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朗咬脣,異常委屈的對我說道:“反正該做的不該做的你都對我做了,娘子要對我負責!”誰能來告訴我,我到底對蕭朗做了些什麼啊!

我猛然想起昨天晚上蕭朗對我說的那句“是不是很像洞房”。難不成,我對蕭朗。他,那啥啥了?!不!是!吧!可問題是我不是男的啊,要怎麼把蕭朗那啥啥。天,我不會用道具了吧!我趕緊四下裏查看,但是根本就沒有找到任何的“兇器”。

原來我夢遊的時候還能銷燬兇器!真是get到了一個非常不得了的技能。

我囧,現在根本就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吧!

女人,我不愛你了 “那啥。你能給我形容一下我幹了些什麼麼?”雖然我知道我這個要求是有些強人所難,但是怎麼說,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麼。要怎麼負責。

我還沒有做好要負責的準備啊!

蕭朗看我囧到不行的表情心裏都笑翻了,但是他可不打算說出來,這一說的話,還不得被弄死啊。

“我不說,反正就是你要對我負責的事。”嗚……果然是要負責任事情啊,這下我一輩子不都交代上了嘛!

可是蕭朗一個男的。讓我負責什麼的,是不是太不人道了。電視劇裏只有女的被男的那啥啥了之後纔會說讓男的負責的話吧,今天我倒是見識了一把男的要女的負責任。

但爲毛這個男的會是我啊!

像我這樣子的孩子。在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總想着能不能不負責。嗚,突然感覺自己好壞啊。

“你一個大男人來着……我能不能不負責任啊。”唉,沒節操的人就是這樣的無下限,連這種話都說的出口。

蕭朗立即很堅定地駁回:“不行。”

不、不帶這樣玩的啊!我大好的青春年華難道就要吊死在蕭朗這一棵樹上了?唔,不過仔細想想蕭朗這一棵樹也是不錯的,長得好,身材好,聲音好,手段也好。 我對錢沒有興趣 反正就是很多很多好。誰知道背地裏有多少小姑娘虎視眈眈的盯着人家看。但我還是不甘心啊!

“是不是我哪裏做的不好所以你嫌棄我呢,我以後一定改好不好。”蕭朗又開始可憐兮兮了。

這句話……這不是電視劇裏的臺詞嗎!蕭朗你確定你沒有電視劇看多?

看着蕭朗的那張臉,我愈發覺得如果我拋棄蕭朗。就絕對是世界上最始亂終棄的人了。再說人家前一天爲了救自己差點就掛了呢。

始亂終棄不好啊,不好。

電視劇開始對我的良心譴責起來。

我一咬牙,沒辦法了,不管怎麼說都是我自己犯下的錯,那就讓我自己來承擔吧!汗,爲什呢又是臺詞。

“好吧我知道了,我會對你負責任的。”我無奈之下憋出這一句話,簡直就是一個字一個字擠出來的。

自作孽,不可活啊!

我沒有看到在我說完這句話之後。蕭朗微微的勾了一下嘴角。

蕭朗在心裏默默地比了一個“v”字。 庄哲看了看劉學春,示意他趕緊說說。

「是這樣的……我兒子在一個星期前突然失蹤了!我用盡了所有的力量都沒有找到!可是每一天,他的手機都會給我發來一條奇怪的簡訊!我也看不懂……」劉學春皺眉說道。

「哦?手機定位也不行嗎?」樂天問。

「定位不到!每一次發完信息手機就關機了。」劉學春搖搖頭。

樂天挑了挑眉,他看了看庄哲。

「無跡可查!」庄哲搖搖頭。

「你當我傻啊?只要手機有開機的痕迹就一定可以查到大致的位置!」 總裁別怕:混混甜心太囂張 樂天哼哼。

「大致的位置在不斷的變化!有時候甚至還會離開東海市……你讓我們怎麼查?」庄哲攤了攤手。

劉學春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翻出手機上的照片。

樂天接過來看了一眼,他愣了一下。

「姐夫……這是什麼字?」蘇紫影在一旁好奇的看了一眼問道。

「神文……」

樂天回答。

蘇紫影看了看,這根本看不懂。

「神文是什麼?」庄哲急忙詢問。

樂天示意將桌子上的菜收一收,空出了一塊地方,他用手指沾了一些紅酒,然後在桌面上快速的寫了一個字。

幾乎和手機內的一模一樣。

「這種字有意思?」庄哲驚訝的問。

總裁溺愛小老婆 「你廢話!任何的文字都有它獨特的意思。我寫的這個字代表的是一種神的旨意,懲罰罪無可恕之徒的意思!」樂天回答。

「姐夫,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一個字你解釋成了八個字?」蘇紫影懷疑的問。

「要麼說你們都是外行!這種文字的名字叫做神文,在很久以前神文只有兩種,可是後來慢慢的又出現了第三種,這一種應該是最古老的那一種神文,名曰悉曇!」樂天慢慢的說道。

幾個人都聽愣住了,特別是劉學春,他現在看著樂天的眼神就充滿了希望。

「這種文字的解讀比較麻煩,首先你要知道他們的讀音,這種文字的讀音是從右向左讀的,如果你以一般人的思維來分解這種文字,你是永遠都得不到答案的。」樂天繼續說道。

他繼續看著手機內的六個文字。

「手機上面只有六個文字,這就是說……你兒子丟失六天了?」他看著劉學春。

劉學春點點頭。

「今天的還沒有發來。」他補充道。

樂天仔細的看著這些造型奇怪又複雜的文字。

「將桌子上的東西都撤下去!」他吩咐。

很快又服務員將吃剩下的殘羹剩飯都收拾了下去,整張桌子擦的很乾凈。

樂天從口袋裡拿出了銅毛筆,這東西一出手,幾個人明顯感覺到樂天逼格的提升。

樂天也沒客氣,直接沾了一些紅酒就在桌子上將六個字全部寫下來。

「姐夫……這寫字是什麼意思啊?」蘇紫影好奇地問。

「從紙面上來看……這寫字依稀沒有任何聯繫!這第一個字的意思是……憧憬美好的未來!第二個字是……巨大的痛苦突然降臨!第三個字……恐懼一直環繞著我!」

樂天慢慢的說著。

這都是字面裡面最直觀的意思,其實真正解讀神文根本不能看直面意思。

庄哲快速的拿出紙筆將樂天的話記了下來。

「這第四個字……重生指路無比艱辛!第五個字……神奇降臨大地!第六個字……懲罰罪無可恕之徒!」樂天一一作了解釋。

可是除了他,在其他人的眼中,這六個字幾乎是一樣的,分不出什麼區別。

庄哲看著自己記下來的東西。

「這些東西也不是全然聯繫不起來……」他說道。

樂天抬頭看著庄哲。

「你看,我根據你的解釋組織起來的,既然這個東西是有順序的,那麼就從第一個字一次往後排列,他的意思應該是……因為憧憬未來所以離開了家裡,然後因為某種原因被惡人綁架或者遇到了一些危險。」庄哲慢慢的說道

幾個人都在看著庄哲,其實根據線索進行推測這都是警察的基本技能,反正就是徹底放飛思維,推測各種可能。

「後來就是危險解除,可能是被人救了,再看第五個字我估計是因為某種原因,他也加入了被綁架者的行列,第六個字的意思就更明顯了,他由一個被害者變成了施害者!」庄哲說道。

「老莊……你的意思是說,我兒子現在和綁架他的人在一起?我兒子也變成了綁架犯?」 淡淡的煙火如此如醉 劉學春驚詫的看著庄哲。

「只是推測,老劉你先不要緊張。」庄哲急忙說道。

樂天搖搖頭。

「神文可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他哼了一聲。

拿起銅匕首,樂天在已經要乾涸的六個用紅酒寫出來的字上面快速的畫著別的東西。

蘇紫影好奇的看著,這是她對樂天進行更深刻了解的重要途徑。

「聽說過地獄七魔的傳說嗎?」樂天扭頭問蘇紫影。

蘇紫影眨了眨眼。

「我看過動畫片……」她說道。

樂天一愣。

「動畫片?講給我聽聽?」他有些好奇。

「唔……那是外國的動畫片,講的是原天國副君、神之右手、聖光六翼熾天使長路西法因為各種原因,率領天堂三分之一的天使在原動天發起反叛戰爭,失敗后被帶到創世山墜天之後發生的事。」蘇紫影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

「還有呢?」他問。

「我是很久以前看過的,我都記得不太清楚了……好像地獄七魔就是七位受到天界懲罰的天使!他的名字我也記不得了,我只記得有……路西法、薩麥爾、撒旦……」蘇紫影說道。

樂天點點頭,這就有點超出他們聊的話題了。

「姐夫你問這些做什麼?」蘇紫影好奇地問。

「其實這七魔王並不是真正的七魔王,他們同樣帶表著別的東西……」樂天慢慢的說道。

蘇紫影也依稀想起了別的什麼,她的臉上露出了驚詫的神色。

「你說的原罪?」她不可思議的問道。

庄哲明顯知道這個名字,他的臉上也漏出了奇怪的神色。

「沒錯!七大魔王代表了人類的七種原罪……傲慢之罪撒旦!嫉妒之罪為利維坦!憤怒之罪為薩麥爾!懶惰之罪為貝利亞!貪婪之罪為瑪門!暴食之罪為別西卜!淫慾之罪為阿斯蒙蒂斯!」庄哲點點頭,慢慢的說道。

蘇紫影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為什麼這個男人好像什麼都懂一些?

「其實……這才是神文的完整形態!」樂天看著桌子上的自己畫的東西。

庄哲仔細的看了看,這些東西怎麼這麼像一些鬼畫符? 我開始幽怨的想玲玲了。

然而等她回家之後,我下意識的想要掐死她。

“怎麼啦?”玲玲看我一臉不爽的樣子問道。

我正想說出來,但轉眼一想,不行啊,我要是說出去的話,不是要被玲玲給笑死了嘛。晚上睡覺不老實也就算了,竟然還夢遊對蕭朗做了不軌之事!嗚,想說又不能說的感覺好痛苦。

玲玲見我不說話又問道:“到底怎麼啦,問你你又不說。”

“你怎麼這麼晚回來。餓死我了,還等着你做飯呢。”我嘟起嘴,不開心的樣子。

見我這樣子說。玲玲不知道爲什麼鬆了一口氣,“我還以爲你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呢。好吧,我去做飯,不過瑤瑤啊,你以後可是要嫁人的,總不能什麼都不會吧。”

爲什麼平時不說,偏要現在跟我說!就不能挑一個好的時間麼。我剛把自己的後半生斷送出去啊!

“不想做,不想學。”我趴在桌子上,想着以後應該怎麼辦。玲玲以爲我是因爲太餓了所以趴在桌子上消沉。笑了笑就走進了廚房。

蕭朗正躺在牀上嘚瑟,沒想到我竟然這麼好騙。

然而我很傷心。

也不知道劍魂怎麼樣了,既然已經吃了活靈芝,那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了吧?叫出來問問好啦。

“劍魂,劍魂?”

“怎麼啦,主人。”我不過才話音剛落,劍魂就跑出來勾搭我了。看來是好多了,要不然反應不會這麼快。

“我吃過活靈芝了。”不知道爲什麼,一看到劍魂,就覺得好激動,想要把這一段時間裏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他。

劍魂點點頭說道:“對啊,我知道。”

我震驚的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因爲我在你身體裏面,所以我知道啊。再說了,我大你這麼多歲又不是白大的,活靈芝不就在司馬家麼。”而且還想吃好久了,沒有想到竟然因爲這樣而得到。

唉,果然是我太笨了,連這個都忘記。不過任誰看到劍魂這張娃娃臉。都會忘記他的真實年齡吧!

“我告訴你一個祕密好不好。”劍魂突然開始神祕的笑起來,看起來有點……陰險來着。不過有祕密,哪管這麼多!

“好好好。我當然要聽了。”有祕密誰不想聽,尤其是像劍魂這樣故事很多的劍。

“你和蕭朗的身體裏都有互相的血了吧。所以呢,我們三個人現在都可以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了。”沒有想到劍魂要說的祕密竟然是這個!天吶。不就是因爲血,結果扯出這麼多的事情。

心意相通什麼的,突然好害怕。

劍魂突然擺了一個很萌的姿勢,然後對我說:“你可以試試看,聽一下蕭朗在想些什麼。”

突然發現我又get到一個新技能!

不行,我要趕緊試一試這個新技能啊啊啊!

唔。在想什麼……

“娘子,你就這麼想知道我在想些什麼?”

我囧。

看到已經走到我旁邊的蕭朗之後,我就更囧了。

“那個啥。我只是想試試靈不靈而已,不想幹嘛。”在做這種事情的時候被抓包,實在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蕭朗坐在我旁邊。曖昧地對我眨眨眼睛,結果看得我毛骨悚然。

“你、你想幹嘛。”現在連看到蕭朗我都覺得有些心慌了,畢竟我對他做了那樣的事,實在是對不起他啊。看起來好像很不純潔的樣子,但我實在沒想到他竟然真的這麼純潔啊!

蕭朗我第一百零一遍向你道歉!

我和蕭朗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劍魂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當然也包括早上的那件事。他真的沒有想到蕭朗這人竟然這麼沒下限,連這種事情都做的出來。

也沒有想到我竟然這麼單純的就相信了。

“唉?你第一次劍魂竟然一點都不驚奇?”劍魂在這裏都這麼久了,蕭朗倒是一點反應都不給,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好啊。真讓人失望,本來以爲能看到蕭朗除了沒表情,就是猥瑣之外的其他表情的。突然發現其實蕭朗的表情挺少的。

蕭朗不以爲然的對我說道:“我爲什麼要驚奇。昨天晚上我都見過了來着。我們還聊得很開心來着。對吧?”

“對,沒錯,我們聊得很開心來着。昨天就已經很熟了。”劍魂沒辦法,只好強顏歡笑,裝作一副跟蕭朗很熟的樣子。我絕對想不到他有多不爽。

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劍魂,我給你起一個名字吧,總不能一直叫你這個吧。一點也不好聽。”這可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自從蕭朗給我講過劍魂的故事之後。我就更加確定了這個想法。怎麼能沒有名字呢,這樣多不方便啊。

劍魂心裏都知道,我在想些什麼。他也都知道。平時他一副天真爛漫的小孩樣子,但其實一點也不快活。心裏埋藏了那麼多年的東西,卻沒有地方傾訴,是挺痛苦的。

我心裏也都明白。

“你怎麼不問我之前的名字呢。”劍魂突然想起自己以前的事情,蕭朗也都跟我講過,“屠夫”這個名字,果然一聽就覺得很邪惡吧,也不會有人喜歡的。畢竟是這麼兇殘的一個名字。當初要不是因爲力量太大,是絕對不會有人願意去碰這樣一把極度危險的劍的。

我心裏清楚劍魂在顧慮什麼。幸虧蕭朗之前就跟我講了劍魂的故事,要不然她什麼都不知道肯定會亂問,然後惹劍魂不高興了。“你之前的名字有什麼好問的。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現在的你就是現在的你,不是之前的那個。所以不管你之前叫什麼名字,都跟現在沒關係。”

“嗯。”

“哎,我覺得叫‘天天’就挺好的,天天都開心,不是很好麼,還很可愛啊。”我眼睛一亮,覺得自己的想法果真不錯。

劍魂點點頭笑着說道:“嗯,挺好的。我很喜歡。”

“太好啦!以後你就叫天天啦!”我歡呼道。

蕭朗一直在一旁看着我的舉動,這時也會心一笑。 蘇紫影也看了看樂天畫出來的那些東西。

「這不是符咒嗎?我見過電視裡面演的。」她看著樂天。

「你們不了解……其實符咒的核心就是神文,而神文全球通用!這六個字代表的就是六種人類的貪慾!和字面上的意思完全無關!」樂天淡淡的說道。

庄哲看了看,也就是說他剛剛分析的那一大堆完全都是廢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