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我必須進入北山大墓……我懷疑那裡可能有許多關於詛咒的秘密!」肖功勛點點頭。

樂天吸了口氣,又緩緩的吐了出來。

「不好意思,我幫不了你……那北山大墓我也去過,被擋住了。」他攤了攤手。

肖功勛意外的看著樂天。

「看來……你遠比我想象要知道的多得多!」

「我發現北山大墓的時間比你發現山海市將軍墓還要早……」樂天回答。

肖功勛瞭然的點點頭。

「可以和我說說你都發現了什麼?」他關切的問。

「說實話,我什麼也沒發現,北山大墓的核心地帶全部被陰火熾局籠罩,這是一個很厲害的絕戶陣!非一般人可以靠近……你知道北山那一塊這大半年一滴雨沒落是為什麼嗎?因為這陰火熾局的威力已經要控制不住了!」樂天慢慢的說道。

「控制不住是什麼意思?」肖功勛皺眉。

「你不懂陣法!陰火熾局這個東西非常的陰毒,如果它沒有限制,徹底爆發的話……整個山海市就完了!你說……如果山海市三年不下雨,會死多少人?」樂天反問。

肖功勛不說話了。

肖家人只剩下了兩個!如果和整個山海市的人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了。

「你的意思是……現在這個北山大墓還不能動?」肖功勛馬上明白了樂天的意思。

樂天點點頭。

「不但不能動,反而是要好好地保護它!我發現有高人將陰火熾局的威力控制在了一個很小的範圍內,如果不小心破壞了這個屏障……非但陰火熾局破不了,還會危及整個山海市!」他嚴肅地警告。

肖功勛皺眉,他甚至有點坐不住的站起身左右走動。

「肖叔叔……我曾經還是進入過古墓一次,我在裡面發現了一個女鬼!我覺得……」樂天說到這停頓了一下。

肖功勛走動的腳步也停了下來,他看著樂天。

「我覺得這個女鬼可能就是你的先祖!」樂天說道。

肖功勛驚訝的看著樂天。

「為什麼這麼說我?」

「因為這個女鬼很奇怪,她可以暫時的離開北山大墓,這說明她和北山大墓的聯繫是不大的,但是她又不能長時間的離開北山大墓!我懷疑……這個女鬼可能是陰火熾局的陣眼!」樂天慢慢的說道。

肖功勛不懂陰火熾局,但是陣眼的意思他還是懂一點。

「你的意思是……」他微微皺眉。

「我可以帶你去見一下這個女鬼,但是……作為交換你在短時間內不可以去觸碰北山大墓!」樂天看著肖功勛。

肖功勛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我和小華身上的詛咒都需要很久才能爆發,我可以等!但是我不能無限的等。」他說道。

「不需要無限的等,最多兩年!」樂天說道。

「好!」肖功勛點點頭。

無論如何,兩個人也不算是真正的敵人,有一個小助理擺在中間,即使樂天對肖功勛的意見非常大,他也不會真正的對肖功勛出手。

相反肖功勛也是一樣,否則他也不會特意回來見樂天了。

肖功勛將三塊帛簡收了起來,樂天也站起身,兩個人徑直離開了肖功勛的家。

「你沒和小華多說什麼吧?」

樂天一邊開車一邊問了一句。

「沒有!這個孩子很單純……」肖功勛搖搖頭。

木葉之隱藏BOSS 樂天沒有再說話。

「樂天……無論如何我都不是你的敵人,但是如果我死了……小華就交給你了,幫我照顧好她!」肖功勛沉聲說道。

「如果你這是在打感情牌,那麼完全沒有這個必要,我說過了,小華我會用我自己的辦法去救她。」樂天平靜地說道。

肖功勛點點頭,知道樂天對他的懷疑還沒有完全消除,所以他也就不再多說了。

兩個人來到了盛世名門,這個時間夜總會剛剛開門,好在鄧建輝這傢伙昨晚喝多了沒有回家。

「輝哥在自己的包間……」保安恭敬的對樂天說道。

「行了,我自己上去吧。」樂天點點頭。

鄧建輝奇怪的睜開眼,就看到樂天帶著一個男人正仔細的看著自己。

「幹嘛?嚇老子一跳……」

鄧建輝罵了一句。

他坐起身,一旁的肖功勛一直看著鄧建輝。

「那位回來沒有?」樂天問。

鄧建輝一愣。

「昨晚好像回來了,不過我沒有什麼反應……」他說道。

樂天抖手扔出一片柳葉,鄧建輝暈了過去。

包間內的溫度陡然降低,暈過去的鄧建輝慢慢的坐起身來。

「有事?」

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

「你去做什麼了?我上次來找你就不在……」樂天問。 鄧建輝的神色非常詭異,他的一舉一動都透著女人的一股子嫵媚,看的人非常的不舒服的。

「北山出了點問題,有人進入了陰火熾局的範圍……我只是去查看了一下,我發現了你的氣息!你說過你短時間內不會進入北山大墓!」女人冷冷的看著樂天。

「我上次只能算是誤入,是一個盜墓賊帶我去的!我也沒料到最後會從一座唐墓裡面進入陰火熾局的範圍!」樂天解釋道。

女人聽了樂天的話,神色放鬆了許多,倒是沒有再和樂天計較。

「我給你介紹個人!」樂天看著鄧建輝。

他可以看到那個附身在鄧建輝身上的女人,這個女人非常的妖嬈,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看起來這就是她死亡時候的年紀……

「他說他姓陸……」樂天指了指肖功勛。

鄧建輝的臉轉向了肖功勛,肖功勛也在看著鄧建輝。

肖功勛從懷裡拿出了一個小瓶子,從裡面抹了一點東西出來,然後擦到了自己的眼睛上,這樣他就可以看到附身在這個男人身上的這個存在了。

「姓陸?」女子看起來很驚訝。

肖功勛看著這個女人,他一把撕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女子居然離開了鄧建輝的身體,她來到了肖功勛的面前,她仔細地看著肖功勛。

「沒想到皇族還有後裔流傳於世……」

她輕聲的說道。

「請問……我該如何稱呼您?」肖功勛看著這個女子。

「吾名……陸影!乃是皇族第五公主!」女子慢慢的說道。

樂天都驚了,這特么居然還是個公主,他有點不可思議了,一個公主居然可以捨身忍受無盡歲月的苦難成為陰火熾局的陣眼……

肖功勛恭敬地給這個女子跪了下來,他規規矩矩的磕了三個頭。

「起來吧……能見到你,我也是非常的意外,你們……還有多少人?」女子詢問。

「我還有一個女兒……不過我們依舊身受詛咒的苦惱,先祖……您可否告訴我,如何才可以破解詛咒?」肖功勛急忙問道。

樂天帶他來見這個女子,倒是讓肖功勛直接節省了一大步,如果不需要進入北山大墓的話……他就可以專心的去尋找那個永生的秘密了。

「詛咒依然存在?」女子反覆很驚訝。

「是的,我們陸家人活不到六十歲……」肖功勛回答。

女子微微皺眉,她看了看樂天。

樂天攤了攤手,示意自己無能為力。

「北山古墓中並沒有破解詛咒的辦法……」女子回答。

「什麼?為什麼?北山古墓既然是安葬那逆賊的地方,怎麼會沒有破解的辦法?」肖功勛懷疑的問。

「你既然知道那裡是安葬那逆賊的地方,就應該知道,安葬那個逆賊的人不是他,而是我們……我們在重新奪回皇權之後,殺死了那個逆賊,將他永世的鎮壓在他自己為自己建造的大墓當中!」女子解釋道。

肖功勛的臉上不免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那些巫門的人到底在尋找什麼?」樂天突然插嘴。

女子看了看樂天。

「他們在尋找自己的死路!」她淡淡的說道。

樂天挑了挑眉,這個女人既然不想回答,他也無所謂,反正北山大墓他早晚會進去的。

「先祖,解除詛咒的辦法到底在哪裡?」肖功勛急聲問道。

女子反覆思考了一下。

「我記得當時的國師為所有的皇族人解除了詛咒……難道……」她的神色有些糾結。

「難道什麼?」肖功勛追問。

「這還看不出來,很明顯當時的國師是留了後手了,可能當時他只是暫時解開了詛咒,並沒有完全為你們徹底地清除詛咒!」樂天插了一句。

「只有這個可能了……可惡!這個逆賊……怪不得當時我陸國破滅的時候,這個人卻消失了……」女子憤怒的說道。

「那怎麼辦?先祖……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肖功勛眉頭緊鎖。

「有!我記得當時國師還是留下來解除詛咒的方法,我的兄長將它放置在了一個青銅盒子內!只是這個盒子現在在什麼地方……我就不知道了。」女子嘆了口氣。

「青銅盒子?」肖功勛一愣。

女子點點頭。

她突然看了看鄧建輝,鄧建輝的身體依稀出現了異常。

「我不能和你說得太多了,這個人是我的宿主……陰火熾局太可怕了,我足足在裡面煎熬了上千年,只有他才能讓我短暫的逃離那種痛苦,得到一絲喘息的機會!我要回去了……」她急聲說道。

鄧建輝看著這個女子的身影突然消失,然後下一刻鄧建輝就慢慢地醒了過來。

他奇怪的看了看跪在面前這個中年男人。

「什麼意思?」鄧建輝問樂天。

「好好坐著!」樂天哼了一聲。

鄧建輝無語,這傢伙自己也不認識,居然對著自己三跪九叩?

自己又不是財神爺……

肖功勛自然不會去和鄧建輝多說什麼,鄧建輝受了人家的幾個響頭,可能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他居然從口袋裡掏出了兩百塊錢遞了過去。

肖功勛也愣住了。

「拿著吧……好歹也磕了幾個頭!」鄧建輝說道。

樂天都無語了,這傢伙的腦迴路新奇啊……他看了看瞪著眼珠子的肖功勛,有點憋不住笑了。

肖功勛默默的接過了錢。

他站起身看了一眼樂天,離開了包間。

「你繼續睡吧。」樂天丟下一句,也跟著出去了。

鄧建輝還真的躺下睡了,他昨夜宿醉,到現在腦子還有點疼。

「樂天……我要走了。」肖功勛看著樂天。

「去哪?」樂天看著他。

「去找永生的秘密!」肖功勛沒有保留。

樂天一愣。

「當然,先祖說的青銅盒子我也不會放棄尋找……這段時間小華就拜託你了!」肖功勛說道。

樂天想了想。

「看在小華的份上,我可以幫你……但是,我除了幫你找帛簡之外,其餘的我都不會出手!你自行解決!」他說道。

肖功勛點點頭,對於樂天態度的改變,他也有些意外。 一路上,我都不聽的催促出租車司機開快,那出租車司機都開始以爲十三老頭得了重病。不然大半夜去醫院還焦急的讓開快車。

十分鐘的時間。我們就已經到了市人民醫院這邊。

在醫院大門口,我看到了李隊長他們的車就停在醫院門口對面的路邊,李隊長的同事應該就在裏面。而醫院的大廳的椅子上。也坐着幾個李隊長的同事。那個年輕警察也在裏邊。

看到我進來,那個年輕警察立刻起身朝着我這邊過來。

“怎麼樣,醫院裏面有沒有什麼情況?”我趕緊朝着他問道。

聽說並沒有異常的時候。我也稍微鬆了一口氣。讓他們繼續,然後我帶着十三老頭朝着病房的方向走了過去。

剛到病房門口,就發現情況有些不大對勁兒。十三老頭比我發現的更早。還沒問完是哪個病房呢。就已經衝了進去。當我跟着他進去後發現,方大師和冷叔兩個人躺在地上。而原本躺在牀上的那個老頭也不見了蹤影。

“十三爺爺,他們怎麼樣?”看見冷叔和方大師的樣子,我趕緊朝着十三老頭問道。

“沒事兒。只是被打暈了而已。很快就能醒過來。”說話時候,十三老頭在方大師和冷叔的頭上按了幾下,沒過多久。兩個人就相繼醒了過來。

看到十三老頭的時候,兩個人也是很驚訝。不過只是一瞬間,就想到了被帶走的那個老土,立刻起身請求十三老頭幫忙去追。

“到哪兒去追啊,人都走遠了。”十三老頭有些無奈的攤開手,朝着兩個人問道。

“去拉麪館,一定在那兒。”方大師很肯定的說道。

出門之後,方大師讓李隊長那些同事也一起去拉麪館,必須得在那邊把那人給擋下來。

在車上,方大師說他和冷叔本來是輪流看守那個老頭的。就在半夜的時候,方大師被冷叔喊醒,醒過來就發現有個黑影子站在他們的面前。當方大師剛要去開燈的時候,就被打倒在了地上,而冷叔還沒來得及出手,也被那人一巴掌給打暈了過去。

我暗自感嘆,幸虧我們來的早那麼一點點,如果晚一點的話,冷叔和方大師說不定也要死在那人的手中。

等到了那家拉麪館的時候,才發現情況很不多勁兒。十三老頭讓我們所有人都先在外面等着,他一個人先進去看看。本來方大師和冷叔也想跟着一起進去的,但是十三老頭說,外面這些人還得靠他們保護呢,他們兩個人才沒有堅持。

我們所有人的目光緊緊的盯着拉麪館的門口,那扇門是半開着的,裏面沒有等,黑漆漆的門洞就像是兇獸的嘴巴,正等着我們送上門去。

十三老頭進去之後,裏面還是一片平靜,我們只能在外面乾着急。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們這些人的心情也開始變得忐忑起來。現在這種情況,還真不如裏面鬧出來一點動靜,那樣至少我們還知道十三老頭還在裏面。這種安靜,讓整個氣氛變得很壓抑。

“老冷,你在這兒守着,我進去看看。”終於,方大師忍不住了,朝着冷叔說了一句,就準備朝着拉麪館裏衝進去。

也就在這個時候,十三老頭從裏面出來了。

看到十三老頭出來,我們都先是一愣,然後趕緊跑過去問他裏面什麼情況。十三老頭讓我們進去看看就知道了,而自己則是坐在拉麪館的椅子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並沒有跟着冷叔他們一起進地窖裏面去看,而是坐在了十三老頭的對面。

“十三爺爺,你怎麼了?”我好奇地朝着他問道。

“沒事兒,葉子,後天跟我一起回去吧,正好你還能在家裏過元宵節。”十三老頭很快就平復了下來,擡起頭朝着我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