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這一雙眼睛,便不必再窺視其五官之美,已然能讓人忘卻前塵往事,甘心沉淪於這一雙如星辰的眼,男子看近她的眼,那穩定如山恍如從雲山霧海中走出來的仙女,在那猛一瞬間眼神裏波光盪漾,驚濤駭浪也不過如此。

男子一擡手,擋住了蘇紫陌的攻擊,同時,眼眸裏也閃過一抹驚豔。

“余月爲見,你的修爲晉升了可不止一點點,聖玄期一階,你這個女人每一次都能讓人驚訝!”

男子聲音裏掩飾不住的驚訝!

“你,到底是誰?”蘇紫陌真的看不出來,眼前的男子是誰?他僞裝得很好!無論從身高,還是從胖瘦,還是聲音,都很難讓人猜得出他的身份來。

“你蘇紫陌也會有猜不出人來的時候嗎?”

男子諷刺的看着蘇紫陌,那雙眼眸裏微微隱過一些東西,好像是多說一句就會泄露自己的身份一樣。

“你這個縮頭烏龜,有本事就不要矇頭蓋臉的,不要給老孃玩朵朵。”蘇紫陌怒吼道。

“呵呵!原來你也會罵人啊?”男子冷冷一笑,陰沉的看着蘇紫陌。

“陌兒,不必和他廢話,殺了他。”

沐雲軒猛地擊出,他周圍的人被他擊飛,落地時,人已經斷氣。

“啊?”黑衣男子眼眸裏猛的一驚。

擊出一掌,虛幻一招,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該死,他早就知道我們會來。”沐雲軒滿臉陰沉沉的看着男子消失和地方。

“也許我們是被他給忽悠了,在那個丹藥行,我們只是看到了天門的令牌和錦旗,並沒有其他東西證明他們是天門的人,或許,他不是天門的人。”

“不,陌兒,我敢肯定,他們就是天門的人。”沐雲軒一臉肯定的說道。 “那剛纔的那個黑衣人是誰?他好像很恨我,是姬煜,不可能,你已經把他打成重傷了。”

蘇紫陌一臉凝思着,着實猜不透那個人的身份。

“陌兒,我們先去看看那些孩子在什麼地方?”沐雲軒知道,總有一天會有結果的。

暗中跟着他的暗衛一定會發現蛛絲馬跡的。

兩人四處尋找着孩子的聲音,在一間來不及關上門的地下密室裏。

蘇紫陌和沐雲軒看到被抓過來的四個孩子已經倒地身亡了,蘇紫陌眼眸裏一片驚恐,心裏劃過一抹疼痛,剛剛還活鮮鮮的生命就這樣沒有了,這些孩子的年齡和齊兒,櫟兒,還有馨兒的差不多,讓她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

“怎麼會這樣?”蘇紫陌驚呼!一臉的不可置信,她們也是緊跟其後的,在這麼短的時間裏,他怎麼會在這麼快的時間裏把這四個孩子殺掉。

“陌兒,也許殺掉這四個孩子的不是剛剛的那名男子,而是另有其人。”

“剛剛那名男子是故意在外邊擋住我們的,好讓密室裏的人殺了這些孩子。”

沐雲軒走過去,拉起地上的孩子的手看了看,手腕處被人割開,明顯的是爲了放血。

難道是君臨天嗎?不可能,暗衛一直跟蹤君臨天已經回到了皓月國,不可能是他,難道是姬煜或是楊清清?

沐雲軒心裏閃過很多猜測。

回頭,猛的瞥見一臉自責的蘇紫陌,一抹難受涌上心頭。

“陌兒,不要自責,這不是你的錯。”

“要是我們能在快一點,他們就不會有事了,他們和齊兒的年紀差不多,他們的人生還沒有開始,就這樣沒了。”

蘇紫陌神情痛楚的看着那些孩子的屍體,心裏難受得喘不上氣來。

“陌兒,如今自責也無用,只能儘快的找到那些人,讓那些孩子不會在受到傷害。”

沐雲軒握住她的手,想多給她一些支撐她的力量,陌兒作爲孃親,他心裏明白她的心情。

入夜後,蘇紫陌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回到宮裏,沒有吃晚膳就上在牀榻上躺着了,

蘇齊和蘇櫟聽蘇清絕說了事情的經過以後,兄弟兩人都明白自己孃親的心情。

兄弟兩人一直守在牀榻邊,閉眼假冥。

沐雲軒忙完進來,看到蘇齊兄弟兩人靜靜的站着,在心裏嘆了口氣。

“齊兒,櫟兒,走,爹爹先送你們回去休息。”

“哦!”蘇齊點了點頭,兄弟兩人跟着沐雲軒出去。

在門合上的瞬間,躺在牀上的蘇紫陌緩緩睜開雙眼,盯着緊閉的房門半晌,又合上。

“爹爹,孃親就在在狠心,她從來不會殺孩子,這次看到四個孩子死在她的面前,她的心裏一定會非常的自責的。”

回到房間,蘇齊坐牀邊,兩隻腳丫子泡在溫水裏,正笨拙的洗腳。

“沒事,過了一晚以後你孃親就會沒事的。”

沐雲軒給蘇齊擦乾腳,摸了摸變暖和的小腳,他眉毛鬆開。

又給旁邊的蘇櫟擦乾小腳,對於沐雲軒來說,他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可是他做得並不笨拙。

這兩個一天到晚在外邊跑,這雙小腳依然白白嫩嫩的。

入骨暖婚,霸道總裁放肆愛 “謝謝爹爹!”蘇櫟歪頭打量沐雲軒,這時的他,一向嚴肅的小臉上多了一份天真無邪。沐雲軒把他的腳擡到牀榻上,笑着拍了拍他:“咱們是一家人,有什麼好謝的,是爹爹要謝謝櫟兒,能這麼快就接納爹爹。”

“那是因爲爹爹做得好!”

蘇櫟的話不多,卻能恰到好處。

“爹爹是好!就是懼內。”

一聽,沐雲軒莞爾一笑,對蘇齊的話有些耿耿於懷。

“齊兒,爹爹不是怕你孃親,而是讓着你孃親。”

“嘻嘻!齊兒說笑呢?爹爹就該讓着孃親,孃親可是很辛苦呢?”

蘇齊話鋒一轉,還是他老孃重要,爹爹讓着孃親纔是最愛孃親的。

“你啊!人小鬼大,爹爹會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嗎?”沐雲軒撓了撓蘇齊的腳底,蘇齊怕癢,咯咯的笑個不停。

“好吧!爹爹不怕孃親,齊兒以後再也不說這樣的話了。”蘇齊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瞧着兒子拍着小胸脯鬆口氣的樣子,沐雲軒失笑,緊接着沉着臉道:“以後不許在說這樣的話。”

蘇齊乖乖點頭:“不會不會,爹爹,齊兒以後再也不讓爹爹和孃親擔心了,齊兒知道孃親這次原諒齊兒就是極限了,齊兒以後再也不會了。”

沐雲軒眼神柔軟地看着他,兩個兒子真的很懂事。

父子三人又在牀榻上玩了好一會,直到兄弟兩人都有了睡意,沐雲軒才起身離開。

回到蘇紫陌的住的子陽宮以後,沐雲軒洗漱完以後,也躺倒了牀榻上。

側擁着依然閉着眼睛的蘇紫陌。

蘇紫陌動了動身子,整個人埋在他的懷裏,什麼話都不說。

“陌兒,還在自責呢?”沐雲軒輕拍着她的背。

“我不是自責,而是心痛。”

蘇紫陌淡淡的說道,那些孩子,她要是再快一步,就不會死。

沐雲軒垂眸看着她,說來說去,陌兒心裏還是內疚。

一粟宮,蘇齊把頭慢慢的伸出被子裏。

看了看四周,夜晚靜悄悄的,透過窗外,之間天上繁星點點,一閃一閃的非常的漂亮。

“哥哥。”蘇齊推了推已經熟睡的蘇櫟。

蘇櫟不情願的睜開眼眸,不由自主的蹙緊了眉頭。

“幹什麼?”

“哥哥,齊兒和小舅舅約好了今晚去抓賊呢?你要不要一起去抓。”

蘇櫟猛的直起身子,不悅的說道:“你瘋了,是誰剛剛還大言不慚的在爹爹面前保證,說是不讓爹爹和孃親擔心的,你這個東邊說着,西邊就被風吹走了。”

“哥,齊兒是說過不讓爹爹和孃親擔心,那是在爹爹和孃親不知道的情況下才去做的,爹爹現在正哄孃親呢?咱們悄悄出去,在孃親和爹爹發現之前回來就可以了,小舅舅在外邊等着我們呢?”

蘇齊悄聲說道,不斷的看向外邊,生怕有人聽到。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你不是不喜歡大晚上的出去喂蚊子嗎?”蘇櫟連想都不想就拒絕了。

“哥,你的修爲比我和小舅舅厲害,有你一起去,齊兒和小舅舅纔有安全感嘛?你看看孃親,爲了那些死去的孩子多傷心啊?你就忍心看着孃親這樣傷心嗎?”

蘇齊拿出孃親做殺手鐗,孃親是哥哥最在乎的人,哥哥是連孃親皺眉都會心疼的人。

蘇櫟一聽,微微皺眉,想到孃親今晚的表情,心裏有一絲動容。

蘇齊一看哥哥的表情,心裏覺得有戲,再接再厲,“哥哥,有哥哥一起去,事半功倍。”

“走,在孃親發現之前,我們一定要回來。”蘇櫟掀開被子,決定了的事情從來不會拖泥帶水的。

一看,蘇齊狡猾一笑,他就知道搬出老孃,哥哥一定會同意的。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哥哥能做到對孃親的傷痛感同身受的人,至於爹爹,他想也是,可是他還沒有看到過。

兄弟兩人佈置好房間裏的一切,很快在和納蘭憶約好的地方見面。

一見面,納蘭憶帶着他們很快出了皇宮,往白天納蘭憶踩好點的地方飛奔而且。

星月國,就是在黑夜裏,星月國的皇宮看起來更加的巍峨莊嚴。

青瓦紅磚,紅柱金樑,雕樑畫棟,一切擺件,都是極盡奢華的,星月國是除了皓月國之外,第二富有的國家。

太子宮,宮殿門口,兩邊矗立着兩頭石獅子,栩栩如生,矗立着兩更紅色的兩人才能圍得過來的柱子,上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騰龍。

往裏走,裝潢別緻風雅,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是整個皇宮最別緻的地方,平常除了慕容邵峯,還有太子宮的人,其他人不經允許,一律不得踏入。

主殿裏,上好的白玉鋪造的地面在月光的照射下閃耀着溫潤的光芒,別緻又華麗的裝飾,讓人賞心悅目。

玉案前,穿着一聲白色華袍的慕容邵峯,靜靜的批閱着公文,那一舉一動,優雅飄逸,高貴絕俗。

朱巖站在一邊,靜靜的等着。

當慕容邵峯優雅的放下筆時,朱巖才放鬆了下來。

“說吧!”簡單的兩個字,就如闡述着他此刻的心情一樣。

朱巖抿了抿脣,殿下從皓月皇回來之後,就在也沒有一點笑容,除了一雙淡雅如星光的略帶思念的眼眸,俊逸的臉上面無表情。

“殿下,黎夏國公主一直求見殿下。”

“本宮不想聽這些。”

淡雅的聲音,波瀾不驚!

朱巖神色一緊,握了握手指,最近今天,他都避免提蘇紫陌的事情。

“殿下,暗衛傳來消息,星月國在三日後會進行冊封大典。” 終於,那波瀾不驚的俊臉上,終於有了一絲起伏,甚至那在廣袖下的手,也緊了緊。

眉宇之間,也有了一絲舒展。

“讓在黎夏國的董宇備一份厚禮送到黎夏國皇宮去。”

風輕雲淡的聲音裏,也有了一絲起伏,看着朱巖的眸子,又隱隱約約的隱過些什麼?

陌兒又有了一層新的身份,以後在黎夏國,她辦事就方便多了,對於努力的她來說,黎夏國也是一個風水寶地,她又怎麼會放過呢?她最喜歡的就是珠寶設計,而且黎夏國人最喜歡以珠寶瑪瑙用在衣服上做裝飾,陌兒更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朱巖一看殿下凝思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在想蘇紫陌了,只有在想蘇紫陌的時候,殿下臉上的表情纔會散發着獨特的光芒,幸福,喜悅,讓他周圍的人都能感同身受。

可是殿下要是永遠都放不開愛錯了的人,殿下一輩子都不會接受新的幸福。

“還有呢?”慕容邵峯又問道。

朱巖眼眸裏快速的閃過一絲不知名的光芒。

“天門的人一直跟着莊主,君臨天的人也是,在維庫城裏,有青年男女消失的消息傳出。”

“交代下去,只要是會危害到她的人,都通通解決掉。”

輕風雲淡的臉上,瞬間變得凌厲,清明溫玉的眼眸裏,滿是無情,卻又充滿了令人瘋狂的魅惑。

朱巖猛的嚥了一口口水,殿下爲蘇紫陌做了這麼多,蘇紫陌卻一點都不知道,殿下這樣做真的值得嗎?可是殿下太執着,他的嘴又笨拙,其他的事情和殿下都好商量,可是有關蘇紫陌的事情,他只要敢說一個不字,殿下殺人的目光馬上就會射過來。

“是,殿下,朱巖會吩咐下去的。”

朱巖語氣頓了頓,再次說道:“殿下,褚小姐已經回到了星月國,禹王依然還在星月國,殿下封鎖了皇上臥病不起的消息,可也是短時間的事情,紙包不住火,最近幾天,褚丞相一直要面聖,在拒絕幾次,恐怕會引來他們的懷疑。”

“在他接到消息的時候,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清理他的勢力了,從褚丞相開始,一一清理乾淨,七天之後,本宮要看到成果。”

冷漠的聲音中,透着一抹絕情,舉手投足之間,都流露出渾然天成的帝王霸氣。

他們非逼着他做到這一步不可,他也只能這樣做了。

“殿下,準備了這麼久,一定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朱巖一臉自信,這一次,就讓禹王陰溝裏翻船。

“好了,你下去吧!本宮去父皇的宮殿看看。”

“是,殿下。”朱巖轉身出去,那背影幹勁十足,毫不拖泥帶水。

慕容邵峯擡眸,看了看霧色的夜空,只覺得心裏空蕩蕩的,他用力的想抓住心裏的謀一絲感覺,想填滿心裏空蕩蕩的空缺,卻用盡全身力氣,也抓不住。

“陌陌,我會用我的能力,儘量爲你擋去你身邊的麻煩,我不求其他,只願你過得幸福,只要能看到你的幸福,我就開心,我不想忘記你,因爲有你在心裏,我覺得很幸福。”

喃喃自語的聲音,迴盪在空蕩蕩的宮殿裏,也擊得他的心痛得無法呼吸。

甩了甩頭,慕容邵峯大步往宮外走去。

他每走一步都是帶着微笑前行的,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比誰活得容易,只是有人在呼天喊地,有人在靜默堅守,他不圖什麼,只圖心靈愜意。

黎夏國京城裏一處不起眼的院子裏。

微弱的燭光閃耀着微弱的光芒。

幾隻老鼠在房樑上倉皇而過,爭先恐後的聲音,擾得人

兩名黑衣蒙面人各自坐在一邊。

“你說只是要那四個孩子的一點點血的,你卻殺了他們,你讓我於心何安。”在左邊坐着的男子憤怒的看着他身邊的男子。

露在外邊的一雙黑眸裏,滿是血紅。

“還有,你爲什麼要我對蘇紫陌說那些話,沐雲軒有多可怕你知道嗎?”

“如果你不說那些話的話,沐雲軒一定會以最快的速度殺了你,可是你要是那樣說的話,爲了知道你的身份,沐雲軒會多給自己一些時間來猜測你的身份。”

男子說話有些底氣不足,眼眸有些閃爍,不看看右邊坐着的男子。

“是多給你一些時間去殺那四個孩子吧!”男子激動的大吼!

“晉鵬,夠了,不管我做什麼? 天道寵兒開黑店 都是爲了天門,天門現在是我唯一的家,是我和耀兒唯一的家,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爲了讓整個天門更加的強大,黎夏國是四國之間最弱的一個國家,我想來到這裏以後,我能更好的發展起來,可是我的運氣不好!走到哪裏都能碰到蘇紫陌和沐雲軒,他們兩人是我姬煜天生的剋星。”

原來,這兩個人居然是楊晉鵬和姬煜。

蘇齊和蘇櫟,快速的相視了一眼,納蘭憶對他們的身份不是很瞭解,但是一看蘇齊和蘇櫟的表情就知道,齊兒和櫟兒已經知道他們的身份了。

三人靜靜的趴在院外的牆頭上,有幾隻老鼠就在離他們不遠處。

蘇櫟一看,眼眸裏閃過一絲嫌惡,天門在江湖上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卻住在這樣的地方。

“爲了天門,爲了天門,你左右一句話都是爲了天門,可是在我看來,你是爲了你自己。”楊晉鵬再次怒聲吼道。

“晉鵬,你只知道怪我,你是師傅的親生兒子,你卻什麼都不爲天門做,你想一下,這麼多年來,你爲天門做過什麼?你不但什麼都沒有做過,還整天去勸師傅,怪我,我現在急需晉升才能對付蘇紫陌和沐雲軒,你知道師傅爲什麼不把這本修煉心法傳給你嗎?就是因爲師傅太瞭解你的性格了,他就知道你狠不下心來,纔會讓我修煉這焚身決的。”

姬煜也憤怒的吼了出來。 重生八零最佳再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