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敏看到蘇紫萱,她剛要開口,卻被人搶了先機。

「紫萱……這個女人想要勾引我!」樂天大聲的說道。

張敏傻眼了,她瞪著樂天。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對於樂天這句話,她一時反應就是不可能,可是看了看張敏的身體……

「你……你……哇……」

張敏簡直要氣瘋了,她突然不管不顧的蹲坐到了地上嚎啕大哭。

很明顯剛剛這個男人是在嚇唬自己,可自己居然還主動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給人家檢查……

現在這個傢伙又倒打一耙!

蘇紫萱皺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自己這才離開了多久,這就又是光屁股又是嚎啕大哭的?

「樂天你到底做了什麼?」蘇紫萱無奈的詢問。

「你看到了……我什麼都沒做!」 穿到古代繼續嗨之穿無界限 樂天攤了攤手。

蘇紫萱也疑惑了,對於樂天對非禮張敏,她的確是不太相信,不過要說張敏會主動勾引樂天……

蘇紫萱也不信,因為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張敏和樂天應該根本不太熟,自己以前的確給樂天介紹過張敏,但是僅是那一次的見面,兩個人就可以坦誠相見了?

在自己的印象里,張敏也不是這麼隨意的女人。

樂天的目光不可避免的在張敏的身體上流連,這個女人現在的姿勢極其的開放,什麼東西都被看光了。

「咳咳……」

蘇紫萱咳嗽了兩聲,樂天這才艱難的收回了目光。

「你先出去!」蘇紫萱說道。

樂天很光棍的站起身,走了出去。

婚寵之小妻不乖 「好了,小敏你快點將衣服穿上,你看……這幾件衣服都是乾淨的,你放心穿。」蘇紫萱將張敏扶了起來。

張敏哭的幽怨極了,她淚眼朦朧的看著蘇紫萱。

「我沒勾引樂天……是他說要將我埋了!有一個女人,很可怕……她掐著我的脖子……」她斷斷續續的說道。

蘇紫萱皺眉,可怕的女人?張敏說的不會是施紫竹吧?

施紫竹可怕嗎?蘇紫萱沒覺得……

如果施紫竹會變的可怕,那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樂天吩咐的,樂天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

「沒事了,有我在任何人也不能傷害你,先將衣服穿上……」她安慰道。

張敏這才將衣服穿上,她還在不斷的抽噎。

蘇紫萱看著她,其實她也有些擔心,萬一張敏看到了什麼,自己該怎麼解釋?

實話實說?

恐怕張敏接受起來不會那麼容易。

可是張敏已經看到鍋蓋了……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張敏定了定神,她終於將眼淚全部收了回去。

「紫萱……剛剛是怎麼回事?那隻巨大的蛤蟆是什麼東西?」她小聲的問。

問的時候還回頭看了看房間的門,生怕樂天那傢伙突然進來似的。

「那個蛤蟆……它是一隻霸王蠑螈,生活在這基地的深處,這個東西是已經絕跡的物種,我們剛剛就是在救護它!」蘇紫萱說道。

張敏愣了一下。

「霸王蠑螈?那不是早就滅絕的物種嗎?」

「是的,所以我們才會這麼緊張……這個東西只能生活在這裡,萬一它被人發現,打擾了它唯一的生活環境,這世界上僅有的一隻霸王蠑螈就要徹底絕跡了。」蘇紫萱裝模做樣的嘆了口氣。

「這樣嗎?」張敏眨了眨眼。

如果不是自己親眼所見,她是絕不可能相信這樣不著邊際的解釋的,可是那隻巨大的蛤蟆還舔了自己一下呢……

由不得她不信。

「小敏,剛剛你看到的東西要特別保密!不但不能報道,甚至也不能對外面說……」蘇紫萱提醒道。

「那……我能給它拍幾張照片嗎?」張敏問。

「這個……估計是不能,這個東西是樂天發現的,他這個人你是知道的,奇葩的很……我估計他不會同意。」蘇紫萱搖搖頭。

張敏一聽和樂天有關,她就馬上放棄了。

現在樂天在她的心裡有極大的陰影,不過女人就是這樣,越是害怕恐懼,她就越是好奇的很。

「紫萱……那個樂天到底是做什麼的嗎?他身邊的四個人是什麼人?」她小聲的問。 蘇紫萱猶豫了一下,施紫竹的身份也不是不能對人說,告訴張敏的話……張敏可能就會明白這件事必須要保密。

「樂天他是個跳大神的,說白了就是個大仙……不過這個人現在也是我們山海市警局的特別顧問,因為他有一些特殊技能,可以幫到我們破案,至於他身邊的四個人……暗部!你聽說過嗎?」蘇紫萱神秘兮兮的問道。

張敏驚詫的看著蘇紫萱。

「我一直認為暗部是不存在的……」

「那麼我今天就告訴你,暗部真實存在,他們就是一個極其秘密的特別部門,級別不夠的人根本沒有資格和他們接觸!而施紫竹四個人就是暗部裡面的一個小組……不過現在他們暫時聽樂天的話。」蘇紫萱小聲地說道。

「為什麼?」張敏也同樣壓低聲音。

癮婚祕愛:我的腹黑萌妻 兩個女人像是在做地下工作……

「因為樂天會一種奇怪的手段,這四個人想學……所以他們四個人就一直纏著樂天,現在他們四個自願做樂天的打手和保鏢!」蘇紫萱回答。

張敏這才鬆了口氣。

「答應我,你看到的東西一定要保密!」蘇紫萱又叮囑了一遍。

張敏點點頭。

「對了……你是個記者,如果在採訪的時候遇到什麼奇怪的東西,或者碰到什麼可怕的無法解釋的情況,你可以讓樂天去幫你,這個傢伙本事還是有的。」蘇紫萱笑著說道。

張敏突然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連忙搖搖頭,她可不敢。

樂天看到蘇紫萱和張敏一同走了出來,也不知道蘇紫萱怎麼和這個女記者解釋的。

「那個……我會保密的!」

張敏主動對樂天說道。

「那就最好……」樂天笑了笑。

張敏看著樂天的笑,她感覺這個傢伙的笑容怎麼陰森森的?

蘇紫萱看了看時間。

「差不多該去接孩子了,小敏我們送你離開吧?」她說道。

張敏點點頭。

三個人上了車,至於施紫竹他們就不需要樂天去管了,他們四個人有的是辦法離開。

「紫萱……你剛剛說接孩子?難道……」

張敏看了看蘇紫萱小聲的問。

「不是……你想多了,那孩子是樂天的弟弟,你要在哪下車?」蘇紫萱笑著解釋。

「能打到車的地方就可以了,我要回電視台。」張敏回答。

半路上張敏下了車,自己打了個出租就離開了。

樂天和蘇紫萱去接樂包了。

「我說……你是不是故意嚇唬張敏了?」蘇紫萱問樂天。

「她可是看到了鍋蓋和施紫竹他們的四象封印!這要是傳出去……這個療養基地還能存在嗎?」樂天反問。

「那你也不能讓施紫竹將人家活埋了啊?」蘇紫萱無語的問。

「我嚇唬嚇唬她……又不能真埋了,結果這個女人特別識時務!害我的視力又下降了好幾度。」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你可拉倒吧……白看了人家的身體你還得了便宜賣乖,以後如果有機會,補償一下人家!」蘇紫萱沒好氣的說道。

「補償?什麼補償?要我以身相許?」樂天瞪著眼珠子。

「你想什麼呢?小敏可是一個記者,她時常和我說自己在暗訪的時候遇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到時候人家如果找上你,你能幫就幫一把,少要點錢就行了。」蘇紫萱瞪了樂天一眼。

「少要點錢?那可不行……我還要養家糊口呢大姐!」樂天直接拒絕了。

蘇紫萱索性不去和樂天說了,這傢伙一提錢就完全不講道理。

到了樂包的幼兒園,這小子居然沒出來,樂天就走進去找人了。

教室裡面空無一人,操場上也沒人,樂天有點奇怪了,這小子跑哪去了?

難道又去泡妞了?

樂天沒找到樂包,反而是找到了杜小晗,夏依還沒來接她,這小丫頭自己和小朋友玩的不亦樂乎。

「你好,我想問一下中二班的樂包去哪裡了?」 神級系統之商女重生 樂天攔住了一個老師。

「中二班……你問一下劉老師吧。」這個老師指了指站在不遠處的看著這些孩子玩耍的一個女子。

樂天走過去。

「劉老師……我想問一下樂包去哪了?我哪裡也找不到他。」他問道。

「樂包?他好像是被乾雪老師喊道辦公室去了,你可以去看看。」這個女子客氣的說道。

樂天點點頭,轉身離開了。

乾雪老師?那不是那個壞了鬼胎的生活老師?

樂天來到了辦公室,辦公室裡面依稀有女子的哭聲。

他奇怪的打開門,至於敲門……樂天還是沒有養成這個習慣。

奇怪的一幕進入了樂天的視線中,一個老師居然在一個小孩子的面前跪坐著痛哭流涕。

樂包一臉無奈的表情。

他看到樂天,面色一喜,急忙對著樂天招招手。

樂天走了進來,順手關上了門。

「怎麼回事?」他小聲的問。

乾雪沒有理會樂天,她看起來傷心極了,外界的一切她都不在意了。

「樂天哥……老師今天去醫院做了檢查,醫生告訴她,她懷孕了!」樂包小聲地說道。

雖然他不是很懂懷孕是什麼意思,但是看生活老師這樣子,應該不是什麼好事。

樂天看了看乾雪。

「然後呢?老師喊你來這裡做什麼?」他問樂包

「老師想讓我幫她打胎……可是樂天哥我不會啊,打胎是什麼意思?是汽車輪胎嗎?」樂包看著樂天。

樂天無語,這個乾雪看起來是急昏了頭,居然讓樂包幫她……

樂包雖然會一些手段,但是對於他根本不理解的事情,樂包也是無能為力的。

「行了,交給我吧……你出去找你的小媳婦玩吧,哦……你丈母娘還沒來,你抓緊時間。」樂天笑著說道。

樂包一溜煙就跑了,他早就急得不行了。

樂天重新關上門,他走到乾雪的面前。

「我說你是不是傻?小包子那麼小他懂什麼?他根本不懂女人……你讓他幫你打胎,你是病急亂投醫了嗎?」他開口說道。

這女人都是頭髮長見識短,一遇到事情就不淡定!那個女記者是這樣,這個幼師也是這樣…… 我和小洛跟着張叔下山之後都已經到了七點多,這個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而從山腳下到我們那個村子也得好幾個小時。

也幸虧當時方大師讓張叔也跟着一起把我們送回去,不然的話也不知道在山腳下等車得等到猴年馬月去了。

這小縣城完全都是山路人少車少也沒有紅綠燈。張叔基本上是把油門踩到底送我們過去的。好幾個小時的車程。張叔用了不到倆小時就已經到了我們家門口。

剛進門就感覺氣氛有些不太對勁兒,小北拉着我妹妹在看動畫片,而沫寒則坐在中間把我爸媽和小洛的父母隔開,看上去滿臉的疲憊。見到我和小洛回來之後。立刻鬆了一口氣跑到我面前說道:“葉子,這兒的事兒交給你們。我先撤了。”

說完話也不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立刻就拽着我妹妹朝着房間裏跑去。而小北也有些發矇,看到沫寒把我妹妹帶走了,也馬上站起來朝着我們說道:“姐。姐夫。接下來的事兒靠你們了,我也先去睡了。”

剛進門,張叔看到裏面情況不對勁兒就沒進來。直接開着車回縣城了。我妹妹沫寒和小北三個人,在我和小洛回來一分鐘之內就立刻消失在我們眼前,整個客廳裏面就只剩下了我們六個人。

我和小洛現在都還是蒙的,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兩個對視了一眼,分別朝着自己的父母走了過去。

“爸媽,怎麼回事兒。咱們不是說好的嗎?”我故意壓低聲音,朝着我爸媽問道。

我爸用責怪的眼神看了我媽一眼,轉過頭來也壓低聲音回答道:“還不是怪你媽,我們都知道這只是演戲給他們看,你媽越演越當真了,彩禮該送多少,陪嫁該陪多少,在哪兒買房……每個問題都跟那邊吵個不行,我說都說不贏。”

聽到我爸這麼說,我幾乎能夠想象得到當時的場面是如何的激烈。雖然我媽平日裏看上去很溫和,但是關係到子女的事兒,那立刻就變得斤斤計較起來,生怕子女吃半點虧。

對面小洛的媽媽這一點和我媽很像,所以這些事情商量不下來的時候,完全可能變成爭吵。最讓人意外的是,兩個人的語言都不怎麼通,竟然能吵起來,還用蹩腳的普通話吵的那麼激烈。

“小洛,你先帶你爸媽回房間去,我爸媽這邊我來說。”我朝着小洛那邊擺了擺手,和我爸媽說話的時候,有些確實不太適合讓小洛父母知道。

等到小洛父母被帶進房間之後,我才拉了把椅子坐在我爸媽的對面。

“媽,我們之前不都說好的嗎,把小洛她爸媽應付過去了,這事情就算過去了。”

沒想到我媽伸出食指朝我腦袋上使勁一捅,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道:“我這還不是爲了你,小洛那女子我也看了,要不是因爲那個,哪兒點配不上你?她爸媽也和氣,現在吵歸吵,等把事情定下來之後都保證都和和氣氣的,到時候再添個孫子,啥事兒都解決了。”

我媽越說越離譜,連抱孫子的事兒都想到了,我趕緊打斷我媽的話:“媽,我年齡還小,還在上學呢,再說了,我跟小洛這事情根本就不可能。”

“有啥不可能,到時候去把紅本本一領,啥事情都沒有了。”我媽說完話之後,站起來拽着我爸也朝着房間走去,剛到房間門口轉股身來又說了一句,“接下來的事兒,你就把管了,看你媽我把兒媳婦給你說回來。”

看着緊緊關閉的房門,我現在都有種想死的衝動。要是我媽知道了小洛的真實情況,絕對不會這樣做的。不過這樣也並不是沒好處,至少我媽這樣的表現,可以讓小洛的父母不會懷疑到小洛的身份。

就在我爸媽進房間不久之後,小洛就從他父母的房間裏出來了。

我和小洛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的眼神都頗顯無奈。

“葉子,對不起啊,我爸媽那邊……”小洛指着父母的房間,有些抱歉的朝着我說道。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畢竟你爸媽過來是客人,唉,你爸媽那邊怎麼說?”我朝着小洛問道。

沒想到,小洛媽媽說的那套詞,和我媽說的竟然如出一轍,而且,也說等添了小孩兒之後,啥事兒都沒有了。

小孩兒那兩個字從小洛的嘴裏說出來的時候,我能夠從她眼神當中看出那種心酸與無奈。她這輩子,不可能會有小孩兒了,甚至她連這輩子到底能活多長時間,都不知道,因此,她也早就不再奢望什麼了。

“那咱倆咋辦?”小洛無奈的看着堂屋的天花板,朝着我問道。

“還能咱辦,既然你爸媽和我爸媽都不讓我們管,那咱們就不管了唄,這事兒,咱們還真不好管。”我想到剛纔我媽看我那架勢,如果我從中阻撓的話,估計能把我捆起來扔出去,等事兒商量完了再撿回來。

“可是,要是到時候他們非讓咱倆去領證該咋辦?”

小洛這話說出來之後,我心裏咯噔一下。這事兒不是沒有可能,是完全有可能的,按照我媽那性格,如果明天早上和小洛父母談妥了,估計明天下午全村人都會知道,後天我那沒見過面的親戚都得通知到,大後天可能就在某個酒店舉辦訂婚宴了……

這樣想想都覺得可怕,一定得讓這事兒緩緩才行。可是,我根本就想不到什麼辦法,讓這件事兒緩和下來。

正在這個時候,方大師打電話過來,說那邊有發現,問我這邊多長時間能搞定。 總裁爹地寵上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