芍文山一陣無語,旁邊抱着禮物的呂慈和仲達也是苦笑不已。

芍文山則看向雅心:“那你想好了?”

芍雅心點點頭:“想好了,給他的信我也交給了青陽前輩,至於是否會去外面的世界,就要看他自己的選擇了,誰也不能強迫他。”

芍文山點點頭,又側過頭看向裏面歡喜的一幕,示意呂慈和仲達將禮物放在走廊靠椅上。

“爲父我在三天前就已經將月瀾神國併入到了古臻國下,聽說是其大兒子蘇寧前來擔任國主,浪跡天涯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怎麼能少得了你爹我呢,當國主這麼多年來太累了,正好,好好享受享受餘生。”芍文山哈哈笑道。

芍雅心眼睛一紅:“爹——”

“真的嗎爹,你不早說,嚇我一跳,呂慈叔叔和仲達叔叔也去嗎?”蜻蜓連忙道。

“當然啦丫頭,”呂慈和仲達也如釋重負的笑起來。

“哈哈,好,好,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蜻蜓趕緊問向芍文山。

芍文山在她的鼻子輕輕捏了捏,又看向雅心:“現在就可以!”

芍雅心頓時笑了,撲進芍文山的懷裏,芍文山摟着兩個女兒,這一刻前所未有的幸福。

“好,好,真好,出發吧,咱們第一站先去九翊星域的冬青城。”

“去哪裏幹什麼?我以前怎麼沒聽說過。”

“那裏啊,有一個女子,等了你呂慈叔叔好些年了,也不知道還在不在?”

“大哥,你——”

“哇,真的嗎,呂慈叔叔,我還以爲你一直不喜歡女的,原來還有這祕密呢。”

“小妹,瞎說什麼呢,其實,我曾經還見過仲達叔叔有一次在半夜和一個女子幽會呢,而且咱們還認識。”

“哇,你們一個個的,嘻嘻,好刺激,姐,姐,快說是誰?”

“別別別,給你仲達叔留點面子,我本來就是要說的,只是,只是……”

“那你倒是說啊,哈哈~~”

五人的身影漸漸離去,聲音也越來越小,只留下此地的禮物見證着曾經的來客……

一年後,有着三道光芒向着天空而去,直至林立在了一處石門前,蘇言的手裏到現在還攥着雅心的信。

他並沒有去去找她,如果想找,他相信自己可以找到,或許離開是她真心的選擇,自己也只能祝福她。

轉過身來,穿過層層空間,他似乎依舊能看見正在仰望着他的父親、母親、大哥、海清、小夏,清婉,三個孩子以及諸多家人們。

但是這份承諾,他必須去履行。

因爲青陽,讓自己報得了仇,換來了今天這樣平和年代。

因爲青陽,雅心再度歸來,彌補了心中的愧疚和自責。

因爲青陽,自己一家其樂融融。

在這一年時間裏,他盡全力彌補家人,和家人待在一起,家人們也都理解,甚至以他爲榮。

因爲蘇言,在替他們負重前行。

孩子們更是想快快長大,要成爲父親這樣的人,這讓他自豪不已。

他會回來的,一定會回來的,因爲這裏,有他太多的牽掛。

這裏,是他的家!

他需要去幫青陽,去幫安墨,更重要的是,他聽青陽說起過,沙界他知道,經歷了一系列大變,許多大界在入侵,可沙界卻沒有一人離開,依舊在苦苦堅守着,他們在等自家的主宰歸來。

沙界的主宰是道空,顏池也是生長在那裏,兩人還是同門師兄弟,他很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

還有,自己藉助了顏池的神格爆炸,徹底讓他消散在天地之中,如果有可能,很想去幫幫所謂的沙界。

“少府君——”

蘇言看着有些激動的安墨和青陽,看向那石門。

石門外面,又是怎樣的一番精彩世界啊,聽說那裏很亂,而且自己還護送了一個根本沒人想到的女府君,還要面對她的九個哥哥以及身後無數的錯綜複雜關係網,還有那神祕的青銅仙藏——

不過嘛——

蘇言跨步出去,屬於一星主神的龐大氣息猛然散發,眉心的星點前所未有的明亮,龐大的能量聚於掌心,竟然緩緩的推開了石門一條縫隙。

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撲面而來,讓的眉心的星點貪婪的吸收着,修爲竟然又有了漲動的趨勢。

此刻的蘇言漆黑雙眸中,也是再度涌上了久違的火熱,冷卻的血液,也在這一刻沸騰了起來。

“我倒是渴望起來了呢!”

蘇言再度一使勁,便是徹底的推開了石門,看着石門外的景象,舔了舔嘴脣,第一個率步踏了進去……

《完結》 一年兩個月,200萬字,這是小魚第一本真正完結的書,它就像一個孩子,從出生開始,就在大家的呵護下開始慢慢成長。

期間,它給大家帶來了歡笑,帶來了感動,帶來了無可奈何,陪伴了大家一年多時間。

感謝六位盟主:一句訴愁腸、月上丶、霸氣的貓、暮雨永恆、戰兔戰兔、夢難回。

感謝六名長老:賣糕的玉帝、給秀兒砸核桃、君惜雪灬永恆、麻痹起個名字都難、寧清遠、無。

感謝四名護法,五位堂主、八名舵主,二十五位護法,五百七十四位執事,好多好多弟子、學徒……(太多感謝的人,就不一一列舉了。)

總之,小魚都記在心裏,是你們,讓小魚一直前行到今天,來了完美的結束。

猶記得小魚像個孩子一般在中期的時候,各種鬧脾氣,在此說聲抱歉啊,現在想想好丟人。

就是你們,一直在寬慰小魚,包容小魚,原諒小魚,在打賞小魚,甚至各處給小魚發廣告,包括其他作者羣,書評區等等,那一刻,小魚真的好感動,現在想想,心裏都暖暖的。

因爲你們的支持,讓的小魚和《鬼差》成長到今天,要不然,鐵定夭折了,這是百分百的。

因爲《鬼差》,讓小魚在偌大的世界裏結識到了你們,大家身處不同地方,卻因《鬼差》匯聚一堂,真是多麼莫大的緣分啊。

小魚再次感謝你們。

(長吁一口氣,擦擦溼潤的眼睛。)

結束了,《鬼差》結束了,但小魚可沒結束,下本書已經在構造了,絕對好看,因爲從《鬼差》上小魚學到了很多東西,錯誤也不會再犯,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小魚。

具體的小魚就不透露了,最近在存稿,發佈日期還沒定,到時候記得前來呵護另一個孩子成長啊,就像蘇言到了外面的世界,又是一番漫長的鬥爭過程,再次謝謝你們。

對了,這幾天小魚會發布一些番外篇,有興趣的大家可以看一下。

讓我們,下本書再見吧,家人們。

小魚在新家,等着你們回來! 茫茫大山中,樹林茂密,甚至一些巨木旁厚厚的落葉下,有着不知名的生物在遊動着,一些地方更是冒起綠色的氣泡來,赫然是一處沼澤。

甚至一些樹上原本一動不動的‘藤蔓’,突然拱起身子,將一隻靠近的小獸一口吞了下去,然後換了一個地方,繼續隱藏。

遠處一棵樹上的郭浩和曹瑛,同時嚥了一口唾沫。

“我說老師,這也太危險了吧,咱們到底要找什麼藥材啊?”郭浩壓低聲音問向曹瑛道。

曹瑛連忙做了一個‘噓’聲,示意小聲點。

“不是給你說了嗎,來採集白龍馱仙的,我跟你說,這株奇藥可是珍貴異常,根據我打探到的消息,最起碼已經有千年了,無論如何你得給我煉出四品丹藥的極致丹紋來,這樣,我就就能帶你參加宗師會了,知道不?”曹瑛道。

郭浩聽了連連點頭:“老師,放心吧,我不比大師兄煉丹天賦弱,不就是丹紋嗎,我可以的。”

“你在蘇言面前差遠了,這都多久了,他當初可是一月一境界的,你永遠比不上他的,不過你也不是沒有優點,就是比較孝順,踏實,不像他,隔幾天就不見蹤影了,比我這個當老師的還要忙,”曹瑛又俯下身看向那處沼澤。

沼澤外,此刻放着一枚紅色的果實,正在散發着濃烈的香味。

郭浩則聽聞一陣翻白眼,這可說不定,他曾經說過,一定會追上蘇言的。

“待會白龍出來的時候,我吸引主要注意力,你趕緊去摘白龍馱仙,我發現你每次偷藥草的時候,都感覺很輕盈,而且那些妖獸都有些反應遲緩,這點你是真的有天賦,”曹瑛又叮囑道。

“那是因爲我是鬼差,還是一個一品鬼差,即將鬼吏呢,”郭浩什麼也沒說,只是自言自語起來。

“噓,出來了,我就知道這紅參果有用,準備了準備了!”曹瑛趕緊道,郭浩也是眼睛一亮,隨時注意起來。

下方的沼澤裏,此刻濃稠的腐水開始冒起諸多的泡沫,直至,一個白色的鱷魚頭聳着鼻子露了出來,最後將目光看向那紅色的果實,開始遊走,慢慢的露出全部的身體。

這才發現,在它的頭頂位置,此刻有一株三片葉子的黑色小蓮花正在搖曳着,雖說從沼澤淤泥中而出,卻沒有一絲污泥,反倒異常的潔淨。

在看看這頭白色的鱷魚,所謂的白龍馱仙靈藥原來是這樣的啊。

“準備,我數一二三我先衝出去,然後你趕緊去摘取,明白了嗎?”曹瑛此刻也有些就緊張起來,畢竟白龍極爲不好吸引出來。

郭浩連連點頭,也是全身戒備,隨時準備動用自己的鬼術。

“一!”

白色鱷魚已經遊走上了岸。

“二!”

白色鱷魚開始一口咬住紅色引誘果。

就在兩人準備一躍而下,曹瑛甚至都張開嘴喊三的時候,突然,一道強大的嗡鳴聲猛然響起,隨之而來的便是難以想象的轟鳴聲,讓的人耳膜發疼。

兩人近乎下意識的捂住耳朵,那頭白色的鱷魚更是一驚,立馬遁入沼澤中消失不見,一同不見的還有那枚紅參果。

“你大爺——”曹瑛一見,差點爆粗口。

這誰啊?

兩人氣呼呼的從樹身上站起,正準備開罵時,突然見到,遠處一片與這片森林相聚不遠的荒原上,空間突然被撕裂,緊接着,一頭大的難以想象的巨大蠍子,竟然從空間裏鑽了出來。

蠍子周身佈滿了傷口,還在不停往外流着血,氣息萎靡,巨大的蠍尾更是無力的耷拉在地上,硬生生砸出了一條溝壑。

不光如此,蠍子的鉗子上,此刻竟然還盤踞着一條同樣傷痕累累的黑色巨龍,那是真正的五爪神龍啊。

兩人嚇了一大跳,此地雖說極爲荒僻,也很少有人來,但從來沒聽說過,還有這樣的恐怖生物存在啊,這股氣勢龐大的簡直難以想象,恐怕就是大周皇族的皇主來了也不敵啊。

兩人趕緊潛伏下來,避免被發現,然後小心翼翼的觀察這種聞所未聞的生物,然後,下一刻他們就被驚呆了。

這生物難不成雌雄同體,咋還能變身呢?

在他們的目光下,自那巨大的蠍子出現後,滿身傷痕的黑龍竟然直接化成了一個人身,披頭散髮,因爲距離遠的緣故,聽不見他在喊着什麼。

直至,突然天空以及周圍空間飛射來上千條黑色的鐵鏈,似乎要將他們給貫穿一般。

“你又要幹什麼?我們會有機會,還會回來的,小夏一定會接出來的。”青雉見到蘇言化身的魔靈噬嗥,剛從地球位面逃出來,並沒有向外而去,而是來到了九號位面,不由焦急喊道。

但是魔靈是發不了聲音的,青雉只能乾着急,眼看着那些黑色鐵鏈即將從地球位面追擊了過來,在他目瞪口呆下,魔靈噬嗥突然消失,然後取而代之的是纏滿寒冰藤蔓的魔靈鬥嗒。

這小子怎麼還有第三尊魔靈?我眼花了嗎?

這已經是他第二次跟着蘇言返回九黎真界了,第一次是血色蝙蝠魔靈厄蒼。

兩人被狼狽的逼退了回去,此次再次前來,蘇言說有完全打算,但在沒找到盛夏姑娘時,就只好離開,因爲那黑色鐵鏈越來越多。

如今不逃命,竟然落到了九號位面,這還不算什麼,詭異的是,魔靈噬嗥殘破,他竟然還擁有第三尊魔靈鬥嗒,這小子到底還有多少手段隱藏着?

果然,魔靈鬥嗒出來後,那些疾馳而來的鐵鏈頓時安靜下來,在魔靈周圍徘徊着,最後撤了回去。

青雉暗舒一口氣,一抹頭上的冷汗,然後呢?

魔靈鬥嗒被蘇言召喚出來以後,就這麼安靜的待在原地,這是又要幹什麼?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一同疑惑的除了青雉,還有遠處悄悄觀望的曹瑛和郭浩。

事實上,在第二次位面之行,沒找到小夏,他已經成功剝離了地球位面,索性一鼓作氣將九號位面都給剝離。

猶記得第一次來時,直接落在了九號位面的太蒼院門口,將所有人給嚇了一大跳,趕緊找尋師父曹瑛和郭浩等人,甚至讓青雉和墨凡塵列了一份名單來證明自己。

只可惜沒人敢搭話,因爲時間緊迫,只好趕緊帶着兩人前往遠古戰場,尋找青陽的佈置,找尋那些棺槨並搬離出來,說待會名單上的人集合,一併帶走。

只是沒想到,剛好將最後一個棺槨搬了進來,那些黑色鐵鏈便察覺了,這個時候,蘇言第一次回來最重要的目的小夏還沒帶走呢。

他瘋了一般的向着地球位面而去,哪怕魔靈厄蒼殘破不已,痛不欲生,剛到地球位面,只是來不及呼喊一聲,就哭泣着帶着青雉和墨凡塵以及衆多九黎真界的希望離開。

第二次回來,只帶了墨凡塵,因爲魔靈厄蒼已經暴露了,只好用魔靈噬嗥,一邊讓墨凡塵找尋,一邊開始剝離位面,然後終於成功,來到九號位面,索性都剝離出去,畢竟這裏想要帶走的人太多。

萬一那位先民復甦的話,九黎所有位面的人都會死去。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我以前從來沒見過?”郭浩看着化身成龐然大物的鬥嗒,顫抖着聲音道。

雖說兩者距離遠,他們差距不到兩人,但是,那怪物身上的氣息簡直太強了,比郭浩在地府所見的那些鬼帥、閻羅,甚至夜大人都要強。

郭浩雖沒見過仙人,但覺得,這樣的氣勢,恐怕仙人也不止於此吧。

曹瑛更是皺着眉,說實話,他也沒見識過,這裏會有這樣的生物存在,簡直是霸主級別啊。

此刻也不敢發聲,只是看着那黑龍化爲人形說着什麼,到了最後,突然,天上原本消失的黑色鐵鏈竟然再次出現,極爲憤怒的衝向了那龐然大物。

然後,那東西在承受了幾個攻擊後,直接拔地而起,向着天空撕裂空間而去,消失不見。

再兩人又等了一會兒,發現沒有東西再出現後,才舒了一口氣。

曹瑛看着下方根本不可能再出來的白龍駝仙,嘆了一口氣,這次真的是雞飛蛋打了,有剛纔那神祕妖物的威壓,估計那鱷魚嚇得短時間內是不會再出來了。

可憐了他好不容易得到的一枚紅參果了。

“老師,那我們現在——”郭浩看向曹瑛。

“先離開此地吧,宗師會即將要開始了,這次不光除了所有的隱世門派會派人來參加,咱們太蒼院、珈藍院、四海院以及雷神院這四所道院,都會派人的,除了考覈煉丹師的手藝外,自家徒弟也在其中,你可一定要給我長臉,給太蒼院丹華峯爭臉,知道不?”曹瑛起身很是認真的囑託道。

“知道了知道了,這你都說了不下百遍了,我都知道你接下來要說的話語,無非就是,如果你大師兄蘇言在,我一定不會操心的,他的手藝怎麼樣怎麼樣之類的。

老師,我現在都可以提煉出四品丹藥來,雖然此次沒有練手的機會,但搞不好到時候狀態一來,提煉出四品的極致丹紋來,那咱們就贏了呀!”郭浩挑逗着眉毛道。

曹瑛一陣嘆氣,看着郭浩信心滿滿的樣子,爲什麼總感覺那麼不靠譜呢,罷了罷了,已然如此,到時候萬一輸了,就說自己的大弟子蘇言沒在,否則,絕對會贏。

碰運氣吧。

走吧!

兩人便離開此地,向着十月寒洞而去,十月寒洞不是什麼洞,反倒是一座建立在冰雪之上的城池,此次的宗師會就在那裏舉辦,事實上,歷屆的都在這裏。

都說反物到了極致,就會衍生出與之相對的東西,這十月寒洞就是如此,別看到處是冰冷之氣,但是地底下的火焰卻是最好的。

煉丹最重要的除了丹爐,就是火焰了,好的火焰能達成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這裏的那種白色的火焰,是經過多方驗證的。

當郭浩和曹瑛來到這裏時,這裏已經是人山人海了,畢竟煉藥師的身份是極爲高的,不說到這裏漲漲見識,就是和某個煉藥師有了交情,日後也好辦事不是?

郭浩甚至在這裏,見到了唐夭夭,他正帶着自家一些姐妹和一個小女孩歡快的閒逛着。

自從知道她是青丘的狐狸後,郭浩就徹底沒了興致,只是對方看見了曹瑛,便連忙過來大招呼。

唐夭夭當初爲了救治小八,勞心費神,更是有求與曹瑛,更是他帶着她到了虎山找虎王尋找虎骨,只是沒想到,機緣巧合下,被蘇言在遠古戰場找到了化形丹,才救了小八。

面對郭浩,也只是點點頭,最後散去,她們似乎也有其他事要辦。

此時的十月寒洞不光匯聚了無數平日難得一見的各種等級煉藥師,還有許多人擺地攤,販賣各種丹藥、靈藥,甚至一些不認識的藥草。

要麼讓這些煉藥師看看,或許會出高價買,或者吹噓,讓那些想要巴結煉藥師的人買去,送於心目中的大師。

總之,這裏熙熙攘攘,叫喊聲不斷,怎能一個熱鬧了得!

在驗明身份後,兩人在城內待了不到三天,比賽開始了,各方強者雲集,在一片偌大的場地上,大家用統一的火焰,統一的丹爐,在之前的有些老牌煉藥師監督下,開始了比賽淘汰。

先當然是自己弟子賽了,畢竟人數畢竟多,衆人如火如荼的進行着,別說郭浩還挺厲害,真的對煉藥有極高的天賦,一直從數千人殺到前百,前六十四強,前八、前三,最後真的提煉出了四品丹藥的極致——丹紋,而且數量最多,差點將所煉丹藥上升到了三品,博得第一名。

曹瑛信心大增,開始了宗師賽,他們的比賽比的除了手法,還有強大的精神力和細微的掌控力,一直堅持了第十天,纔不斷淘汰他人,也獲得第一名。

師徒兩人都得到了第一,徹底傳爲假話,太蒼院更是得到所有人認可,甚至當下很多人要拜師。

曹瑛只說,回到太蒼院,你們前來,我在一一選拔,這個是二師兄,你們的大師兄更加厲害,一時衆人更是崇拜。

一個二弟子都得到第一名,那大弟子豈不是要翻天了,這宗師曹瑛的煉丹水平一定超前啊,一定要拜入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