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隱隱有些吃驚,周身防護順勢迸發,迅猛的往外邊擴散,將空中一群人給封鎖起來。

眾人駭然,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強悍,都不用動居然也能利用防護把這麼多高手鎖死。要知道,他們實力提升這麼多,自認為已經不用怕了。

綳著神色,唐宋抬頭凝視左上角的天行宮宮主,冷聲道:「你們的實力,誰給的?」

宮主動彈不得,臉色有些蒼白。嘗試顫動嘴唇,發現自己能說話,趕忙道:「沒人給我們,是我們自己修鍊……」

啵!

話沒說完,宮主體內的力量順勢潰散而出,讓他更是駭然。其他人嚇了一跳,心臟差點沒蹦出來。

居然,憑空就把人給廢了……

更神奇的是,宮主體內潰散出來的力量並沒有潰散,就在他的周圍凝固住了。

「我再問一次,誰給你們的實力?」唐宋的面色極為陰冷,「你再不說,我大可以抽取你的記憶。」

「是,是天神。天神給了一個法寶,我們實力大漲。」宮主哪敢再隱瞞,心臟都停止跳動了。

啵!

潰散出來的力量再次回到宮主體內,只是已經被削弱了很多,把法寶給的力量給泯滅,讓他回到了原來的修為。

啵啵啵……

空中其他人也跟著被抽取力量,實力迅速倒退,回到之前第一次碰面的時候。

很快一幫人能動了,紛紛往後倒飛出去,有些人頭也沒回的跑了。

驚悚,本以為這麼多高手合夥已經足夠強,卻沒想到在這個人面前還是毫無反擊之力。

唐宋沒有理會他們,轉身走到紫晴跟前,將她扶起來,柔聲道:「需要我給你療傷嗎?」

紫晴微笑搖頭:「不用,我自己能行,也算是個提升的好機會。只是沒想到,他們實力突然提升這麼多,差點打不過。」

確實沒想到,天行宮這幫人聯合其他勢力的高手來圍攻,更沒想到他們的實力提升得這麼突然,差點招架不住。

唐宋點了點頭,目光落到後邊的夏錦夏秀兩姐妹,除此之外還有好幾個弟子,也都是被壓迫得傷痕纍纍。右手輕輕一揮,濃厚的莉莉力量湧入到他們體內,眾人紛紛盤腿坐好。

「你在這修復,我過去看看,到底是什麼人給了他們力量。」

紫晴點點頭,重新盤腿坐下。唐宋一個閃身消失,紫晴他們周圍依舊保持著一個防護罩。

很快出現在天行宮上方,唐宋俯視著下邊,剛才那些高手已經退回來了。

神念覆蓋,很快唐宋便感應到,在天行宮後方的一座山上,強大的力量從那兒席捲而來。閃身過去,山上還有不少人守著,可對他的出現根本沒有反應。

就在山頂,周圍全都是石頭,一塊亮晶晶的玉佩鑲嵌在一塊大石頭上。石頭散發著肉眼可見的力量,導致整座山都變成了修鍊聖地。

然而,這股力量可不是什麼好事,除了天罰之力,居然還蘊含著一絲毀滅之力…… 絲毫不給山上那些守衛說話的機會,唐宋將整個山都封鎖了。

站在大石頭跟前,天眼打開,穿透了石頭上的玉佩。很快天眼得到反饋,讓唐宋的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

果然是外界力量入侵,對方非常聰明,利用玉佩轉化力量,然後穿透了天道束縛,扔到他掌管的世界內!

分明就是那個敵對高手做的,目的是為了擾亂他所掌控的世界!

這丫也太過分了,自己進不來,不但發動天道入侵,現在還要往他的世界里扔玉佩。

唐宋心頭翻騰著怒火,右手抬起,石頭上的玉佩飄飛到他掌心。玉佩內蘊含的力量很強,雖然不能讓這個世界直接毀滅,卻能讓這個世界的力量體系崩塌。

只要力量體系一崩塌,這世界就毀了,天道會做出懲罰……

右手輕輕一捏,玉佩被捏碎,唐宋雙眼眯成一條線。不知道扔了多少玉佩進來,這些玉佩能繞過天道,所以他一點感應都沒有。

抬頭看著上空,唐宋忽然想到什麼,森冷呢喃:「這是你逼我的!」

眾神法寶出現在右手中,唐宋做了深呼吸,天堂內的創世之力跟著洶湧而出。灌輸進入到眾神法寶之內,同時啟動天眼,鎖定,發射!

啵!

眾神法寶激射出一道力量,可力量很奇怪,飛射出去兩三米就消失了。

很快唐宋又停下來,趕緊將創世之力切斷,然後再次利用天道管理員的身份往眾神法寶內灌輸力量。

兩種不同的力量,前邊是創世之力,後邊則是創世之力轉化后的自然力量。

咻咻咻……

很快,一道道光芒忽然憑空出現,一片片白色玉佩跳躍虛空而來。密密麻麻,少說也得上百塊!

這狗叼,真特么太狠了。得虧發現及時,這些玉佩如果真跳過天道進入到掌控的世界,那還得了!

好在眾神法寶本身就可以掌控所有世界,畢竟法寶上方的圓球本來就是星標。只要催動法寶,就可以同時掌控星標內的所有世界。

沒等細想,上空忽然傳來轟的悶響,一個渾厚的怒罵在唐宋的腦海響起:「你竟然利用眾神法寶切斷我與世界的聯繫,你……你他媽給我等著!」

聲音很快消散,對方估計都快氣死了。

唐宋暗暗冷笑,沒把你的世界毀滅已經算好。讓你丫的胡來,不知道眾神法寶是可以強行切斷創世神與世界的聯繫?

甩開思緒,唐宋將跟前所有玉佩都捏碎,所有力量全部收入到天堂內,利用天堂轉化為創世之力。

閃身再次回到紫晴等人身旁,他們依舊盤腿坐在地上療傷。

後邊是一個新建的山門,之前唐宋來過,也知道紫晴真的在這邊搞了個門派,叫星月門。人還很少,加上打雜的,也就十幾個人,而且都是女的。

如今因為打鬥,剛建好的星月門被毀了不少。好在,主體沒被毀掉,只需要稍作修復就好。

等了一會,後邊的夏秀率先睜開眼,起身拱手道:「多謝師公。」

這稱呼,倒是讓唐宋有點不適應,搖著頭:「不必如此,照看好你的師妹。」

夏秀也沒說什麼,轉身幫那些實力低的師妹煉化力量。對於這個師公,她也是知道有多恐怖……

又等了一陣子,紫晴才醒過來。實力並沒有完全恢復,不過唐宋沒有幫她修復,畢竟她是在歷練,自己修復對以後有很大的幫助。

看著被轟成廢墟的山門,紫晴略顯無奈的嘆道:「才剛建成不到一個月,又要重建。」

唐宋輕抿著微笑:「人沒事就好。我已經把問題的源頭解決,他們不會再來了。」

紫晴擰著細眉,低聲道:「我終究是覺得這樣不好。你想想,他們好不容易實力提升,你如今將他們的實力收回,退回到原來的位置。要知道,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這種心理落差,只怕會跟隨他們一輩子。其實他們也沒錯,我還沒強大到讓他們不敢,自然便想著合力毀滅。」

道理唐宋自然明白,如果足夠強大,那些人自然就會安安分分的了。

不過紫晴說的也是個問題,那些高手可都是這個世界的頂樑柱,現在把他們搞成那樣,估計心理陰影很大,以後不可能再有任何提升了。

心頭盤算了一下,唐宋嘆道:「行吧,那我再去一趟,你先忙。」

紫晴點著頭:「去吧,如今我弟子不少,可顧不上你,呵呵……」

一個閃身,唐宋再次出現在天行宮大門口。門前幾個侍衛見到他突然處出現,一個個倒是有些不知所措。

抬頭看了一下大門,唐宋沉了口氣輕聲道:「有些事想與你們好好商量。」

聲音明明不是很大,穿透力卻很強,層層疊疊的滲透進入天行宮。

很快一道道身影從裡邊閃出來,正是宮主等人。一幫人臉色還很蒼白,站在前邊也不敢吭聲,只是吞咽著口水看著。

掃了一眼,唐宋輕聲道:「都還在吧?正好,找你們商量一些事。放心,我不會殺你們,否則你們早就死了。」

宮主到底是宮主,強裝鎮定的讓開:「請!」

唐宋這才走走上去,一幫人頗為畏懼。畢竟,先前那場面真的太過於驚悚,何況回來之後還發現,天神給的法寶沒了。

天行宮內很大,在宮主等人的帶領下,唐宋很快到了一個大廳。一幫人也不敢坐下,緊張的看著他。

都知道打不過,也都知道跑不掉,要不然誰願意站在這?

環視眾人,唐宋坐下來平淡道:「不用如此緊張,坐吧。我說了,我若是想對你們怎樣,你們早就死了。」

宮主頭皮發麻,咬著牙沉聲道:「不知閣下到底是何人,為何實力如此……」

沒有說下去,甚至有點不敢說。本以為得到天神法寶幫助,妥妥的天下第一,誰曾想根本就是螻蟻。

唐宋沒有回答,盤算了一會才道:「我來找你們,只是想與你們說清楚。我收回你們的力量,是因為那力量來路不正……嗯,順便告訴你們,其實根本沒有所謂的天神,那是他人的隱瞞。另外,你們也別灰心,武神之上還有一層,你們若是能衝破天道,就能飛升成神……」 裘玉蘭一臉震驚,似乎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女弟子桂可依是天羽閣的人,還時常把她帶在身邊,估計桂可依通過她知道了許多我們術士界的布策。還有弘一大師,竟然也是天羽閣的人,真的是一點也沒讓人想到,他隱藏的夠深。

弘一也是術士界的老一輩人,基本上術士界所有的重要會議他都會參加,難怪這麼久以來天羽閣似乎對我們術士界的所有事情都瞭如指掌,原來他們在我們術士界內部來有着這麼多的奸細。

除了桂可依和弘一之外,還有五六個混在其他派別的奸細,他們或多或少也在那些派系裏有着相對重要的地位。除了桂可依之外,說真的我還真懷疑過其他幾個人。

“哼,老女人,只能怪你太傻了,明明就已經發現柴平和天羽閣有關係了,竟然還對我一點防範也沒有。”桂可依冷哼一聲,面露譏諷之色,對裘玉蘭說道。

裘玉蘭被她刺中了腹部,現在血流不止,染紅了大片衣物。她的臉色也因爲失血過多而變得蒼白,搖搖晃晃的像是隨時要倒在地上一樣,還要她的其他弟子慌忙上前扶住了她。

“你……”她被桂可依的話這麼一起,急火攻心,忍不住又吐了一口鮮血,傷勢看上去很重。

醫仙慌忙讓一名女弟子過去幫助裘玉蘭止住腹部的鮮血,然後自己趕到了善妙大師那。善妙大師此時坐在地上運氣,剛剛弘一在他胸口打了一掌,還好他內力深厚,不然弘一那一掌很可能就要了他的命。他現在正在運用自己的內力療傷,再加上醫仙過去了,他應該不會有事。

所有人都被這些現身天羽閣奸細給震驚住了,一時間都不知道要說些什麼,誰能想到這些人竟然會是天羽閣的人。弘一的那些佛門弟子更是不敢相信,一臉驚愕,不停的質問弘一,可弘一根本沒理會他們,一言不發。

“你這個妖女,果然是天羽閣的奸細,可惡,早知道當初就應該把你給殺了。”李慕顏滿臉怒意,等着對面的桂可依,氣憤的說道。

秦筱筱也是露出了殺意,握緊了拳頭。“你是不是發現了我們對你的懷疑,所以這久以來才什麼都沒做?”秦筱筱冷冷的開口問道,語氣裏的寒意讓人不由的心頭一顫。

“沒錯,而且這樣還能把你們的注意力都放在我的身上,那麼其他就有了行動的機會。”桂可依嘴角上揚,點頭回道。

沒想到從始至終,我們都中了桂可依這個女人的奸計,被她給耍了。

“不用和他們多說廢話了,這些術士界的叛徒敗類,直接把他們殺了吧,看了我就來氣。”玩鬼老怪張烈脾氣本來就容易急躁,兇狠的坡口大罵道,眼中的怒火就像是要噴出來一樣。

其他術士也都很氣憤,想不到一直在身邊當夥伴的人竟然會是奸細,不管是誰都會氣憤。再加上張烈剛剛的話,大家的怒意也都被點燃了,都喊着這,目露兇光想要衝上去殺了那些奸細。

“對,殺了他們。”

“叛徒就該死!”……

只是陳柏和崑崙派的掌門左丘洋都沒說話,我們這邊的術士雖然都很憤怒,但是也沒衝動衝出去和那些奸細拼命。

“哈哈……看看你們現在的樣子,真是可笑。”鉉衣站在天羽閣閣主身後,大笑着說道,眼中露出得意之色,似乎很滿意我們的反應。

就在這個時候,地獄魔犬剛剛竄出來的那個深坑裏傳來一陣怪異的聲音,好像有許多人在深坑裏大喊大叫,或哭或笑一樣,聽着讓人不由的頭皮發麻。

我們都往那望去,發現那裏散發出來了更加濃重的陰寒之氣,甚至陰寒之氣已經變得肉眼可見了。

“閣主,護法,能否告訴我們那深坑裏到底還有什麼?”弘一他們那些奸細對於深坑裏傳來的聲音似乎也感到很不安,於是問還站在地獄魔犬頭顱上的天羽閣閣主和鉉衣。

天羽閣的閣主在頭顱上往前走了兩步。“既然你們這麼想知道,那就自己親自下去看看吧。”說完,他身下的地獄魔犬突然大吼一聲,揚起巨大的爪子一揮,竟然把弘一他們那些剛剛現身的天羽閣奸細都拍進了那個深坑裏。

弘一他們根本沒有時間反應,就都落進了那個深坑裏,接着我們就聽到他們的慘叫聲。

“你們就做這個術法的活祭吧。”天羽閣的閣主緩緩的說道,聲音裏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色彩。然後就看到他結了幾個法印,嘴裏念着咒語。

忽然,深坑裏噴涌出一陣狂風,可怕的陰寒之氣也隨着狂風瘋狂的涌出深坑,我們直接被逼得不得不後退。峽谷裏一時間變得天昏地暗,我們就像是身處於煉獄之中一樣。

沒一會,狂風停了襲來,而峽谷裏已經充滿了可怕的陰寒之氣,我們只覺得渾身發寒,不得不用內力來抵禦陰寒之氣。

“你們看,深坑裏好像有什麼在爬出來!”這時候,不知道是誰驚呼了一句,我們所有人都往那邊看去,果然看到了有東西在爬出深坑,數量還很多。

我仔細一看,頓時愣住了。“好像是人。”

“不,不是人,是鬼魂!”陳柏搖了搖頭,臉色大變,開口回道。

再仔細一看,果然是鬼魂,它們正從深坑之中,源源不斷的爬出來,身上都穿着古時戰場上士兵的盔甲。這些鬼魂好像是軍隊,他們手上還拿着兵器。

“術士界的各位,這就是我們天羽閣的亡靈大軍,說道人數上的優勢,其實我們一直比你們強。”天羽閣的閣主,冷冷的開口說道。

數百隻鬼魂拿着兵器不斷的從深坑之中爬出,數量還在逐漸增多,而且可以感應得出這些鬼魂都比普通的鬼魂要厲害上不少。難怪鉉衣會說什麼真正的大戰纔要開始,原來他們天羽閣還留有這麼一個後手。

“衆將士聽令,把那些術士界的人都殺光吧。”天羽閣的閣主,站在頭顱上,發令了。

今天一更,大家不用等了,感謝大家的支持! 本來唐宋沒想好怎麼解決,可到了這裡之後,他忽然明白了。

給他們希望!

希望這兩個字對任何人來說無疑是強大的動力,只要給他們足夠的希望,讓他們看到未來的美好,他們一定會拚命的修鍊!

其實這個世界也確實可以飛升,只是這裡的人似乎已經缺乏動力,很多年沒有飛升到更高層的世界。

當然,去了更高級的世界是否真的更好,那就不知道了。

反正,唐宋能做的就是,讓他們相信,武神之上還有更高的修為,還可以衝破天道。至於能不能跟他一樣強大,唐宋沒說。

宮主等人聽著端是吃驚,在他們看來,唐宋就是從更高的世界下來,那天神法寶也是更高的世界扔下來的。

如此說來,只要飛升然後打通天道,門派豈不是更加強大?

對於他們的心思,唐宋又怎麼會不知道。所以唐宋也在想,改變一下飛升制度,讓飛升上去的人可以適當的跟下界聯繫。當然,不能回來,但可以稍微有一定的連接。就比如,仙界跟人界的關係?

以他穿梭這麼多世界來說,這種制度應該是更好的。雖然可能帶來一定的麻煩,卻也會讓下界的人有信仰。

信仰,這兩個字也很可怕……

跟天行宮一幫人說了不少,雖然不知道他們是否能聽得進去,可對於唐宋來說,至少他已經說了。

離開天行宮之後,唐宋沒有急著回到星月門,而是漂浮到無盡虛空。

他忽然意識到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想要重寫飛升制度,就得對所有的世界劃分等級,這可不是一個輕鬆地工作。

不可能只是譜寫這個世界的制度,要把所有世界串聯起來。那些實力低的世界還好,反正不會有人飛升。可修鍊世界,遲早都要有人飛升。

必須建立一個完善的飛升制度,一個能夠把所有的世界串聯起來的制度。只要能串聯起來,那麼他掌控的所有世界都將得到加強,那個外來高手也沒辦法再入侵了。

可想要建立完善飛升制度談何容易,意味著每個修鍊世界都要走一趟?

不可能,上千個世界,即便他能瞬間穿梭,那也是非常繁雜的工作。

而且唐宋還意識到,天神大陸作為他所掌管的世界中最強的一個,也沒有飛升制度,還正在面臨天道入侵。這就意味著,金字塔最上方有可能崩塌,這時候不可能建立完善制度啊!

心頭盤算著,唐宋暗嘆了口氣。想來想去,還是得先解決天神大陸的問題,之後才能建立一個循環而又完整的飛升制度。

趁著天道入侵之前,他倒是還可以整理一下世界,最好能給出一個等級劃分,彼此間又有什麼關聯等等……

甩開思緒,唐宋閃身回到星月門。

聽到唐宋的煩惱,紫晴眼珠子一轉,道:「那有沒有可能,先散步一些信息。就如你說的,信仰。就往所有的修鍊世界內散步一種信仰,只要突破極限,就有可能飛升天道。比如,弄一些什麼傳說之類的,這樣不就很有吸引力了?」

這個提議倒是出乎唐宋的預料,提前散步消息,而且做得神秘一些,似乎也不錯。只是,他擔心因此引發某些動亂。

看得出唐宋的擔憂,紫晴抿著微笑:「你可以只是傳播給某些高手,而且用一些玄妙的手段。比如,託夢;或者,神遊太虛什麼的。我想,對於那些已經達到巔峰的高手而言,這些才是最容易讓他們困惑的吧。」

唐宋嘴角微微抽搐,怎麼感覺這想法有點,危險!

但還別說,目前也只有這個想法是最好的。

想著,唐宋不由笑起來:「我發現,你對人心方面倒是挺了解,尤其是修鍊之人。」

紫晴白了一眼:「你這是在說我陰險咯?行啦,你去忙吧,我這裡也忙,暫時沒空管你……」

星月門被毀,她這個掌門人得找人重建,首先還得想辦法湊錢,忙著呢。

唐宋沒說什麼,再次閃身出現在虛無空間。盤腿漂浮,眾神法寶飄在他的胸前。

傳送意念,就不需要每個世界都走一邊,可以通過眾神法寶上的星標來實現。當然,要做得精細,有些細節還是得注意,比如託夢的時機……

每個世界的生活方式不同,有些相信託夢,有些則是相信預兆,有些又相信自己。所以,基本上也是挨個挨個輸送意念,工作量並不少。

轟!

正忙著,心神忽然顫動,隨後腦海傳來一股意念,讓唐宋不禁吃驚。

眾神法寶發來神念,他居然打開了眾神法寶的一個能力,信仰之力!

製造信仰,收集信仰之力,這將是可以跟創世之力混合的力量。而且,信仰之力要比創世之力更加強悍,但虧損很快,需要長期的積累。

可不管怎麼說,忽然多出一種力量,對於唐宋來說無疑是驚喜的。只可惜,他現在一點信仰之力都沒有,眾神法寶內還是空的。

這倒是讓唐宋心痒痒,恨不得馬上開始在一些世界內布局信仰。可他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衝動,還是不能隨便胡來,要不然到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世界因此崩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