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飄雪咬了咬牙!她不能死,她還要為流音報仇,她要殺了夜冰依這個賤人,死也要拉著她一起下地獄!

風飄雪掩去眸中的惡毒之色,微微慌亂的眼神看向藍辭。

千歌作為旁觀者,清楚的捕捉到了風飄雪眼底的那一抹惡毒之色,不由暗自唏噓。

什麼叫做沒良心?什麼叫狼心狗肺?她今天算是從風飄雪這個女人的身上看到了。

嘖嘖嘖,哪怕是一個朋友,藍辭如此待她,為她做了這麼多,也會是心懷感激的吧?

而這些到了風飄雪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這裡,就全部改觀了。

千歌搖了搖頭,要是之前,她或許還會為了行俠仗義,去提醒這個藍辭一下。

但是經過這麼多天的觀察,她發現藍辭也不是個好東西,說難聽點,他就是個傻逼。

一個不值得同情的人。

她才不會同情心泛濫。

何況,藍辭就是死在風飄雪手裡,他怕也是心甘情願的吧?

妖玲兒和段月容看著彼此。

她們兩人從小在一起長大,就算沒有感情,也有親情。

但是面對死亡的抉擇——

突然,段月容對妖玲兒溫柔一笑,「師妹,不然,你殺了師兄吧,師兄怎麼可能對你動手呢?」

段月容伸手溫柔的摸了摸妖玲兒的腦袋。

「你……」妖玲兒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結巴道,「師,師兄……」

她剛才心中還在想著,要殺了他。

沒想到,她的師兄,卻是想著要讓她活。

妖玲兒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看著段月容,她驚呆了。

段月容又是對她溫柔一笑,伸手撫著她烏黑柔順的長發,溫柔出水,眼神彷彿在看自己心愛的姑娘一般,溫柔道:「師妹,你小時候就說,最喜歡去各種地方遊玩了。」 在怪物被斷手之恨衝昏腦袋的時候,陳志凡可沒忘記去算計這傢伙,瞅準一個空檔,陳志凡抓住這怪物踢過來的腿,一閃身躲過去一爪,右肘從上至下狠狠地砸在了這條腿上,“咔吧,”一聲,這個怪物又被廢了一條腿。

“嗷,”怪物吃痛,隨即發瘋似得朝着陳志凡咬了過來。

“咬我,哼,今天就看看你是怎麼死的。”陳志凡一把抓住這怪物的上顎,原本下顎就脫臼了,這怪物居然還想咬自己,手下發狠的陳志凡一拳搗在了這怪物的左眼上,隨即對着右眼又是一拳,打得這怪物連嚎叫都變成了哀嚎。

“哼,這種東西留着也是禍患,去死吧,”陳志豪左手掐住這怪物的脖子,把屍經的力量集中在右手上,“嘭,”地一聲,這怪物的腦袋就像是開瓢了的西瓜一樣,紅黃的東西撒了一地。

陳志凡撣了撣濺在身上的腦漿,厭惡地看着這個怪物,就看見這怪物身上呼呼地冒出大量的黑煙,這黑煙很快便凝聚成了一個女子的模樣,正是剛纔鑽入年輕人身體的。

這黑煙女子一凝聚成形,就對着陳志凡衝了過來,陳志凡連忙揮拳相迎,卻沒想到這女子像是煙一樣,從自己身體上穿了過去,隨即在後面凝聚成形。這女子在自己身上穿過去的時候,陳志凡的身體沒來由的一陣惡寒,要知道,現在可是要到夏季了,陳志凡卻感覺像是掉到了冰窖裏一樣,是那種冷到骨子裏的感覺。

“沒想到你居然可以活下來,”這女子開口說話,“你到底是誰個什麼樣的人呢。”

“你別管我是誰,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陳志凡十分好奇這個女子到底是什麼,居然可以和煙一樣,或者說,剛纔那股黑煙和這女子一樣。

“我嗎?”這個女子聽到這話,嘴巴笑得裂到了耳朵根上,“哈哈哈,哈哈哈”這女子突然間笑了起來,伴隨着他的笑容,女子的臉龐也在快速地變化着,臉色變成青色,頭上長出了像是羊角一般的雙腳,身體也變得黑煙繚繞,“我就是般若呀,哈哈哈,”就連聲音都變得悶聲悶氣,如果說原來的煞白臉色女子還能看的話,現在的這東西就是個醜比。

“般若,”陳志凡思索着,“難道是日本的妖怪。”

這個般若可沒有給陳志凡思考的時間,化作一陣黑煙就朝着陳志凡衝了過來,陳志凡想要擋住,卻和剛纔一樣,這股黑煙從身體上穿了過去,那股冰冷刺骨的感覺又出現了,這股黑煙在身後凝聚又朝着陳志凡衝了過來,還是從陳志凡身體上穿了過去,如此反覆數次,陳志凡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快凍住了。

這一次,黑煙穿到後面凝聚成形,並沒有再次衝過來,而是深處長長的爪子對着陳志凡的後背抓了下去,幸得陳志凡感覺到身後一陣冷意,連忙一個側身,纔沒讓這爪子貫穿胸口,可在在上面留下了五個血洞,血洞向外涌出綠色的血液,看來是劇毒,連自己的身體都不能第一時間清除掉。

陳志凡此時腦袋飛速運轉,這個般若是怎麼做到既能像是一陣煙一樣穿過自己的身體,同時又能給自己來這麼狠的一爪子的。

這般若眼見一擊得手,雖然沒能重傷,但也是的陳志凡投鼠忌器,便更加猖狂起來,身體化作一陣黑煙,圍繞着陳志凡飛速晃動,陳志凡只覺得身體不斷地重複着那種冰冷刺骨的感覺,手上的動作也因爲這種感覺而慢了下來。

黑煙再一次穿過陳志凡的身體,這黑煙並沒有立即凝聚成形,而是隻出現了一條腿,就像是有人躲在煙裏一樣,這條腿一出現便朝着陳志凡踢了過去,一腳把陳志凡踢了一個趔趄,還沒等轉過身來,這黑煙又再次亂竄了起來。

這麼下去不是辦法,陳志凡心想,這黑煙不知道是什麼,但是在這麼下去,自己一定會被這黑煙消耗殆盡,等到那時候按照這黑煙的實力自己恐怕非常危險。

運轉起體內屍經的力量,陳志凡對於周圍的感應更加敏銳了,每次黑煙衝過來,都能以巧之又巧的方式躲過去,在反覆幾次之後,這黑煙似乎也是懂得了陳志凡的不同了,就在面前凝聚成形,“沒想到你體內居然還有這種力量,我還真是小瞧你了。”

“你小瞧我的可不是一點,”陳志凡身體大力,一拳揮出打中這般若的胸口,但卻和原來一樣,這般若的胸口像是煙霧一樣散了開來,隨即又合上了,陳志凡倒是又體驗了一把那種冰冷刺骨的感覺。

“沒用的,”這般若嘿嘿一笑,一拳打向陳志凡的面門,這一下就把陳志凡打了出去,“不管你擁有什麼力量,今天你都會死在這裏,哈哈哈。”

這次般若並沒有化作黑煙,反而是大步衝了過來,趁着陳志凡還沒有穩住身形,不斷地揮拳,密集的拳頭讓陳志凡沒機會平衡住身體,自己就在這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前如同一葉扁舟,隨時可能被吞噬。

陳志凡一咬牙,後退用力,硬抗住了這般若的數十拳,立住了身體。“該我了,”陳志凡大喝一聲,一拳對着般若的身體打去,但卻沒有任何變化,這般若的身體在拳頭打中時,又是變成了煙霧,隨機凝聚起來。

“我說過,你沒用的,放棄吧,啊哈哈哈,”般若擡腳把陳志凡踢開,身形晃動之間又變成了一股黑煙,圍繞着陳志凡旋轉,也沒有匯聚成型,就是那麼繞着,陳志凡就算是靠着屍經力量能一次又一次躲過去,但這畢竟是一個消耗,等力量耗得差不多了,自己還是危險。

不行,必須找到原因,這般若不可能這麼強,不然的話,日本就光靠着這種東西就不是世界上的人能扛得住的,這般若必然有致命的弱點。突然,陳志凡心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什麼。

黑煙這時候又繞到了陳志凡的身後,在瞬間凝聚成形之後,對着陳志凡的心臟就是一爪,感應到黑煙動作的陳志凡,一扭身,用胳膊擋住了般若的爪子,同時飛起一腳,正踢中般若的胸口,巨大的力量直接把般若踢飛了出去。 果然是這樣,陳志凡看着倒飛出去的般若,這東西在平時就是一股黑煙,拳頭打上去沒有任何作用,可是那樣的話,這般若也不能對別人造成傷害,頂多只是穿過別人身體,讓別人感覺到冷的感受罷了,若想像剛纔那樣攻擊的話,這般若必須得變成實體,那種時候,正是自己攻擊的時候。

“沒想到你居然能看出來,”又再次飄起來的般若看陳志凡的眼光少了些許輕視,“不過那又怎麼樣,你以爲這就足夠了嗎?”般若化作一股黑煙,來到陳志凡身邊時並沒有完全化作人形,只是伸出了一隻爪子,陳志凡見狀,一把扣住了他的命門,手上一用力,捏碎了這隻手的關節。

怎麼回事,陳志凡心中疑惑,手上傳來的感覺並不如同以往,這隻手被捏碎的感覺就像是自己手中握着煙霧一般。

陳志凡也沒有時間疑惑了,黑煙之中再次伸出了一隻爪子,伸向了自己的腦袋,“哼,一次不行,那就來第二次,”陳志凡這次並沒有遲鈍,抓住了這隻手直接就捏碎了,可是手中傳來的感覺卻並沒有任何變化。

黑煙之中傳來笑聲,那是嘲諷的味道,這黑煙緩緩地向後飄了幾米,凝聚成女子的形狀,確實裂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好玩,真好玩。”

陳志凡心中火起,一躍而去,對着這女子的腦袋就是一拳,這女子身手擋住了這一拳,同時身體化作黑煙,再次纏上了陳志凡。

陳志凡心裏的火氣是越來越大,三番五次被這黑煙玩弄,心裏的火壓都壓不住,屍經在體內極限運轉,身體逐漸地向着殭屍變化,口中突出來兩隻獠牙,雙手的指甲快速增長,連臉色都發生了改變。

黑煙看到陳志凡的變化,凝聚成了女子模樣,“你果然不是人類,哈哈,真可笑,”

“有你好笑的,”陳志凡長吼一聲,身形變換之間,出現一串的殘影,“哈哈,就算是這樣,你又能奈我何啊,”這女子並沒有再次化成黑煙,反而是站在了原地,任由陳志凡攻擊。

陳志凡的每一次攻擊都會讓這女子的身體化作黑煙,可是瞬間便是會重新凝聚,“哈哈哈,你這是白費力氣。”陳志凡並沒有任何表情,手上的動作更加快速,在陳志凡一拳要打中額頭時,這女子雙手護住,身體向後飄去。

“果然是這樣,”陳志凡終於找到了這東西的弱點,“剛纔自己攻擊的時候別的地方他從來不會保護的,唯有這個額頭,看來這個額頭就是他的弱點了。”

陳志凡好不容易抓到,哪能讓這東西反應過來,身體一轉就靠近,手上的動作都帶起了一連串的音爆聲音,每一下都朝着這般若的額頭打去。

陳志凡這瘋狂的動作連般若都感到害怕了,身體想要化作黑煙逃離,可陳志凡的動作更快,每次都快要化作黑煙之時,陳志凡的拳頭都先到達,這般若再次實體化擋住陳志凡的攻擊,如此反覆之下,般若的兇性也被打了出來,在陳志凡的拳頭再次打過來時,雙手也不護住額頭了,而是朝着陳志凡的脖子就抓了過去。

陳志凡沒想到這般若居然用這以命抵命的打法,慌忙之下只能收回拳頭抵住般若的攻擊,而般也趁着這個空擋化作一股黑煙竄出幾米遠。

再次化作實體的般若滿臉怒容,瞪着陳志凡的眼睛似乎能噴出火來,手上不斷變換動作,身體周圍的黑霧漸漸地被吸回體內,頭上的雙角似乎又生長了幾分,等到所有黑霧完全回到體內之後,這般若並沒有再次化作黑煙,而是像個蠻牛一般直接衝撞過來。

陳志凡也是一聲怒吼,雙手成爪狠狠地握住這般若的雙角,腰上發力,直接把這般若的身子扭了起來,重重地摔在地上。陳志凡哪裏還會再給這般若機會,把這般若摁到地上,拳頭就是如雨點般地落下,這般若的身體和剛纔附身在那年輕人身上時相比差了太多,陳志凡一拳頭下去,這般若身體上就塌下去一塊,不斷地錘擊讓這般若全身沒有一塊正常的地方,陳志凡並沒有第一時間打碎這般若的額頭,而是在戲弄這東西。

被虐的般若似乎沒有了任何脾氣,由着陳志凡不斷地錘擊,連一點反抗都沒有,這使得陳志凡心生疑惑,這東西不應該如此,原本還是凶神惡煞的,不可能自己這幾下下去就讓他老實了,這其中必然有鬼。

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但陳志凡心裏的警戒已經提升了,全力感受着身體附近的波動,突然,一股刺骨的寒意襲來,陳志凡身體早已經準備好,一個躬身就從側面跳了出去,就見身邊一股濃濃的黑煙衝了過去,這股黑煙和地上的般若類似,但要濃郁很多,等到黑煙凝聚成人型之後,果然和地上的般若屬於同一種類,但這個女子的長相要成熟很多。

“你比我預想當中的要強很多,”嘶啞的聲音從這新來的般若口中傳來,“我把這當作你對我的誇獎,”陳志凡身體繃緊,準備隨時反應,“你也應該是和他一樣,般若吧。”這個新來的點了點頭,“如果我沒說錯的話,應該是武田藤派你們來的吧,”這個般若又是點點頭,“我就知道會是這個老混蛋,”陳志凡心中已經把武田藤劃到黑名單上了,以後一有機會一定要幹掉他,“既然你們的目的是要我死,那麼就來吧,我也不喜歡這麼磨磨唧唧的,”

這個般若手中一縷黑煙鑽入了地上的那傢伙體內,很快地,原本身上坑坑窪窪的都恢復了過來,連實力都沒有絲毫下降,這讓陳志凡眉頭一皺,這個般若要比原來的那個強大太多,自己要小心應對了。

兩個般若都變成了惡鬼的樣子,“陳志凡,今天就請你留在這裏吧,”

“哈哈,誰會留在這裏還不一定呢。” 同時面對着兩個般若,陳志凡的心中也是充滿着警惕,這般若本身並不是有多麼強大,只是除了額頭上的弱點之外沒有其他的能對其造成傷害的,一個還好,兩個的話對於陳志凡現在的實力來說確實還有些棘手,更何況,後來的這個明顯要強大很多。

“我看不出來你倒是屬於什麼妖怪,”這後來的般若聲音更加嘶啞,“不過,既然主人已經下了命令要你死,所以你今天就留咋愛這裏吧。”

“你們廢話還真多,”陳志凡先手衝了上去,對着先前的般若就是一拳,既然一對二勝算不高,那就先廢了一個弱的。後來的一直在旁邊,陳志凡這一拳打出去,這個般若也正好伸手擋住,不過這一拳也讓陳志凡感覺出來了這後來的般若力量和原來的並沒有太大差別。

感覺到陳志凡的力量,這後來的般若拉着另一個迅速閃開,同時在途中一隻手不斷變換,等離開陳志凡五米開外之後,口中一聲嘶吼,頓時陳志凡就感覺身旁隱隱約約地有竊竊私語的聲音,逐漸地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到後來這些聲音簡直要在腦袋裏爆炸一樣。

陳志凡捂着耳朵,渾身的青筋都突了出來,從遠處看倒更像是殭屍了,這些聲音就彷彿是從心裏深處往外延伸,伴隨着這些嘈雜的聲音,陳志凡心裏開始逐漸地出現暴躁、憤怒的情緒,以至於這些情緒刺激的陳志凡想要發瘋。

遠處的般若一手指着陳志凡,口中唸唸有詞,看着陳志凡逐漸要失控的行爲,這個般若露出來一副殘忍的笑容,這個般若與原來的不同,般若也分爲黑般若與白般若,這個折磨着陳志凡的自然就是白般若,擅長於各種詛咒和精神性質的能力,而原來的那個就是黑般若,一般都具有很強的戰鬥能力。

陳志凡體內的屍經力量正在超負荷地運轉,隨時都有失控的情況,陳志凡遠遠沒想到,這個般若居然有這麼厲害的蠱惑人心的能力,一不小心就着了這東西的道,此時陳志凡感覺身體裏的每一處都像是要爆了一般。

突然,陳志凡的額頭中有一道紫光射出,很快便就覆蓋全身,在這層紫光的覆蓋至下,陳志凡感覺心底裏的暴躁等負面情緒被一掃而光,而那些聲音則是慢慢地消失了,等陳志凡完全平復下來之後,這道紫光則慢慢地回到了額頭上。沒想到黑鴉給的這個禁制還有這個用處,關鍵時刻還救了自己,陳志凡這是心裏倒還是有些感激黑鴉的。

“你怎麼擺脫的我的萬鬼噬心,”這白般若非常吃驚,這手萬鬼噬心在對方沒有戒備的情況下,自己還從來沒見過能活下來的,而今天居然會有一個完好無損的,這讓白般若很是吃驚。

“這個事情你還沒資格知道,”陳志凡也是發現了這白般若並不和黑般若一般,而是站在黑般若的後面,幸虧這黑般若是剛剛恢復,剛纔被影響的時間又短,如果被這兩個般若同時攻擊的話,陳志凡想想那黑般若的指甲和剛纔的情緒,自己還真的是很危險啊。

“哼,不過是運氣罷了,”白般若並非沒有看到剛纔的紫光,雖然出現的很意外,但白般若並不是只會這一手。“上,”白般若一聲低沉的吼聲,從她身後冒出數十道粗細不一的黑煙,直衝陳志凡而來,而黑般若也是緊隨其後,眼中的惡毒更盛。

黑般若陳志凡但是不擔心,但那數十股的黑煙讓自己不由得心生忌憚,感受過剛纔的情緒,陳志凡可不會再小瞧這些黑煙。全力運轉屍經的力量,陳志凡把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最快,在空中都留下了一連串的影子,這黑般若一看陳志凡朝着白般若衝了過去,自己也是一個轉身化作一陣黑煙攔住了去路。

一隻爪子突地伸向陳志凡的胸口,電光火石之間,陳志凡扭身躲過,同時借勢一腳踢出,幾股黑煙在黑般若面前凝聚一起,正好擋住了陳志凡的一腳,這一腳提上去感覺軟綿綿的,卻完完全全地卸掉了自己腳上的力量。

陳志凡急忙收回,另外的黑煙已經凝聚成了一個骷髏頭的模樣,衝着陳志凡的腦袋就要咬下去,陳志凡手上黑光大盛,抵住了這骷髏頭的前進,另一邊黑般若也是伸出一爪,陳志凡只得迎拳相接,“嘭,”地一聲,陳志凡倉促之間的一拳並沒能匹敵這黑般若,被打飛了出去,不過這黑般若的力量倒也沒給自己造成什麼傷害。

陳志凡一躍而起,屍經的力量充斥全身,嘴裏的屍牙又長了幾分,一聲怒吼之後,直直地衝着黑般若撞了過去,這黑般若以爲在白般若的幫助下,這個不知名的妖怪並不能把自己怎麼樣,因此就迎了上去,卻沒想到陳志凡這一撞使出了全部的力量,一下子就把黑般若撞得飛出去了十數米,白般若一看不好,控制着黑煙擋住陳志凡前進的道路,陳志凡也不強行衝過去,這黑煙看起來好像軟綿綿的,可是打上去的力道全都被卸掉了。

雙手伸到黑煙之中,陳志凡把體內的力量都集中在了指甲上,想要一下子把這些黑煙打散,但散成煙霧的黑煙很快就有聚集在了一起,不過,這就夠了,陳志凡趁着黑煙散開的空檔,迅速衝了過去,這一次的目標不是黑般若,而是白的。

黑般若被撞倒遠處不能第一時間趕過來,而那些黑巖又被打散,陳志凡全力一擊之下,已經想到了這般若支離破碎的樣子了。

但沒想到,在陳志凡衝到面前的時候,這白般若雖然露出了一絲恐懼,但轉瞬即逝,白般若用力抓住了自己的左胳膊,“嗤啦,”一聲,像是布匹被撕爛的聲音,白般若硬生生撕下了自己的左胳膊,拋向陳志凡,這條胳膊在空中很快地化爲了一團黑霧,陳志凡連忙躲閃開,這黑霧之中讓陳志凡感到非常不安。 這團黑霧的飛行很緩慢,就像是飄在空中一樣,但當這團黑霧落到地面之後,“嗤啦,嗤啦”的聲音響起,不過眨眼功夫,地面就被腐蝕出來一個大洞,陳志凡慶幸自己剛纔躲閃的夠快,要不然這個洞就得開在自己身上了。

丟掉一條胳膊的般若迅速地離開陳志凡的身邊,身上的黑氣飄散出來,逐漸地又凝聚成了一條新的胳膊,但這白般若渾身的黑氣減弱不少,很明顯回覆一條胳膊耗費了白般若不少的力量。

旁邊被撞飛出去的黑般若飛到了白般若身旁,這白般若惡毒地看了眼陳志凡,又像是下了什麼決定一般,對着自己的心臟舉手就是一爪,黑般若看到這個動作,眼中被貪婪佔滿了,白般若從心臟的位置掏出來了一團黑氣,這團黑氣明顯不同,就像是跳動着的心臟一般,還在一收一縮。

黑般若一看掏出了這個,瘋狂地撲了上去,一口就把這團黑氣吃了下去,陳志凡看着這黑般若在吃下這團黑氣之後,身上的氣勢在瘋狂地增長,而身體也在不斷地變化着,從原來的的類似人的形狀已經完完全全地成爲了一個惡魔的樣子,羊頭,虎身,狼爪,這黑般若身上噴出了大量的黑霧,這些黑霧把白般若和黑般若包圍到了裏面,陳志凡察覺不到裏面發生了什麼。

陳志凡並不打算給這兩個什麼機會,看這樣子,這兩個肯定是要有什麼大的變化,等他們成功,自己就不好做了。雙手上不斷地冒出黑光,這黑光在陳志凡的手中逐漸地融合成了一把大刀,陳志凡身形轉換之間就來到了黑霧旁邊,舉起大刀就是一劈,“咣,”像是砍在了金屬上一般,這讓陳志凡大感驚訝,別說金屬了,這世界上還真沒什東西能在自己這一劈之下完好無損的,要知道,這黑光凝聚成的大刀可是自己全身的力量,比自己的全力一擊還要強大,畢竟這把大刀上有着屍經的力量。

但驚訝歸驚訝,陳志凡明白就算是不能打散這團黑霧,也要給他們造點麻煩,而要這麼做,就不能力拼,只能智取。

陳志凡站在這團黑霧之前,也放出了自己體內的屍氣,控制着這股屍氣纏繞上了黑霧,在很短的時間內,黑霧便被泛着墨綠色的屍氣所包圍起來,陳志凡的神識全都放在了這團黑霧上,仔細地尋找是否有任何的漏洞,哪怕沒有,這團黑霧也應該不會是全都如剛纔一般堅固,會有一些較爲薄弱的地方。

在仔細的尋找之下,陳志凡發現,這團黑霧的頂部是受屍氣影響最嚴重的的地方,陳志凡高舉手中的大刀,對着頂部就是一刀砍了下去,“咔擦,”就像是蛋殼破掉了一樣,數道裂紋從頂部延伸下來,一縷縷的黑氣滲透了出來,陳志凡早已經將屍氣收了回來,此時就等着會發生什麼。

從黑霧中飄出的黑氣越來越多,最後已經快要把整團黑霧包裹起來了,就聽見一聲低沉的嘶吼,隨後,“嘭,”的一聲,伴隨着巨大的衝擊風,黑霧被從內部四分五裂開來,此時站在哪裏的和原來的黑般若並沒有太大的分別,只是臉上不再是原來的黑灰色,而是變得煞白,就像是血一樣,而身子也是一邊煞白,一邊黑灰,就像是被人用刷子專門塗抹過一樣。

出來的這個般若眼中充滿着仇恨,對着陳志凡一聲吼叫就是衝了過來,“來得好,”陳志凡此時正愁這個東西變成了什麼樣了呢,既然過來了,那就手底下感受一下吧。

這般若應該是融合了黑白兩個般若形成的,但也是被自己打斷所以纔是這個樣子,不過這個般若融合成這個樣子,力量倒是強了很多,陳志凡和這個般若一下一下地對拳,般若拳上的力量並不比陳志凡小,但這樣倒也讓陳志凡高興,也不知道是自己打斷的原因還是原本就會這樣,這般若融合了之後雖然力量各方面都變強了,但這智商確實下降不少,連話也不說了,想表達什麼都是吼一聲。

“嘭,嘭,嘭,”連續數十拳之下,陳志凡一腳踢中了般若的胸口,身體倒飛出去,在空中的時候,陳志凡身體發出一陣黑光,這股黑光以極快的速度衝到了般若身上,“嗤啦,”像是滾油潑到了冰塊上一般,這般若身上迅速地被腐蝕出來一大塊,“嗷,”般若吃痛,也不去管身上的傷,衝着陳志凡就是一爪子,陳志凡雙手上舉,正好托住這一抓,腳下一用力,正踢中這般若的下腹,一腳把這般若踢倒了,而陳志凡也是沒有停下動作,手上的指甲對着般若的額頭就伸了過去,“哐,”地一聲,陳志凡這一爪不僅沒對般若造成傷害,發而把自己都震到了,“怎麼回事,這般若的額頭怎麼這麼堅硬。”

反應過來的般若起身對着陳志凡的大腿就是一爪,陳志凡身體扭動,連連躲過了般若的幾下,般若沒有攻擊到陳志凡,似乎心中有氣,擡頭長嘯一聲,從嘴中吐出一片黑光,陳志凡慌忙之間沒能躲過去,揹着金光擦到了自己的背部,“嗤啦,”自己的背部被迅速地腐蝕了一大片,“這是?”陳志凡大驚失色,剛纔的拿到黑光從感覺上以及傷害上來說,就是自己剛纔釋放給般若的,“這東西還會這一手不成?”

陳志凡手下掐訣,身形在原地不斷變化,慢慢地天空變得陰鬱了起來,而陳志凡身邊則不斷又墨綠色的光華在閃動,“出,”陳志凡用手一指這般若,墨綠色的光匯聚成一柄短劍的樣子朝着般若紮了過去。

這般若倒也不躲閃,任由這柄短劍扎到了自己肩膀上,“嘭,”地一聲,般若的肩膀被炸出來一個大洞,一條胳膊僅靠着一點點皮連着。“我看你這次還能不能學,”陳志凡盯着這般若的動作。

令陳志凡更加驚訝的是,般若身上冒出大量黑氣,這些黑衣一出現便往傷口處涌去,不一會就又是一條完整無缺的地方,而原本被腐蝕的地方早已經不見了傷口。 看到這一幕,陳志凡大感鬱悶,這般若應該是擁有剛纔白般若回覆自己胳膊的那種能力,“這可很難辦啊,”陳志凡身體緊繃,準備着這般若隨時出現的攻擊。

但般若傷好之後並沒有第一時間選擇攻擊,而是站在那裏像是在思索什麼,陳志凡看這樣子不知是什麼情況,也沒有上前,就這樣過了一會,般若像是想通了一般,看向陳志凡的眼睛中居然帶着一絲貪婪,這般若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張嘴吐出一團墨綠色的光團。

“靠,”陳志凡一見光團朝着自己飛來,手上連連轉動,一團黑光被拋了出去,兩團光團在空中相遇並沒有發出聲音便泯滅了。

這般若看到陳志凡這一手,眼中的貪婪更盛,口中不斷地吐出綠色光團,而陳志凡也無奈不斷地抵消這些光團。真是搬起來石頭砸自己的腳,陳志凡心裏嘀咕,這般若居然可以複製自己的能力,用起來比自己都要熟練。

在發出數十個墨綠色光團之後,像是學到了什麼一般,這般若再次張嘴突出的是一個黑色光團,但黑色光團咋一出現就在空氣中消失了,般若連吐十數個都是如此,這般若眼看不能成功,倒眯起來眼看着陳志凡。

陳志凡被這般若看得心裏發毛,這般若原來只能複製打擊到他身上的能力,但那又能怎麼樣,想要給這東西造成傷害,就必須得打擊到他呀,可這東西的恢復能力又強,到時候恐怕自己還沒把他怎麼樣,倒是被他複製的自己的能力給打死了。

想到這裏,陳志凡都頭大,不能用屍經的力量來攻擊,只能依靠拳頭,可他又和自己的力量差不多,長期耗下去的話恐怕吃虧的還是自己,可要是用屍經的話,又會很快地被這般若學去,到頭來吃虧的還是自己,似乎,自己陷入了一個死局。

般若看陳志凡沒有攻擊的意思,顯出來着急的神色,雙腿一蹬,就朝着陳志凡衝了過來,“算了,拼了,”陳志凡想半天也沒想到解決的辦法,但不如先打再說。

這般若靠近陳志凡的身體就是一爪,這一下朝着腦袋而來,陳志凡也不去擋住,等這手臂伸了過來之後,雙手突地抓住,緊接着就是用力一扭,想要將般若的這條胳膊扭斷,但般若的身體卻隨着陳志凡扭得方向來了個旋轉,隨機就是一爪掏在了陳志凡的肚子上,血淋淋的幾個洞往外冒着屍氣,陳志凡也不去管自己的傷口了,在般若掏住自己肚子的時候,也是一爪掏中了般若的腦袋,“嗷,”顯然腦袋上的血洞要比身上的疼得更多,般若吃痛鬆開了手,但陳志凡可不打算輕易結束,空出來的一隻手也是對着腦袋伸了進去,“嗷,”般若又是一聲吼叫,雙爪在陳志凡身上不斷地亂轉,無數個血洞一會就出來了,把個陳志凡的身體硬生生地抓成了篩子。

忍着痛的陳志凡可沒空去管這麼多,伸進去腦袋裏的雙爪在裏面不斷攪動,而般若的腦袋裏就像都是棉花一樣,陳志凡在裏面使不出多大的力量,陳志凡忍着疼痛之餘,也沒忘記這般若的死穴—額頭,“既然腦袋不行,那就試試你這裏,”陳志凡的指甲從般若的內部“噗,”地一下透了出來,這一下正在額頭的中央,“怎麼回事,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啊,”陳志凡的指甲雖然用盡了力氣才透了出來,可是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異常。

般若對於陳志凡的行爲除了吼叫和手上的血洞之外,也沒有其他的反應。陳志凡只好先撤開身體,讓自己緩一下,怎麼回事,陳志凡盯着般若那還在往外冒黑氣的額頭,原本這般若護住額頭,難道只是意外?不可能,當初自己攻擊的時候,那黑般若可是死命的護住的,除非,這兩個般若融合之後,額頭上的弱點消失了,但要是那樣的話,這般若豈不是沒有任何弱點了,陳志凡心裏苦笑。

很快便恢復了傷勢的般若張嘴對着陳志凡就是幾團墨綠色的光團,“還真是麻煩啊,”陳志凡心裏想,身體急速地躲避着這些光團,“被自己的能力逼成這個樣子,我應該是第一個吧。”陳志凡的力量都輸送給了癒合傷口,那還能抽出來對付這些光團,般若看到陳志凡並沒有用原來的黑色光團抵消掉,眼珠一轉,身子立馬就撲了上來。

這般若是剛纔開了竅了嗎?陳志凡心想,居然還知道在自己手上的時候衝上來,這可和剛開始的時候那種對拳的狀態完全不一樣了。

陳志凡無奈之後只好閃避般若的攻擊,般若一看陳志凡不和自己對拼了,攻擊就更加猛烈了,陳志發在般若的攻擊之中,閃避越來越困難。

突然,般若張嘴就是一道黑光,陳志凡躲閃不及,別黑光打到了肩膀上,“嗤啦,”一聲,肩膀被腐蝕出來很大一片,而般若也是抓住這個機會,對着陳志凡更猛烈地攻擊,陳志凡在幾秒鐘之內被般若打了數十下,身上剛癒合好的血洞又被般若抓開了。

“啊,”陳志凡大吼一聲,身上猛地迸發出一片黑光,這片黑光出現之後就朝着四面八方衝擊開來,般若也被這片黑光打出了幾米去,胸口更是一個深深的傷口,發出金光之後的陳志凡全身都有些虛弱了,剛纔那一下用了身上大部分的力量,若是還讓般若剛纔攻擊下去,恐怕自己就得死在他的手上了,不過用出來那招之後自己也沒剩多少力量了,恐怕再打下去,自己也很難說了。

般若的身體這一次回覆速度很慢,剛纔陳志凡那道黑光的傷害確實令他吃不消,傷口倒還好說,最主要的是黑光中帶有的屍氣,和般若本身的黑氣產生強烈的衝突,這般若不得不全力釋放黑氣去癒合傷口,倒沒有第一時間衝上來。 「師兄不在的時候,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么?」

「有必要的話,就離開師父吧。」

「去找一個真心待你的男子,好好生活下去。」

段月容長了一副儒雅的書生的臉,尤其是他說話的時候,就好像一個書生似的,溫柔的乾淨的讓人看起來就很溫馨,很舒服。

妖玲兒卻被他說的這些話給震驚了。

師兄居然說讓她離開師父?

她們兩人都是孤兒,從小被師父收養,但,兩人卻被師父當成毒藥人。

師父天天在她們身上試毒!無所不用其極!

有時候,痛的她都想直接死去!

師父還教她們雙修大法。

她和師兄,親身嘗試,連最親密的事情都做了,起初,她不願意,可後來,也就慢慢的習慣了。

但是直到現在,她們也只不過是從對方的身上各取所需,她們之間,根本不存在什麼情愛。

更從來沒有像這樣說過貼心話。

她也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也會被溫柔以待?

可是這些話,師兄為什麼不早說呢?

為什麼,要等到她們經歷生死離別的時候呢?

妖玲兒的眼睛濕潤了,心中滿滿是感動。

「師兄……」妖玲兒此刻是滿心的感動,她之前想要殺段月容,可是現在卻一點都下不了手了。

段月容看著她,溫柔的笑笑,然後手中亮出一把銀色的匕首,塞進了她的手中,握著她的手,對著自己的心臟,「玲兒,殺了我,殺了我吧,殺了我,你就可以活了,然後好好的照顧自己。」

「師兄……我,我……」妖玲兒的手微微顫抖,不停的搖頭。

「別怕,殺了我,你就可以好好的活下去,只是師兄以後,卻不能再照顧你了。」段月容又是幽幽的嘆息了一聲,像是再和心愛之人告別。

「呵……」夜冰依雙手環胸,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眼前上演的這狗血的一幕。

如若不是段月容眼中一閃而過的精光,她還真的會和妖玲兒這個蠢女人一樣,被他這高超的演技給騙過去了。

原來這些人,都他媽的是戲精。

同情的看了一眼妖玲兒,夜冰依嘆息,哎,果然陷進愛情的人,都是傻瓜。

先愛上的那個人,就是輸家。

段月容握著妖玲兒的手,對準自己的心口,一臉的虔誠,好像不是去送死,而是在做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一樣。

妖玲兒睜大眼睛,盯著段月容的眼睛,似乎想要看清楚,段月容說的話是真是假,但是段月容的眼中,除了真誠,無比的真誠,再沒有一絲虛假。

妖玲兒嘴唇顫抖,痛苦並快樂道:「師兄……我們一起逃走好不好?」

段月容皺了皺眉,隨即搖了搖頭,指了指一臉陰柔,妖孽美得過分的男人,「玲兒,你覺得我們能打敗他嗎?」

妖玲兒聞言,面色瞬間慘白。

眼中突然噙滿淚水。

唇角微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