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落日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怎麼說在三國時期,甘寧也是一個難得的虎將,連孫權在後來都評價他說:

“曹操有了張遼,而我有了甘寧,大家可以算是旗鼓相當。”

能夠把甘寧和張遼並提,這也能夠看出甘寧的價值來,至於在後世中關於甘寧的很多傳說,更是不勝

枚舉了。一個人能夠青史留名,這也是對他的能力的一種肯定。

更重要的是,現在孟落日等人面臨的一個問題是,將多而兵不廣,雖然之前昭雪狼騎帶來的家屬中,隨着一些孩子的成長可以補充到軍營中,可是這個時間還是太漫長了。根本無法跟得上將領的增長速度,而甘寧手下的錦帆賊足有數百人,如果這寫人能夠跟着軍營一起走,這會讓他們的兵力再次得到增長。

陸陸續續的看到很多的錦帆賊跑過來,大部分人的意思是都想要跟着甘寧一起走,對於他們來說,沒有人真正是喜歡做水賊而做水賊的,只要有更好的出路,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尤其是在孟落日等人的描繪中,這夥人的潛力,明顯不是目前的任何勢力能夠與之相比擬的。所以他們也都對未來充滿了憧憬。

就在這個時候,劃入一個錦帆賊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

“老大,老大,不好了,在江面上出現了很多孫家的船隻,正在向我們的方向行駛過來,應該是發現了我們藏身的地方了!”

“啊?!”

甘寧大吃一驚,他們的這個藏身地點是非常隱蔽的,而且真正稱得上是易守難攻,沒想到現在竟然真的暴露了。

“馬上組織人手,在關鍵的地方攔截,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們通過鬼道!”

“是!”

有錦帆賊答應了一聲,快步的跑了出去。

鬼道就是在他們進入到了自己居住着的這個小島的時候,那條狹長的水道,在那裏埋伏人手,一般的隊伍還真的很難衝進來。

孟落日不由得暗自叫苦,本來還打算將錦帆賊全盤接收呢,可是現在看,如果孫策的軍隊和錦帆賊發生了正面的戰鬥,估計會對錦帆賊造成不小的傷害,怎麼強悍,這些畢竟是沒有經過什麼訓練的水賊,在這種戰鬥中和孫家比起來,明顯是落了下風。

看到甘寧皺着眉頭安排了衆人,然後自己也要快步走出去,孟落日連忙攔住他……

(本章完) 第3082章

她是知道今天萬虎兄弟被留在客棧修鍊,安老自己出去溜達的!

因為她覺得蕭雨荷沒醒之前,再打聽也是沒什麼用的,所以後面幾天墨九狸就讓萬虎兄弟在房間內修鍊了,至於安老實力強悍,墨九狸也放心,所以就沒管他,想出去就出去,想留下就留下!

「小師父,今天我閑著沒事去了一趟令牌公會,之前沒找到的五峰城的人,今天終於被我找到了,原來他們都被困在令牌公會後山的一處幻境洞府裡面了……」安老這才喝了杯水說道。

「幻境洞府?是什麼地方?」墨九狸聞言好奇的問道。

「確切的說是一個院子,不過裡面卻是幻境,院子是真實存在的,就跟一般的院子沒什麼不同,所以那怕是我,也是去過幾次都沒發現的!」

「今天我也是剛好從那裡經過,想要離開的時候卻看到令牌公會的大長老和蕭會長兩人走了過來,所以我就藏了起來!結果,我才聽到兩人說幻境內的五峰城人什麼沒有說實話的事情……」

「等到他們兩個人離開之後,我好奇才仔細看了看那個院子,費了半天功夫終於找到了入口,進了裡面,發現裡面竟然是一處幻境,而那些住在裡面的五峰城的人,全部都被困在幻境中了!」

「之前小師父不是猜測令牌公會的蕭雨荷是假的么,所以我知道給五峰城那些人中,領頭的幾個人單獨布下了迷心幻陣,讓他們說了實話!」

「小師父猜測的沒錯,他們送到令牌公會的蕭雨荷果然是假的,是他們從知道蕭雨荷失蹤后,就已經接了任務了,而且前面五峰城進入黑蛇山谷的強者,全部都隕落了!」

「所以五峰城主大怒,覺得犧牲了那麼多強者,還沒拿到令牌,很是氣惱,因此想到了這樣一個冒領令牌的辦法!現在令牌公會的蕭雨荷,原本是一個曾經在令牌公會待過的丫鬟……」安老把自己查到的事情如實跟墨九狸說了一遍。

墨九狸這才知道,五峰城主身邊,有一個強悍的煉丹師,而且還擁有著十分厲害的手段,可以用活人的臉皮製作人皮面具,甚至還可以幫人換臉,讓誰都看不出真假來!

五峰城主運氣好,抓到了一名曾經在令牌公會待過的丫鬟,然後讓身邊的煉丹師給丫鬟換了臉和記憶,然後再安排自己人再次進入黑蛇山谷,讓換了臉已經成為蕭雨荷的丫鬟,適時出現在五峰城人的面前!

假的蕭雨荷這才被五峰城的人,那麼巧的遇到,帶回了令牌公會,而為了不讓太多得人直到此事,只有五峰城領隊的兩個人五峰城城主的心腹,知道此事,其餘人一律不知情!

為了得到著一等城池的令牌,五峰城的人還真的是拼了啊!

這樣的事情都敢鋌而走險的做出來,估計也是想拿到令牌就直接認主,然後帶著人前往一等或者二等城池去啊! 孟落日連忙拉住了正要走出去的甘寧,他可不希望在這個時候,錦帆賊有太大的消耗。畢竟這些人都可能成爲自己軍營中的一份子:

“興霸。你做好準備是應該的,不過我覺得我們應該幾手準備。我去一趟孫家的軍營中,看看有沒有緩和的餘地,另外你準備一艘小船,讓猴子和肥豬兩個人坐着小船看看能不能衝出去,在岸上,季布帶領的人馬應該就在附近遊弋,如果他們能夠協助我們裏應外合夾擊孫家的船隊,應該就沒有任何的問題。至少可以減少我們的傷亡,突圍的可能性也更加大一些。”

甘寧大喜過望,他也不像讓跟着自己同生共死的這些兄弟們罹難,自從做了水賊之後,他們每個人都已經做好了喪命的準備,但是沒有人會願意走那樣的一條路。

時間緊迫,那些人已經是靠近了他們棲身的地方,孟落日也不和甘寧客氣了。甘寧也沒有太多的矯情,安排了兩艘小船,一個給孟落日乘坐,老三陪着,另外一個給肥豬和猴子乘坐。

兩葉扁舟一前一後的離開了小島。一個士卒在甘寧的耳邊低聲的說道:

“老大,你真的相信這幾個人,聽說他們好像曾經和孫家的人在一起,沒準我們住在這裏,就是他們泄漏的消息。”

“回來的時候,沒有發現有人跟蹤着我們。所以他們和孫家串通的可能性不大,不過,即使是他們和孫家串通了,如果能夠讓衆多兄弟減少傷亡,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大家總不能一輩子做水賊啊!”

甘寧輕聲的說道,這是他的心裏話,那個錦帆賊愣了一下,最後點了點頭,也走了出去。

孟落日的船隻率先衝進了鬼道,遠遠的已經看到孫家的船隻在江面上旌旗招展了,看樣子這次孫家真的是已經下定決心,要把這夥討厭的錦帆賊給剿殺了。

孟落日讓水手加快了行船的速度,幾乎沒有做任何的停留就衝入到了船隊中。 九十年代福運女 兩個駕船的水手心中都非常的忐忑,嘴上說不入虎穴焉

得虎子很容易,上嘴脣一碰下嘴脣就可以,可是當真正實施的時候,恐怕沒有人會做到。

回頭看看孟落日,只見孟落日神色淡定,只是他的眉頭不經意的輕輕的皺了皺。兩個水手的心裏更加的不踏實了。倒不是欽佩孟落日如何,而是看到他現在的樣子,他們心中更加斷定孟落日和孫家一定是有着什麼必然的聯繫了。

他們兩個陪着孟落日過來,不知道是福是禍。甚至在他們的腦海中,已經有了剛剛靠近到孫家船隊的時候,孟落日就會一聲令下的將他們兩個先都綁上。

可是沒有他們想象中的事情發生,在他們的小船剛剛靠近的時候,就聽到在對面的一艘大船上傳來了士卒的大喊聲:

“前面什麼人,站住!”

“談判的人,我要見你們的主將!”

孟落日大喊一聲,他的喊聲在江面上迴盪,不卑不亢的樣子,讓兩個水手心中也都產生了疑惑,怎麼看着這傢伙都不像是和孫家是一夥兒的人。

其實這兩個水手也的確是冤枉了孟落日,答應幫助孫家圍剿錦帆賊的是猴子和肥豬,真的和孟落日沒有任何的關係,何況,就是那兩個傢伙也不是真的打算幫助孫家對錦帆賊進行圍剿,他們的目的是收編。把錦帆賊收到他們的軍營中,而不是幫助孫家。

“哼,圍剿水賊這是主公的命令沒有什麼好談的!”

大船上走出來了一個年輕將領,一身銀灰色的鎧甲,手上還提着一把開山鉞,一般在陸地上作戰的時候,用這種兵器的人比較多,但是在江面上還真的不是非常的常見。

“呵呵,這樣大的戰事,你這樣的一個小將領能做的了主麼?”

孟落日輕笑了一下。沒想到在那個年輕將領的臉上同樣露出了不屑的樣子:

“呵呵,這樣大的戰事,你真是少見多怪。這算什麼大的戰事,在我程普的眼中,派我來攻打這些錦帆賊,我都感覺是殺豬用牛刀了。”

在他身

邊的那些士卒也都哈哈大笑着,在他們的眼中,錦帆賊真正厲害的,不過就是一個甘寧,其他人他們還真的沒有放在眼裏。程普帶領的人馬,都是之前打過打大仗的人,對於這樣小範圍的圍剿水賊的戰鬥還真的沒有參加過,不是他們沒機會,而是因爲他們不屑。

孟落日冷冷的一笑:

“原來是赫赫有名的程普將軍,不過本來我聽說程將軍是孫家的幾個股肱之一,本來還心存敬仰,可是現在看來,也不過是一勇之夫而已,真是見面不如聞名啊,呵呵。”

孟落日的輕視,讓程普立刻火冒三丈,就是在面對劉表、袁家兄弟這樣龐大的勢力中,貌似也沒有人敢輕視他孫家的程普,他的赫赫戰功可是自己一刀一槍的拼出來的,沒想到今天竟然讓眼前的這個無名小卒給小看了:

“哼,區區一個水賊,口氣不小啊!”

“程將軍敢和我談談麼?”

孟落日用挑釁的眼神看着程普,讓程普一陣的氣悶,在戰場上和對手對敵的時候,就是呂布這樣的天下第一猛人,都不會用這樣的眼神看着自己,沒想到今天這個無名小卒竟然對自己充滿了蔑視。

“有何不敢,哼,跳板!”

一聲令下,跳板已經將兩個船隻連接在了一起。在程普船上的那些士卒,也已經是刀槍出鞘,一股殺氣瀰漫在整個船上。

孟落日昂首走到了程普的船上,雖然在沒有看到孫家的隊伍的時候,他還是心事重重的樣子,可是一旦走到了孫家的戰船上之後,在他身上就籠罩上了強大的自信。

那些明顯是佔據着主場優勢的孫家的將領和士卒反而顯得好像非常的緊張。 前幾年的那些人和事 看到了走在前面的孟落日,錦帆賊中的兩個水手都愣了一下,隨即心中也都燃起了一絲興奮,可是當他們剛剛要追隨在孟落日的身後走過船舷的時候,孟落日卻只是回身對他們說道:

“你們不用跟我上來了,守護好小船即可!”

……

(本章完) 第3083章

可惜他們沒有想到,令牌公會的人,不知道為什麼,遲遲不放他們的人回去,怕是此刻五峰城的城主比任何人都著急,卻又不敢表現出來!

畢竟,令牌沒拿到手,他人還在三等城池,這要是被查出來蕭雨荷是假的,令牌公會怕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五峰城城主府眾人的!

墨九狸想明白之後,忍不住說道:「看起來這五峰城的城主,怕是很快就坐不住要趕來令牌公會了!」

「這下我們終於可以放心了,五峰城送去哪個蕭雨荷分明就是假的!」安老開心的說道。

「小師父啊,這個蕭雨荷什麼時候能醒來?」安老看了眼床上的蕭雨荷問道。

「應該快了!」墨九狸說道。

兩天後,昏迷了許久的蕭雨荷終於醒來了,看到床邊的墨九狸時,聲音乾澀的說道:「謝謝你救了我!」

「不用客氣,我們也是有所圖的!」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對於蕭雨荷的神識早就醒來的事情,墨九狸也早就知道了!

而蕭雨荷確實兩天前就醒了過來,不過也只是意識蘇醒了,身體傷的太重沒醒過來而已!

所以兩天前安老跟墨九狸說的話,她也都聽到了!

她也沒有想到有人竟然為了一等城池的令牌,冒充自己,也不知道爹爹和大伯有沒有被騙!

而且她知道自己能這麼快醒來,是墨九狸救了自己,也是因為她的意識一醒來,就聽到自己的契約獸龍鼠說了自己跟它契約的事情!

順便說了是墨九狸等人救了龍鼠和自己的事情,所以蕭雨荷是真心感激墨九狸的,哪怕知道墨九狸等人也是為了一等城池的令牌,但是她依舊不反感!

「你剛醒來,身子太弱了,再好好休息兩天再回去吧!」墨九狸看著蕭雨荷說道。

一胎二寶 「好的!」蕭雨荷聞言說道。

她很清楚自己現在的情況,所以也沒勉強!

等到蕭雨荷完全恢復沒有什麼大礙后,選了一個夜晚,帶著墨九狸直接回了令牌公會!

蕭雨荷帶著墨九狸輕車熟路的直接來到了蕭會長的院子,剛進院子就被兩個暗衛就身影一閃攔住了蕭雨荷兩人的去路道:「什麼人?」

「讓開!」蕭雨荷說道。

兩個暗衛聞聲一愣,然後就看到一身紫衣的蕭雨荷,急忙行禮道:「小姐,會長在閉關!」

「是雨荷嗎?」暗衛的話剛落下,屋內傳來蕭會長的聲音問道。

「爹,我回來了!」蕭雨荷說道。

蕭會長走出來,看到面前的蕭雨荷微微一愣,然後看到蕭雨荷身後的墨九狸,最後視線看向蕭雨荷道:「雨荷,你這麼晚找我何事?這位是你朋友嗎?」

「爹,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是她把我從黑蛇山谷深處救出來的……」蕭雨荷看著蕭會長說道。

蕭會長聞言一愣,看著眼前的蕭雨荷,還是無法確定對方的話是真是假,這幾天他已經很確定之前五峰城送回來的女兒的假的了! 孫家可是江東的掌權者,無論是戰船的規模還是士氣上,那些錦帆賊根本都是無法比擬的。

船艙中非常的寬敞,駕駛這艘大船的水手看來也是精挑細選的,雖然是在波濤洶涌的江面上,可是進入到了船艙中,卻感覺不到任何的晃動,就像是在陸地上的廳堂中一樣,讓孟落日不由得心中讚歎,孫家水軍果然威武。

程普在孟落日的對面坐下,臉上好像是抹上了一層嚴霜一樣,他可不認爲在這些水賊中還能夠出來什麼伶牙俐齒的厲害角色,因此在他的眼中,已經將孟落日定義爲了跳樑小醜一樣的存在了。

“程將軍這次奉命前來是爲了圍剿錦帆賊的吧?”

孟落日用標準的廢話作爲了自己的開場白,對於這樣的廢話,程普根本不會加以理會。不過孟落日本來也沒有打算讓他迴應:

“不過,相信程將軍得到的消息是要將這些錦帆賊徹底消滅掉,以免他們危害江東的一方土地。”

“當然,錦帆賊打家劫舍,只是地方官員督師不利,所以才讓他們猖獗到了今天。”

“呵呵,既然是不想讓這些錦帆賊危害一方百姓,如果我有辦法將這些人不廢一兵一卒的就能夠讓他們都在江東的地頭上消失,不知道程將軍感不感興趣?”

程普愣了一下,歪過頭和身邊的幾個偏將對視了一眼,甘寧的錦帆賊非常的強悍,之前也聽一些地方官員說過,那些人也曾經和這夥錦帆賊動過手,結果被他們殺的七零八落,他可不認爲現在這些錦帆賊會連抵抗都不抵抗一下,就繳械投降。

“不妨說來聽聽。”

程普的臉色好看了一些,看來他也不想損兵折將。孟落日呵呵一笑:

“相信程將軍也是愛兵如子的人,不會隨便的就妄起刀兵,更不想因爲一些水賊而讓自己的士卒平添傷亡。也許在你的眼中,這些錦帆賊算不上什麼,但是相信你也會從你們的一些地方官

口中知道了,這些錦帆賊並不是沒有一點的戰鬥力。如果把他們逼急了,和你們來一場魚死網破的戰鬥,估計傷亡是在所難免的。”

“少廢話,說說你的辦法!”

程普早就不喜歡孟落日的長篇大論,但是他知道,無論是大小的戰鬥,結果都是會死人的,這個是一定的了。能夠不費一兵一卒就解決了當地的這個隱患當然更好了。

“我來到錦帆賊的老巢,就是要將這些錦帆賊徹底的帶離這裏的,遠離了江東的地方,讓他們去和其他的勢力做對,相信對於江東來說,應該是一個好事情吧。”

程普低頭想了想,錦帆賊附近的這個水路,他已經調查過了,的確是易守難攻,如果要是硬功的話,他相信自己還是可以取勝的,但是一定會有不小的損失,假如這些錦帆賊能夠放棄這樣地理上的優勢,這些人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一個甘寧雖然強悍,他程普認爲他還是完全可以對付的。

常年對抗中原地區,江東孫家就是依靠着在地理上的優勢,因此掌握有利地形,已經成爲了每個孫家的將領和謀臣的一種習慣。

“你能夠說服甘寧離開他們藏身的地方?”

“能,如果不是你們趕來,也許現在我就已經帶着他們離開這裏了!”

孟落日笑呵呵的說道,眼睛直視着程普,程普擡頭正好和孟落日四目相對,孟落日絲毫沒有躲避程普的視線的意思,眼神中透漏出的是自信和坦然。

船艙中一片的靜寂,程普心中也在猶豫,他也沒有徹底的明白孫堅給他下達了這個命令的真正目的,只是說要拔出在江東地盤上的這個毒瘤,可是究竟是將這些錦帆賊完全消滅,還是隻要讓這些人不再爲禍江東就可以了。

“如何作戰,我還要請示主公。”

程普輕聲的說道,之前在船舷上他還驕傲的爆出了自己的名諱,好像什麼事情自己都能作主一樣,可是現在,當真正發現

了這樣的問題,才知道,自己真的沒有這個資格。

孟落日絲毫的沒有嘲笑程普的意思,只是點了點頭:

“應該的,應該的,我可以等候程普將軍的消息。”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水手跑了進來:

“程將軍,外面有一艘小船,船上有兩個水手,還有兩個自稱是翟毅和陳吉的人,說是孫策將軍之前請來助陣的。想要通過我們的防線,向孫將軍稟報一些重要的事情。”

程普早就知道猴子和肥豬兩個人,作爲在戰場上征戰的他來說,向來都沒有把猴子和肥豬這樣的江湖草莽放在眼中。儘管猴子和肥豬的本領他曾經親眼看到過,也佩服他們的本領不錯,但是心裏始終認爲,在真正的領兵打仗上,他們也根本就沒有什麼作用,只是孫策曾經和他們討教過有關訓練士卒的事情,兩個人也沒有提出過什麼建設性的意見,他可不知道孫策當初是親眼看到過馬前卒等人帶着的那些士卒的強悍的。

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讓他們過去吧,這裏本來也沒有他們什麼事兒,我看主公找他們來完全是多此一舉。”

孟落日的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本來還以爲肥豬和猴子兩個人想要通過這個防線,還需要自己說明什麼,但是沒想到程普根本就沒有把這兩個人放在眼裏,這麼輕鬆的就過去了。

季布曾經也經歷過一些水戰,相信找一些船隻,從外面協助甘寧等人突圍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程普打發走了報事的水手,之後將視線再次放到了孟落日的身上:

“我們就守候在這裏,等到主公最後的命令,你可以先回到錦帆賊那裏等候消息。等主公的命令到了,我會找你去!”

孟落日點了點頭,只是在心中期盼着猴子和肥豬能夠快點和季布聯繫上,早點脫身,他可不認爲孫策或者孫堅會同意讓錦帆賊離開這裏,到其他的地方去休養生息呢……

(本章完) 第3084章

所以,他將那些人困在幻境內,然後也把給予他們身上的令牌收了回來,並且讓他高興的是,自己女兒的魂牌也慢慢的恢復了,所以他才沒有急著拆穿假的!

「雨荷,你難道不是五峰城的人……」蕭會長試探的問道。

現在是大半夜的,他可不確定眼前的人,是不是府內那名假的雨荷,跑到這裡耍花招!

「爹,難道你還認不出來女兒嗎?還是說爹爹覺得五峰城送來的人是真的,我是假的?」蕭雨荷看著自己父親,有些無語的問道。

「你……」蕭會長猶豫著。

「爹,它你總認得吧?還有這個你總記得吧!」蕭雨荷無奈把自己的契約獸喚了出來,還直接撕開自己的袖子,露出手臂上面一個胎記!

墨九狸一直站在蕭雨荷身後沒有說話,但是她發現蕭雨荷露出胎記和契約獸,蕭會長的臉色的神色越發複雜了。墨九狸微微挑了挑眉。

「蕭小姐,我猜測哪個假的你,應該也有一隻跟你一樣的契約獸,和與你相同的胎記!」墨九狸傳音給蕭雨荷說道。

就算墨九狸不說,蕭雨荷又不是傻子,自然也察覺到自家爹爹的神色不對了,心裡忍不住憤怒!

對方倒是冒充自己冒充的徹底啊,竟然對自己如此了解!

蕭雨荷眯著眼睛想了想,然後直接用傳音跟蕭會長說道:「爹爹,令牌公會的令牌……」

「女兒,真的是你嗎?太好了,你終於回來了啊!」蕭會長聞言一愣,隨即抱著蕭雨荷喊道。

眼中再無懷疑和審視,因為這才是他的女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