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讓我離開……我好難受!」女人不斷的哀求。

樂天眯了眯眼,他突然伸出手,在女鬼的身上點了一下,這一下看起來什麼東西都沒有點到的樣子。

接著樂天就一腳掃開了地下的銅錢和血跡!

女鬼的身形晃了晃,慢慢的變淡消失了。

「呼!」

蠟燭也滅了。

孫浩南一臉驚詫的打開電燈,明亮的燈光讓幾個人齊齊的鬆了口氣。

李大利一屁股坐到了浴池的邊緣,鄧建輝也長長的吐了口氣。

「我說兄弟,這是怎麼回事?」孫浩南看著樂天。

「這個女鬼有問題!」樂天回答。

「有什麼問題?」孫浩南眨了眨眼。

鬼就是鬼,還分什麼問題不問題的?沒看電視里的法海嗎?管你是什麼,只要是妖精我就是收!

「那個鬼……被人控住了,她的身後還有一個高人。」樂天看著孫浩南。

孫浩南一愣。

「只收了這個女鬼沒用!」樂天補充了一句。

孫浩南到吸了口冷氣,這是有人在專門針對他嗎?

四個人離開了包間,來到孫浩南的辦公室,這裡就乾爽了許多,三個傢伙直勾勾的看著樂天。

「要不明天再說吧?這都半夜了……」樂天突然說道。

「靠!這事怎麼能等?兄弟你是不是嫌錢不夠?要多少你隨便說!車就在下面,要不我們現在就去先看看車!」孫浩南差點急眼了。

剛剛那個女鬼自己可以親眼看到的,這根本是不能做假的,而且自己的兩個兄弟也看到了!

「唔……也好,那就先看看車。」樂天點點頭。

鄧建輝看著樂天,這傢伙說到底還是個貪錢的貨色,不過看剛剛的手段……真本事應該還是有的。

他和李大利沒有下去,孫浩南帶著樂天去了洗浴會所後面的大車庫,這裡他放了三輛車子。

「這輛是進口豐田霸道!這是路虎攬勝巔峰創世加長版SUV!這輛是賓士G63AMG!」孫浩南說道。

他也算是下了大本錢了,路虎攬勝和賓士G63的價格都超過兩百萬!

樂天看了看,指了指那輛路虎攬勝加長版SUV。

孫浩南點了點頭,這小子眼光不錯啊,這輛車是三輛中價格最高的,三百多萬!

馬上有小弟開始收拾這車子,孫浩南的車很多,這輛車他也不常開,裡面有一些他的私人物品都收拾了出來。 “那雙眼睛……”龍皇瞳孔微微一縮,露出驚異之色。

劍聖葉流雲眼神也漸漸的眯起,只見秦守淡淡的擡起了手掌,不見秦守有任何的動作,一股沛沛綿綿的無形吸力就作用在了葉流雲的身上,葉流雲周遭的空間扭曲恍若重疊,葉流雲倏然間不受控制似的被牽引而來,但是葉流雲並未慌亂,眼神平靜而淡然,如同已經金盆洗手的劍客,寶劍歸匣,但是當他重出江湖的時刻,劍鋒將再度綻放光彩,劍聖並沒有任何武器,只是虛空一點,無形劍氣破體而出。

“餓鬼道!”

秦守擡手便施展餓鬼道吸收劍氣力量,但是卻發現其中幾乎沒有能量,純屬氣勁和劍氣,可以說是這是頗爲純粹的體術,針對劍聖恐怕一切能量吸收的能力都沒有用處,也就是說接下來秦守的餓鬼道起不到任何作用了,而且既然是比試,那麼也沒有必要動用畜生道了,人間道恐怕效果也不是很明顯,地獄道更是無用。

“神羅天徵!”

秦守將所有到來自己面前的劍氣統統震飛,萬象天引和神羅天徵,斥力和吸力同時作用在一點,造成的一點的爆炸衝擊波將會形成可觀的傷害,劍聖卻破開了秦守的束縛,身化劍刃切碎虛空,出現在了另一端,隨後葉流雲劍氣噴吐間,一道細長如髮絲般的青絲從其手心中纏繞而出。

化劍爲絲!

這一縷劍絲誰都不敢小瞧。誰也不清楚這到底是蘊含了多少可怕的劍氣壓縮而成的,簡直相當於壓縮到極致的核彈,但這還沒有完。劍絲越來越多,相互纏繞盤旋,最終化作三尺青鋒,犀利有餘,那銳利的氣息僅僅只是看上一眼都感覺刺目扎眼。

“奕劍術!”

奕劍術可以說是交戰中預測對手所有動作的劍招,並不只是單純的劍招套路,而是一種精神狀態。類似於具備了寫輪眼,不單單只是預測對手的動作。即便是對手的下一步的攻伐之術也能看到未來動作,甚至能夠看穿對手的破綻,一定程度上足以媲美秦守的寫輪眼,雙方都具備這樣的能力。雙方各具千秋。

“念劍術!”

青鋒長劍化作三千劍絲,隨後幻化而出一尊冰霜巨龍,吐息龍炎,雪花飄飄伴隨龍息飄落,秦守眉心的轉生眼微微一縮,就看穿了雪花的本質,竟然都是劍氣化作的雪花,每一朵雪花降落之後,都將是最強的銳利劍氣。一旦身處雪花飄落的中央,幾乎是被萬箭穿心,尤其是極端可怕的劍意。一旦被穿透身體,將會造成輪迴眼黑棒似的壓制力量,爲此秦守毫不猶豫的撐起了須佐能乎,具備了輪迴眼的須佐能乎究極體可謂是真正的穹兇降臨,至少蔓延三千丈,天狗頭盔尖銳而猙獰。那燃燒的赤金色竟然變成了紫金色。

現在只是出現半邊身軀,防禦力驚人的須佐能乎無視一切漫天飛落的雪花。雪花融化,飄飄灑灑的落在須佐能乎的身上,迸射出千萬璀璨的銀光,劍氣席捲,滌盪八荒,在須佐能乎的防禦鎧甲上留下了斑駁的白痕,有的甚至只差分毫就能突破鎧甲的防禦了,那隻咆哮的劍意冰霜巨龍猙獰搖擺,嘶吼着朝着秦守呼嘯而來。

“剎那芳華!”

秦守也不藏私,一上來用了底牌之一,氣勢攀升到頂峯,一劍劈落,冰霜巨龍被時間法則所左右,根本無從抵擋,不曾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布都御魂之劍斬成了兩半,鏗的一聲回鞘龍吟輕鳴尚且迴盪在耳畔,但是卻不曾見過布都御魂之劍的真身,劍聖葉流雲眼眸一亮,大讚:“好劍!”

好賤……

秦守不自主的邪惡了。

“御劍八法中最後三式是禁招,有傷天合,但是現在我打算使用,小心了。”劍聖提醒道,秦守嚴陣以待的沉沉點頭。

“情劍術!”

這一招秦守當初親眼見識過情劍術的可怕,那可是能將對手的情絲抽出來化作自己的情劍,情劍還帶着其主人的獨有能力,非常逆天的手段,葉流雲擡手將自己的‘藏鋒’石劍抽了出來,隨後對準了秦守的心口,秦守清晰的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情絲從心頭抽出,伴隨而來的是幾乎要叫出來的快感,但是秦守有着輪迴眼,人間道能力讓秦守對靈魂的領悟突飛猛進,強行壓抑自己!

情絲剛剛露了個頭就直接重新縮回去了。

龍皇和劍聖都微微一怔,似乎越發的驚奇的‘咦’了一聲。

劍聖葉流雲並不顯得尷尬,手持藏鋒劍,緩緩的說道:“妖劍術太過狠毒,而且針對的只是大規模的羣戰殺傷,對於現在的交手無用,現在我施展的是最強的一式邪劍術,以入邪爲代價獲得強大的心靈力量,足以統御萬道。”

邪劍術!

御劍八法中最強大的劍術!

黑衣少年的劍聖葉流雲肉眼可見的外貌發生了變化,進入第二世,重新從生命的起點出發的葉流雲原本是十六七歲的清秀少年模樣,此時變成了二十五六歲的青年模樣,劍眉露出煙燻似的黑邊,嘴脣變成了紫色的脣影,一頭如瀑的黑髮卻陡然變成了白髮,隨風飄蕩,邪氣凌然,氣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說之前的劍聖是慈眉善目的佛陀,那麼現在的葉流雲就是邪氣凌然的魔尊!

邪劍術的本質便是:我若爲佛,天下無魔;我若爲魔,佛奈我何!

超脫、瘋狂、桀驁、自負!

種種截然不同的邪異光環加持在劍聖葉流雲的身上,讓葉流雲變成了邪氣凌然的模樣,眼神邪異而深邃,白髮漫天飛舞,眼眸閃動之間竟然流淌着滔天的殺意,這種意境簡直讓人望而生畏,靈魂都在顫抖,秦守凌然,現在的葉流雲簡直如同進入神禁層次的自己!

又或者是有着斑爺的影子!

“輪墓,邊獄!”

秦守從來都是相信自己的直覺,輪墓出現了三個影子,這是秦守目前的極致了,一口氣脫離了身體,以虛身衝到劍聖面前,但是詭異的事情卻發生了,邪氣凌然如若一尊邪主臨塵的劍聖葉流雲竟然淡淡的掃了一眼三個輪墓影子,給秦守的感覺竟然是他看到了這影子!

秦守產生了一種荒誕到不可思議的念頭,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驗證了秦守不安的猜測,邪劍術的意境太過可怕,彷彿超脫了這個次元的力量,劍聖葉流雲不單單是看到了輪墓影子,而且還能與之交手,其流轉邪氣的劍意竟然能刺穿輪墓影子!

“邪劍術……果然詭異!”

秦守瞳孔微微一縮,召回了輪墓影子,劍聖葉流雲的笑容詭異而森然,紫色的脣影如同揮之不去的夢魘,無鋒的藏鋒劍現在露出了真正的鋒芒,如同洞穿虛空的虛空劍胚,秦守赫然凝聚出念珠護在身前,但是這一劍實在是太快了,而且太過鋒利,斬破沿途的一切朝着秦守的心口刺去。

秦守的雙眼變成了永恆萬花筒寫輪眼的六菱狀。

噗!

邪劍術如同切豆腐似的將念珠盾牌刺出一道薄薄的口子,穿透了秦守的心臟。

秦守的眼睛瞬息變成了滿月,時間力量流轉。

“溯流!”

時間倒退一秒,如若邪主般的劍聖輕咦了一聲,重新回到了御劍而來的狀態,虛空劍鋒與念珠盾牌接觸的剎那!

虛空劍!

劍聖微微一蹙眉,當犀利的藏鋒劍虛空劍鋒前三分之一的劍鋒刺穿了念珠盾牌,僅僅只是差了半分可以刺破秦守心臟,但是劍聖葉流雲卻停了下來,因爲他感覺到了同樣犀利,同樣可怕的劍鋒,帶着滲人的寒意直指自己的心臟!

龍皇微微一震,頗爲震驚的說道:“難不成又是瞳術的能力,連邪劍術也能駕馭複製?!一模一樣的虛空劍?!” 九牽起銘音的手,從軟椅上站起,然後揉了下銘音的腦袋。

「小傢伙,今天出去買了什麼?」

九沒再多想,而是看向銘音拎回來的袋子,畢竟現在也該為午餐做準備了。

「一些生肉啦,給九姐姐補身子。」

銘音不太習慣被九揉腦袋,但她卻不排斥這種感覺。不過,被就揉了幾下腦袋后,銘音輕巧的彎下身,躲開了九的手掌。

「頭髮都亂了…下午還要出去,可不能由著九姐姐胡來。」

銘音拎起一旁的袋子,打算去準備午餐。

「你也多讓我露幾手啊。」

九見狀,她也跟了上去,要強的她不習慣被別人無微不至的照顧,她也想做些什麼。

「九姐姐不要胡來,上次不就差點舊傷複發嗎?等九姐姐徹底好之後,這些事情就都交給九姐姐了。」

銘音占著主廚的位置,她不打算讓九再因為一些無所謂之事受傷。

「等到那時候,銘音也會這樣說,而我就更沒有機會了。」

九嘆了口氣,她吐槽了銘音一句。

其實,如果銘音知道了九之後的計劃,那她現在肯定會把主廚的位置讓給九。

「養傷最重要,這一點九姐姐應該比我更清楚。九姐姐在傷好之前,就別跟我爭了。」

銘音對九笑了笑,然後小心地將案板上的肉切碎。

「銘音,你一直叫我九姐姐,著實讓我不好意思,我們的年齡相差不大,你大可直接叫我九。一開始你不也直接叫我九嗎?」

九沒有和銘音爭論下去,而是換了個話題,看著銘音像對待藝術品一般處理食材。

「那時候我們相處時間還不長,我還不知道九姐姐的為人,所以才直接叫九。可現在我知道了,九姐姐是個不錯的人,而且比我優秀太多,即便身受受傷,也會盡自己所能照顧我,而且九姐姐確實比我大兩歲呀…

不如說,九姐姐其實已經把我看做了妹妹,我只是順著九姐姐的心意這樣叫而已。」

銘音說了許多,但她處理食材的速度卻沒有因此減慢。

九在聽了銘音的話后,愣了幾秒,然後淡然一笑。她知道,銘音有時雖然表現得很天真,但其實她什麼都懂。

正當九打算說些什麼時,她突然聽到了一些不自然的聲響,她立馬轉過身去,發現插座的指示燈已然熄滅了。

「今天有說要停電嗎?」

銘音吐槽了這麼一句,但她並沒往壞處想。可九卻因此緊張起來,她拿起另一把廚刀,並推著銘音離開了廚房,躲在窗戶看不到的地方。

「九姐姐,放心吧,這只是普通停電而已,有我在,那些傢伙不會找到我們。」

銘音這麼說了一句,但她見九的表情不像是在開玩笑,於是也就收聲了,認真傾聽著周圍的一舉一動。

沒過多久,九就聽到了門鎖轉動的聲音。那聲音很輕,來者一看就是個老手,但很可惜,兩人已經因為之前的異樣而產生警覺,她們聽到了這聲音。

門開了,兩個黑衣人悄無聲息的走入室內,一人徑直走向廚房,而另一人則查看其他房間。 車子被從車庫裡開了出來,停在了洗浴中心的前面。

「兄弟,以後審車什麼的你就直接送到我這裡,我有人專門搞定。」孫浩南說道。

樂天滿意的看了看這個大傢伙,這東西上路之後一定非常的威風,可是他忽略了一個情況,那就是自己沒有駕駛證!

至於開車……

樂天也從來沒開過,不過他可不認為自己不會開車,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吧?

「輝哥……」

樓上的辦公室,李大利看著鄧建輝。

「怎麼會是她?」鄧建輝也是眉頭緊皺。

李大利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我前天還和她見過面!怎麼會死了呢?就是今晚我還和她通過電話!」他簡直是莫名其妙。

「你和她見面?做什麼?」鄧建輝意外的看著李大利。

李大利頗為尷尬的乾笑了兩聲。

「艹!她是誰的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鄧建輝罵了一句。

「熊哥早就不要她了,那個女人和我說熊哥一個月前就把她打發走了,要不然我再怎麼缺女人,我也不會去碰她啊。」李大利解釋道。

「這個女人……老熊一直是很喜歡她的,怎麼會和她分了?」鄧建輝皺眉。

「那我可不知道,不過這個女人的床上功夫真的是沒的說,只要你能想得出來的,她都能做得出來!」李大利攤了攤手,末了還嘉獎了一句。

鄧建輝瞥了李大利一眼,沒說話。

「老熊這段時間怎麼樣了?自從他的腿壞了以後,就很少見到他了。」他問了一聲。

「不知道,反正熊哥也不缺錢,除了享受生活他還能做什麼?」李大利搖搖頭。

鄧建輝點點頭。

的確,在不缺錢的情況下,除了享受生活還能做什麼?

他們口中的老熊其實還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說起來他還是鄧建輝他們的領路人呢,是他們以前的老大,只不過那個時候的地下世界比較混亂,老熊在一次混戰中被人打斷了腿,成了瘸子之後就退出了。

位置讓給了鄧建輝他們,鄧建輝一個月十萬塊的零花錢都會按時打到這位退休大哥的賬戶上。

只不過孫浩南是鄧建輝做了大哥之後結識的,所以他並不太認識老熊,更不認識他這個前女友了。

兩個人正說著話,孫浩南和樂天回來了,兩個人就停了下來。

「兄弟,現在就看你的了。」孫浩南寄希的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他微微的琢磨了一下。

突然樂天不斷地用鼻子嗅著什麼,三個男人看著他奇怪的動作,鑒於樂天三翻四次出現這樣奇怪的舉動,三個人已經見怪不怪了,只是這樣看著他。

「幹嘛?」李大利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天在李大利的身上嗅來嗅去。

皇帝要出嫁 「你的身上有那個女人的味道……」樂天慢慢的說道。

李大利面色一變,鄧建輝驚訝的看著樂天,李大利剛剛和自己說過和那個女人有染,結果這個傢伙就靠鼻子聞出來了?

這特么狗都沒這麼靈吧?

「這……不可能,我剛剛洗完澡,身上不可能有味道。」李大利驚訝的看著樂天。

「是死人的味道……洗不掉的!」樂天笑呵呵地看著他。

李大利吸了口冷氣。

「死人……」

「沒錯,你有沒有在那些年紀很大的老人身上聞到一種奇怪的味道?那就是一種蒼老的馬上要死亡的味道!這個味道越濃……說明你的壽命就越要走到盡頭了。」樂天慢慢的說道。

獨佔萌妻:權少,求輕寵 李大利突然打了個哆嗦。

「我只是沾染了味道……我不會早死吧?」他看著樂天。

「你不會!但是也說不準。」樂天話鋒一轉。

接著他就去了一旁的衛生間洗了洗手,一副要收工的樣子。

「幹嘛?」孫浩南奇怪的問。

「今天只能到這了,我們目前不適合主動出擊!」樂天說道。

「那怎麼辦?我的洗浴中心如果再出這種事,我連生意都做不下去了。」孫浩南看著樂天。

「沒事,我們有誘餌。」樂天微微一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