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羿哥,我等你那三年便已經是一世了,最苦的日子我都等過來了,餘生又算得了什麼?”

“我最大的幸運就是擁有了咱們的孩子,比起其他的姐妹,我無疑是最幸福的。”

“他長大後一定會像你這麼英俊,一定會像你一樣,做一個頂天立地的好男人。”

“我會告訴他,他的父親是何等的存在,讓他永生以你爲榮。”

萬小芸依偎在秦羿的懷裏,溫柔道。

“謝謝你,小芸。”

“天亮了,我該走了,今晚子時,我就要去地獄了。”

“等我回來。”

秦羿起身親吻萬小芸。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我的將軍們、戰士們、親人們,告別的時候到了,願你們永保與黑暗戰鬥的勇氣,願你們永遠與我同在,等我歸來。”

秦羿與雲子龍、姬寒、莫非等將軍們握手,頻頻向熱淚盈眶的衆人揮手。

最後他走到了幾個女人面前。

“晏兒,待我歸來時,希望我的兒子已經是蓋世英雄!”

“小芸、蒹葭、夢梔、雪妍,再會!”

秦羿與四女擁抱話別。

四女皆是淚水在眼窩中打轉,但誰也沒有哭出來,因爲她們知道,自己的男人走了,以後她們唯有堅強的走下去,一定要等到他的歸來團聚。

秦羿離開了劍島,回到了崑崙山與趙程會合。

這一次去地獄除了時間蒼茫,與秦羿設想的也完全不一樣,他想帶父母、女人一起去地獄修煉長生的願望徹底泡湯了。

等待他的是一次未知的離開。

秦羿不知道他能否踏入巔峯成爲永恆的存在,但要想實現帶着衆人去天界,去地獄,他最次也得是地獄裏的至尊之主。

這一次跟隨他去地獄的只有三人,分別是小舞、紀萱然、孫飄雨,當然還有他玉佩中藏着的精魁十七、黑三,小舞的護體神獸小墨。

崑崙山恨天峯頂!

驚雷陣陣!

黑雲如墨,壓在山頭上,一道道閃電在雲層中穿梭着,如同末日來臨,有一種令人絕望的窒息。

東幽候趙程盤腿坐在陣中,眼中充滿着興奮與狂熱。

孫天罡、明慧師太則在左右護法,兩人則是面色陰沉,滿布離別的憂傷。

他們知道一旦輪迴旋渦打開,崑崙山將失去他們的庇護神,他們的徒弟、女兒或許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

逆天輪迴,這是非常有違天道的,此時天雷滾滾,對於趙程而言,同樣有着泰山壓頂一般的壓力,萬一失敗,等待他們的將會是灰飛煙滅的慘景。

隨着兩聲鶴唳,秦羿乘坐着仙鶴來到了恨天峯,衆人連忙起身相拜。

“小雨,你來了。”

秦羿目光落在了孫飄雨身上,欣然笑道。

孫飄雨點了點頭,平靜不驚道:“是的,我想去地獄,給自己一個新的開始。”

她確實對秦羿無感,但失去了小廚子,留在凡間也是生無可戀,與其這樣還不如去地獄,一段新的生活,能忘卻煩惱,她不想迷失在痛苦之中,僅此而已。

秦羿看着她,點了點頭。

旋即走到趙程面前道:“東幽候,準備好了嗎?”

“侯爺,這位是?”

趙程第一眼看到小舞,頓時驚爲天人,他原本以爲孫飄雨就算漂亮的了,沒想到世間還有此等絕色,更重要的是小舞身上分明有地獄血脈的氣息。

“她叫小舞,是我的朋友,你別多問了,趕緊打開輪迴結界。”

“我會以靈石之力,護佑大家的周全。”

秦羿並不想透露小舞是無生鬼王女兒的消息,知道的人多了,或許會給小舞帶來殺身之禍。

“好!”

趙程沒再多問,起身走到恨天峯旁,眼中炙射着歸家的烈焰,張臂向天,念動咒語,待唸咒完畢,指尖幽光縈繞,在空中迅速的勾勒着。

稍傾,一道蒼茫、古老的黑色大門豁然而現。

“開!”

趙程大喝一聲,大門緩緩洞開。

一道道刺眼的幽光綻放開來,刺的衆人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於此同時,天雷大作,無數道雷電扭曲在一起,在大門上空翻滾嘶鳴,不停的轟擊大門。

每轟擊一下,大門都會巨震,趙程的臉色也會蒼白一分。

“侯爺,時間到了,該走了。”

趙程道。

秦羿再看了一眼凡間的蒼茫大地,收起萬般不捨與思緒,眼神一凜,對三女大喝道:“走!”

他神力一催,三女頓時被一道月光籠罩,身形一輕,連句告別都來不及說,便隨着秦羿、趙程飛向了黑色的虛空大門。

短短的數十丈距離,此刻就像是天塹一般,不可逾越。

黑色大門內瀰漫的陰氣,由於遠比凡間的氣場要強大,猛地噴薄而出,產生的排斥力無與倫比的強大,秦羿只覺就像是有一雙巨手在瘋狂的把衆人往外推。

與此同時,天雷狂吼。

數百道雷電凝在一塊,浩瀚無邊,往飛昇的衆人砸了過去。

砰!

雷電砸在了秦羿的護身結界上,只是一下,強大無匹的護身結界就出現了數道裂痕。

於此同時,孫天罡等人也使出全力,爲幾人抵擋天雷。

“進!”

秦羿雙目一寒,大印透出眉心,往大門上重重一蓋,那股強大的排斥之力頓減,月華催發到了極致,頂着衆人一頭扎進了大門內。

轟隆!

虛空大門便是輪迴隧道的邊境,衆人這一紮直接進入了趙程當年離開地獄時設置的入口,三界石感應到了輪迴隧道中可怕的風刀業火,光芒大作急劇變化,如同一道小山丘,把衆人牢牢的籠罩在內。

“歡迎來到地獄之旅,接下來,不管你們看到什麼,發生什麼,一定要保持冷靜,記住了,一定要緊貼在我的周身,只有這樣纔是最安全的。”

秦羿看了一眼三女,左右手牽着紀萱然與孫飄雨道。

二女並沒有反抗,事實上此刻她們完全處在驚惶與期待之中,她們現在已經站在了地獄的門口,往裏望去,輪迴隧道內,風火大作,呼嘯不絕,時不時有鬼魂灰飛煙滅發出一聲聲慘烈的哀嚎。

“小舞,要不你跟着我吧。”

東幽候愛美人,雖然心裏裝着幽月公主,此刻仍是忍不住爲小舞的美貌心動。

“不了,我還是跟着叔叔吧。”

小舞搖了搖頭,跳到秦羿的背上,緊緊的摟着秦羿的脖子,感受着那如山一般的脊樑,心裏也就安穩了。

“準備好了嗎?!”秦羿激動大叫道。

地獄內久違的氣息就像是一道道火焰,點燃了他體內激情澎湃的鬥爭之血,王者之氣。

這是一個天生的戰場,現在是時候戰鬥了!

三女同時應聲。

秦羿爆喝一聲,催動三界石,如同一顆炮彈,扎進了輪迴隧道。 轟隆,伴隨着一聲巨響。

身後通往凡間的大門關閉,徹底斷絕了衆人的退路。

嗖嗖!

無數極寒風刀、業火、陰雷,在漆黑的隧道中穿梭閃爍着,擦出一道道絢麗的幽光!

稍微只要擦上一點邊,崩管是人是魔,都會化爲灰燼。

那種感覺就像是乘坐着太空飛船在宇宙穿梭着,三界石在秦羿的操控下,巧妙的躲閃着隧道中的風火雷,以及各種散亂飛來的雜物。

這些雜物很可能是某一個修真者的法器,又或者是一個煉丹爐等等,原本很普通的東西,在輪迴隧道的巨大牽扯力下,就像是一顆顆隕石般擁有強猛無比的衝擊力。

砰砰!

三界石雖然在秦羿的操控下,達到了極致的靈活,但仍然難逃衝擊,時不時便會被當頭爆砸,趙程與三女無不是心驚膽顫,饒是三女都是比較內斂、淑女型的,仍是忍不住時不時尖叫幾聲。

因爲那種衝擊力太可怕了,彷彿就像是一輛全速前進的飛機,遇到了迎面而來的炮彈,隨時都可能被轟炸的粉身碎骨。

也就是三界石是天地間最硬的靈石之一,雖然面對超強的碰撞,除了輕微的震盪,衆人並無太大的感覺。

“我記得來的時候,照着侯爺你的老路子,沒這麼複雜啊,一路坦蕩蕩的啊。”趙程大叫了起來。

他當然知道輪迴隧道的可怕,要沒有秦羿留下的通道,他打死也不可能闖過這輪迴隧道的。

“不一樣,輪迴隧道都是會變的,你能跟着我出來,不見得能安然回去。”

“原來的隧道早就已經被自動覆蓋了,這也是輪迴隧道的可怕之處,凡間與地獄的結界,是天道的一部分,要是那條通道能一直留着,那天地間早就大亂了。”

秦羿淡淡道。

這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不過這一次的衝擊比起當年他離開地獄時,要弱小多了,他能明顯感覺到輪迴隧道中的那種強大的撕扯力,甚至是業火、風雷威力都大大減弱了,至少降低了三分之一。

否則以他現在的能力,又如何能抵擋得過呢?

這說明了,地獄的靈氣正在大量流失,天道已經呈現了崩潰之態。

他不知道自己離開的這三年裏,地獄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但顯然無論是凡間末法時代的逼近,還是地獄裏的變化,都顯示了整個三界正在失衡。

如果這是人爲的,那就太可怕了,有人想打破天道,打破三界的秩序,對現有的局勢,進行重新洗牌。

當然這只是一種猜測,一種預感。

秦羿頓時感覺到這一次來到地獄時間的緊迫,等待他的將會是比之前更殘酷百倍的挑戰。

地獄隧道無窮無盡的長,長到令人絕望,彷彿永無止境。

那種漫長的煎熬,是普通人無法想象的,心永遠懸着,誰也不知道下一秒會在隧道中遇到何等可怕的存在。

也不知道飄蕩了多久,孫飄雨、紀嫣然都感覺那種昏昏沉沉之下,整個人都快要昏厥了。

小舞倒還好,來到隧道後,她並沒有太大的異樣,這就是地獄本土王者血脈的好處了,地獄裏的氣息比起凡間來說,更適應她。

就在這時,小舞突然驚喜的指着前方道:“叔叔,快看,那裏有一朵紅雲,咱們是不是馬上就要到了?”

“侯爺,那是什麼?”

“我怎麼看着像是有些不大對勁呢?”

趙程定睛一看,皺眉問道。

他來的時候,沿着秦羿走的軌跡,可以說是一路坦途,並未遇到過這種情況。

但是直覺告訴他,這突如其來的一朵紅雲,絕不是什麼好兆頭。

秦羿正在閉目養神,這一路上一直是他在掌控着靈石,精神、真氣損耗極大,此時也是疲憊至極,聽到兩人的呼聲,秦羿睜開眼一看,面色大變。

“怎麼了?叔叔。”小舞問道。

“是火旋風,這種旋風由萬千業火凝聚,能撕碎一切,咱們有麻煩了。”

秦羿眉頭緊鎖道。

他上次也遇到過,但是巧妙的避開了。

但這一次怕是沒這麼好運了,一是修爲遠不如當初回來的時候,再者,這次的火旋風面積太大,幾乎佔據了整個隧道的前方空間,他們根本就不可能躲過去,也沒有運作的空間。

“咱們不會玩完吧?”

“別啊,我還得等着去營救公主。”

“要死我也得死在戰場上,千萬別死在這啊!”

“侯爺,你快想想辦法。”

趙程鬱悶的大叫了起來。

“沒辦法,看命。”秦羿目光堅定,強催真氣,三界石加速照着火旋風裏衝了過去。

他上次躲了過去,不代表三界石承受不了火旋風的衝擊力,是生是死,全憑天意了。

唪!

三界石一頭撞進了旋風之中。

滔天的火焰,只剩下滿眼的紅,整個三界石瞬間成了火石,熊熊燃燒了起來。

雖然石頭有護主之能,但衆人依然能清晰的感應到那種能把神魔都灼爲灰燼的熱量,那種熱量雖然被隔離了,但滔天的熱氣仍然充滿了整個靈石空間,烘乾了每一絲空氣,衆人頓覺一陣窒息。

他們雖然能長時間的閉氣,不需要空氣,但那種炙烤與心靈的煎熬,仍是難以承受。

更糟糕的是,由於火旋風的強大旋轉之力,三界石在旋風之中沒有規則的碰撞、旋轉着,三界石碰撞的砰砰之聲,就如同死神敲打的音符,讓衆人神經緊繃到了極致。

孫飄雨的修爲最低,是最早眩暈的,隨後幾人全都暈了過去,到了最後,連秦羿都支撐不住了,暈倒在三界石內。

是生是死,唯有天知。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秦羿迷迷糊糊的覺的面頰一陣發癢,待睜開眼來,看見幾個如同精靈一般純白的小孩圍在他的身邊,笑嘻嘻的用草葉子在他臉上、鼻孔裏劃弄着。

“咳咳!咳咳!”

秦羿清醒了過來,看着面前這些調皮的傢伙,張了張嘴,半天沒說出話來。

他全身就像是散了架一般疼痛,甚至都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了,要不是還張着嘴能呼吸到充滿靈氣的空氣,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死了。 “他醒了,他醒了。”

孩子中一個梳着羊角辮的小丫頭,驚喜的尖叫了起來。

“這是哪?”

◆тt kán ◆C〇

秦羿掙扎着坐了起來,沉聲問道。

他這一張嘴,其他的孩子還以爲他詐屍了,嚇的一溜煙全跑了,剩下那小女孩好奇的打量着秦羿,嬌滴滴道:“這裏是冰雪森林!我們是冰族人。”

“冰雪之城,冰族人?”

秦羿努力的搜刮着記憶,然而在腦海中,他並沒有找到有關這個種族的任何記憶。

這很正常,地獄浩瀚十八層,各種奇異的種族比比皆是,他不知道也不足爲奇。只是這樣一來,他就沒辦法根據種族來判斷自己是身處在第幾層地獄。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還活着,而且安然回到了地獄中。

他站起身四下張望了一眼,並沒有小舞幾人蹤跡,料想是火旋風捲着他們從輪迴隧道穿了回來,三界石自動護住,幾人脫石而出各自分散了。

“糟糕,小舞三人修爲都不高,隨便落到哪,恐怕都難以應付,千萬別出事纔好。”

秦羿不擔心趙程,畢竟那傢伙本身就很會來事,只要不死,就能活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