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兒抱着雙臂,有些不適的道:“這裏怎麼這麼冷啊?好像一個大冰窖似的。”

百花谷主聞此,輕笑一聲道:“你說對了,這裏的確是個冰窖!”

雪兒聽此,有些天真的道:“真是冰窖啊?那你帶我來這裏幹什麼呢?”

“見一個人!”

“見人?這裏這麼冷,難道還住着人?”

百花谷主一邊繼續向前走,一邊有些冷淡的道:“等會兒你見到就知道了,現在可以閉上嘴了。”

雪兒撇了撇嘴,終究沒有再說什麼。

下了樓梯,向前的通道變得寬敞了不少,不過卻讓人感覺十分的憋悶。通道的地面和牆壁都貼着厚厚的青磚,每一塊青磚之上都刻着相同的花紋,不過因爲這裏的溫度很低,青磚上都掛了霜。伸手摸一下,寒氣逼人,讓人不敢觸碰。

向前走了沒多時,一扇滿是冰霜的石門擋在了面前。這石門大約三米高,兩米寬。因爲冰霜阻擋,也不知道上面刻着些什麼。不過依稀間似乎能看到仙鶴,龍啊之類的靈獸。

百花谷主走到門前,伸出玉手在上面摸索了一會兒,接着似乎觸碰到了什麼,巨大的石門上立刻響起了“嘎嘎”的聲響。

而這石門也在此刻,緩慢的開啓了。

藉着石壁上微弱的燈光,雪兒立刻凝神向裏面看去。可這一看之下,她卻不由得愣住了。

只見在這石門背後是一塊巨大的寒冰,但是誰能想到,在這寒冰之中竟然……竟然封着一個人。

距離稍遠,根本看不清這人到底長的什麼模樣。可也不知道爲什麼,雪兒卻覺得此人有那麼一點兒眼熟。

她皺了皺眉頭,猶豫再三之後,終於鼓起勇氣快步上前。

而隨着她距離那寒冰越來越近,她臉上的驚訝之色,也越發的濃重了。

直到她距離寒冰不足一米遠之刻,驚恐和不安徹底的充斥了她的心靈。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被冷凍在寒冰之中的人,竟然……竟然長得跟童言一模一樣!

“童大哥,是你嗎?童大哥,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童大哥……童大哥……”

雪兒盯着寒冰裏的人,終於忍不住的大聲呼喊起來。

她的這一舉動,倒是讓百花谷主有些疑惑了。

“丫頭,你瞎喊什麼?他不是你的童大哥,是不是你認錯人了?”

雪兒一聽此言,趕忙轉身問道:“他不是我童大哥?那他是誰?他怎麼會跟我童大哥長得一模一樣呢?”

“一模一樣?你童大哥是什麼人?多大年紀了?”

雪兒聞此,當即自豪的道:“我童大哥可不是一般人,別人都叫他麒麟才子,而且還是詭門少主、魔宗的少宗主,在我心裏,他就是大英雄!”

百花谷主聽此,秀眉一皺,立刻問道:“你說的可是童言?他與這冰中人長得一模一樣?”

雪兒點了點頭道:“不會有錯的,我童大哥長相清秀,而且從我化爲人形便一直照顧我。我還能認錯嗎?不過,你說這人不是我童大哥,那他是誰啊?”

百花谷主看了看寒冰中的男人,有些傷感的道:“他……他是我那苦命的夫君!”

“夫君?他是你丈夫?可是他怎麼這麼年輕啊?”

百花谷主輕嘆一聲道:“他離開我時,剛二十多歲,相貌自然還維持在死時的樣子。我將他凍在冰裏,就是不想他的肉身腐爛,想等他有朝一日,可以活過來!丫頭,你是女媧後裔,你能幫我救他嗎?只要你能救活他,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雪兒一聽此言,不由得愣住了。“你說什麼?你……你想讓我救活他?這就是你讓我幫的忙?可是他明明已經死了,我又怎麼救啊?而且我也沒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啊!”

此言一出,百花谷主的眼中立刻寒光一閃,接着狠狠地道:“你是女媧後裔,你得到的是大地之母的傳承。你說你救不了他?我看是你不想救吧?我告訴你,你如果救不活他,我就將你一併凍在這裏。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前一秒這百花谷主還是一個美婦人,可是現在竟面目猙獰,宛如女魔頭一般。

雪兒見此,不由自主的向後退開。她是真沒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在中皇山的第二次女媧傳承並沒有完成,所以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女孩兒。

可是看這百花谷主這個樣子,明顯已經起了歹心,繼續留在這裏,只會徒增危險。

百花谷主見她後退,冷哼一聲道:“看來你是不肯嘍,既然如此,那可別怪我心狠手辣了!”話聲剛落,她身形一閃,直接來到了雪兒的面前。

雪兒一看,轉身就要逃。可還沒有走出兩步,便被百花谷主一指點在了後背上,接着全身都無法動彈了。

這百花谷主的夫君爲何會與童言長得一模一樣呢?兩者之間到底有着怎樣的聯繫呢?我們下章再說! 身體慘遭禁錮,雪兒委屈至極。她並沒有撒謊,她的確沒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可是這百花谷主卻無論如何也不相信,反而將她困在了這冰窖之中。等待她的會是什麼呢?誰又能救她呢?

與此同時,童言已經召集了魔宗一衆好手。雖然他很想將百花谷徹底剷除,但千面書生提醒過,進入百花穀人越少反而越有利。人多了,不僅容易觸動谷中的機關,遇到了危險,想退離也沒有那麼自如。還有另一件事,也不得不重視,那就是魔宗若是傾巢而出,容易打草驚蛇,那些本就對魔宗恨之入骨的正道修士,肯定不會放過這個將魔宗一舉殲滅的大好機會。

所以在綜合了各種考慮之後,童言這一次,只是從魔宗抽出了一百多個本領高強的門人,便在千面書生的引領下,分幾撥來到了武夷山。

“少主,古堂主不就一直潛伏在百花谷嗎?你爲何不想辦法約見他,也好和咱們裏應外合啊?”開口的人是童虎,他和八堂主陳永理也參加了這次行動。

現在衆人駐足在武夷山的山林之中,正在等候其他門人的到來。

童言聽此,拿起樹枝在地上寫道:“我已不是詭門中人,只怕古焰軒不會施以援手。還是不麻煩他的好,此次只要小心行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他雖然這樣寫,可心裏又何嘗不希望詭門四俊之一的古焰軒可以出手相助。但一想到與自己兄弟情深的另一個詭門四俊趙羽,在自己攻打七殺門的時候都沒有露面,可見詭門四俊的其他三人早已不願再見自己。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個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其實說心裏話,對於這次向百花谷發動突襲,他的心裏也沒底。百花谷乃毒宗三英之一,不僅神祕,更是江湖各大門派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能夠在這麼多年平安無事,勢必有所依仗。厲害的毒只要人沾上一點兒就得沒命,這百花谷專攻此術,自然更加了得。

可雪兒有難,他不能不救。千面書生的妹妹也在百花谷的手上,不救出來說不定也會有危險。所以這場仗,雖然兇險萬分,可又不得不打,這也是童言有些頭疼的地方。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等待,最後一撥魔宗門人終於趕來。

現在人員雖然就位,但還是得等天黑。

有句話叫,月黑風高殺人夜。晚上最適合偷襲,也更容易退離。童言雖然救人心切,卻不能讓這麼多人跟着冒險,儘可能的把危險降在最低,這是最唯一能夠保證的一點。

“許兄,小童讓我跟你說,距離天黑還有一會兒功夫,你跟大家說說關於百花谷的情形吧!這樣大家也能提前有個心理準備,不至於忙中出錯。”

千面書生聽此,立刻起身向衆人說道:“百花谷雖然並不經常在江湖上走動,可它的實力絕對不弱,甚至有與各大門派一較高下的本事。百花谷最爲厲害的自然就是毒,各種花毒。有的毒能讓人當場斃命,有的毒能讓人全身麻痹,有的毒能讓人神志不清,有的毒能讓人魂飛魄散!我絕對沒有危言聳聽,因爲百花谷的毒真的就有這般厲害。但話說回來,百花谷畢竟只擅長用毒,谷中人的真正修爲其實非常一般。如果能夠在他們用毒之前,讓他們喪失活動能力,此戰也就勝了。可想做到這一點,真的很難。有的毒,你能看到或者可以聞到。可有的毒,無色無味無形,讓人防不勝防。所以在這裏,我需要向大家囑咐一件事。儘可能不要跟谷中人廢話,因爲你如果動了惻隱之心,下一秒沒命的恐怕就是你。”說到這裏,他伸手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小瓶子。

向大家展示了一下,他這才繼續說道:“這瓶子裏裝的是我讓人特意煉製的避毒丹,雖然此丹不一定能化解百花谷裏的所有毒,但至少有一定的祛毒效果。在出發之前,我會給大家一人發上一枚,你們將這避毒丹含在嘴中,這樣一來,也就可以抵擋一些尋常的毒粉了。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我也必須得說明一下。谷中一草一木皆含有劇毒,千萬不要輕易觸碰。在來這裏之前,我讓你們每個人都準備了長靴和防化服,便是防備這一點。我想說的話,差不多也就這些了。等進入百花谷之後,大家再隨機應變吧!”

千面書生說完這些,衆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童言看在眼裏,可也沒法改變什麼。百花谷是非去不可的,人也必須得救。如果有人因此而喪命,他只能好好安置他們的家人,給一大筆撫卹金。但百花谷作爲魔宗的仇人,前來複仇也是無可厚非。 大武俠冒險錄 誰要是心中抱怨,他也不會改變。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夜色終於降臨。整個山林靜悄悄的,或許這就是大戰前的寧靜吧。

衆人一一穿上厚實的防化服,便手持兵刃悄悄的向百花谷進發了。

然而百花谷真的只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嗎?千面書生雖然是百花谷的人,可是他對於百花谷也稱不上真正的瞭解。

關於百花谷的祕密,恐怕除了谷主還有那幾位谷中的老人之外,其他人或許都不知曉。

但是經此一戰之後,一切的一切也便可浮出水面了。

千面書生走在隊伍的最前頭,他走的很小心,也很慢。

百花谷不僅只在谷內設了機關陷阱,在谷外的三裏內也都有所佈置。

現在毗鄰百花谷,就必須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如果哪裏出了一點兒差錯,都很可能對能否順利進入百花谷造成巨大的影響。

向前走了沒多時,打頭的千面書生便突然停了下來,便揚了揚手中不甚明亮的手電筒,示意衆人不要靠近。

童言見此,立刻擡腿向前。走到跟前兒,用手電筒微微晃了晃,他的眉頭便深深的皺了起來。

百花谷果然了得,前面的灌木叢一簇一簇,看似雜亂無章,實則按照方位布成了一個大陣。而此陣,便是那大名鼎鼎的八門金鎖陣!

然而童言不知道的是,這八門金鎖陣絕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因爲在這大陣的中央,還潛伏着一頭令人聞風喪膽的怪物。

到底是什麼怪物呢?我們下章再說! 八門金鎖陣是根據奇門遁甲中的八門方位,融合星象、地形等因素所制定用於古代戰場上的戰陣。 一般而言,八門金鎖陣更多的是用來阻擋或者困住來敵。

可沒想到,這百花谷中竟然也有人精通陣法,這倒是讓童言有些許的意外。

千面書生扭頭看了看童言,隨即開口說道:“少宗主,前面的灌木叢有古怪,你可看出端倪?我離開百花谷太久,之前此地並未有陣法。想必這是後加的,搞不好就是防備我魔宗前來報復!”

童言聽此,眉頭舒展,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他彎腰撿起一根樹枝,然後在地上寫道:“此乃八門金鎖陣,雖然厲害,可想破也不難。你們暫留此地,我這就前去破陣!”

千面書生看過之後,立刻點頭應道:“如此甚好,那少宗主多加小心!”

童言不再言語,當即擡腿向前,一個縱身,便跳到了灌木叢後。

他這邊剛剛躍入灌木叢的包圍之中,那一簇一簇的灌木叢立刻飛快的移動起來。與此同時,狂風大作,黑氣瀰漫,前方再也什麼都看不到了。

童言身處黑氣之中,立刻與衆人徹底的隔離起來。他並沒有繼續向前走動,而是仔細的觀察起來,並時不時的仰頭看天,藉助星辰辨位。

越是這般時刻,越不能魯莽行事,唯有洞悉一切,方可絕地逢生。

八門金鎖陣,自是按照八門而列,而只要能夠確定八門方位,想破此陣也就容易的多。

八門者:休、生、傷、杜、景、死、驚、開。如從生門、景門、開門而入則吉;從傷門、驚門、休門而入則傷;從杜門、死門而入則亡。現在這八門不僅布得整齊,而且始終處於移動之中,想確定方位,着實困難。

從目前來看,童言所處之地,應屬於八門金鎖陣的外陣,也便是用於拒敵而入的迷魂陣。

這個迷魂陣雖然算不得什麼大陣,可只要有它在,普通人是無法繼續向前的。如此也便可讓百花谷免於受外人打擾,久處安靜祥和之中。

除此之外,這迷魂陣還有另一個作用,那就是迷人視角,讓人難以確定真正的八門位置。只有先破迷魂陣,方可進入八門金鎖陣,入了八門金鎖陣,才能徹底破掉此陣。

理清脈絡之後,童言當即着手於眼前的迷魂陣。

對於迷魂陣,其實早在貴妃墓的時候,他便已經領教過了。只是那個迷魂陣是用石牆和一條條通道組成。現下的這個迷魂陣,更爲奇特,是由一層層黑氣凝聚而成,宛若一條條的黑色的巨蟒,攔在面前。

好在此刻可以看見星辰,而北極星的所在方位,就是北方。能確定北方,其他三個方位自然也能夠確定。

迷魂陣的最厲害之處,就是讓人闖進去之後,不分東西南北,暈頭轉向,看似在直線行走,實則在原地打轉。所以只要能辨別正確的方位,想破此陣也便不是什麼難事了。

之前在貴妃墓那時,之所以破那迷魂陣更爲艱難,就是因爲無法確定方位,現在這裏有星辰指路,童言自然是信心倍增。

深呼了一口氣,他立刻擡腿向前。這陣法由黑氣組成,而真正維持此陣的陣基應該就是代表八卦陰陽兩極的陰陽魚眼,只要能順利的找到其中一個,並將其打碎,這迷魂陣也就不攻自破了。

古語云:“向日爲陽,背日爲陰。山南水北皆爲陽!”

日也就是太陽,太陽從東方升起,在西方降落。故可認爲,東方爲陽,西方爲陰。這迷魂陣陣法不大,只要以東西兩方行走,定可尋到那維持此陣的陣基。

童言無視面前條條黑氣,大步流星的來回穿梭起來。他這一走,竟然足足走了十多分鐘。所幸的是,十幾分鍾後,兩塊圓柱形的巨石終於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不用猜,這兩塊巨石對應的應該就是陰陽。只要將裏面的其中一塊打碎,這八門金鎖陣外的迷陣,也就破了。

從腰間抽出金剛降魔杵,童言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快步走近巨石,揚手便是狠狠一杵。只聽到“砰”的一聲巨響,金剛降魔杵不負所望,一杵子直接將其中一塊巨石砸的粉碎。

而與此同時,狂風平息,黑氣消散,唬人的迷魂陣,就此破除。

這迷魂陣一破,八門金鎖陣的真身這才徹底的暴露出來。

站在迷魂陣外的衆人一看面前黑氣消失,以爲童言已經破了八門金鎖陣,立刻快步走上前來。

“少宗主,陣法可破?”

千面書生剛剛上前,便迫不及待的開口問道。

童言聽此,用金剛降魔杵在地上寫道:“只是破了外圍的迷陣,真正的八門金鎖陣還未破除。你們暫且留在此地,等我破了此陣,你們再來與我會合!”

千面書生見此,當即關切的道:“少宗主,你自己多加小心。一個迷陣都如此難纏,這八門金鎖陣肯定更難對付。如果不行,咱們就等天亮,也犯不着急於一時的。”

童言微微一笑,沒再寫什麼,直接擡腿繼續向前。

前文說過,八門從生門、景門、開門而入則吉;從傷門、驚門、休門而入則傷;從杜門、死門而入則亡。

所以現在童言必須選擇一門踏入陣中,如此方可破陣。

而面前只是一大片樹林,想確定八門的具體位置,只能從方位來進行判斷。入陣三門之中,生門位於東南角,無法企及,開門位於西南角,景門位於正北方。童言此刻在這大陣的正西方。

照此來看,也就只有開門距離他最近,也更容易進入。

如果面前的八門金鎖陣沒有被人做過特殊的改變,那西南角的那幾個大樹,應該就是開門的真正所在了。

一切都在童言的掌控之中,他不再遲疑,當即快步上前,一個箭步便從他選中的幾棵大樹之中穿過。

而如此一來,大名鼎鼎的八門金鎖陣這才徹底的發動了。

八門金鎖陣中到底有什麼在等待他呢?他真的能輕易的破開此陣嗎? 童言這邊剛剛走入樹林,真正的八門金鎖陣這才徹底發動。

一時間,黃煙滾滾,龍吟虎嘯,直叫人恐懼難安,心神不寧。

童言也算是見過不少大陣仗了,此刻倒也還算平靜。

如果這陣中並沒有主陣之人,想破此陣,並非難事。只要從東南生門打入,往正北景門殺出,復從西南開門殺入,此陣可破。

不過他現在是從西南開門殺入,那就應該從正北景門殺出,再從生門殺入。如此一來,此陣仍舊可破。

有言道,陣法玄妙,變化莫測。然破陣之法,也是多不勝數。所以可以這樣說,沒有破不了的陣,只有不懂陣的人。

童言雖然不能說自己有多精通陣法之道,但他自信,今日當可破這八門金鎖陣。

走入陣中,他左右環顧一週,確定沒有邪祟潛伏陣內,這才擡腿向着正北方的景門走去。

他走的不算快,因爲他要觀察星位,觀察周遭的變化。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縱然如此,還是出了意外。

他明明按照星位向着正北方行走,然而走了一會兒,星位竟突然變化。原本的北方,反而變成了南方,原本的景門,反而變成了休門。這樣一來,他的心中不免有些不安起來。

八門金鎖陣一直在變幻,而他唯一可以仰仗的星位,竟然也成了擺設。這意味着什麼呢?這意味着這陣中有主陣之人,此人按照他的移動,而隨意變化陣法八門排列。

而如此一來,想破此陣,也就變得艱難起來。除非,先找到那個主陣之人,將其除掉,方可有希望大破此陣。

可是那主陣之人現在何處呢?

童言眉頭緊鎖,四下看了看,當即向着中央走去。如果那主陣之人就在陣中,想隨意操縱這八門金鎖陣,那他必在這八門金鎖陣的正中央。

手持金剛降魔杵,他仔細的找尋了好一會兒功夫。沒想到,他竟然發現了一個隱藏在灌木叢中的地洞。

他將手電筒調成了最強光,直接向裏面照去。可惜的是,這地洞並非垂直向下,裏面有很多拐角,從上面根本照不到底,如此也無法確定這洞中到底藏有何物。

童言咬了咬牙,索性來個一不做二不休,當即一個縱身便跳入了地洞之中。

不管這洞裏到底有什麼,都絕對跟這八門金鎖陣有關。

身體下落了一小會兒功夫,他的雙腿便着了地,身前隨即出現了一個側斜向下的黑洞。

他拿着手電筒向裏面晃了晃,未作停留,再次向下。

如此這般,連續拐了三四個彎兒,他這才順利的抵達了地洞的盡頭。

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在這地洞的深處,他竟然看到了一頭被鎖着的猛獸。不僅如此,這猛獸他竟然還有點兒眼熟。

仔細一瞧,好傢伙,這不正是那個在貴妃墓裏不知所蹤的窮奇殘魂嗎?這傢伙怎麼會在這兒?這着實讓童言摸不着頭腦了。

此時的窮奇全身皆被紅色的鎖鏈打入體內,一共足有八條,它就那麼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也不知道它是睡着了,還是在閉目養神。

童言盯着它看了一會兒,隨即將目光看向了釘在它身上的八條鎖鏈。這八條鎖鏈一頭打入窮奇的體內,而鎖鏈的另一端則是分別連接着八塊刻着符印的石碑。

石碑按照八卦方位擺列,想必就是它們將這窮奇的殘魂困在此地。

童言是想問詢一下,可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這當啞巴的滋味兒着實不好受,

無奈之下,他只能撿起地上的一個小石塊,向着窮奇扔了過去。

然而沒想到的是,石塊兒直接從它的體內穿過,它還是一動不動。

“這畜生莫非是丟魂兒了?怎麼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呢?”

童言心裏想了想,隨即擡腿走到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塊石碑前。

這八塊石碑能夠困住窮奇的殘魂,恐怕不僅僅只是封印那麼簡單。這地洞位於八門金鎖陣的正中央,搞不好這八塊石碑就是那八門金鎖陣的陣基。

倘若真是這樣的話,只要打碎這八塊石碑,那外面的八門金鎖陣或許也就不攻自破了。

窮奇的殘魂被封印在這兒,肯定跟百花谷脫不了干係。不管百花谷到底意欲何爲,先破此陣,迫在眉睫。

下定決心後,童言當即舉起手中的金剛降魔杵,向着面前的石碑猛地一砸。

只聽到“當”的一聲響,這一杵子下去,竟然沒能將這石碑砸碎,反而震得他虎口撕裂,手臂發麻。

他並沒有使出太強的力道,可是反彈之力卻如此強大,這石碑的確厲害。

童言揮了揮手臂,便打算再來一杵。而就在這時,一直趴着的窮奇終於睜開了雙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