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女人早就從窗戶跳了下去,樂天探出腦袋看了看,在下面的小河上,那個女人正在快速的順水遊走。

「你看吧……要不是你把我拉出去,這個女人我就抓住了。」樂天很不滿意地說道。

小五看了看,她抖手對那個女人扔出了一把鐵片。

「啊……」

依稀可以聽到那女人的慘叫,不過按照常規,這女人不會死。

樂天和小五仔細檢查了一下這個屋子,屋子裡面的各種陳設都非常的簡單,沒有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走了。」樂天哼了一聲。

小五默默地跟在樂天的身後。

樂天將小五送回了李大利那裡,他獨自一個人坐在路邊思索著那個女人的話。

重生做回心上人 那個女人再次給他了一個線索,那個一直隱藏在暗處的「師父」,他的另一個據點!

只是樂天覺得等著自己的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這件事暫時樂天是不打算告訴蘇紫萱的,因為以這個女人的性子,她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撲過去。

中午的飯也沒吃,現在都到了傍晚了,樂天這才站起身想找個地方吃點飯。

最近一段時間居然忙的他連自己的心理診所都沒時間回去了,這倒是讓樂天非常的意外,感覺自己現在就是一個警察。

正在吃這一碗米線,樂天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他看也沒看的接起電話。

「樂天?」錢小楠的聲音傳來。

「幹嘛?」樂天看了看電話。

這個女人居然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真是難得。

「你在哪呢?能不能現在過來一趟。」錢小楠急聲詢問。

「怎麼了?你的公司不會又鬧鬼了吧?」樂天奇怪的問。

「不是我,是嚴總,就是上次我帶你去參加酒會的那個男人!」錢小楠說道。

樂天的腦子裡馬上出現那個無比美麗的男人,他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總覺得一個男人長的那麼妖,實在有點無法接受。

「又不是你見了鬼,你急什麼?」樂天問。

錢小楠無語,嚴子黃可是自己公司的最大客戶,每年兩家公司的交易額都在幾個億的數目,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人家找到了自己幫忙,自己說什麼都要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幫一把。

這玩意要是幫好了,沒準兩家公司的合作能進一步的提高,那可都是錢啊。

「算我求你了行不?你要多少錢你和我直說……」錢小楠對著電話說道。

「我要你行不行?你陪我睡一夜,我有求必硬!」

錢小楠聽著電話里傳出來的樂天作死的聲音,她狠狠的咬了咬牙。

「行!你現在就過來,我今晚就讓你上我的床。」她惡狠狠的說道。

樂天嚇了一跳,這女人難道真的看上自己了?

糟了糟了……

自己的魅力實在太大,就連這個女強人都是擋不住的啊。

樂天三口兩口吃掉了面前的米線,他站起身付錢離開。

攔了一輛計程車,樂天徑直去了錢小楠的公司,掏了掏自己的口袋,樂天無語了,自己的口袋裡的錢居然不夠計程車錢。

「師傅,你等我一下,我去拿錢。」樂天對計程車司機說道。

計程車司機倒是還蠻放心的,他很痛快的點點頭。

樂天原本想著打電話給尹娟娟,可他看到門口一個保安正在看著自己的時候,他就對保安走了過去。

「兄弟……借我十塊錢用一下,我一會十倍百倍的報答你。」樂天伸著手誇張地說道。

這個保安的年紀在三十左右,他聽到樂天的話,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一副你是不是神經病的表情。

樂天一看,咂了咂嘴。

「我放心我不會騙人的,就算你不用我十倍百倍的報答,我一會回去拿了錢就還給你行不行?」

「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是本公司的員工嗎?工作證拿出來我看一看?」保安看起來很不耐煩。

樂天無語,知道是要錢無望了。

「怎麼回事?」

從一旁的保安室又走出來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估計也就二十齣頭,看樣子臉上還帶著一股青澀。

「這位兄弟,能不能借我十塊錢?我一會十倍百倍的奉還!」樂天看到這個保安眼前一亮。

這個年輕的保安看了看樂天。

「你這也混的太慘了吧?十塊錢都沒有?我們公司還在招聘保安,要不你來我們公司上班吧?一個月好說也有兩三千呢。」他還帶著一點憐憫的意思。

樂天看看他,沒說話。

「喏,拿去吧,不用還了。」年輕的保安遞過來十塊錢。

樂天說了聲謝謝之後,拿著錢給了計程車司機。

計程車司機收起了錢就想要離開。

「等等……這位師傅,我看你的人也不錯……有一件事我想和您說一下。」樂天看著計程車司機。

「怎麼了?」計程車司機以為樂天要和他要錢,心裡還有點擔心呢。

「你的身體是不是有點不舒服?」樂天看著他。 整個樹林當中遮天蔽日的,很悶熱。而且蚊子很多。雖然沒有了陽光的直射。可是這悶熱再加上知了不停的叫。讓人覺得十分的煩躁。我上來之後汗就沒斷過,這種地方更不適合小洛。

可以看到我旁邊的小洛。比上來之前臉色更加的慘白。如果這樣繼續下去,小洛那邊肯定會遇見麻煩。所以我提議,還是趕緊找個地方躲一躲。

小洛也點了點頭。她也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不太好。艱難的起身,跟我一起去找藏身之所。

我們對於這片山很不熟悉,根本就不知道哪裏比較涼快。不過在山裏有個規律就是。有水的地方會比較涼快,所以我們就開始沿着樹林斜着往下走,準備下到山谷裏。那邊是最低窪的地方,肯定應該有水。

小洛那邊的狀況越來越差勁,可是山林太過於茂密。走起來非常難。到最後。我不得不一邊開路,一邊揹着小洛往山下去。當看到水的那一刻,我整個人就好像看到救星了一般。幾乎是揹着小洛,一起跳進了那個剛剛過膝的水潭子,直接泡在了裏面。

水特別的冰冷,甚至用刺骨來說都不爲過。大熱天的這水對於小洛來說,簡直就是救命的水。

“葉子,你去附近找找,有沒有山洞。”小洛恢復了一點點之後,臉色依舊蒼白的朝着我說道。

我也沒想太多,直接起身來往上游走了一段距離,還真的在小溪的旁邊發現了一個不小的山洞。並沒有進入山洞,立刻返回準備帶着小洛一起進去。等準備回的時候才發現,我整個衣服褲子都劃爛了,也不知道小洛剛纔有沒有看到。

這次來走的比較急,根本就沒帶什麼衣服,所以只好把上身的襯衣接下來綁在腰上,這樣能夠遮擋一下。

把小洛接過來之後,正當我要進入山洞的時候,被她給制止了,讓我跟在她後面。

看到小洛那一臉認真的樣子,我也沒有再爭辯,而是把路讓開,讓她先進去,而我則是拿着手電筒緊緊的跟在她的身後。沒想到剛進這洞,一股冷氣襲來,讓我不禁的打了個寒顫,渾身都在顫抖。小洛那邊,則是發出了很舒服的感嘆聲。

她說,這種陰冷的地方會有蛇和蜘蛛蝙蝠之類的東西,很可能有劇毒。她現在這具身體,根本就不怕被那些東西咬,如果我要是被咬了,那後果可就非常嚴重。

聽她這麼說我還真的挺感動的,還沒說謝謝呢,她就蹭的一下往前跑了幾步,好像是發現了什麼東西一般。我也立刻加速,朝着她追了上去。等我過去之後,就看到她蹲在地上,仔細研究着什麼。

我把手電筒照在她面前,沒想到,竟然是骷髏頭,大大小小看上去有三四十個的樣子。只有頭,沒有別的部分。

“這地方,怎麼會有這東西?”我很好奇的朝着小洛問道。

“要麼這個山洞裏,住着一隻很大的吃人的動物;要麼,就是有一些心術不正的人在這裏住過。”小洛說完後,擡起頭來繼續看着山洞的深處,好像要看清楚裏面到底有什麼一般。

但是這個洞太深了,手電筒根本就照不到頭。

而且越往裏面走,水就越深。所以,我們還是決定先不進去,等晚上回去跟張叔匯合之後再做打算。

之前張叔走的比較匆忙,也不知道她到底發現了什麼。

從山洞裏出來之後,我整個人都覺得冷的發抖。找了塊兒陽光直射的石板躺了上去,而小洛則是呆呆的坐在旁邊的陰涼處,腳泡在水裏,眼睛緊緊的盯着那個山洞,也不知道在思索一些什麼。

看着太陽慢慢落山,我纔跟小洛一起沿着之前的路朝着村子裏走去。

村子裏的嘈雜聲,一直都伴隨在我們的耳邊。一般來說,村裏的白事都要辦三天,等到第三天棺材入土,這個白事纔算完畢。現在纔是第一天,也是最爲熱鬧的時候。各個地方的親朋好友都開始朝着這邊聚集。

人很多,再加上我和小洛是跟那些親朋好友一起進入的,所以沒有多少人在意我倆。只不過有些年輕小夥子看到小洛長相之後忍不住多看兩眼,但也僅此而已。

我跟小洛把整個白事現場都找遍了,還是沒有找到張叔的影子。倒是看到了那個老婆婆,就在我們看到她的時候,她也正好看到了我們。當時,臉色就變得十分的陰沉。過來抓着我跟小洛,就往外走。

“不是讓你們回去了嗎,你們咋又來了?”老婆婆臉色十分陰沉的朝着我跟小洛問道。

“老婆婆,你看到張叔了嗎,就是跟我們一起的那個,我們找不到他了,所以纔過來找的。”小洛那邊用帶着磁性的嗓音,甜甜朝着老婆婆說道。這種帶着魅惑性的嗓音,估計很少有人能夠受得了。

“他晌午時候來過,問了個話就走了,到底去哪兒了,我也不知道。你們不是有電話嗎,直接給他打電話啊。”老婆婆說完話之後,一再警告我們早點離開這個村子。

電話我們當然打過了,這個山裏的信號不太好,我之前還是爬到樹上找了半天信號纔打出去的。可是電話卻提示不在服務區,所以在這種偏遠的地方,電話這種東西,還真的不太好使。無奈之下,我們纔過來找他的。

“那張叔過來問了你些什麼?”小洛開口繼續朝着老婆婆問道。

“他就問了句,張天華結婚了沒,他媳婦兒孃家是哪兒的。我給他說完,他就走了。”老婆婆明顯的有些不耐煩了。所以我們趕緊問完話,也準備走了,張叔很有可能真的去了那個地方。

老婆婆把張天華媳婦兒孃家給我們說完了之後,我跟小洛直接下山,直接去張天華媳婦兒的孃家。據老婆婆說,張天華媳婦兒的孃家離這裏並不遠,也就十多裏地,把方向也指給我們看了,應該很容易找到。

可是我們沒想到的是,剛下山不遠,就看到張叔的車燈閃了幾下,好像是在跟我們打招呼一般。

過去一看,果然是張叔,他竟然就坐在車裏,並不是老婆婆說的那樣,去了張天華媳婦兒的孃家。我走過去之後,就迫不及待的問他怎麼會在這邊。

“那個老人家沒說實話,從我們掌握的資料來看,張天華死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結婚。”張叔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很平靜。

談情說案之一玫千金 他之所以走,就是爲了不讓老婆婆引起懷疑,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打草驚蛇。張天華沒有媳婦兒的事兒,肯定很多人都知道。今天張叔的問話被老婆婆給搪塞了過去,目的就是爲了讓張叔離開。

紙肯定是保不住火的,張叔離開之後,至少也得明天才能夠回來。因爲,那邊根本就沒有什麼村子。然後今天晚上,肯定會發生一些事情來掩蓋白天時候撒的那個慌。這個時候,就會漏出來蛛絲馬跡。

所以,張叔也就將計就計等在了這裏,想看看晚上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

“張叔,你是懷疑那個老婆婆和張天華有關?”我很好奇的朝着她問道。

“沒錯,是不是,就看今天晚上了。葉子,你先睡一會兒,晚上的可能比較辛苦。”張叔說完後之後,就把車燈關了,自己也開始閉目養神。

我的身旁坐着小洛,比空調還冷,所以讓我入睡很難,好不容易剛剛閉上眼睛,就被張叔給喊醒來了,說有情況,讓我和小洛趕緊跟他進村子。

剛剛從車裏出來,就看見山上竟然有一道手電筒的長龍,朝着我們中午挖的那個張天華的墳方向而去。就在那個長龍往那邊走的時候,還能聽到沿途有鞭炮聲,嗩吶吹打聲以及哭聲。

“他們要出坡了,還是在半夜。”張叔眯着眼睛看着那條長龍,然後招呼我跟小洛跟上去。

出坡,在這裏指的意思就是入土的意思。因爲這邊是山地到處都是坡地,而人死之後埋的都是比村子要高很多的地方,需要走很多上坡路。因此,也被稱之爲出坡。

沒想到,人剛死竟然要在半夜就埋。按理來說,也應該是在三天後纔對。

“葉子,關掉手電筒,咱們悄悄的跟上去。”張叔並沒有帶着我們從村子裏走,而是從樹叢中穿過,朝着那個方向走去。因爲不想讓村子裏的人知道,我們幾個又回來了。尤其是那個老婆婆,她說不定就在哪裏注視着周圍的一草一木。

山上的那些人並沒有待多長時間,還沒等我們爬上一半,他們就已經開始回村子裏了。我到現在都不太明白,死的不是老婆婆口中所說的老三媳婦兒嗎,怎麼會把棺材埋在張天華他們的墳那邊。

經歷了一個多小時的艱難攀爬之後,終於在那些人回到村子之後,我們到了他們踩出來的那條路上。這裏走起來,可要比剛纔方便多了。 計程車司機一愣,他驚訝的看著樂天。

「的確是有一點,最近的一個星期一直拉肚子。」他點點頭。

「沒去過醫院嗎?」樂天問。

計程車司機搖搖頭。

「去什麼醫院啊,一天耽誤我賺好幾百塊呢,吃點藿香正氣水就好了。」他無所謂的說道。、

「怎麼這麼大意?根據我的觀察,你這不是簡單的拉肚子,搞不好是大病……我建議你馬上去醫院做一個詳細的檢查,如果晚了估計就麻煩了。」樂天很嚴肅的說道。

計程車司機愣愣的看著樂天,這傢伙不會在和自己開玩笑吧?

一個連計程車錢都付不起的人,會是一個醫生?

樂天看著計程車離開,他嘆了口氣。

反正該說的話自己都說了,至於這個人聽不聽……這個就真的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了。

「幹嘛?」

那個年紀大點的保安攔住要往公司裡面走的樂天。

樂天奇怪的看著他。

「我要進去。」他說道。

「這裡是廠區,你說進去就進去啊?你以為你是董事長嗎?非本公司的員工,禁止入內。」保安冷著臉說道。

對於一個要飯的,他覺得自己沒必要有好臉色。

「你從沒見過我嗎?」樂天問。

「沒見過。」保安看都沒看樂天。

樂天其實也沒見過這個保安,錢小楠的公司保安有幾十個,他們是輪班輪崗的制度,樂天見過的也就那麼兩三個罷了。

「你真的不讓我進去?」樂天又問了一句。

旁邊那個年輕的保安一直沒說話,估計他剛來不太久,明顯沒有什麼話語權,看到年紀大一點的保安不鬆口,他也就不太好多說什麼。

再說了,他們本來的職責就是攔住外人進入廠區,攔著樂天也是情理之中。

樂天無語了。

他拿出電話撥了出去。

「喂?你來了嗎?」錢小楠接通電話就忙不迭的問道。

「錢小楠!你的公司老子進不去!老子走了!」樂天惡狠狠的說道。

他不會對保安使臉色,都是打工的人,沒那個必要,但是對錢小楠……樂天可不會客氣,該罵罵,該打打,反正錢小楠這女人抵抗能力很高。

錢小楠驚訝的看著被掛斷的電話,她馬上站起身衝到窗戶前面,往樓下看了看,天色還不算太暗,可以看得清樂天是被保安攔在了門口。

錢小楠轉身就急急忙忙的衝出了辦公室。

現在公司白班的職工都下班了,辦公大樓裡面也只剩下了很少的小白領在加班,夜班的工作也早已經開始了。

樂天就這麼蹲在門口,兩個保安看著他。

倒是沒有強行趕他走。

「董事長來了……」年輕的保安低聲提醒道。

年紀稍大的回頭看了一眼,急忙身體挺得筆直。

錢小楠跑的氣喘吁吁,她看著蹲在地上的樂天。

「蹲著幹嘛?趕緊跟我走。」她催促道。

樂天這才站起身,他看了看那個攔著他的保安。

「是這個女人讓我進去的啊,不是我自己想進去的!」他鄭重重申。

這保安神色僵硬,生怕引起錢小楠的誤會,他一言不發。

「怎麼回事?」錢小楠奇怪的問。

「沒事。」樂天搖搖頭。

保安也鬆了口氣,倒是感激的看了一眼樂天。

「哦,對了……你身上有沒有錢?」樂天看著錢小楠。

錢小楠一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