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鱗的威勢在於秦穆然,秦穆然一人,可抵千軍萬馬。

龍鱗整體的實力是不錯,但是上層的實力則是偏弱了一些。

道將行,白羽不出手,基本上,宗師出手沒有人能夠對抗,哪怕是狐狸,周瀟和徐虎都不行,他們現在最厲害的就屬狐狸了,不過一流高手巔峰,差一步踏入宗師之境。

可是,即便是狐狸踏入宗師,也不過就他一人而已,面對許家這麼多的宗師,不僅不能夠勝利,說不定還會把自己給搭進去。

「你說的對,龍鱗整體的實力還需要上升,不過嘯哥,如今龍鱗風頭正盛,需要收斂,你要知道,任何勢力在朝廷的機器面前,都不堪一擊。」

秦穆然看了眼劉嘯,告誡道。

「龍鱗的存在,就是維持地下世界與上面的關係,我們的人一定要時刻牢記,不能觸犯底線,否則的話,即便是我也保不住!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是有些事情絕對不能做!青幫和洪門能夠存在百年,就是採取的這種中庸之道!」

「嘯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雖然我們宗師的高手少,但是可以招攬,而且有小道和白羽坐鎮,沒有誰敢來惹龍鱗的不快的!實在不濟,還有我在呢!」

秦穆然看著劉嘯,言語懇切。

「然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吧,龍鱗在我的手中不會辱沒的!」

劉嘯點點頭,保證地說道。

天龍神主 「我相信你,也知道你的能力!嘯哥,這段時間,龍鱗你管理的很好!果然當初我沒有看錯,你就是有潛力的!」

秦穆然笑了笑,安慰了一句。

「我就是瞎子過河,自己摸索的,不過我也沒有想到會有現在的日子。」

劉嘯尷尬一笑,當初他不過是一個天狼堂的堂主,算是上位大哥,可是什麼時候想到會有這麼一天,成為中海地下世界呼風喚雨的三位大佬之一。

走到哪裡,誰不是劉爺劉爺地叫著。

不過,他卻是知道,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眼前這個男人給的,沒有他,自己什麼都不是。

「別謙虛了,等抓到許子顏,也快過年了,咱們請龍鱗的兄弟們大吃一頓!」

秦穆然笑了笑。

「好!到時候不醉不休!」

劉嘯點點頭。

時間過的真快,這一年還真的死驚心動魄,一下子鹹魚翻身,連帶著劉嘯的家族都飛黃騰達了起來。

「這門口的幾名宗師就交給我吧,至於許子顏,困住就好!」

秦穆然看著劉嘯,說道。

「好!麻煩然哥了!」

劉嘯點點頭。

秦穆然抽出一根煙叼在嘴上,隨後從巷子里走了出去,一手插著袋子,大搖大擺地向著小道里走了過去。

小道兩邊,許家潛伏的宗師不在少數,不過秦穆然氣息內斂,以他們的身手根本就不能感知到秦穆然的實力。

秦穆然好似一個不會武功的平常人,向著前方走了過去,突然,他停在了一名許家的宗師面前,道:「兄弟,有火嗎?借個火。」

「有!」

那人點點頭,隨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zippo的打火機給秦穆然點上煙。

「謝啦!」

秦穆然嘴角上揚,露出一對白牙齒,下一秒,他身上殺氣爆發。

「不好!」

那名給秦穆然遞火的宗師突然感覺不對,想要迅速向後退去,可是已經晚了,秦穆然出手,勢如破軍,一手探出,直接掐住了那名宗師的喉嚨。

剎那,那名宗師如同小雞崽子一般落在了秦穆然的手中,秦穆然五指猛然發力,一聲脆響傳來,那人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一命嗚呼,倒在了地上。 秦穆然的突然出手,實在是太快了,甚至一旁還在交談的一群許家的宗師們還沒有反映過來,那名宗師已經倒在了地上,沒有了呼吸。

「不好,快,保護大少爺,有敵襲!」

有宗師反應比較快,大喊了一聲,可是他的話音剛落,整個人身軀一震,雙目圓睜,倒在了地上。

他的眉心,筆直地插著一根煙,赫然是剛才秦穆然嘴上叼著的那根。

如此柔軟的煙,竟然能夠如同切豆腐一般輕而易舉地洞穿了一名宗師的眉心,甚至宗師都沒有躲閃的了,這個實力,得多強。

「許子顏在哪裡?」

秦穆然看了眼他們,冷聲地說道。

「你是誰?」

有人眉頭一皺,心中卻很是驚慌,如此實力,即便是放眼整個中海都屈指可數。

關鍵是來人如此年輕,而且看起來還有些眼熟,好似在哪裡見過一般。

「你還不配知道,不過,許家派出你們,倒還是讓我有些意外的。」

秦穆然笑了笑,這裡的宗師不少,許家的底蘊幾乎是傾巢而出了,看來許家家主還是挺注重這個兒子的嘛。

真的把他當成許家中興的希望了嗎?

呵呵,我看你宗師今天都死了,拿什麼來中興你們許家!

「你知道我們是許家的?既然知道,你還殺了我們?」

聽到秦穆然知道他們是許家的宗師,這群人更加的意外了。

他們被許家安排在這裡已經很久了,甚至周圍的鄰居都不知道他們真正的身份,可是秦穆然竟然知道的一清二楚,難道就這樣暴露了嗎?

「呵呵,許家,很厲害嗎?五年大比過後,許家也不存在了!」

秦穆然不屑地笑了一聲。

若是一年前,許家這兩個字還很有含金量,但是自從許子顏是山口組的內線以後,許家徹底成為了喪家之犬,人人喊打,甚至不少以前和許家關係不錯的家族都唯恐避之不及。

樹倒猢猻散,大廈將傾,沒有人願意陪著許家一起死。

「放肆!」

聽到秦穆然如此狂妄,這群早就踏入宗師的人頓時惱怒。

許家存不存在,那可不是你說了算的!

極品神醫闖都市 就算是五年大比沒有什麼勝算,但是朝廷看在他們許家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也不會做的太難看!

可是你現在直接說許家完了,那就是在挑釁他們的底線。

「你以為偷襲他們兩個就能夠對付我們了嗎?年輕人,我們十大宗師出手,今天,你就為你的狂妄買單吧!」

一名鬍子發白的老牌宗師突然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率先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不得不說,老牌宗師就是經驗豐富,一出手,便是直接朝著秦穆然的命門而來,一掌探出,打的空氣都呼呼作響,四周的空氣都彷彿被壓迫的蒸發了一般,只看到那名老牌宗師向著秦穆然殺來。

秦穆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在老牌宗師的眼中就好似嚇傻了一般,不知所措,他嘴角上揚,似乎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就在他的手掌快要送到秦穆然面前的時候,一直沒動的秦穆然突然動了。

「嘭!」

秦穆然頭向著一側微微偏移,探出手掌,鉗制住了那名老牌宗師的手腕,猛然發力,巨大的衝擊力朝著他涌了過去。

老牌宗師被鉗制住,瞬間意識到不好,手臂一震,想要迫使秦穆然鬆手,但是結果是他失算了。

秦穆然的手如同鐵鉗一般,死死地握住,同時他明顯的能夠感覺到一股勁氣順著秦穆然的手掌沖向了自己的體內。

「什麼?」

那名鬍子花白的老牌宗師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如此自信的一擊在秦穆然的眼中卻是如此輕而易舉地被擊破了。

只是,來不及等他反應,那股勁氣已經湧入到了他的體內,將他的力量全部衝散。

老牌宗師只感覺體內沖入一股氣,將自己的力量擊垮,然後力量不受控制地在體內四處遊走,哪怕老牌宗師有意去控制,也阻擋不了這股力量。

「嘭!」

老牌宗師體內傳來了如同炒豆子般的聲響,卻是一道接著一道的氣勁從老牌宗師的體內沖了出來。

那場景就好似定點爆破一般,一個孔,兩個孔,三個孔,無數個孔…….接二連三的爆響,老牌宗師身軀愣在原地,雙目已經無神,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弱,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死氣。

「噗通。」

老牌宗師身體前傾,趴在了地上,濺起了水泥地上的塵埃。

「不好,一起上,通知大少爺撤退!」

秦穆然不過眨眼間,就將三名宗師殺死,這等戰力,讓剩下的幾人不敢小覷。

剩下的九名許家的宗師見勢不妙,也不再猶豫,管你什麼公平決鬥啊!

他們算是看出來了,若是換成他們一個一個去對付秦穆然,那基本就是死路一條,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們九人一起出手,秦穆然未必能夠是他們的對手。

「轟!」

九名宗師齊齊出手,一時間,小巷子里的氣場都變了,空氣變得稀薄,呼吸都有些困難,周圍沒有一絲的聲音,都被氣場隔絕了出去,這裡,只有秦穆然和他們,生死一戰。

「護佑大少!」

一人振臂一呼,率先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緊接著,剩下的幾個人也是齊刷刷朝著秦穆然一同殺了過去。

各種武技齊出,在中海橫行的宗師,竟然不惜自降身份圍攻一個青年,這要是傳出去,絕對會震撼的。

只是,他們終究還是低估了秦穆然的實力了。

化勁大能,一念之間,就能夠將他們斬殺,他們竟然還想著對自己動手?

秦穆然意念一動,勁氣外放,向著秦穆然衝擊過來的九名宗師只感覺周身突然一緊,原本釋放的氣場,剎那崩碎,他們遭到了反噬。

但是,這才只是開始!

勁氣將他們禁錮,無法挪動分毫,但是他們卻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四周的空氣在向著他們擠壓,好似空氣錘一般,要將他們硬生生的給錘爆。

「不!」

感覺到不對勁,那九名宗師再也不能夠淡定了,嚇得大喊。

可是他們的喊聲對於秦穆然來說,那是沒有任何作用的,因為秦穆然已經對他們下了必殺之心。

「嘭!」

齊齊一聲爆響,九名宗師承受不住空氣的碾壓,直接被擠壓成了血霧,彌散在空間之中。

濃烈的血腥味傳來,滴滴血珠如霧氣,卻依舊清晰可見。 歐陽的手一頓,轉頭看向冰翎,冷冷的吐出一個字:“滾!”

冰翎眼中閃過一絲羞怒,強壓着怒火說道:“前輩,你這樣.。”

“滾!”

歐陽低喝一聲,冰翎血氣翻騰,猛然噴出一口鮮血。

“看在那人的面子上我饒了你,帶着你的人趁我還不想殺了你的時候滾蛋,不然就永遠留在這裏!”

歐陽看到冰翎面露驚恐地看着他,冷冷地說道。

冰翎不敢再猶豫,蹣跚地走到張妍面前,扛着張妍消失在廁所之中。

“琪琪,對不起!是我錯了!”

冰翎離開,歐陽靜靜地看着歐陽琪琪的平靜的面孔,澀聲說道,語氣中充滿了愧疚。

與此同時,在趙小川向着郝大寶追去,穿過那道門的一剎那,周圍的景色頓時又發生了變化。

他竟然來到了一間裝修充滿粉紅色調的房間當中。

粉底星斑的大牀,成堆的毛絨玩具,窗臺上潔白的百合,掛滿各種女式內衣的衣架,還有空氣中飄蕩的淡淡的香水味以及櫃子上貼滿helloKitty的圖片,無一處不顯示着這裏是一個女孩子的閨房。

“這到底搞什麼鬼?我怎麼會來到這裏?”

趙小川發現這裏是女孩子的房間後第一反應就疑惑,但緊接着他腦中一閃,想到了最開始和蔣舟舟在廁所中的遭遇。

“難道說那個廁所門可以隨機將我轉化到任意一個地方麼?”

軍婚逆襲:隱富老公太牛逼! 這個念頭在趙小川腦中閃過,立刻像瘋草一般生長起來,並且趙小川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正當趙小川還在思考着該怎麼辦的時候,一陣腳步聲從門外傳來。

趙小川停止了思考,神色變得慌張起來。

忽然,他的目光投射到之前看到的helloKitty的頭像上,眼中光芒閃過,漸漸變得平靜起來。

“吱呀~”

門被打開,一個女子走了進來,徑直的坐在牀邊,然後不言不語,似乎在發呆。

躲在櫃子中的趙小川等待了半天,聽不到半點動靜,心中有些好奇,微微把櫃子打開一條縫,看到女子的背影。

女子身材纖細,有着一頭垂肩的黑髮,上身穿着一件碎花小背心,背影讓人浮想聯翩。

老公太放肆:嬌妻要造反 “小俊,你爲什麼要結婚呢?難道你當初說的話都是假的麼?”

女子突然開口,嚇了趙小川一跳。

但是當趙小川聽到女子聲音時,總覺得在什麼地方聽到過。

“這女子和安希俊是什麼關係?聽口氣似乎喜歡安希俊啊!”

趙小川皺眉,對於安希俊這個名字,他在心中已經把它和卑鄙無恥化作等號了。

“看樣子又是被安希俊那個小人欺騙感情的可憐女孩兒!”趙小川看着女孩兒的背影,心中生出一股同病相憐的感覺,不由心中微微嘆息。

“阿嚏~”

路上行走的安希俊猛然打了個噴嚏,嚇了身旁的李若曦一跳。

“你沒事吧?是不是感冒了?”李若曦問道。

“沒事,可能是有些着涼了!”安希俊搖搖頭,不在意的說道。

李若曦嘆息道:“希俊哥,實在對不起!讓你難做了!”

安希俊一愣,看着滿臉愧疚的李若曦,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髮,輕笑道:“若曦,說什麼傻話呢?我可是你的哥哥,我如果不維護你,那麼誰還保護你呢?”

“誰還會保護我呢?”李若曦腳下一頓,腦中閃過趙小川的身影,神色變得愈發落寞起來。

九尾美狐賴上我 安希俊看到李若曦的表情,知道自己哪裏又說錯話了。

於是他連忙換了個話題:“若曦,其實也談不上什麼麻煩不麻煩!如果要說麻煩的話,恐怕這次是我要麻煩你了!”

“恩~沒什麼!”李若曦回過神來,搖搖頭,說道:“顧姐姐本來和希俊哥你是天生的一對,都是因爲我的事情才破壞了你們的感情,況且小川哥哥在迎新晚會上做的確實有些過分了!我這次去也算是替小川哥哥向顧姐姐道歉,所以希俊哥哥你不必在意什麼!”

安希俊搖搖頭,還想繼續說些什麼,李若曦停了下來,道:“希俊哥,你看那是不是你說的顧姐姐住的地方。”

“恩~沒錯!”

安希俊擡頭,看到一所獨立的小別墅,點頭說道,然後和李若曦一起向着別墅走去。

“要死了,要死了!這女孩怎麼忽然間就脫衣服了?”

趙小川滿頭大汗地看着女子褪去她的上衣,露出光潔的脊背,有些不知道該怎麼纔好。

就在這時,一箇中年女人的聲音從下面傳來。

“小姐,俊少爺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