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秦晴相視了一眼,結束了跟秦嵐的談話。她衝我招了招手,讓我去了她的臥室內。我瞬間有了異樣的感覺,總覺得她在房間門口衝我招手的時候,那麼感嫵媚。

“姐姐,羅漢哥,你們兩個躲起來幹什麼?爲什麼不跟我聊天?”秦嵐突然不解的問道。

我有些尷尬,乾咳了兩聲,解釋道:“那個,那什麼,我跟你姐姐有正事要聊。”

“有什麼正事非要避開我,躲在房間裏?難道是少兒不宜?”秦嵐撅起小嘴,有些不滿的嘟囔道。

秦晴的臉一下就紅成了熟透的蘋果,抱怨道:“小嵐,你又在亂說什麼?小心待會我找你算賬!”

秦嵐還是害怕姐姐的,俏皮的吐了吐舌頭,躲進了自己的房間,給我和秦晴留下了獨處的空間。

我站在秦晴的房門前,有些手足無措,問道:“秦嵐都回她房間了,咱們還用躲起來麼?”

剛說完這句話,我就後悔的想給自己幾個大嘴巴子,尼瑪,這種時候裝什麼正人君子。待會進了秦晴的閨房,把門一關,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算了,還是進我房間吧。我不想讓那些事被小嵐知道。”秦晴嘆息道。

我一陣暗爽,趕緊跟着秦晴進了房間,輕手輕腳的關上門,順便反鎖了一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而且還是秦晴的閨房,要多曖昧有多曖昧。

“其實我也知道,過度的保護小嵐,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但我以前覺得,如果我夠強大,能保護她一輩子,就算她再單純又如何?沒人能欺負她!”秦晴幽幽的說道。

我冷靜了下來,剛進門就火急火燎的,肯定成不了事。我必須順着秦晴的話茬,先跟她聊一會,等到兩人聊的火,一切就能水到渠成。

而且聊秦嵐這個話題,秦晴更容易緒化,聊着聊着就容易讓她想起傷心事,然後我再安慰一下,她還不得撲進我的懷裏大哭一場。

再然後嘛,那就是真的少兒不宜了。咳咳,雖然這麼想有些禽獸,但我也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啊,跟秦晴這麼個大美女在一間屋裏,怎麼可能會沒有想法?

“我可以理解你,你也是爲了小嵐好。既然小嵐現在都已經……那我們還是應該儘量維護她內心的單純,不讓她知道太多黑暗。”我安慰道。

秦晴點了點頭:“沒錯,小嵐早晚要去投胎,能留在我邊的時間很短暫。既然她的內心依然單純,那就讓她繼續單純下去,不知道太多社會的險惡與黑暗,她也能更開心。”

我一瞅時機成熟,緩緩走到秦晴的邊,深的說道:“好了,別難過了。如果你真的想哭,那就靠在我的肩頭哭一會吧。”

“我爲什麼要哭?”秦晴往後退了一步,有些詫異的問道。

我去,爲什麼現實跟電視劇裏面不一樣? 嬌憨寶妹俏公子 到了這種時候,秦晴不是應該很傷感,然後抱着我痛哭一場麼?然後我再趁機好好安慰一番,然後就那個啥了。

“你……你不是很難過麼?”我支支吾吾道。

秦晴白了我一眼:“難過有什麼用?難過能抓到韓羅,爲秦嵐報仇?”

我訕訕一笑,沒再說話。秦晴話鋒一轉,又說道正事上來,徹底的打消了我心中那猥瑣的念頭。

“之前我代表我們公司,跟海鵬企業有過合作,也想承包了他們辦公大樓內部的空調設備。但最後我現,海鵬企業根本沒有安裝空調,他們辦公大樓內,一直都森森!”秦晴嚴肅的說道。

我暗暗嘆了口氣,這種時候我是真的沒心思跟她聊這些,大好的時機,難道不是更應該去上聊一些風花雪月的事麼??…?? 第4020章

另外一個發現就是暗夜森林的獸族,都刻意的避開進入內圍的人群,一些平時喜歡出來溜達的獸族,現在幾乎看不到了!

如果不幸遇上獸族,那絕對不是一隻兩隻那麼簡單,最少也是幾十隻,也就是說如今暗夜森林的魔獸們,都是集體出來覓食的,遇到人類如果數量上相差懸殊,要麼雙方都不動的繞開,要麼一方倒霉!

這不,墨九狸幾人眼前就出現了這樣的一幕,他們前面不遠處是一個大概有一百多人的隊伍,在圍剿十二隻靈狐族!

靈狐族的實力雖然稍微強悍一點兒,因為它們能夠使用幻術,但是對方的人數眾多,而且實力都不低,這讓十二隻靈狐就吃虧了!

墨九狸等人來到附近的時候,已經有七隻靈狐受傷倒在地上,看傷口是中毒了,原來對方的人族用的武器上都帶著劇毒!

七隻中毒的靈狐,被其餘五隻靈狐圍在中間,警惕的盯著對面的一百多人!

「哈哈哈哈……現在就剩下你們五隻了,難道你們還想跟其餘的靈狐一樣,中毒而亡嗎?只要你們五個乖乖的答應,跟我們契約,我可以放過地上的七個靈狐!」為首的一名黑衣老者看著五隻靈狐大笑的說道。

原來對方停下來沒有繼續戰鬥,是想契約其餘五隻靈狐,畢竟在神界獸族很難契約到的!

「做夢,我們是不會跟你們契約的,卑鄙的人族!」其中一隻體型較小的靈狐怒道。

「看起來你們是寧可死也不跟我們契約了,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你們好了!給我上,殺了它們!」黑衣老者憤怒的大聲道。

一時間沒受傷的人紛紛朝著中間的五隻靈狐攻擊故去,五隻靈狐同時用了它們最強的一招幻術,中招的人瞬間眼神迷離,定在原地沒了方向……

趁著這個世間,五隻靈狐捲起地上的同伴,開始逃走,但是剛才它們五隻動用的是它們的最強技能,消耗十分的大,還要背著七個重傷的同伴,沒有跑出多遠,五隻靈狐紛紛體力不支倒了下來……

「不行,等到他們從幻境中掙脫出來,很快就會追上我們了!」體型最小的靈狐趴在地上道。

「你們五個快點回去吧,別管我們了,我們的毒就算回去了也沒法解毒的,回去也是死,你們五個沒中毒,還有活著的希望,快點走吧!」這時倒在小靈狐背上的一隻靈狐艱難的說道。

「沒錯,放下我們吧,現在你們帶上我們的話,是沒辦法再移動的,把我們放下來,休息一會兒你們是可以逃走的……」

其餘的幾隻中毒的靈狐也紛紛說道。

「不行,我們不能丟下你們,就算死也不能被那些人族糟蹋了你們,我絕對不會丟下你們任何一個的……」五隻靈狐聞言紛紛堅定的說道。

「哎……」墨九狸微微輕嘆了一聲。

「你們是什麼人?想做什麼?」墨九狸出聲后,五隻沒中毒的靈狐才發現墨九狸幾人,警惕的盯著墨九狸問道。 我有些意興闌珊,擺擺手道:“可能是他們公司風水不好,所以纔會一直陰森森。咱們還是聊點別的吧,反正調查樑鵬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秦晴頓時有些警覺的看了我一眼:“你什麼意思?是不是又動了什麼歪心思?”

廢話,我會把內心的真實想法說出來?就秦晴這脾氣,要是知道我在想些什麼,還不得把我的皮扒了?

“嘿嘿,哪有啊。跑了幾天了,難道你不累?休息休息吧,哎呀,你房間裏沒多餘的凳子,坐牀上休息會沒事吧?”我嬉笑着坐到了秦晴的牀上。

真軟,我試着晃動了一下,沒有任何怪響,在這牀上就是怎麼翻滾,也不會有不適感啊。

“羅漢,給我起開!”秦晴冷着臉吼道。

我假裝沒有聽懂她的話,拍了拍我旁邊的位置:“這牀真軟啊,來,有什麼咱們坐下聊。”

話音剛落,我就看到秦晴突然間變的披頭散髮,滿臉血污,死死的瞪着我,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羅漢,你很想在我牀上休息?那我就滿足你這個願望!”

我一下就慫了,再也沒有了任何想法,趕緊站起身來:“別,我跟你開玩笑呢,咱們聊正事,聊正事要緊!”

接下來的場景我不忍描述,那是我這輩子的痛。沒等我站起來,秦晴就一把撲了上來,把我壓在了身下。

關鍵她還是一副鮮血淋漓的模樣,被撲倒在牀上之後,從她的臉上滴下了幾滴鮮血,從我的臉頰緩緩流到嘴角,讓我一陣犯嘔。

秦晴也不怕我的慘叫聲會傳出去,把我摁在牀上,然後就是一番喪心病狂的折騰。我的身上幾乎都是淤青,她每撫摸一塊肌膚,我就疼的嗷嗷亂叫。

我連聲求饒:“我錯了,我真的錯了,饒了我吧!”

秦晴怪笑道:“爽不爽?是不是感覺飄飄欲仙了?這不就是你想要的麼?”

她的手從我臉部往下撫摸,我覺得她撫摸到我肌膚的手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疼痛感從我的臉頰滑落到頸部,胸膛,小腹,最後緩緩移向關鍵部位。

“乾!”我哀嚎了一聲,掙扎着用靈氣擋住了秦晴的手。

她這才停了下來:“怎麼了?咱們繼續啊,多有意思。”

“秦晴,別鬧了,咱們還是聊聊正事吧。萬一待會秦嵐聽到什麼,產生了誤會,就不好了。”哦訕笑道。

秦晴冷哼了一聲:“這次就饒了你,如果還敢有下次,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她伸出手,對着空氣狠狠抓了一把,我瞬間覺得某個地方一陣涼颼颼。她這麼一鬧,我哪還敢有歪心思,估計之後很久都會有心理陰影。

我渾身上下都是疼的,而且胃裏還一陣翻騰,在秦晴放過我之後,我拼了命的衝到廁所吐了很久,可還是覺得嘴裏有股血腥味。

她要是真的單單對我使用暴力,大不了我咬咬牙忍了,就當是玩了點花樣。可她變成厲鬼的模樣跟我一番親密接觸,讓我噁心的不行,都有些不敢直視她。

秦嵐聽到了動靜,從自己的房間裏伸出個腦袋:“羅漢哥,你怎麼了?怎麼還吐了?”

我吐的腿軟頭暈,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沒事,我中午吃錯了東西,犯惡心。”

“喔,原來是這樣,我說你剛剛怎麼叫的那麼慘,肯定還肚子疼,拉肚子吧?客廳的藥箱裏放的有藥,都是以前我姐姐準備的,你可以吃點。”秦嵐關切的說道。

秦晴就站在她房間門口,一臉玩味的看着我,又衝我勾了勾手指頭。我敷衍了秦嵐幾句,然後老老實實的進了秦晴的房間。

“你就站着吧,咱們該聊點正事了。”秦晴像個女王似的坐在牀上,我雖然在站着,卻覺得她是在居高臨下。

我趕緊點了點頭:“是是是,我覺得,海鵬企業內部肯定是有什麼髒東西,所以纔會那麼陰森森,你說呢?”

秦晴瞥了我一眼:“現在知道重視起來了?剛纔幹嘛去了?”

我憋着沒說話,這個問題之前我還真沒用心想,現在想起來,海鵬企業的辦公大樓肯定是不正常的。秦晴告訴我,海鵬企業內部根本沒有安裝空調,這個內幕一般人還真不知道。

“我覺得海鵬企業內,可能隱藏着什麼祕密。如果只是一般的孤魂野鬼,陰氣肯定沒那麼重。”秦晴說道。

這次我不發表什麼意見,也不敢在秦晴面前多說什麼,她咋說我照辦就是了。秦晴想跟我一塊,夜探海鵬企業的辦公大樓,我也沒拒絕。

我知道秦晴的性格,就算是我拒絕,她自己也會去。按照秦嵐所說,海鵬企業內部從來不會讓員工加班,到了下班點就強制下班,這其中肯定也隱藏着貓膩。

我還就不信一個外表看起來那麼正經的良心企業,怎麼就有那麼重的陰氣,讓整個公司上上下下幾千號人經常生病。

這事我們沒跟秦嵐說,夜幕降臨之後,我和秦晴一塊趕到了海鵬企業的辦公大樓前。剛走到大樓下,我就感到一股陰冷的氣息迎面襲來。

“我擦,這裏的陰氣也實在太重了吧?難道別人就一直察覺不出來異常?”我嘀咕道。

現在還不是冬天,但站到大樓前,我都覺得已經數九寒冬,凍的瑟瑟發抖。我不信這麼明顯的異常,別人就發現不了。

秦晴也皺了皺眉:“我之前來過這裏啊,雖然確實陰冷了些,但還能承受,感覺跟冷氣開的太足也沒什麼明顯差別。”

這裏如此陰冷的原因,有兩個,一是秦晴她們來這裏的時候都是白天,所以陰氣不是那麼明顯。二是這裏發生了什麼變化,所以陰氣越來越重。

本來我覺得想要進入海鵬企業的辦公大樓還是有些難度的,這麼高檔的辦公樓,安保工作肯定做的很好,保安不會輕易讓我們進去。

但沒想到的是,我和秦晴轉悠了一圈,都沒見到保安的影子,保安室內只是亮着燈,卻沒有人的蹤跡。

“估計保安出去巡夜了,這是個好機會,咱們能直接拿了鑰匙進去。”我興奮的說道。

秦晴微微皺眉:“你不覺得不正常麼?這麼大的辦公樓,肯定不止一個人守夜,就算有人出去巡夜,保安室沒理由是空着的吧?”

“說不定是那些保安不靠譜,趁着夜班沒有領導管,所以放鬆了警惕。行了,別想那麼多了,這是個好機會,待會保安要真回來,咱們就麻煩了。”我催促道,雖然那些保安對我們造不成什麼威脅,但被發現的話也是個不小的麻煩。

秦晴猶豫了一下,最終點了點頭,我進到保安室翻了翻他們的抽屜,找到了一串鑰匙。突然,我隱隱約約中聽到有人在咳嗽。

我瞬間緊張了起來,環顧一圈後沒發現什麼人,趕緊拿了鑰匙走出保安室。我有些不安,問道:“秦晴,剛剛你聽到什麼動靜沒?”

那咳嗽聲明顯是男人的,而且極有可能是一個老頭,肯定不是秦晴發出的。秦晴搖了搖頭:“沒有,怎麼了?發生了什麼意外?”

我還是覺得心神不寧,總覺得有人在暗中看着我。但那聲咳嗽聲並不是太清晰,更可能是我的錯覺,我暗暗鄙視自己膽小。

我和秦晴悄悄的打開了辦公大樓的大門,走進去之後,溫度似乎又驟降了幾度,我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

“這大樓裏的陰氣太特麼重了,在這裏上班根本就是找死,如果待上一年半載,身體肯定完全垮了。”我抱怨道。

Www •тт kán •¢O

普通人根本沒有抵禦陰氣侵襲的能力,在如此濃郁的陰氣中,一個健壯的成年人也會漸漸神志恍惚,身體疲倦,日積月累之下,身體會最後完全垮下來。

秦晴猶豫了片刻搖搖頭道:“我剛讓秦嵐到海鵬企業上班的時候,這裏的陰氣絕對沒有這麼重,就算是夜裏也不可能變化如此之大。海鵬企業內,肯定是發生了什麼重大的變化。”

我們兩個並不清楚海鵬企業內部的佈局,只能按照自己的感受,慢慢往陰氣濃郁的地方走去。爲了來這裏,我們倆還專門買了個小手電,僅僅能照射到我們面前的路,免得光線太強烈被外面人發現。

走着走着,我覺得越來越不對勁,似乎我們倆一直在繞圈子。我扭頭看了秦晴一眼,她也發覺了這一點,沉聲道:“這大樓裏有陣法!”

一般的鬼打牆,對我們倆並沒有用,能神不知鬼不覺的讓我們倆繞圈子,這陣法的力量也很強大。可惜我對陣法什麼的並不瞭解,如果王叔在就好了,他肯定有辦法擺脫陣法。

突然,我恍恍惚惚中看到不遠處一個人影正在緩緩向我們走來,我下意識的拿手電照了一下,竟然是個保安,他怎麼會出現在辦公大樓內?

“秦晴,怎麼辦?是打是跑?”我看了秦晴一眼,我更傾向於把這個保安撂倒。

秦晴面色凝重:“別輕舉妄動,那保安似乎不是人,他沒有靈魂波動!” 第4021章

「你們打算這麼被同伴壓著跟我說話嗎?」墨九狸無語的看著幾隻靈狐問道。

按理說靈狐族是智慧很高的獸族啊,怎麼這幾隻靈狐看著都不太聰明的樣子啊!

五隻靈狐聞言,直接慢慢的把同伴從身上放到旁邊,五隻靈狐擋在受傷的同伴前面,警惕的盯著墨九狸幾人!

看得墨九狸幾人嘴角抽搐不已,雖然這些獸族真的十分團結,但是這也太有喜感了吧!

「放心,我們對你們沒興趣,我是看你們的幾個同伴快要死了,再不解毒,它們怕是活不下去了!」墨九狸淡淡的看著對方道。

聞言,其中那隻比較小的靈狐鼻子聞到墨九狸身上,淡淡的葯香味道,於是試探的問道:「你是煉丹師,你能解它們的毒嗎?」

「恩,可以的!」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那你有什麼條件?我們是不會跟你們契約的!」小靈狐緊張的看著墨九狸道。

「放心,我對契約你們也沒興趣,我不過是看之前那些人不順眼罷了,你如果信得過,這裡是解藥,你們就給它們下,不信的話,直接把解藥丟掉就好了!」墨九狸拿出一瓶丹藥,丟在地上說道。

說完也沒再理會幾隻靈狐,直接離開了!

一直到墨九狸幾人的身影徹底消失看不到了,小靈狐才把墨九狸丟在地上的丹藥拿過來,打開后就聞到一股濃郁的葯香……

猶豫了下,直接倒出裡面的丹藥,自己吃了一顆,丹藥入口即化,很快就吸收了,小靈狐等了一會兒,發現自己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這才鬆了一口氣,把丹藥給中毒的七隻靈狐服用了下去,沒過多久七隻靈狐突出一大口的黑血,體內的毒也徹底解了,體力也恢復了很多!

頓時歡喜不已,它們還是第一次遇到墨九狸這樣奇怪的人類!

「我們回去吧,以後如果再遇到那幾個人,再報答他們吧!」小靈狐看了眼墨九狸幾人離開的方向說道。

其餘的靈狐沒意見,起來直接離開了遠地……

這件事對於墨九狸來說不過一段小插曲,墨九狸幾人很快就忘記了!

終於,墨九狸幾個人來到內圍的深處,然後也終於發現,到底有多少人來到這裡了,放眼望去都看不到邊際,遍地都是各種帳篷,甚至有的大帳篷,都是那些大家族的人多搭建的……

還有樹上,樹下,各種大小的隊伍,少說也有兩萬人,聚集在這裡了,看起來這寶貝真的是吸引了不少人啊!

墨九狸幾人剛來,想去前面是沒位置了,而且墨九狸發現隊伍的最前面是一塊巨大的石頭,長度大概有百米,高大概有五米!

這些人不知道因為什麼,都在石頭對面安營紮寨了,想來這石頭不尋常,才會阻擋眾人前進吧!

墨九狸三人直接找了一顆沒人的大樹,三個人跳到樹上,聽著周圍的人議論,留意著前面的情況!

不用他們去找人打聽,很快就從周圍人的聊天中, 秦晴一句話驚醒了我,這時我才注意到,那個保安真的沒有靈魂波動,只是行屍走肉,很機械的一步步挪向我們。

我的腦海裏在一瞬間閃過很多想法,這些保安是被害了,落得如此下場,所以外面的保安室才空空蕩蕩的?還是說,海鵬企業內部的保安本來就不正常,都是被邪法控制的行屍走肉?

既然那個保安並不是活人,我對他下手也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直接滅了就是。但沒等我出手,秦晴突然拉住了我。

“不要輕舉妄動,這個保安背後很可能有人在控制着。現在這保安並沒有發現我們,如果對他下手,背後那個人肯定會發現我們的蹤跡。”秦晴一臉緊張的叮囑道。

我心中一驚,秦晴說的確實很有道理。看那保安的模樣,並沒有因爲我們出現而產生任何異樣,還是很機械的挪動着身體,估計是沒有發現我們。

說白了,他就是一具屍體,沒有屬於自己的意識。背後控制他的人,也很難通過他,來感知到我們的存在。要是這個時候動手滅了這保安,不是明擺着告訴背後的人這裏出現異常,有外人闖進來了?

我和秦晴都屏氣凝神,小心翼翼的靠在走道一側,眼睜睜的看着保安向我們這裏走過來。他看起來全身僵硬,走路的姿勢很奇怪,從他的身上我感受不到任何氣息,更別說是靈魂波動。

要不是親眼看到他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和秦晴都無法發覺他的存在。我很好奇,幕後之人到底是誰,爲什麼要用這種手段來控制保安?

等到保安走到我和秦晴面前的時候,我發現他一直都是睜着眼的,下意識裏還擔心他已經看到我們。可是他的眼睛黑幽幽的,毫無生機,跟裝着假眼的玩偶一樣。我鬆了口氣,好奇的盯着他,看他緩緩走過我的面前。

“你來了。”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

我渾身一震,扭頭看了秦晴一眼,發現她也很驚異。環顧四周,並沒有其他人,到底是誰在說話?難道是這個沒有靈魂波動的保安?

隨後,那詭異的聲音再次傳來:“一路上辛苦了,跟我來吧。”

我和秦晴終於確認,說話的正是那個保安!但他分明是沒有靈魂波動的行屍走肉,怎麼能開口說話?真是咄咄怪事!

此時保安已經走過了我和秦晴的面前,只留給我們倆一個背影。這裏只有我和秦晴,連別的孤魂野鬼都沒有,我們難免會認爲他是在跟我們說話。

“怎麼辦?他似乎要我們跟着他。”我小聲的問道。

秦晴眉頭緊鎖,疑惑道:“他是在跟我們說話?聽起來不像啊!”

當時我都懵了,根本沒來及細想,還是秦晴比較細心,緊接着那保安又說了幾句話,我們倆確定他真的不是在跟我們說話。

聽起來他就像是碰到了什麼熟人一般,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說的都是些家長裏短。聽到最後我們倆總算是聽明白了,對話的大致內容,好像是這個保安的老鄉來投靠他,想進入海鵬企業做保安,他讓老鄉跟着自己往前走。

眼看着那保安就要走遠,我問道:“咱們該怎麼辦?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民國三十年靈異檔案 秦晴猶豫了片刻,點了點頭,反正我們倆現在也一直在繞圈子,根本摸不清到底哪是哪,與其自己在這裏兜兜轉轉,還不如跟着這個奇怪的保安,說不定會有什麼發現。

走了大概五六分鐘,我覺得周圍的陰氣越發濃郁,雖然有些害怕,但還是覺得我們跟着保安的決定是對的,至少我和秦晴在這裏饒了那麼久,都沒走到陰氣如此濃郁之地。

“不該問的別問,跟着我就對了,難道我還會害你?”保安突然大聲吼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