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一會無論發生么什麼,你都要鎮定!如果我出了事……想辦法救我。」樂天對樂包說道。

樂包極其驚訝的看著樂天。

「樂天哥你要做什麼?」他急忙問道。

「想要收服這些陰火,必須要讓凶鑰認主……可是認主的過程比較麻煩!可能會有一些危險。」樂天盡量說的隱晦一些。

樂包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比起一些經驗性的東西,他還差的很多。

樂天吸了口氣,他盤膝坐下,收斂自己的心態。

凶鑰這個東西可不是一般的玩意,這傢伙可是凶名在外很久了,樂天可不認為他只需要將凶鑰插進自己的胸口,認主就會完成!

如果這麼簡單的話,魔偶早就給他提醒了。

樂天再次睜開眼,他早就知道自己身上的一些事情是不能由他來做主的,所以也不算是毫無心理準備。

「噗……」

樂天不再猶豫,他直接將凶鑰插進自己的心口。

可是奇怪的,凶鑰插進自己的心口以後,卻一滴血也沒有流出來!

不但沒有流出血,樂天甚至連一絲痛苦都沒有感覺到!

「樂天哥!你瘋啦!」

樂包大喊。

樂天居然自殺了?

「我沒事!」樂天看著他。

樂包驚訝的看著樂天,他甚至想催動自己的生死眼來看,可是生死眼被賈世赫下了封禁,他費勁了力氣也使用不了。

樂天吸了口氣,他的整個身體都被一道道黑色的空間裂紋吞噬了,樂包不得不退出了樂天的柳葉保護範圍。

那些柳葉也被這些空間裂縫吞噬了。

樂包拿出了聚寶盆,他將聚寶盆頂在腦袋上。

聚寶盆發出一道道昏黃的光芒,護住了樂包,樂包就這裡仔細的看著樂天的情況。

「原來如此……」

樂天再次看到凶鑰器靈。

「我的名字叫做魔笛……你可以叫我影!」她的臉上居然帶著笑意。

樂天看了看面前這的姑娘,他伸出手,一隻小手落到了樂天的大手中。

「為什麼要我這樣做?」他非常好奇。

因為這樣的認主居然是沒有任何危險的!這和樂天想的完全不同……

「以前我還叫魔笛的時候……我的主人為了自己的安全犧牲了我!在我的意識里,那樣的主人不叫做主人!我可以為主人去死,但是那是我願意的,但是他卻將我拱手送給了更加強大的存在!這才是讓我最傷心的!」影輕聲說道。

樂天微微點頭,他看著面前這個姑娘,他知道,如果影願意,她可以變成任何樣子。

「你的前主人不會將你送給了血族老祖了吧?」他問道。

這都是傳說中的傳說,距離現在至少有幾千年前的歷史了。

「是的!後來我的名字就成了凶鑰……魔笛永遠消失了,但是從今天起……魔笛回來了!」影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笑意。

樂天吐了口氣。

特么的……原來只是人家器靈考驗自己的一個小把戲,害得自己擔心了半天。

「主人……我要寄居在你的靈魂裡面!」影看著樂天。

樂天一愣。

「你可以進入我的靈魂?」他驚訝的問。

「是的!我可以成為您鎮壓靈魂的法器!」影點點頭。

樂天驚了,這簡直是太好了……

換句話來說,有了影的鎮壓,自己的靈魂永遠都不會崩潰,在這樣的前提下,其實自己已經算是得到了另類的永生!

樂包等的都有點不耐煩了!

主要是維持聚寶盆的消耗挺大了,他一身汗水。

樂天終於再次睜開眼,他的身體再次恢復了正常,樂天第一時間就看到樂包已經撐不住了,他一伸手。

樂包愣住了,他看了看四周。

「哇……樂天哥你現在已經到了神的境界了嗎?」他驚訝的問。

樂天搖搖頭。

「這不是我的力量,這是魔笛的能力!我只能使用一小部分……」他回答。

樂天用魔笛的力量隔開了一個小空間,擋住了樂包。

這在樂包看來已經是神跡了。

樂天伸出手,魔笛出現在樂天的手中。

「開!」

樂天低喝一聲。

他成為了魔笛的主人,就可以感知到魔笛內部那些空間通道的奧秘,雖然樂天無法使用這些通道,但是他可以開啟通道。

影出現在樂天的身邊,她真的像是樂天的一道影子一樣,要不是樂包的眼睛異於常人,他甚至都發現不了影的存在。

「開啟烈火地獄!」

影嬌叱一聲。

大量的陰火被吸進了魔笛內,樂天看到這一幕終於鬆了口氣,這一次自己可以獲得的陰德要用海量來計算了!

樂天甚至覺得自己現在殺個把人估計都沒有什麼大問題!

剩下的陰火全部被吸收,影再次封閉了空間通道,打開空間通道需要極其謹慎,萬一有強者逆著通道打了過來,那可要麻煩大了!

不過魔笛內的通道由影完全控制,被發現的幾率極小。 我和凌劍頓時警惕了起來,既然這裏死過人,那就說明這地方一定有危險,所以小心點總是沒錯的。

我和凌劍打量了一番,然後就踩着滿地的碎石走了進去。

這地宮裏面非常大。給人的感覺很空曠,我走進去之後仔細地看了一番,才發現頂上那些圖案,其實是一個八卦圖,不過因爲太大的緣故,一眼望過去只能看到一部分,所以不仔細看還真很難分辨出來。他醫華亡。

再看看四周牆壁上的那些符咒,應該都不是一般的符咒,凌劍告訴我說,這些符咒的來歷很不簡單,是道家封魔咒,如今這世上,會這種咒的人,恐怕已經沒有了。

完了我又仔細的數了一下頂上的那些夜明珠,總共有四十九顆。彷彿冥冥之中構成了一套陣法,每一顆夜明珠之間都有聯繫,彼此相輔相成,就能讓陣法運轉不息。

正所謂天衍大道五十,只取其四十九,剩下的一,則是遁去的一。

凌劍告訴我說這陣法就叫九天十地封魔陣,剩下的一,是變數。留給封在這裏的那個兇獸的變數,也是留給後人的變數。

我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可是看了一圈,也沒有看到這裏有封印兇獸的跡象,最起碼我確實沒有看到兇獸。

最後我和凌劍來到了大殿的最中央,這個位置,正好對着頂上八卦圖的陰陽眼,在這地面上。有一幅圖,是雕刻上去的,圖案很大,圖中雕刻的是一頭形似麒麟的三眼兇獸。

這圖案雕刻的相當有技術含量,每一個細節都非常精緻,也非常到位,這麼看起來,你甚至能感覺到,那雕刻在圖案上的三眼怪獸,就是活的一樣。

到了這裏之後。那種血煞之氣就變得更加濃烈了,我甚至能感覺到,那種血煞之氣就是從這圖案下面透出來的。

“噬神應該就被封在這下面。”我說着看了凌劍一眼。

“恩。”凌劍點了點頭說,“這個應該可以肯定,現在需要找到九天十地封魔陣之中那遁去的一,也就是陣眼,只有破了此陣,噬神才能顯出真身。”

“這陣法你能不能破掉?”我轉頭問凌劍。

“試一試吧。”凌劍說着將長劍舉過頭頂。劍尖斜指上方八卦圖,,然後單手捏了一個三清印,就開始念起了咒語。

很快咒語唸完,凌劍手中長劍一轉,然後騰空躍起,手中長劍直刺頂上的一顆夜明珠。

看到這裏我大概明白了,凌劍是想用逐個排除的方法,一個個毀掉這些夜明珠,也就等於毀掉了九天十地封魔陣的基礎,到時候再找出那陣眼,就不會太難了。

我眼巴巴的看着,就在凌劍手中長劍將要刺中那顆夜明珠的時候,那夜明珠上面忽然射出一道璀璨的光輝,直接擊在了長劍之上,凌劍一下子就被震得落回了地面。

可是這還沒有完,那些夜明珠之間忽然彼此光芒閃眼,一道道光輝從夜明珠上面延伸了出來,最後所有的夜明珠都被那種璀璨的光芒連接在了一起。

我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事,頂上那些夜明珠之間,忽然凝聚出一把光芒之劍,閃電般射了下來,直向着凌劍射去。

我離得那麼遠都感覺到了光芒之劍上面的恐怖的能量,凌劍當然也感覺到了,他連忙單手捏了一個劍訣,然後唸了一句咒語,一劍就斬在了飛射而來的那柄光芒之劍上面。

光芒之劍被徹底斬成了粉碎,再一次化作流動的光芒,如同水一樣流回了頂上的夜明珠之中,凌劍則是被這一擊的力度震得直接飛了出去,摔在地上之後他直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我連忙跑過去把凌劍扶了起來,問他怎麼樣?有沒有事?

凌劍沒有說話,只是擺了擺手,然後擡頭盯着頭頂,沉重的說出來兩個字,“懸劍。”

我一聽連忙擡頭看了一下,只見頂上竟然出現了無數把光芒凝聚而成的長劍,就那樣懸掛在我們頭頂,彷彿隨時都會飛射下來一樣。

這就是凌劍所謂的懸劍麼?

我心中頓時大駭,如果這些光芒之劍全都飛射下來,我和凌劍絕對會在瞬間被萬劍穿心,直接紮成刺蝟。

凌劍抹了把嘴角的血跡說,“這陣法現在千萬不敢動了,必須找出陣眼,不然再觸動陣法一次,那就是萬劍齊飛,我倆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我點了點頭,然後開始在四周打量了起來,那遁去的一,也就是陣眼,應該不是一個夜明珠,而是一把劍,因爲這些夜明珠的光芒能夠凝聚出來長劍,我想主導這陣法的陣眼,應該就是一把劍。

最後看來看去,我的眼睛盯在了一個地方,那個三眼兇獸的圖案,我看到了三眼兇獸的第三隻眼,這隻眼睛和另外兩隻眼睛的顏色不一樣。

我連忙走了過去,然後蹲下身子來摸三眼兇獸的第三隻眼睛,有點凸起,我嘗試着抓往外面扯,可是這東西根本抓不住,所以扯不出來,也扣不出來。

凌劍看我折騰這個,他也過來試了一下,甚至用劍尖往出來撬,那眼睛還是出不來。

最後我嘗試着用手按了一下,本來只是抱着試一試的想法,沒想到這一按以後,那顆眼珠子竟然陷下去半分,緊接着一股彈力傳了出來,那眼珠子竟然自動升了起來,緊接着下面露出來一把長劍,這劍柄就是圓形的,正好是之前圖案上面三眼兇獸的眼珠子。

我一下恍然大悟了,原來這遁去的一,就藏在三眼兇獸眼睛裏面,我剛纔瞎蒙的摁了一下。沒想到正好啓動了機關,長劍自己升上來了。

我一把握住了劍柄,準備將長劍拔出來,誰知這劍升上來半截之後,就好像卡死了一樣,我拼盡了全力竟然都拔不出來。

凌劍在旁邊看了一會,然後皺着眉頭說,“這懸劍乃是神劍,一般人拔不出來的,除非以自身鮮血祭奠。

“這個簡單。”我說着一把拿過凌劍手裏的長劍,然後輕輕在我手上一劃,我手掌上頓時開了一道口子,鮮血瞬間溢了出來。

我連忙把長劍遞還給凌劍,然後將手掌上的傷口湊到了那懸劍的根部,讓鮮血滴在長劍之上,沿着長劍一直流進了縫隙裏面。

看鮮血流得差不多了,我就撕破一截道袍纏在了傷口之上,然後用力握住劍柄,猛地向上一拔。

“鏗鏘……。”只聽一聲輕響傳來,懸劍頓時被我拔了出來,我掂在手裏看了看,這懸劍通體精鋼打造,上面青光乍泄,劍柄之上還嵌着一顆很小的夜明珠,一看就是好東西。

都說寶劍吹毛利刃,我立刻拔下一根頭髮搭在了懸劍劍刃之上,然後輕輕一吹,那頭髮頓時變成了兩截。

“好劍。”我不由得輕喝一聲。

正當我欣喜之際,地面忽然震動了起來,緊接着腳下傳來“轟隆隆”的聲響,那雕刻在地上的圖案,竟然也慢慢升高了起來。

最後這圖案徹底升上來之後,竟然成了一座巨型石雕,就是我們之前看到的那三眼兇獸的樣子,此刻活靈活現的展現在了我們面前。

“咔嚓,咔嚓……。”緊接着我們頭頂接連傳來脆響,我擡頭一看,只見那些夜明珠全都破裂了開來,光芒開始變得越來越暗淡。

我和凌劍連忙後退了幾步,遠離了那三眼兇獸石雕,我感覺噬神要出來了。

我和凌劍退後之後等了半天,竟然沒了動靜,大殿裏面又一次安靜了下來。

“什麼情況?”我皺着眉頭看了看那座三眼兇獸石雕,怎麼感覺噬神的封印好像並沒有解開。

我正想着,外面忽然傳來了響動,我和凌劍連忙轉頭看了過去,只見樓梯上衝下來一羣裹在黑袍裏的人,帶頭的是法老,噬魂殿的人終於來了。

肖成也進來了,當他上前來看到那三眼兇獸石雕的時候,整個人都激動得不行了,衝上去用手撫摸着那座石雕,全身都在顫抖。

再看看噬魂殿其他的成員,全都顯得非常激動,這也難怪,他們盼了幾千年,終於盼到了今日,可爲什麼,我的心彷彿一潭死水,沒有任何感覺。

沉默了良久,法老走過來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然後看着我說,“你果然沒有辜負我們的期望,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噬魂殿未來的輝煌,都寄託在你的身上了。”

“我要怎麼做?”我皺着眉頭問法老。

“等會再告訴你。”法老說着一揮手,然後那些噬魂殿的成員就走了上去,每人拿出一把小刀,割破自己的手掌將鮮血滴在那三眼兇獸石雕上面。

看到這裏我連忙轉頭問了法老一句,“他們在用自己的鮮血祭奠噬神?”

“對。”法老點了點頭,然後有些悵然的說,“噬神被封印幾千年,已經陷入了沉睡的狀態,所以必須用族人的鮮血,才能將它喚醒。”

我聽完後沉默了,噬魂殿爲了解開噬神的封印,幾乎付出了全族的力量,只是不知道他們付出的這一切,最後是不是真的能夠換回噬魂族的崛起?希望解救出來的噬神,還是他們所瞭解的那個守護神。 整個地下空間的內的陰火完全消失,樂天長長的吐了口氣。

與此同時,山海市的天空突然陰沉了下來。

不少人都在抬頭看著天空。

「要下雨了嗎?」

「老天保佑趕緊下雨吧……要不然這水都用不起了!」

「哎喲……我陽台還曬著衣服呢,我要趕緊回去!」

老百姓相互議論著,這可是幾個月以來第一次的陰天,慢慢的起風了……風越來越大。

「市長……根據氣象部門的預測,今天下雨的幾率達到百分之七十!」

市長秘書欣喜的說道。

市長點點頭,一個簡簡單單的吃水問題居然搞的他焦頭爛額,山海市的水利設施明顯還不是太完善!

「馬上通知下去,隨時準備人工增加降雨!」

秘書快步離去。

「啪!」

第一顆雨滴落了下去。

接著就剎不住車了,豆大的雨點開始瘋狂的落下,很快山海市的大街小巷的人就越來越少。

大雨終於來臨了。

幾乎所有的人都鬆了口氣。

「樂天哥……我們還繼續往前走嗎?」樂包詢問。

樂天猶豫了一下。

「包子,我告訴你……再往前走就是中殿,裡面的機關幾乎被我上次一次來破壞了,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可是再往前就是後殿,後殿內不出意外應該有一個天煞殭屍在裡面!這個玩意恐怖的很……」他說道。

「真的嗎?是天煞殭屍嗎?」樂包反倒是興奮異常。

樂天點點頭。

「你帶我看一眼吧!我只是聽說過這個東西,還從來沒有見過呢。」樂包寄希的看著樂天。

樂天想了想。

那個四手的畸形怪物還有一大石棺的寶物呢,如果天煞殭屍離開了,那這些東西就完全成了無主之物。

「那就去看一眼!」他點點頭。

兩個人走進了中殿,樂天也趁機給樂包講了一下陰火熾局的內部格局。

「我的天……原來是利用了這些石柱來作為陰火的石樁啊!這樣說來……我們上一次說的在古墓的外面破陰火熾局根本就做不到嘛!」樂包看著樂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