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嘆口氣,將所有想法都拋到腦後,握緊軒轅劍,朝山上急速奔去:走吧,讓我們大開殺戒!

(本章完) 雖說陸清瀟本人並不是隨着自己真實意願結婚,但,他今天在楚家看到楚菡時,他的心卻在顫動,此時他心裏有着無限激動,期待着夜晚洞房花燭,一賞風月!

“龍空,你的女人在別人下面掙扎,你是否會心痛?”

他嘴角上揚,把快樂駕駑在憎恨的仇人痛苦之上,是他最大的樂趣。

花轎內的楚菡,卻心如刀絞,她內心猶如翻江倒海,今天,要嫁給不喜歡的人,她內心此刻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死!

唐亦曉作爲楚菡的伴娘,她緊緊跟隨楚菡的大花轎,忽然楚菡掀開花轎紅色布幔“亦曉,幫我把這個交給龍空!”

唐亦曉接過來拿在手裏一看卻是一個黃紙封印的紙盒子,裏面估計是楚菡圈養的小鬼兒,她嗯了聲,隨後小聲的說了句“姐,我們唐家會不惜一切代價保全你!”

楚菡笑着點點頭,現在的她還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一半是唐家的血,猜測唐亦曉又是用自殘的方式在勸說她家裏人來幫助自己,在轎子內,她深吸一口氣:亦曉,謝了!

此時的陸家現在是高朋滿桌,他們看到門口的大花轎,一個個都是樂開了花,但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是生死一線!

陸家人象徵性的準備了禮堂,看着一對新人踏步而來,禮花齊放,擁着他們進入禮堂之內,拜堂成親。

高價聘請的禮儀男女禮儀正在說着鴛鴦配,進行了十多分鐘的前奏之後,才正式進入重點:今天是一個吉祥的日子,我們迎來了陸清瀟先生和楚菡小姐的隆重婚禮!

男禮儀朝前走一步:陸清瀟先生,你是否願意娶楚菡小姐爲妻?

陸清瀟對着話筒淡然的說了句:我願意!

隨後女禮儀朝楚菡走來。

而此時,陸家門口那條街上傳來沉重的腳步聲,陸家子弟往街道上一看,嚇了一跳,只見上百人分道兩邊朝他們家裏涌來,並且在腳步聲中還夾帶着一陣悅耳的鈴聲。

“你們是什麼人?”

陸家子弟看着奔跑而來越來越近的這些人大聲喊了起來:“站住!”

民調局異聞錄之勉傳 但這些人根本就不顧,依然是朝前奔跑。

等距離近了一些,

門口的路家子弟,徹底懵了,死人,這些都是死人,有的甚至是已經開始腐爛的死人,一股子腐臭味傳了過來,將他們薰得差點彎腰嘔吐,他們沒敢多想迅速的抽出了符文劍,並且召出了自己豢養的厲鬼,與此同時着人向庭院內稟報!

突然,一隻碩大的白影在空中閃過,他們那些剛召出來的厲鬼卻被吸食殆盡,沒等他們反應,這些行屍走肉就衝了過來,並且伸開手臂開始撕扯他們。

一個照面已經有五個陸家子弟被撕扯的粉碎,那些‘死人’抓着他們的皮肉開始往嘴裏塞,瞬間功夫血腥瀰漫,慘叫連連。

剩下那些陸家子弟包括前庭內人的人倉皇的往後撤,突然,一聲高亢的聲音響起:我只殺陸家人,其他無關人員,請速速撤離!衝,給我衝進去!

“嘩啦,嗵!”

那些行屍走肉的‘人’嗷嗚着衝破陸家大門,有些翻牆進入庭院之內。

禮堂之內正在參加婚禮的衆人都站起來,準備拜堂的陸清瀟扯下胸前紅色大花衝了出去,剛出門就看到幾個滿身鮮血的陸家子弟連滾帶爬的跑了進來:“不好了,有人攜帶大批死人攻了進來!

死人?

衆人倒吸一口冷氣,緊跟着有人驚叫起來:莫不是巫族趕屍人?

陸清瀟六叔和陸清瀟冷冷的看着前方,他們都知道是誰來了:真是踏破鐵蹄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嗷嗚!”

只見一羣渾身散發着惡臭的死人迎面撲了過來,並且遇見人就開始抓扯,更爲要命的他們竟然在釋放屍毒!

陸清瀟怒吼一聲:陸家子弟何在?抽出符文劍甩出幾張沾血靈符攻了出去,並且召出了自己的鬼王!

鬼王出現之後,立馬咆哮起來,甚至有些抓狂的衝向那些已經到了庭院中部的屍類“去死!”一擊之下將那些屍類轟的是支離破碎,血肉翻飛。

夢幻西游之重新來過 此時陸家大批子弟已經趕來,並且都抽出了符文劍,將自己的攜帶的厲鬼召了出來,頓時天空中羣鬼飛舞,咆哮不斷。

庭院之內的玄門江湖人士,立馬驚叫了起來:天吶!快看鬼王,那是鬼王,最低都是鬼魅,陸家不愧是古武玄門世家!

“上百鬼類高級物種羣聚於此,真是難得一見!”

“和陸家做對就是死路一條!”

“不知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是誰?”

楚菡此時被唐亦曉一擊另外幾位唐家祠高手保護了起來,唐家祠的幾位人都很鬱悶,他們都還沒得到動手指令,可見不是他們唐家祠的人發起了進攻,那麼會是誰?

楚菡內心怦怦直跳,她似乎已經能感覺出來人是誰了。

“姐,我們走!”

唐亦曉抓着楚菡就要衝出去,但卻被楚菡掙脫了:“不,我要看,我想知道是誰來了。”

唐家祠的人一看周圍全是陸家人,也決定等一會兒再走。

“滾出來!”

陸清瀟帶着自己的鬼王率先衝了出去,後面那些陸家子弟也是大喝一聲,帶着自己豢養的小鬼兒衝入了庭院之內的屍類羣中,頃刻間,陰風四起,風雲攢動!

“吼!”

一隻碩大的狐狸幻影最先攻過來,迅速朝那羣鬼魅中衝殺,驚得那羣鬼魅嗚嗚慘叫。

突然,一陣劇烈的鈴聲響起,只聽一聲:歸來吧,逝去的亡靈,咦喝瑪雅!

聲音落下,一羣發狂的屍類抓狂咆哮着衝進來,一個被一團黑氣環抱的身穿黑衣的年輕人飄在空中,指揮那些屍類一個勁兒的衝殺。

“下來受死!”

陸清瀟一眼就認出了是那個在玄門大會殺了他鬼王的龍空,雖然驚訝他爲何能凌空而立,但還是憤怒的指揮鬼王朝他衝殺過去“殺了他!”

鬼王咆哮着一聲攻了過來“人類,你必死!”

我站在小豬熊身上,冷冷的看着攻過來的鬼王,緩緩的舉起了軒轅劍,霎時,天空中黑雲翻滾,我將自身氣息全部釋放開來,雙手緊握軒轅劍狠狠的劈了下去,一道黑色芒光激射而出:死!

“啊!”

鬼王慘叫一聲消失於無形,黑色芒光所過之處,那些高級鬼類根本來不及躲閃,直接雲消霧散!

在場的所有人都木楞了,僅僅一擊就將鬼王和衆多鬼魅殺的魂飛魄散,他們驚恐看着高空之中那個人,他到底是誰?前所未有的懼意涌上心頭!

(本章完) 此時整個庭院已經被攪和的凌亂不堪,婚禮根本無法進行。

楚菡不顧一切的衝出禮堂看着高空中那個黑氣繚繞,面目變得冷酷而猙獰,甚至在黑氣的烘托之下發生了扭曲,但,她還是認出了是他!

她眼淚忍不住的流了出來,渾身顫抖內心一個聲音響起:他回來了!

唐亦曉摟着楚菡,也是激動無比“姐,他回來了!”

經過剛纔,我一劍之威整個戰事陷入了短暫的平靜,陸清瀟憤怒無比的高聲大吼,但沒有人再敢襲來!

我站在高空之中也看到了楚菡,她穿着紅色的新娘裝是那樣的美,猶如一朵盛開的玫瑰。

看着她滿臉淚水,我心裏一陣絞痛“小菡,我回來了!你還好嗎?”

楚菡聽着這句話,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曾經玄門大會之初也是這個人,也是差不多是這樣救自己場景,他也是說了這句話:我回來了!

就這麼短短的幾個字,足以讓她獲得新生的勇氣。

隨後我把眼光收回來,俯視陸清瀟“我們今天也做個了斷!”隨後有掃視所有人“與陸家無關之人,請速走!”

我緊盯着楚菡,看到她被唐亦曉等人強行帶走,我的心裏終於輕鬆了些,她一走我就是無牽無掛,就可以全身心的和路家人廝殺!

離婚365次 我突然搖動手搖鈴,將這羣屍類再次控制起來“殺,給我盡情的殺!”

“嗷嗚!”

一羣屍類再次朝吃驚中的陸家人攻了過去。

我舉起軒轅劍,陸家人以爲我要攻擊他們空中的鬼類,都驚慌了起來:收,快收起來!

“殺,你們這羣膽小鬼,給我殺!”

陸清瀟站在地上徹底抓狂了起來,但卻被擊退狐狸姐姐的六叔伸手抓了回去“那是軒轅劍,不要硬碰硬。”隨後他大喝一聲,將渾身氣息全部釋放“陸家子弟聽令,佈陣!”

我冷笑一聲,握着軒轅劍照着他們空中鬼類捲了過去,嚇得那羣陸家子弟有些手無足措,但,在空中我瞬間改變劍體方向,攜帶風雲之勢,夾帶着我渾身四股氣流朝陸清瀟劈了下去。

“呼!“軒轅劍

黑色芒光發出了撕裂空氣的聲音。

“清瀟,快閃開!”

陸清瀟六叔突然大驚,慌忙揮劍引動周圍陰氣朝我揮來。

但,一切都晚了,只聽轟的一聲,陸清瀟直接被轟出十多米,胸口因受劇烈擠壓裂開了大縫,鮮血直流,地上愣是被軒轅劍劈開了一道裂縫。

軒轅劍雖然對人體無害,但,我將我體內氣息灌入其中,拼死一擊打不死陸清瀟也得大殘。

“清瀟!”

陸清瀟六叔直接奔了下來,將滿身血的陸清瀟扶了起來,臉上滿是關切之意。

“殺、殺了他!”

陸清瀟在忍着身體劇痛慢慢擡頭對他六叔慢聲說道。

“好,好!”

陸清瀟六叔招呼兩名陸家子弟扶着陸清瀟站起來,他猛然站起徹底的咆哮起來“殺了他!”

但,在他招呼陸清瀟的時候,我已經讓狐狸姐姐對那些剩下的鬼魅進行了瘋狂吸食,隨後我拎着軒轅劍藉助它本身的血腥之氣,夾帶我渾氣息,瘋狂的對那些陸家子弟橫掃起來,在狂暴氣息的攻擊下,他們一個個都側翻在地,蠱毒和屍氣在瘋狂的侵蝕他們的身體!

我不能讓他們形成陣法,隨後放出狐狸姐姐對地上的那些陸家人發起了迅猛攻擊,緊跟着我又放出了小豬熊,操控着它攻擊那些已經有些慌亂的陸家子弟。

我落在地上迅速搖動手搖鈴,並且拋灑沾血冥錢“歸來吧,咦喝瑪雅!衝殺吧,用鮮血爲你們洗禮!”

現在僅剩的一百多屍類又瘋狂了起來,朝那羣陸家子弟攻擊了過去。

這下,沒有了鬼類的陸家子弟徹底大亂,他們的玄門道法對付狐狸姐姐還行,但對付小豬熊和這羣屍類卻有些不見效,儘管對自身有牽制,但狐狸姐姐依然咆哮着瘋狂攻擊,畢竟這些人就是它的仇人!

爲了阻止他們動用陸家那種符文石陣法,我快速的搖動手搖鈴和念動咒語,讓小豬熊和這羣屍類迅猛攻擊,我可是深知他們陸家那黃色符文石的厲害。

小豬熊就像是這羣屍類的領頭,它揮動翅膀凝聚黑暗之氣將這些陸家子弟給那羣發狂的屍類飛捲過去,

這羣屍類完全沒有人性,抓着這些陸家人就是一陣撕扯,頓時,悲痛的慘叫聲響徹當空!

“啊!”

陸清瀟的六叔昂頭咆哮起來,他頭髮凌亂如同魔鬼一般“小子,若不是你有軒轅劍,怕是早就成了一堆肉醬,我要用你的血爲我陸家死去的人祭靈!”隨後他迅速的朝我跑了過來,並且揮動符文劍發來瘋狂的一擊。

我一直都在盯着陸清瀟六叔,他沒有召出自己的高級鬼類,可見他也是顧慮軒轅劍的威力,但他一直都沒動手,我早就知道他在醞釀着什麼!

黃色古武陰氣朝我襲來,我單手拿着軒轅劍凝聚全力劈了過去,結果卻是我倒退十多步,並且胸口氣血翻滾,陸清瀟六叔道法深厚,若拼道法,我這就是作死,我趕屍祕術想要操控他現在可以說是堪比登天!

看着已經將陸家攪和的差不多,並且也殺了一些陸家子弟,陸清瀟更是生死不知,我覺得這次也值了,若是再拼,怕是僅憑陸清瀟六叔一人就能滅了我們,大丈夫能屈能伸,想到這裏,我操控小豬熊和狐狸姐姐慢慢朝後撤。

“想走?”

陸清瀟六叔看出了我的意圖,他高呼一聲,瞬間從他體內飄出一顆黃色的帶着符文圖案的黃色石頭,一股浩瀚之力洶涌澎湃襲來“你死在我手裏也該知足,我紋石出體相當於天境初級,你們對於我來說就是將死螻蟻。”他突然揮手引動黃色古武陰氣朝我襲來“接受我死亡的洗禮吧!”黃色石頭髮出了耀眼的黃光!

天境初級!

我感覺大地都在震動,他這種級別的玄門之人秒殺我簡直是輕而易舉,我搖動手搖鈴將那些屍類拼成一堵牆擋在我們面前,還沒等我抽身跑,那股恐怖的力量就攻了過來!

幸好,我將小豬熊趕緊收了回來,狐狸姐姐身在高空沒受到多大的牽制。

我跑不掉了!

因爲我被這股力量鎖定!

我看着那如同黃色金龍的古武陰氣奔騰而來,似乎已經看到了我身死當場。

突然一隻手拍在了我的後背心,一股磅礴的死亡之氣衝進我的體內,緊跟着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動手,殺了他!

(本章完) 死亡之氣如颶風一般強勢灌入我的體內,似乎要將我的身體給撐破,我不由控制的舉起了手裏的軒轅劍,浩瀚無邊的恐怖氣息在我面前形成一個旋轉的吞噬氣旋!

陸清瀟六叔冷言看過來,突然躍起又揮出了強勢一劍“小子,你的反抗是多餘的!”黃色符文石爆發出了更加耀眼的黃光,並且形成了一道道劍芒朝我疾馳而來。

“殺!”

我背後又傳來了蒼老的聲音,更多的死亡之氣再次灌入我的體內,最終,我撐不下去發出了一聲怒吼,雙手握着軒轅劍硬是劈出了一劍。

“噼裏啪啦。”

空氣像是被燃燒了一般,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濃厚的死亡之氣猶如一顆疾射的導彈,拖着黑煙滾滾的殘影咆哮着劃空而去。

“砰!”一聲巨響,黑色的死亡之氣和黃色的古武陰氣在空氣中最先遭遇,兩者相撞發出了震耳欲聾的響聲。

看着朝自己奔騰而來的死亡之氣,陸清瀟六叔瞳孔忽然放大,但輪不到他閃躲,就被硬生生的轟飛出去,他一條手臂直接化成了黑色的膿水,他的臉上更是慘不忍睹全部潰爛就像是在水裏煮熟了一般。

“啊啊!”

陸清瀟六叔渾身顫抖驚恐無比的嘶聲慘叫,他根本腦海裏反射而出的是滿滿的不信,不,根本不可能,眼前這個年輕人達到了天境,這是他無論如何也不相信的,最終他帶着莫大的痛楚和恐懼倒了下去。

死亡之氣猶如咆哮的雄獅將其他那些陸家子弟也都轟的是皮開肉綻,肢體分離,頓時慘叫聲直衝九霄雲外!

我有些木楞的看着眼前這一切,太強了,這股死亡之氣真的太強了,它不但重傷了陸家所有人,並且還化解了軒轅劍對我的反噬之力。

我背後的人到底是誰?

我驚恐的趕緊扭頭,只見一個黑影從我眼前閃過,並且順勢抓走了軒轅劍。

“好劍!”

蒼老的聲音響起時,他人已經在陸清瀟六叔跟前了。

我看過去倒吸一口血腥之氣,是他竟然是他!

柒柒醬的幻想世界 那個死亡隧道里的老乞丐!

“你走吧,我現在還不想殺你,若你真想死,那就留下來!”

老乞丐淡漠的開口說道:“記住,你,欠我一條命!”

我有些木楞的站在原地,不由得想起了兩年前他曾救過我一次,我知道他這並不是善意之舉。

“你、你是誰?”

陸清瀟六叔現在渾身開始潰膿,並且出現了短暫性的休克,他恐懼的看着眼前的老乞丐“我、我是崑崙山陸家子弟,還請你高擡貴手,饒了我,我什麼都給你!”

“我要的東西,怕是你給不了,也不能給!”

老乞丐悠然的說道:“你說,我要你們命,能給麼?”

“你!”

陸清瀟六叔嘴角溢出了一股子黏稠的黑色膿水“我們陸家不會放過你的!”

“是麼?”

老乞丐正在笑着的臉龐突然變得嚴肅起來,他伸展雙臂恐怖的死亡之氣立馬在這空間膨脹開來,那些路家子弟不管是死的還是活的,全部都漂浮了起來,並且他們的天靈蓋慢慢的扭曲變形,甚至出現了一些裂紋。

突然間,上百隻白色的燃燒火焰從這些人體內飄飛出來,死亡之氣也更加的濃厚,撼動天地,那股超強的吞噬之力差點將我的身子給揉碎,狐狸姐姐一個疾飛而下抓着我朝後掠去。

“軒轅劍!”

我忽然反應過來大喊了一聲,畢竟這是從楚家老祖宗石棺底下偷出來的,總得要還給人家,但現在卻被老乞丐拿在了手裏,讓我痛心不已。

“保命要緊!”

狐狸姐姐抓到我沒敢停留,撤出一定距離之後,朝高空飛去“這老頭太恐怖了,我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我在高空中看着被死亡之氣全部籠罩的陸家暫時聚集點,心裏迷惑的很,搞不懂那些燃燒的白色火焰是怎麼回事兒。

在我離開之後,整個陸家整體晃動了幾下,瞬間變成了一片廢墟,地上的那些屍體已經消融變成了一灘灘血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