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宮內自主產生的劍氣蘊含了一絲仙道之力,這幾隻碧妖常年棲居於此,多少領悟了一些劍氣真諦,所以攻擊才能如此犀利霸道!”玄鷙猜度道。

“玄鷙兄弟,這些莫要管了,還是想辦法如何取得解藥纔是!”樑笤叫道。

諸人從先前經過的幾個大殿之中留下的信息來看,這個道場裏面確實有一個煉丹室,裏面就留有數顆可以解除碧妖妖毒的解藥萬轉回靈丹。按照以前所留信息來看,似乎以前道場裏面的修真仙士經常會誤中碧妖妖毒,所以這萬轉回靈丹倒也算是一種尋常的解毒靈藥了。

但即使是尋常丹藥,諸人也都不敢小覷,那可是真正的仙家丹藥,品質質量肯定要比炎蒼所煉製的鬼龍丹高明百倍了。

而要去煉丹室,就需要經過前方的九霄宮,在這九霄宮宮殿門口,則有這三隻碧妖親自守護着。

在上古時代,這些碧妖應該只是被當作一種小獸圈養的,只不過後來修仙者離棄,這些小獸方纔發生了變異,並掌握了一絲劍道,否則這種小獸也不會僅僅只會這一種攻擊技能了。

天香突然有些後悔不該招惹那隻小碧妖了,更沒想小碧妖身後還藏着兩隻如此厲害的父母。

兩隻成年碧妖一個個雙眼呈血紅之態,聽着後面小獸嘰裏咕嚕的一通亂叫,頓時變得憤怒異常起來!各自雙臂一揚,四隻厲爪一道道綠色鋒芒一閃而出,劃破虛空發出一聲聲劍戾驚鳴朝諸人激射而來。

玄鷙等人有些傻眼,這分明是小獸在“誣告”他們追殺之嫌,徹底激怒了老妖。

“天香姑娘,你且帶典將軍他們退回前殿,此處不是你等可以應付的!”火嵐公主面對綠芒,想都不想的黃色袖袍一抖,一股勁風一扇而出,就把典羽諸將連同天香此女送到了十幾丈外的前殿之中,天香機靈的急忙把殿門一關而上,雖然明知殿門難以抵擋碧妖綠芒攻擊。

玄鷙面對綠芒襲來,身形詭異一閃,就在原地消失不見了!

“砰”的幾聲脆響,兩隻成年碧妖陰深綠芒穿過虛空一擊在地,地面之上頓時出現數道尺許深鴻溝。

一棵幾米粗細的仙樹背後,玄鷙二人身影閃現而出!

兩隻碧妖似有所覺,“噗噗……”又是數道綠芒射出,竟直接擊在仙樹之上,沒入樹中消失不見。

但下一刻,整棵仙樹通體一陣發黑,仙樹枝葉噼裏啪啦的往下直墜。

火嵐公主有些惱怒的一把推開攔抱自己蠻腰的玄鷙大手,雙手一掐訣,藍濛濛光罩瞬間浮現,抵擋住了落葉的腐蝕之力。

玄鷙滿面羞愧的看了火嵐一眼,彷佛做了虧心事的小賊一般,又不敢聲張。

徑自不顧火嵐反對,又要拉扯火嵐小手。

身後勁風大起,卻是兩隻成年碧妖不知何時襲到了二人身後,“噗噗……”又是數道綠芒光影激射而來。

如此近距離,二人幾乎避無可避。

火嵐一聲驚呼,就要一把把玄鷙身軀推開,自己獨身去抵擋。

玄鷙與她相處多日,哪裏不知她的心思,心中一橫,反而一把把火嵐摟在了自己懷裏,眼睛一閉,頓時二人體表浮現出成千上萬道晶瑩蠶絲,幾乎頃刻之間就凝聚成了一副巨大的蠶繭把二人緊緊的包裹在了一起。

“嗤喇”幾聲,巨大蠶繭體表數道裂紋,一片片漆黑之色在蠶繭之上迅速的蔓延開來。

玄鷙想都不想的心念一動,巨大蠶繭應聲脫落!

下一刻,玄鷙臉色有些蒼白的懷抱火嵐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天蠶之繭防禦力固然驚人,但同樣需要消耗玄鷙一定量的精血才能施展成功,若非碧妖綠芒劇毒厲害無比,玄鷙斷然不會做出此等釜底抽薪的舉措來。

火嵐手掌一翻,手心之中出現數顆奇形怪狀的堅果,堅果之上散發出陣陣誘人的香氣。

“快些服下!”火嵐有些愛憐的說道,一把把堅果塞到了玄鷙口中。

頓時一股清涼之意席捲心頭,原本失去的精血也快速的恢復過來。

火嵐公主手中一連掐了十幾個法決,前方虛空十幾個巨大冰球狠狠的朝下方一砸而下。

尚未到達碧妖現身之處,巨大冰球突然爆裂而開,化作漫天冰雨瞬間籠罩住了兩隻成年碧妖。

“結!”火嵐口中一聲爆喝,漫天冰雨如有靈性一般,突然一陣狂卷,就要把碧妖身軀凍結其中。

這兩隻成年碧妖靈智之高顯然出乎二人意料之外。

冰雨之中,兩隻碧妖各自一聲長嘯,綠色光芒一閃,兩道綠影破冰而出,直接吸附在了仙樹之上,面色有些怪異的看着玄鷙二人。

“孽畜!”玄鷙叫罵一聲,一拍腰間黑色儲物袋,紫光一閃,一條丈長蛟龍虛影氣勢洶洶的就朝下方小獸身上一撲而去。

小獸知道紫晶蛟龍刀的厲害,不敢迎接,猛的一撲,反退回了九霄宮內,視宮內無形劍氣如無物。

紫晶蛟龍刀一擊落空,玄鷙反手一指,蛟龍虛影頭顱一擺又向仙樹之上的兩隻成年碧妖咬去。

同時,火嵐公主纖手一抖,一道紫色霞氣也霞光一卷,朝二獸襲去。 “噗噗”兩聲,雌性碧妖嘴巴一張,對着紫色霞氣一個深呼吸,就若無其事的把霞光吸進了腹中,還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

雄性碧妖則乾脆坐等蛟龍虛影到來,突然兩隻厲爪一揮,就掐住了蛟龍頭顱,蛟龍虛影一閃露出了紫晶蛟龍刀本體,尚自嗡鳴不已。

玄鷙大驚,急忙掐動劍訣,欲把蛟龍刀攝回,怎奈大刀被碧妖死死掐住,如鋼箍一般,竟不能晃動分毫。

火嵐亦是滿臉吃驚之色,這紫光霞氣也算的上是她專門修練的一種獨門祕術了,此刻反倒成了碧妖的美食了,怎不驚駭!

但玄鷙二人手段自然不僅限於此。

玄鷙見暫時無法驅動紫晶蛟龍刀,鼻中冷哼一聲,體內後天元氣一陣急速運轉,一縷後天之氣瞬間匯聚於手臂之中,玄鷙對準雄性碧妖隨指一點,破空聲響,一道無形劍氣激射而出。

前方碧妖面露詫異之色,剛想掉頭躲避,已經遲了,“嘣”的一聲,玄鷙劍氣已經穿透碧妖身體而過,一股碧綠色液體濺射而出。

就在此時,火嵐公主雙掌虛空一按,一股冰寒之氣蕩然而出,碧妖體內一寒,濺出液體竟然瞬間成冰,迅速的向體內蔓延而開。

玄鷙、火嵐二人此刻配合更加嫺熟無間,而且經鬼龍丹一番提升,二人實力自然與之前對戰邪靈火猿之時有了天壤之別。

火嵐玄冰術甚至已經到了收發自如的境界,這才能一擊必中!

眼看雄性碧妖就要被火嵐冰封,旁邊雌性碧妖匆忙厲爪一揮,直接斬在了雄性碧妖傷口之處。

伴隨着一聲慘叫,雄性碧妖體內頓時熱氣滾滾,像被點燃了一般!

火嵐冰寒之氣瞬間也被驅除了乾淨!

但受雌妖一擊,雄妖的兇性也被徹底激發,仰天一聲憤怒的咆哮,其身軀化作一道碧綠色殘影向玄鷙二人激射而來。

玄鷙怕它身上劇毒,不敢近身一戰,手指一點空中紫晶蛟龍刀,大刀一聲鳴響倒射而回,頃刻間在玄鷙身前凝聚出一面幾尺大小的劍盾,雄妖身軀一撞在劍盾之上,竟直接把劍盾一幢而飛,但其身軀同時空中一滯。

就這一間歇之際,玄鷙猛然出手!

一隻紅色血光濛濛的巨拳對着雄妖身軀一搗而出,一股浩蕩之力如泰山壓頂般激盪而去,四周虛空在巨拳勁風之下,發出“嗤嗤”的尖鳴聲響。

玄鷙拳頭本體尚未觸及雄妖分毫,雄妖身體兀自一擺,就被擊飛了出去。

玄鷙有些吃驚的看着這一拳異象,來不及多加思索,手掌虛空一抓,一柄白濛濛風刃閃現而出!

“去!”玄鷙口中一聲低喝,風刃一祭而出,快似流星,朝雄妖斬去。

另一邊,雌妖見雄妖被玄鷙所傷,也是一聲怒吼,兩隻厲爪一揮,數道腥味綠芒對着火嵐就是一陣狂射。火嵐懼怕其毒性厲害,只得四處遊走躲避鋒芒。

玄鷙見狀鼻中一聲冷哼,心中便有了計較!

只見他雙手掐動劍訣,紫晶蛟龍刀刀身一閃,萬般刀影幻作一重重紫色光幕朝雌妖劈頭蓋臉的一落而下。

“轟轟……”幾聲,未見雌妖如何躲避,就見其身軀在刀影之下跌撞而出,身上赫然刀痕累累,受傷不輕的樣子。

雌妖剛站穩身體,另外一處雄妖拖着半邊身軀一歪一倒的也奔了過來。

適才此妖見玄鷙風刃來襲,竟然打算憑藉手臂上厲爪硬接下來,但它明顯低估了玄鷙的風刃術,結果兩者互擊之下,玄鷙風刃直接劈開了其半邊身軀。

饒是如此,此妖身上氣息已經近乎衰竭。

雌妖紅眸之中晶光一閃,再次發出一聲厲嘯,竟一裹雄妖身軀,迅速沒入九霄宮中不見了。

玄鷙身影一閃,站在了火嵐身側。

火嵐看向宮門深處,黛眉微蹙,似乎想到了什麼,嘴角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

“嵐兒沒事吧?”玄鷙見她古怪神色,關切的問道。

“有你這個少主大人護着,還能有什麼事!”火嵐想起適才他奮不顧身護住自己的模樣,心中一熱,故意白了他一眼,調侃說道。

玄鷙咧嘴一笑,便不放在心上,招呼了天香等人過來。

至於衆人如何穿過九霄宮內的無形劍氣,玄鷙、火嵐倒是早就有了計較。

宮內劍氣既然蘊含了一絲仙道之力,想必尋常的祭師防禦法術效果不會太大,索性就由玄鷙釋放出御風術,形成一層風幕把衆人護在其下,應該可以抵擋一二。

衆人圍成一團,玄鷙催動體內後天元氣珠,風幕之下,火嵐公主雙手掐訣,在諸人頭頂上空又形成一層五彩斑斕的光幕把衆人保護起來。

九霄宮高十幾丈,宮內鎏金壁畫滿目琳琅,宮頂倒豎着成千上萬把飛刀寶劍,寒光閃閃。

這是上古時代大能之士門徒修煉劍道的地方,雖然人已離去,但劍上劍氣仍在。

這些寶劍雖談不上是什麼神兵利器,但經修仙之士常年錘鍊,也沾染了一絲仙道法則,所以才能形成滿殿的肅殺之氣。

劍氣繚繞,“噼裏啪啦”的擊打在風幕之上,風幕徐徐運轉,猶如一道道纖細飛刀與無形劍氣互相撞擊着,竟無一絲劍氣穿透風幕而過。

衆人安然通過了九霄宮!

一個諾大的庭院陡然出現,沿着庭院左右兩側佈滿了一個個獨立的宅院,每個宅院入口門頭上方書寫着藏經閣、煉器室、煉丹室、武功房、兵器庫等各種名字。

樑笤、典羽四人一看煉丹室自然毫不客氣的衝了進去,早就忘記了四肢的傷殘。

玄鷙則主動朝藏經閣內走去,火嵐公主淡掃了四周一眼,也亦步亦趨的跟着玄鷙走了過去。

天香遲疑了片刻,則挑了間煉器室進去查看。

藏經閣空間不大,約莫五六十平見方,房間內佈置滿了一個個書架般的櫥櫃,櫥櫃之上依然散發出一層淡淡幾乎不可見的微弱光芒,顯然是被上古時代的修仙者種下了禁制,不過經過如此多年月,這些禁制也都已經失去了原先的功能作用,玄鷙手掌風團一起,這些幾乎潰散的禁制瞬間就崩潰掉了。

看着空無一物的滿目書架,玄鷙心中一陣咒罵,這些上古時代的修仙者真是小氣到了家,臨走之前果真一點好處不留。

不過這也正說明了萬年前神魔之戰的慘烈,以至於這些修仙者對西觜州徹底絕望了,纔會毫無保留的全部搬遷。

“咦,這是什麼?”就在玄鷙沉思以往之時,火嵐公主輕咦一聲。

玄鷙一驚,急忙走了過去。

火嵐手中正捧着一本上古典籍在翻閱。

此典籍古色古香,透露着一種荒古氣息。

“一清劍錄?”玄鷙眉頭一皺。

這本書被肆意的隨便放在了某個角落,毫不起眼。

聽其名字也是普通之極。

“這是一套很普通的基礎劍訣功法!”火嵐口中喃喃自語道,隨手翻看了幾眼,就遞給了玄鷙。

果真如火嵐所說,此套功法從最基本的劍器知識講起,到如何御劍殺敵,御劍飛行均有講解。

其中對玄鷙來說,唯一有點價值的就是那套簡單之極的一清劍訣,還能有點用處。當然,御劍飛行的運功之法也還不錯,不過典籍中提到,想要御劍飛行,必須先學會吐納天地靈氣之後方纔可行。

在如今的西觜州境,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玄鷙嘿嘿一笑,仍毫不嫌棄的收進了自己的儲物袋中。

火嵐公主盯着玄鷙體內的那絲若隱若現的法元之氣,一陣鬱悶,雖然玄鷙已經給她百般解釋,出於巧合,這絲法元之氣才從天香身上轉移給了自己,但這種牽強解釋火嵐死也不信的!大有回到族裏一定要調查清楚的態勢。

玄鷙一陣腹誹,按照天香所言,一經引法度元之術強行附體的法元之氣,唯有兩人合體方纔有可能嫁接成功的,如果火嵐真回到族裏詢問個明白的話,他可就不打自招了。

玄鷙二人從藏經閣裏出來,典羽幾人赫然已經身處庭院之中了。二人顯然已經找到了合適的解藥,手臂和腿上之毒雖未全部驅除,但明顯好了許多。

天香則查看了幾處密室,仍然兩手空空。

衆人又是一陣噓噓不已。

衆人再往前行去,庭院後面則是那些修仙門徒的起居之處了。

幾人對此自然毫無興趣,就要掉頭返回,卻聽得裏面不斷傳出啜泣之聲,抑揚頓挫,令人聞之慾哭。

一股毛骨悚然之感頓時席捲諸人心頭!

玄鷙、火嵐二人對望一眼,有些面面相覷了,似乎猜到了什麼!

玄鷙便壯着膽量悄悄走上前去,透過門縫,隱隱看到裏面一隻小獸背影伏地而泣,傷心欲絕的樣子,在小獸面前正躺着兩具碧妖的屍體。

“先前自己明明只是重創了雄妖,雌妖緣何也死去了?”

玄鷙眉頭一皺,禁不住驚訝一聲。

火嵐也是面色一變,二人心中同時一顫,有些無語起來,但同時心中又升起一股莫名的渴望,連這等妖獸尚且自知同命相連,真希望對面之人也能如此!

正在二人躊躇該如何處理這隻幼小妖獸之時,小獸突然身體一轉,陰深深的面孔,兩隻血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向玄鷙二人,一股殺意透射而出!

玄鷙二人一驚,就想倒射而回,屋內小獸身影已經飛射而出,直撲二人臉面而來! 玄鷙二人自然不會真對小獸懼怕什麼,火嵐公主纖手一揚,一股冰寒之氣一拍而出,玄鷙則手中刀影一閃,對着空中小獸凌空斬去。

小獸身形亦是敏捷非常,知道玄鷙二人厲害,身體一閃,就想躲避過去。

就在此時,後面典羽一拍腰間那把幾尺長黑色剪刀,也不見他動用何種手段,剪刀竟然憑空激射而出,突然變成了一條丈長碗口粗細的黑色蛟龍對着小獸纏去。

可憐小獸一來受玄鷙、火嵐逼迫,二來悲傷過度,不曾防範,身體不偏不倚,正好與黑蛟撞個正着。

那條惡蛟巨口一張,發出一聲喜悅的鳴叫,身體一擺,就把小獸牢牢的禁錮起來。

看着小獸一副可憐動人的模樣,玄鷙毫不客氣的手掌一抖,從中飛出一根拇指粗細的潔白蠶絲繩出來,白繩向前一卷,把小獸捆綁了個結實。

在雙臂厲爪受縛的情況下,以玄鷙蠶絲的厲害,小獸唯有素手待斃的份了。

“此間事了,我們還是儘快去和西老大、薛叔他們會合爲好,以防再出什麼意外!”玄鷙冷冷盯了小獸一眼,淡淡的說道。

衆人自然沒有意見,就在玄鷙與火嵐的保護之下,離開九霄宮,躍上了火嵐冰舟,疾馳而去。

按照天香等人手中殘圖來看,這九霄宮已經地處祕境第二層了,由九霄宮前往玄光池也不過半日光景。

以火嵐冰舟速度之快,這點距離也不過一兩個時辰轉瞬即到。

一路之上,諸人看着下方不斷有羣獸出現,數量之多遠非第一層所能比的,甚至還看到由兩頭金毛妖猿率領的羣猿大戰,由兩頭妖猿施展出來的手段來看,靈智之高還在碧妖之上。

諸人不敢也沒有想要去騷擾此等妖物的打算,乾脆御舟騰空飛的更高,躲避過妖猿的視線。

不過即使衆人一路小心,途中還是受到了一種不知名怪禽的猛烈襲擊!

當然,這種怪禽被幾人略施小計,連殺帶逃的就甩掉了!

遠處青山白雲,風景如畫!

一面斷壁殘崖,一簾瀑布由天而落,揚起一道水白天幕,連接天地。

殘崖半山處,有一個百米見方的巨大平臺突兀而出,站在平臺之上,臨風佇立,可賞盡此間美麗盛景。

這方平臺坦蕩平坦,毫無雜物,要麼是被上古大能之士人力而爲,要麼鬼斧神工,宛若天成。

火嵐公主曲指一點,收了冰舟,一行衆人輕盈落下。

“咦?”

天香一雙美目略掃了一眼平臺四周,就發出了一聲驚訝。

諸人急忙順着天香目光往一落千丈的激流瀑布幕簾處望去,隱隱看到裏面人影晃動的樣子。

但就在衆人還在詫異裏面發生了何事之時,“嘭”的一聲,一條數丈之長的血色巨龍從中一衝而出,巨龍身上赫然正站着西筱筱、劉彪、都狼、鶯兒、柔兒五人,滿臉慌張神色,而付青老者則站在龍尾之上,渾身血霧籠罩,不時從中施放出一道道血光利箭往身後射去。

幾人剛衝出瀑布之外,接着又是“嘭、嘭……”數聲,從出飛出數頭虎頭雕身的丈餘長怪禽出來,這些怪禽一隻只背生一對黃毛羽翅,虎頭之上兩隻漆黑如死物般的大眼死死的盯着諸人,目射兇光。

老者血箭一射出去,就被虎頭怪禽碩大羽翅一拍而飛!

血龍雙睛一瞅平臺上玄鷙幾人,似是相識一般,龍尾一擺就朝平臺飛了過來。

西筱筱等人看到玄鷙無不大喜,空中雙手連比劃帶指的嘰嘰喳喳說着什麼!

平臺上幾人此時再過愚鈍也知曉發生了何事,各自紛紛出手解圍!

玄鷙一拍腰間,一道紫光激射而出,在其雙手劍訣控制之下,紫色光影一閃,分化出數道劍芒對着空中幾隻怪鳥一斬而去!

火嵐公主則玉掌一揚,一股冰寒之氣激盪而出,空中一凝,變成十幾根手臂粗細冰錐狂擊過去!

典羽、樑笤、孟牙、吳恩幾乎同時各自操縱手中的星龍七刃法器,化作黑色蛟龍、星雲尺影、巨龍虛影和一柄數丈之長的巨斧對着空中怪鳥連番出擊!

空中怪禽頓時受到諸人強大的威壓,急忙抖動黃毛羽翅,蕩起一圈圈黃色光暈護住己身!

“轟轟……”數聲響起,刀影、斧影、尺影、蛟龍虛影、冰錐之術一一擊在黃光之上,在巨力轟擊之下,這些怪鳥身體一陣顫抖,只支撐了一時半刻便紛紛倒射而回,衝進瀑布水幕之中不見了蹤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