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是他不可以將車開上去,而是他為了對那個人的尊重,選擇步行。

當看到那已經銹跡斑駁的大門,秦穆然輕輕推開。

還是當初見面的場景,還是那個熟悉的老人,一聲軍綠色的大外套,包裹著零散的長發,斜倚著躺椅,懶散地享受著陽光。

當秦穆然推開大門的時候,躺椅上的老者已經緩緩睜開了眼睛,不過又立刻閉了起來養神。

「活著回來了?」

葉孤城張開口,緩緩地問道。

「是的,葉老!這麼晚才過來給您拜年!」

秦穆然看著眼前這個老者,心中也很是敬佩。

「不錯,因禍得福,突破到化勁大圓滿了?」

雖然葉孤城都沒有看他,可是卻能夠清楚感到秦穆然的實力,這讓秦穆然更加的意外。

「葉老,你這都能夠感覺到?」

秦穆然瞪大了眼睛,詫異地問道。

「那是自然!」

葉孤城緩緩睜開眼睛。

「不對啊,我都隱藏好了,怎麼還能夠讓你感覺的到?」

秦穆然看著葉孤城,滿臉的困惑。

他自信自己的氣息沒有那麼容易被感知,可是葉孤城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如此輕鬆就知道了。

「因為道!」

葉孤城第一次跟秦穆然提出了這麼一個字。

「道?大道的道?」

秦穆然愣住了,有些迷糊。

「沒錯!大道無形,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葉孤城緩緩站起身來,離開了躺椅。

「葉老,您跟我說道幹嘛?我又不要當道士!您不能因為我是老道士的徒弟就也希望我當道士吧!」

秦穆然咧了咧嘴,有些尷尬地說道。

「你小子,就會耍嘴皮子!我現在認真跟你說呢!」

葉孤城無奈一聲笑。

韋武現在是他的徒弟,這小子,見到自己畢恭畢敬的,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可秦穆然呢,都敢這麼跟自己說話了。

「我也很認真的啊!我不想當道士!」

秦穆然一本正經地說道。

「沒跟你說這個!道,你可感覺到了?」

突然,葉孤城看著秦穆然,一臉嚴肅地問道。

「沒有!」

只可惜,秦穆然搖了搖頭。

道,如此縹緲,他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感覺的到呢!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怎麼知道嗎?」

葉孤城看著秦穆然,說道。

「嗯!」

秦穆然點點頭。

「因為你身上有道的韻味,那種無形之中的氣場,讓我感覺到了!」

葉孤城說道。

「道韻?莫非是那種奇妙的感覺?」

秦穆然想到了自己踏入化勁大圓滿的時候,吸收體內那一團精氣身體發生的變化,頓時驚訝地說道。

「看來你有感覺了!」

葉孤城笑著點點頭。

「那就是道韻!擁有道韻,參悟道韻,這才是踏入沖氣境的基本要求和門檻!」

葉孤城看著秦穆然解釋了一番。

畢竟之前,在他們所有人的認知中,這個天下,也就老道士一個人踏入了沖氣境,再無其他,知道當初葉孤城告訴他這一則重磅消息。

他才明白,原來天下,蝸居了如此多的沖氣境! 趙小川驚訝地看着身旁的郝大寶,還沒搞清楚是什麼事情,胡籽臉色驟然一變,低聲咒罵一聲,向着趙小川衝來。

“滾開!”

胡籽雖然是第八世,但是趙小川知道了胡籽和郝大寶之間的恩怨自然不可能讓胡籽靠近郝大寶。

因此當胡籽衝來時,他一擡手,一道由不知火構成的火牆攔住了胡籽。

“噗~”

郝大寶脊背上驟然出現一道銀色的光帶,隨即他身體向前一仰,噴出一口血液,慢慢的軟到在地上。

“大寶!”

趙小川驚呼一聲,用手攙扶着郝大寶,連忙看向他,卻發現郝大寶已經暈了過去,而他脊背上的光帶卻愈發的明顯,身上的紅色蒸汽也漸漸變得濃重起來。

尤其是他身上的龍紋搖頭擺尾,不斷撕扯着郝大寶的皮肉似乎想從他的身上脫離下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額頭的天眼光芒一閃,眼前的景象一變,發現他懷中的郝大寶竟然變成了一條黑色的大龍,正獰笑的看着他,似乎在嘲笑着自己。

正當趙小川驚慌失措時,火牆的另一邊胡籽的聲音傳來。

www✿ttκa n✿CO

“趙小川,鬼璽!用鬼璽壓制郝大寶身上的龍骨!”

趙小川一震,轉頭看向火牆的一邊,神色有些猶豫,不知道應不應該聽從胡籽的話。

然而他並沒有考慮太久,因爲很快他便看見郝大寶睜開了眼睛。

只不過此刻郝大寶的眼中浮現出一片冷酷的金色光芒,完全不是趙小川熟悉的那個嘻嘻哈哈的郝大寶。

不僅如此,他還從郝大寶身上感到一股危險的力量,彷彿如果他再不採取行動就會被郝大寶殺死一樣。

“嗡~”

一道綠色的光芒從趙小川額頭的天眼中浮現出來,天眼立刻散發出一道綠色的光芒。

在綠色光芒出現的剎那,趙小川感覺自己身上和鬼道相關的力量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不知火、墮落天使之翼、還有他熟悉的詛咒之力他竟然再也感受不到了,或者說他能感受到的只有一種力量——輪迴之力!

趙小川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這股力量的來源,它就是自己擁有的鬼璽。

“鬼璽!”

趙小川腦海中冒出這個念頭,一枚四四方方好像印章大小的綠色光團出現在他的眼前。

熟悉的怪物雕像、熟悉的底座銘文和熟悉的綠色光芒,鬼璽再一次顯現。

就在鬼璽顯現的瞬間,郝大寶背脊上的那條光帶不斷地扭動起來。

諸天武俠之旅 趙小川看着光帶,心中冒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他覺得這條光帶原本就是屬於他的,而郝大寶就是一個小偷,是他偷走了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

當這個念頭從趙小川腦中出現後,便像是瘋草一般在他的腦海中不斷地生長起來。

“你在做什麼?趙小川!還不快點催動鬼璽?”

就在這時,一隻手瞬間握住了趙小川手腕,一聲爆喝聲從他的耳邊響起。

趙小川不由打了個冷顫,清醒了過來!

然而當他看到眼前的一幕時,眼中充滿了震驚。

只見他的手成爪狀半沒入郝大寶後背,指尖傳來骨刺的感覺讓他意識到他摸到什麼!

光帶,他摸到的是那條發光的脊椎,郝大寶的脊椎!

趙小川怔怔地看着自己染滿血液的手,驚呼一聲,連連後退,然後坐到在地上,滿頭大汗地望着郝大寶。

郝大寶已經昏迷了過去,但臉上卻佈滿了猙獰的表情,並且他的臉龐看起來已經不像一個正常人應有的面孔,而是像一張馬臉.。。

“龍的臉龐?已經開始妖龍化了麼?”

正當趙小川震驚時,一個聲音響起。

趙小川慢慢的移動自己的目光,這才發現一身紅衣的胡籽不知何時出現在郝大寶的身旁,而他的右手上則佈滿了水泡,彷彿被烈焰灼燒過一樣。

“你是剛纔阻止了我?”

趙小川猜到了剛纔發生了什麼,立刻問道,但緊接着又問道:“我剛纔是怎麼了?”

胡籽冷冷的看了趙小川一眼,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將手掌貼在了郝大寶背心的傷口處。

滋~

一陣皮肉煎烤的聲音響起,白色的濃煙從郝大寶的背後升起飄到趙小川的鼻中。

趙小川嗅了嗅,立刻聞到一股皮肉燒焦的氣味!

他不禁打了個冷顫,從呆滯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胡籽,你在做什麼?”

趙小川感覺自己體內的詛咒之力又恢復了,召喚出不知火,背上出現了四隻黑羽,身後一團濃厚的黑煙不斷地翻滾着,一張張人面鬼臉齊齊將面孔對準胡籽。

趙小川額頭的天眼更是睜開,目光兇狠地瞪着胡籽。

“收起來,你個蠢貨!難道沒看見我在救他麼?”胡籽面色漲紅,轉頭衝着趙小川喝道。

趙小川被胡籽身上的氣勢所攝,不由愣了一下,但隨即反應過來,手一揮,不知火、黑羽、身後的煙霧齊齊向着胡籽招呼去。

“額~”

就在趙小川的攻擊即將擊中胡籽時,原本昏迷的郝大寶微微身體一顫,夢哼一聲,清醒了過來。

所有的攻擊停在空中,趙小川驚喜地看着郝大寶,連忙收了手段,從胡籽的懷中接過郝大寶。

“是你救了我?”

郝大寶看着欣喜若狂的趙小川,臉上先是露出了迷茫的表情,然後思索一會兒,將目光投向胡籽,目光復雜的問道。

胡籽扶着旁邊的大樹,臉色有些漲紅,身體也在微微顫抖着,顯然剛剛救治郝大寶耗費了很多的精力。

當胡籽聽到郝大寶的話時,臉上露出一絲凝滯,隨即冷哼一聲,將頭扭了過去。

“別以爲你救我了,我就會放過你!你殺了雪莉的仇我一定會報的!大不了我殺了你後再自殺,還你一命!”郝大寶見胡籽不理會自己,臉上閃過一絲怒容,從趙小川的懷中掙扎其拉力,怒聲喝道。

趙小川略帶迷茫的眼神掃過兩人,有些搞不懂兩人的關係,但是他清楚的察覺到當郝大寶說起‘雪莉’的名字時,胡籽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於是,他警惕地注視着胡籽,擔心他傷害了郝大寶。

然而胡籽並沒有說太多的話,只是冷冷的衝着郝大寶道:“隨你便!”

之後他便又看向自己道:“趙小川,我還是沒有找到剛纔那人的蹤跡,不過我能感覺到他就在旁邊。我想你也有相同的感覺吧?” 不過道韻這個詞,秦穆然還是第一次從葉孤城的口中聽說。

或許是之前他還沒有資格參悟道韻,也沒有踏入化勁大圓滿的實力。

若不是這次因禍得福,破后而立,算起來,想要踏入化勁大圓滿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葉老,我有一事不明,想要請教您!」

秦穆然看著葉孤城,認真地問道。

「你說。」

葉孤城點點頭。

「化勁大圓滿,想要進入沖氣境,還需要什麼條件?感悟到了道韻之後呢?」

秦穆然好奇地問道。

「進入沖氣境以後,就不光是努力有用的了,更多的是看天賦!」

葉孤城猜到秦穆然會問這個,所以他笑了笑,淡淡地說道。

「天賦?那我有的。」

秦穆然想了想,經常被那一群人說作妖孽,這要是都不算是有天賦的話,還有誰有天賦?

「你小子可不要自以為是!古往今來,多少天驕榜第一被阻攔在了沖氣境外。能夠成為天驕榜第一的,天賦會弱?」

葉孤城見秦穆然沾沾自喜,忍不住潑了他一盆冷水道。

「啊?天驕榜第一也不會進入啊?」

秦穆然愣住了。

雖然他也不知道是怎麼稀里糊塗成為天驕榜第一的,不過他也跟天驕榜第二,第三的天驕交過手,雖然比自己差了那麼一丟丟,但是細細想來,他們還是挺有水平的。

身手差了點,但是也不至於沒有把握進入更高的層次吧。

「你以為只要成為了天驕榜第一就一定可以進入沖氣境了嗎?那麼說來,沖氣境豈不是跟大白菜一樣,不值錢!」

葉孤城看到秦穆然這個反應,沒好氣地說道。

「這麼說也是!」

秦穆然點點頭。

如果沖氣境那麼好進的話,就不會有那麼多的人掙破腦袋想要擠進去了。

比如說道將行那傢伙,曾經他的口頭禪就是我是一個要踏入沖氣境的人。

化勁之前已經很少見了,更不用說化勁之上的沖氣境了。

那幾乎在全夏國的認知中,不過是老道士一個人而已。

現在出現一個葉孤城,一個南宮正還有一個獨孤天,這才四個沖氣境的絕世大能而已。

「那到底怎麼才能踏入沖氣境,葉老,您有經驗,您就給我指點指點,讓我少走點彎路。」

秦穆然臉上堆著笑,看著葉孤城,問道。

「指點倒是談不上,進入化勁大圓滿后,想要踏入沖氣境,需要走出屬於自己的路來。」

葉孤城看著秦穆然,一臉認真地說道。

「走出自己的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