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牙四腳旁,再度撞碎山道卷天而上四道黑色毒水。

我召出藏明王身法相,同時弓身如虎,盯向山巔。

“冥王,墓淨司翁仲公,很高興見到你們。下面,就由本皇來結束你們的生命吧!”

說話間,山巔出現一個不算高大的身影,頭戴白色圓頂小帽,白面無鬚,藍色眼睛,大鼻子。

一身白衣長袍,手中一杆比人還高的金色權杖,上端卻是一隻惡魔。

形象老態,卻精神矍鑠!

尤其那一雙眼眸之下,彷彿蘊藏着無比強大的能量。

這就是教皇!

“你既然認識我們爺倆,想必一定知道我們的來意,把我鬼門之術歸還,我們便撤出你這歐羅巴。”老爹說道。

“哈哈,翁仲公,你既然知道那後半部鬼門之術在我手,又怎麼不知我故意放你們上來是何意?把上半部祕術交給本皇,本皇可以送你們離開此地!”

“擦,教皇老兒你做夢!”我大罵。

“冥王,人貴在有自知之明,你的火候還差得遠呢!”

“老東西,用你說教!”大牙更是一怒,那四道貫穿天地的水柱,彷彿兩對銼刀一般,夾雜着轟隆隆的聲響,一路割碎山石,轟向教皇。

“區區變異妖靈,在我面前還是趴着的好!”教皇狂笑,隨即輕描淡寫伸出左手—— 這教皇左手食指突然金光大盛,我隱約看見,那是一尾戒指閃爍了一下。

教皇的庇護?

不,這是比教皇的庇護還強大的戒指。

金光自山巔崖角滾落,頓時一道粗壯的壕溝延伸到大牙的四道水柱前。

轟地一聲,兩者相撞,那金光擊潰水柱徑直擊向大牙。

噗!

大牙噴一口老血,仰頭栽落下山。

“我擦,大牙!”

饒是大牙有龍甲守護,這一擊,也遠遠超出我所能理解的範圍。

“我去尼瑪!老狗受死!”我大罵一聲,明王身法相直撲山巔,左手金剛長索,銀鉤霍霍,鎖住教皇。

右手龍劍斬去一道劍光,瞄向教皇眉心。

“哼,有意思的力量!”

於此同時,老爹打出黑龍印,一剎那大如車蓋,往教皇頭頂施壓。

“這就是阮三所說的翁仲公信物黑龍之印?”

阮三?

這名字已經許久不提了!

卻原來,這貨與教皇早有勾連!

這時,黑龍印猛然砸下去,就算是這座山都能砸平了山角。

可偏偏黑龍印在離教皇頭頂一米高的地方被迫停下,因爲另一個同樣大小的黃龍之印頂住了它。

於此同時,教皇手指前直,一道黑色光波彈射而出,攤開劍光。

“尼瑪,那是莫笑爺的黃龍印!”

“眼力不錯。”教皇驅使黃龍印,“可惜,這兩枚印章裏的龍魄都消耗差不多了,否則,就連本皇都要忌憚三分。”

“龍魄?”

“對,神祕且強大的東方力量!”

“麻痹,可惜了!”

錚一聲,龍劍又劈出劍光。

咚。

那教皇又彈出一道黑光。

咦,像極了撒旦的大魔王毀滅指!

兩者一撞,劍光再度無果。

明王身感受到我的情緒,怒目圓睜,左手金剛長索往回一拉,似乎想把教皇拽下山巔。

這時,老爹晃動帝鍾,叮叮作響,九黎族人蜂擁而出。落地之後,衝向教皇。

“鬧夠了。”

說話間,九黎族人腳下山體突然裂開,有如深淵。

眨眼間,坑葬無數。

於此同時,教皇左手戒指閃光,居然炸斷了明王身的金剛長索。

長索崩斷,明王身腳步微錯。

這時,那教皇順勢飛身飄下。

老爹收起帝鍾,空出雙手夾雜八顆雷丸,一股腦打向凌空的教皇。

噗噗噗噗!

教皇成了活靶子。

我張開虎口,叱吒一聲,霹靂出。

咔嘣,霹靂直接劈進山體,卻顯然沒打中教皇。

準頭差一些。

“明王身!”

嗖一聲,明王身撞向爆炸之處。

“讓你跑,老子把你定着打!”

明王身轟地一下抱住教皇,而後身子一旋,把教皇對準我。

咔嚓!

雷光閃爍。

“桀桀桀桀——”教皇忽然狂笑起來,霹靂就要擊中他眉心時,這貨居然又把明王身甩了過來。

轟咔。

明王身受擊,潰散而去。

我頓時噴出一口血,氣息萎靡。

老爹的雷丸只把他的長袍轟破,本人並未受到實質傷害,沒有約束之後,這貨衝向我。

“老狗找死!”老爹大怒,不知從哪取出一截褐色長鞭,捲住我的腰,拽了回去。

放我下來,老爹一抖長鞭,抽向撲空的教皇。

那長鞭抖擻間,根根尖刺扎出。長鞭好像重生,又粗壯了好幾圈。

來自老黑的意識傳來,老爹取出的長鞭,是桃王藤!

神荼所授祕術。

“老狗,吃我一記桃王藤!”

前段水桶粗細的藤鞭仿若靈蛇,狠狠劈落。

教皇眼神流露出一絲驚訝,那雙藍色眼瞳閃爍貪婪神采,“鬼門之術,我來領教一二!”

表小姐 轟!

類似大明王毀滅指彈出。

啪!

那黑光被桃王藤抽散。

接着,老爹連連怒抽教皇,這貨看似沒有還手之力。

“老天狗,拜託了!”廢話一句沒有,我吞下老爹的丹藥,召喚老天狗。

“交給我,乾死那老東西!”

“一定!”

一股暖陽流轉周身,看來老天狗也拼了。

加之有老爹的丹藥在,逆血終於壓下,心肺逐漸平緩。

“小子,你爹支撐不了多久,老子的性命交給你了!老子累了,需要睡會!”

老天狗似乎消耗極大,交代一句便沒了動靜。

看來這老頭也是拼了!

老天狗分析不假,老爹現在雖然佔據上風,但卻一直沒有傷到教皇。

心中有了計較,我直接從千機袋中抓出裁判官的魂魄。

“你,你要幹什麼?”這貨晃了。

“幹什麼,當然是消滅你!”

大陵穴中出現鬼門,直接吞噬了裁判官的魂魄,隨後又把赫爾墨斯的殘魂吃掉。

兩道龐大的力量先後充斥在我的右臂之中,力量暴漲,終於衝破了鬼將壁壘,晉升到一種玄而又玄的境地。

全身,都有說不出的力量感。

“呼!終於提升了嗎?”

“老爹,挺住!”

我急忙鑽進鬼門。

心念所想,我來到一片黑暗之中,慢慢,那條寬闊的烏江橫在腳前。

烏騅馬旁,一位戍裝在身的將軍正閉目養神,正是西楚霸王項羽。

“霸王,我來找你了!”我說道。

項羽側過頭,睜開雙眼,叫人望而生畏。

“冥王,什麼事?”

我說道:“霸王,我父子如今聯手也恐非教皇對手,所以請你出馬,助我一臂之力!”

“可以!”

說話間,項羽翻身上馬,烏騅似乎感應到主人的興奮,竟然人立而起,跟着前蹄亂擺。

“走!”

我也翻身上了烏騅,這鬼馬跟我也不陌生,唏律律一聲嘶鳴,踏蹄飛奔。

眨眼間,衝出鬼門。

再看老爹,已經由攻轉守。

“霸王,咱們上!”

說話間,西楚霸王項羽縱馬倒提大楚戟,來到教皇身側,一楚戟戳向去,就要把教皇穿成串。

我跳下烏騅,虎爪由上而下,打算捏爆教皇的頭顱。

“來得好!”處在下風的老爹不禁叫好,一掃頹勢,桃王藤擊潰幾道大魔王毀滅指後,一舉纏住教皇。

眼看那如狼牙的藤刺就要把教皇纏勒出血。

“霸王,機不可失!”

我邊喊,邊轟出霹靂。

項羽自然明白我的意圖,點頭,手中這一杆大楚戟最先撞向教皇。

砰,教皇面前虛空開出一道裂縫,項羽的楚戟瞬間被拖住。 虛空出現的裂口,充斥着腐臭、陰暗的氣息。

恐怕這也是來自於撒旦的力量。

反觀項羽,霸王枯坐烏江兩千年,一朝悟道,又豈是往昔千萬人斬可比擬!

他的氣息雖然只是無限接近老黑這隻啖鬼的老虎,但氣勢上卻隱隱勝一籌!

項羽一聲怒喝:“看孤王攪碎你的招數,看你何以自保!”話音未落,一翻手中大楚戟,游龍出海一般,頓時捲動風雨。

我這一掃之下,更加吃驚。

那風雨之中,竟滿是昔日垓下死戰的楚國將士,這是萬千血染的陰魂,怨念沖天,煞氣無邊!

大楚戟所過之處,轟隆隆作響——好似烏江倒卷。

這一戟居然真的衝破了虛空裂口,把那暗黑氣息崩碎!

“你的氣勢很強,不過終究差了些,死在本皇手下算是你無比的榮耀了,本皇准許你說出自己的名字——”

教皇用權杖擋住大楚戟的最終衝刺,他那雙藍色的眼瞳緊盯着項羽。

“告訴你又有何不可,孤名項籍,西楚霸王!”

這一吼,只叫山河傾倒,鳥走獸奔!

我與老爹穩了穩身形,忙不迭從兩側夾擊教皇。

“很好,現在你們都可以去死了!”教皇的聲調突然變冷,好像含着一塊冰。

“去死的是你!”項羽大喝,嘭地一聲,束髮玉冠崩開,鬚髮飛揚,氣勢又突然一變,大楚戟翻騰,直搗黃龍。

同時桃王藤,與我的虎爪不分前後轟向教皇。

嗚嗚!

忽然,教皇手中那杆權杖上的惡魔突然脫離,隨即化作一道虛影衝向項羽的大楚戟。

緊跟着又有兩道虛影衝出,一個撲向老爹,一個朝我衝過來。

絕望、驚恐!

人類一些負面情緒隨着虛影撲面而來。

我突然想起了往生谷——心中不禁慼慼然。

嗷嗚!

腦海之中,老黑狂嘯起來。

尼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