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不可能的,剛纔都是你打的爽,現在該輪到我反擊了吧!”

我對着天上的離鬼王說道。

“想要幹掉他,那就首先應該幹掉他的屍蟲!”

我連續十幾道無邊業火朝着屍蟲那邊丟了過去。

本來以爲它應該不怕火呢,誰知道對無邊業火,它也不能免俗。

不光是屍蟲,離鬼王的身上,也開始有業火燃燒的痕跡了。

“林星,你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

出乎你意料的,還在後面!

我撤掉了神鬼第三,整個人的氣息,開始變弱,真元開始在我的身上流動。

我的羽士修爲,也早已經壓縮到了巔峯了。

這一刻,所有的修爲爆發出來。

羽士階段,直接開始突破,瞬間就進入了真人的階段。

其實,我的道術修爲,早就已經過關了,之所以臨場突破,就是爲了在氣勢上壓制離鬼王的氣焰的。

“別以爲變成道士,就能贏,你廢掉了我的百鬼夜行圖,我要讓你死無全屍!”

“那就試試看啊!”

我淡定的對着離鬼王說道。

“三尸神蟲,融入我身!”

下一刻,離鬼王殘暴的吼叫道。

三尸蟲朝着離鬼王走了過去,它居然把離鬼王一口吞掉,然而下一刻三尸蟲的身體開始變異。

離鬼王的樣子,開始顯現出來,看到這個樣子,我就有些毛骨悚然,離鬼王這個傢伙,居然變成了一個半人半蟲的怪物。

“變態啊!”

我有些無語的

叫道。

“變態?還有更變態的!”

一眨眼的功夫,離鬼王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現在和神蟲合一了,實力比以前高了五倍,怎麼樣,變不變態?”

離鬼王看着我的樣子,充滿血腥,他的手一點一點的開始用力,我發誓,要不是因爲我經過了神鬼第三變的洗禮,我現在脖子肯定被他給掐斷了。

離鬼王已經瘋了,現在我也顧不了這麼多了,只有使用最強狀態了。

“咒請聖佛來降臨,.....”

這個咒語有點長,我一點一點的堅持着。

“還請神?去死吧!”

說着,離鬼王的另一隻手朝着我的身上抓過來,看那個樣子像是要把我給弄死在這裏。

而我又怎麼會讓他如願?

一個掌心雷,打在他的肚子上,我得以歇了一口氣,下一刻,我一秒鐘奔出十幾個字,請神瞬間完成。

這一次我請的,乃是鬥戰勝佛!也是我目前能夠請的,最牛逼的一位神仙了。

一股強大而平和的力量,灌注到我的身體裏面。

可就在這時候,一股野性,也開始橫衝直撞。

右手一揮,金箍棒被模擬出來!

我覺得,這是我一聲最輝煌的時候,鬥戰勝佛孫悟空,可是我從小的偶像,能化身爲他戰鬥,我感覺無比的榮耀。

我很想喊一句“吃俺老孫一棒”但是想想我不姓孫也就算了。

“去死吧!”

我一聲大喝,朝着離鬼王身上砸過去。

金箍棒,重十萬斤,模擬出來的雖然沒那麼重,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

離鬼王雖然半人半蟲,可還是被打的飛了出去。

眼看着他那個樣子,已經奄奄一息了。

“你輸了!”

請鬥戰勝佛是很費真元的,就剛纔那麼一棒子,我體內四分之三的真元已經沒了,我趕緊退掉了請神咒。

“認輸吧,離鬼王!”

“不,我是多寶道場的記名弟子,我不會輸,我不會輸在你這種屌絲的手上!”

離鬼王看着我,有些不服。

“這是事實!”

大家都在爲我歡呼,而就在下一刻,我感覺有些不妙,離鬼王的身上,居然又生起了一股強大的氣勢,但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他有一種日暮西山的感覺。

“天魔解體大法?”

燃燒本體,獲取修爲的鬼術,他這是要自殺啊!

魔王爆寵,重生毒妃很囂張 “林星,我要跟你同歸於盡!”

根本沒法抵擋,離鬼王已經燃燒掉所有,只爲了這一擊,這一下,已經突破了鬼王,甚至達到了鬼帝三四階的樣子。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果斷的,飛刀出手!

(本章完) 其實我是不想用飛刀的,但是沒辦法。

因爲我更加不想和離鬼王這個傢伙同歸於盡。

我瘋狂的朝着後面逃跑,就在這一瞬間,飛刀穿過了離鬼王的身體。

離鬼王瞬間就停了下來。

因爲,他身體裏面的一切,都被飛刀給摧毀了,但他的神識,還暫時存在着。

“你…..你….不可能,我是多寶道場的傳人,我不可能輸給你!”

說着,離鬼王就要伸手去拿藥。

“我身上還有可以瞬間恢復的藥,你死定了。”

“別做無用功了!”

我笑了笑,對着離鬼王說道。

離鬼王不信邪的吃了那顆藥,可是這只是延緩了他身體崩潰的速度。

“爲什麼,這不可能,你不可能有這樣的東西!”

“你想知道,你爲什麼會輸麼?”

我看着離鬼王,我決定讓這傢伙死個明白。

“爲什麼?告訴我!”

離鬼王的身體已經開始消散了,之前是小腿,現在已經消散到大腿了。

“那是因爲,我也是多寶道場的弟子,而你是記名弟子,我則是親傳弟子,這麼多年來,多寶道場還從來沒有記名弟子,打敗過親傳弟子的,你只是我的一個磨刀石,你..懂了麼?”

離鬼王聽到我這個話以後,整個人瞬間崩潰,本來纔到大腿處的,結果一下子就崩到了胸的上面。

最後是一陣悽慘的哈哈大笑,他的整個人失去了蹤影。

我知道,離鬼王是徹底的煙消雲散了。

這個多寶道人設計的,用來對付記名弟子的東西,可不是那麼簡單的,既然是爲了他最喜歡的弟子設計的,那就一定是,萬無一失!

“我宣佈,這次比賽的勝利者是,林星!”

就在這個時候,地藏王朝着場地中間降臨下來。

“林星!”

“林星!”

瞬間,地府這邊和我的親友團,開始產生了一陣劇烈的歡呼。

“我們走!”

就在這個時候,對面四方鬼帝的座位席上,南方鬼帝就是一聲冷哼。

那一瞬間,我朝着他看過去,我們兩個的眼神,在天空中交匯。

在他的眼神之中,我感覺到了冰冷,仇恨,甚至還是有一絲的,嫉妒。

很顯然,南方鬼帝是記恨上我了,想想也很正常,離鬼王是他手下的人,而離鬼王又被我給幹掉了。

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出人頭地的手下,卻被我給幹掉了,這種痛苦可想而知啊。

不過,現在是在地府的場子裏面,就算是四方鬼帝再怎麼囂張,也是不敢吭聲的,於

是他們就只有這樣灰溜溜的走了。

現在也不是想他們的時候,盡情享受我勝利的歡呼吧!

晚上的時候,地府官方給我舉行了一個盛大的慶功宴,美食,美酒,各種各樣的好東西,讓我們頗有些不醉不歸的意思。

本來平常不怎麼喝酒的我,也喝了不少,大家都是一陣的爛醉。

說起來怪丟人的,我最後都喝的什麼都不知打,還是被蘇小魅給扶回到了房間。

這一天晚上,我是休息的好啊,離鬼王被我給解決了,從我修煉到現在,最大的一個敵人沒有了,我的心裏痛快啊。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來敲門的侍女給弄醒的,我本來有些不滿意的,哪個不開眼的,都不讓我睡一個好覺?可是對方說,是地藏王找我有事!

既然是地藏王找我,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我休息了一會,趕忙爬起來,洗漱一下,然後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就跟着侍女,朝着地藏王那邊走了過去。

地藏王居住的地方,還是比較偏僻的,不過,這越是偏僻的地方,其實就越是地府的權力核心。

“地藏王大人就在裏面,我也不方便進去,您自己進去吧!”

侍女對着我說道。

我衝着她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然後就朝着裏面走了進去。

果然,此時此刻,地藏王正在裏面等着我呢。

看到地藏王,我就給他行了個禮,鞠了個躬。

“感謝地藏王的幫助,林星感激不盡!”

地藏王看着,笑而不語,對着旁邊的凳子給了一個請的手勢。

這..坐在地藏王的旁邊?說實話我還真的是有些不敢,雖然說我被譽爲超過地藏王的天才,但是地藏王畢竟已經是成名已久的鬼帝強者了,而我現在,只是一個鬼王級別的小渣渣。

地藏王看着我,似乎是瞭解了我內心的疑惑。

“讓你坐,你就坐吧,客氣什麼呢?還有,都到了現在,你還叫我地藏王?”

這….好像也是,我和地藏王之間,真的是關係匪淺啊。

“多些師兄!”

我重新給他行了個禮。

要不是因爲地藏王之前給我的那個牌子,我可以肯定,我現在絕對死在離鬼王的手下了,離鬼王這個傢伙,太變態了,特別是最後那一招,如果要是沒有飛刀,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殺他。

“要不是您當初送給我的牌子,我現在死定了,這個牌子,現在物歸原主吧!”

我把之前那個牌子拿出來的,準備抵給地藏王。

這個牌子,可是代表着權限啊,只要是拿着這個牌子,就可以控制多寶道場,我把這個牌子還給地藏王,其實就是有一種

想要把多寶道場給他的意思。

“不用了!”

地藏王看着我,笑了笑。

“當初師尊就告訴我,這個東西如果我沒用,就找一位看的順眼的師弟送出去就好了,這不?這東西就到了你的手上了麼?如果你不願意要,以後再找個看着順眼的師弟送出去吧!”

地藏王這話說的,多麼豁達。

“師兄您今天找我來是?”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他問道。

“我今天找你來,是爲了你的安全問題!”

地藏王一本正經的對着我說道。

“恐怕你不知道吧,你現在,可是很危險呢!”

“危險?”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地藏王、絲毫沒有反映到,危險究竟在什麼地方。

“你難道不知道,你昨天已經得罪了一個鬼帝強者了?”

“您是說?南方鬼帝?”

我對着地藏王問道。

“沒錯,就是南方鬼帝,怎麼了?”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地藏王,

“南方鬼帝這個人有個特點,就是十分額的小氣,錙銖必較,你得罪了他,他是一定會找機會報復你的,而且離鬼王對他來說,是相當的重要的,你把離鬼王弄死了,所以他一定會來找你的麻煩。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唄!”

我對着地藏王說道。

“不就是一個鬼帝麼?有什麼好怕的?我閃兩下,就跑掉了唄!”

“你想的太簡單餓了!”

突然,地藏王對着我,就是一陣的冷笑。

“你還把敵人放在鬼王和鬼帝這個稱帝比較,那我就告訴你,你完全錯了,如果你的對方,是鬼尊這個級別呢?你會怎麼樣?”

鬼尊?想想都覺得恐怖!

“應該不會有鬼尊吧,我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人物!怎麼會有鬼尊大人來爲難我呢?”

我有些蛋疼的對着地藏王問道。

“如果是一般的人,南方鬼帝絕對會自己找你的麻煩,但你殺的是離鬼王,所以根據我的分析,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性,他會去請他的師傅,寧鬼尊來親自對付你!”

廢材丹神:腹黑鬼王逆天妃 “爲什麼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