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葬龍池明明有七百多人蔘與,到現在爲止卻只有大聯盟這些人露面的原因,其他的人早就死光了。如果不是殺死數百人,掠奪了他們的煞氣,柳三變他們根本不可能成爲通靈師。

然而魔種道心的強大超出柳三變的想象,自毀法力根基,接受劉雨生的幫助引氣入體之後,沒過幾天,柳三變就徹底忘記了自己最初的想法。現在的柳三變,和其他聯盟精英們沒什麼兩樣,雖然一樣有自己的神智和想法,但那都是假象,嚴格來說,他們和傀儡沒什麼區別。只要劉雨生一句話,所有人都願意去死。

在真正的通靈界,根本不會有人上這種當,誰都知道被人植入法力種子是一個什麼下場。十三大派對於魔種道心這種邪門功法也深惡痛絕,一旦發現就會將其徹頭徹尾的毀掉。只有在葬龍池這種地方,纔有了魔種道心發揮的空間,從而給了劉雨生絕佳的機會。

我渣了蕭總後跑路了 葬龍池這裏的人對通靈界嚮往不已,但他們對真正的通靈界又不甚瞭解,信息的不對等,使得人們全都中了劉雨生的計,心甘情願被植入魔種,一個個還自以爲佔了多大的便宜。

真正瞭解劉雨生布局的人,大概只有柳燕一個,莽牯朱蛤小紅知道劉雨生對大聯盟的人用了魔種道心,但它也不明白魔種道心的真正作用,只以爲這是劉雨生操控人心的一個手段。如果小紅知道劉雨生一旦收回所有的魔種,就能憑藉數百人的法力積累硬生生突破瓶頸,晉升爲通靈大師,那麼或許它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淡定了。

柳三變一行人原本有十二個,號稱十二猴子,後來被黃石公幹掉兩個,東山羊爲了殺雞儆猴又幹掉一個,最後只剩下九個人。這九個人雖然自廢法力,但基礎仍在,並且煞氣遠超常人,等到劉雨生幫他們引氣入體之後,一個個進境飛快,尤其是對於赤焰血煞輪的修煉冠絕衆人。

此時大聯盟加上柳三變他們九個,已經足足擁有兩百三十七個通靈師!而且這麼多通靈師個個法力源深,修煉的赤焰血煞輪殺意十足。這樣一股強大的力量,應該足矣橫掃葬龍池所有副本了罷?劉雨生頗有些志得意滿,這天一早,他下達了拔營出發的命令!

所有人集合出發,目標——千年樹妖!

爲了這一天,大聯盟已經等待許久,從吳亦身死到黃石公上位,再到黃石公莫名橫死,劉雨生掌權,這個時候的大聯盟,說萬衆一心也不爲過,所有人都能堅決貫徹劉雨生的意志,這是完全體的大聯盟,這是最強大的大聯盟!

所有人都有些興奮莫名,雖然隊伍井井有序,沒有任何騷亂,但人們偶爾對視,都能看出對方眼神中蘊含的激動情緒。

愛到深處,總裁的心尖暖妻 劉雨生的狀態不算太好,幫助這麼多人引氣入體,也就意味着他分裂了這麼多的法力本源出來,本源的消耗可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恢復過來的。因此劉雨生原本的計劃就行不通了,他本來打算和大聯盟的關係是合作,大聯盟幫他抵擋住無數的叢林戰士,他則佈下萬化雷池,用無數百鬼噬魂雷硬生生炸死千年樹妖。如今這個計劃沒有必要再繼續下去,一則因爲大聯盟已經完全被劉雨生所掌控,且如臂指使,並且大聯盟此時的實力和當初不可同日而語。第二則是因爲劉雨生現在的狀態,可能並不足以支撐他佈置出萬化雷池。

在前往巨木之森最邊緣的路上,劉雨生已經做了新的計劃,新計劃很簡單,大聯盟組成方陣,法力集結成護法巨龍,以赤焰血煞輪衝陣開路,步步爲營,一步步推進過去。說白了,就是要憑藉硬實力一路碾壓過去!

千年樹妖將本體和巨木之森融爲一體,所以它的防護能力超強,但相應的,它失去了移動能力,同時攻擊能力也大大降低。千年樹妖賴以護身的手段,就只有數之不盡的叢林戰士,以及它銅牆鐵壁一般的堅硬本體。

一旦叢林戰士形成不了威脅,那麼千年樹妖的敗亡已經可以預期,畢竟,久守必失。 巨木之森的整體地形,就像一個人的眼睛,只不過是放大了無數倍。從大草原傳送過來的地方,是一個小小的尖,中間穿過廣袤的腹地,來到相對應的另外一個尖角,這裏就是巨木之森最後守關者所在的地方,千年樹妖的大本營。

葬龍池本身是一個獨立的空間,但它是以蜂巢的形態存在,其中的衆多副本地圖,全都是獨立存在,同時又有着傳送門的聯繫。這些副本地圖神祕莫測,各有各的特點,不過全都有一個統一的特徵那就是地域廣大。

從野人谷到巨木之森,一路行來所有的副本,沒有一個是小地圖。巨木之森面積更加廣袤,因爲無數高大的參天巨木,使得這裏光線昏暗,爲趕路增加困難的同時,也會讓人覺得路程遙遠。

無數的沼澤地充斥在巨木之森當中,腐爛的樹葉和淤泥浮在地表,一不小心踩到,整個人都會陷進去。離開了開闢好的宿營地,巨木之森當中的毒蟲猛獸也開始發作,不停騷擾着大聯盟的人們。這些都還好,令大聯盟苦不堪言的乃是巨木之森當中最可怕的毒障。

不知淤積了多少年的毒氣聚集在一起,形成令人聞風喪膽的毒障,毒障無影無形,聞上去微甜,再聞一口就會心跳加速難以控制,最後血液加速流動自爆而死。因爲毒障的存在,大聯盟前進的腳步被迫暫停,並且還有三人因此而死。

劉雨生爲三個不幸死去的人單獨做了祭祀,祭奠他們的亡魂,使他們能夠長眠。隨後劉雨生爲了能夠順利通過這片毒障,不得不去尋求小紅的幫助。

小紅乃是萬毒之王莽牯朱蛤!並且還是脫去笨重本殼之後的超強存在,它對付毒障簡直不要太容易,甚至可以以毒障爲食。只是小紅不願意出手,被劉雨生逼得急了,它就說:“越是容易得到的,人們越不珍惜,所以爲了我的面子,你得再等一等。”

劉雨生覺得小紅很不夠意思,說起來兩人是同伴,是同行者,這麼點小事都不幫忙,算什麼同伴?要不是劉雨生對毒障實在束手無策,他是說什麼也不會來求小紅的。幸好小紅也沒有矜持太久,不知哪根筋觸動,沒有劉雨生的催促,它照樣去吞噬了所有的毒障。

劉雨生不知道小紅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不過小紅強大如斯,他不太想惹到這個萬毒之王,因此劉雨生選擇無視掉小紅這麼做的原因。

毒障消失,大聯盟損失三人之後繼續前進,這次前進的路上已經沒有了任何的艱難險阻。茫茫林海,一路打穿過來,大聯盟只付出了三條人命的代價,可以說是非常小的損耗。

在巨木之森當中穿行了半個月之後,這天中午,人們正在像往常那樣趕路。忽然,劉雨生聽到隊伍的前方傳來一陣騷動,他心中一動,急忙遁光一展飛了過去。大聯盟其餘人也似乎預感到了什麼,紛紛施展遁法加快了速度。

前方是一片巨大而茂密的叢林,這些叢林的樹葉遮天蔽日,幾乎擋住了所有的光線。然而黑暗過後,是大光明!

劉雨生穿過這最後的叢林,眼前驟然一亮,視野猛然開闊起來!在他眼前,再也沒有了那些巨木,只有遠處一個小小的山包,憑藉着超強的眼力,劉雨生能夠看到,在小山包的頂端,一棵小樹正在隨風飄搖。

大聯盟所有的人都穿過了巨木之森,來到劉雨生附近,人們都被眼前的景象搞迷糊了。這裏不是巨木之森守關者所在的地方嗎?不是說千年樹妖守在這裏?怎麼不見千年樹妖了?難道千年樹妖見狀不妙主動放棄關卡逃走了?莫非根本不用打,這關直接就過了?

“團長大人,您的聲威赫赫,一定是您神威無敵,把千年樹妖給嚇跑了!”東山羊激動地說。

西山狼不甘落後,也搶着說:“還算這個千年樹妖聰明,如果它不逃走,團長大人一定把它的屎都打出來。”

兩人還要大肆吹噓,劉雨生忽然舉起一個手指說:“噓,不要吵,你們聽,這是什麼聲音?”

走慣了巨木之森當中的地形,驟然來到這樣一大塊廣袤無垠的空場,好似衆人又穿越回到了大草原,人們本來議論紛紛,場上有點喧鬧。不過在劉雨生開口之後,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順着劉雨生所指的方向,人們望着森林外面的空場,靜靜聽着空氣中傳來的聲音。

“唰、唰、唰……”

空氣中,果然有着異樣的聲音,先是輕微的空氣波動,很快就形成了巨大的浪潮,整齊的聲浪一波又一波。大地開始震動,非常有規律的顫動,人們甚至立足不穩,不得不運起法力壓住自己的身體,不然可能會被震倒在地。

劉雨生的臉色逐漸凝重起來,其他人或先或後,也都看清了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一個個不由得全都變了臉色。

“我去,這也太誇張了吧!”

東山羊嘴巴張的老大,差點就能塞個鵝蛋進去,他實在是被嚇到了。

巨木之森偌大的空間,在最後的尖角這裏,反倒沒有了那些參天巨樹,憑空出現了好大一片空地!這片空地當中有一個小山包,山包上有一棵小樹,除此之外,山包周圍的大地上一片綠油油。原本大聯盟的人們以爲那綠色是地上的草,但很快他們就發現,綠油油站滿了整個空地的,是無數的叢林戰士!

這裏用到的無數,不是一個形容詞,而是一個量詞!

密密麻麻的叢林戰士,紛紛踏踏地擠在一起,它們所在之處甚至遮蓋了大地原本的顏色,使得所有的地方都一片綠油油。大約有十里方圓的空間,沒有一棵大樹,這麼大的地方,擠滿了叢林戰士!這些叢林戰士無可計數,只能用無數個來形容!

無數個叢林戰士,當它們整齊地站起來,向大聯盟衝過來的時候,那是一股粉碎一切無可阻擋的氣勢!任何擋在叢林戰士面前的存在,都會被它們狠狠撕碎!

“跑!”

劉雨生大喊一聲,掉頭就跑。 劉雨生率領大聯盟,有信心擊敗成千上萬的叢林戰士,也有信心打破千年樹妖的防禦,徹底擊潰這一關卡。但是劉雨生從來沒想過,叢林戰士的數量會有這麼多!

量變有時候真的是可以產生質變的。

尤其叢林戰士並不是弱小的雞崽,他們來去如風,吹箭帶有劇毒,且身手敏捷悍不畏死。當無量數的叢林戰士集結在一起,那就是一股無敵的力量!就算大聯盟兩百多人全部的都是通靈師,那又怎樣?

只要沒有晉升爲通靈大師,就不能以法力磨練筋骨,沒有強大的防護力,通靈師的境界面對叢林戰士這樣的人海戰術,一樣要潰敗。

一個吹箭你能躲,十個吹箭你能躲,一百個你也能躲,那麼一千個一萬個呢?通靈師法力終究有限,除卻劉雨生這樣的變態之外,大聯盟當中有幾個人能夠在叢林戰士的人海當中堅持個一刻鐘?

劉雨生的話在大聯盟當中那就是聖旨,尤其人們看到他帶頭跑了,自然也跟着抱頭鼠竄。千年樹妖壽命悠長,在明知自己不可能脫離葬龍池的情況下,它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拿來造小人。無數的叢林戰士就是千年樹妖的傑作,這些叢林戰士每一個都是千年樹妖身上的一部分!

看到這無窮無盡的叢林戰士,就不難理解爲什麼千年樹妖的本體會那麼細小!遠處山包上那棵迎風招展的小樹就是千年樹妖的本體,看上去弱不經風,隨便一拳就能徹底擊垮它,然而在那之前,得先突破叢林戰士組成的人海防線。

因爲數量太過龐大,所以千年樹妖對於叢林戰士的指揮應該是出現了一定的延遲,劉雨生他們逃跑最慌亂的時候,叢林戰士並沒有及時追擊,反而是在大聯盟穩住陣腳之後,叢林戰士羣開始動了。一隊又一隊的叢林戰士脫離了大部隊,向大聯盟所在的方向衝了過來。

“團長大人,我們要繼續撤退嗎?”東山羊湊上來請示道。

劉雨生皺着眉頭,權衡着雙方的力量對比,他望着遠處的千年樹妖本體,再看看無窮無盡的叢林戰士,心中漸漸有了底。

“不,我們反擊!”劉雨生斬釘截鐵地說,“如果陷入這些叢林戰士的包圍當中,我們的損失肯定會很大,硬闖叢林戰士的大方陣不太現實。但是這些傢伙追出來,那就給了我們各個擊破的機會,傳我命令,所有人以最快速度殲滅來犯之敵,不許戀戰,一旦發現有被包圍的危險,就立刻撤退。大家全力發揮,我會拿出一套高級法術來作爲獎勵,誰殺敵最勇猛,誰就有資格得到它!”

東山羊把劉雨生的命令傳達下去之後,大聯盟立刻士氣高漲,人們看着越來越近的叢林戰士躍躍欲試!劉雨生幫衆人引氣入體,傳下的太上洞神日月混常經神祕莫測,進境奇速,隨同一起傳下來的赤焰血煞輪殺傷力爆表,而且還有極強的續航能力。就算刨除魔種的影響,大聯盟的人們也很簡單就能認定,劉雨生出品必屬精品。

如今劉雨生再度許諾,只要殺敵勇猛,就有希望獲得一套高級法術!劉雨生既然能拿得出手,想來作爲獎勵的高級法術,不會比赤焰血煞輪弱。誰會嫌自己掌握的法術多呢?擅長的法術越多,潛力就越大,未來的成就也會更高。

原本面對無窮無盡的叢林戰士,人們還有些心驚膽戰,有了劉雨生的許諾之後,聯盟精英們戰意升騰,恨不得立刻就上前廝殺。重賞之下,人人爭先,這個時候叢林戰士在人們眼裏一點都不可怕,相反一個個彷彿都冒出了金光,頭頂上四個大字——高級法術。

“嗖嗖!”

第一批叢林戰士已經追到聯盟本陣,只見無數吹箭破空而來,綠油油的顏色幾乎遮蔽了整個天空。聯盟精英們絲毫不懼,紛紛放出自己的赤焰血煞輪,化作護身法寶,圍着自己不停旋轉。赤焰血煞輪大小由心且鋒利無比,抵擋這些吹箭不過是小意思,只是叢林戰士連綿不絕,吹箭一茬又一茬,似乎根本沒有盡頭,如果這樣下去的話聯盟一方可就不太妙了。

赤焰血煞輪固然神奇,然而這道法術也有一樣缺憾,那就是對法力的消耗極大。雖然赤焰血煞輪能夠吸收敵人的血氣來維持自己的運轉,從而節省主人的法力,但是如果赤焰血煞輪召喚出來之後的一段時間裏,未能吞噬敵人的血肉,那麼就會瘋狂消耗主人的法力,乃至於反噬主人自身。

把赤焰血煞輪用來防守,乃是最不可取的法子,因爲這樣一來赤焰血煞輪就不能殺死敵人,也就不能吸收敵人的血氣。像現在這樣,赤焰血煞輪不停抵擋來襲的吹箭,沒過多一會兒,就有人面色發白,踉踉蹌蹌地收了赤焰血煞輪,盤坐在地上調息起來。

這就是赤焰血煞輪不能見血帶來的後遺症,這法術乃是邪門到極點的法術,出則必定見血,否則就會反噬。劉雨生對此心知肚明,但他傳授了赤焰血煞輪給衆人之後,從來沒有詳細給人們講解過這道法術的運用技巧,只任由人們瞎貓碰死耗子般亂撞運氣。

吹箭如磅礴大雨般落下,遮天蔽日的箭雨給了聯盟精英們絕大的壓力,雖然短時間內還未出現傷亡,但這種情況持續下去,人們的損失會極其慘重。劉雨生端坐在聯盟的方陣中央,他面前也有一道赤焰血煞輪,大如門板,緩緩旋轉着輕鬆抵擋了來襲的吹箭。對於聯盟面臨的困境,劉雨生老神在在,似乎一點都不在意。

“啊!”

一聲慘叫,大聯盟第一個戰損出現,有人因爲法力難以爲繼,赤焰血煞輪反噬的瞬間,又被無數吹箭射中,當場就死翹翹了。

戰場太過混亂和緊張,因此無人察覺,在這個人死去的瞬間,一道法力種子從他身上浮起,飄飄蕩蕩到了劉雨生身邊,被他隨手一招就消失不見。

碼完字睡着了,忘記上傳,後來忽然警醒,發現我放了諸位的鴿子,於是趕緊坐起來上傳。沒錯,我是在趴在電腦前睡着的。 偏執總裁的歡脫小嬌妻 這些人死掉之後,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魔種飄回劉雨生身邊,劉雨生身上的氣息十分古怪,每收回一個魔種,法力似乎就降低一分,人也變得虛弱一分。

如果戰時就這樣進行下去,最後的結果只有兩種,要麼聯盟被叢林戰士們團滅,所有人都變成魔種回饋給劉雨生,要麼聯盟精英們頂受不住壓力四散而逃,在叢林戰士沒有合圍之前,分散逃走並不是一件難事。

然而轉機很快出現,整個戰場也因此變得不一樣。

叢林戰士不僅用吹箭給聯盟壓力,同時一隊又一隊的叢林戰士從未停止自己前進的腳步,一隊人吹出了自己的吹箭之後,後隊跟上吹箭的節奏,而前面這一隊人就迅速向聯盟的方陣衝來。當第一支叢林戰士的隊伍和聯盟方陣衝撞在一起的時候,轉機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

叢林戰士最主要的遠程手段是吹箭,它們的吹箭距離超遠,威力巨大並且帶有劇毒,但這並不是說叢林戰士們就只會吹啊吹,近身之後,它們就會從自己脊樑骨那個位置掏出木刀一分爲二,隨之化身雙刀武士。

叢林戰士耍起雙刀來令人眼花繚亂,不過千萬不能小看它們的木刀,看上去烏漆嘛黑的鈍木刀子,實際上殺傷力驚人,鋒銳程度堪比金鐵!這木刀是叢林戰士除了吹箭之外最擅長的攻擊手段,加上它們來去如風的速度以及貼合叢林的體型及顏色,可以說它們是叢林之王,強大無比的獵殺者。

叢林戰士大概也是這麼認爲的,因此一隊叢林戰士在吹完吹箭之後,很快就衝到了聯盟的方陣面前,和聯盟的精英們來了一波近距離接觸。

赤焰血煞輪終於有了用武之地,原本用來防禦吹箭,並不能顯出赤焰血煞輪的厲害,此時短兵相接,最外圍的聯盟精英面對叢林戰士的雙刀流,本能的釋放了赤焰血煞輪去應敵。叢林戰士引以爲傲的木刀,在赤焰血煞輪面前脆弱得像紙,甚至就連它們的身軀,在赤焰血煞輪面前也脆弱不堪。

第一隊衝擊方陣的叢林戰士,就像一頭扎進了絞肉機,一個花兒都沒翻起來就全軍覆沒了。因爲這一隊叢林戰士的死亡,有些聯盟成員忽然領悟到了什麼,他們大喊道:“放出赤焰血煞輪殺人,越殺越輕鬆,根本不用消耗自己的法力!”

這是正解,赤焰血煞輪本就如此,可惜大聯盟的人們到現在才整明白。不過也不算太晚,因爲這些人的提醒,更多的人嘗試着放出赤焰血煞輪去擊殺叢林戰士,果然,每擊殺一名叢林戰士,操縱赤焰血煞輪就顯得輕鬆一分!隨着赤焰血煞輪越殺越多,人們不僅感到法力不再消耗,反倒還有一絲絲法力從赤焰血煞輪那裏反饋回來。

可惜叢林戰士實在太多,吹箭一波又一波根本毫不停歇,聯盟因此並不能放出所有人的赤焰血煞輪,他們一定要留一部分來守護自己和隊友的安全。儘管如此,叢林戰士的攻勢也被有效遏制,漫天飛舞的赤焰血煞輪如同死神鐮刀,抹平了一切擋在面前的敵人。

吹箭仍舊如同下雨,叢林戰士悍不畏死,哪怕衝上來就是送死,它們依然毫不退縮。大聯盟衆人幾乎完成了一圈的輪換,所有人都發出過自己的赤焰血煞輪去殺人吸收血氣。這時叢林戰士真的就像被割倒的麥子,一茬一茬的死,遍地堆積如山的叢林戰士屍體。

赤焰血煞輪本就是羣戰神器,尤其在對付弱小存在的時候,更是威力大到不可思議。叢林戰士數量太多,相應來說個體就沒那麼強大,面對赤焰血煞輪根本毫無抵抗能力。倒在聯盟方陣前面的叢林戰士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堆積在一起像小山一樣的屍體甚至蓋過了聯盟精英們的身高。

然而相對於那十里方圓之內無情無盡的叢林戰士來說,死掉的這些只能算是九牛之一毛。情況依然不容樂觀,因爲叢林戰士無窮盡也,但赤焰血煞輪的神勇是有上限的,這個上限就是赤焰血煞輪的主人他的法力境界。

赤焰血煞輪可以吞噬敵人的血氣來爲自己續航,以戰養戰,但是劉雨生所傳下的赤焰血煞輪,本身就是法術種子,所有人修煉赤焰血煞輪,就相當於在爲劉雨生祭煉他的這一道法術。終有一天,所有人的赤焰血煞輪吸收氣血到達飽和狀態,那個時候劉雨生就能召回這些赤焰血煞輪的法術種子,瞬間將自己的赤焰血煞輪進階成爲血滴子!

這基本上和魔種道心是一個套路,不同的是魔種可以使劉雨生本身進階成爲通靈大師,赤焰血煞輪分散出這麼多的法術種子,則可以使赤焰血煞輪進階成爲血滴子。所以大聯盟所有人,除了劉雨生之外,沒有任何一個人的赤焰血煞輪可以升階,不管吞噬多少氣血,也不管熟練度有多高,他們所施展的赤焰血煞輪,始終只能維持在一個等級的強度。

赤焰血煞輪無法進階,那麼吸收的氣血就有一個極限,一旦超過這個極限,赤焰血煞輪就一定會反噬自己的主人。放在當下的場景,如果殺戮叢林戰士過多,大聯盟不會被叢林戰士毀滅,但人們有很大可能會被赤焰血煞輪反噬而雞飛狗跳。

劉雨生察覺到了問題所在,沉思片刻,決定暫時先撤退。

“撤,所有人都撤,我來掩護!”

劉雨生大喊一聲,將自己的赤焰血煞輪放了出去,這是劉雨生第一次在人前展露赤焰血煞輪的威力。只見劉雨生的赤焰血煞輪迎風就長,轉眼大如山巒,平着在地上橫掃一趟,不知碾碎了多少叢林戰士。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劉雨生這一下所造成的殺傷,甚至比之前大聯盟所有人的殺傷還要更多一些。 藉着劉雨生的掩護,人們紛紛撤離了原地,往後又退了將近五里這才停下。 醉玲 劉雨生隨後遁光一展就走,拋下屍骨如山的戰場,留下了一地狼藉。

幸好,叢林戰士並未追擊,總算給大聯盟留下了一個修整的時間。在劉雨生沒回來之前,東山羊就已經整理好了隊伍,並組織人手重新搭建了簡單的營地,展現出了他出色的領導才能。原本東山羊就是一個老資格的隊長,因爲最早接受引氣入體,法力日漸深厚,在聯盟中的威嚴也越來越重,有他在就能穩定衆人的情緒,起碼在劉雨生沒回來的時候,隊伍不會崩潰。

劉雨生掩護大家撤退,最後關頭他鼓盪法力,施展出超級版的赤焰血煞輪,那一下殺死的叢林戰士多不勝數,好歹爲落荒而逃的聯盟精英挽回了一點顏面。追上大部隊,劉雨生先召來了東山羊和西山狼。

如今的大聯盟,劉雨生並不負責具體事務,他更多的是充當一個精神領袖,聯盟的具體事宜,大多是由東山羊和西山狼這兩個老資格的隊長來負責。東山羊把聯盟整合得很好,撤離到安全地方以後,之前的戰損也很快統計了出來。

“團長,我們損失了七個兄弟。”東山羊面色沉重地說。

劉雨生點點頭道:“爲了我們的將來,犧牲在所難免。每個犧牲的兄弟,都不會白白死去,你要記下他們每個人的出身來歷,等我們從葬龍池闖出去之後,一定要對每個犧牲兄弟的家族有所回報。”

“是,我一定做好這件事。”東山羊用力點了點頭。

劉雨生這一手收買人心效果並不算太好,不過聊勝於無了,反正有魔種道心的存在,他根本不怕這些人反水。劉雨生接着說:“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打通千年樹妖這一關,這個守關者的難纏程度超乎想象,你們都看到了,那些叢林戰士無窮無盡,我們甚至無法接近千年樹妖的本體。卡在這裏的話,我們來葬龍池就毫無意義,後面那麼多機緣得不到,而且還無法脫離出去回到本來世界。難道我們要老死在這裏?你們甘心嗎?”

西山狼砸吧砸吧嘴說:“團長,我覺得吧,這個千年樹妖其實不難對付。俗話說紙有反正兩面,千年樹妖造出這麼多小弟,那麼它一定是放棄了別的什麼,它放棄的,就一定是最致命的。我們只要找到它致命的弱點,不愁通不了關。”

劉雨生皺着眉頭說:“理是這麼個理兒,可是具體要怎麼做呢?要怎樣才能找到千年樹妖的致命弱點?你有什麼好主意?”

西山狼訕訕地說:“團長,我只是有這樣一個朦朧的想法,實際上並沒有什麼詳實的計劃。”

說了等於沒說,西山狼急於表現,想在劉雨生面前掙點臉,不說壓倒東山羊,起碼不被他拉下太多。可惜準備不足,西山狼不僅沒能出彩,反倒弄得有些尷尬。

東山羊待西山狼出了醜之後,大方地說:“團長,我倒不這麼認爲,先不說千年樹妖究竟有沒有所謂的致命弱點,就算它真的有,我們連接近它都做不到,要怎樣去找這個弱點?就算找到了,又怎樣才能把弱點利用起來?”

“嗯,”劉雨生不顧西山狼難看的臉色,贊同地點了點頭,“那你覺得,我們應該怎麼做?”

“很簡單!”東山羊用力揮舞着手臂說,“在您幫大家引氣入體之後,大聯盟的實力我相信冠絕整個葬龍池!我們的硬實力一定強過千年樹妖,爲什麼要去取巧?大家穩紮穩打憑硬實力堂堂正正碾壓過去不是更好?千年樹妖別無依仗,無非就是無量數的叢林戰士護衛在它左右,我們幹不過全部的叢林戰士,但我們有的是時間!今天一戰消滅了那麼多叢林戰士,明天我們做好準備再去,幹掉足夠多的叢林戰士就撤退修整,後天再去,周而復始如此這般,就算再多的叢林戰士,我也有信心把它們全部殺光!”

說完這些話之後,見劉雨生的表情不置可否,東山羊急忙補充道:“團長,時間始終都是站在您這邊的,自從修煉了您傳下的道法,兄弟們的進境一日三變,假以時日,所有人突破現有的境界也不是沒有可能。到那個時候,大聯盟真正成了無敵的通靈師聯盟,區區樹妖還不是手到擒來?而且我們不停消耗叢林戰士,就算樹妖還能繼續召喚,我們無非就是跟它比拼速度,看是我們殺得快,還是它重新召喚出來的快。只要我們殺得足夠多殺得足夠快,我相信總有一天叢林戰士會被我們殺光,而且這一天絕對不會太遙遠!”

東山羊的話要說也有些道理,關鍵是劉雨生現在並沒有別的好主意,西山狼也拿不出什麼有建設性的意見來反駁,於是劉雨生就表態同意了東山羊的提議。對於劉雨生來說,大聯盟每個人都是一顆種子,種子當然是長成熟之後再收穫更好,所以他不憚於拖延時間。

只是魔種道心有其缺憾,大聯盟的精英們很快就會遇到各自的瓶頸,而且這瓶頸他們這輩子都沒有打破的希望。所以劉雨生也不想讓時間拖得太久,一旦人們發現所有人都遇到瓶頸而無法突破,恐怕到那時會有意料之外的變故發生。暫時來說這種情況還不會出現,劉雨生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劉雨生和東山羊西山狼商議之後的決定,基本上就是大聯盟最權威的決策。自從吳亦被劉雨生殺死,黃石公在營地外被柳三變他們一夥人幹掉,劉雨生藉助魔種道心成爲領袖,東山羊和西山狼也成功上位,至於葉子良和陳大拿等一衆老牌隊長,反倒泯然衆人矣。

東山羊宣佈明日再去挑戰千年樹妖之後,天色已經摸黑,之前血戰一場,說起來似乎很快,實際上足足廝殺了一整個白天。衆人也都累了,於是早早休息,準備好明日再戰。

當晚,劉雨生翻來覆去睡不着,正準備叫柳燕過來爽一下,沒想到莽牯朱蛤先跑了過來。 即便是大聯盟和叢林戰士們戰鬥最激烈的時候,也不曾見過莽牯朱蛤,同樣的柳燕也不見了蹤影,不知跑到哪裏去了。

柳燕沒有接受引氣入體,自保能力太弱,她沒有參與和叢林戰士的廝殺還算說得過去,莽牯朱蛤小紅就太不應該了,要知道它可是比劉雨生更加強大的存在,超強的種族天賦使得它能夠碾壓在場所有人。

劉雨生見到小紅,沒好氣地說:“這個時候你倒跑出來了?最關鍵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影子?”

小紅鼓着肚子說:“你懂什麼?大人物總是晚到,這都是有原因的。我就像戰略武器,只能拿來對付千年樹妖,結果你要我跟你一起打小怪?我的毒素寶貴得很,你讓我在這根本無窮盡的叢林戰士身上浪費嗎?”

小紅吹得挺像那麼回事,但唬不住劉雨生,不過想了又想,最後劉雨生也沒有反駁。被小紅欺負了那麼多次,劉雨生總算學聰明瞭,明知道說了也沒用,說那麼多幹什麼? 槓上寶寶,總裁爹地你下崗了 萬一惹惱了小紅,再被這個萬毒之王給咬上一口,那個痛入骨髓的滋味可不是鬧着玩的。

小紅見劉雨生不理會自己,它三兩下跳到劉雨生身邊問道:“白天的事我都看到了,千年樹妖把自己弄成了一個王八殼子,護得嚴嚴實實,你接下來有什麼計劃?”

劉雨生本來不想說,不過這種事根本瞞不住,說到底還是因爲他被小紅給咬怕了,實在不想再被咬,只好老老實實地說:“還能有什麼別的計劃?憑實力慢慢跟千年樹妖耗唄,它不就指望那些叢林戰士嗎?我對付不了全部,還對付不了一部分了?一天干掉一批,有個把月的時間,怎麼也能打到千年樹妖本體那裏去了!”

小紅如聽天書,聽完劉雨生的計劃,眼睛瞪直了說:“竟然是這樣?佩服,佩服……”

“佩服什麼?”

劉雨生話還沒問完,紅光一閃,小紅已經不見了蹤影。來得莫名其妙,問的問題也莫名其妙,劉雨生納悶不已,搞不懂這個小紅葫蘆裏在賣什麼藥。不過小紅並不是重點,不管它在暗地裏搞什麼事情,只要它不阻止劉雨生對付千年樹妖就好。

小紅來這一遭,使得原本挺有性趣的劉雨生,放棄了召柳燕過來睡覺的打算,他盤膝而坐,乾脆打坐修煉了整晚。

翌日一早,大聯盟早早集結,劉雨生宣告了幾條注意事項。其一,要有效率,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造成最大的殺傷,其二不要殺過頭,一旦有被叢林戰士包圍的跡象,就立刻撤退。其三,一定要聽從指揮,千萬不要各自爲戰。

劉雨生所說的這些,跟廢話也沒什麼區別,他拿出一門高級法術作爲獎勵,不用說人們也會奮勇爭先。

這次大聯盟擺出了不一樣的隊形,兩百多人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圓,最外圍全是法力比較深厚,戰力比較持久的人,像劉雨生和東山羊西山狼等人,都在最外圍。

再次衝出森林,來到那一片空曠地帶,昨天的一地狼藉早已消失不見,原本被殺得堆積如山的屍骨全都不見了。無窮無盡的叢林戰士似乎一點都沒有減少,依然堆滿了巨大無比的方陣。

劉雨生被眼前的場景嚇了一跳,難怪昨天大聯盟逃走的時候叢林戰士沒有乘勝追擊,原來叢林戰士留下來收拾戰場了。千年樹妖莫不是有病?敵人氣勢洶洶襲來,不想着怎麼打敗敵人,反倒讓自己手下的小弟搞衛生?

不過很快劉雨生就發現了端倪,巨大的叢林戰士方陣當中,有許多叢林戰士像是粗製濫造,身上的零件不是一個整體,更像是胡拼亂造弄出來的東西。聯想到昨天叢林戰士大堆的屍骨消失不見,以及巨大的叢林戰士方陣並沒有變小,也沒有變的稀疏,劉雨生頓時有了答案。

千年樹妖或許是想營造出叢林戰士無窮無盡而且還能重複製造的印象,但它這樣一來卻漏了底。昨天剛剛死掉的叢林戰士,屍骨馬上又被回爐重造,成爲新的叢林戰士出現在方陣中,這格局也太小了些。

劉雨生覺得自己看破了千年樹妖的底細,不由得冷笑一聲,揮手示意戰鬥開始!

幾乎是昨天戰鬥的翻版,不同的是這次聯盟精英們有經驗了許多,戰鬥更加遊刃有餘,而赤焰血煞輪的殺傷力也更大了。並且聯盟精英們學會了如何輪換,一隊人一半放出赤焰血煞輪殺敵續航,另一半用赤焰血煞輪來防禦吹箭,保護所有人。當負責防禦的這些人法力有些難以爲繼的時候,兩撥人就互換職責,原本放出赤焰血煞輪殺敵的人把赤焰血煞輪召喚回來防守,另一半人則放出赤焰血煞輪去殺人,同時吸收氣血恢復法力。

因爲陣型是圓的,要防禦的面積整體小了許多,放出赤焰血煞輪殺敵的人會更多一些。叢林戰士的損耗速度,遠遠超過了昨天,巨大的叢林戰士方陣,幾乎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縮小。最後聯盟衆人殺得興起,甚至不管不顧衝進了叢林戰士的方陣當中大殺特殺。如果不是因爲魔種道心的境界壓制以及赤焰血煞輪的反噬,說不定大聯盟就能畢其功於一役了。

劇情和昨天出奇的相似,殺死大量的叢林戰士之後,赤焰血煞輪吸收太多的氣血,又有了反噬的跡象,大聯盟不得不停下前進的步伐,開始往回衝。哪怕叢林戰士完成了對聯盟的合圍,但面對無堅不摧的赤焰血煞輪,這種威力強勁的羣戰神器,叢林戰士在外圍的堵截顯得那麼力不從心。

不過叢林戰士的數量終究還是起到了作用,無數的吹箭一蓬又一蓬落下,聯盟精英們在輪換赤焰血煞輪的時候,稍有疏忽,或者溝通一個不好,就會有大量吹箭從赤焰血煞輪的防守間隙射進來。大聯盟也因此損失了許多人手,畢竟都是血肉之軀,面對劇毒的吹箭,沒有赤焰血煞輪護身的話,根本抵擋不住。

一天的戰鬥結束,大聯盟離開戰場去修整,整理完隊伍之後發現,戰損比昨天反而更多了些,死了十一個人。 根據叢林戰士的密集程度以及消耗打下來的陣地來看,一個月都未必能把所有的叢林戰士消滅乾淨,這樣下去不是個法子,總不能敵人還沒死,自己這邊先死光了。

劉雨生爲此特地調整了戰術,整個大聯盟化整爲零,本來一個大方陣變成許多小隊伍,隊伍之間各自配合,並且劉雨生自己充當救火隊,哪個隊伍需要支援,他就會頂上去。大聯盟集體組成的方陣防禦力很強,但同樣的目標也大,所有的叢林戰士全都集火,時間長了當然會出事情。做出化整爲零的調整之後,劉雨生本以爲情況會好轉許多,沒想到第三天的戰鬥結束,戰後總結的時候才發現,這一天死了二十三個人。

大聯盟化整爲零固然縮小了目標,縮小了受打擊的面積,但是劉雨生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大聯盟分解之後,各個小隊伍根本沒有足夠的防護能力來抵擋無量數的叢林戰士射來的吹箭。而且還有另外一件事劉雨生考慮不周,叢林戰士的基數實在太大,它們的吹箭可以實施無死角全覆蓋式的攻擊,就算大聯盟分散開來,每個隊伍所受到的攻擊強度根本一點都不會變小。

第三天可以說劉雨生爲自己的決策失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二十三個聯盟精英全都死在當場,連屍體都沒搶回來。接連三天攻勢受挫,叢林戰士不見怎麼少,自己人反倒越死越多,這對於大聯盟的士氣打擊也很嚴重,以至於第四天的戰鬥開始之前,衆人沉默寡言,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

這個時候大聯盟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頂不過去徹底崩潰,如果頂過去,那就鍛煉出鋼鐵般的意志。劉雨生明白這個時候他必須站出來做點什麼,不然的話大聯盟敗亡在即。不要覺得兩百多人只死了那麼幾十個人,聽上去似乎沒那麼嚴重,但事實上戰損比已經超過了一成的情況下,就算森嚴的部隊都有可能出事。

“今天大家繼續修整,我親自去探探路!”

劉雨生話音剛落,就引起了陣陣歡呼聲,連續緊繃了三天,衆人也確實需要休息一下,劉雨生宣佈的這個命令正合人心。

於是大聯盟衆人就繼續休息,營地已經搭建好幾天,原地不動就可以了。東山羊和西山狼爲了在劉雨生面前表現一下,特地要求劉雨生帶上自己,不過劉雨生並未答應,他讓兩人留在營地,照顧好其他人。

一張一弛纔是正道,劉雨生不想讓大聯盟崩潰,更不想把這些寶貴的魔種全部消耗在巨木之森,所以他這次是真心出來尋找辦法的。離開了營地,劉雨生獨自一人前往千年樹妖的大本營,一路上頗爲順利,很快就來到了無量數叢林戰士的龐大方陣。

劉雨生隱匿行蹤的功夫脫胎於疾風幻影術,同樣也是幻字訣加持過的法術,除非境界高出他太多,否則根本不能窺破他的行蹤。不過劉雨生縱然幻術以及遁法都出人意料的強,但他也不敢深入叢林戰士的大本營太多,因爲一旦在包圍圈中露餡,就要面臨叢林戰士的人海戰術。劉雨生倒不是怕出危險,他固然一個人殺不完這麼多叢林戰士,但個體較弱的叢林戰士,要想殺他也很難,打不過跑就是了,憑藉無雙的幻術和遁法,誰也留不住劉雨生。

只不過劉雨生不想做無意義的消耗,就算以他雄厚的法力根基,在叢林戰士的方陣當中闖過一個來回,也會感覺到非常疲憊。因此能避免被叢林戰士察覺到,那是最好。

上一次葬龍池出世距今已經過去了數百年,也就是說千年樹妖在巨木之森已經經營了數百年,它積攢下來的家底之雄厚超出想象。劉雨生小心翼翼沿着千年樹妖的大本營轉了個圈,絕望地發現,叢林戰士的數量似乎真的沒有減少。

儘管經歷了三天艱苦卓絕的戰鬥,大聯盟殺死的叢林戰士成千上萬,擠在一起也要站滿好大的地方,然而放到叢林戰士整體來看,三天下來消耗的只能算是九牛之一毛。更何況千年樹妖不是死的,它雖然把自己變成了老烏龜,沒什麼機動能力,但它的心智一點都不弱。三天下來,劉雨生不信千年樹妖對大聯盟的攻伐毫無察覺,這個老東西一定也做了應對,最簡單的一招就是製造出更多的叢林戰士。

遠方的小山包,孤零零的千年樹妖本體迎風搖曳,似乎在嘲笑劉雨生的無知。打消耗戰,這簡直是傻子才能想出來的主意,天時地利人和一樣都不佔,在千年樹妖的主場跟它打消耗,難怪千年樹妖沒有任何其他動作,就任由大聯盟這麼囂張。

千年樹妖根植於巨木之森,和整個地圖融爲一體,它可以源源不斷製造叢林戰士,消耗?那不是消耗,那是個笑話。

劉雨生圍着千年樹妖的大本營繞了個圈,悄悄回到森林裏,憤憤然一拳打在樹上,那棵巨樹中了這一拳,先是毫無反應,緊接着無數樹葉嘩嘩落地,緊接着生機凋零,鬱鬱蔥蔥的大樹轉眼變成了乾枯的死樹,從外到裏全都焦黑一片。

最後回頭望了一眼叢林戰士的巨大方陣,劉雨生深吸一口氣,轉身向聯盟的營地走去。這次,劉雨生打定主意,要一擊必殺!不能再這樣拖下去了。

當初劉雨生第一次遇到千年樹妖,就被千年樹妖打得狼狽不堪最後施展疾風幻影術,損失一個假身這才脫身而去。那個時候劉雨生就明白,千年樹妖本體皮糙肉厚,除非用萬化雷池,不然根本殺不死它。要知道最初劉雨生就是打定主意,要把大聯盟的人當成炮灰,他好利用這些人的掩護去佈置萬化雷池,只是有了魔種道心,劉雨生不捨得這些魔種,因此才改了主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