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靜是一個單純善良的女孩,我不希望她被牽連進來……

“陳天然,你是不是已經知道誰是兇手了?”

我搖頭,淡淡說道:“我不知道,我當時在牀上睡覺,並沒有看到兇手的模樣!”

“我希望你能把你所知道的都說給我們警方聽,不要故意隱瞞!”

“警官,我是當事人我都不追究了,你們何苦還要給自己找事做。”我不耐煩道。

“你別以爲你不說我們就查不到了,我告訴你,就算你不說,我們最後也一樣可以查得到!”

我對警察一直沒有好印象,本來還以爲藉此機會能對他們改變想法,現在看來,根本不需要改變!

“警察先生,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兇手,我是自殺的!”

“自殺?”他們似乎不相信,“你覺得我們會相信你是真的自殺嗎?”

我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爲什麼不相信?我說的是事實,而且事實本來就是如此!”

“算了,你還是走吧!”最後,他們不願意跟我講話了。

我從牀上跳下來,才發現我身上並沒有衣服。我了個擦,我竟然一絲不掛的和他們談了這麼久!

“對不起,能不能幫我借一套衣服,我這樣子沒辦法出去啊!”我尷尬道。

要說這裏都是男的還好,可這屋裏還站着一名女法醫。雖然她年紀挺大了,可畢竟還是女人呀!

我到現在還是純情處男一枚,被人這麼直勾勾的看光身子,總是會覺得不好意思的!

最後,他們給我送來了一套衣服,我穿戴整齊後準備離開這裏,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轉頭對他們說道:“警察先生,關於我的事情,還希望你們能暫時不要對外說起。我只想安靜的生活,不想被太多人打擾!”

“這恐怕不行。”那警察一臉遺憾的對我說,“雖然我們很想幫你保密,可你出事的事情已經傳遍了整個柳林鎮,只要你一出去,必定會被人知道。”

“那你們能不能開車送我離開這裏。”我問道。

“恐怕不行,如果你能告訴我們兇手是誰,或許我們還可以考慮一下!”

這些警官真是可惡,竟然還要跟我玩條件交換。

我咬了咬牙,笑道:“你們還真是執着。我都已經說了沒有兇手,你們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テ

“那麼陳先生,祝你好運了。”他對我揮了揮手道。

我笑了笑,轉身沒走幾步,又被他叫住了。

“陳先生,我們在你的牀上找到了幾根女人的長髮。”

我停住腳步,回頭看到他手裏正拿着一個透明袋,裏面似乎真的裝有幾根長髮。如果他沒有騙我的話,那袋子裏的頭髮應該就是小靜的!

шωш⊕ тт kǎn⊕ C〇

這麼想着,我又折返了回去! “你手上的東西真是從我家裏找來的?”

“你覺得呢?”他反問我道,還故意搖晃了幾下袋子。

“那有什麼好奇怪的,我一大男人,牀上有幾根女人的頭髮很奇怪嗎?”我故作輕鬆道。估在廳技。

“許警官。外面有人找。”一個警察進來說道。

那被喚作許警官的警察看了我一眼。起身道:“我先出去一下,你再好好想想,等我回來你再告訴我答案!”

說罷他便起身出去了,留下我一個人呆坐在那裏。

此時我心裏有些煩亂,我必須要在他回來之前想到一個萬全之策!既能保住小靜,又要讓他們對這事不再追查下去。

“怎麼樣?想好了沒?”

十分鐘過後,許警官進來了。

我擡眼看了他一下,說道:“許警官。你們在我那裏找來的頭髮是我女朋友小靜的。難道你們也懷疑她是兇手嗎?”陳冬青冒充了我,還跟小靜談了朋友,現在我借他的肉體復活,也只能將戲演到底,說小靜是我女朋友了!

“陳先生。我可什麼都沒說,是你自己說的。”

我一楞,看來這許警官是想套我的話。我可要小心說話,不能掉以輕心!

“我該說我都說了,我想我現在也可以走了吧!”覺得我還是不要說話的好,不然說的越多,錯的也越多!

“請便!”許警官竟然沒有要攔我,還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對了陳先生,你知道剛纔是誰找我嗎?”許警官突然問道。

我轉過身子,無奈道:“許警官,這套玩多了也就沒有意思了。有什麼話一次說出來不行嗎,幹嘛要故意吊人胃口!”

“那好吧,我就不跟你賣關子了。”許警官深吸了一口氣,說,“關於你復活的消息已經被人說出去了,所以現在外面好多家媒體想要對你進行採訪!”

我在心裏翻了個白眼,感覺這些警察真特麼不靠譜,我前腳纔跟他們說要替我保密,後腳他們就把消息散發了出去。

“別用這樣的眼神看我,消息可不是我們傳出去的。”

許警官攤了攤手,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這種事他們當然不會承認,自己心裏明白就好了。這段時間的經驗告訴我,千萬不要試圖去跟警察講道理,因爲那樣只會讓你覺得是在浪費口水!

我氣沖沖的走出了派出所大門,外面果然已經黑壓壓的擠了一羣人。我微微低下了頭,想從人羣中混過去,不知道誰高喊了一聲“陳天然!”大家一致把目光往我這邊看來!

那些媒體人舉着長槍短炮往我這邊擠來,我沒有猶豫,撒腿就跑!

這柳林鎮只是一個小鎮子,因爲前幾天的殭屍事件,有很多外地的媒體駐紮在這裏,誰都想拿到第一手新聞。殭屍事件還沒調查清楚,又出了我這事,自然就吸引了那些曾經採訪過陳冬青的媒體人!

“陳天然,你不要跑,你不要跑啊……”

轉眼間,安靜的街道上演了一出我一人在前面跑,一大羣人跟在後面追的戲碼。

我回頭看了眼緊追不捨的衆人,眼看就要被他們追上了,剛好前面有一條小巷子,我毫不猶豫的拐進了巷子裏。

此時天色已經全黑,小巷子裏漆黑一片,並沒有路燈。我跑了很久,還沒找到出去的路,回頭看了一下身後,已經沒有了那些人的身影!

我暗鬆的口氣,背靠牆壁大口地喘着粗氣。

等我休息好了,後面似乎還是沒有人跟來。我心想着,這下好了,總算是把他們甩掉了!

“喵嗚……”

耳邊突然傳來了一聲貓叫聲,把我嚇了一跳。

一隻通體黑貓的貓突然跳到了我腳邊,瞪着一雙碧綠的貓眼死盯着我看。

我被它看得心裏有些發毛,擡起腳想要把它嚇唬走,可誰知它不但沒有被嚇走,反正還生起了氣來。它弓着身子,身上的黑毛根根炸起,一隻‘喵喵喵‘的對我叫個不停!

黑貓本身就會給人一種不詳的感覺,它不但很邪門,而且還會時常被陰靈附身!此時它突然停在我腳邊狂叫不止,不禁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又用腳重重地踩了下地,發出‘咚咚’的聲音,這黑貓突然一躍而起,我來不及避讓,臉已經那尖利的貓爪給劃傷了!

“你是陳天然,還是陳冬青?”那貓突然說話了,聲音卻是陶瑩的聲音!

我微微一怔,敢情這陶瑩離開了小靜的身體後,附在了這隻黑貓的身上。不過她也着實厲害,我纔剛從派出所出來,便被她發現了!

“如果我說我是陳冬青,你會怎麼對我?”我問道。

“如果你是陳冬青,那麼我會再殺你第二次!”陶瑩回道。

“那我要說我其實是陳天然呢,你還是想殺我嗎?”

陶瑩沉默了一下,說:“如果你是陳天然,我一樣要殺了你!”

“爲什麼?”我驚訝道。

我不明白,一直以來不都是陶斌想要殺我,而陶瑩則是那個想幫我的人嗎,怎麼今天她也想殺死我?

“不爲什麼,既然我已經得不到了,倒不如把你毀了,這樣誰都不會得到你了!”

“陶瑩你變了,以前的你不是這個樣子的。”我語氣失望道。

“陳天然,昨天晚上的事你都看到了,對嗎?”陶瑩語氣低沉道。見我沒有回答,又自顧說下去,“其實昨晚我從屋裏出來的時候已經看到你了,只是當時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你,所以才匆匆離開。”

“陶瑩,我知道殺死陳冬青並不是你自願的,而是你哥……”

“陳天然,你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其實我早就想殺死陳冬青了,如果當初不是因爲他,我又怎麼會跌落河裏被淹死!”陶瑩語氣憤恨道。

在大牛的村子時,陳冬青曾經冒充過四奶奶的模樣害人,當時我也曾懷疑陶瑩的死和陳冬青有關,可一直苦於沒有證據。現在聽到了陶瑩的親口證實,心裏多少還是覺得震驚!

“陳冬青確實該死,可是陶瑩你知道嗎,你是附身在小靜身上殺人的,這樣會害得小靜被警察當成殺人兇手的!”

“呵呵。”陶瑩冷笑一聲,“陳天然,我知道你心疼小靜,想要爲她脫罪。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我受了委屈,你有心疼過我嗎?”

“陶瑩……”

“夠了陳天然,我並不想聽你的解釋。其實你心裏面喜歡很多女孩子,可就唯獨沒有喜歡我。我剛纔說過,既然我得不到你,那我就只能把你毀了,這樣誰都別想得到你!”

“我不會讓你傷害他了!”陶瑩的話音剛落,黑暗中又傳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我心裏頓時感到一陣驚喜,脫口問道:“可兒,是你嗎?”

“是我,我還是沒忍住,所以來找你了。”可兒的聲音還是跟以前一樣溫柔動聽。自從她上次突然消失後,我心裏難受了好久。我以爲她再也不會出現了,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裏再見到她,意外的同時更多的是驚喜!

雖然我很高興秦可兒的出現,可這也更加激怒了陶瑩!

她趁我和可兒說話之際,突然又朝我身上撲了過來,這一次她可不是隻抓臉那麼簡單。她的利爪直接朝着我的眼珠子伸來,似乎是想戳瞎我雙眼!

“天然小心……”可兒叫我小心的同時趕緊過來想要擋住陶瑩對我傷害。可陶瑩現在附身在黑貓身上,而可兒只是一縷魂魄,根本擋不住貓爪!

貓爪透過了可兒的身體,徑直朝我眼睛刺來,我下意識地擡手擋住了眼睛。下一秒,手臂傳來的疼痛感告訴我,我被貓爪傷到了!

失敗之後的陶瑩並沒有放棄,她又跳到了我的頭頂上。我心一急,用手抓住了貓的尾巴,用力地把它甩了出去!

在黑貓被甩出去的瞬間,我看到陶瑩的靈魂從貓才身體裏面鑽了出來,轉眼間沒了蹤影。

周圍突然陰風四起,怨氣沖天,想必是陶瑩搞的鬼。如果陰靈的怨氣增強,她的法力也會增強,到時只怕我和可兒都不會是她的對手!

“天然,快點跟我離開這裏。”可兒焦急對我說道。 已經消失的陶瑩突然又現身出來,不過這次她不是附在貓的身上,而是幻化出了很多分身,分身被黑氣環繞着。她已經此時把前後的路都給堵住了!

陶瑩已經從陰魂變成了怨氣滔天的厲鬼!

我搖搖頭。說:“可兒,我想我們現在想走也已經來不及了!”

“來得及,你只要閉上眼睛,不要去看周圍,跟着我走就能走出這裏了!”可兒說道。

如果陶瑩還是陰魂的話,我會相信可兒的話。可是現在陶瑩是厲鬼,內心變得殘暴,而且法術比還是陰魂的可兒厲害多了。如果可兒強行要帶我離開陶瑩的陣法。只怕會害得可兒魂飛魄散!

“小丫頭。你別天真了,你是帶不走陳天然的!”陶瑩惡狠狠地說道。

眼前的陶瑩和之前已經完全不一樣。此時的她渾身冒着黑氣,面部猙獰,還有血跡從她七孔中流出!

現在的她完全已經變成了厲鬼,再也不是那個我認識的陶瑩了!

“我是不會讓你傷害天然的!”可兒漂浮在半空。語氣堅定道。

“哈哈哈哈!”陶瑩突然發出一陣刺耳的尖笑聲,然後眼神冰冷的看着我道:“陳天然,沒想到你女人緣這麼好。連女鬼都喜歡你!”

“我是喜歡天然,那又怎麼樣!”可兒嗆聲道。

“丫頭,你真的是很傻很天真!”陶瑩對可兒說道,“以前我也跟你一樣,爲了他寧願放棄自己的性命,總以爲這樣能換取他的真心。可後來我才發現,他根本不值得我爲他這麼做,就算我爲他付出得再多,他也一樣不會喜歡我!在他的心裏,早已經有了另外的女人,又怎麼會接受人鬼戀!”

聽完陶瑩的話後,可兒的臉色有些難看。她轉頭看了看我,眼裏滿是委屈,“天然,你會因爲我是鬼而嫌棄我麼?”

“可兒,在我心裏,你就像親人一樣重要,我怎麼會嫌棄你!”

“我就只是親人嗎?”可兒問道。

我抓了抓頭,心裏很是糾結,不知道要怎麼跟可兒說纔好!

如果我說我喜歡可兒,想必只會更加刺激陶瑩,到時她的怨氣加深,只怕會連累了可兒。

如果我說我不喜歡可兒,又擔心她也會心生怨氣,到時跟陶瑩一樣變成厲鬼,只怕我會被她們兩人一起撕了!

“既然他都說不出來了,那便說明在他的心裏,你根本不如?菲一般重要。這樣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去愛他,所以我勸你還是快點醒悟過來,和我一起毀了他吧!”陶瑩在一旁煽風點火道。

只要一牽扯到感情,不止是女人,就連女鬼都會喪失理智。看到可兒猶豫的模樣,我心裏不禁有些擔心,她是不是真的被陶瑩遊說成功……

“?菲?你果然心裏還是最愛?菲小姐的對嗎?”可兒眼神幽怨的看着我道。

此時的我真是一個頭兩個大。我自認我並不是一個濫情的人,也沒有隨便對誰承諾喜歡。雖然我心裏的確喜歡?菲,可是我並沒有跟?菲表白過。唯一的一次承諾還是對可兒的承諾,當初她要我讓她一直留在我身邊,我答應了!

“可兒,陶瑩,你們爲什麼非要逼我呢?”我無奈道。“是,我是喜歡?菲,而且我同時我也很喜歡你們。但是你們知不知道,喜歡並不等於愛……”

“天然你不要解釋了,我都知道。”說到一半,突然被可兒打斷道,“就算你不喜歡我也沒有關係,只要我喜歡你就好了。你放心,我就算你真的不喜歡我,我也不會傷害你。相反的,我還要保護好你,不能讓別人傷害了你!”

可兒的話讓我很是感動,不過卻惹怒了陶瑩!

“既然你要犯傻,那麼就別怪我對你也不客氣了!”陶瑩的話音剛落,周圍的黑氣突然旋轉而起,把我從地上一下子捲到了半空。此時周圍一片漆黑,我什麼都看不到,也聽不到任何聲音。

我心裏暗自着急,深怕陶瑩真的傷到了可兒。

我忽然想到了上次和師父在小樹林一起對付野鬼的情,。或許我可以用鎮魂符來對付陶瑩!心裏想着,便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像上次那樣用血來畫符。

我閉起眼睛,想象着那鎮魂符的樣子,然後開始用手指上的血來畫出靈符的模樣。

可我連畫了好幾次,居然都沒有畫成功。我忽然想到我現在是用陳冬青的身體,會不會因爲不是自己的血,所以才畫不成靈符?

“何方鬼怪,竟然敢在這裏害人!”一個洪亮的聲音突然傳進了我耳朵裏。

奇怪,這聲音我怎麼感覺這麼耳熟?

“崔子建?”只聽陶瑩的聲音傳來,我四周的黑氣一下子都散開了,整個人突然也從半空墜落下來,要不是可兒及時托住了我,可能我已經摔成了肉醬。

“崔子建,原來真的是你!”崔子建的出現讓我覺得很意外,可更多還是高興。

“陳天然,你還真是走哪哪有麻煩!”崔子建看到是我,臉上沒有絲毫高興的樣子,反而還吐糟我道。

“你是怎麼惹上這兩個女鬼的?”他吐糟過我後,眯着眼睛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陶瑩和可兒問道。

“子建,你難道不認識她了嗎?她是陶瑩啊!”我小聲對崔子建說道。

崔子建微微一怔,然後喃喃說道:“怎麼可能是陶瑩?她爲什麼變成了厲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崔子建,我勸你還是識相點,不要插手這件事。”陶瑩警告崔子建道。

“陶瑩,雖然我不知道你和天然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你真要傷害他的話,我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陶瑩冷哼一聲,語氣不屑道:“就憑你這麼淺的道行,也想來管這閒事。不過既然你不聽我的勸阻,那就不能怪我不念當日的友情了!”

我偷偷地瞥了崔子建一眼,發現此時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糾結,他大概沒有想到,有一天他要和昔日的朋友互相鬥法。而且,還不只是簡單的鬥法!

“陶瑩你走吧,我不想傷害你!”崔子建在沉默了一會兒後,對陶瑩說道。

可是現在的陶瑩一心想要置於死地,又怎麼會聽崔子建的話。果然,她聽崔子建這麼說後,語氣冰冷道:“崔子建,你這句話還是對自己說吧,果然你現在走,我定不會爲難你!”

崔子建突然用桃木劍指着陶瑩道:“既然你這麼執着,就不要怪我下手太重了!”說着崔子建便握起桃木劍朝陶瑩刺去。

我以爲陶瑩看到崔子建握着桃木劍衝上時會躲避的,沒想到她不但沒有躲避,反而還讓桃木劍刺過她身體。

崔子建大概以爲陶瑩見他衝上來時會躲閃的,所以當他看到桃木劍刺穿了陶瑩身體時,整個人一下子楞住了。他連忙將桃木劍抽了出來,對陶瑩咆哮道:“你不是說不會對我手下留情的嗎,爲什麼看到我過來的時候不躲?”

陶瑩悽慘一笑,聲音微弱道:“如果握劍的人不是你,我一定會反擊。可偏偏卻是你,而我又狠不下心去傷害你!”

“既然你不想傷害我,爲什麼我剛纔叫你離開的時候你爲什麼不走。”崔子建眼裏有晶瑩的淚花在閃動。估史有技。

我心一怔,難道崔子建喜歡陶瑩?

“我一直以爲我喜歡的人是陳天然,所以纔會那麼在意他喜歡的人不是我。直到剛纔你出現,我才知道原來我並不喜歡他……”

陶瑩在說話的時候,身體慢慢變成一縷縷黑氣。她剛纔被子建的桃木劍傷到,如果她現在還心有怨恨的話,這桃木劍並不能使她魂飛魄散的。可現在她卻放下了心中的怨恨,因爲體內的法力也一下變弱,所以桃木劍才能把她傷成這樣。

如果魂魄一旦消散,便再也找不回來了!這個道理崔子建最清楚不過了,眼看着陶瑩的魂魄散去的速度越來越快,不單是我着急,崔子建也一樣着急!

“子建,能不能想辦法把陶瑩最後的魂魄封住。”我問道。

崔子建搖搖頭,喪氣道:“如果師父在的話,或許他會有辦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