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玄奕輕輕笑了笑:“原來是冀州司徒家司徒劍南族長新收的弟子——司徒海清,在下封玄奕,見過海清姑娘。”

www⊙ тtκan⊙ C○

封玄奕行了一禮,他終於想起,在上官家無生祕境開啓時,幾大家族全都現身,而司徒家那邊,有一個女子一直待在司徒族長身邊,同屬超級世家,一些東西雖然不必在意,但是,還需瞭解一下。

一問古婧才知道,那是司徒劍南新收的弟子,很奇怪,司徒劍南已經有幾十年未收過關門弟子,這次竟然悄無聲息收了一個,還是一個女的,故而多留意了一些,在睜眼的一刻,他才恍然大悟,那股熟悉感來源何處。

司徒海清搖搖頭,她對此人沒有絲毫印象,來到封家,也是沒見過他。

“跨州而來,你也是來找蘇兄的?” 聽到封玄奕的話,海清頓時撲過來,一臉激動的抓住他:“你知道他?他是不是在這裏,他還活着對不對?快告訴我,你快點告訴我,我,我找了他好久好久。”

看着眼前的女子如此激動的樣子,封玄奕輕輕往後退了退:“我不知道,他或許已經死了,至於他身上的那些寶貝,你們應該在無生祕境裏去找,雖然破碎了些,但總歸還是能進去的。”

海清連忙搖頭,眼睛發紅:“不是的,我不是來找那些東西的,我只是來找他的,他叫司徒王,也叫王二小,你們還叫他蘇言,你知道的,你一定知道的對不對,求求你告訴我,他在哪裏?”海清直接嗚咽着哭了起來。

封玄奕一皺眉,揮了揮手,身後的幾個人便走了出去,並將整個院子的人都給清空:“海清姑娘,你是怎麼進入封家的我可以不問,但是有一點我很好奇,尊師怎麼放的心你一個人來青州?還有,你是怎麼確定他還活着,並且在青州?”

海清擦了擦眼淚:“是師尊卜卦算的,他只算了一個大致方位,生死不祥,我就一直這麼找過來的。”

“冀州到青州?”

“嗯,王大哥對我有救命之恩,當初在紫陽山脈,是他救了我,要不然,我早就死了,他還給我吃一種美食,叫蛋糕。”海清將所知道的信息連忙道。

封玄奕看着她楚楚可憐的樣子,似乎並未說謊,心裏卻是一凜,能讓蘇兄用蛋糕招待的,都是值得相信的,亦如當初平陽城的胡小柔,然後是他們,她既然知道蛋糕,又獨身一人來,還知道他以前騙自己等人的王小二名字,難道是真的來找蘇兄的,而不是懷有其他目的。

現在知道蘇兄還活着的,恐怕就只有他一人了,他鄉遇故知,自己本來守住一個祕密,就心癢癢,小菲菲她們自己不能說,正好有人替自己分擔。

或許蘇兄在見到她時,會有不一樣的精彩呢,還雙胞胎蘇山,我到時候看你怎麼裝的下去,貌似在閒來無事,這是一個不錯的遊戲。

就算她懷有其他目的,蘇兄現在可是太蒼院的人,想要動他,就算青州這邊的超級家族也得掂量掂量,再者說,見到蘇兄,如果她有其他舉動,他到不建議辣手摧花一次,雖然這會是他殺得第一個女的。

封玄奕走出房外,很快,林姐就被押了出來,封玄奕走到一邊,林姐顫顫巍巍的說着什麼,最後擺了擺手,林姐如獲大釋,趕緊小跑到人羣中。

封神之獨佔鰲頭 “今日之事,就到此爲止,如果我聽見有人亂嚼舌根,代價,想必你們清楚。”封玄奕看向衆人語氣冰冷道。

所有人全都跪拜。

司徒海清走出來,封玄奕看着她臉上露出一個笑容:“我帶你去見他弟弟吧,就在不遠處。”

“弟弟?”海清一愣。

“對,雙胞胎的。”

…………

蘇言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像橡膠皮的鬼王,真正的彈性十足,姜哲一圈打下去,胸膛凹凸一個大坑,卻又很快復原,端的難對付。

至於他的手下,早已被制服,畢竟這次可是有烏鴉道人這麼一個鬼王清繳呢,效率賊快,但是,道宮境與半步道宮,畢竟有區別,第一個,就是腦子是否好使,姜哲故意賣了幾個破綻,那風鬼果然上當,幾下就被姜哲給打趴下了。

“是否臣服本座?”姜哲已經見到了烏鴉道人對自己的用處了,此刻越加的佩服起五娘來,直接開口質問起風鬼來。

“除非…主人死,否則…不…臣服。”那長相豪放,滿身腱子肉的風鬼啐了一口姜哲,誓死不屈服。

蘇言當然也是聽到了這風鬼的話,一陣疑惑,這貨難道已經被人降服了?

“他奶奶的,誰在打我小弟?”就在這時,一聲極具穿透力的聲音猛然在所有人耳邊響起,蘇言還沒反應過來,一道黑影從天而降,然後像個棒槌砸在地面,塵土四濺。

現身之物是一頭將近六米高大的巨熊,通體呈黝黑之色,渾身毛如同鋼針般昂然而立,而巨在其部位置,有着六道銀色毛紋,這還不算什麼,在它身後,竟然還有着一條長達十米的黑色巨尾,巨尾隨意甩動間帶來呼呼的破風之聲,看起來,如同一截龍尾一般。

“熊二!”蘇言脫口而出。

“熊瞎子!”直播間嚷嚷一片。

“熊什麼大,老子是遠古龍熊,”那頭巨大的熊聽到聲音,直接哼了一聲反駁,待見到蘇言這樣的大美人時,頓時眼睛發亮,連着身體都是急速縮小,剛纔所來的無上氣勢一掃而空,眼睛色眯眯的看向蘇言。

“呦呵,沒想到還遇到一個這麼漂亮的小娘皮,小娘子,你好呀,你說的沒錯,我就叫熊大,”那頭突然出現的龍熊一臉的笑意,直接搓着手看着蘇言,讓的蘇言一陣惡寒。

這是咋回事?平白無故跳出來一頭會說話的熊,還是一頭色熊,這頭熊全身氣血旺盛,根本不是亡魂,可是,看那風鬼大喜的樣子,難道是這頭熊瞎子收服了這鬼王。

呼!

隨着一陣陰風,四道亡魂擡着一個大軟椅匆匆趕來,而這四道亡魂,從他們和風鬼的修爲相看,竟然也是四位鬼王。

鬼王當轎伕,這排場太大了吧。

“你敢——”姜哲見這頭恢復的和常人大小的黑熊向着五娘而去,直接扔掉風鬼,擋在了蘇言面前,卻沒想到,這巨熊隨手一推,姜哲直接爆射出去,撞在一塊岩石上,魂體都差點不穩。

蘇言震驚的下巴都快脫臼了,這這這——

“你你你要幹什麼?”蘇言連連後退。

這頭黑熊看着蘇言彷彿良家少女受到了強人威脅一般,頓時止住腳步,滿是毛髮的手臂撓撓頭:“差點忘了,主人說過,禮者,人道之極也,尤其是對小娘子,不能失禮數,對的對的。”

黑熊自言自語,最後憨厚一笑,對着蘇言行了一個人間書生的見面禮:“小生熊大,見過小娘子。”

蘇言看着他那岩石般的肌肉,再配上那一副樣子,頓時感覺一陣反胃,這次,是他變幻成五娘以來,第一次生出不好的預感來,更加重要的是,還沒人能打得過它。

“你,你是妖?”

“我怎麼可能是妖呢,我和小娘子一樣,都是死了好久好久的魂了,你看錯了。”這個爲了討好蘇言,自稱熊大的黑熊連忙擺手,振振有詞道。 “諸位姐姐喲,我真的不知道師父去哪裏了,哎呀明珠姐姐,那個別翻,師父說他有強迫症,見不慣亂,這個是我好不容易擺放對稱的。”

“夭夭姐,牀底下沒有,那是師父的內褲,你快丟掉。”

“林姐姐,屋頂也沒有的,我就沒見過師父拿什麼書的,他一般不看書,二般也是。”

“師孃,不是那個寧姐姐,師父真的不喜歡別人隨便動他東西的。”

很快,無獲的四女在將整個個房屋翻個底朝天后,將滿臉煞白的大笨團團圍住,大笨滿臉尷尬,嚥了一口唾沫。

“諸位姐姐,要不,你們繼續翻,我出去給你們把風。”

四女嘿嘿一笑:“大笨吶,真的沒見過你師父藏書嗎,我們把那些書籍可都看完了呢。”

虛數迷陣 大笨立即一臉鄭重的賭咒發誓:“我真的沒見過師父看過什麼書,更不用說藏書了,就算有,也,也一定是師父自己身上。”

“那你師父呢?”唐夭夭笑嘻嘻問道。

大笨連連搖頭:“我真的不知道,師父說他外出幾天,具體在哪沒跟我說,要是出遠門,一定會帶上我,我現在看家,只能說,師父指不定明天就回來了。”

寧清婉沉吟一下:“如果有途經,還是讓你師父別在外溜達了,太危險,回來待在太蒼院,研究煉丹術纔是正途。”

“回來你們豈不是要把他扒了,換做我都不回來。”大笨暗自嘀咕,但腦袋確實連連點頭,一副謹遵教誨的樣子。

“算了姐妹們,我那裏還有三本書和一些畫冊,你們可能沒看過,我可以借給你們看,但是要收租金的哦。”在一陣威逼利誘下,大笨貌似真的不知道這王二小的下落,沒辦法,只好將就那本《神鵰俠侶》了,實在是蘇言所拿出來的小說太好看了,根本不像她們以前所看的那些兒女情長。

只可惜,蘇言也不知道跑哪裏去了,自從第二次煉丹考覈結束後,他就一直飄忽不定,似乎在躲着她們似的,我們有這麼可怕嗎?

四女頓時圍在一起,現在的她們,加上新人寧清婉,還是副院長的徒孫,四人並稱學院四大校花,以前都是各自保持着自己的孤獨和獨往,自從看完小說後,她們就有了共同的話題,吃着美味的蛋糕,一同評價書中的某個人物,時不時掏出來書籍加以論證。

像一場別開生面的研討會,寧清婉的春,唐夭夭的夏,顧明珠的秋,林淼的冬,四女不一樣的性格坐在一起有說有笑,成爲了閨蜜,是那麼的讓人賞心悅目。

就像此刻,也是來找蘇言的曹瑛,遠遠看着嘰嘰喳喳的四女,對自己這個弟子是要多羨慕有多羨慕,他倒現在還單身着,你看看人家,就算不在,也有美女追着來,一點也不知道把握機會。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欲擒故縱?

曹瑛正要露面而走,突然,見到山下,大頭帶路,身後跟着一男一女,女的沒見過,不過,這封玄奕昨天不是才見過嗎,不過說來,喬裝他進入太蒼院的到底是誰,到現在巖老和他都沒一點線索。

太蒼院本就是一個相互交流的學員,大頭又見過封家的大公子,作爲超級世家的人,在驗明身份後,可以進來看看的。

曹瑛搖了搖頭,看這來路,封家小子不是拜訪自己的,對了,他有一個兄弟叫什麼來着,在丹華峯,他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

曹瑛正要走,眼睛不經意一掃,突然呆住,兩眼微眯,因爲在封家小子身後的一個長相併不出色,但是看樣子充滿了緊張攥着手的女孩,卻有一股唯有他所能看見的空靈氣息。

這還不算什麼,此時無風,但有一個細節或許連她都沒發現,周圍小徑上的草木,隨着那女孩走過,竟然全都輕微扭動身子去追隨她,粗略看去,還以爲微風而過。

曹瑛充滿了震驚,比當初見到蘇言在毒蛇谷裏還要驚訝,難道……

他正要走出去,卻是瞬間止住腳步,一臉的失望:“她的身上有至強印記,可惜了。”

“大富,大富,老大去哪裏了,有故人前來找他。”大頭老遠就讓嚷嚷着。

封玄奕一臉的笑意,此刻的海清才真正的擡起頭,滿眼希冀的看向前方。

大笨看到又一個楚楚可憐,看樣子年齡和他一般大小的女孩時,直接給了自己一拳,希望他能暈過去。

“師父,徒兒服了!”

幾個女的正討論着,也是齊齊看向山下來人。

再見到如此靚麗的四個女齊齊看向自己,封玄奕頓時眼睛一亮,但很快趕緊搖搖頭,他的心中只有小菲菲一個人,不過,沒想到蘇兄在這山上過的挺滋潤啊,無憂無慮,美女相伴,倒讓人羨慕。

而海清在見到四女看向自己時,趕緊低下頭,像一隻受驚了的小雞一般,不由加快腳步,跟在封玄奕的身後。

大頭還沒介紹,封玄奕在確定住處後,直接大着嗓門喊道:“蘇山,蘇兄,哥哥我來了,趕緊出來見故人了。”

但迎來的卻是靜悄悄一片,四女面面相覷,寧清婉此時走出來,向着封玄奕行了一禮:“你是蘇、王二小什麼人?”

聽着那久別的名字,封玄奕更加的確信了,身後的海清更是全身一顫,眼睛發紅。

他在這裏,真的在這裏,我就知道,他還活着。

“我是他兄弟,姓封,名玄奕,你讓他出來就知道了。”封玄奕此刻信心滿滿,看着這麼多美女,似乎一場戲要開始了,好期待呀。

蘇兄,你說爲什麼每次咱們相遇,都有這麼多奇妙的事發生呢。

“原來是封公子,他不在,我們也是來找他的,”寧清婉似乎想到了什麼,微微一笑道,而身後的其他三女也是看向封玄奕,以及他身上的玉墜和身後的兩把劍。

超級世家的人,已經開始注意到王二小的潛力了嗎?

“沒在?”封玄奕先是看了看躺在地上裝死的大笨,最後轉過頭來看向一臉不知所措的海清。

“他去哪裏了?什麼時候回來?” 蘇言怎麼也沒想到,爲了防止待在鬼島被同族不小心給誤殺,出來幫姜哲壯大地盤,然後順手增加找到那隻青鳥的機率,但沒想到,會遇到一個口吃伶俐,臉皮賊厚的色熊,看着它全身毛茸茸向自己獻殷勤的樣子,蘇言就一陣惡寒。

還有沒有天理了,老子堂堂一個男人,有朝一日,會被一個成了精的熊瞎子給調戲和撩撥,這以後可咋見人。

直播間內已經笑得不行,一個個紛紛打賞和留言,讓主播悠着點,還有的讓請光頭強來,指不定還能降得住熊大。

蘇言現在給悲憤的呀,看着被眼前這熊瞎子輕飄飄一掌給推出去的姜哲,還在迷糊晃悠,以及打死都不上前的烏鴉道人,蘇言就知道,眼前誰也靠不住,只能靠自己,實在是這莫名其妙跳出來的這頭熊瞎子太過強悍了。

見到它裝模作樣的拜見自己,蘇言就一哆嗦,這場景何其熟悉,跟在地府第一次見到玲瓏的樣子有什麼區別,女的還是那麼美,至於男的,還是算了,根本沒有可比性。

“熊大?”蘇言試探道。

“對的,有啥事小娘子?”熊大顯得很高興,這讓蘇言在惡寒下,更加覺得,這貨上輩子不會是流氓吧,你一個熊,眼光不看那些女熊,你看人類一個亡魂覺得美,這啥審美觀。

“那個,你很厲害,這我承認,能別小娘子小娘子叫的嗎,我有名字,你叫我五娘都行,如果不介意的話,把五字去了也可以。”

蘇言臉皮一抽,再次看向身後的那個風鬼以及擡轎的四個鬼王,它們都有共同的一點,就是身材足夠魁梧,渾身腱子肉,哪怕是亡魂狀態,也是顯得非常飽滿,爆發力十足。

再一看對着自己流口水,同樣健碩的熊大,蘇言再次強行擠出一點笑容:“你,你從哪裏來?”

都市之最強豪婿 熊大嘿嘿一笑,越看蘇言越滿意:“我從你心上來。”

嘔~

蘇言直接轉身狂吐起來,一臉笑容的熊大一下就臉黑起來,主人以前說這話的時候,那些女的都狂叫,然後投懷送抱,爲啥到了自己這邊,人家吐呢?

熊大哈了一下氣聞了聞,頓時給臭的翻白眼,連連和蘇言拉開距離,天啊,自從甦醒後,好像好久沒清理嘴了,它這一刻都懷疑這是不是自己的嘴。

“那,那個,五娘抱歉哈,小生我最近可能沒吃好,不是有意薰到你,本熊我平常可是香噴噴的,可能是這幾天沒吃蜂蜜。”熊大尷尬解釋道。

蘇言將前天的飯菜吐出口,再次後退兩步,對這頭熊更加的摸不清了,實力這麼強,足以碾殺在場所有人,可是,它這一系列的話語和動作,卻讓人感到不可思議,這可是關乎自己名節的事,如果這頭色熊強來的話,他直接準備動用打折卡,就算最後被那死鬼給坑死,那也是乾乾淨淨,光明磊落上的路,可沒想到這色熊又搞的什麼幺蛾子。

蘇言牽強一笑,熊大也是一笑,以前主人從來沒給它起過名字,就算叫也是小熊熊的叫,它沒想到,這個五孃的隨口一個熊大,多好聽,簡潔易懂,還彰顯了自己的威武雄壯,一時之間,雙方一下陷入靜悄悄局面。

“那個,熊大,我們不知道它是你的小弟,既然你已經收服了它,我就不打擾了,我們這就走。”在短暫的沉默了幾秒後,蘇言率先開口,連忙去扶姜哲。

“哦,你說的是它,沒事,沒事,五娘你要是喜歡,它就是你的。”熊大向着那風鬼一瞪眼,風鬼連忙跑過來,向着蘇言跪拜下來,一臉的臣服。

婚心蕩漾:寶貝,我們不離婚 蘇言一愣,你這頭熊是不是太大方了,一個鬼王說送就送啊,蘇言還沒說什麼,被蘇言所攙扶的姜哲見此,直接手點在這風鬼的額頭上,進行了收服,蘇言想說些什麼,已經來不及了,吃人嘴短拿人手軟,你懂不懂啊。

蘇言一陣無奈,那熊大直接一副土豪的樣子:“五娘你放心,它們對我沒用,我只是,只是閒來拿它們玩玩的,你要是要,後面那四個,你全都拿去。”

蘇言連忙擺手,這天上的餡餅掉的,讓他覺得有些像陷阱。

“熊大,我姑且就這麼先叫你吧,你不必這麼做,我跟你說實話吧,其實,我不是女的,我是一個男的。”蘇言這次認真道。

熊大看着蘇言飽滿的胸脯,嚥了一口唾沫:“五娘,俺也跟你說實話吧,其實我不是亡魂,我是熊。”

蘇言:“……”

直播間已經笑抽過去了好幾個,正在送往醫院中……

蘇言不敢在這待下去,這頭熊如果不是腦子有病,就是自己取向需要嚴格糾正一下了。

“熊大,我突然想起,家裏還燉着粥,我需要趕緊回去看一下,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無期。”蘇言像個俠女一般一行禮,不等熊大再說什麼,帶頭就撤。

姜哲跟着身後,烏鴉道人和猶豫了一下的風鬼,也是隨着走了,然後是浩浩蕩蕩的上萬魂兵。

熊大此刻害羞一笑,不過很快向着蘇言的美妙背影喊着:“小五,我會來找你的,你一定要等我哈。”

熊大捂着自己噗通噗通的小心臟,滿眼的興奮。

“小熊熊,當你有一天遇到一個讓你心跳加速的人,記住,是人,不是熊,或許,你就會有機會離開這片詛咒之地了,把握住機會啊,人這一生,遇到一個對的人,太難太難,更不用說,你這頭熊了。”

原來主人沒騙自己,真的可以心跳,這是我甦醒三年來,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熊大顯得非常興奮,一轉頭,看着擡轎的四個鬼王,頓時一臉嚴肅起來:“看什麼看,趕緊給我找蜂蜜,我要洗澡,我要甜言蜜語,我要把這世上最好吃的帶給讓本熊心動的人。”

…………

蘇言只想以最快速度回到鬼島,然後脫下這層皮囊,現在一想到那毛茸茸的傢伙向自己拋媚眼,他只感覺全身像一萬隻螞蟻在爬,這是即將留下心裏陰影的徵兆,得趕緊消除了,否則,以後還能不能談戀愛都是一個問題了。

當蘇言等大軍返回鬼島後,樹林中所隱藏的兩批人全都悄悄往後退了退…… “雷隊,那個穿着金色鎖子甲的好像就是此地的鬼王,王琰和柳翎就是被他抓去的,”雷龍小隊的一名叫猴子的隊員低聲給雷龍道。

身材魁梧的雷龍透過葉子,最後看向不遠處,同樣隱藏的狂獅隊,冷笑一聲:“看樣子不止咱們小隊一隊倒黴,還有人做陪襯呢。”

身後幾人轉過頭去,看着不遠處也向此地張望的狂獅一隊,嘿嘿笑起來。

“猴子,你現在放出風去,就說此地疑似有上古遺蹟現世,且完好無損,到時候,我不信各地的探險小隊不來湊湊熱鬧。”雷龍看着遠處隱藏的蟲霧裏的龐大島嶼,臉上閃過一抹陰狠。

“老大,高,實在是高,驅虎吞狼,漁翁得利,到時候,自有人給咱們打先鋒,到時候,說不定不光能救出來王琰和柳翎,甚至於還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穫呢。”瘦弱的猴子伸出大拇指,一臉的佩服。

雷龍一笑,揮了揮手,猴子連忙領命去辦。

“雷老大,可是那鬼王此次晉升,可是有這道宮境的實力,我們這樣貿然前往,可是會吃虧的,就算是各地小隊加起來,也打不過對方呀,”身後又一個人在沉吟後,忍不住道。

雷龍點點頭:“我自有計較,芍陽導師這次不是進來了嗎,苦尋一株千年的靈藥,他老人家可是有這道宮境五重天的修爲,再怎麼說也比這頭靈智呆滯,初入道宮的鬼王強很多吧,如果有他相助……”

“可是芍陽導師神龍見首不見尾,我們也只是見過他一面,他不可能……我懂了,老大,我這就去辦!”身後起先說話,滿是陰柔之氣的男子說道最後,眼睛放光,似乎明白了什麼,在雷龍笑盈盈點頭下,趕緊離去。

雷龍看着下方平靜的島嶼,眼中閃着精光:“很快,此地就要熱鬧起來,你們幾個,將前不久得到的幾件寶貝拿出來,等時機一到,就笑着出現在他們面前,然後飛快離去,再悄悄潛回來,懂了嗎?”

“是的老大。”剩下幾人也是興奮的趕緊壓低聲回答。

……

“他們要幹什麼,要不要我跟着去盯一下?”顧南風看着先後離開的兩人道。

李青潯搖搖頭:“我們靜觀其變,注意安全,我有一種感覺,這裏,很快就要亂起來了……”

…………

蘇言打死都不想出去了,只感覺好惡心,一回來自己的住處,就立馬變成本身,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自己第一次遇見的厲鬼,會讓亡魂,甚至一頭熊心兒發顫,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想要逃離這裏,可是,讓自己一個人找那什麼不老泉乳,他敢保證,在那老鬼獰笑着取自己性命時,他絕對連這不老泉乳見都沒見過,如果有可能,他寧願取一些牛奶,然後做成酸乳拿給他:“看,這就是不老泉——乳。”

蘇言又去催了催姜哲,希望他發動屬下,趕緊給他找到那隻連眼睛都是青色的怪鳥,趕緊找到它,將那滴眼淚扔下去,自己就逃離這戰場,回到自己的丹華峯,每天閒來無事出去轉轉,然後讓小白煉煉丹,完個任務,躺在椅子上曬曬太陽,無憂無慮,這纔是他夢寐以求的生活。

哪像現在,爲了保命,跑來這處處危險之地,男扮女裝不說,就怕那些知男而上,那纔是最可怕的。

姜哲對於蘇言的話當然很重視了,吩咐了兩個新收的鬼王,以及讓他們傳達給各自的下屬,只要見到的,相似的,都必須立馬彙報。

可是,一晃兩天時間而過,將近三萬亡魂各處的飄蕩搜查,依舊沒有,反倒因爲各種原因,折了千餘名亡魂,尤其是第三天,那些從鬼島出去不久後,就有着很多的亡魂失去了聯繫,這讓姜哲頓時覺得有些不對勁了,連忙來找蘇言商議。

“會不會又有新的王誕生了,抓捕它們成爲自己的班底?”蘇言猜測道。

姜哲搖搖頭:“他們有我的印記,不會輕易被其他王施加魂印的,我能感覺到,他們都處在一個封閉的空間裏,他們,是被那些外來者抓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