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亮一個沒有反應過來,被我按個正着,當即身子一晃,竟然倒了過去。

“是不是感覺腦子裏就如突然炸開一般?”

我一把拉起張亮,此刻的他渾身是漢,再也沒有之前的吊兒郎當。

“是,老楊,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知道,我尼瑪也是經歷過的,這是頭上的那把火被鬼吹滅了。

“這個你先別管,你還不說實話,昨天你去了哪裏,昨晚你看到了什麼?”

我沒好氣的道。

“這個,這個……”

“我草泥馬,你快說呀,再不說你小命難保!”我這會兒我已經看到張亮那滿臉的黑氣開始擴撒,而且越發的將四周的陰氣匯聚。

被我這麼一罵,張亮頓時渾身一個哆嗦,將我拉倒一個角落道:“老楊,我給你一個人說,你可給我保守祕密,不然那美女晚上就不來找我了!”

我一聽,心中頓時有種想要暴打張亮一頓的衝動。

我知道張亮一定是中招了,就是不知道這一次又是個什麼女鬼。

“昨天我打遊戲,突然一個美女加我,我們互相看了照片,你還別說這個美女長得特別像林志玲,我當時就把持不住了,連忙將我的QQ給了她,然後我們加了QQ,還開了視頻,要是之前的照片是假的,那視頻總沒錯吧,我還讓老蕭和老王他們看,他們都說我傻逼,我才懶得和他們說,那美女說她失戀了想要找個人聊聊。那一刻我知道我的春天來了,尼瑪苦守貞操二十幾年,不就是等的這一天嗎,備胎就要有備胎的覺悟,所以當時我就二話沒說,要了地址,打個的就過

去了。”

“怎麼?老楊,你不信?”

我沒有說話,只是就像看傻逼一樣的看着張亮。

“我知道你們都不信,麗麗也說了感覺就像是在做夢一樣,但是我告訴你是真的,今晚她還說了,待會兒我們一起去晚點刺激的,我還特別期待呢。”

“別跳章呀,你打的過去了後來呢?”

“後來,額,就是昨天晚上,她說的那個地方有點難找,我還是找了兩個的士司機才找到那個地方,的士司機說我說的這個地址是老成都的,不過他告訴我那個地方似乎有些邪乎,不過我直接加了他五十塊錢,立馬屁都沒放一個,就帶我去了。”

“剛下車的時候這個地方的確有點偏,不過偏歸偏,但是人還是很多的,有點小夜市的感覺,我走進去,便看到一個大美女已經站在那裏對着我招手,尼瑪我第一眼看到就硬了,你知道了,我給你說這個麗麗,絕對比林志玲還要漂亮,你知道我最喜歡的就是日本的那個林志玲了。”說話之間張亮又開始神吹了。

“接着呢?”

“接着,接着還能幹什麼,自然是跟着美女到了他的家裏,我說當時我覺得這裏的房子有些破破爛爛的,不過裏面別人的裝修還真不賴,特別是那牀……”

“你跟那女的上牀了?”我當時就有些無語了。

張亮有些不好意的點點頭,而我則是看到張亮臉上的黑氣剎那之間佈滿了整張臉。

“老楊,你別太驚訝,這是哥們的桃花運來了,我給你說麗麗是被我英俊的外表給征服了,我們做完之後我還問她爲什麼喜歡我,他說長得帥不解釋。我就知道她是懂我的!”

我驚訝,我當時是因爲被張亮那張黑氣密佈的臉給嚇着了。

“桃花運,我看你是桃花劫還差不多,那個女的說今晚幾點來約你!”

“這個怎麼能告你呢,老楊雖然我們是兄弟,但是你也不能……是不是……”張亮一臉難爲情的道。

我真是被張亮給逗樂了,然後無語道:“你遇到鬼了,這不是你的桃花運,而是你的桃花劫!”

張亮一聽突然一臉鬱悶的望着我道:“老楊,你這就不對了,誰不盼着兄弟好,兄弟宅了三年好不容易被一個妹子給賞識了,而且還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的進階,你這話說的我不愛聽了!”

“我……”

我竟然一時沒有說出話來。

“哎,沒什麼的,兄弟知道你擔心這個女的是騙子,可是你想想他騙我什麼,騙我財我只有遊戲裏那幾套爛裝備,騙我色,雖然我承認我長得比吳彥祖帥點,但是麗麗也不差,最多就是騙了我的第一次,但那是我心甘情願的。你說一個女的把身體都交給你了,這是對你多大的信任呀!”

“我,張亮,你和這個麗麗才認識多久?”

“一天,二天,不過老楊,你難道沒有聽過一見鍾情嗎?我覺得我和麗麗就是……”

看着張亮那沉醉在傻逼愛情的世界裏,我突然覺得這孩子恐怕沒救了!

(本章完) 我看着走在我面前的張亮突然低沉這着聲音道:“張亮,我要怎麼說你才相信呢?你真他孃的遇到鬼了!”

看着張亮的樣子,我無語到了極點,不知道平時精精明明張亮怎麼一遇到美女智商完全就到了負值,不過轉眼一想也釋然了。

“鬼?我說老楊,你不會被你那個神一般的兒子給整神經了吧。朗朗乾坤的哪兒有個鬼?”

張亮轉過來對着白了一眼。

“如果我證明給你看,這個世界上有鬼,你是不是就相信我剛纔給你說的,你遇到了一個女鬼?”

到了這會兒我覺得乾脆讓張亮知道其實這個世界上還有另一面的存在。

“證明,老楊你不會真的腦子出了毛病吧,你怎麼證明,你給我……”

不等張亮說完,我已經失去了耐心,這會兒已經快到九點了,要是那女的和張亮約得九點的話,那估計張亮今晚就鐵定掛了。

就在張亮說話的瞬間,朵朵直接從我背後的書包裏飛了出來,一雙煞目森森血紅,滿頭的長髮被葉峯吹拂的四散而開。

“啊……啊……”

張亮渾身猛地一顫,接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爬起就要開始跑。

“朵朵……”

我指着那裏的門,這樣的張亮跑出去,朵朵和我都暴露了,這不是我要的目的,我只是想讓張亮認識到這個世界上其實是真正有鬼的,反正張亮也已經被鬼纏住了。

就在張亮爬起的瞬間,朵朵已經飛到了他的面前,張開嘴頓時吐出長長的舌頭。

張亮又是啊的叫了一聲,然後大家一聲鬼呀然後便朝着我跑來。

“老楊,老楊,這是什麼鬼東西,快,你快救救我……”

張亮跑過來便一把將我保護然後渾身猛地顫抖起來。

“朵朵,好了,這是我的室友張亮,別嚇他了!”

朵朵額了一聲,然後露出了一個笑臉道:“你好,我叫朵朵!”

張亮連忙躲到了我的身後,依舊不斷顫抖着道:“老楊,老楊,這個……這個……”

“張亮,現在你相信了吧,我一進寢室就已經看到了你滿臉的黑氣,而且你遇到的那個麗麗絕對是一個女鬼,我一聽到你的描述就知道你一定是遇到鬼了,你當真以爲現在的妹子都是這麼隨便,你也不想想,你以前不是沒有在遊戲裏釣妹子,可是結果如何?”

“老楊,你能不能,能不能讓……”

我看着幾乎快嚇尿了的張亮笑了一聲,然後將朵朵裝進了後背的書包裏,張亮嚇得連忙躲開。

“老楊,這個書包。”

“是呀,朵朵一直都在裏面!”

“我,我,以爲是一個籃球!”

張亮說話的時候渾身都在顫抖,我連忙問道:“你和那個叫做麗麗的女鬼約得是幾點。”

“十點。十點他讓我又去他家,說今晚玩點刺激的!”

我苦笑一聲道:“刺激,的確是很刺激,你現在整個臉都被黑氣罩住了,要是我猜的沒錯的話,這個女鬼生前一定是受過非人的待遇,纔會讓釋放鬼氣遮人臉。幸好我今晚回來了,不然可能明天就見

不到你了!”

張亮一聽,差點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老楊,你既然能夠看得出來,那你一定得救救我呀!”

張臉一臉希冀的看着我。

我沒有說話,好半天才嘆息一聲道:“走,先回寢室吧,等九點半的時候我們一起出去。”

張亮點點頭,然後顫顫巍巍的回到寢室裏。回到寢室裏的時候老王依舊在啪啪碼字,蕭子卓坐在牀邊一看到我們進來頓時站起身將我拉倒一邊。

“沒事,我會解決的。”

“老楊,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你知道張亮讓我們看的時候我就感覺有些怪異,因爲他給我放的那個視頻裏面有一個屍體,是一個女人的屍體,這個女人一身紅衣,更重要的是她的臉。”

“她的臉怎麼了?”

我突然之間臉色微變,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不知道老王看到了什麼,總之我看到的那個視頻裏面的那個女屍,臉上竟然被剝了皮,看得我當時就嚇得昨晚一夜沒有睡着。”

聽到了蕭子卓的話,我的心中不禁越發的不安起來,再看那坐在那裏的張亮已經被嚇得渾身哆嗦。

“你說那個女人的臉被剝了皮?”

蕭子卓點點頭,我臉色大變,當即我便知道了爲什麼張亮才和鬼接觸了一晚上,他的臉色便全是黑氣,感情這個女人想要張亮這張臉?一想到這裏,我當即心頭猛跳。

紅衣,無臉,剝皮……

看來這次張亮遇到大麻煩了。

我將蕭子卓拉到了廁所,將張亮遇到的事情給他說了一邊,蕭子卓聽到了之後臉色大變。

“這件事我會處理的,待會兒我和張亮一起去,今晚這件事一定要解決了,不然張亮就有危險了!”如今的張亮整張臉已經被黑氣包裹住了,今晚只要他去,要是沒有人幫助化解的話,必死無疑。

“有救嗎?”

“今晚我盡力!”

晚上九點半的時候我跟着張亮出了學校,隨手便招了一個的。

“到哪兒?”坐在的事車前面的是一箇中年的大叔。

我拐了張亮一下,張亮身子微微一顫道:“文昌路口!”

那中年大叔剛要發車,卻是被張亮說出的這個地名嚇得猛地一個哆嗦道:“你們兩個要到那個地方?”

“大叔,怎麼了?”我連忙問道。

那中年大叔並沒有發車,而是一臉驚愕道:“那個地方我去不了,太邪門了!”

“太邪門?有什麼邪門的?”

我故意做出一臉驚訝的問道,因爲眼前的這個中年大叔既然知道這個地方,那自然是老成都的人,對這個地方也一定有所瞭解,既然這樣我便想知道這個叫做文昌路口的地方,究竟有什麼邪乎的。

“邪乎,邪乎得很,告訴你們,可別把你們嚇得不敢下車。”

“文昌路口都是老成都人的叫法,這個地方十年前就已經成了荒廢了,所以說現在就是一條廢街,而且這條廢街已經在成都的郊區,那個地方一年都沒有幾個人去,就算去的也是有道行的人。”

“有道行的人?什麼意思,

大叔你說明白點。”

我繼續問道,看來這地方里面全是鬼,只是究竟有多少我還不知道。

“這個有道行的人,就是陰陽先生!”大叔小聲的說到,接着又道:“文昌街這個地方聽說有鬼,雖然我沒有見過但是這個地方十年前就已經不乾淨了,隔了這麼多年都沒有人去動這塊地,就已經坐實了這塊地是一塊陰地了。”

我點點頭,一邊的張亮聽着早已經是嚇得臉色慘白。

“大叔,你帶我們去吧,我有個朋友在裏面,我得去把他拉出來!”

說話之間我掏出一百塊,遞給中年大叔。

中年大叔轉過頭一臉怪異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將錢收下,隨後輕聲問道:“小夥子你也懂點?”

我點點頭,並不隱瞞。

那中年大漢皺着的眉頭突然舒緩了一下,隨即道:“我只能送到距離那路口五百米的地方,那個地方邪乎,我不敢進去。”

我說成,麻煩大叔了。

中年大叔裂開嘴笑了幾聲,然後發車了,看在錢的面子上,的士司機很快便已經開到了那在他口中說的邪乎的地方,一路上司機撞着膽子給我和張亮講述了一個光宇文昌街的傳聞。

故事大體是關於一個漂亮女人的故事。

幾十年前的文昌街是老成都有名的娛樂夜市,其實文昌街距離市區也不遠,而且在文昌街這地方還是有很多的人聚集,慢慢的這裏便興起了一個夜市,每天晚上八點開始就格外的熱鬧,那個時候的文昌街在老成都小範圍內都十分的有名,來來往往的人也挺多了。當時在這個文昌街有一個唱歌爲生的歌女,那大叔描述的那叫繪聲繪色,這個歌女的名字不知道叫什麼,總之大家後來都叫她麗麗。

一聽到麗麗這個名字,張亮本能性的渾身一顫,整個人都是難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對着他搖搖頭,示意他放寬了心。

大叔接着說了這個麗麗的故事,原來這個麗麗家境貧寒,家裏有一個生命的老母親,迫於無奈麗麗才每天夜裏都來這裏唱歌,可謂是當時文昌街亮麗的風景線,自然這個麗麗也因此賺取了很多的人氣和錢,慢慢的麗麗便在這條街上開了一個小小的舞廳,接待來來往往的人,但是那個年代還是比較亂的,怎麼說呢,三教九流的人比較多,所以經常就會發生點磕磕碰碰,打架鬥毆。麗麗一個弱女子自然不能應付,於是便去找當時文昌街的老頭,也就是地頭蛇幫她出面搞定這件事,也就是這件事,導致了後來的一切事情。

這個老大早就看上了這個叫做麗麗的女人,不過因爲麗麗在文昌街有點人氣,所以一直還沒敢動她,這次這樣的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便提出自己很喜歡麗麗,想要和麗麗談朋友,並且結婚之類的云云,不得不說這個地頭蛇有點魅力,在加上一點威逼利誘,像麗麗這樣無親無故,沒有背景的弱女子也只得應承下來。

之後便暗中做了這個地頭蛇的情人,自然在這條街上在沒人敢在麗麗的地方找事,所以麗麗的生意是越來越紅火。

可是這個地頭蛇卻是怕一個人,他老婆。

而引發這一切變故的就是這個地頭蛇的老婆。

(本章完) 就在文昌街十分鼎盛的時候,發生兩件讓人無法相信的事情。

第一就是麗麗的死。就在那地頭蛇的老婆回來不久,麗麗便消失了蹤跡,等找到的時候麗麗早已經面目全非,渾身的皮肉都剝了一般,要不是她頭上戴着的一支金簪子的話,估計誰也不知道這個渾身都已經裹滿了蛆蟲的女人便是那之前紅極一時的麗麗。

第二便是那地頭蛇一家的死。

他們死的都很離奇,可以說無人能夠解釋爲什麼。要麼自己將自己掐死,要麼跳樓身亡。

而自那以後文昌街便開是蕭條下去,十年前更是鬧了一次鬼,從那之後便無人再去了,現在的文昌街已經是一片廢棄的巷子了。

一路上雖然路程有點遠,但卻是並不寂寞,有着的士大叔給我講他關於文昌街的瞭解,我看着一邊越聽越是臉色難看的張亮,不由得苦笑了一聲,張亮這次完全是被坑了,原以爲自己找到了一個美女當媳婦,結果卻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這會兒的張亮緊緊的將身子抱作一團,一臉的驚恐狀。

鬼有很多的分類,而這個麗麗一定是被人害死的,死了之後他的怨氣極大,所以化成了厲鬼,而文昌街地頭蛇這一家人的死絕對是這麗麗赤裸裸的報復,一想到之前的士大叔說到麗麗屍體的樣子,我就知道這個叫做麗麗的女子一定是慘死的,有可能渾身的皮囊都被人剝了。一想到這裏我就知道麗麗絕對已經變成了厲鬼,而且是極爲恐怖的那種。

要是我的猜的沒錯,恐怕那地頭蛇一家的皮囊都是被剝得乾乾淨淨。

這一切都是那地頭蛇的老婆乾的,這些混子在那個年代想要弄死一個人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所以像麗麗這類的鬼,體內有極大的怨氣,而且這麼多年都沒有被化解,越積越深,恐怕比我之前見到的厲鬼有可能都要厲害。厲鬼都是通過影響人們的感知,讓人產生幻覺,比如你遇到鬼之後,感覺有鬼在追你,你就會跑,尋找生路,但是你卻是不知道往往一跑就成了跳樓跳河。還有就是你看到鬼掐着你的脖子,要將你掐死,其實在外人看來就是你自己掐着自己的脖子。

所以在遇到這類厲鬼的時候,最好的便是不要動,保持冷靜不要受周圍鬼遮眼的影響。可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對於一般的普通人幾乎是不可能,因爲很有可能你遇到的是一個鬼拿着刀來砍你,你就會習慣性的躲開,或許你一側身,等待你的就是死亡。

下了車,的士大叔收了錢二話沒有掉頭就走了。原來我還說給司機師傅拿二百塊錢,讓他等等我們,這一看完全是不可能。

而且司機掉頭的時候還說了一句:“祝你們好運,這種地方一年都沒個人氣。”

說完便猛地一踩油門消失在了我和張亮的面前。

但是對於司機說的無人街,我和張亮看來卻是一個熱鬧的夜市。

張亮緊緊的抓着我的衣服,這會兒的張亮已經完全的相信了這個世界上有鬼了,畢竟朵朵的出現就完全打破了他內心所有的防

線,沒有瞬間崩潰已經說明了張亮的承受能力還是可以的。

“兄弟,待會兒你無論看到了什麼都不要開口,要是那個女鬼要殺你,你就不要動,就算她擰你腦袋也不要動,必要的時候就咬破自己的舌頭,朝着她的臉吐口水,記住,一定要冷靜,不要慌張!”

我拍拍張臉那早已溼透的後背道。

張亮點點頭,深呼吸一口氣,雖然還是害怕,但是已經比之前要好多了。

“走吧!”

張亮點點頭,然後跟着我走入了這條街。

一走上這條街我便能看到來來往往的人,路上還有一個老婆婆看着我,臉上顯出幾分驚恐。

整個路面都是昏暗土黃色,四面都是一陣陣的陰風,街道上的人都是飄來飄去,難怪的士大叔說這裏一個人都沒有,要不是張亮被女鬼吹滅了頭上燈的話,絕對也是不可能看到這些鬼。

但是我知道這會兒我和張亮看到的這些鬼的樣子也絕對都是完全不同的,我看到的都是他們死之前的樣子,有些滿頭的血跡,斷手斷腳,有的一身黑青色的壽服,這些人都是坐在路邊閒聊。

“兄弟,你說的挺熱鬧的就是這些吧,你昨晚來的時候難道就沒有看到這些人都是飄來飄去的?”

兒子這會兒也從我的懷裏醒來,他一探出頭,頓時周圍的鬼都是紛紛的讓開,紛紛一臉懼怕的神情。

“好了,你自己一個人進去吧,我在你的身後跟着你,我倒要看看你說的這個麗麗到底是個什麼鬼?”

張亮一直緊咬着嘴脣,挪不動步子,然後一直將我的衣服抓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