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姐姐好,我們想看個商鋪……麻煩您給介紹一下吧~」

安慕西早已讀出了中介店長的心理活動,覺得這個姐姐很是可愛,還沒開口就想著要給她們優惠,所以態度上,下意識就好了好多。

那一聲甜死人不償命的美女姐姐,那一抹迷死人不償命的甜美笑容……

這樣的殺傷力,早已跨過了性別差異……

「有有有!你們先坐,我給你們倒水!妹妹嘴巴可真甜…對了茶還是咖啡?」

「還有咖啡?」

董瀟瀟和安慕西下意識覺得這家服務真的專業,不是吹得~

「有有有!別人來沒有,你們來絕對有!小王!泡三杯咖啡,用我抽屜里最左邊那包。」

……

「你們想看什麼樣子的商鋪呢?準備做哪些行業?多大面積?位置和價格有沒有要求?」

「嗯……位置無所謂啦,價格也無所謂。我想租兩個鋪子,面對面或者隔壁都行。一大一小,小的幾十平米就好,大的嘛……最好要二百平米以上。」

安慕西仔細琢磨一會兒,如是說道。

「好好好,我這就給你們查找……」

店長姐姐一拍手,轉身找資料查信息去了。

董瀟瀟卻睜大眼睛,面帶疑惑:

「西哥?為什麼要租兩處呢?不是說要開一個餐飲小店賣和平鴿么?二百平以上的店鋪用來做什麼?」

「當然是用來做衛生間啊?」

「噗……咳咳咳~」

董瀟瀟一小口咖啡還沒來得及咽下去,就控制不住噴了出來。

如果安慕西此時還是凡人,被噴一臉是在所難免了……

「你笨啊,你想想,吃完和平鴿,第一件事需要做什麼?」

閃到一旁的安慕西撇撇嘴,一本正經的說道。

「額……吃完和平鴿,第一件事……」

董瀟瀟下意識回想起前不久自己吃完和平鴿的模樣……

是啊,吃完之後,身體會出現變化,然而最重要的是,先要上廁所和洗澡啊……

沒體驗過不知道,身體里排除的雜質和各種毒素,那種黏糊糊黑乎乎的物質,簡直能把自己給熏暈……

「嗯,我明白了……不過,似乎還需要準備些換洗服裝~~」

想明白之後,董瀟瀟小臉兒紅撲撲的說道,同事心裡也讚歎,沒想到西哥大大咧咧的性格,其實還蠻細心的,考慮問題很是全面,蠻適合做買賣的說……

「是的,我們需要把鋪子隔開,建成一個個可以洗澡上廁所房間,每一個房間還要放置一套衣櫃,裡面放好各種尺碼的衣服。」

「那為什麼不能直接租一個鋪子,前面賣和平鴿,後面用來做衛生間呢?」

「嘿嘿,這你就不懂了,如果不這樣,別人會說我們是心黑的奸商?哈哈,這個以後你就知道了!」

董瀟瀟看著安慕西放肆大笑,一臉疑惑,不過,能把奸詐笑出高深莫測的感覺,也是沒誰了。 連君宸遭受奇恥大辱,明明心頭怨恨的要命,甚至連簡思的性命都不放在眼裏了。聽到連君宸還在若無其事的喊簡思的小名思思,其城府更讓人覺得害怕。我心裏頭有說不出的緊張,甚至覺得連君宸這個人實在是有些詭異。

眼下被連君宸逮到在門口偷看,我自覺倒黴到家了,勉強扯出一絲僵硬的笑,“是啊,我和君耀還找了空聞高僧借了袈裟,用來對付狗煞。這件事,他應該告訴你了。”

空聞說的就是那個精瘦的高僧,原先我也不認識他,借袈裟的時候認識了,這個人的名頭在江城可不小。據說江城所有高架橋的支柱全都是水泥做的灰顏色的主子,也沒有任何的裝飾功能。

唯有城北的高架橋下有一根金色的雕刻着真龍的柱子,顏色鮮亮,雕龍栩栩如生古色古香。就好像古時候大殿里君王纔有的規格,而這根柱子的來歷就跟這個空聞高僧有關。

說是江城建設初期,有段路的要修建高架橋,打樁卻怎麼也打不下去。據說周圍幾根的都打下去了,就只有一根是完全不行的,地下也沒勘測出什麼不同的物質。

當時工程相關的人員想破了腦袋用了一切手段,都沒有任何作用,才抱着碰碰運氣的心態找的空聞。

空聞那時候說的很是玄乎,說地下面壓着一隻千年白蛇,必須要有真龍才能壓的住。迷信這種東西,在那時候的社會都沒有人肯相信,直到後來實在沒辦法了,才改用雕了金龍的龍柱取代水泥鋼筋做的支柱,最後才了了這整件事。

更玄乎的是,郊外空聞的寺裏,當晚就死了一個高僧。

說是高僧和白蛇鬥法,雙雙同歸於盡,才圓寂而去。一開始我還以爲死的是空聞本人,今天看到他活着,想想那天和白蛇鬥法的人應該不是他。

話題迴歸到正題,誘捕狗煞的事情,我沒有直接告訴連君宸。畢竟簡思肚子裏的孩子不是他的,怕當面告訴他不同意。

再則我們在連家的房子裏誘捕,也找了傭人和高僧配合,相信很容易就能傳進連君宸的耳朵裏。

他沒有來阻止,說明已經是默許了。

“空聞和我提過此事,我只是想不到簡家曾經這麼對你,你還會義無反顧的幫簡思。”連君宸的淡漠的目光中帶了些許的審視,那目光從初始的淡漠,猛然間閃過一絲驚愕和憤怒。

他陡然間就捏住了我的下巴,眼中帶着一絲讓人懼怕的氣勢,“不對……丫頭,我怎麼覺得你有點眼熟。”

他從弟媳改叫我蘇芒也就算了,這時候居然還喊我叫丫頭。

我感覺後腦勺上的頭皮發麻,雞皮疙瘩起了一身,硬着頭皮冷聲道:“大哥是江城首富,我不過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大哥覺得會在哪裏見過我?”

他的眉峯輕輕一凜,恰如一柄利劍一般的,無形當中就能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感,“連說話的口吻都和她一模一樣,可她已經不在了……”

“你說的她是誰?大哥是不是認錯人了?”我又不是和連君宸第一次見面,他這一次看的我眼神,整的就跟是我第一次見到我的容貌一樣。

之前在凌翊的家裏,也沒見他這麼大的反應。

“突然就覺得你和她很像,我最後一次見她是在她六歲的時候,算算年歲應該和你一樣大了。”他說道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語氣冷的好像隨時都能吐出來冰渣子來,“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會有這樣的巧合,你到底是誰派來的?留在小耀身邊到底有什麼目的?”

我的下巴骨要被他給捏碎了,額上的汗不受控制的滑落下來。

我齜着牙,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個情況,心頭雖然是怒火中燒。但也忍了,沒有大聲的叫出來,萬一這件事情是誤會,又讓凌翊和連君宸之間多一道隔膜,豈不是划不來。

況且我住在連家,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頭。

他見我不說話,語氣更加冰冷了,“爲什不說話?你是她對嗎?難怪我覺着你眼熟……這麼多年,你都去哪兒了?我還以爲,還以爲你已經不在了……”

連君宸莫名其妙的話,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心裏面隱隱想到了什麼,卻怎麼也抓不住,讓我越想額頭上冒出的汗珠越多。

腦子裏全都是記憶的碎片,一片又一片,卻沒法用邏輯完整的聯繫在一起。

我失去了七歲以前的記憶,我七歲以前就認識連君宸,並且救過他。

那我的生身父母和連家有關係嗎?

我曾經是不是見過連君宸?

所以他纔會覺得我眼熟……

這一個個的問題,讓我心裏頭覺得發憷,我感覺連君宸知道我生身父母的下落。

戰神狂婿 可在經歷了從前那麼多的事以後,有些祕密,我恐怕就不會像以前一樣那麼容易說出口了。既然凌翊都沒有把我的身份告訴連君宸,那我也沒有了要說出來的理由。

我皺了眉頭,直接去掰連君宸扼住我下巴的手指頭,“我不知道你覺得我像誰,我的長相是爹生父母給的,和連君耀在一起的目的你管不着。還有,我從小就和簡燁一起長大,怎麼會認識你堂堂連氏集團的繼承人?大哥,你弄疼我了。”

他聽了我這番話,眉頭微微一跳,捏着我下巴的手雖然鬆下來了。

可雙眼就這麼凝視着我,眼眸中彷彿是盛滿了甘冽清泉的湖泊,“是啊,你是和思思的弟弟一起長大的。況且,那時候她才六歲,現在應當是變了許多,大概是我真的認錯了。”

讓我感覺到有些可怕的是,他看我的眼中居然隱藏了一絲迷戀。

此刻,如此強大淡定的連氏集團的龍頭,居然有如此衝動的一幕。他在大多數情況,都是給人一種淡漠冷靜的形象。看來有些事情,我真的必須要想辦法儘快想起來,不然還會想今天這樣措手不及。

還未等我開口回答他,他就淡漠了眼神,一如既往的平淡道:“那我進去照顧思思了,今天大家都忙壞了。 亂三國之苟慫大帝 雖然有些晚,但是還請你和小耀都下來吃飯。”

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機器人一樣,僵硬的點頭。

摸了摸下巴,那種下巴骨還隱隱作痛,就剛纔連君宸的那個樣子,差點要把我活吃了呢。我在門口剛打算走,臥房裏的簡思好像醒了。

“思思,離婚協議我已經簽好了,你根據婚前協議,是淨身出戶。”連君宸在此刻沒有表現出任何憤怒,而是淡淡的說着,好像出軌的女人只是隔壁老王的妻子。

跟他連君宸,好像沒有半毛錢關係了。

接着,房間裏就傳來了女人的啼哭聲,那種哭聲太過於哀傷。讓人不忍再聽下去,我只能搖了搖頭,勸自己不要再去想這件事情。

這件事畢竟是兩口子之間的事,換了是我,我也不可能原諒。

有些失魂落魄的回了書房,太白大人的黃鶴樓已經抽上了,愜意的樣子就好像一步昇仙了。弄得滿房間都是一股子令人作嘔的二手菸的味道,弄得我只能掩着口鼻進去房間。

書房裏已經被傭人收拾乾淨,地上的咒文香灰已經被擦洗乾淨。

“怎麼了,簡思情況不好嗎?”凌翊原本在低頭看書,看到我臉上有些頹廢的表情,用衣袖溫柔的給我纔去額頭上的汗。

我搖了搖頭,把頭磕在他的肩頭,問他:“簡思沒事,狗煞已經從她身體裏離開了。凌翊,我……我問你件事,我生身父母,是不是和連家人認識。不然,我小時候,是怎麼和你認識的呢?”

“連家以前和你生身父母的確認識。”他撫摸我後腦勺上的長髮,似乎在安慰我,“怎麼連君宸那隻大臭蟲認出你了?你那時候才六歲,他只見你幾面,居然能認出來。看來是我低估那隻臭蟲了……”

凌翊果然是天底下最瞭解我的人,我三言兩語,他就會清楚的掌握事情的經過。

可我我心跳卻好像漏了半拍,猛的一顫抖,連君宸的那聲丫頭,果然是在叫我的。以前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我那時候那麼小,會和連君宸產生感情嗎?

那些盤根錯節的聯繫,讓我覺得腦子有些暈,有些事情越是想就越想不通。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手摟住了他冰涼的後背,“他好像是認出我來了,不過,我……我告訴他,他認錯人了。凌翊,以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他說話的口氣,就好像以爲我已經死了一樣……”

“小丫頭,你曾爲了我命格大變,他自不知道你的下落,也可能以爲你死了。”他的指尖滑入了我後背的衣料內,語氣冰軟的說道,“但,有些事不該由我來告訴你,你應該要自己想起這一切。”

我一想太白大人還在呢,連忙將凌翊亂動的手摁住,“可是,我已經住進連家,我什麼都沒想起來。”

我承認我有些心急了,可剛纔遇到連君宸的事情,讓我想記起往事的念頭更加的強烈。

他的手輕輕一鬆,沒有繼續侵犯我,而是將我圈在懷中護着,“只要連家接納你,你的名字早晚會寫入那本記着連家全族姓名的生死簿中。”

太白大人突然插口,“蘇馬桶,你想把生死簿上的名字和連家弄到一塊。只是住進連家是遠遠不夠的,那就得讓連君宸把你肚子裏寶寶的名字寫進族譜裏。”

太白大人懂得的東西還真不少,不過我還從來沒想過給寶寶起名字呢,小傢伙在肚子裏的時間並不長,我並沒有想到那麼遠的事情。

凌翊臉上的表情也有些嚴肅,他眉毛一擰,審視着太白大人,“太白大人,你到底是什麼身份?連幽都的祕事你都知道,這些事情,在幽都知道的人也不超過十根手指頭。” 這年頭兒,有錢好辦事,安慕西提出具體要求之後,只是淡淡說了一句「錢不是問題」,然後房產中介公司立刻發動員工全力尋找適合的鋪面。

短短兩天,鋪面的問題就解決了,這是一處地處新城區,新建的頗為繁華的商業街。

儘管很多處鋪面都在裝修,可街上每天都有絡繹不絕的人群。

原因就是,這個區域,幾乎所有的店鋪都是國際大牌奢侈品,和國內頂級品牌,以及明星開設的小眾卻很貴的潮牌。

貴,不是安慕西的目的,引人注目也不是她的初衷,畢竟,除了美之外,她的一切都很低調不是么。

安慕西和董瀟瀟兩人,本身就是頂級設計師,不過加了幾個小時的班,就把設計圖搞定了,施工隊是現成的,就是給6刺身裝修的那個人。

因為錢給的充足,施工方特意調集了兩波人,白天晚上輪番上陣,絲毫不停歇。

而尋常人開業需要的各種批文,證書資質等等,龍道一一個電話打出去,第二天就有人把全套文件證書送到了安慕西手中。

事實上,安慕西也並不想使用特殊的渠道來處理這些瑣碎事務,只是因為在和龍道一通話時,無意說出了開店賣和平鴿的打算。

龍道一便下意識認為,這是那位「前輩」的意思。

前輩啊,那可是賞賜過他和平鴿的人,更是救過他兩次性命的人,如今「前輩」不過是想用有一兩家店鋪罷了,他當然要不遺餘力的幫忙。

短短半個月後,商業街中便多了兩個開張的店鋪。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在龍老爺子的授意下,s市的領導們紛紛前來參加開業典禮,並且表示大力支持。

已經更名為「星際發展聯盟組織」的國際聯盟,特地為「和平飯店」授牌,純銀質地的牌匾上用黃金鑲嵌的大字「星際靈者俱樂部」,編號001。

也就是說,從開業這天起,僅僅50平米店面的「和平飯店」,成了全球第一家靈者俱樂部。

而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在僅僅50平米的「和平飯店」旁邊,是一處上下兩層,近2000平米的「和平廁所」。

廁所的外部風格非常簡約乾淨,混凝土原色的牆體,上面用線條打著不規則淺溝,形成各種形狀的模塊。

淺溝中鋪設著led燈帶,一到晚上,燈帶會不斷變換著發出各種顏色的光芒,如夢如幻。

廁所門口的牆壁上寫著:「營業對象,僅限在和平飯店消費過的客戶,統一收費標準1000萬人次。」

一進門,並非是傳統公測那樣牆上掛著男左女右的標識,而是一個十分正規,十分體面大氣的前台+收銀台。

檯子上有電腦,驗鈔機,掃碼設備等等,旁邊還有指示牌,上頭寫著「可現金,可刷卡,可掃碼支付」的字樣,讓人忍不住由衷其方便快捷,從而忽略了1000萬人次的本質。

「上個廁所就1000萬,我滴個乖乖~~」

大多數人路過時都會忍不住吐槽一聲,然後搖搖頭,黯然離去。

也有好奇者想要知道,上廁所都要1000萬,嘛去「和平飯店」吃個飯……又該多貴呢?



和平飯店的菜單上,目前只有兩個菜,硬菜:和平鴿1億隻(每日限量一隻),湯:和平鴿湯1000萬碗(每日限量十碗)。

「嘖嘖嘖……飯吃不起,廁所也上不起……槍不起,不起,起~~傷不起真的傷不起………」

好事者依舊只能唱著歌遠遠走開……

沒辦法,只要不小心瞧上一眼那價格,哪怕只是路過,也莫名感覺一陣心酸和肉疼……

就好像看一眼銀行卡被扣了一百萬似的,儘管裡面並沒有那麼多錢……

emmm……

「這家老闆怕是有病吧?這樣的店啥子才來…」

「就是!八成是想錢想瘋了~」

「看著吧!不出兩個月就得關門大吉!」

「怕不是傻子吧?!在這種寸土寸金的商圈,開這樣不靠譜,這麼拉仇恨,反人類的店鋪!尼瑪!哥們兒辛苦工作一輩子,還上不起一次廁所………」

「依我看,這老闆絕對是地主家的傻兒子!」

「沒錯了!樓上真相了!」

「……!」

新聞媒體報道以後,線上線下都在對「和平飯店」與「和平廁所」進行激烈的談論和吐槽。

很多國內外短視頻平台的主播網紅們,橫跨大山大海,大江大河不遠萬里來到這裡,舉著顫抖的小手兒,只為拍個視頻,合影留念。

儘管開業一周還沒顧客,但是這兩家店的熱度,卻持續霸榜,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

而網路上已經有土豪表示,願意花重金來做第一個「吃葡萄」的人。

然後該土豪粉絲一夜暴漲數千萬,粉絲們紛紛叫囂著,期待著他前來消費那天的到來。

但是,那位土豪並沒有公開具體時間,再後來就沉寂了。

然後就有自稱是「知情人事」的人透露,該土豪在放出豪言壯語后的第二天,就被他老爸打斷了腿,目前還在國外某知名醫院接受治療。

無獨有偶,又有一個頗為機智的新晉網紅,大張旗鼓的進行眾籌活動,一人只收一塊錢,多一份都不要,號召全球網民力挺。

結果……僅僅兩個小時不到,網友們就湊夠了一億兩千萬零一千二百四十二塊八毛,供他體驗和平飯店與和平廁所。

其中一千二百四十二塊八毛,是往返路費,不得不驚嘆網友們的熱情和細心。

一時間,各大網紅紛紛效仿,很快,全球就有二百多位網紅湊夠了資金組團前來體驗。

這樣的結果,是安慕西始料未及的。

說實話,她對那些低俗,惡趣味,沒有絲毫品味內涵還帶壞很多青少年的網紅們沒有絲毫的好感。

如果就這樣讓那些人吃了「和平鴿」,一個個變成具有超能力的靈者,恐怕會有更多青少年在成長的道路上被帶跑偏。

「怎麼辦啊西哥,難道真的就讓這些人一個個擁有超能力么?」

董瀟瀟一臉憂慮,她也是對那些低俗網紅極度厭惡的。

「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