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你就去試一試….”

“不要吧~~~好貴的…..”雲雪嘴裏邊嘟囔着,邊走到了櫃檯前.

“小姐,這條項鍊可以拿給我看看嗎??”

“好的….諾…給您….”

“好美啊…..”雲雪看上的是一條帶有克拉鑽的白金項鍊,細細的鏈身下,一個阿諾多姿的仙女,單手託着一顆2克拉的大鑽石.無論怎麼看都是光彩奪目..

“小姐,我們這的鑽石質量絕對優質..您看這切割…這透明度…..”服務員開始了長篇大論.

“喜歡就買下吧…”

“好貴啊~~真的好貴的..”雲雪一邊喊這貴一邊死死的攥這它不放.

“小姐,如果您要購買,正好趕上本店活動,這條項鍊原價57萬,現在打5折,您只需要支付28萬就可以…”

“真的要買嗎??”雲雪擡頭看着楊浩.

“當然要買….這麼漂亮的美女配着顆鑽石,簡直是天衣無縫….”雲雪愣了一下,因爲這個聲音並不是出自楊浩之口. “我認識你嗎??” 江湖美人恨 雲雪回了他一句.

“對不起~~我沒興趣和你相識.”雲雪本身就很討厭上前搭訕的男人.所以一口拒絕了他.

“小姐,這樣吧,這顆鑽石我送給你,就當咱們交個朋友,你看怎麼樣?”

“你聽不懂話嗎?我沒興趣和你認識,另外,這顆鑽石本就是我男朋友送我的,不需要你來賣人情.”

“別TM不知好歹,我們李總看上你,是你的福氣,臭娘們,給臉不要臉..”這男人身旁另一個保鏢粗魯的罵了雲雪2句.

“小姐,給..這條項鍊我要了.”雲雪沒有理睬他,把銀行卡交給了服務員.可這個服務員竟然站在那不動,並沒有去刷卡,而是一臉猶豫的看着眼前這個男人.

只見他對着服務員搖了搖頭,這個服務員就站到了一旁彷彿變成了蠟象一般不言不語一動不動了.

“怎麼??你們就這麼做買賣??如果不賣,麻煩把卡還我.”雲雪似乎看出了點門道,於是衝着服務員就走了過去.剛邁開兩步,就被這個男人攔了下來.

“小姐何必心急,卡我們肯定會奉還的,這家珠寶店裏的東西,如果還有你能看上眼的,儘管拿…錢不錢的無所謂,我還真沒把這點錢放在眼裏.”這個男人趁者伸手攔下雲雪的一剎那,變態般的用鼻子去嗅了嗅雲雪的體香,忽然他的眼神變換了一下,隨即恢復了正常.

“這家珠寶店的東西和你的人一樣,都讓人這麼討厭,趕快把卡還我,不然我要報警了”雲雪似乎有些着急,可楊浩在半空中到是來了精神,他到要看看這幫齷齪的公子哥能幹出什麼事來,於是在一旁不聞不問.虎頭也是一動不動的盯着那兩個素質地下的保鏢,如果有動作,虎頭會在0.0001秒之內取對方性命.

“報警??小姐,我只是想和你交個朋友,並沒有惡意,報警…有那麼嚴重嗎?”

“有…你們拿了我的卡不還,這算什麼???”

“把卡還給她….”這個男人遞給了服務員一個眼色之後,卡被送回到雲雪的手中.

見此,雲雪轉身就要走…

“哎 等等,這個你拿着….當我送的也好,當你男朋友送的也好…..”

“不需要…….”雲雪一口回絕了他.

“你爲什麼這麼固執?你說你有男朋友,那他在哪?象你這樣一個美女,沒有男人保護是很危險的,不如…..”

“不如跟了你???”男人聽雲雪這麼一說,還以爲有轉機,不住的點頭.

“妄想…..”雲雪仍下一句話之後,頭也沒回徑直的走了出去.

“李總,這小丫頭太不識擡舉了,用不用我們去搞一搞她??”

“你們都給我聽着,這個女人是我的.誰敢動她一下,別怪我無情…..”這個男人對着雲雪離開的地方邪邪的笑了笑..領着保鏢離開了.

“你剛纔爲什麼不幫我

”雲雪責備的語氣上帶着委屈的問道.

“要我怎麼幫??我是一個鬼啊,揍我也揍不到他,罵,他也聽不到…”

“哼~”雲雪乾脆扭過頭去,不說話了.

“哎..對了雲雪,你男朋友是誰啊?我怎麼也不知道這事呢??”

“你……”雲雪一臉通紅的指着他,似乎有生吃活剝了他的衝動.

“呵呵 好了好了,逗你玩的..咱們去吃飯吧,虎頭的眼睛都變了7次顏色了..”

雲雪聽了這話,心理總算舒服了一些,但臉上仍然帶着怒意的開着車離開了.

車在一家名叫 ‘空中花園’的地方停了下來,楊浩等人下了車.來到了這個純綠色空間的餐廳,爲什麼說是綠色??因爲餐廳裏的一切設施都採用叢林的樣式,甚至連座位都是被裝飾成了樹樁一樣,整個餐廳裏的植物更是多不勝數,讓人有一種在森林裏野餐的感覺,這樣的環境能立刻舒緩人的內心.

這一點在雲雪身上體現的比較明顯,剛纔還是怒意未消,現在卻消減了一大半.點了菜之後,服務員詫異的拿着菜單離開了.因爲在他眼裏只有一人一貓.點這麼多菜,能吃的完嗎

不多會,菜上全了..雲雪和虎頭你一口我一口的吃了起來.楊浩呆在空中,無聊的很,雲雪一時半會是不會搭理自己了,那隻讒貓此時吃的正香自然不會理他.於是他試着調用起了新功能.用心讀着飯店裏每個人的心聲.

“嘿嘿,差不多了,再讓她喝點,我晚上就能…嘿嘿”聲音傳自角落裏的一個男人的身上.楊浩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僅接着窺探着別人的祕密.

“黃總,那份合同我們就說定了,我出錢,你出技術和人,利潤6-4分.”

“好好好,沒問題…來乾杯….”2個男人在似乎是在談生意,但是楊浩從這個叫黃總的人心中聽到了真實的想法.

“反正我的公司快倒閉了,能騙點錢就是點錢,不然以後跑路都困難”

“哎..看來又有人要倒黴了,現在的人怎麼都變成了這個樣子??我們引以爲豪的禮儀廉恥都跑到哪去了?”楊浩在聽了這個姓黃之人的心聲後,把思緒收了回來,這樣的心聲讓他感到可怕,如果繼續發展下去,那我們這個5000年的文明古國會變成什麼樣???

“啊~~好飽啊~~~~”雲雪用餐巾紙擦了擦嘴,看着正在雙爪抱着魚頭猛啃的虎頭,不由得笑了出來.

“吃飽了吧???咱們去夜市逛逛吧”楊浩突然衝着雲雪提議到.

“恩 那走吧…..”雲雪吃過了飯,心情好了不少,見楊浩主動提議,也就沒有拒絕,一把抱過了虎頭就往外走…飯店裏,只留下了還在詫異的服務員, “她剛纔和誰說話?”……..

轉眼見雲雪出現在熱鬧非凡的夜市上,這走走,那逛逛,楊浩則一直陪着她有說有笑,再也沒有用他的新能力去窺探別人的心思.而虎頭則悶悶不樂的想着那沒啃完的魚頭.

一直逛到晚上10點多,他們三個纔打算回到家門口.雲雪忽然站在門口不動了,眼睛定着楊浩好半天,才緩緩開口說到.

“你討厭我嗎??”

“怎麼會呢??幹嘛這麼問?”

“那你喜歡我嗎?”楊浩被她奇怪的問題弄的暈頭轉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說話呀,你喜歡我嗎??”雲雪再次追問,楊浩看了看她的眼神,心裏有一種怪怪的感覺,他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但也沒有答案.不過現在不表態也不行了,於是楊浩點了點頭..

“謝謝你..楊浩…”雲雪露出一個深深的笑容之後就進了屋,虎頭在一旁學着雲雪的語氣重複着剛纔的話,被楊浩一口冷氣吹的渾身直髮抖,連跑帶顛的進了屋.楊浩看着這個生活了多年的家,裏面有自己最親的爸爸媽媽,可此時自己已經是個鬼的事情萬萬不能讓父親看出端倪來.而且那個神祕的女人曾經說過,自己身邊的人要有危難,難道是師父??於是,他朝着一陽叔的家飄了過去.

“雲雪,你回來拉

?”楊媽媽見雲雪進了屋,一臉笑容的迎了過來.

“恩…阿姨,不好意思啊,回來的有點晚”

“沒事沒事,對了,這個包裹是給你的,下午6點多就到了….”

“啊???阿姨,是什麼人送的啊???”

“我也不知道,送貨的人只說是一個男人委託的.”雲雪看着眼前的這個包裹,想象着自己的親戚朋友,似乎沒有什麼印象.除了父母和幾個少數的女性朋友知道自己的生日以外,並沒有其他男人知道自己的生日啊?怎麼會送禮物??不過不能讓楊媽媽看出來,於是她笑了笑,道了聲謝就回到了臥室之中.

關好了房門之後,雲雪打開了包裹…

“啊~~~是他…….”驚訝之餘雲雪判斷出了送禮物的人是誰,因爲這份禮物正是那個價值28萬的鑽石項鍊.

“明天說什麼也得還給他,他要是不在,就直接仍給那個服務員,反正他們都有關係的,給誰都一樣,反正我不要.”雲雪下定主意以後,洗了個澡,輕輕鬆鬆的睡下了.

入夜十分,雲雪已經熟睡,那條項鍊忽然幽幽的泛起了紅光,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長袍緩緩的從項鍊裏鑽了出來,她輕輕的飄到了雲雪的身邊,慢慢的俯下了身子……. “雲雪…雲雪……”正在熟睡中的雲雪忽然聽到有個女人喊着自己的名字,不過睏意十足的她,實在是不想理睬.想翻個身繼續睡,可突然間發現,身體竟然動不了了,手和腳彷彿被什麼東西固定住,除了眼球還可以自由轉動以外,身體任何地方都不聽自己的使喚了,胸口處好象壓這一快大石.難受的很….

“雲雪……”女人的聲音突然變的尖銳,似乎失去了耐性,把頭直直的頂在了雲雪的腦門上,長長的頭髮滑落在雲雪的脖子上,雲雪此時的呼吸似乎都靜止了.

“你看我一眼吧,就一眼…我一定能讓你死..我一定能嚇你到死..你信嗎??你睜開眼睛看看啊~~~”雲雪的精神緊繃到了極點,她死死的閉着眼睛,因爲她心理清楚,這女鬼並沒有開玩笑,自己一但睜開眼,那麼後果不堪設想.但是女鬼沒完沒了的叫嚷,已經快讓自己精神崩潰了.她不知道這種恐怖的經歷還要持續多長時間,她焦急的等待着,也曾似乎想叫喊,但她發現自己連張嘴的動作都無法完成後,放棄了這個想法.

女鬼見雲雪始終不肯睜開眼,於是她用那乾柴一般的手抓向了雲雪的手腕.一股麻麻的,涼涼的感覺出現在雲雪的手腕上,忽然這隻鬼手上下撫摸了起來,雲雪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

“多好的肌膚啊,好滑啊~~~雲雪,把它給我吧…給我吧~~”女鬼一邊說,一邊撫摸着雲雪的胳膊,可上下滑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竟然成了搓澡一般.雲雪只覺得胳膊上傳來了,麻麻的火辣辣的疼.

“給我吧…給我吧…給我吧..哈哈哈哈哈~~”女鬼最後的笑聲讓雲雪再也忍受不住這種恐懼的折磨…

“啊~~~救命啊~~~~”忽然一股氣血衝到了頭上,雲雪一下子開了口,喊了出來,隨着叫喊聲,女鬼如同煙霧一樣迅速撤回到項鍊裏.一切回覆了平靜.

雲雪的身體能動了,壓迫的感覺同女鬼的聲音一起消失了.可是她還是不敢睜開眼睛,直到聞聲而來的楊媽媽和楊叔,打開了雲雪臥室裏的燈.

“孩子…孩子…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了?”楊媽媽關心的捧這雲雪的臉問到.楊叔在一旁緊張的看着雲雪那蒼白的臉色,心裏頭也犯了嘀咕…

“阿姨~~~~嗚~嗚~”雲雪見屋裏的燈已開,又聽見了楊媽媽的聲音,知道危險已經遠離而去,頓時撲到了楊媽媽的懷裏哭了起來….此時,一個黑影在窗外閃了一下就消失了.

“誰

”虎頭在同時警覺了過來,瞬間竄出了窗外.可絲毫沒有發現,難道那個黑影是幻覺???虎頭撓了撓腦袋,跳了回來,蹲在牀邊,看着眼前這個淚美人.

雲雪把事情經過前後敘述了一便,可楊媽媽認爲只是一個噩夢.楊叔在屋裏轉了好幾圈,竟然也沒有發現靈異波動的跡象,虎頭更是一頭霧水,不過只有它相信剛纔的確是有事發生了…因爲窗外的那個黑影……

“好了好了,好孩子,只是一個噩夢而已….你看現在不沒事了嘛..”楊媽媽緩緩的拍着雲雪的後背,不斷的安慰着…

“要不,阿姨陪你在這睡??”

“不用了..阿姨~~~對不起啊~~這麼晚了還驚擾了你們….”

“呵呵…沒事沒事…好了,那你休息吧~~我們走了”楊媽媽和楊叔退出了房間,關上了門.

“你看清她的面容了嘛??”虎頭開口說話了.

“沒..沒有~~她..她說讓我看…看她..還要..要嚇死我….”

“…..”虎頭根本聽不懂雲雪在說什麼,似乎她被嚇的不輕,語無倫次了.

“放心吧,有我在這…你安心睡吧…我幫你守着…”聽了虎頭的安慰,雲雪點了點頭,把身體放平躺了下去.虎頭則一直爬在牀上,緊盯着屋裏的四周,生怕再出來什麼事情.這一夜,大家都過的忐忑不安,雖然那個女鬼沒有再出現,但云雪卻無論如何也睡不着了,她開始害怕睡眠,害怕黑夜.燈,一直亮着,雲雪一動不動的躺着.虎頭一夜沒睡的盯着…漸漸的天亮了…………..

“哦???你說你看到一個身穿黑袍毫無生氣的女人??還了解你的事情??”

“恩…師父,就因爲事情蹊蹺,所以我來問問,除了咱們,還有誰有知道咱們底細的可能”楊浩此時正在和師父討論着前一夜的所見所聞.

“這個女人找你有什麼目的嗎??”

“這個不清楚,只是她臨走的時候說,我身邊的朋友要有危難,而且還說和我們不是敵人..”

“哦??這可真是怪了…..等我給局裏打個電話問問,看資料有沒有泄露”一陽叔拿起了電話,剛要撥通號碼,一個讓楊浩覺得耳熟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用找了,我來了~~~一陽,咱們好久不見啊~~~~”楊浩和一陽叔向聲音飄來的方向望去,一個身穿黑袍,美豔無比的女人站在那.

其實這個名叫凱瑞韋盧拉的女人,是英國血族的後人.她有着血族皇室的血統,和德古拉有直系的血緣關係.幾千年前,血族大舉進犯中原,不過被當時,中土道佛兩門的高人合力迎擊,雙方均損失慘重.最後,在雙方實力大幅度消耗的前提下,由血族皇尊德古拉和道派仙師李耳老子,也就是太上老君簽訂了一個誓言雙方永不進犯,和平共處的契約.如今雖經歷了千年的風雨洗禮,但德古拉依然遵守着這個契約,他的勢力雖然波及到了世界各個角落,甚至傳播到了韓國,日本.但始終沒有再次進犯中土,而道家仙師李耳飛昇成仙之後,道家的後輩門也不敢打破這個契約,對於中土之外的血族勢力毫不干涉.久而久之,契約不但沒有失去效力,反倒是有一些進展.血族與道家2門表面上井水不犯河水,毫無聯繫,實質上確是互相依靠,互相利用的關係,血族與狼人族的千年的明徵暗戰,道家與邪神惡鬼的生死相博,都借用過彼此的力量,才得以長存不滅.從這一點來看,不得不說是一個飛躍.

“師父,就是她~~~~”楊浩說完給了一陽叔一個萬分肯定的眼神.

“凱瑞公主,原來是你……這次來中原有什麼事情嗎??”一陽叔似乎碰到老熟人般的打起了招呼.

“沒什麼事情就不能來看看你麼???”凱瑞露出了一個曖昧的眼神,緩緩的走了過來

“咳..咳…..我最近身體有些不適.如果是單純的私人走訪,我看就免了吧.”一陽叔盡力的迴避着凱瑞的目光.

“師父,她明明是黑頭髮黑眼睛的黃種人,怎麼有個外國名字?”楊浩小聲的爬在一陽叔的耳邊問到.

“她身上流着德古拉與道派兩家的血脈,母親是地地道道的中國人,所以黑眼睛黑頭髮有什麼奇怪的??”

“哦….是個混血美女啊,師父,她好像挺喜歡你…”

“去….別亂說….”一陽叔很忌諱的打住了楊浩的發問.

“一陽,你身體不適,是因爲東條英機的手下在你身體裏留下的那兩條蟲寶寶的關係吧?”說話見,凱瑞已經走到了一陽叔的面前,一臉深情的看着他.

“沒什麼…我能應付…”

“能應付??能應付的話你留它在身體幹什麼呀??準備把它養大???”

“…..”一陽叔沒有說什麼,因爲自己確實沒辦法把那兩條該死的蟲子弄出來.

“我實話告訴你,那兩條蟲子並不叫什麼聚靈子,它的真名叫 ‘還魂屍蟲’,是東條英機和裕仁死後從自己的屍體上提煉出來的.如果你不能把它拿出來,那麼東條英機和裕仁將會利用你高深的修爲而從新復活,而你最後會成爲一個蛹殼,被活活的消耗致死”

“師父……”楊浩聽了凱瑞的話,嚇的起了一身冷汗,看來這個凱瑞說的沒錯,自己身邊的人真的有危難了….可是,有危難的只是師父嗎???

鮮花,收藏,貴賓,點擊,統統向我開炮。。敬請關注下一章節 還魂屍蟲,是一種形體細長,頭帶多個吸盤,以人體精血爲食的動物, 大家都知道,人的記憶並不是單單儲存在大腦之中,血液裏也包含這人生前的記憶在其中.人死後,利用靈魂的念力,使這種細細的蟲子前來吸食屍身上的精血,從而帶上死者生前的記憶.但是這些記憶是隱藏的,並沒有被激發.所以需要另一個人來操控,把蟲子放到一個修爲高深的人體中,利用此人強大的靈氣來激發記憶.被蟲依附上的人,不但靈力會大量流失, 而且會與宿主的血肉相融互連,無法清除,就連氣血也會被慢慢抽乾直到死亡..人體一死,神識便離開**成爲單一能量體,飄離而去.也就成爲了鬼.而此時體內的蟲子便開始佔據這幅肉身,來繼續完成生前沒有完成的意願.此法至陰至邪,比殭屍還要邪惡.

“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這幫該死的日本人,竟然這麼卑鄙,把他們千刀萬剮了都不解恨”楊浩見此恨恨的說到.

“什麼辦法??快說快說..無論上刀山下油鍋我義不容辭.”楊浩斬釘截鐵的問到,可是事情並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我們血族,有一種能夠使人全身換血,並能在無血狀態下,維持生命的法器.如果可以就用它來抽乾一陽身上的所有血氣,把這2條蟲餓死,之後,在把氣血灌回到肉身,一切問題都能解決了.”

“那還等什麼,趕緊去你們那吧…”

“可是…”

“可是什麼??”楊浩有些不耐煩的吼到

“可是那法器是血族皇家的長老纔有權使用,其他人別說用,見都很難見到.”

“我考,那不等於白說嗎???”

“也不是絕對,我這次來就是找你們談一下合作的事情,如果你們能答應,我想還是有機會的…..”

“什麼事情??”一陽叔眼露冷光的說到.

“你不要那麼兇嘛…聽我說..”凱瑞不緊不慢的說起了此行的目的.

隨着凱瑞的話語瞭解到,原來德古拉家族在美國的勢力受到了衝擊.今年年初,德古拉在美國的地下窩點連續被挑翻了N家.據目擊者稱,是一羣不知道疼痛的不死人乾的,這些人並非精神體,也並非是無意識的行屍走肉.他們沒有人的生氣,卻能像人一般組織進攻,所有的人都無謂槍炮.除非子彈貫穿頭部纔會死亡之外,任何辦法都不能組織他們前進的腳步,他們如同野獸一樣,見人變咬.吃食人肉,臟器.我們血族的戰士也爲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更加驚歎的是,這些不死人竟然有我們血族一樣的能力,就是感染力,不僅是人,還是吸血鬼,只要被他們咬到,或者被感染之後也會成爲那羣不死人中的一員.爲此我們傷透了腦筋,所以德古拉大人讓我向你們求助.只要能幫血族奪回失地,血族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任何代價???”楊浩心想幾個據點就讓血族作出如此承諾,是不是有點瘋狂?不過美國何等的發達,血族裏的開銷用度,有一半是來自美國.如果據點全部失守,血族的未來不堪設想.

“你說的那羣怪人,到底是怎麼出現的??源頭在哪??”一陽叔聽過了事情大概後一語中的的說到.

“我們也不清除,只是今年年初突然發現的..根據我們血族的情報員報告,那些怪人好像是高科技的產物”凱瑞努力的回想這當時的一切.

“難道是生化武器???”楊浩睜大了眼睛驚呼了一聲

“恩 有可能”

“遊戲裏的東西難道的真的??不過那羣笨手笨腳的喪屍怎麼會讓血族受挫呢??”

凱瑞聽了楊浩的話以後,臉色變的很難看.

“血族和人族其實大部分都差不多,只有少部分人異常的厲害.大多數血族人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再說,我們英國人本就沒有你們中國人那麼好的身手,吃虧也是必然的.”

“不管怎麼說,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們去幫你們把失去的據點搶回來,師父就得救了?”

“可以這麼說,不但是這個,無論還有什麼要求,只要血族能做的到,一定滿足”

“你們一共丟失了幾個據點??”

“大概有5個,現在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了.”

“恩….容我們考慮考慮吧….過幾天我們再聯繫..”一陽叔下了定論.凱瑞似乎還想說什麼,但看到一陽叔轉過去的身影,神色立刻暗淡了下來.

“對了,楊浩…我剛剛來的時候路過你家,聽到你的那個小美人像是害怕極了,正在高聲呼救.後來你的父母出來了,她纔回復正常.我想你還是趕回去看看吧.”凱瑞對這楊浩說了一句話之後,一個閃身消失在了原地.

“雲雪…雲雪怎麼了???”楊浩忽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自言自語的嘟囔着.

“你回去看看吧,爲師暫時沒什麼大礙.”

“可是師父,那凱瑞的事情

?”

“等我先和局領導還有你兩位師兄商量以後,再做決定吧..”一陽叔示意讓楊浩離開,於是,楊浩再和師父道了聲別之後,匆匆忙忙飄回到家中.

“雲雪….雲雪”楊浩飄在空中輕聲喊了她2句.

“啊浩,你回來了~~”雲雪見楊浩此時已經回到家中,立刻起身想撲到楊浩懷裏,結果落了個空,眼眶不自主的紅了起來.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不等雲雪回答,虎頭在一旁把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邊,楊浩聚精會神的聽着.

“看來那個黑影就是凱瑞…”楊浩自顧自的說了一嘴.

“凱瑞是誰??”虎頭瞪着兩隻圓股股的貓眼看這楊浩,雲雪聽到凱瑞的名字以後,也是一臉問號的望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