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過多久,我們便感覺有些力不從心,最後只有蔚軒和小白依然還在堅持戰鬥。

儘管她們都受了上,都喘着粗氣,但依然沒有放棄。 儘管她們都受了上,都喘着粗氣,但依然沒有放棄。

看了眼倒在地上全身是血的凌夕和娜娜,咬了下牙,從地上艱難的爬起來。

只要還有一口氣,就一定要戰鬥到底,現在已經沒有供他吸收力量的小兵,所以只要消耗他現在的力量就可以了。

十七班見我從地上爬起來,他同時也艱難的爬了起來,走到我身邊,說道:“一定要給師父報仇……”

我點了下頭,然後跟十七一起再次衝了上去。

雲離和娜娜見我們兩個這樣,她們也爬了起來,咬着牙衝向邪君。

我們被邪君打趴,站起,再被打趴,一直這樣循環着。

蔚軒和小白多次吼着讓我們退下,但我們沒有扔下他們。

“邪君,哈哈哈哈……我知道你做一切都是爲了她,就算我今天死在這裏,也不會讓她如此完整……”

從洞穴裏突然傳來司家老爺的聲音。邪君在聽到這句話後,表情大變。

身體周圍的黑氣濃郁了許多,表情也變得猙獰起來。

這時的司家老爺正拿着武器宰在冰棺上,面部扭曲……

看情況不對,我趕緊對着洞穴裏面大吼道:“司老爺,快住手,別亂來……”

邪君把素素看得不是一般的重要。邪君甘願爲了素素跟所有人作對。

哪怕是改變世界,他也願意。

司家老爺拿素素威脅邪君就等於是火上澆油,自取滅亡。

而且素素是師父的女兒,我也不願意看見司家老爺就這樣破壞了素素的屍體。

這樣生在黃泉的師父也會傷心。

可是司家老爺完全沒有理會我的吼叫聲,依然一意孤行。

“邪君,沒想到吧,一直都知道你是爲了這個女人。冷酷無情的你只在這座冰棺前落淚,哼……你害死了我的妻子,爲了不讓女兒在我面前死去,這些年來,我們司家對你百依百順,沒想到你還是害死了我的女兒,今天就算是我死,也要讓你體驗下失去最重要的東西的痛苦。”

聽到司家老爺這樣說,頓時疑惑起來,司芊玥算是邪君間接所殺,但爲什麼連司夫人也是邪君所殺?

他的表情越來越恐怖,憤怒的瞪着冰棺,手中的武器往下刺去。

我們快速的朝司家老爺跑去,由於身上有上。速度根本就達不到最快。

雪蓮修仙記 眼看着司家老爺手中的武器要刺破冰棺,但卻沒辦法阻止。

突然感覺旁邊一道黑影閃過,眨眼的瞬間,便看見司家老爺面前出現了一個人。

“邪君?”

邪君憤怒的掐着司家老爺的脖子,全身戾氣環繞,兩眼通紅的瞪着司家老爺。

司家老爺被邪君掐得眼珠都快暴出來。

邪君冷聲說道:“哼……我殺了你妻子?哼……我可沒碰過你妻子一根汗毛。”

“呸……如果你是你在玥兒出出身那天突然出現,帶走玥兒,她會死嗎?”

邪君冷聲說道:“那是她該死,就像你現在,拿素素來威脅我,你就得死……”

邪君的話剛所完,全身黑氣把司家老爺包裹了起來。

見到這個情景,我們的臉色更加蒼白起來,因爲現在邪君正在吸收着司家老爺的力量。

我們互相看了一眼,沒有任何猶豫,便朝邪君攻擊去。

邪君一隻手掐着司家老爺,一隻手對着我們,感覺自己身體上的力量正在一點點的流失着。

甚至連身上沒有任何邪氣的小白和雲離看上去都是那麼痛苦。

雲離咬着牙,疑惑的說道:“可惡,這股力量太強大,這樣下去遲早會被邪氣吞食的。”

小白沒有說話,臉色蒼白的瞪着邪君,艱難的往前走着。

就在我們將要靠近邪君時,邪君突然把司家老爺甩在了地上,眸子中帶着濃郁的殺氣看向我。

看來我慢還是完了一步,司家老爺的力量已經被完全吸乾,邪君現在的力量也增加了不少。

隨着邪君怒吼一聲,我們統統被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所震開。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便感覺自己的身體慢慢的往上浮着。

而且身體中的力量消失得極快。

“那個的力量轉移到你身上只能發揮出皮毛,真是暴譴天物,還不如把那個力量給我,我定會百分白的利用。”

他看出來了,的確,另一個靈魂的力量轉移到我身體裏後,彷彿被什麼壓制了一般。

連一般的力量都發揮不出來,雖然現在的我比很多人厲害,但這還遠遠不夠。

雖然知道這些,但我壓根就找不到問題的根源。

身體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力量流失,而邪君的力量變得強大。

邪君開始興奮起來,面目猙獰的說道:“只要得到你的力量,就可以救醒素素,而且我將強大到沒有人能打到我,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好素素,不讓她再次痛苦。”

蔚軒想要救我,邪君卻用另一隻手在對付蔚軒。

而其他人能力沒蔚軒強,加上受傷,所以連我兩米以內的範圍都無法靠近。

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抱住。仔細一看,居然是小白抱住了我,爲我擋住了邪君的離魂術。

雖然離魂術無法吸收掉小白的力量,但以現在邪君使的離魂術,照樣可以傷到小白。

“小白,你幹什麼?快放開我,放開我。這樣你會死的……”

小白摸了下我的頭,對我眯着眼睛笑着,說道:“沒關係,只要你能好好的,現在的我無法靠近邪君,只能用這個方法來救你。”

我瞬間就愣住了,緊緊的抓着他的袖子,搖着頭說道:“不要,不要這樣,我不想你用自己的性命換我的……還有娜娜,他在等你。”

小白對着我笑了下,然後用力的把我甩了出去,我抓着他袖子的那隻手沒有放,直接把他的衣袖給撕扯了下來。

“替我對她說聲對不起……”

就在我被甩出去的瞬間,看見小白口吐一口鮮血,看上去極其痛苦。

因爲受傷而變得迷迷糊糊的娜娜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掉着眼淚,跌跌撞撞的朝小白走去。

邊走邊說道:“別丟下我,子鬱,帶上我……”

十七和雲離都想要救出小白,可他們根本就靠近不了。

由於蔚軒一直纏着邪君。所以邪君沒精力管我。

看見小白把我甩出去,氣得臉色發紫,大罵道:“混蛋,找死……”

剛說完,邪君便加大了攻擊力度,小白看上去更加痛苦。

我正要從地上爬起來去拉回小白,沒走兩步,整個個人就呆愣在了原地。

小白整個身體直接爆炸開來,他身上的白色衣衫全部變成了碎布,滿天飛着。

所有人都驚住了,這一切來得太過於突然,短短的幾十秒內,小白就這樣消失在了我們面前。

就在這時,蔚軒也被邪靈王擊倒在地。

娜娜王着地上的衣服碎片。眼淚一顆顆的落下,小聲嘀咕道:“不是讓你等我的嗎?爲什麼不等我。她真的那麼重要嗎?讓你願意這麼做……”

說完,她便蹲在地上嚎嚎大哭起來,顫抖着雙手拾着地上的衣服碎片。

全身不停顫抖着的我不知該怎麼樣安慰娜娜,更不知道該以怎麼樣的心態面對她。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造成,如果沒有我小白就不會落到這副下場。

淚眼模糊的看向蔚軒,現在的蔚軒滿身是血。呼吸揣摩許多,極其狼狽。

環顧了一下四周,大家傷的傷,暈的暈,死的死,一片狼藉。

唯一還能正常活動的就只有我,這一刻。我開始懷疑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意義。

我的出現是不是就是個錯誤,爲什麼不管我怎麼做,不管忍受多大的痛苦,不管多努力,都無法保護身邊的人。

眼看着身邊的人一個個的離開。

爲什麼,這是爲什麼?

眼淚往下一直落着,看着眼前的場景無盡的恐慌開始佔據全身。

害怕身邊的所有人都離開我,特別是那個叫蔚軒的。

看向蔚軒,邪君正陰笑着走向蔚軒,說道:“軒王的力量呀,那我就不客氣了……”

不能讓他這樣,師父,小白,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中。不能再讓蔚軒這樣死去。

“不要……”

聲音沙啞的大叫一聲,聲波盪漾開來,邪君趕緊捂上耳朵,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他緊皺着眉頭看着我,說道:“怎麼會?”

瞬間感覺自己身體裏的力量充沛起來,身體周圍黑霧籠罩着。

這是我從來沒有感受到的強大力量。

瞪着邪君,說道:“既然你想要力量。那就讓你吸個夠……”

我閃到邪君的離魂術的範圍內,現在的速度快了不只一點,我的動作連邪君都無法捕捉。

當邪君看到我出現在他面前時,整個人緊張起來,用手快速的結印,想要停止離魂術的施展。

我把自己身體內的邪氣全部調動道體外,還沒等邪君停止離魂術,他就因爲吸收邪氣太多而爆體而亡。

先前師父說過,對付離魂術,除了封印就是讓他吸收身體承受不了的邪氣。

雖然現在的我可以直接了斷邪君,但我想讓他死在一直引以爲傲的術上。

之後我便走到蔚軒身邊,撫摸了一下蔚軒的臉,說道:“結束了,終於結束了……”

蔚軒艱難的睜開眼睛。沒有說話。

我接着說道:“可是他們都離開了我,連小白也……”

說着說着,眼淚便不知不覺的流了出來,一直以來,除了蔚軒,小白便是對我最好的人。

看見他就這樣死在我面前,而且還屍骨無存,就感覺心好痛。

連一句謝謝和對不起都沒能跟小白說。

……

邪君死了的事情很快就傳來了開來,而我則成了他們口中的英雄人物。

十七和雲離性格比較開朗豪放,受不了拘束,於是兩人一起出去闖蕩了。

而凌夕依然放不下嵐剎,但對嵐剎的仇恨又讓她無法放下。

逢魔降臨美漫 於是她選擇了投胎,她想從新開始新的人生,只有這樣,她纔不會難受。

白靈王和下白都死了,白靈域一直無人管理,那些被邪氣侵體的長老體內的邪氣全部被我吸收了。

在他們看來,白靈王這個位置只有小白能坐,其他人沒有資格。

所以蔚軒派了很多邪靈兵保護白靈域,害怕其他王趁白靈域沒有君主而攻打。

娜娜9一直都沉浸在小白死後的悲傷之中,甚至不願意見我。

這點我也沒有怨她,因爲我沒有資格這麼做,小白的死的確是因爲我。

小白屍骨無存,所以把娜娜撿起的那些衣服碎片和我手中耳朵衣袖碎片當做小白的師屍體下葬。

雲離說,白靈天生就喜歡天地靈氣重的地方,於是我們便把小白葬在了白靈域裏一片靈氣重的地方。

師父則和素素葬在了一塊,葬在了師傅修煉的那座山上。

……

“蔚軒……我不想再這樣生活下去,我們去人界過普通人的生活好嗎?”

蔚軒看了我一下。把我攬到懷裏,說道:“嗯……”

現在的我不能算人,但也不是鬼,是處於人與鬼之間的存在,所以我也可以活上千年不老。

正好可以一直陪着蔚軒。

蔚軒把邪靈域交給了桑家,一切事情都交代好後,我跟蔚軒整理了一下。便準備去人界生活。

在走之前,我們來到了小白的墓前,娜娜守在墓前。

情到深處,冷血總裁太任性 “你們來幹什麼?”

“娜娜……我們要離開了,在離開前想來看看你和小白。”

這段時間娜娜一直守在小白的墓前,寸步不離,她說,感覺小白沒有死。

不管怎麼勸她。她依然不聽,只好讓她一直這樣守着。

跟小白和娜娜告別後,我跟蔚軒便離開了。

在之時,隱約感覺到了小白的氣息,但這股氣息非常微弱,瞬間便消失不見。

回頭看了一眼小白的墓,看見墓碑後一株奇異的白花盛開着。

疑惑了一下,沒有多想,便跟蔚軒離開了。

“色鬼……有個驚喜要告訴你。”

“什麼?”

“嘿嘿……”

“怎麼,想掉我胃口,說還是不說,要是不說,我就走了。”

“別呀,我說,我說啦……”

wωω★t tkan★¢ ○

“別傻笑,快說……”

“那個……那個……我……好像……那個啥,懷孕了……”

蔚軒一臉驚訝的瞪着我,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

“別這表情,是真的。”

蔚軒突然抱住我,低聲笑着,雖然聲音不大,但時間很長。

聽到他的笑聲,真的很美好。

相信以後將會更加美好…… 天色變晚,從車窗往外面看,兩邊原本蔥蘢的綠山變成了墨青色。傍晚的天空竟然一絲霞光都沒有,大片大片的烏雲,沉沉地壓下來,讓人無端地感覺到一種壓抑。

而緊緊閉着的四個車窗,更是令人有一種喘不過氣來憋悶。

本來就有點暈車的我,感覺心裏胃裏都堵得慌。

“盧葦,去年夏天這個時候,我看到了你。”前座副駕駛的張軍回頭看了我一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