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影來得及快,頃刻間站在了乾元觀的屋脊上,冷冷地注視着冥界的老鬼們。

楚江王倒吸了一口涼氣,拱手說道:“來人可是大茅真君?”

“然也。”大茅君的道影點頭,冷笑道:“陰陽不同道,人鬼各殊途,你們冥界老鬼竄上人間道,欺負我茅山無人?”

冥界老鬼本身就理屈,又懼怕大茅君的神威,吶吶不能言。

五官王硬着頭皮,說道:“我等是來拘魂葉知秋的,誰知道茅山諸道刁難我們……”

正說話間,忽然乾元觀上空金光大放,威壓如山,當頭罩來!

老鬼們擡頭看,駭然失色!

只見空中放光的,正是龍虎山的天師印。

天師印已經被催動,化作巨山,向着楚江王等老鬼壓來!

“老鬼們,你們找我,我來了!須彌出芥子,天師伏魔印!”葉知秋的聲音充滿殺氣!

“佈陣,頂住!”楚江王絕望地一聲大叫。

然而葉知秋這是偷襲,冥界鬼兵根本來不及佈陣。高冷總裁的小青梅

但聽見砰地一聲巨響,大地震顫,天師印已經砸了下來,將楚江王五官王宋帝王和都金城等老鬼,全部砸在塵埃裏!

www¸ TтkΛ n¸ ¢ ○

甚至,這些老鬼的慘叫聲,也沒來得及發出。

葉知秋收了大印,手中乾坤膽又是一磕,電光一般的殺氣,向着鬼兵密集的方向射去:“乾坤殺氣,放!”

“呀……啊!”

萬鬼齊哭,乾元觀前,變成了人間煉獄。

“赤元出鞘!”

“撒豆成兵!”

“雷動九天!”

葉知秋更不客氣,將渾身道法,所有的厲害殺招,全部用了一遍!

冥界百萬鬼兵,在葉知秋疾風暴雨般的攻擊之下,頃刻瓦解,潰不成軍!

楚江王等老鬼,被葉知秋的天師砸中,但是沒死。

畢竟是冥界老鬼,道行高深,沒這麼容易魂飛魄散。

老鬼們從塵埃裏掙扎着站起,昏頭昏腦地揮手大叫:“撤,快撤!護駕,保護我們遁入鬼道!”

冥界的殘兵敗將們涌來,護着幾個老鬼,就要開鬼道撤離。

“你儘管開鬼道,開出來算你牛逼!”葉知秋哈哈大笑,掐訣向着老鬼們的腳下一點:“指地成鋼,疾!”

金光道氣從葉知秋的指尖射出,瞬時鋪滿了老鬼們的腳下。

老鬼們急欲隱入地下,卻鑽不進去,慌亂不已。

葉知秋的指地成鋼,讓老鬼們腳下的土地如鋼板,老鬼們如何遁下去?

“下山,下山!”宋帝王大叫。

遁不下去,只好從人間借道了。

葉知秋嘿嘿冷笑,手託天師印,準備再一次碾壓。

鐵冠道長卻忽然竄在葉知秋的身前,叫道:“知秋,窮寇莫追,讓他們去吧!”

葉知秋一愣,大印便沒有放出去。

鐵冠道長說道:“逼得太狠,老鬼們狗急跳牆,從人間借道,會殃及人間衆生,讓他們去吧!”

“好,我抓幾個俘虜!”葉知秋點點頭,忽然一道縱地金光,消失在原地。〔6.27日,第一更。〕

。m. 楚江王等幾個冥王,正在向山下潰退,忽然眼前金光一閃,葉知秋已經攔在身前!

“幾個老鬼留下吧,天罡破軍,萬鬼伏藏!”葉知秋一伸手,天罡破軍符罩下!

“葉知秋……你、你……”幾個冥王又驚又怒,卻已經被天罡破軍符壓住,鬼影漸漸縮小。

一起被罩住的,還有鬼王都金城。

周圍的萬千鬼兵鬼將,驚懼於葉知秋的戰鬥力,竟然不敢來救,各自發一聲喊,屁滾尿流而去。

葉知秋嘿嘿一笑,將三個冥王和都金城,一起收入囊中。

恰在此刻,鐵骨老道忽然大叫:“祖師爺,祖師爺!”

葉知秋回頭看,卻見祖師爺的道影,站在乾元觀的屋脊上,此刻正在虛化,消散……

許佩加等人都跪在地上,看着大茅君的道影,驚愕地叫道:“祖師爺……這是怎麼了?”

剛纔,大叫都在看着葉知秋大展神通,沒有注意到祖師爺。

誰知道現在再看,祖師爺卻開始煙消雲散了。

葉知秋揮揮手,對師父等人說道:“大家不必驚慌,祖師爺……這是回仙人洞了。冥界老鬼已經敗退,祖師爺自然不需逗留。”

其實葉知秋明白,祖師爺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他的道影將從此消散,不復存在。

但是葉知秋在這裏不能說,以免這個祕密被冥界知曉。

冥界不知真相,以爲祖師爺尚在,便心存畏懼,不敢再犯。

說話間,大茅君的道影消散。

葉知秋看看四周,招呼大家起來,一起進觀裏說話。

在後殿坐下,鐵冠道長這才問道:“知秋,似乎你又修爲大進,是不是在仙人洞裏,得到了什麼機緣?”

葉知秋點頭:“師父說的沒錯,弟子在仙人洞裏,遇上了祖師爺的元靈。祖師爺傳了我一些功法,我這才能將冥界鬼兵擊退。”

“祖師爺顯靈,天佑茅山,天佑茅山啊!”衆人大喜過望,彈冠相慶。

夏偉玲起身,笑道:“我是外人,諸位談論茅山派的功法,好像我在這裏不合適吧?要不,我回避一下?”

葉知秋急忙挽留,說道:

“夏道長說這話,真的是見外了。我也學過你們閣皁山的功法,說起來,你也算我半個師父。而且祖師爺傳我的功法,並非茅山派的祕籍,而是整個三清道門的玄功。只要是三清弟子,都不是外人。”仙俠之打工皇帝

鐵冠道長等人也紛紛挽留。

夏偉玲這才一笑,重新落座。

葉知秋並不隱瞞,將仙人洞所遇所聽,全部說給大家。

因爲這是非常時期,葉知秋不想祕籍自珍。相反,葉知秋希望大家都能夠學會那些玄術,躲過這次的斗轉星移之劫。

衆人聽完,驚歎不已。

葉知秋又說道:“我會將天罡地煞玄功,整理一下,給各位師尊和夏道長,還有師兄弟們研究。”

許佩加心動不已,卻又說道:“葉師兄,這是祖師爺傳給你的功法,你傳給我們,不妥吧?”

“祖師爺沒說不許我傳授別人。”葉知秋一笑。

“那就好,反正我非常喜歡,玄功神術,多多益善。”許佩加笑道。

鐵冠道長卻搖搖頭:“只怕那些玄功,修爲不到,學也學不來。”

“那些功法,和茅山術同根同源,就算是一時間練不成,也能讓各位師尊原本的法術,更上一層樓。”葉知秋說道。

鐵襟道長也心癢難搔,說道:“那好,掌門師侄趕緊整理一下,我們看看再說吧。”

葉知秋點頭告退,進入密室,整理那些玄功神術。

鐵冠道長等人,也各自休息。

……

上午十點,葉知秋走出密室,請各位師尊和夏偉玲許佩加等人說話。

葉知秋拿出自己整理的功法,說道:“我整理了一部分功法,比較容易的,師尊們先看看吧。其他的功法,等我以後有時間,再整理。”

幾個老道和夏偉玲如獲至寶,一起來看。

葉知秋笑了笑,緩步而出。

午後,葉知秋對鐵冠道長等人說道:

“師父,冥界遭此重創,料想不敢再來茅山生事。弟子打算暫時離山,去外面走一走。斗轉星移來臨之時,師父可以帶着大家,前往仙人洞避禍。”

許佩加問道:“葉師兄,仙人洞的石雕圓球陣,可以避過斗轉星移之災嗎?”

葉知秋一笑:“小師妹,祖師爺對我說,那個不叫石雕圓球陣,是混沌壺天陣。納天地人爲一壺,自成混沌,隔絕於六道之外,可以避開無極之亂,斗轉星移。”王爺,給臣妾趴下

“混沌壺天陣?這名字好!”許佩加笑道。

鐵冠道長問道:“知秋,你扣押了三個冥王,下一步,打算怎麼辦?”

“按照大真人臨終前的吩咐辦,最終,我們接管冥界,培養幾個傀儡,換掉十殿冥王。”葉知秋說道。

鐵冠道長點頭,嘆氣道:“好吧,反正我們和冥界,已經是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局面了,徹底掌控冥界,也是最好的辦法。不過,你千萬小心,不可輕視冥界的實力。”

葉知秋點頭:“弟子明白。”

……

當晚九點,葉知秋離開茅山,一道縱地金光,消失在衆人的眼前。

離開茅山,葉知秋直奔西川豐都鬼城,不到一個小時,便抵達目的地。

豐都鬼城,地上爲陽,地下爲陰。

冥界的酆都城,便在豐都區域的地下。

葉知秋來到城北的一座矮山上,天眼掃過,緩步走向一片山坳。

山坳裏是一個墳場,陰氣聚集,正是酆都城的東邊門戶。

葉知秋走到墳場中間,喚出鬼童子和鬼王,吩咐道:“開道,去酆都城。”

千眼鬼王吃了一驚,問道:“老大,你這是要單挑冥界嗎?”

“誰說我單挑了?不還有你們嗎?”葉知秋淡淡地說道。

千眼鬼王一咬牙,和三頭鬼王一起,化作陰風原地盤旋,強衝鬼道。

四個鬼童子也一起上前,給鬼王助力。

霎時間,墳場上陰風呼嘯,雜草枯枝漫天飛。

葉知秋的眼前,場景也漸漸幻化,一片黑霧,擋在眼前。

衝過黑霧,便是冥界的門戶。

端午紅包繼續派發,最低八毛八。

沒有拿到端午紅包的書友,加羣,羣號:八零七一、八零四九四。

〔6.27日,第二更送到。〕啊

第三更,晚六點。

〔本章完〕

2 葉知秋一閃身,帶着鬼王鬼童子,撞進了黑霧之中。

前方陰風撲面,有尖細的鬼叫聲傳來:“大膽,什麼人強衝鬼道?活得不耐煩了嗎?”

話音未落,十幾柄鋼叉,已經殺到了葉知秋的身前。

這幾個小鬼,自然不要葉知秋動手。

只聽見一聲怒吼,鬼王鬼童子撲上前去,各出鬼爪,將攔路的小鬼撕碎。

葉知秋點點頭,繼續前進。

前方一片幽暗,陰風颳骨,有螢火一般的鬼燈,源源不斷地飄來。

似乎是冥界的大批鬼兵,正在趕來。

“前方什麼人,爲什麼強衝鬼道?”果然,兩個四千鬼將領着大隊陰兵,瞬間飄至,擋住了葉知秋的去路。

葉知秋微微冷笑,一言不發。

許兆麟喝道:“茅山法師前來捉鬼,擋我者死!”

“荒唐,這裏是冥界酆都城,不是孤魂野鬼聚集的亂墳崗,你們來捉什麼鬼?”鬼將怒道。

葉知秋哼了一聲,說道:“查得冥界十殿冥王,無法無天,禍亂人間道,欺上瞞下,目無三清諸神。所以,太上老君命我前來,將十殿冥王等一干老鬼,全部帶走!”

所謂人嘴兩張皮,怎麼說都有理。

冥界去茅山對付葉知秋,也是理直氣壯的,說是葉知秋壽限已到,特來拘魂;

此刻,葉知秋單挑冥界酆都城,也是振振有詞。

雪兒說得不錯,弱肉強食的規則,在什麼地方都通用。

誰有實力,誰就有道理。

對面的鬼將震怒不已,揮動鬼刀劈來:“簡直找死,看刀!”

三頭鬼王哈哈大笑,撲上前去,以一敵二,展開廝殺。

葉知秋依舊不動,冷眼相看。

鬼王鬼童子各自用命,勢如破竹,沒多久便衝散了這一批陰兵,繼續向前開道。

腳下鬼道一轉,前方出現一條開闊大道。

千眼鬼王說道:“老大,前面就是鬼門關。衝過鬼門關,就上了黃泉路。黃泉路走到盡頭,便是酆都城!”

葉知秋點點頭:“加速,繼續向前!”

鬼王領命,耀武揚威向前。棄婦重生:賢良難爲

加速前進中,鬼門關很快出現在眼前。

這是兩山之間的一條峽谷入口,冥界在峽口設置了高大的門樓,派陰兵鬼將把守。

按理說,鬼門關是人間新死之鬼前往冥界投胎的唯一通道,應該非常擁擠纔對。

可是此刻,關前空蕩蕩的,只有數百個遊魂,在漫無目的地遊蕩。

千眼鬼王說道:“老大,鬼門關有禁制,需要強衝才能過去,我們恐怕……”

話音未落,關內一聲吶喊,潮水一般的鬼兵涌了出來。

爲首一個六錢鬼王,揮動哭喪棒,喝道:“冥司重地,陽人止步,違者格殺勿論!”

葉知秋站住腳步,冷眼打量。

三頭鬼王卻嘻嘻一笑,衝着對面的鬼王叫道:“老鬼,還認得兄弟我嗎?我們跟了茅山葉大師,逍遙自在,我看,你也投降算了吧!”

三頭千眼,以前也是冥界的六錢鬼王,和對面的鬼王平級,互相也認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