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點完了就讓讓。”身後的客人抱怨起來。

咕嚕。

林強與朱旺嚥了口口水,不敢久留,一人端着餐盤去找座位,另一人則快速找到旁邊的二維碼掃碼付錢。

林強找的位置是在最裏面的一個角落,儘管環境簡陋,但地面、桌面、牆角等位置異常乾淨,挑不出絲毫瑕疵。

另外,在過來的途中,朱旺發現眼鏡女生等人已經走了,心裏不免感到有些失落。

“這小籠包配合玫瑰香醋的味道簡直絕了!”林強已經將一個蘸了玫瑰香醋的小籠包放在嘴裏,此刻正含糊不清的說着,滿嘴芬芳。

“喲呵,瞧你這樣子。”朱旺搖了搖頭。不就是小籠包麼,美食城也有非常好吃的小籠包不是麼?退一萬步說,就算這家的小籠包味道確實不錯,至於把你吃成百八十年沒吃過飯的寒酸樣嗎?

給咱體育大學長長臉,行不!

“你趕緊嚐嚐,真不開玩笑,這小籠包無論是皮、餡、湯汁還是玫瑰香醋,都堪稱完美,吃在嘴裏簡直能把舌頭融化了!”林強眼眶冒汗了。

如果可以,他覺得自己能吃下50個!

“行行行。”朱旺現在滿腦子都是那雙水藍色的眼眸,隨意的夾起一個小籠包蘸着香醋放進嘴裏..

然後,水藍色眼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滿腦子的雞汁清香與玫瑰花海!因爲小籠包的表皮自動炸裂了,汁水的熱氣在口腔裏攪動風雲!掀起一波接一波的美味風暴。

“怎麼樣,我沒騙你吧?”林強不知何時用手機記錄下朱旺臉色變化的瞬間,此刻正編輯圖片,將其做成了一個‘胸口碎大石’的表情包。

朱旺沒空理會,揮動筷子頻繁的往嘴裏送包子,結果,眨眼就沒了!

“臥槽,我這纔剛剛把舌頭打溼,就..就沒了?!”

“一共就五個,每個還那麼小,你還想怎樣?”林強偷笑。

“這他嗎,完全不夠吃啊,也太坑了吧。”朱旺說着說着就想將手裏的筷子拍在桌面,卻發現周圍的客人立馬投來警告的眼神,不由弱了氣勢,只好與林強乖乖收拾好餐具,從餐館離開。

對於朱旺來說,這頓早餐吃得很不滿意!

首先是餐館的各種奇葩規矩,若非心裏充滿好奇,他肯定扭頭就走。其次是包子,貴也就算了,分量還少的可憐,這能吃飽嗎?最後是餐館的客人,一個個就像吃了炸藥一樣,總給人一種隨時要動手的感覺!

奇葩、量少不說,還TM不準抱怨!

“朱旺,明天再來試試?”林強突然說話。

“好。”

在說出這個字的時候,朱旺只感覺自己非常沒有骨氣,明明前一秒還在各種抱怨,結果下一秒瞬間妥協,沒有絲毫掙扎反抗的餘地!

但,這特製小籠包實在是太好吃了!而且那位最美廚娘..不,她分明就是仙子姐姐!

無論是出於口福還是眼福,這家餐館..以後必來之!

“明天多叫些兄弟過來撐場面,不然心頭不舒服。”朱旺嘀咕一句。

“爲什麼?”林強詫異,“咱們是來吃飯的,又不是來打架的,有那個必要麼。”

“我不是這個意思,難道你之前在餐館的時候沒覺得壓抑?就是那種心臟被石頭壓着,難以呼吸的感覺。”朱旺解釋道。

“有啊,但那種感覺只在看見黑板上的內容時出現過,後來就沒有了。”林強明白過來,笑着拍了拍前者的肩膀,“你壓抑,是因爲你從始至終都對美食街有偏見,所以總是不願意接受這個地方有真正的美食。如果放平心態,僅抱着品嚐美食的目的而來,就不會感覺壓抑了。”

“也許是吧。”朱旺嘴上沒有承認,但心裏已經妥協,所以語氣並沒有太多的底氣。

“行了,趕緊回學校吧,不然要遲到了。”林強加快腳步的同時,嘴裏繼續唸叨着,“有了今天的經驗,我們明天可以街口打包一份蔬菜粥和滷蛋,這樣一來,就不用擔心吃不飽了!”

“不錯的主意。”朱旺點點頭,也跟着加快步伐。不過,在即將離開美食街的時候,腦海中突然產生一絲動搖,難道之前那兩位女生對美食街能夠奪冠的態度並非盲目,而是..

他無法繼續想下去,也無法認同。

畢竟,美食街實在是沒落太久太久了..久到好多體大的學生都以爲這邊已經拆了!

……

“各位,咱們到了,下車吧。”當商務車緩緩停下後,李香從副駕位回過頭來,結果一眼便看見坐在第二排的陳沖仰頭張嘴的睡着了。

李胖子與趙四兩人尷尬的笑了笑,沒有想要叫醒他的意思。

“這個傢伙,也不知道晚上幹了什麼,居然在車上都能睡成豬樣!”李香拍着額頭,十分無奈。

李胖子與趙四忍住笑意,對視一眼之後,露出你懂我懂的意思。

“家裏有個那麼漂亮的媳婦兒..”李胖子嘀咕一句。

“你說啥?”李香微微皺眉,沒聽明白。

“我有說什麼嗎?老趙你聽見了嗎?”李胖子故作茫然。

“沒有啊,我什麼也沒聽見。”趙四果斷搖頭。

“算了算了。”李香揮了揮手,旋即狠狠掐在陳沖的大腿上,猛的用力一擰。

“啊!”陳沖從疼痛中驚醒過來,一邊擦着嘴角的口水,一邊茫然四顧,待反應過來之後,才怒視李香,“你有病啊!”

“你纔有病!到了!”李香回懟一句,然後瞥了眼陳沖腳拇指夾住的人字拖,“真是的,居然穿個拖鞋就出門了!”

“你又沒說穿什麼,我當然怎麼舒服怎麼穿啊,反正也沒腳臭,喏,不信你聞聞。”陳沖說着就要擡腳,將李香嚇了一大跳,趕緊嫌棄的轉了過去。

“你們瞧瞧別人的隊伍,多整齊,多養眼!哪像你們?嘴裏叼着煙的,露着肚子散熱的,穿着拖鞋來比賽的。我的天吶,我感覺好丟臉!”李香仰天長嘆,突然想叫司機直接掉頭開回去!

“李香侄女兒,我們這不是第一次參加這種大型比賽嘛,沒經驗沒經驗,下次注意!”李胖子尷尬的將擼起來的體恤費力的拉下來遮住肚子。

見狀,趙四也放下了手中的打火機,可嘴角吊着的香菸還在,估計是想着下車之後點燃。

唯獨沒有變化的還是陳沖,只見他伸了個懶腰,雙手抓着前排坐的靠椅拉起身體,“喂,你還好意思說,我們好歹也是代表美食街出戰的,你看看別人的規模。”

他指着擋風玻璃前方巨大的廣場,各種華麗的車隊陸續到來,還有各自的粉絲舉牌相迎,那牌面、那氣場,就和明星一樣!

而他們美食街呢?估計這司機也不好意思將這輛雖然乾淨卻樣式老舊的商務車開到中間,所以才停在體育館的外圍吧。

李香啞口無言。

“還有,你瞅瞅別人的穿着,都是統一的,皮鞋也亮得刺眼,喏,悄悄那羣傳黑色衣服的隊伍,連發型都專門設計過。”陳沖拍了拍皮椅,“這該不會是他們自己自費的吧?”

“本..本來爺爺想給你們包裝一下的,這不是時間倉促來不及麼..行了行了,下車吧。”李香趕緊打開車門,率先下車。

“厲害!”李胖子對陳沖豎起大拇指,估計這位姑奶奶也就陳沖能鎮住!

陳沖苦笑着搖了搖頭沒有說話,提着手提箱也跟着下車了。

他們現在的位置處於體育館邊緣的支路旁,前方是個巨型廣場,已經被各種隊伍、粉絲團、賽事工作人員佔據,偶爾還有打響禮炮的聲音。

周圍全是摩天大樓,氣勢恢宏,隱約能看見一架飛機沒入雲層。

說實話,除了本就在市中心混跡的趙四,其他人完全跟第一次進城一樣,尤其是胡二胖子,手中的相機就沒停過,嗓門也大,嘴裏說的全是‘嗨喲,這樓好高啊!’、‘嗨喲,快看那輛車,得值幾百萬吧!’、‘嗨喲,城裏人就是會打扮啊!’

“您行行好,別嗨喲了!”周查理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身爲參賽者的陳沖三人已經沒有任何語言了,只能找個垃圾桶,站在旁邊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煙。

“我咋感覺小腿有些發抖啊。”李胖子臉色不太好看。

“老李,別慌,這還沒開始比賽呢。”趙四的聲音帶着顫音,“而且第一場可是我,你這麼一鬧,我更慌。”

“是..是麼..”李胖子順手又想將肚皮上的衣服擼起來,但很快又放了下去。

三人中最爲鎮定的當然是陳沖了,可也只是相對而言。他目光看向更遠處四四方方的體育館,粗略估計,起碼有七八層樓高,那雄偉的程度,令廣場上的人們顯得非常渺小,就像螞蟻一樣。

公路上的車輛在路過體育館的時候都會搖下車窗查看,估計是在猜測今日又有什麼熱鬧的比賽即將舉行。

“規模還真大啊。”陳沖喃喃一句。

光是這麼幾分鐘的時間,就起碼看見了不下二十支隊伍,並且陸陸續續還有車隊到達!

“大家集合一下。”

見衆人都準備得差不多之後,李香拿出了身爲領隊的覺悟,將衆人召集起來。

“大家安靜一下聽我說。我們現在分成三個隊伍,第一個隊伍呢,由我和陳沖、李叔叔、趙叔叔組成,我一會兒會帶他們去簽到,然後查看場地。金漢叔叔單獨行動,主要負責外部協調、住宿安排以及後勤保障。其他人由白阿姨指揮,你們趁現在趕緊去買入場門票吧,等一會兒結束之後,咱們三方電話聯繫。”

“還是丫頭會安排。”白阿姨笑着幫李香整理了一下長髮,然後下巴微微揚起,招呼着周查理等人朝售票口走去。

“小姐,那我先去把酒店訂了再來和你匯合。”金漢撫了撫鼻樑上的金色眼睛,與陳沖三人一一打過招呼後,轉身上了一輛商務車離開,至於另外一輛,則駛入了停車場。

“那咱們走吧,各位!”李香再次看了眼陳沖三人的裝扮,頗爲無奈的在前面領路。

咕嚕嚕..

三個拉桿箱在陳沖三人手中嘩嘩作響,尤其是李胖子的拉桿箱,還能聽見裏面各種金器碰撞的聲音。

“老李,你這箱子裏面到底裝了多少東西啊?”趙四愕然的問道。

“沒裝多少,就是平時廚房裏用的廚具,比如鍋鏟、炒勺、菜刀、鋼絲球、蒜臼之類的,對了,我還帶了一個電磁爐,嘿嘿..”李胖子得意的笑道。

“李叔,你帶個電磁爐幹嘛啊!”李香翻了個白眼,很是頭大。

“我這不是以防萬一嘛,萬一比賽場地的竈臺不夠用,還可以用電磁爐充個數,多好。”李胖子沾沾自喜。

“我的天吶。”李香再也不想說話了,只感覺頭頂籠罩着一片烏雲,走到哪跟到哪,隨時可能來場局部暴雨,讓自己狼狽不堪。

“老李,你可真是..有才啊。”趙四也很無奈,“這種大型比賽,什麼都不會缺的,而且就算竈臺不夠用,主辦方也不可能允許你使用自帶的設備..”

“呃..”李胖子尷尬的笑了笑,“沒事,晚上找個盆兒在酒店裏燙火鍋也行啊。”

陳沖:“……”

李香:“……”

趙四:“……”



體育館的位置看着不遠,但真要走過去,還是花了好幾分鐘的時間。

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了。

“噗嗤,這四個人也是來參賽的隊伍嗎?”

“哈哈哈,你們看那胖子,衣服都罩不住肚子,走起路來一晃一晃的,真不知道是來比賽的,還是過來混吃混喝的..”

“看那個人,對,就是那個穿緊身運動服嘴裏還叼着煙那個,身材倒是不錯,但我總感覺他不像廚師,更像是健身教練..哈哈..”

“對不起,實在忍不住..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你幹嘛笑成這個豬樣了?”

“快瞧那個膚色黑不溜秋的青年..”

“黑是黑了點,但屬於那種健康的黑,挺好的啊,五官也端正。”

“不是不是,你們看他腳上穿的啥..”

“拖..拖鞋?噗嗤..”



毫無疑問,陳沖幾人的裝扮立刻引起周圍人羣的議論與嘲笑,而由於人數太多,根本不可能分辨哪句話出自哪個人!

反正都在笑,笑聲刺耳。

李香用手裏的文件夾擋住側臉,耳朵紅得滴血。

陳沖倒不是太過在意,畢竟心裏素質足夠強大!當然了,若是有機會將這些人送入重疊世界,他絕不會放過一個!

他孃的,穿拖鞋怎麼了?關鍵時候還能順手拿起來扇人呢!

至於李胖子與趙四二人是真的沒有任何變化,他們兩人都屬於活了半輩子的中年人,肯本不可能和周圍這些人計較。

有本事..當面說呀?

滴滴..

恰在此時,幾聲汽車鳴笛響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衆人循聲望去,只見一個由十幾臺高檔轎車組成的車隊大搖大擺的開了過來,逼得人羣硬生生讓開一條通道。

“靠,還真夠囂張的,就不能停在外面?”

“兄弟,小點兒聲,你也不看看別人的陣勢,小心被聽見吃不了兜着走。”

“聽見又怎麼,我會害怕..”



幾名青年嘀嘀咕咕的交談着,但聲音卻是越來越小,近乎低不可聞。

“有錢真好!”李胖子感慨一句。

他們剛纔老老實實走過來的時候受盡了嘲諷,結果呢?別人一個車隊強行將人羣扯出一條通道後,竟是沒有多少人敢發出抱怨!

這其中的差別,可想而知!

“啊!是王興!是王興!”

“呀,終於等到了!王興加油,我們是你的粉絲團!”

“我靠,這傢伙,明明可以靠顏值吃飯,偏偏還有一手好廚藝!”

“這怕是廚師界的花美男吧..”



隨着車門打開,一名穿着廚師服的男子率先露面。

一米八的身高,挺拔的身材,濃眉大眼高鼻樑,五官非常立體,尤其是隨時掛在臉上的微笑,立刻吸引了在場所有女性的目光。

那些瘋狂的粉絲團,喉嚨都快喊破了吧!

“瞧瞧別人。”李香當然也逃不過花癡的命運,當即就給了陳沖一個白眼。

陳沖臉色一黑,哦不,臉色一沉,“李大小姐,我招你惹你了?”

“你既沒招我也沒惹我。”李香哼哼道,“本小姐就是單純的拿你和那位帥哥做個比較,僅此而已。”

“嘁,好看有什麼用?能當飯吃嗎?”陳沖面帶不削。雖然自己的膚色是有那麼一丟丟的與衆不同,但五官也不醜吧?

再說了,男人靠的是實力,是氣質,是內在魅力好嗎?至於臉..看得久了也是一坨‘屎’。

“當然可以當飯吃,起碼本小姐就喜歡看臉!”李香得意的吐了吐舌頭,趕緊拿出手機隨着那些花癡一起,拍了張王興的照片。

“那你乾脆去當他的領隊算了。”陳沖譏諷道:“不過,估計別人看不上。”

“你..”

“咳咳,那個丫頭,這王興什麼來頭啊。”李胖子趕緊轉移話題,免得比賽還沒開始,這兩人先互掐起來。

李香白了陳沖一眼,然後才得意的說道:“王興是大食代的主廚,也是大食代下一代掌勺人,從小在他父親的教導下,廚藝精湛,二十歲不到時,便在許多大型比賽中獲得過優異成績,今年二十八了。”

“真是了不起啊。”李胖子感慨一句。

“這有什麼了不起的,瞧瞧咱們陳老闆,才二十歲出頭呢。”趙四擺了擺手,對王興不屑一顧。

聞言,李香張了張嘴,似乎想反駁兩句,但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到突破口,當下‘嘁’了一聲之後,繼續觀賞帥哥。

陳沖額頭髮黑,這女人一旦花癡起來,當真是人類文明的災難級現象。

由於王興的出現引起了太多人圍觀,因此陳沖等人被殃及無辜,直接擠到了人羣最後方,只能眼巴巴的目送王興一行人在衆多粉絲簇擁下,走進體育館。

不過,由於他們開了先河,後來的車隊也紛紛開了進來,場面更加壯觀了。

“那羣穿黑衣服,胸口有個高樓徽章的人來自望江閣,算是龍江比較高檔的餐飲區域,那個帶着耳環,小臂有刺青的光頭男子是望江閣裏最有實力的主廚。別看他外表張揚,實際上心思非常縝密,廚藝和王興有得一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