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感激的看着隊友們,一個一個的走離自己後,張若寒的眼前,出現了那個將兩種對立感覺,異常完美融合在一起的人影!

古加泥!

我們的一戰,已經再所難免了!!

就算不是爲了我自己!

我也必需要去你打敗你!

因爲現在你的,已經擋在很多人的夢想上!

……

三個中國籃協的北京人,回到暫住在xx五星級酒店裏的朱其順房間門口,輕輕的向着房門上的門鈴按了過去。

“叮冬~~”

“叮冬~~”

的幾下門鈴聲響起後,房門應聲而開,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朱其順徑自的向着客廳裏的沙發走了過去,順式坐在沙發上。

“你們怎麼到現在纔回來?”靠着在沙發上的朱其順,向着三個中國籃協的幹事們將詢問道。如果不是朱其順在安徽,還有一些鎖事要處理,他早就做飛機,直接飛回北京了!

“朱祕書長,我們也不想的!只是那個叫張若寒的學生,一開始不在學校裏。害得我們苦等了半天后,他才慢騰騰的回到了學校裏,因此,我們也就回來的晚了一點!”老王必恭必敬的說了一句後,將從張若寒那裏毛測而來的數據,緩緩的遞向了朱其順,“這就是那個張若寒的一些毛測數據!”

“恩!”

隨口應了一聲的朱其順,向着張若寒的毛測數據看了過去,到要看看老吳極力向自己推薦的,所謂比古加泥絕對不差的小個子球員,到底有什麼樣的過人之處!

略微的看了幾眼後,可以說是見過太多歷害球員的朱其順,還是不禁的驚呼道:“百米跑,十秒五八!原地摸高,可以摸到籃板上沿?這也太奪張了吧?你們確定,你們毛測的百米速度還算精確嗎?還有他們學校的籃板,是和nba一樣的三米九五高嗎?”

三人對看了幾眼後,同時的用力點了了點,心中卻偷偷的嘆了一口氣,他們還沒有寫上,那個叫張若寒的怪物,是帶球跑了十秒五八,連續起跳三次,摸到了籃板上沿,已經讓朱其順驚訝的這麼大了,要是寫上的話,朱其順萬一一下子因爲受到的刺激過大,緩不過氣來,那他們可就要闖大禍了!

打量了三人一眼後,朱其順用力的揮了揮手,示意三人可以先下去了!這三人專門爲朱其順毛測一些年青球員的數據,已經好幾年了。向來就是以毛測的非常準確,而出名的。既然他們這麼肯定的同時點頭了,也就說明這份毛測的數據是絕對可信的啊!

在三個中國籃協的幹事,完全退出房間,順式帶上房間門後,朱其順按捺住自己想要狂跳的心臟,細細的打量了張若寒的各項數據一眼!不禁感嘆道,如果這上面的數據,比較符實的話,這個叫張若寒的,絕對就是令一隻讓人異想不到的可怕怪物,萬萬裏挑一的人才啊!

放眼整個nba歷史上,百米跑速度,能夠跑十秒多的,也就那麼二十多個人。能夠摸到籃板上沿的,到目前爲止,也只有三十二個人!

可是,在這些可以摸到籃板上沿的三十二個人裏,卻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人,是身高在一米八左右的啊!

天哪!

這個叫張若寒的小個子,竟然也能夠做到這種起跳後,摸到籃板上沿的不可思議舉動,真是太令人驚訝了,難怪老吳特地把自己請過來一次,向自己極力的推薦這個叫張若寒的小子!就連自己現在,都有了幾分衝動,想要看一下,古加泥和張若寒,這兩隻算是怪物級別的超級小個子球員,到底哪個更厲害一些了!

如果,這個叫張若寒的小子,真的能夠打敗古加泥的話,或者絕對不落於古加泥下風的話,看來自己的中國國奧青年隊裏,又要加上一名小個子球員了!

到時候,自己一定要來看看這兩隻小怪物的對決啊!

也許,就能夠從他們這裏,暫時找到解決掉中國籃球,後衛人材嚴重缺乏的問題吧!不過,有點非常令人惋惜的是,他們兩個的個子,還是矮了一點!要是能夠達到一米九七,一米九八左右,那該有多麼的完美啊!

朱其順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覺得這是兩個人,目前唯一不完美的地方啊!

。。。。。。

深受中國籃球,打球要靠個子高觀念影響的朱其順,看來一時半回還是無法,徹底改變他的這個錯誤的想法啊!



當天下午,乘着校隊訓練的休息時間,省工院的球員們,一起跑到了多媒體教室裏,完全不顧負責管理多媒體教室的xx女老師的抗議,強行的將播放着肥皂劇的投影儀,轉換到安徽電視臺文體頻道後,饒有興趣的觀看起安徽的另一支參賽隊伍,合工大隊對陣cuba的老牌強隊中礦大學的比賽!

隨着雙方的一名球員,在比賽開始之前,不停的舉着巨大的校旗,滿場到處的奔跑後,合工大的球迷,充分的發揮出主場的優勢,鼓聲驚天,歡呼聲震的體育館館頂爲之顫抖後,雙方激烈的對決,終於開始了!

一上來,合工大就在昔日的安徽第一人馬超羣的大手一揮下,搶到了跳球權,然後,由後衛的一個長傳籃下,身體從籃下同時撥起的趙勇,單手接球就是一記重扣,取下了,極其漂亮的兩分。

可是,中礦卻依靠他們那個在cuba中施展出跨下運球,幾乎可以不減速的明星球員,組織後衛趙棟的突分下,由小前鋒邵天元投出一個半截籃,異常輕鬆的扳回了兩分!

隨後,合工大隊,又在全場合工學生們的全力支持下,通過前鋒的底線對衝,猛然間撕開了中礦的聯防之後,再次由趙勇飛身越起,揚手就扣!眨眼間,又將比分超了過去。

緊接着,礦大卻緩緩的將籃球帶過半場後,由趙棟出手一揚,將籃球傳給了昂立在禁區左邊的中鋒陶石後,陶石猛然間拍出籃球,用屁股向後靠去,作勢強打馬超羣的時候,卻突然將籃球向着外線一甩,作出了一箇中鋒吸引對方防守隊員,爲前鋒側應掩護的戰術,由三分線外的礦大另一名前鋒,張超高高跳起後,“刷”的一聲投進一次遠投三分,不但將比分瞬間的扳平,而且,還向前反超一分!

….

就這樣,無比激烈的對攻戰終於在雙方之間徹底的拉開了!

在雙方的主力隊員,幾乎沒有下場休息時間的情況下,雙方的比分仍在互相追逐着!

從三十一比三十,到六十一比六十,以同等速度向上攀登着。

結果,在全場比後的最後十秒鐘,雙方比分仍然持平的時候,趙棟終於發揮出自己cuba明星球員的本色,乘着合工大後衛的一個傳球之際,“啪”得一聲,迴轉身體的瞬間,一掌將籃下斷了下來,閃電般的帶着籃球,衝向了合工大的半場,於空中強行拉桿,閃過了隨後而來的趙勇後,向着籃框就是一次低手挑籃!

“刷!”

一聲即是美妙,又是令人心碎的響聲傳出後,合工大想要戰勝對手的夢想,終於在瞬間破碎了!

……

看完比賽後,仍然議論紛紛的省工院校隊成員們,向着籃球場,狂奔了過去,開始接着拼命的練起球來!合大隊,想要殺進淘汰賽的機會,已經沒有多少了!作爲另外一支有機會出線的隊伍,省工院的使命俞加的增重了幾分!

能不能夠,在安徽的父老鄉親面前,踏出一步比一步,更加耀眼的前進步伐,就在於以後的幾場比賽了!

天漸漸黑下來,在回出租房的路上,閒來無事的張丹楓拉着張若寒和江文兩人,跑到了路邊的小書廳上,選買起報紙來!打完球后,看看報紙,放鬆放鬆自己緊繃在一起的神經,可是張凡楓的一大愛號!

正在思考着到底要買哪一分報紙好的張丹楓,突然得盯着一份報紙,放聲大叫起來,“老大,小文,你們快點過來看一下!”

請大家多多支持小鬱,投小鬱幾票,你們的支持和投票,是小鬱更新的動力,謝謝,小鬱爲了大家,可是天天都在更新!

小鬱20058。29 就算再怎麼不情願,李雙希還是被這樣送進了宮,與其他待選秀女一起住在翠璃宮,等待著一月後的殿選決定最終的歸屬,是落選回家還是鯉躍龍門,就在這月決定了。

但這一切對雙希來說,既沒有懸念又很絕望。難道自己就這樣入宮了?難道她要困在宮中一生?不要,不要!她不要這樣悲慘的結局。不是說已經結束了嗎?她要是早點離開,現在是不是就不會在這裡了。

嗯……李雙希想了一下,就算自己走了,估計也得被馬上抓回來吧。李雙希這天晚上晚飯也沒吃。坐在自己的房間里想起了對策。她名義上是丞相的嫡親女,又是暗中被皇上看重的人。這裡的宮女內侍都非常的照顧她……或者說巴結她?給她一間清幽又豪華的房間,每天的禮儀訓練,對她也是要多松就有多松。所以她身體上是一點都不累,但這反而加重了她的心裡的憂患。現在是一切安好,只是因為她在這屆待選秀女里的身份頗高,等到她成為才人,就成了宮中芸芸女子里的一個。她既無才情,也無美貌。而且聽說皇上的年紀比她爹還大,她實在是接受不了啊……

嗯,李雙希躺在床上深呼吸了三下,然後一個鯉魚打挺坐了起來。她必須思考出一個對策!

就在她想對策的時候,翠璃宮的管事嬤嬤來敲她的房門了。李雙希趕快跑下車,坐在凳子上,手裡還拿了本書裝裝樣子。待她坐定,她才輕聲對外說道:「吳嬤嬤,您進來吧。」

「給小主請安。」

「免禮。」雙希起身扶起了吳嬤嬤,「不知嬤嬤前來,是想對暮暮說些什麼呢?」

吳嬤嬤拿出了一件新做的宮裝放在雙希面前,「小主,這是內務府為每位小主裁製的新衣,專為你們出席後天由皇後主辦的賞花宴。聽說皇上也會來的。您可以好好先準備準備。」

「多謝嬤嬤。」

李雙希摸出一袋賞錢給吳嬤嬤,然後送她出了門,吳嬤嬤見雙希出手大方,也就識趣得走開了。雙希看著那件宮裝,若有所思。這天夜裡,只見有個人影偷偷走到了井邊,隨之而來的便是水花四濺的聲音。黑暗中你還能聽見某個女孩被凍得瑟瑟發抖的聲音。這之後,李雙希便病了。

「哎呀,我的小主啊。您這一病多耽誤事啊。」

吳嬤嬤看見李雙希病了,不知道有多愁。皇後娘娘特別關心這個秦暮暮,她現在病了,明天的賞花宴她就不能去。

秦暮暮要是不能去,受苦得可是她啊。要是被人知道,給她扣上一個照顧不周的帽子。秦暮暮的身份可不一般。

「嬤嬤,這天氣轉變,我也是不能左右的。」

李雙希又咳了兩聲,她並非有多難受,但此刻她一定要裝得無比難受。雖說沒什麼用,但能拖一時是一時。

她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罷了,這都是命數。您就安心修養吧。」

吳嬤嬤告退,很快便出了門去。雙希沒有帶貼身侍女,此刻房間就她一人而已。她坐了起來,摸了摸自己的頭,現在還是有點暈。但她得強撐著,好不容易自損身體得到的這個機會,她不能就這樣丟掉。

李雙希決定,她要逃!她要逃出去!她不能留在宮裡為妃。雖然這對丞相會是一個巨大的打擊,但李雙希也不想賠上自己的一生。所以對不起也要做了。

趁明天只有她一人在的時候,她要出去摸摸路線,計劃一下私逃的路線。

李雙希到底只是個鄉下丫頭。她不知道在這宮裡到底守衛有多麼森嚴,就說這出宮之事,沒有腰牌通行,她只會被下獄,然後牽扯出一系列事情來,丟掉她的小命。

在未思慮周全的情況下,她貿然決定私逃,這事能成?

一定不行!

但李雙希只憑著那心裡不知從哪來的勇氣,又從宮女那邊偷來一套衣裝,就這樣潛出了翠璃宮。

一出來,李雙希就後悔了。她意識到自己真把這事看得太簡單……

比如說,她連翠璃宮周邊的路線都不清楚。畢竟才剛進宮,又是天天在學規矩。她知道皇宮很大,但不知道居然大得這麼過分,就這樣走了一會,李雙希便迷失了方向……

「這裡是哪裡啊……」

李雙希抱頭蹲在地上,就差拿頭撞地,然後血濺當場,被人拖出去了……

她很笨,真的很笨!

「這裡往前左拐直走是御花園,右拐是御膳房。」

就在李雙希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溫潤的聲音瞬間讓她定了心神,也瞬間讓她丟掉了魂……她被人發現了!?

「你你你……你是誰……」

李雙希站了起來,然後迅速縮到了角落,然後才抬眼望去,入目是一個筆直的身影,那人很高卻也很瘦,穿著藍色袍子,腰間系一條青色絲帶,上面還懸挂著一隻白玉雕花筆。最吸引李雙希目光的,還是他的薄唇,劍眉星目,恍惚間她彷彿看到了那個負心人。

「我是誰?」那人逼近李雙希,將她困在牆角中,「不認識我嗎?」

「你很有名嗎?」李雙希想了又想,突然一個可怕的念頭浮現在她心裡,她的聲音突然有些發抖,說道:「你……該不會是皇上?」

李雙希閉緊雙眼,身子一軟,滑落在地上,她的命運真是……無法言說……

「呵,原來在你眼裡,我年紀很大嗎?」

一聲輕笑把李雙希拉了回來,她張開雙眼,人還是坐在地上,那男人正看著她,溫柔帶笑的雙目,讓她的緊張消了一大半,她慢慢站了起來。靠得這麼近,她才發現,原來她居然直到那男人的胸口。除了少時的負心人與父親,她還沒有離男人這麼近過。在秦府那幾年,除了秦相,她也沒有見過其他男人。

「皇上,的確沒有這麼年輕。那你是大臣?王爺?還是……」

「不許說內侍。」

「是!」

「看來你真是這麼認為了。」男人又笑了起來,「我是玲瓏畫意館的畫師。」

玲瓏畫意館!

李雙希想起來,由於她算是被皇上直選入宮,所以並沒有畫像。那日,嬤嬤還說過幾天,會有玲瓏畫意館的畫師,來替她補畫一張像。

「難怪你腰間掛著的是一枝筆。」

李雙希拿起那隻筆,白玉雕花的玉筆,這樣的筆只能裝飾,不能畫畫吧。不過還挺好看的。

「喜歡嗎?喜歡,我可以送給你。」

像是看出李雙希的心思,那人竟大方的要把這支筆送給她。但她要了還是不太好吧。

「不不不,應該是你喜歡的物件。我怎能奪人所愛呢?」

雖然這麼說著,但她的眼睛還是不離那隻筆。除了真的喜歡之外,她也不敢抬頭直視那人的眼睛,只好這樣一直低著頭。

「你真的不認識我?」

那人又重複了這句話。李雙希抬起頭來,試著對上那人的眼睛。

「抱歉,我真的不認識你。你是誰呢?」

「我就是一個畫師嘛。你不認識我也很正常。我原本以為我在宮女里應該很受歡迎的。」

「嘿,你其實長得挺好看的。」

「是嗎?」男人的眸子閃出意味不明的光,他抓起李雙希的手,「走,你要去哪,我帶你去。御膳房還是御花園?」

李雙希來不及拒絕,只好跟著一起走了。混亂中,她只好說去御膳房。和一個男人拉拉扯扯,還到御花園去,她真的是不想活了。

這個男人究竟是誰? 鑑於讀者的要求,本書有可能從原本的每天三千字以上,改爲,兩天六千字以上,特通知大家。看看大家更喜歡哪一種的更新方式。

*****************

聽到張丹楓的喊聲後,正在隨意翻着雜誌的張若寒和江文,一起向着張丹楓湊了過去。

看到兩個兄弟走到身邊後,張丹楓面帶驚容的指着一份報着說:“你們看看這份報紙,這是最新一期的中國籃球報”,

“恩”張若寒點了點頭,伸出手來,將報着取到手裏後,目光向上面掃了過去。

“中國籃球報向省工院的一封致歉信。告所有省工院的校隊成員們,師生們,本報因爲某一工作環節上的失誤,導致誤將貴校的男子籃球隊,評價爲cuba一支人必食之的弱隊。經事後查明,貴球隊在cuba新星球員張若寒帶領下,實爲一支非常厲害的強隊。因此,本報已將在此失誤中,負主要責任的三名副主編解顧,並於今日向貴球隊公開致歉,希望可以得到貴球隊諒解,祝貴球隊在本次cuba上取得優異的成績!同時,希望所有本報的讀者們能夠願諒本報的這一次失誤,本報再以後的日子裏,必將爲了所有讀者們,嚴格合查消息來源,力求不會再有任何失誤。。。。。。本報主編:丁磊。”

“你們倆接受他們的這個致歉嗎?”張若寒擡起頭來,看着兩個兄弟一眼,隨口問道。

“呵呵,我接受,我接受啊!”張丹楓笑眯眯的說了一句,卻突然的將張若寒手裏的報紙拿到了過來,一分二,二分爲四,四分爲八起來,撕成了一攤碎紙!

“老三,你的這個舉動非常有男子氣概啊,不錯,我挺你,就是要這樣子對中國籃球報!”江文用力的拍了拍張丹楓的肩膀,非常順手的從小書亭的書架上,拿起幾份中國籃球報,輕輕的塞到了張丹楓手裏。

“那是當然,看到我們打贏了浙大,就想反過來致歉,我呸,!他們想的也太簡單了!我們是絕不會接受的!”越說情緒越激動的張丹楓,再次將幾份報紙撕成了漫天雪花,好不過癮,好不樂乎!

“恩,老三,說得真好,接着來!”用力點了點頭的江文,順手再次拿起幾份報紙向着張丹楓遞了過去!

“ok!”張丹楓伸手接過報紙,又是一番狂撕的時候,腦海裏卻突然的靈光一閃,覺得事有蹊蹺,向江文開口問道:“小文,這報紙雖然不貴,只要一元錢一份,可是,這錢是你出,還是我出!”

哎呀,這小子竟然反應過來了,真是可惜啊!

心裏暗叫了一句的江文,向後微微的退了一步,笑眯眯的看着張凡楓說:“老三,這報紙又不是我撕的,你認爲老闆會找誰要錢?呵~”

“靠!!那你幹嗎老是拿報紙過來,讓我撕!”,看了看滿地的紙宵後,張丹楓有點傻眼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撕了幾份,只顧着發泄心中對中國籃球報的極度不滿了!反正至少不下於十份吧,明天一天的飯錢,基本上已經算是去了一大半了!

眼中閃過一絲不爲外人知曉的得意後,江文作無奈狀的聳了聳肩,向張丹楓說:“老三,這不能怪我啊,我看你撕得這麼癮,當然本能的去幫你一把了!”

“死去,這件事情也有你的責任,錢我們一起出!”張丹楓一想到自己明天的飯錢就要這麼沒了,那個心疼啊,向着江文厲聲道。

“切~~~~~~~`於我何干,我可不出,我現在要去吃飯了,88!”江文非常不屑的揮了揮手,掉頭就走。

“死小文,你不出也得出!”張丹楓吼了一聲,向着走出小書亭就開始撥退狂奔的江文,狂追了過去!

“暈了,這兩人啊,什麼時候要是能夠停止折騰一會,該有多好啊,唉!”站在小書亭的張若寒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正想舉步離開小書亭時,卻發現坐在門口椅子上的小書亭老闆,雙眼發亮的看着自己,好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瞬間醒悟過來的張若寒,連忙擡起頭來,向着張丹楓和江文奔跑的方向看了一眼,卻只看到了一片黑暗,二人早已跑的無影無蹤了!

哎!!!

非常無奈的看了看滿地的紙屑,張若寒怏怏的掏出錢包,從中取出了十元錢遞向了老闆,結果看到了不斷搖頭的老闆,只得再次取出五元錢後,纔在老闆的滿臉微笑中,接過找回的二個硬幣,得以沒有受到任何阻撓的走出了小書亭!

“中國籃球報!!我呸!”心裏有點不爽的張若寒,走在漆黑的小路上好大一會後,終於呸出一聲!沒想到爲了這個可惡的中國籃球報,竟然害得自己白白搭上了十三塊錢,暈了!(注:張丹楓向來借給別人的小錢,是不會去要的!反之,他從別人那裏用掉的小錢,當然也就~~~~)

。。。。。。

“嘀~~~~~~~~~”

“嘀~~~~~”

寂靜的小路上,突然響起了一陣悅耳的手機鈴聲。張若寒從口袋裏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屏幕上的來電顯示,發現是趙聖軍打來的電話,便隨手按下了接聽鍵,放在了耳邊。

“喂,趙大哥嗎,有什麼事?”張若寒問道。

“若寒,你們今天的訓練已經結束了吧!”趙聖軍的聲音,從手機裏,傳了出來。

“是啊,已經結束好一會了!”

“呵,我想也是。今天的中國籃球報,你們有去看嗎?上面可是有他們向你們省工院致歉啊!”

“哦,你說這個啊,這個我知道,我們剛剛纔~~看過了中國籃球報的那篇道歉!”張若寒想起了十三份,已經變成一堆廢紙的中國籃球報,不禁本能的將話音拖了一下!

“那你們打算接受他們的致歉嗎?”

“不接受,絕對不接受!他們身爲中國球類報紙的一個巨頭,竟然寫出瞭如此與實不符,如此妄加菲薄的評倫,卻在我我們贏得了比賽後,才向我們致歉,不覺得有點太晚了,太看不起人了嗎!”張若寒厲聲道。

“好,說得好!”趙聖軍的臉上劃過了一抹開心的笑容,試探着問道:“那你可以在明天打完和華交大的比賽後,公開接受我的提問,說出和今天一樣的話嗎?!”

“當然可以了!”張若寒笑着說:“趙大哥的這句話說的也太客氣了,你什麼時候來採訪我,都可以的!”

“好的,那就先這樣說吧,我們明天見,祝你在明天的比賽中,發揮出色!”面帶笑容的趙聖軍向着堅着耳朵於一旁聆聽的段威,打出了一個ok的手勢!後者非常興奮的一揮拳頭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好的,趙大哥再見!”張若寒隨手按上了電話,繼續向出租房走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