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也不敢回頭看了,趕緊狼狽地爬起來,使出最後的力氣,拼命地往山下跑。

這次我跑了沒多久,我就跑出墳場了,跑出了大馬路。

腳真實地踩在馬路上,看到馬路對面住宅區的燈光,我一直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了下來,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然後就劫後餘生地哭了出來。

今晚的經歷真是把我給嚇壞了,長這麼大我就沒被這麼嚇過,真的是被嚇得尿褲子了。

我不敢再呆多久,恢復了一些體力後,我就趕緊站起來,儘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走到一半,我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一眼墳場,整座墳場都黑乎乎的,而且還隱隱約約地散發着一些白色的東西,詭異到了極點!

不敢再多看,我走出來市區後,也沒回家

了,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來。

到了酒店我已經很疲累了,但我還是睡不着,神經一直繃着,很是難受,一直熬到了白天,感覺到從窗簾投射進來的陽光,我的神經才慢慢放鬆下來,昏睡過去。

這一覺睡了很久,等我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看看時間,晚上九點了,起來隨便找了點東西吃的,我就坐車回去宿舍。

因爲從酒店到宿舍並不是很遠,也懶得坐公交車了,所以我就直接打的回去,然而我站在馬路邊攔了好幾次,那些出租車明明是空車,可是等他們停下來,看清楚我樣子後,都搖頭說不做我生意,然後很倉促地離開。而且周圍的人都有意識地避開我,不然就是很古怪地望着我。

看到這種情況,我也不是傻瓜,肯定是我身上有什麼東西引起他們注意的,可是我專門檢查了一下自己,並沒什麼不一樣的啊,衣服好好的,並沒有烏龍到把內褲反穿在外面,頂多也是鞋子有點髒而已。

又過了好一會,還是這樣,而且越來越多人很古怪地看我,還對我指指點點,好像我是什麼怪物似的,我就忍不住了,逮住了一個機會,我問一個經過的路人,盯着他說:你們幹嘛都這樣看我?

這傢伙被我抓住的時候明顯很緊張,反抗着讓我放開他,我還是抓住他,他沒有辦法了,才吞吞口水對我說:你,你滿臉都是血,你,你自己不知道嗎?

啊?

聽到這話我頓時就愣了!

什麼鬼,我滿臉都是血?開什麼玩笑呢,我剛從酒店出來的時候,還專門洗了臉呢!

不過雖然是這樣想,我還是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這不摸不知道,一摸嚇一跳。我手上竟然全是血……

這……

我的大腦瞬間就空白起來。

趕緊拿出手機用前攝像頭照……我臉上真的全是血!

看到這一幕,我頓時就踉蹌地倒退兩步,腦子裏第一反應想到的就是昨天在墳場發生的事情,想到了那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對我說的話:你是跑不掉的。

他到底是誰,爲什麼要這樣害我,我明明沒得罪他啊,我連見都沒見過他!

還有昨天晚上紅衣女忽然消失,到後面的幾隻鬼追我,這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照片的事情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不行,我不能這樣坐以待斃!

既然攔不到的士,我就直接跑回家,好不容易跑到家,我卻怎麼都想不到,剛好遇到了房東,我怎麼都沒想到他竟然……

(本章完) 第603章

這種毒藥早就是禁忌的毒藥,沒有想到這紫楊門竟然給月九黎用了此毒,當真是卑鄙無,恥……

「你們先放他走,不然我不介意跟你們要的神器同歸於盡!」黑衣女子憤怒的聲音響起。

「小丫頭,我們放了你哥哥,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希望你不要再得寸進尺……」其中一名老者不悅的說道。

「哼,你們要的是我手中的神器!與他們無關,如果你們不放人的話,這神器你們休想得到!」黑衣女子冷聲道。

聞言,高台上的五人沉默了……

陰陽墜乃是他們紫楊門的震宗寶物,可是就在數年前,陰陽墜衍化出器靈的時候,出現了意外,不知道怎麼的,在器靈誕生后,陰陽墜竟然忽然飛走了……

這可讓他們嚇得不行,要知道陰陽墜跟一般的神器不同,陰陽墜是可以打開空間壁障,去往上界的神器……

但是,陰陽墜只有在其中的器靈成年跟神器融合后,才能發揮出它的威力!不然,它也不過就是一件好看的擺設罷了,連最基本的攻擊力和防禦力都沒有……

而陰陽墜的器靈是一隻半生獸,離開陰陽墜越久,實力就會越發的倒退,且再回到陰陽墜中,實力提升也是極慢的……

因此,在陰陽墜失蹤后,他們一方面派人尋找神器,一方面有三位太上長老,輪番以著玄氣滋養著陰陽墜中的獸獸……

好在他們有特殊的方法,能夠找到陰陽墜的下落。只是讓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再次找到陰陽墜時,它竟然認了一個小姑娘為主,這讓紫楊門上下震驚不已,……

而陰陽墜的主人,便是當時偷取了聖族聖水出來的君筱木子……

君筱木子根本不知道,自己路上撿到的一個漂亮的項鏈,是紫楊門的神器。當時她只是覺得好看而已,就順手撿了起來……

因此,也沒有注意到,自己因為偷取聖水時,在闖藏寶閣被暗器擦傷了脖子,在戴上陰陽墜的瞬間,便直接將陰陽墜契約了……

原本君筱木子是準備去找雪天城的,可是腦海中那時卻總會動不動,就出現一陣恍惚,下意識的往紫楊門的方向走……

起初她只是以為自己迷路了,後來才覺得不是,是自己的意識似乎是被什麼控制了,逼著她前往別的方向……

就在君筱木子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遇到了紫楊門的人,他們見到君筱木子的時候也是一愣,當發現她脖子上面的項鏈時,更是驚訝了……

不過,紫楊門的人開始還是十分客氣的,跟君筱木子說明了,那條項鏈是他們宗門所有的物品,希望她能歸還……

君筱木子本來就是個單純的姑娘,雖然撿到的項鏈她很喜歡,但是也沒想過奪人所愛,只是當她準備將項鏈摘下來,歸還給紫楊門的時候,卻悲催的發現,那項鏈根本拿不下來了,這讓君筱木子和紫楊門的幾個長老,頓時都傻眼了…… 我就笑着說大叔你忘記我啦,我早就住這啦,他才撓撓頭,尷尬地說他老了記性不行,忘記了。

雖然挺反常的,但我也是急着回家拿照片,也沒怎麼把這事放心上,以爲房東大叔是老年癡呆不記得我了,就笑了笑準備上樓,可是我剛轉身,就聽到了後面的房東大叔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奇怪了,我怎麼不記得有這麼個人?

聽到大叔這話我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感慨他前陣子還挺精神的,纔沒幾天就開始老年癡呆了。

回到家裏,我直奔房間把書桌裏的照片拿出來,看看我到底還在不在照片裏面。

然而當我看到照片的時候,腿一軟,差點沒能站穩!

照片上的人都不見了,什麼都沒有,就只有幾座慘白陰森的墳墓……

這,這怎麼可能?

我明明還在這裏啊!

當初張麗麗他們不見了,照片裏面的他們也會跟着消失,我記得很清楚,最後剩下我和班長,然後班長被紅衣女殺死了,照片裏面的他也跟着消失了,最後就剩下我自己……

可是我現在明明沒死啊,我已經從墳場回來了,製造這件事的幕後黑手也被紅衣女給殺死了,怎麼會……天啊,難道這件事還沒有結束?!

但也不對啊,那如果是按照張麗麗他們那樣,應該是先我出事了,然後照片上的我纔會跟着消失啊?

越想越害怕,我想抽根菸讓自己冷靜一下,卻發現我手不受控制一直髮抖,打了好久才把火打着,深呼吸想讓自己冷靜,卻太急了,反而嗆到了自己,拼命咳嗽,眼淚嘩啦嘩啦地流。

好不容易纔重新平靜下來,我認真地端詳了照片了很久,用了好幾種方法,就差拿火燒掉照片了,卻怎麼都發現不出異常,然後我還專門上網,問專業人士,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把照片的人物去掉,而不影響整張照片的?結果他們都說這是不可能的,又不是電腦上ps,還笑我能做到這點的恐怕只有上帝了。

我沒想到上帝,我想到了,鬼……

可是爲什麼我卻活得好好的?

等等!

忽然想到了什麼,我趕緊跑到洗手間照鏡子。

這,這怎麼可能?!

鏡子對面的那個人,竟然不是我自己,而是另外一個人,一個我從來沒見過的人!

我渾身都開始顫抖起來,雙腿發軟,無力癱坐在地上。

拿出手機,我雙手顫抖着給自己拍照,照片拍出來的,也不是我自己,而是另外一個人,一個和我長得完全不一樣的年輕人!

怎,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啥啊媽的!

我簡直快要瘋了。

不信邪,我站起來給自己洗臉,拼命地洗臉,但是無論我怎麼洗,用什麼東西洗,甚至洗到臉都腫起來了,我都沒變回原來的自己,一直一直都是另外一個人的樣子。

很快我想到了身體會不會也不是我自己的,我就趕緊脫掉自己的衣服,站在鏡子面前照,結果發現,真不是我自己的!

皮膚更加白皙,身體也更加結實,連那個部位都比原本的我要大一個尺寸!

這……

我簡直是要瘋了。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第一反應就想到了紅衣女,下意識地就拿出手機,想給她打電話,可是我馬上又想起來,我他媽根本就沒她的號碼!從來都是她主動找我的,我連她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昨天我還以爲自己的命要比班長的硬,他們都死了,而我沒事,現在看來,我並不是例外,我也註定逃不過災難。

我又不由想起了那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他跟我說的話:你是逃不掉的……

他這話什麼意思,他還會回來找我?可是他已經被紅衣女打死了啊,難道說除了他,還有同黨會再來找我麻煩?就算真的是這樣,那我爲什麼好端端的,我會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而且我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

正當我想得頭都要爆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把我嚇了一跳,一看來電顯示,是我媽打來的,我趕緊接電話。

“權兒,你在哪呢?”

不知道爲什麼,這時我聽到我媽的聲音,竟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我努力讓自己平靜地說:我在租房這呢。媽,我好想你!

我媽笑了一下,說你也會想媽的啊。

聽到我媽的聲音,我心裏踏實了不少,剛想說話,這時候我媽又很奇怪地說:權兒,你聲音怎麼變了,感冒了嗎?

我心頓時就一緊,是啊,我現在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樣子了,害怕我媽起疑心,我就趕緊說:是啊是啊,這兩天感冒了

,所以聲音就有點變化。

跟我媽寒暄了幾句後,我媽就讓我明天回家,說是要回去拜一下姥姥,發生了這麼多事,我也沒心思工作,自己也想回家休息一下,就說好。

我又問我媽鎮上有沒有一些懂鬼神的先生?我媽說問這個幹啥,我就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她說有,我又問那厲不厲害的,我媽說厲害是挺厲害的,就是脾氣不好,沒什麼事別找這種人,容易惹事。

我聽到了我媽這樣說,心裏安定了不少,像我這種情況,紅衣女又找不上,能幫到我的,恐怕就只有這種神棍了。

不管怎麼樣,我都要親自去找一趟才行。

第二天我很早就坐車回家了,在回去的路上,我心裏一直都很忐忑,不知道到時候爸媽和那些親戚看到我這個樣子,會不會相信我?

回到村子裏,果然沒人認識我,他們都看陌生人一樣地看我,不知道我是黃權。

好不容易走到家裏,我媽就屋檐下編織籮筐,她聽到了我的腳步聲,擡頭看了我一下,不知道我是她的兒子,又重新低下頭去。

看到這一幕,我就更加緊張了,吞了吞口水,我走過去,輕聲地叫了一句:媽,我回來了。

我媽頓時就停了下來,然後擡起頭來,一臉古怪地望着我說:小夥子,你叫我啥?

我悻悻地撓了撓頭,說:媽,是我,權兒。

我媽就笑了起來,對我說:我說小夥,你是黃權朋友吧?是他讓你跟他一起回來的嗎?他人呢?

看到她這樣子,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認真想了想,我就認真地說:媽,我真是權兒,您兒子,只是我樣子變了。

果然我媽就嚴肅下來,不過她並沒有相信我,而是皺着眉頭說:你瞎說啥呢,我兒子哪裏有你長這麼好看。別藏着了,快叫我兒子出來吧。你這孩子也是,媽是隨便能叫的嗎,你要讓你親媽知道你叫別人媽,她會怎麼想?

我們說話的動靜有點大,很快就引起了屋子裏人的注意,很快我爸和我叔也出來了,他們看到我也是愣了一下,問我媽說咋回事,這人是誰?

我媽就無奈地說:不知道哪裏冒出的,愣是說他是我兒子。

我爸和我叔聽了之後馬上就嚴肅起來,我爸就盯着我說:小兄弟,你是哪裏的?到底有什麼事?和我家黃權是什麼關係,他人呢?

遇到這種情況,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吞了吞口水,我就耐着心,讓他們安靜聽我說完。

(本章完) 第604章

最後紫楊門的幾位長老仔細一看,才發現君筱木子和陰陽墜竟然契約了!於是他們要求君筱木子跟他們回紫楊門,再想辦法……

可是君筱木子那會兒,就是個被愛情沖昏頭的姑娘,一心想著去找雪天城私奔,自然不願去紫楊門了!於是她說明自己還有事在身,如果可以的話,等到她事情辦完,再去紫楊門……

可君筱木子的話,卻被紫楊門的幾位長老認為,是她不想歸還神器,想要吞下他們的神器……

幾個紫楊門的長老對視一眼后,直接將君筱木子打暈抓了回來……

到了紫楊門后,在他們想盡辦法,都無法強制解除君筱木子和陰陽墜的契約后,只能讓她自己解除契約……

並且,答應君筱木子,只要她自願解除契約,他們不但會想辦法治好她所受的損傷,還會將她送到雪族……

單純的君筱木子醒來后,發現人已經在紫楊門了,加上紫楊門門主的承諾,她便信以為真,留了下來……

因為君筱木子被帶回來的時候,其中一個長老對她用了毒,因此必須等她身體恢復好之後,才能讓她解除契約,不然契約解除到一半,恐怕會失敗……

因為君筱木子答應了紫楊門的要求,紫楊門的人覺得像君筱木子,這般單純的小姑娘,也翻不起什麼大風浪……

為了讓三位太上長老休息一下,他們便將陰陽墜中誕生的獸獸,放到了君筱木子的身邊……

誰知道,就在那小獸回到君筱木子身邊時,異變突起,一陣光華閃過,君筱木子頓時消失不見了……

而那小獸也陷入了昏迷……

而君筱木子這一次,直接被帶出了紫楊門,昏迷在紫楊門後面的紫楊山中,當她再一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山洞中……

一股浩瀚的信息強行塞入她的腦海,也讓她徹底明白了自己撿到的項鏈,並非是一個尋常的寶器,而是一件特別的神器……

最重要的是,這項鏈跟之前自己看到的紅色小獸是一體的!而自己之前就是被這項鏈,無意識的帶著她前去找小獸……

因為陰陽墜中的器靈小獸,沒有徹底成長起來融合陰陽墜之前,兩者是密不可分的,只要脫離的時間一久,小獸會死,陰陽墜會廢……

而不小心跟陰陽墜有了靈魂契約的她,現在也等於跟這神器,還有小獸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一旦陰陽墜廢了,或者小獸死了,她也會掛了……

之前紫楊門的人,竟然欺騙她說可以解除契約,其實根本不可能,即便契約解除了,她也活不成,一旦解除,她不是變成痴傻兒就是魂飛魄散……

明白一切的君筱木子,可謂是鬱悶的要死!可是,為了雪天城,為了活下去,她唯一的辦法,就是去紫楊門救出小獸,然後逃走,不然她的結局只有一個死……

想通以後,君筱木子便打定主意,想著要探入紫楊門去救小獸!可是,她還沒有準備好,什麼時候潛入紫楊門呢……

柯雪晨和聖俟夜卻來到了紫楊門,還被紫楊門發現了他們的身份,特別是聖俟夜的身份…… 我就靜下心來,專門說一些外人不知道的事情,證明我就是黃權,是他們的兒子。

他們聽完了之後,果然都張大了嘴巴,很震駭,相互看着對方,久久回不過神來。

我頓了頓又跟他們說:爸,媽,叔,我真是權兒,我也不知道發生了啥,昨晚開始,我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然而他們並沒有相信我,他們再次相互看了一眼之後,我爸和我叔的臉色就變得很難看,而我媽最激動,她上來就掐住我脖子,大聲衝我罵道:你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你到底把我兒子怎麼樣了?快把我兒子還給我!不然老孃和你拼了!

我媽是農婦,做多了粗活,力氣比我都小不了多少,尤其在這麼激動的情況下,我被她掐住了脖子,感覺要窒息一樣,根本呼吸不了。

我趕緊拍我媽的手臂,讓她放開我,但我又不敢太用力,怕弄傷了她。

幸好我爸這個人比較冷靜一點,他嘆了一聲,就上來推開我媽,對我說:你老實跟我說吧,你是誰,黃權哪裏去了,你剛纔說的這些事是他告訴你的吧?他是不是有什麼事?

看到他們這樣,我說不出的難受,他們是我的父母,竟然也不不相信我,不相信我是他們的兒子。

不過我也並沒有怪他們,我現在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換做誰的話,都不可能相信,畢竟真的太荒誕了,怪就怪我自己,當初逞英雄跟班長去墳場拍照,惹了髒東西。

想明白後,我深深嘆了一口氣,爲了不讓他們擔心,我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然後對他們說:爸媽……不對,叔叔,阿姨,我剛纔是和你們開玩笑的,我是黃權的朋友,是,是他讓我過來的,呵呵。

果然他們聽我這樣說之後,臉色就好看了很多,鬆了一口氣,只是他們不知道我說這話的時候心裏有多難受。

接着我又告訴他們兒子黃權沒什麼事,過一段時間會回來,他們相信後,我才偷偷抹淚離去。

獨自一人走出村子,我再也忍不住,無助地哭了出來!我現在該怎麼辦,連親生父母都不相信我,那還有誰會相信我?

我並不是一個輕易認輸的人,慢慢冷靜下來後,我就開始想辦法,怎麼樣才能恢復原來的樣子!

仔細回憶,這些怪事都是從那天到墳場拍畢業照開始的,之後張麗麗和陳東他們陸續出事,到了最後,他們全死了,而且是一個和以前的我長得很像的人幕後操作的

,後面這個人被紅衣女殺死了,我也從墳場逃出來,然後我在酒店睡了一覺,第二天醒來我就不是我了……

肯定是不知道誰在我睡着的時候,在我身上做手腳了!

可是他爲什麼要這樣做呢,如果是和我有仇的話,他大可以直接把我殺死,爲什麼還要費這麼多手腳呢?

而且最關鍵的,我這人從小到大都老實,從來就沒得罪過誰,好端端的,怎麼會有人專門來害我?

還有就是紅衣女到底是什麼來路,她爲什麼要出來幫我?而且她那晚忽然說我忘記她了,又是什麼意思?我以前認識她麼,可我明明對她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至於那個和我長一樣的人,到底又是誰,爲什麼他說他也是黃權,爲什麼他說我逃不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