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君慕,是君羨小一歲的弟弟。

今年十九歲讀大二,君羨二十歲讀大三。

他們就讀國內最好最頂尖大學。

爲了跟他們考進同一所大學,太子妃給我聘請了三十多個家庭教師,高中三年我犧牲掉所有娛樂時間,廢了九牛二虎之力,還

以兩分微不及微的差距,花了點心思(答應鬼後給她做一個月的午餐爲代價),走了後門才進入這所大學。

這所大學的大股東之一,是鬼後。

別說一個月午餐爲代價,就是做一年午餐我也願意。

我和君羨讀同一所學校,又靠近他一步了。

我還能在學校裏偷窺他。

嘻嘻~

正因我耗費了這麼大的精力都沒考上,暑假被君慕笑了整整兩個月。

他說他們一家都是優良基因,智商極高,除了我這個蠢蛋外。

好吧,太子妃是學霸,太子絕頂聰明。

君羨平日裏幫鬼太子處理冥界瑣事,很少見他看書,但是他那年高考,全市第一,京城第一什麼概念,全國前三。

還有那個吊兒郎當的君慕,他沒有上過一天的學,真的,從小學到高中,大部分時間在修煉。

高考那年,他理科全國第一。

我受了一萬點的暴擊。

君慕看我還不上車,手臂支在車窗上,邪笑着:“怎麼,靠你那點低到微不可計的智商,還想坐公交去學校?”

“得了,你就饒過我媽媽,你把自己弄丟了,還要我媽媽大張旗鼓,全市大面積範圍的搜索去尋你,你不嫌丟人,我還嫌找你麻

煩。”

他嘴巴很毒,我不喜歡他。

他除了修煉就是玩,君羨這麼忙,他從來都不幫。

哦,對了,冥界的女子們說他性格本來就是這樣。

什麼桀驁不馴,狂狷魅邪……

呸,這幾個字的意思我還是明白的。

別把吊兒郎當、不務正業說的這麼清新脫俗!

見我還愣在哪兒,他下車,邁着修長腿走到我面前,把我箱子以像垃圾一樣,丟到他車後座去。

箱子還沒落下,就被一人接住。

君羨沉着臉站在跑車旁,接下箱子,表情冷峻:“上車。”

他的車是低調的黑色,他比君慕穩重,沒那麼張揚。

看見君羨接我,我笑着連忙跑過去,打開前座準備上車。

¤TтkΛ n ¤C〇

君羨把我箱子放好後,打開後座。

“去後面坐。”

我撇了撇嘴,去後面。

君慕超跑也不開了,居然跟我一起來擠後座。

他剛想上來,就被君羨訓斥。

“你,來前座。”

“哥……”

“別廢話,不然我讓你飛着去學校。”

君慕拉下臉去了前座。

君慕經常懟我,取笑我,卻非常尊重君羨。

在冥界,鬼太子和太子妃都治不了君慕,唯獨一個人可以。

那就是君羨。

一路上,君慕規矩多了,沒敢在取笑我,君羨性格冷漠話不多。

相互無言。

我偷偷在後座偷窺君羨。

他如此優秀出衆,學校裏一定很多女生喜歡他追求。

他應該沒有女朋友吧。

太子妃沒說過,應該是沒有的。

我還有機會。

加油。

一個小時後,我們到了學校,車子一開到校門口,就被學校裏的女生圍的水泄不通,尖叫聲陣陣,還有那惱人手機閃光燈。

不用靈力,都知道她們在尖叫上面。

“君羨啊,哇,是君羨……好帥啊。”

“天啊,天啊,君慕也在車上,哇君氏兄弟一起上學,三年來第一次啊。”

“兄弟同框,今天我好幸福啊。”

“快快,準備手機,把他們拍下來,快點。”

“要送禮物或者表白的快點,君氏兄弟同時在正大門出現,少見啊。”

前面圍堵的女生越來越多,車子開不進去,君羨也沒鳴喇叭,對君慕說:“下車。”

我解開安全帶,準備下車時,君慕先一步下來,打開車門。

我下車還沒站穩……

一瞬間,被各種尖叫聲,閃光燈給嚇着連連後退……

真的,飛昇成仙的紫電都沒能把我劈暈,卻被這些閃光燈差點閃瞎。

我第一次見這種陣仗,太晃眼了。

冥界光線黯,一時沒能習慣。

君慕扶住我。

君羨站在我身前,替我擋掉閃光燈。

他冷着臉,對衆女生訓斥:“把閃光燈關掉。”

樣子太兇,我睜開眼時看見一排擠在最前面的女生,全後退了。

他轉過身,眼眸細緻查看我。

見我無恙,才問:“有沒有事?”

我搖了搖頭,略尷尬。

“內個,我沒想到這麼多女生喜歡你。”

君羨還兇她們,挺過意不去的

君羨面無表情的說:“都是君慕的粉絲。”

婚後和誰說再見? “哥,你這就不厚道了,什麼我的粉絲,是你的……”

話沒說完,一束鮮花伸過來,伸到君慕面前。

“君慕學長,我喜歡你,能接受我的鮮花嗎?”

君慕:“……”

當場被打臉。 又一封情書遞過來。

“君慕,我想跟你告白,你別拒絕我,不然我會傷心的。”

女生嬌滴滴的說。

鬼啊,我都看見告白信的提名是君慕,被他一兇都不敢告白了,馬上轉移目標。

姑娘你就算這麼快轉移目標,也得把名改改吧。

不心虛嗎?

一盒精美的蛋糕伸過來。

“君慕,這是我剛做的蛋糕,你嚐嚐。”

我看了眼蛋糕,草莓味的,看起來挺可口。

君慕接過蛋糕,邪肆的笑着:“謝了。”

女生長得挺漂亮的,看見他接過,激動的都快哭了。

沒到半秒,君慕就把蛋糕塞進我懷裏。

“拿着,給你補補腦子,快吃,別等融了。”

我,靠~了。

當着女生的面把蛋糕塞給我,就不怕她傷心嘛?

果然,那女生眼眶還含着淚,愣住了。

君慕冷漠的對她們說:“讓開,別堵大門,後面的車子進不來。”

女生立刻讓出一條大道,兩個穿制服保鏢模樣的人走出來,接過君羨的車鑰匙,打開後座拿出行李箱。

一個搬運行李箱,另外一個開車去停靠。^

我們三個走進校園。

我抱着蛋糕走在中間,君羨在左,君慕在右。

走進校園內很久,我還聽見身後女生們的議論。

“那個女孩子是誰啊,好漂亮,氣質好仙。我們大學評選出來蟬聯三年的校花,容貌身材膚色就輸了她一大截,跟她完全不是一

個檔次,今年校花要易主了。”

當然了,我修煉大圓滿,已經飛昇了,自帶仙氣……嘿嘿!

我名字叫落雁……

幻成人形時太子妃就抱着我,說:“這個女孩子,長大以後,定有閉月羞花之容,沉魚落雁之貌。”

鬼太子當即取了落雁二字。

還好我沒長殘,算應了名,沒給太子妃丟臉。

“我好羨慕她,君慕和君羨都這麼寵她,她被兩大帥哥捧在手心裏,一定很幸福吧。”

唉,得了吧。

她們不懂我的苦。

真實情況是君慕天天懟我。

君羨又太冷漠,每一次說話都不超過十句。

我甚至都懷疑,是不是我的出生,搶了本該屬於他們太子妃的母愛?

不然,他們爲什麼對我這麼差。

“你們聽說君羨君慕有女朋友沒有?”

我調動靈力,豎起耳朵聽。

我也好奇。

“沒聽說啊。”

還好還好,這我就放心了。

“那君羨君慕有姐妹嗎?”

沒有。

我天天跟他們生活在一個屋檐下呢。

“也沒聽說。”

“可那個女孩子打哪兒來的,怎麼一下子就奪走兩個人的注意力,他們還親自一起送她來學校,什麼背景?看的我都快羨慕死了。”

“對啊,他們都她真是太好了,從來沒見他們對一個女生這麼好過。”

“我好想成爲她……”

君羨把我懷裏的蛋糕提出來,塞進旁邊的垃圾桶裏。

“沒事別聽八卦。”

君慕道:“對,你學習成績這麼差,還有心思聽八卦。以後在學校裏,不要說你跟我們認識,也不許說你住在君家,我嫌你蠢,

太丟人,不想在外人面前承認你。”

我生氣了,一次兩次的,還沒完美了。

“你跟我閉嘴!”

哼,不說就不說。

了不起啊!

我雖然功課不行,但是靈力在他之上。

“得了吧你,女媧都看不上你,把你剩下來都沒用來補天,就知道你多蠢了。”

我!

忍!

在君羨面前,要淑女,千萬不能暴粗口。

他會不喜歡的。

君羨冷漠的道:“去幫她登記。”

君慕終於要走了。

嘿嘿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