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

“不好,快撤!”

其中的一個傢伙大喊一聲,擺脫了對面男子的攻擊,就向樹林中鑽去,與此同時,另外的四個人也得到了消息,想要逃走,攻擊自然就停頓了一下,被蕭達抓住了機會直接一腳蹬在了一個傢伙小腹上,那個人慘叫一聲如同大蝦一樣的趴在了地上。

兩聲慘叫聲響起,影子袖子裏藏着的最後兩支袖箭同時打了出去。兩個刺客的脖子上都多了一個血洞,只是滿眼不可思議的看着影子,身體向後慢慢的摔倒。

最後一個男子藉着這個機會也快速的逃走了,很快身影就消失在樹林中。

戰鬥在瞬間結束,當蕭達將那個躬身趴在地上的傢伙拎起來的時候才發現,這傢伙的手放在自己的嘴裏,七竅流血,已經斷氣了,看來這傢伙也是一干死士之一。

“靠,廢了半天勁兒,還是一個活口都沒有留下!”

蕭達鬱悶的說道,土豪金呵呵一笑,重新回到了樹林中,將兩個被自己打昏的人從樹林裏提出來:

“沒事兒,這裏還有兩個。”

說完將兩個傢伙扔在了地上,疼痛讓兩個被土豪金打昏的傢伙在鼻子裏哼哼了兩聲,看到他們就要醒過來了,蕭達連忙從旁邊的草叢中扯下了兩截藤蔓,將兩個人的手捆上,防止這兩個傢伙在醒來的時候,立刻就服毒自殺。

另外一個陌生的男子看着幾個人乾淨利落的身手,愣了一下: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

本來因爲着急趕路,所以晚上也沒有找地方休息,而是穿過叢林,打算在天明的時候,感到京城呢,正好在樹林中看到了影子和蕭達兩個人受到了圍攻,所以才半路殺出來,想要見義勇爲一下,可是從現在的情況上看,這些人出手果決,而且手段嫺熟,好像並不是像他想象中的那樣,因此在心中隱隱感到不安,也暗自後悔自己的見義勇爲實在是太莽撞了。

土豪金也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他的擔憂

,呵呵一笑:

“不用擔心,我們不是壞人,呵呵……”

這話讓幾個人都感到非常的無語,貌似就是壞人好像也沒有人會承認自己是壞人,就好像小偷不會在自己的腦門上貼上一個“我是小偷”的標籤一樣。

土豪金本來就不是非常的善於表達,既然說不清楚,他也就懶得解釋了,這時候那兩個刺客也終於醒了過來。土豪金笑呵呵的蹲在了兩個人的面前:

“好了,說說吧,你們是什麼人?”

兩個人把臉扭到了一旁,看樣子是不打算說什麼了。

土豪金呵呵一笑,對於比這個時代要晚很多年的他來說,想要讓這些傢伙開口真是有着更多的辦法。

“難道你們想要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才願意開口麼?”

說完,土豪金從影子的手上接過了一把匕首:

“有個叫凌遲的刑罰,應該是比較常見的,可是我忽然想到了一個比凌遲還要殘忍的東西。”

凌遲還算是常見的,幾個人聽到了,都不由得遍體生寒。土豪金看了看周圍,心中暗自感嘆,如果是孟落日或者馬前卒在這裏,一定用不着他浪費腦細胞,壞主意那兩個傢伙比自己多一百倍,可是現在沒有辦法,看看身邊的幾個人,貌似只有自己能夠有點作爲了。

“我也不打算和你們廢話了,如果你們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我給你們一個痛快,死了也就死了,以後不會有人追究你們的責任,但是如果你們真的要讓我費事兒的話,恐怕真的是要經歷一陣生不如死的感覺。”

看到兩個人依舊無動於衷,土豪金輕笑了一下:

“我聽白日夢說過,人出點血是死不了的。”

影子站在不遠的地方,一邊警惕的看着周圍,一邊還忍不住衝着土豪金翻了個白眼,不是白日夢說的,而是任何人都知道,出點血不會死人這樣的事情,只是不知道這個平時少言寡語的傢伙,要怎麼折磨這兩個俘虜……

(本章完) 第3036章

墨九狸看著沒影的小書,有點想打人,最後只能帶著天陰,直接出現在小書的旁邊,看著小書像只小蜜蜂似的,把墨九狸帶進來的幾十顆綠植整整齊齊的種植在了空間裡面,單獨的一個地方!

而且,墨九狸發現,小書還故意把這些綠植種植的橫看成行豎看成線的,這讓墨九狸不解的看著小書微微挑眉!

看起來小書是真的認識這些綠植啊,貌似這些東西在小書眼裡還十分珍貴!

否則小書也不會種植的這麼仔細了,就算剛才在外面,墨九狸也發現了那些綠植間的距離都是很整齊的,而且相互都是一顆挨著一顆,一行行,一列列的!但是也沒有小書種植的如此規矩啊!

就連天陰也發現了,畢竟在外面的時候他雖然排斥那些綠植,但是到處都是,想不看也難,所以那些綠植長的很整齊他自然也發現了!

現在看到小書如此種植,別說墨九狸了,就連天陰都好奇這些綠植到底是什麼了!

墨九狸看著小書種植完了,還一臉興奮的看著,十分的無語,直接把小書給拎了過來,瞪眼看著小書道:「小書,你夠了啊,你一個器靈,怎麼看一片綠植,給看到情.人似的啊!」

「主人,我哪有,人家就是興奮啊!原本據說這東西早就絕種了,沒有想到今天還能遇到,所以才興奮啊!」小書終於把視線落在墨九狸身上,無辜的說道。

「行,那你現在說說看,這些東西究竟是什麼?」墨九狸無語的問道。

「主人,這些可不是一般的東西,我之前都說以為絕種了,為什麼會絕種呢?還不是因為它們太逆天了,被天道不容存在,所以才會滅絕了!」

「而這些寶貝,它們被人所熟知的名字叫做獸王草!」小書看著墨九狸傲嬌的說道。

墨九狸和天陰聞言都是一愣,墨九狸再次仔細的看向面前的綠植,獸王草?

獸王草確實早就滅絕了,墨九狸也是知道的,因為天地九神決中有記載的,因為獸王草太過逆天而滅族的!

獸王草有多逆天?獸王草逆天到墨九狸那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天地九神決中,也只是有記載,卻沒有圖案,所以墨九狸只是獸王草如何逆天,也知道如何使用,卻唯獨沒有見過獸王草,因為天地九神決內對於獸王草,只是記載著逆天的功效和使用方法,然後就沒有任何的描述和圖案了!

難道眼前這些真的是傳說中的獸王草,墨九狸有些不敢置信,如果真的是獸王草,墨九狸也能理解小書為毛如此興奮了!

「主人,如果真的是獸王草,應該是會讓所有獸族喜愛的不是嗎?為什麼我對這些有本能的排斥呢?」一邊聽到獸王草一愣的天陰,回神看著墨九狸問道。

「天陰,你現在應該實力還沒到准獸王的級別吧?」墨九狸看著天陰問道。

「是的主人,我現在突破了超神獸,但是似乎是跟這裡的界面影響,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超神獸幾級!」 “不說是吧,好吧,我給你們身上劃幾個小口子,放心你們死不了,然後在傷口上抹上一點蜂蜜,在這個樹林中找到點蜂蜜之類的東西不困難,反正你們也不說話,就讓螞蟻們,把你們吃掉了算了,留着也沒有用。影子,找找哪裏有蜂蜜。”

土豪金說的是非常的輕鬆,聽着的幾個人都感到了一陣的頭皮發麻,在他們的腦海中,都出現了一個人全身上下爬滿了螞蟻的情形,螞蟻的那個小嘴一口一口的將一個好好的大活人給徹底吃的只剩下一堆枯骨。

那個見義勇爲的男子已經是面色慘白了,他還沒有聽說過在世上竟然還有這樣殘忍的懲罰。他哆嗦了一下,土豪金在他的眼中就好像變成了一個怪物一樣,怎麼也沒有想到外表看上去憨厚的傢伙,竟然會想到如此慘絕人寰的招術來。

不過相比於在歷史上真正存在的那些酷刑,土豪金還覺得自己的想法還不夠殘忍呢,假如孟落日和馬前卒在這裏,想出的辦法一定要比這個歹毒無數倍。

“閉上眼睛,你們先想象一下吧,影子,你快點!”

看到影子站在樹林的旁邊看着自己,並沒有鑽入到樹林中的意思,土豪金不耐煩的催促道。

兩個被捆住的傢伙此時已經是面如土色,從他們成爲死士的那一天起,他們就做好了隨時送命的準備,可是死和如何死可是兩個概念,當他們服用了隨身帶着的毒藥的時候,可以在眨眼之間就讓自己鮮活的生命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但是當他們想到了土豪金所說的辦法,他們立刻就明白過來了,這種死法可能是一天、兩天,甚至是一個月兩個月才能夠結束,這種折磨可不是誰都能夠忍受得了的。

其中的一個傢伙,嘴脣已經發紫了,聲音中也帶着顫抖:

“如果我們說了,你就給我們一個痛快?”

“當然了,我纔沒有心思吃飽了撐的陪着你們在這個荒郊野嶺中玩呢。”

土豪金沒好氣的說道。那個男子終於把牙一咬:

“好吧,我說!”

土豪金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擡頭看了看依舊站在樹林旁邊的影子,不滿的說道:

“怎麼還沒有去找蜂蜜啊?”

那個男子立刻就急了:

“我都說了,你問吧,我說,你還找蜂蜜幹嘛?”

“哦,你說,可是他不說啊,所以在你說的時候,讓你看看螞蟻是怎麼吃人的!”

另一個刺客的心理防線徹底的崩潰了,幾乎在聲音中是帶着哭腔的:

“我也說,我也說!”

“哦,這樣就對了,蕭達,把這個傢伙拖到另一邊去,免得這兩個傢伙合夥騙我們!”

當看到場地中間只剩下了一個俘虜的時候,土豪金才衝着影子招了招手:

“你問他吧,我沒心思,只要他們兩個人有說的不一樣的地方,我就在他們身上弄點傷口,讓螞蟻咬一咬,看看他們身上的肉好不好吃。”

土豪金對於自己嘴巴上的本事還是知道的,還不如把這個事情交給其他人去處理。

“你們是什麼人?”

影子聽說土豪金不打算將螞蟻吃人付之於實踐了,也長長的吁了口氣,一副如釋重負的感覺。

“宮廷中的。”

那個傢伙心裏防線已經徹底的坍塌,而且兩個人還不再同一個地方,如果說的不對,指不定土豪金還要用什麼辦法來折磨他們,看土豪金自信滿滿的樣子,他就知道土豪金一定有很多的沒有人性的本事可以對付他們。

這幾個人是宮廷中的傢伙,這在土豪金和影子等人的預料之中,本來這根本就是一個不是問題的問題,可是聽到了那個見義勇爲的男子的耳朵中,臉色立刻就變了:

“什麼,你是宮廷中的人,你、你們不就是反賊……”

他硬生生的把後面的話咽回到了肚子中,腦海中再次出現了一個渾身是血的人,身體上爬滿了螞蟻的樣子。

土豪金只是看着他笑了笑,

沒有說什麼,本來和朝廷做對,自己還真的和反賊強盜沒有什麼兩樣的。他也懶得解釋。

在接下來的詢問中,土豪金等人終於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在他們剛剛帶着趙飛燕進入到長安城的時候,就已經被漢成帝的密探發現了他們的行蹤了,只是當時街道上人多眼雜,沒有人注意到他們而已。

在他們離開了長安城之後,這些死士就得到了漢成帝和石公公的命令,要將趙飛燕等人一網打盡。

客棧中的毒藥和刺殺是第一步,這個樹林中的埋伏是第二步,在前面的吳淞嶺,他們還安排了兩個大內一流高手做好了埋伏,總之是不能讓趙飛燕逃出生天的。

瞭解了事情的經過,而且把兩個人的說辭覈對了一下,發現沒有任何的錯漏,土豪金點了點頭:

“讓他服毒自盡吧!”

影子本身就是一個殺手,她對於斷送一個人的生命這樣的事情根本就不當回事,因此毫不猶豫的斬斷了藤蔓,眼看着那個傢伙將一包毒藥送入到了嘴裏,片刻就七竅流血,躺在了地上,而蕭達可沒有影子的那麼狠辣:

“傻大個,他們已經說了,就放了他們吧?”

“回去報信怎麼辦,讓他們服毒自盡是爲了他們好,如果石公公和皇上看到了他們的屍體,發現了他們在死前說了不應該說的話,他們的家人也要受牽連。如果讓他們服毒自盡,至少只是死了他們一個人,而不會波及到他們的家庭。”

下達想想,土豪金說的也是實話,雖然眼中還是有點不情願,但是依舊將捆住了刺客手的藤蔓切開了。

那個刺客衝着土豪金抱了抱拳:

“多謝了!”

然後一仰脖,把毒藥扔到了嘴裏,別人殺了自己,還要和人說多謝,這讓人看起來,怎麼都感到奇怪。

那個見義勇爲的男子靜靜的看着這一切,沒有說話。土豪金笑呵呵的走到了他的身邊,嚇得這個漢子不由得接連退後了幾步……

(本章完) 第3037章

天音看著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那就對了,如果小書說的沒錯,這些真的是傳說中的獸王草的話,那麼這天空之城內,應該也不存在准獸王級別的獸族,否則不可能發現不了這是獸王草的!」

「因為獸王草只對準獸王級別的獸族有直接的好處,如果是准獸王級別的獸族,直接服用獸王草,就有機會晉級為獸王!」

「所以獸王草對於等級越高的獸族,誘.惑力越大!而獸王已經可以算是獸族中王者了,因此獸王的威壓和等級,都對獸王以下的獸族有著絕對的壓制!」

「血脈高貴的獸王,甚至不需要動手,單憑自己的血脈威壓,就能讓萬獸臣服!同樣的道理,獸王草對於准獸王級別下的獸族,就有著致命的危險!」

「你因為服用了易容丹,身上的獸族氣息被掩飾掉,才會排斥獸王草,如果你沒有服用易容丹,可能直接就會在獸王草林中迷失自己,最後死於自己的幻境中……」墨九狸看著天陰解釋道。

「當然了,獸王草的逆天之處,可是十分霸道的,否則也不會滅絕了啊!」小書在一邊說道。

「小書,剛才你說獸王草只是世人所知的名字,是不是這獸王草還有其餘的名字和用處?」墨九狸看著小書問道。

「主人真聰明,獸王草如果只是能讓准獸王級別的獸族服用後有可能直接突破獸王,其實也並不是那麼逆天的!畢竟實力能修鍊到准獸王級別的獸族,就算沒有服用獸王草的幫助,也是有可能修鍊成為獸王的啊!」

「只是服用獸王草之後,可能性增加了,而且需要的時間也會大大縮短罷了!其實,獸王草對於血脈高貴的鳳族,龍族等血脈高貴,又血脈純正的獸族用處最大!」

「一般情況下,像龍族和鳳族那些獸族中,血脈最為純正的獸族,出生就服用獸王草的話,會直接突破成為獸王的,這才是獸王草逆天的地方!」

「至於為何要在出生的時候服用,效果最佳我也不清楚,但是確實是如此的!而如果錯過出生服用獸王草的時機也是沒關係的,只要對方的血脈純正,實力到達超神獸九級的時候,再服用獸王草,一樣可以百分百晉級獸王,直接跨過准獸王的階段!」

「獸王草除了對高等獸族,血脈純正的獸族效果最好外,對於尋常獸族也有提純血脈的效果,但是必須配合別的藥材,煉製成獸王丹服用才行,因為獸王草的霸道,一般的獸族是不能直接服用的……」小書看著墨九狸和天陰解釋道。

「獸王丹的藥材也大部分都沒有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是啊,因為獸王草絕種了,獸王丹也不可能煉製出來,其餘的藥材自然也都消失了!」小書也感嘆的說道。

「不過,主人你能遇到獸王草,說不定也能遇到別的藥材啊,反正煉製獸王丹的藥材,你也只缺三種而已!」小書想到什麼看著墨九狸說道。 重新回到客棧中之後,客棧中的那些夥計和掌櫃看着這幾個人,眼神中都是怪怪的。也不怪人家用這種眼神看着他們,委實這些傢伙實在是太可怕了,人命在他們的手上就好像是草芥一樣。

在小夥計的眼中,幾個女子都是美的如同天仙一樣,在他們剛剛住進了他們的客棧的時候,還暗自高興,這些美女在客棧中,就是沒事養眼也好啊,可是現在看來,誰還敢有這個念頭,只是盼着這幾個人早點離開。而掌櫃更希望現在就能夠跳出兩個人來說要承接他的客棧。儼然客棧因爲這幾個人的到來,都成爲了燙手山芋了。

那個見義勇爲的男子也跟着土豪金等人回來了,當聽他說了他來長安城的目的之後,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陣的無語。

這個人是名叫史藏,在漢成帝的時候現在還是籍籍無名的,可是他的爺爺可是在京城中曾經大大有名的人物——侍郎史丹。

這個史丹是當初漢元帝時候的舊臣,本來漢元帝的末期,劉鰲爲太子,但是漢元帝並不是非常喜歡劉鰲,幾次都有廢太子的想法。都是史丹從中斡旋,才保住了劉鰲的位置。

因此劉鰲做了皇帝,史丹居功至偉,按說應該是位列羣臣之首的。可是在劉鰲,也就是漢成帝繼位之後,並沒有想象中的加封史丹,只是給了他一個尋常的官職,老爺子想不通,辭官回家,後來鬱鬱而終。

他的孫子史藏,自幼就被送走,跟隨了一個自稱是遊俠的人學習本領,直到不久前,纔出師下山。而此時,他的父親,也就是史丹的兒子,讓漢成帝重新召回了長安城任官。史藏覺得自己飛黃騰達的日子到了,所以才奔着長安城來了。

沒想到,史藏的一次見義勇爲,竟然將自己放倒了皇帝的對立面上,這如何讓他不感到失落。就是土豪金等人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是這個結果,一個個都苦笑連連。

如果說所有的死士都死在了密林中也就罷了,史藏的事情,也許還沒有人知道,可是偏偏有兩個死士

從樹林中逃脫了,恐怕現在史藏的樣子早就已經被那兩個人記下來,甭管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反正現在已經是被扣上了和反賊是同一個陣營的帽子。

明白了這些,土豪金只得苦笑了一下:

“兄弟,呵呵,沒想到讓你也跟着受牽連了。”

事情已經是這個樣子了,說什麼都沒有用了,現在恐怕就是土豪金站在漢成帝的面前,扯着漢成帝的耳朵告訴他,史藏和我們不是一夥兒的,恐怕漢成帝都無法相信。

史藏也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也沒辦法了,反正事情已經是這樣了,我重新過我的遊俠生活吧,也沒什麼不好的。”

“兄弟,要不你就和我們一起走吧,呵呵,我們其實並不是像你看到的那樣,根本就沒有想着反叛漢朝,只是被擠兌到了這個位置上而已。”

史藏點了點頭,他已經知道了趙飛燕的身份,從道義上來講,漢成帝做的果然不是很地道,能把自己的皇后都玩狸貓換太子的把戲,這傢伙也堪稱是一個奇葩了。

接下來要研究的就是吳淞嶺上,正在守株待兔的等着他們的兩大高手了。

雖然逃走了兩個死士,但是土豪金並不認爲這些傢伙會改變他們的做法,因爲在現場上看,被他們拿住的兩個死士,也都是死於服毒自殺。在他們的心中,他們之前的計劃並沒有暴露,自然也就沒有更改的可能了。

本來按照阿青的想法,既然已經知道了在吳淞嶺上有埋伏,索性躲避開就是了,反正吳淞嶺也不是他們的必經之路,大不了繞一點遠而已。可是土豪金和蕭達是極力的反對。

土豪金和蕭達最不怕的就是這種硬碰硬的戰鬥,尤其是蕭達,如果單單看個人本領,他有着足夠的信心。本來只是爲了能夠擁有一個趁手的兵器才和土豪金等人混在一起的,現在事情已經弄到了現在的這個程度,他也沒有任何的退路了,既然想要在土豪金等人的陣營中站穩腳跟,展現出自己的作用纔是最重

要的。吳淞嶺正好是給了他好好表現的一個最好的機會。

衆人簡單的商量了一下,就重新上路了。馬車緩緩的啓動,看着遠去的馬車的影子,客棧掌櫃和夥計幾乎是熱淚盈眶。心裏都在暗自慶幸,總算是把這幾位殺神給打發走了……

有人慶幸,有人焦慮。

吳淞嶺上兩個人就坐在一棵大樹上面,其中的一個嘴裏叼着樹枝,瘦削的身材正好卡在兩個樹枝的中間。如果不仔細看,還真的以爲樹上坐着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隻猴子。

另外一個人和這個瘦子正好相反,膘肥體壯的,儼然是一口大肥豬。雖然在樹林中有一陣陣的冷風吹過,可是這個大胖子還是已經汗流浹背的樣子,最後索性將自己的上衣脫下來,扔在了草叢中,光着膀子坐在樹蔭的下面。

透過樹枝間的空隙,看了一眼天空中火辣辣的太陽,胖子輕聲的說道:

“老翟,怎麼那些傢伙還沒有來啊,是不是已經有人走漏了風聲,所以他們改了路線了。”

躺在樹上小瘦子,吐出了自己嘴裏的草棍:

“不走這裏更好,他們沒有按照計劃行進,沒有和我們撞上,這可不是我們的原因,也省的我們費力氣動手了。”

“可是,我們兩個坐在這裏傻等着也不是個辦法啊……”

胖子低聲的說道,瘦子沒有回答他的話,大概是在心裏琢磨着辦法。就在這個時候,從吳淞嶺的下面,兩個身影如飛一樣的衝了上來,幾個呼吸之間就已經衝到了胖子的旁邊:

“翟毅、蘇通,公公可是已經給你們不少的報酬了,這次可是到了你們真正使出自己本領的時候了。人正在向這邊趕過來。”

胖子只是擡起眼皮瞥了這兩個剛剛趕來的太監一眼,嘴裏嘟噥着:

“知道了。”

在兩個太監沒有注意的時候,樹上的那個瘦子已經用細不可聞的聲音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