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見面時,金烏根本沒把他當回事,如今卻是一副戒備的神色,要知道,金烏可是到了第三步的僞仙層次了呀,只能說,這段時間不見,他的實力暴漲,最起碼到了第三步了。

道晨真界,真不愧是排行第一的大真界。

“原來是王兄,久仰久仰,你又換坐騎了,上次那頭金色的金烏呢?”古翎笑呵呵的邊問邊換掉了已經被毒液給腐爛的外衣,又換了一身青色出來,似乎一點沒把蘇言當外人。

蘇言看了一眼如今大變身的金烏,笑呵呵道:“它有事,在家孵蛋呢。”

唳!

金烏聽後,頓時淒厲一鳴,將兩人都給嚇了一大跳。

“王兄好手段,這種神獸,平常人一個都不容易降服到,你還一連兩頭,厲害厲害,對了王兄,你也是來試一試那棵祖靈樹上的祖靈果嗎?”古翎笑問道。

“祖靈果?”蘇言一愣。

古翎看着蘇言,突然打起哈哈來:“看來是我誤會了,要不這樣吧,王兄,我們可否合作一把,我很需要祖靈果,一顆就可以了,我剛纔闖進去了,親眼見到,那棵祖靈樹上長着三顆呢。

祖靈果,是一種很稀有的靈果,具有強大的藥性,我需要它去救一個人,這個人對我很重要,但是單憑我一人,根本闖不進去,天知道那棵祖靈樹,怎麼就長在血蚊獸的家裏了。”古翎一陣唉聲嘆氣。

蘇言當然不可能跟着他去冒險的,那血蚊獸可是非常兇狠的,只要被抓住,不光把你吸成乾屍,連着魂魄都能給消化了,人家還羣居哎,如果蚊獸王誕生的話,是非常可怕的。

“古兄,以你的身份,如果一人搞不定,可以讓宗門的人前來啊。”蘇言建議道。

古翎看着蘇言,突然之間,釋放出第三步星辰境的修爲:“我已第三步了,算是在宗門結業了,沒人跟隨,他們開始着手培養新的古神子,王兄想必也知道的,況且,此次我是不聽勸阻跑出來的。”

古翎直接向蘇言透底,一點也不擔心有什麼意外發生,看的出來,他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保命手段應該不少。

而此刻蘇言所散發的修爲,正是大聖境後期,貼近大圓滿的修爲,這點就更不用擔心了,大聖境之上是天尊境,天尊境後,纔是第三步。

蘇言恍然大悟,差點忘了這茬,看來這條準則,在所有門派都是通用的,師父凌鈺第一次給他講解古神子的榮耀身份時就說過,他們的壓力非常大,也是危險的。

整個火神門屹立這麼多年,如今存活下來的古神子,加上段清風,也只有六名,其它都因爲各種原因死去了。

“那你可以做個標記,再找一些宗內的長輩前來相助一下便是,我這修爲你也看見了,實在幫不了什麼忙。”蘇言道,而且,以分身所學習到的星空各種奇珍異寶,他還從來沒聽說過什麼祖靈樹,祖靈果的。

莫不是在框我,師父凌鈺也說過,在星空中,有時候最危險的就是人心,能待在星空的,都是各個真界,位面,門派出來的佼佼者,古神子。

身上帶着的都是最好的東西,可以說,是一個移動的財富堡壘,甚至是你這段時間所得到的古神獸,藥材,神源等等許多東西,只要你死了,這些東西,就能輕而易舉的屬於別人。

而且你我纔是第一次見面,你又這般高的修爲,我要是被你坑進去,那就太蠢了。

見到蘇言似乎不願意幫忙,古翎轉過身來,看着那片星雲,而後又看向金烏。

“實不相瞞王兄,我想借助的是你的坐騎,它的速度應該非常快的,而血蚊獸的星雲巢穴,是不固定的,它們一直在搬家,根本沒有固定的座標,這次,是好不容易讓我碰見的。

王兄,可能還不太瞭解祖靈果的真正價值,這麼說吧,一顆祖靈果,放在我們道道晨真界的拍賣會,最低,可以拍賣出八千萬的神源。”古翎的話剛說完,蘇言直接一個踉蹌。

“八千萬?啥玩意這麼貴,這祖靈果到底是什麼東西?”蘇言徹底被嚇了一大跳,八千萬神源啊,這要是給了自己,豈不是比辛辛苦苦當誘餌,抓捕古神獸還要爽嗎,畢竟,對他而言,神源和古神精血都是一樣的,只要能讓魂星暴增,其它啥事不頂。

見到蘇言似乎並不是作假的眼神,應該是真不知道祖靈果的來歷,同樣也說明了,他,可能不是出自道晨真界,是其他真界的,此刻再無旁人,也沒人幫得了他,只好給蘇言解釋,看能助自己一臂之力嘛,畢竟,他真的需要用它去救人。

“祖靈果,是祖靈樹上的一種果實,每兩千多年才能開花結果,而這祖靈樹,據傳言,是曾經九黎真界的一位仙王所化,她的本體就是祖靈樹,只是最後身死在了星空,化成了本體,前後這些年下來,只成熟了了兩批果實。”

古翎的話只是一個開頭,原本還想着八千萬神源該有多多時,在聽到九黎真界時,瞬間心頭一顫。

“你說,九黎真界?”蘇言徹底的認真起來,忙詢問道。

“嗯,就是那個第一個淪陷的九黎真界,我也不是很清楚,畢竟,那都是發生在五千多年前的事了,對於咱們這個年歲,只能從書籍中找尋那些模糊的答案了。

好像是吧,這名九黎真界的仙王還是駐守着曾經的一個什麼部,只是最後真界淪陷,在沉浸了一百多年後,當時許多人看上了她的本體祖靈樹,一路追殺致死,但她卻拼死逃了出去,只是最後仙元全都散去,成了一棵飄蕩在星空的祖靈樹。

這棵祖靈樹上一次出現,是在兩千多年前,有人意外發現,並摘取了兩顆祖靈果,能活死人生白骨呢,原本想要將那棵樹帶回去的,可是它卻飄向了黑洞中,不知所蹤。

時隔這麼久,竟然第二次讓我遇見了,你說,這是不是緣分,我原本的打算不是它的,但是,祖靈果卻是要比我所要找的靈果好一百倍,所以我才闖了進去,但沒想到,那片星雲竟然會是……” 後面的話蘇言已經聽不見了,耳旁嗡嗡的,雙拳捏的嘎嘎作響,一股悲憤的心痛感在他心裏蔓延。

他眼前似乎浮現出了,自己本界的仙人,孤苦無依的被追殺,沒有人幫,沒有人救,不知道該逃亡那裏,只是不停的往前,往前,直至被殺死。

這是他迄今爲止,聽到的第三位和自己相關的仙人了,一位青雉,一位不知生死的墨凡塵,一位,就是眼前裏,化爲本體的一棵樹。

辛辛苦苦,不知道歷經多少年,修煉成仙,在外爲自己的真界駐守分部,到最後,卻落得個這樣的下場。

蘇言真的很心痛,連着直播間內原本調侃的聲音也是漸漸沒有了,瀰漫着一股低沉。

“我幫你!”蘇言突然擡起頭,打斷古翎的話,不爲別的,他想見見自己真界的仙人。

古翎原本還在說着,眼睛頓時一亮:“好,我能問一下,你這頭神獸坐騎的飛行速度有多快,你不知道,那羣蚊獸腦子很笨,都是羣體攻擊的,只要有一人吸引它們,它們就會不停的追趕,而我就可以趁此機會,到他們的巢穴中央,去摘取祖靈果。”

蘇言看了一眼金烏,突然,身後的天使之翼展開了,瞬間就到了星雲處,而後不到一息又返了回來,在旁人看來,他根本待在原地沒有動過。

但是古翎卻是看的清清楚楚,眼中閃過一抹震驚,這種速度,快的可怕!

“不用它,我就可以!”蘇言道:不過,我有一個要求,那祖靈果我來摘取,你負責做誘餌,你畢竟你的修爲在我之上。”

“這個——”古翎頓時猶豫起來,實在是面前這個人,速度簡直比第三步的還要快,如果他趁此機會逃走的話,自己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畢竟大家都不相熟,只是見過一次面而已。

“怎麼,古兄還害怕小弟我攜帶靈果逃走不成,那麼我們換個角度,讓小弟吸引一羣天尊境的蚊獸,你去摘靈果,我怎麼想?這個,就是看你敢不敢賭一次了?”蘇言一指遠處的漸漸飄走的星雲道。

“好,既然是合作,我當然是相信了,如果我連這點魄力都沒有,也太對不起我的身份了。”古翎哈哈一笑。

蘇言點點頭,倒是有些欣賞起他來。

“王兄,那我便將自己目前所掌握的情況先行告訴你,以便於我們一次性成功,”古翎說完,便是翻手一根青色的笛子出現在手裏,而後隔空開始繪畫起圖形來。

“這是血蚊獸的巢穴,以祖靈樹的周圍而建,彷彿是將它保護在了周圍,剛纔進去,我神識探查了一下,天尊境的蚊獸有大概三十多頭,其餘的全都是些涅槃境之類的,不過,應該有一頭獸王,在第三步,應該會追殺我的。

到時候,我先進去,首先對着它們發動攻擊,它們一定會羣起而攻之,因爲一旦出了星雲,便會停止攻擊,而後退回去,那麼我所要做的,就是在星雲裏繞圈。

而那座星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又是人家的地盤,前後攔截,所以,你最多隻有十息的時間,祖靈樹上一共有三顆果實,到時候能摘幾顆,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明白了嗎?”古翎停止了繪圖,空中有魂力所凝現的圖形慢慢消退。

蘇言連連點頭,又問了一些其它的,便讓金烏在一旁接應,畢竟它的身形太過龐大。

兩人便是直接向着那星雲而去,古翎第一時間先進去,蘇言揮舞着天使之翼等在外面,不到三息的時間,隨着雲霧一陣波動和爆炸,緊接着便是憤怒的嘶吼聲後,蘇言瞬間穿入雲層。

爲了保險起見,他直接隱身,雖然知道這並沒有什麼用,因爲古翎說過,它們對於氣息非常的敏感。

蘇言剛一進去,就看到無數血蚊獸,散發着無盡的凶氣追殺着古翎,而在下方,還有些已經死去的,正在燃燒。

它們像一羣緊追不捨的紅色霧氣,蘇言甚至不懷疑,只要它們從古翎的身體而過,一定只剩些骨頭散落下來。

時間不等人,他只有十息的時間,蘇言很快便鎖定住了,在那無數彷彿蜂巢般的巢穴中央位置,有一顆白的不像話的樹林立其中,它就像是一位月宮的仙子一般,一塵不染,連着上面的葉子都是晶瑩剔透,如同大雪後的冰晶。

好美!

這是蘇言對這棵祖靈樹的第一印象,他飛快的而去,下一刻,直接到了樹下,祖靈樹依舊輕輕搖曳着身子,在上面,有三顆拳頭大小的果實。

這果實竟然像極了傳說中的人蔘果,白的發亮,像顆冰球,最主要的是,在它上面,竟然有人臉的存在,眉毛眼睛嘴巴一個不缺,非常的奇異。

蘇言就要去摘取第一個時,突然,在樹身上,漸漸出現了一個漩渦,慢慢的,一個緊閉着雙眸的白衣女屍漸漸從中漂浮出來。

女屍沒有絲毫的生機,一頭秀髮是如此的美,還有她的容顏,簡直和玲瓏有的一拼。

祖靈樹這裏竟然還有別人。

下一刻,一道似乎存留了很久的聲音,漸漸從樹身上傳來:“家鄉人啊,我能感受到你熟悉的氣味,謝謝你能找到我,這是我坐化前所彌留的最後一道聲音,也不知道是多久後,你找到了我,也不知道你是陌生人,還是我的故人。

我叫靈嵐,家在九黎真界八號位面,北玄域一個滿是杏花的地方,外界的人都喜歡叫它杏花村。

在生命彌留的最後一刻,我才發現,我一直最懷念的不是天庭,而是沒有化形前的那個村子。

我想它了。

家鄉人,我不知道你是否還在外流浪着,如果有朝一日,家門打開了,請將我的帶回家,埋在曾經的地方,如果有下一世,我想做一回凡人,一回普普通通的凡人……”那名空靈的女子聲音到了最後聲音越來越弱,似乎還有好多好多話要說,卻最終只能化爲遺憾。

緊接着,一縷粉紅色的霧氣從越來越凝實的女子額頭飄出,鑽入蘇言識海,瞬間,周圍的景色突然大變樣。

頭頂之上,是一片藍的不像話的天空,一朵朵潔白的雲朵隨風輕輕流動,變幻着不同的樣子,陽光明媚,照的人身上暖和和的。

遠處傳來稚子歡快的大鬧聲,蘇言這才發現,自己周圍,竟然是漫山遍野的杏樹,樹上長滿了杏花,微風風一吹,陣陣清香飄出,瀰漫四周。

幾隻歡快的美麗飛鳥在花林間嘰唱着,最後化爲黑點,消失在遠方。

遠處,有東西兩座巨大的山呈足有對立,山頂有着雲霧瀰漫,不知是何山,閃山下,便是這成片的杏花林了。

有牧童騎着黃牛從林間而出,許多更小的孩子奔跑出來,有拉着牛尾巴的,有想要騎的,梳着兩個辮子的女孩子則緊張的站在一邊,跟着哥哥小跑着往深處走去。

遠處,炊煙裊裊,有雞鳴犬吠聲傳來,隱約可見,幾十戶房屋隱藏其中,這一幕幕,宛若畫中景象,清雅,幽靜,如同世外桃源。

村落中間位置,此刻許多村民圍着一顆棵猶如冰晶的樹在參拜,似乎在祈福,樹身上,掛滿了紅布條和各種小牌子。

正是祖靈樹,不過那個時候的祖靈樹好小,卻成了這個杏花村的守護神樹,逢年過節各種事都在這裏舉行,它們,彷彿是一個家子。

“好想,回到那個無憂無慮的時候……”一聲輕輕的嘆息聲響起,祖靈樹搖曳着身子,蘇言面前的景象卻是越來越遠,他牢牢的記住了那兩座穿上雲霄,對立的高山。

眼睛一花,他的面前以及是龐大的祖靈樹,以及那位閉着眸子,彷彿睡着了的祖靈樹的靈,曾經歷經艱難險阻,成爲仙王的靈嵐仙子。 蘇言心中的沉痛無法說出,彷彿壓着一塊巨石,他知道,這棵祖靈樹一定是感應到了他身上九黎真界的氣息,這纔將所有的一切顯化出來。

她不管來的是敵是友,只要是家鄉人,就代表了一個希望,一個……回家的希望。

蘇言突然向着靈嵐仙王的肉身跪拜了下來,這一拜,不爲別的,只爲了,他們來自同一個地方,只爲了,曾經在外,默默的付出。

“我一定會帶你回家的。”蘇言說完後,鄭重的向她磕了三個頭,而後紅着眼,將她收進了系統倉庫中,好好保管,等這次回去了,替她打造一個好的棺槨,然後,找到那處地方,將她埋葬。

隨着蘇言收了靈嵐仙王的肉身,那巨大的祖靈樹竟然搖曳着身軀嘩嘩作響,似乎在感激他。

“幹什麼呢,快點啊!”遠處的古翎被追的上氣不接下氣,邊跑邊用笛子做武器,已經過了十息了,他卻待在原地一動不動。

靈嵐的肉身,古翎看不見!

可是,古翎的話語剛喊完,那祖靈樹竟然飛快的在變黃,在枯萎,一股前所未有的枯寂感瞬間瀰漫整個星雲,似乎它已經完成了自己的守護任務。

古翎一愣,蘇言也是一愣,他們都是親眼看見,位於最上方的那顆祖靈果一下爆裂,就此消散。

不等古翎喊,蘇言瞬間飛身而起,將下方兩顆祖靈果摘取下來,收進儲物袋,就往外急速而去。

古翎見狀,再次揮舞出凌厲的一擊後,也是逃竄,兩人前後逃離出了星雲,那羣血蚊獸在剛追出手,就一個個低聲嘶吼着,悻悻然的返了回去。

金烏在依舊在外面的隕石塊上,畢竟他們兩人進去的時間很短,隕石並沒有飄離太遠。

“王兄,差點讓你害死,你不會是嫉妒我比你英俊,想要趁此機會幹掉我,然後獨自稱霸星空第一美男的稱號吧,”古翎落了下來,氣喘吁吁開着玩笑道。

蘇言原本沉悶的心情反倒被他給逗樂了,直接將一枚祖靈果掏出來給了古翎,古翎拿着祖靈果,感受着那股龐大的生機力和寒氣,一陣激動,她終於有救了,連忙找出來一個玉匣,將它小心翼翼收了進去。

蘇言也學着他的樣子,將另一顆收進匣子中。

“王兄,大恩不言謝,我古翎欠你一個人情,而你,還是這般的信守承諾,我爲之前的小氣懷疑而道歉,”古翎立馬行禮道。

蘇言也是還禮:“古兄客氣了,我還要多謝你呢,我也得到了一顆呢,只可惜,另一顆沒了,那棵樹似乎有着奇異的魔力,我到跟前時,竟然發現自己動不了,最後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祖靈樹似乎死了,我才掙脫開來,只搶了兩顆。”蘇言只好撒起謊來。

古翎一點頭:“我剛纔往出逃得時候,還回頭瞥了一眼,那棵樹確實灰飛煙滅了,畢竟古往今來,你是第二個接近它的人,好在的是,收穫不錯,剛好一人一顆,要不然,你拿兩顆,我不舒服了,說不定心性不穩,來個殺人越貨,哈哈~~”

古翎似乎心情非常的不錯,和蘇言繼續開着玩笑,蘇言也附和着笑起來。

“看來,咱們每個人手上的祖靈果,或許是這天地間最後兩顆了,到時候我這顆拿去一救人,你的,就真的獨一無二,如果拍賣的話,最起碼能到四五個億的神源,如果是那些頂級煉丹大師或者非常需要此果的人,或許會開的更大,當然,其中你的危險也是巨大的。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王兄,我來自道晨真界,隸屬於武神位面的清風閣,倘若有機會,來我這裏好好敘一次,咱們把酒言歡,算是我感謝你的救命之恩,如果不來,萬一哪天我喝醉了,將另一顆祖靈果的消息不小心泄露出去,你可別怪我啊。”古翎對着蘇言就是一陣擠眉弄眼。

短短的兩次接觸,蘇言也算是有些摸清這位古翎的性格了,人很好,也幽默。

“好,若有機會,一定前來找你,不過,一定是處理了祖靈果之後,萬一來了你幫我灌醉了,趁機搶了,我找誰說理去。”蘇言道。

兩人一對眼,很快都是哈哈大笑起來。

“王兄,那我就先走了,一來出來的時間有些長了,體內的古神血已經有三成處於冰凍狀態了,必須得找個地方休整一下,二來,我需要拿着它趕緊去救人,祖靈果是真的能活死人生白骨的,好好珍藏,也別讓其他人知道,如果有可能的話,別賣。”古翎向着蘇言一行禮,鄭重道。

蘇言點點頭,他又怎麼會去賣,這可是靈嵐仙王的東西,如果有可能,他想還給她,至於天價神源,他日後會慢慢靠自己的本事賺取的。

古翎這般的急匆匆,想來所救的人,一定對他很重要。

“我知道了,再會!”

“再會!”

兩個來自一個最強真界,一個最弱且淪陷的真界之人,在這偌大的星空,能前後兩次遇見,不得不說,是緣分,還有這次的合作,互相爽朗的性格,也算是結交了一次友誼了。

雖然他們都知道,或許,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再見面了。

…………

蘇言繼續選擇了流浪,因爲金烏看樣子,還沒有返回去的打算,蘇言只好陪着它,往星空更深處而去。

一晃又是十天時間而過,蘇言和金烏這兩個狼狽爲奸的一人一獸,不斷用着計策進行偷吃和抓捕各種古神獸,期間,蘇言還將之前所剩下的一滴精血服用了,加上此次的,在一次閉關後,他如願以償的踏入了大聖境圓滿。

蘇言,距離段清風的天尊境,僅有一線之隔,而且本身因爲魂力特殊的原因,全力釋放的話,氣勢絲毫不弱於天尊境,甚至於因爲分身的原因,戰鬥力也是一樣。

如今的蘇言,加上本身的各種底牌,說是天尊境之下第一人也不爲過,而這段時間好金烏的合作,蘇言還得到了一些不錯的靈藥和高階古神獸,沒有提煉精血,而是放着等日後再說。

直至這天,蘇言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下巴都快震驚的脫臼下來。

我靠,神源山脈!

“古翎大哥——”遠遠,兩道身影向着蘇言飛馳而來,其中一道顯得非常的興奮…… 出現在蘇言面前的,是一快破碎的山脈,山體上,鑲嵌着密密麻麻的神源晶體,這種晶體,要麼是歷經數千萬年,在歲月的見證下,吸收星空的能量,慢慢凝聚成晶體,要麼,就是某個碎裂的星球中,在底下爆裂出來,而後飄蕩星空。

形成神源的外界因素有很多,總之,很複雜,也很漫長,而如今各大真界所用的神源,都是從星空中挖取回來的。

而面前的這座隨意漂浮的,蘇言也不知道是何種原因形成,但看的出來,似乎沒有挖掘過的痕跡,而且初步估計,這座神源山脈,如果全力開採的話,最起碼能有一億神源左右。

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數字,要知道,蘇言晉升頂級妖靈師,公會那邊也才獎勵了兩百萬神源而已。

但是,想要挖掘也是不容易的,需要特殊的工具,因爲每一顆神源周圍的泥土都是像有着吸力一樣,將它牢牢保衛在中央。

當然啦,光靠古神子那得挖到猴年馬月去,這個時候就體現了一直待在古神子後面的艦船作用了,裏面所拉去的人,除了在危機關頭保護古神子外,另一個作用,就是運載。

所以,當蘇言看到這塊無人認領的山脈時,在震驚的同時,山脈八個方向,就很快出現了不下十七艘艦船,每一艘艦船外面都有着古神子帶隊。

不得不說,在發現寶貝這一方面,人類是非常敏感的,比蒼蠅都快,蘇言甚至不懷疑,再過一會,會有更多的人趕來,到時候,這麼大一塊蛋糕被分的七零八落,估計也不剩下什麼了。

蘇言只得一聲無奈,他最多召喚出一個骷髏架子小白跟着他一塊挖,能挖多少,一百塊還是一千塊?

他打算放棄了,蛋糕太硬,啃不下去,容易崩牙,他還是找古神獸來的比較快。

可就在他準備走時,在他身後想起了一道歡快的聲音,一回頭,臉色頓時一黑,怎麼就碰到他們了,早知道就不來湊這熱鬧了。

來人正是安盈盈和段清風,身後跟着火神門的巨大艦船,如此多的人出現在這裏,只能說,他們都有探查神源的手段了。

安盈盈閃着翅膀過來,看着騎在雙頭黑鴉身上的蘇言,眼中閃着驚喜,段清風也是騎着他的火鷹而來。

蘇言立馬裝起古翎的冷酷身份來,只是有些感慨,前不久才和真正的古翎分開,如今又要冒充他的身份,兩人是真有緣。

“古翎大哥,沒想到在這裏遇見你了,謝謝你上一次的救命之恩,盈盈一直想要找機會報答你,奈何這段時間一直待在宗門裏,”安盈盈看着這個和蘇言一模一樣的臉龐,徹底的杜絕了是蘇言的可能。

安盈盈所感謝的,就是上一次在星空被星空排斥暈厥過去,是他一直用自己的祕法魂力,護着她找到了艦船,只是當自己醒來的時候,人家已經走了,艦船也是在返航中。

“古兄,又見面了!”段清風笑道,只是他能感受到,此刻蘇言所散發出的修爲是大聖境大圓滿,但是,卻能感受到一股很可怕的氣勢,這名出自道晨真界的古神子一定不簡單,或許這一切都只是假象。

只是,如今看向古翎的樣貌,和宗門蘇師弟還是長得太像了,一樣的冷酷,只不過,一個在涅槃境大圓滿,一個已經是大聖境圓滿,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原來是你們,好久不見!”蘇言淡淡的打了一聲招呼,而後看向星空艦船。

“你們也是來挖神源的?”

“嗯嗯,羅盤此次的波動很大,但沒想到會是這麼大一座神源山脈,只不過……”安盈盈看着周圍越聚越多的艦船,就表明了,許多人也是探查到了。

“古翎師兄,你的宗門人呢?”安盈盈奇怪問道。

蘇言剛想說些什麼,突然想到了古翎之前的話語,道:“一直以來,我是一個人行走的,他們,在着手培養新的古神子,此次,倒是可惜了。”

段清風露出了一個果然如此的眼神,看來,這位古翎,早就踏入了第三步的修爲,否則,宗門不可能讓他一個人而來的,想想自己,方纔是前不久進入天尊境,估計獨處,還得一段時間。

“清風、盈盈,還愣着幹什麼,下去幫忙啊。”遠處,火神門內的艦船飛出了好些人,駕駛着艦船就往那片山脈落下,而後一個個出來瘋狂的開挖。

他們每一個人手中,都有着一柄精緻的玉鏟,原本猶如鋼鐵的山體,在它插下去的一刻,彷彿切豆腐似的,便切下一整塊來,直接往地上一扔,其他人就是一頓撿,然後扔上各自的飛船。

這是第一步,許多神源周圍依舊帶着堅硬的泥塊,詳細的清理工作,等回到宗門再慢慢加工吧。

而且,這麼龐大的一座山脈,是沒人獨搶的,本來就是無主之物,而且,你就算打跑一個,很快就會來五六個,還不如趁着人少,趕緊多挖點。

段清風一陣抱歉後,就飛快而下,安盈盈看着蘇言,有些猶豫,她到現在,每次做夢都能夢見,古翎大哥的手指一指按在她的眉心處,救了她的命。

但奈何下方催的緊,上一次因爲自己無功而返,這次,好不容易發現了好東西,時間緊迫,你再婆婆媽媽,就歸別人了,雖然她有很多話要對古翎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