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甄二少爺和甄三少爺都用疑惑的眼神打量著蘇雯瀾和秦驍。

蘇雯瀾按捺著彆扭,向幾人告辭。出了那扇門,她才露出懊惱的神色。

她這是怎麼了?當著秦驍的面說那些做什麼?真是丟死人了。

這場雨終於停下來了。整個耀城發出歡呼聲。而接下來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比如說清理那些積水,重新修建那些倒塌的房屋,甚至如當初所承諾的那樣給醫館和糧行的東家支付大筆的費用。

耀城的百姓知道他們能活下來是受了甄家的恩。特別是縣令大人還為他們傷了腿。甄家以後就算不再為官,在耀城也能佔有一席之地。畢竟人心所向,大家都記得甄家以及蘇家的付出。

「肅王世子。」

半夏指著前面的身影驚訝地說道。

「小姐,那不是肅王世子嗎?」

蘇雯瀾早在半夏開口的時候就看見了。

秦黎辰穿著深紫色的衣袍,帶著隨從從對面走過來。他顯然也見到了蘇雯瀾,朝她露出溫和的笑容。

「我們又見面了。」

蘇雯瀾淡笑:「是啊!又見面了。世子爺怎麼會在這裡?」

「耀城水災,本地官員又受了傷,這裡無人看管,皇上就派我過來了。」秦黎辰笑了笑。「當然,其實我是聽說瀾兒妹妹在這裡,特意向皇上爭取的這個機會。」

「世子爺真愛開玩笑。」蘇雯瀾笑容不變。

「我可沒有開玩笑呢!」秦黎辰無奈。「瀾兒妹妹真是傷我的心。」

不遠處,騎著高頭大馬的秦驍從這裡經過,正好看見蘇雯瀾與秦黎辰『談笑風聲』的畫面。

林盛在旁邊嘀咕:「屬下這幾日經常在甄府走動,從幾個蘇家的下人那裡聽到一道消息。蘇大小姐居然與肅王世子之間有婚約。難怪兩人相識的時間不長,看上去像是認識了很久似的,原來是未婚夫妻的關係。」

秦驍皺眉。

林盛見自家主子還沒有表示,心裡急得像什麼似的。

這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了。

林盛伺候秦驍多年,知道他性格偏冷,對女人更沒有好感。這還是他第一次展露出對女人的不同。錯過這村,也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店。要是以後他們家世子都是那幅老僧入定的模樣,那平陽府什麼時候才有喜訊傳來?

蘇雯瀾和秦黎辰說了幾句。秦黎辰這次過來是為了辦差,當然不能在大街上和蘇雯瀾詳聊什麼。

「稍後我會拜訪甄府的老太爺和老夫人,到時候麻煩瀾兒妹妹引薦了。」

蘇雯瀾垂眸,裝作聽不懂他暗示的話。

「其實不需要這麼麻煩。世子爺公務繁忙,還是忙手裡的事情吧!耀城剛經歷大難,需要你的地方還多。」

秦黎辰看著蘇雯瀾,臉上的笑容變淡,神情有些失落。

「瀾兒妹妹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

蘇雯瀾驚訝:「沒有。」

「可是我感覺瀾兒妹妹並不滿意我。這讓我很苦惱。如果瀾兒妹妹覺得我有什麼做得不好,一定要告訴我。我會努力變成瀾兒妹妹喜歡的樣子。」秦黎辰認真地看著她。

蘇雯瀾突然有些尷尬。

她確實不想履行婚約。然而被人當面指出來,卻有點不知所措。

「這是途中休息的時候看見的小玩意兒,瀾兒妹妹能收下嗎?」秦黎辰將一個巴掌大的瓷娃娃遞給蘇雯瀾。

現在是在街上,這對男女如此出色,早就引起許多人的注意。如果在這個時候拒絕秦黎辰,肯定會讓他沒臉。

蘇雯瀾朝他伸出手。

「肅王世子。」秦驍清冷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蘇雯瀾剛伸出手,聽見這聲音,本能地顫了顫。而秦黎辰正鬆開,如此那瓷娃娃就這樣掉了下去。

砰!碎花四濺。

所有人都沉默了。

蘇雯瀾有些愧疚,見到這一幕,心虛地看著秦黎辰。

「抱歉。我……」

秦黎辰臉上的神色變冷。不過只是一瞬間,他又恢復那如沐春風般的溫雅模樣。

「沒有關係。本來就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摔了就摔了。這說明它沒有福氣。」秦黎辰朝蘇雯瀾笑了笑,又回頭看向秦驍:「兄長也在這裡?這個我倒是沒有聽說。看來我們兄弟還挺有緣份的。」

「是啊!挺有緣的。」秦驍目光複雜。「既然遇見了,一起喝一杯?」

「祟宣也想陪兄長,可是剛來耀城,手裡還有許多差事沒有完成。」秦黎辰無奈。「只有改日再陪兄長了。」

「是嗎?那就不打擾你了。你去忙吧!」說完,又看向蘇雯瀾。「既然在這裡遇見,不知道蘇大小姐是否賞臉一起用膳?就當作感謝蘇大小姐冒著大雨去救我的恩情。」

「瀾兒妹妹還救過兄長?」秦黎辰的眼裡閃過暗光。

他笑容滿面地看著蘇雯瀾:「前不久的雨勢這麼大,瀾兒妹妹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居然還在外面走動。」

「不僅如此,蘇大小姐還做了許多利國利民的善事。」秦驍淡道:「既然肅王世子是奉了帝命而來,甄家這些日子付出的銀子是不是也一起報銷了?畢竟甄縣令是有名的清水縣令,做了多年的官員還兩袖清風的,支付不起這筆費用。甄家能夠幫助耀城的百姓扛過來已經是大功一件,犯不著還要讓他們家的人捉襟見肘吧?」

「這是當然。」秦黎辰微笑。「既然是為朝廷立了功,本世子會為他們請功的。」

半夏看著這兩位貴公子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神情與平時沒有什麼兩樣,但是就是有種火光四濺的感覺。

「不是要去用膳嗎?還不走?」蘇雯瀾看了秦驍一眼。

不知為何,這一個眼神便讓秦驍沉悶的心臟舒服了許多。剛才那種被捏緊脖子的感覺消失了。

「肅王世子,告辭。」秦驍朝秦黎辰拱了拱手。

秦黎辰回了禮。

他眼睜睜地看著蘇雯瀾被秦驍帶走。

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秦黎辰有種煩燥的感覺。就好像這一幕曾經發生過,而且讓他惶恐不安。

大雨停下后,城裡的店鋪重新開業。可是,大多數小店鋪還沒有整頓好,只有幾家財力雄厚的店鋪開業了。

秦驍說請蘇雯瀾用膳,那就真的帶著她去了唯一一家開業的酒樓。那酒樓財力雄厚,早就僱人把裡面清理出來,而且二樓的包廂沒有受到影響,照樣可以招呼那些貴人。

「肅城那裡有些動蕩。不僅有前朝餘孽的身影,還地勢陡峭,環境貧瘠,不是長留之地。」

入座后,秦驍突然提起了肅城的情況。

蘇雯瀾就算再聰明,那也理解不了他的思路。

「世子爺為何給我提肅城?那裡如何與我有什麼關係嗎?」

「……」秦驍倒茶的動作停下來。

抬頭看向對面那個滿臉迷茫,神情無辜的少女。

「沒有關係。」

蘇雯瀾不以為意,就將這件事情揭過了。

「好久回京?」秦驍又扔出一個話題。

「外祖父的身體正在逐慚恢復之中。我想再陪他一段時間。世子爺準備回京了?」蘇雯瀾看著他。

「沒有。我也不急。」如果秦黎辰沒來,他就更不急了。

可是秦黎辰一來,他就想早些離開這裡。

「前段時間我剛來的時候就聽三表姐提過這個酒樓,可惜一直沒有機會過來。」蘇雯瀾打量四周。「這場雨真是害苦了人。不過這家店的老闆應該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嗯。」

用膳的時候非常安靜,只有兩人嚼動的聲音。然而就算如此,房間里的氣氛也不算尷尬,反而非常融洽。

這樣的畫面彷彿無數次出現過。兩人對對方總有種莫名其妙的親近。然而想要仔細揣度,卻找不到原因。

「兩位客人,這道菜是贈送給兩位的。」夥計端著一道蓋著蓋子的菜進來,那道菜還冒著熱氣。

蘇雯瀾好奇,看著夥計的動作。然而在這個時候,那夥計抽出一把匕首刺向秦驍的方向。

蘇雯瀾踢了一下夥計的腿。那夥計的身手了得,輕輕鬆鬆便避開了。他凶神惡煞地刺殺著秦驍,又對旁邊的蘇雯瀾說道:「小姑娘,這裡沒你什麼事?你要是現在走,老子就少割一條命。還不快滾?」 蘇雯瀾面色如常,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聽了刺客的話,她淡道:「怎麼滾?你做個示範?」

「看來世子爺的紅顏知已很是深情啊!連死都不怕。」

刺客嘴裡說著話,手裡的動作一點兒也沒有慢下來。

瞧這人的身手不俗,絕對不是普通的刺客,只怕在這個行業也是排得上號的高手。

蘇雯瀾的身手對付普通人可行,對付這種以殺人為生的刺客就不夠看了。

秦驍擔心刺客傷著蘇雯瀾,有些施展不開。而刺客明顯也發現了這一點,不懷好意地看向蘇雯瀾。

砰砰!面前的桌椅被踢飛。

蘇雯瀾朝後面退走幾步。

她避開了兩人的打鬥圈子。不過,仍然沒有離開。

如果刺客真的將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對秦驍是有利的。目前來看,刺客與秦驍的身手不相伯仲。只要他們當中的任何一人疏忽,這勝負便定了下來。既然如此,還不如由她來引起刺客的注意,讓他分心。

砰!蘇雯瀾將旁邊的椅子扔向刺客。

刺客揮劍劈下來。頓時,椅子一分為二。

而此時,秦驍馬上刺向刺客。幾乎是一個瞬間,刺客的手臂受傷,朝旁邊退了幾步。

「該死的女人,你惹怒我了。」刺客陰沉地看著蘇雯瀾。「既然你們感情這樣好,那就做一對亡命鴛鴦。」

蘇雯瀾見刺客掏出什麼東西,馬上躍向秦驍:「小心。」

撲哧!幾根細針射了過來。

蘇雯瀾擋在秦驍的面前。

秦驍緊緊地抱住她,那雙眸子里滿是驚駭。

「蘇小姐。」

刺客趁機揮劍。這時,秦驍將蘇雯瀾放下來,迎劍與刺客大戰。這一次他下手更狠,逼得刺客毫無招架之力。

「你的女人馬上就要死了。再耽擱下去,針上的毒就會進入她的五臟六腑,你確定還要留在這裡與我糾纏?」

刺客說完那句話,趁著秦驍心緒不寧時,身子一躍跳出窗外。

秦驍暗恨,想要追過去找解藥,又擔心蘇雯瀾這裡。

「世子。」

林盛剛才在外面。這房間隔音太好,他居然一直沒有發現。直到這裡的動勁太大了,他才察覺不對。

「派人去追。」秦驍將蘇雯瀾抱起來。「不,那人身手不俗,現在追也來不及了。你馬上安排馬車。蘇小姐中毒了,現在必須找個地方給她解毒。」

「是。」林盛連忙跑出去安排馬車。

「我們小姐怎麼了?」半夏見秦驍把蘇雯瀾抱出來,緊張地說道:「世子爺,你這樣有些不妥。要是被別人看見了,小姐的閨譽就毀了。」

秦驍看向半夏:「你是想要他的閨譽,還是想要她的性命。她中毒了,必須馬上醫治。」

「啊……」半夏受驚,等她反應過來時,秦驍已經抱著蘇雯瀾離開。她追出去,只看見馬車的尾巴。「這可怎麼辦?小姐……」

秦驍抱著蘇雯瀾。

那幾根針正插在腰側。

他猶豫了一下,對半昏半醒的蘇雯瀾說道:「蘇小姐……」

蘇雯瀾能夠聽見秦驍說話。只是那針上面有葯,而且效果非常強,她張了張嘴,卻無法回應。

「蘇小姐,得罪了。」

說完,他解開了她的腰帶。

蘇雯瀾心裡急得不行。可是,卻沒有辦法做什麼。她連一點力氣都沒有。

秦驍將蘇雯瀾放平,然後撩開她的衣服。

入目是如玉般的肌膚,還帶著淡淡的香氣。秦驍神色嚴肅,顫抖地拔出那幾根針。

只見針上面沾著黑血,可見那人沒有說謊,這針上面確實有毒。

他再次看了閉上眼睛的蘇雯瀾一眼:「抱歉。」

從靴子里抽出匕首,劃破她的肌膚,只見大量的鮮血流了出來。

直到血液重新變回紅色,秦驍才輕吐一口氣。

「林盛,有葯嗎?」

與車夫坐在一起的林盛應道:「有。」

「扔進來。」

砰!一個藥瓶出現在秦驍的腳邊。

秦驍撿起來,灑在蘇雯瀾的傷口上。接著從自己的衣服上撕了一塊布,將她的傷口包紮起來。

只有先包紮一下,等會兒見了大夫再好好包紮。

剛才那人說蘇雯瀾中毒,他想的是必須先清理毒素,要是毒素進入五臟六腑,就算是神醫也沒轍了。

「蘇小姐。」秦驍看著蘇雯瀾的容顏。「你……」

為什麼要為他擋呢?

蘇雯瀾昏迷了嗎?

當然沒有。

她只是沒臉見秦驍,乾脆裝昏。

事實上,當毒血流出來的時候,她的身體反而有點力氣了。不過這種情況如此尷尬,還是裝昏吧!

醫館到了。秦驍把蘇雯瀾抱進醫館。因為顧及她的閨譽,所以把她的臉擋住了,別人看不見她的容貌。

「大夫。」林盛把大夫叫過來。

大夫是個六旬老人,對這種情況已經見怪不怪。瞧幾人穿著不俗,知道不能像其他客人那樣,便說道:「把那位小姐放到裡屋去吧!老夫拿著藥箱馬上進來。」

秦驍抱著蘇雯瀾進了後院。

大夫果然來得快。秦驍剛把人放下來,大夫就趕過來了。

他看了一眼蘇雯瀾腰間的傷:「這是受傷了?」

「她被暗器所傷。暗器上有毒,我給她劃開了傷口,把毒素擠了出來。現在就看還有沒有餘毒了。」

大夫把脈,沉凝片刻。

「餘毒是有的,只需要幾劑葯就能清除,沒有大礙。公子當機立斷,算是救了這位小姐一條命。」

秦驍嘴角輕撇,看著蘇雯瀾的容顏,神情複雜。

「是她救了我。」

在那種情況下,他是沒有辦法避開暗器的。那針筒里有不少針,剛才他拔了七根出來。如果蘇雯瀾沒有擋,就算他避開了一根兩根,也不可能避開六七根針。瞧那針筒的機關,發射的速度又快又准,再強的高手也會栽跟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