬間,這道符刷的一下,跟一道流星一樣,撞在了我腳下,咬着我小腿的貓妖身上。

砰!

一聲巨響,我腳下的貓妖竟然被轟成了碎肉,飛散在了周圍。

我看到貓妖被轟碎的同時,我雙眼一黑,暈了過去。

”輪子”王濤看我暈倒跑過來叫道,沒等他走幾步,他就被人拍暈在地了。

拍暈王濤的人正是神祕的老頭,老頭看着昏迷的我說道,“沒想到這裏還有一隻三尾貓妖,是我大意了。”

說完,他走到墳頭,拿出一個白色珠子,“本來想讓你替我磨練下這小子,沒想到出了只三尾貓妖,還是我解決你吧。“

老頭將白色珠子放到墳子的中心上,念道:”天罡無極,永興無赦,無極之法,降妖。“

老頭唸完白色珠子就大發光芒,墳頭的黑霧直接被一掃而光,老頭接着大喝一聲,”滅。“

白色珠子刺溜一轉,就進入鑽進了墳子裏面。

”啊“墳子裏面傳出來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叫聲,一股青煙從墳子飛了出來。

接着老頭扛起我,抱起王濤想村子跑去,這老頭雖然揹着兩個大小夥子速度依舊快如風。

到了村口,老頭將我和王濤放下,從懷裏拿出兩個藍色藥丸,塞進我和王濤的嘴裏,就消失不見了。

疼,渾身都疼,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感覺嘴巴里面特別的幹,喉嚨也生疼。

我看了看周圍,發現自己是在村口了,我不是在王濤爺爺的墳頭嗎?怎麼到這裏了?

“王濤你醒醒。”我發現王濤也躺在我的跟前,我用手推了推他。

“好疼啊。”王濤揉着腦袋說道,“咦,我怎麼在村口了?”

王濤同樣疑惑不已,我站起來向揉下頭部,卻發現,我的手上有字:王濤爺爺的事情我給擺平了,你大可放心。

我一看這字,就知道王濤爺爺事情真的被擺平了,就問道:”王濤,你怎麼又去你爺爺的墳子了?“

”我的鑰匙掉了,我回去找找,就發現你和一隻三尾貓打在一起,“王濤興奮的說道。

我心裏暗送一口氣,還好他不知道,我是去挖他爺爺的墳子的。

”對了,咱們先回去吧。“我說道,我現在渾身難受說句話都嫌累。

進了村子,路上已經沒有蛇了,村長辦事就是靠譜啊,回到家,我和父母打了招呼就回屋睡覺。

龍井村又到了黑夜。

村內的老井裏面,溶洞裏面一個年輕人正在和昨夜追擊老頭的怪物對持着。

“吼”怪物對着青年大吼一聲。

青年臉上浮現奇怪的笑意,張開嘴巴對着怪物也大吼一聲,接着青年的衣服無風自動,一個白虎虛影浮現在他的右拳上,左腳一個青蛇蛇頭虛影浮現了出來。

“白虎轟天拳。”青年躍起大喝一聲,右手握拳直接砸在了怪物的額頭上。

怪物額頭直接被砸的凹了進去,可想這青年的力氣恐怖到了什麼地步。

“吼”怪物吃痛大叫一聲,巨大的頭顱對着青年直撞而去,青年沒有躲避,將右拳速度收回,然後迎着怪物的頭顱搗了過去。

青年直接倒飛了出去,撞在了石壁上,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怪物也後退了一米,怪物大吼一聲繼續向青年撞去,青年左腳蛇頭一動,青年就出現在怪物的後背上,右瘋狂搗在怪物的吼背上。

怪物急速爬行想把青年甩下來,青年的蛇影發出一股青絲扎進了怪物的身體裏,任怪物如何擺動青年就是穩如泰山,繼續狂搗。

咻!

一杆尖利無比的鐵叉猛戳進怪物的一隻眼睛內,怪物發出慘烈的叫聲,身體瘋狂扭動起來。

發射這鐵叉的竟然是星老,他現在站在一塊巨石上,他手上裹着一根繩子,怪物發現一他,對着他撞了過去手上裹着一根繩子,等怪物靠近的時候,他猛然拉繩子彈跳起來,落在了怪物的脖子上。

星老將繩子套在大龍脖子上,大龍扭動脖子,將不遠處的一個石筍拉得吱吱作響,大地搖動,石筍被怪物連根拔起,拖拽着前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