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南學院的自己人都被秦守層出不窮的手段給震驚當場,尤其是忘川,此時徹徹底底的目瞪口呆,完全看不出來秦守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而那黑色的雷電到底是什麼東西,完全顛覆了認知,對於真龍之氣了解最爲深刻的皇族衆人則是紛紛變了臉色!

能剋制他們真龍之氣的人竟然出現了,是直面的針對真龍之氣的最強之處破解的!

可想而知,一旦這個祕密被全大陸的人全都知道的話,皇族將會面臨滅頂之災,即便是那皇祖,臉上也變了顏色,極爲凝重的看向了秦守,眼神微寒,不論結果如何,他都不能放秦守離開了,一旦被其他人掌握了破解真龍之氣的祕密,那麼整個皇族將會面臨傾頹之勢!

更爲震撼的是那些大勢力的聖域高手們,擦亮眼睛確認真龍之氣真的被破解之後,一個個心思開始活泛起來了,可想而知一旦得到這個祕密,皇祖身爲十聖之一的可怕威脅就大大減少,皇族這個龐然大物,其中的資源不知道引來多少人的垂涎,只是整個皇族一直都是如日中天,沒人敢付諸行動,但是一旦有辦法讓這個龐然大物倒下,那麼肯定會有數之不盡的人落井下石,趁亂分上一杯羹。

“這個祕密恐怕你肯定不願意我現在公之於衆!”秦守咧嘴一笑,他沒有放過高高在上,冷漠高傲的皇祖臉上閃過的一絲震驚,這頓時讓秦守從頭爽到腳丫子,就如同寒冬臘月喝上一杯熱好的燒酒,火辣辣的爽!

“再來!”龍淵臉上的震驚之色始終不減。

“雷遁·雷獸追牙!”

這次的雷獸渾身覆蓋着黑色的雷電,z字形故技重施的撲向龍淵,這次龍淵做好了充足的準備,鬥氣凝結出掌印,黑色雷獸近身爆裂的一瞬間,他知道這黑色的雷電真的可以無視自己的真龍之氣的場域,被沒有分毫的衰減,掌印擊碎了那雷獸,但是龍淵臉色卻並不好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定是真龍之氣出場的方式不對……

“你的真龍之氣,對我的黑雷沒有削弱效果,確定還要繼續下去麼?”秦守笑着詢問道。

秦守小心思多得很,本着人生在世,能多坑人,就多坑人的心思,仙術查克拉並沒有泄露出去,從來沒有見識過的衆聖者也只能是兩眼一抹黑,看到什麼就認定是什麼,真正的內涵躲在黑暗之中,只有表象浮於其上,關鍵時刻,沒準還能在未來的時候陰一下龍傲天。

他跟大皇子龍傲天可以說現在就已經結仇了,不論是自己做出的那個霸道宣言,還是要從觀瀾手中爭奪這次冠軍,都把這位大皇子得罪的死死地,幾乎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了,但是秦守並不後悔,人活一世,明明得到了火影系統有着成爲最強的潛力,但是卻畏首畏尾,那活的多憋屈!

龍淵搖搖頭道:“我認輸,但是卻並不是現在!”

“皇族除了真龍之氣之外,另一絕學便是中皇印。”龍淵緩緩的說道,雖然聽得清是在傲然的炫耀族內的絕學,但是秦守聽出另一種意味,龍淵是考慮到秦守與自己兄長肯定有一戰,藉着這個機會將大皇子的絕學展示出來,讓他心中有底,多幾分保命的資本。

秦守越發覺得龍淵此人頗有意思,不光是目光長遠,而且是真正的有大氣魄的人,這個朋友結交絕對不虧,現在秦守就欠了龍淵一個大大的人情了。

“中皇印,是脫胎於在上古十二大封印聖靈石刻之一‘中皇大五行梵天聖法’的絕學,分爲金木水火土五行五大印法,金靈印、木雷印、離火印、寒罡印、后土印。”龍淵徐徐說道,“五大印法,一印一重天,我所掌握的只有兩印,而我的兄長龍傲天則掌握了四印,威力更強。”

秦守認真的點點頭,龍淵手掌上下翻飛,頃刻間一秒十三印,空中只留下一道道的殘影,讓人目不暇接,後來結印的速度越來越快,與此同時,越發凝重若山嶽的恐怖能量飛速的凝聚而來,隨後開啓了寫輪眼開始拷貝和摹刻,越發覺得這中皇印玄奧和奇異,寫輪眼完全找不出破綻和缺陷,恐怕真正的對決方法只能是硬接了。

浴火王妃 隨着印法的不斷凝結,緊緊片刻的功夫,一層碧綠的晶層貼在了龍淵的手掌心上,隨後風雷之聲不絕於耳,瀰漫而出的恐怖能量波動更是讓周遭的空氣爲止凝厄,翠綠的木雷印擡手結成掌印,電弧流動,碧綠的光芒涌動,隨後脫手而出,懸浮在半空,吸納八方元氣,迎風變大,若懸空山嶽一般厚重凝實,巨大的陰影把秦守籠罩下來起來,風雷之聲不絕於耳。

第一印,木雷印!

這等手段更是讓臺下的觀衆紛紛驚呼出聲,屏息凝神的關注着戰局。

但是不能他們驚歎,另一座懸空大印同樣懸浮在半空,更爲凝重的黑影出現了。

第二印,寒罡印!

寒氣升騰,罡風自動,彷彿從北極冰川中剛剛取出的萬年玄冰,冰冷而森寒,蘊含着極爲恐怖的能量。

雙印鎖定了秦守,無從躲避,龍淵長喝出聲,兩大印訣彷彿兩座山峯,轟然落下。

地動山搖!

即便是相隔百丈遠的觀衆席都感覺地面沉沉的震動,彷彿憑空矮了幾尺一般,險些坐立不穩從座位上摔下來,那印訣壓落,狂暴的水屬性和木屬性的能量肆虐爆裂縱橫,但凡是波及的白玉石通通都被攪成了碎片,滿目瘡痍,而那底層的黑金則是狠狠的被壓落至深層的地表,黑金更是不堪被這狂暴的能量肆虐侵蝕,一片片蜘蛛網狀的漆黑裂縫一直蔓延到了數十丈的距離,佔據了三分之一的擂臺面積。

滾滾沙塵飛濺,碎屑翻飛,狂暴的能量波動瘋狂的肆虐着,看不清最裏面的狀況。

但是那一股之前一閃而逝的可怕震懾靈魂的壓抑感深切的再次傳遞到每一個聖域高手的心底,壓抑、陰冷而且高高在上,狂暴的能量衝擊波席捲整個擂臺,只能隱約的看到一個碩大的防禦半露出地面的幾根肋骨模樣的骷髏出現在其中,燃燒着熊熊的深紫色的透明能量火焰,七八根彷彿古神的肋骨橫亙,牢牢的護衛住秦守的本尊,雙印齊至,卻完全不能傷害秦守半分。

煙塵散去,秦守毫髮無傷!

龍淵聳了聳肩,露出如釋重負的笑意,伸了個懶腰之後,懶洋洋的對裁判說了一句:“我認輸了。”隨後瀟灑的走下擂臺。

秦守莞爾失笑,撤去了須佐能乎的防禦,隨後臉上的表情重新變得冷漠、而且森然,帶着濃烈殺機的目光對上了觀瀾,觀瀾蹙起了眉頭,美豔的臉龐上帶着厭惡和更多的漠然。

“勝利者,滄南學院,秦守,進入決賽!”

(徹底虛脫了,估計今晚能不能更新是個很嚴峻的問題啊!表示很糾結,不行了,真的廢了,立刻睡覺去……) 「與其刻意隱藏這件事,不如把這件事變為人盡皆知的謊言。

這樣一拉,組織里的其他人就不會懷疑我們了。」

背對著光影的男人這麼說著,他的聲音很低沉,讓人無法從他的聲音里分辨出他的情緒。

「這件事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這樣真的好嗎?

你也知道,這件事太過危險了,這件事帶給我們的威脅遠比異類大得多。

烏龜也囂張 就憑我們兩個人可無法完美應對危險的突發情況,我覺得你還是應該慎重考慮一下。」

光影這麼回應著他,光影認為他的決策有些欠妥。

「你說的沒錯,這件事的確很危險。

特效之王 可我認為,這件事情帶來的潛在隱患並不會在短時間內爆發。

目前來看,似乎只有我們注意到了他們,而他們卻並沒有注意到我們的存在。

又或者他們注意到了我們,但卻並不打算對我們發動襲擊。

你也看到了,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熱愛和平的人。如果沒有收到威脅,他們不會率先發起戰爭。所以,我們暫時還不能把這件事情的真相告訴所有人。

光影,你也知道,組織里的每一個人都是清除異類的先鋒,他們每一個人都受過創傷。

而太多的殺戮必然會影響到他們的心理健康,這讓我擔心他們在處理這件事時,會不由自主的把對待異類的方式套用在那邊的人身上。

這樣一來,我們就成為了戰爭的發起者,而我們和那邊的戰爭也就不可避免了。

那邊的人和我們一樣,我們要儘力避免人類之間的互相殘殺。」

他這麼對光影解釋著,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真正打算。

「你覺得如果我們發動戰爭,我們能全殲他們、並佔領他們所在的世界嗎?」

光影在聽了他的話后,若有所思的低下了頭。

不過,光影卻沒有順著他的思路想下去,而是很快就想到了一個較為殘酷的假設。

「老朋友,你怎麼就無法看清這一切呢?

我們之所以存在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創建一個沒有異類的世界嗎?

而那邊就是一個沒有異類的世界,我們又為何要破壞那邊?

雖然那邊潛在的威脅要比異類大,可考慮到我們之間的相似性,這份威脅也有可能為零。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需要進一步的觀察,我們都不能先行發動戰爭。

況且我們連侵入那邊的方法都不知道,又該怎麼先行發動戰爭呢?

不過,我們還是要做好準備,以防那潛在的危險變為真實的危險。」

他分析著眼下的情況,然後調轉椅子,盯著光影的眼神。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們現在能做的,就只是觀察和預防。

可是,預防工作只靠我們兩個人是不夠的,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手。

真是可笑啊,我們的話題在轉了一圈后又回到了起點。

我再問你一遍,你覺得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這件事真的好嗎?」

光影笑了,他重複了一遍自己先前提出的問題。

「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手,並不意味著我們現在要聚集起所有的知情者。

據目前收集的情報來看,那邊沒有異類,也沒有怪異的能力。

所以,我們只要製作並儲存大量強力的武器,等到危機爆發時,我們就把武器列裝到組織里的每一個戰鬥人員。

這樣一來,我們就能夠遊刃有餘的解決危機了。」

他見光影笑了,也用笑容回應了光影,然後就對光影解釋了自己的想法。

「製作強力武器…強力武器?你該不會是指用異類骨骼製成的武器吧。」

光影一愣,他很快就猜到了他話中的含義。

「就是這樣。你換個角度看,給我們帶來災難的異類或許能成為拯救我們世界的幫手。」

雖然光影還沒從他的話中回過神來,可他已經通過光影臉上的神情知道光影已經明白自己想表達的意思了。

「我知道了,我最近會注意收集異類的骨骼。」

光影當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於是光影就這麼回答了他。

「那麼,為了讓你更好的完成這次任務,你就委屈一下,去善後組那待一段時間吧。

正好善後組那裡也是群龍無首,我會隱藏你的真實身份,你將化身為一個普通的百夫長,暫且領導善後組。」

光影在聽完他的話后,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總裁:敢親我試試 「你安排就好,我相信你做的決策。

我想提醒你,你在復任后一直就沒有休息過,這樣對身體很不好。

雖然我不知道你在離任期間明白了什麼,但這都不足以成為你摧殘自己身體的理由。」

光影吐槽著他,然後長舒口氣,摘下了自己臉上的面具。

「我既然選擇了復任,就已經做好永遠住在這黑暗之中的準備了。

組織里只有我一個人的精神境界可以到達大賢者的水平,如果我管的太少,那組織必然會遭受到毫無必要的損失。

老朋友,我比你更清楚我自己的身體狀況,我都不擔心你又為何要擔心呢?」

他這麼說著,然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光影身邊,遞給光影一份身份證明材料。

而就在這時,他想起了別的一些事情,然後又從桌子上拿了一疊材料放在了光影面前。

「這件事情太過特殊了,你在處理這件事情時不能使用之前的代號。

你的新代號名為七千,人送昵稱君主,是一名實力中等的百夫長。

這下面是你的身份材料,而上面是我搜集到的有關那邊的信息,你回去熟悉一下吧。」

光影聽著他的話,然後隨手翻了一下自己桌前的材料。

「你分配給我的任務並不重要,你自己打算做些什麼呢?」

光影簡單翻閱了一下材料,然後就合上材料,問了他一個問題。

「我要離開組織一段時間,去搜集更多關於這方面的資料。

對了,在我離開的時候,我所負責的工作也就拜託你了,光影。」

「拜託給我?你可真是心大呢。

你可是組織的大腦,而我只是組織的身體,我並沒有信心處理好你負責的事情。」

他的提議讓光影愣了一下,然後光影就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帝都,四院會武,終於迎來了萬衆矚目的決賽。

對戰的雙方,分別是滄南學院的黑馬秦守,和海神學院的海皇之女觀瀾。

前者,是橫空出世的神祕血脈傳承者,擁有失傳的封印術的強大瞳術,而且層出不窮的祕術讓衆聖者都爲之動容,而後者,則是海龍血脈的傳承者,即便是皇祖也驚歎其血脈的純正程度,觀瀾此女更是風極一時的大皇子龍傲天的未婚妻!

兩人的最終決賽的戰鬥,將會是空前的盛況!

四院會武,在整個帝國的根基巨擘皇祖的矚目之下進行,所有的音圭欄目更是紛紛爲這次的直播讓開了道路,整個帝都的民衆都將投來最大的關注,不光如此,到場觀禮的所有各大勢力的聖者都會予以最大的關注,而獲得勝利的冠軍,則是可以獲得一件神器!

更有傳聞,那號稱聖域之下第一人的絕世奇才大皇子龍傲天將會在今天趕到!

更是將今天的比賽熱潮推到了最頂峯!

“真是想不到,那個孩子,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走到了這一步!人族,真的是潛力可怕的族羣。”龍族的艾瑞莉婭忍不住驚歎道。

黑金武士黑龍也不由得面上動容,曾經讓他不屑一顧的小乞丐,竟然走到了這一步,其璀璨的光芒和驚人的潛力即便是讓他這個高高在上的龍族都爲之震動,而此時的秦守還沒有達到自己的頂峯,現在百尺竿頭,還要再進一步!可想而知,如果秦守真的拿到四院會武的冠軍,那麼他的名號,將會響徹整個大陸!

他就可以成爲與大皇子還要齊平的絕代天驕!

更重要的是,秦守他太年輕了!比起現在的大皇子,還要年輕十歲!成長的路還更遠,或許在不就得將來,真正的成長起來,又是一名十聖的候選人!

“或許有一天,那個不起眼的流浪小乞丐許下的承諾,真的可以兌現!”黑龍情不自禁的沉聲道,腦海中那一幕衣衫襤褸,但是表情無比倔強的少年神色肅穆許下的誓言。

鄉村有座仙山 艾瑞莉婭不知道多久沒有像今天這樣露出如此舒心的笑意了,沒有任何的負擔,沒有任何的壓力而露出輕鬆的笑容,或許她承擔了太多!

“有這麼傑出的弟子,相比忘川也很高興吧!”艾瑞莉婭笑道,隨後微微皺眉,頗爲擔憂的叮囑道,“皇祖那個老傢伙一向不顧身份,扼殺後輩天驕爲其子嗣平路的事情幹過不少,心胸狹隘,我擔心他會不顧身份對秦守出手,到時候黑龍你助我一臂之力,保下那個孩子!”

黑龍沉聲道:“放心,公主!即便他是皇祖,也要忌憚龍皇三分!”

希維爾一切聽在耳中,內心妒火中燒,面色陰晴不定,指甲深深的刺入了掌心。

火族神血世家,烈煙石被擂臺上傲然而立的秦守的背影雌的眼神抽痛,內心更是怒火中燒,火鳳仙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場中秦守的身影,嬌美的臉上露出會心的笑意,異彩連連,而烈家的家主烈羽玄卻沒有了當初極爲欣賞的神色,反而閃過一絲複雜和陰翳。

“如果那秦守沒能得到這冠軍之位,也就罷了,我神血世家會傾盡全力培養,族內明珠下嫁。但若是勝了,可惜……皇祖心胸狹隘,且那大皇子龍傲天不會任由一個可與自己媲美且潛能無盡的後代天驕崛起而遮蓋他的光芒,一定會千方百計報復,即便今天滄南學院的院長趕到能解救,恐怕日後也會困難重重,爲整個帝國皇族排擠,我烈家卻無法承受皇祖的怒火……”

烈羽玄重重的嘆了口氣,所有濁氣排盡,一切的情緒內斂,重新將古井無波的目光投向擂臺,靜靜的等待着結果。

滄南學院的三大聖域高手則是滿懷期待和緊張之色,關注着整個戰局,莉莉絲等女更是咬牙切齒的大呼小叫,對那蛇蠍心腸的觀瀾恨之入骨,對薇薇安學姐那麼善良溫柔的女孩子竟然敢下這麼狠的手,明明已經分出了勝負,卻還要百般折磨,更可惡的是還下了劇毒,生怕死不了。

如果不是秦守的神祕手段,薇薇安學姐恐怕真的要香消玉殞了。

副院長確實眉頭緊鎖,憂心忡忡,焦慮之色遍佈鬢角,皇祖之所以這麼有恃無恐,而周邊的宵小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的百般強勢和欺凌,都是在試探,都是在確定一個真相,滄南學院威震大陸的院長是否真的已經物化了,若當真院長已經物化,那麼滄南學院便失去了根基,大樹傾頹便在旦夕之間,龐大的修煉資源則會在一夜之間被各大渾水摸魚的勢力瓜分。

而皇祖如此的有恃無恐,來源於百年潛心苦修而獲得的成就和突破,自負的憑藉自己的手段,不會弱於院長,而且等待大皇子入聖之後,其修煉勢如破竹,一日千里,那就相當於一族出現兩名十聖之位的強者,滄南學院則惴惴危矣,他最擔心的還是,現在秦守的鋒芒實在是太盛了!

甚至讓皇祖都心存忌憚,更何況那尚未出現的大皇子,皇祖不可能坐觀滄南學院出現第二位絕代天驕,未來十聖的候選,如果現在不惜一切代價的在秦守尚未成長起來的時候對秦守動手,那麼誰也無法阻攔,一切都不是定數!他心存忐忑和焦慮,只能不斷的期待院長速速趕來。

但是他更清楚院長現在的狀態,衝擊傳說中的那一步受挫,情結未開,而強行突破,遭受了天譴,深受重創,一夜之間耗盡了壽元!現在相比實力已經大大折損,他擔心會被現在巔峯狀態的皇祖趁機搏殺,而且一旦十聖之一陷入頹勢,垂垂欲死,恐怕還不知道多少人,多少勢力巴不得落井下石。

他深深的嘆了口氣,眉峯緊鎖。

其他兩大學院的聖域高手則是高高在上,隔岸觀火的態度。

“看樣子那小子今天生死難測了。”洛清的母親洛姬雅搖搖頭嘆道,雖然對秦守的才華相當的欣賞,也曾經有那麼一瞬間對其有過納爲女婿的想法,但是眼看現在秦守進退維谷的危勢,不由得嘆了口氣。

“什麼!?”洛清如遭雷擊,俏臉發白,內心已經開始罵娘了,老孃剛剛特麼簽訂了奴印血誓,難道今天就要死翹翹了麼?!冰神血誓可是百分百應驗的神明誓言,一旦秦守身殞,那麼她自己也會當場橫死,這是誓言,除非神靈降世纔可能更改!

洛清欲哭無淚,渾身顫抖起來

洛姬雅啞然的看了自己女兒慘白的臉色,心道女兒果然如自己年輕時一樣,用情至深。她幽幽的嘆道:“清兒,該忘記的就忘掉吧,反正是那個薄情郎負了你,你不欠他什麼,一切在總會過去的……”

總會過去,過去你妹啊!!!

洛清內心抓狂了,簡直要當場暴走了,但是內心只能獨自咆哮,她總不能坦白的跟自己的母親攤牌吧?

老媽,那啥,我現在已經是秦守的女奴了,他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估計洛姬雅當場就會兩眼一翻的徹底氣的昏厥過去吧!洛清此時真的是欲哭無淚,眼淚不爭氣的嘩啦啦的流了下來,不知道的人感嘆這是個癡情的女子,知**才知道,她是珍惜自己的小命,怕死怕的哭出來了!

嗚嗚嗚……不要死啊!老孃風華正茂,才活了不到二十歲,纔不要這麼年輕就死翹翹啊!!誰特麼來救救老孃啊!!!

“你這呆瓜,怎麼那麼能惹麻煩,低調一點兒不好麼!現在可好,冰神殿還沒能找上你,皇祖已經忍不住要對你動手了。”冰藍幽幽的嘆了口氣,癡癡的看着秦守,苦笑連連。

“喵嗚~~今天是主人的決賽!主人一定是冠軍!喵喵一定要認真的不放過每一個細節!”滄南學院學生宿舍的喵喵眼睛眯成了月牙兒,毛茸茸的尾巴軟軟的垂下,興奮的左搖右擺,抱着秦守送給她的精緻音圭,一本正經的聽着裏面傳出來的直播詳情。

小豆丁無聊的打了個哈欠,昏昏欲睡。

“決賽正式開始!滄南學院秦守,對決海神學院觀瀾!”隨着裁判的一聲令下。

決賽,正式拉開了序幕!

(一覺睡到下午六點半,我也是醉了……果然不能這麼熬夜,估計三四天都調整不過來不健康的作息,今天目測只有兩更了,剛纔跟編輯大大聯繫,編輯大大說本書的推薦位很難拿到手,沒有推薦人氣很難上來,酒香也怕巷子深,上架估計要大大的延後了,也就是說,梨子只能繼續啃饅頭喝涼水度日了,手裏沒錢,走路腰板都不直,還望各位覺得本書還行的書友們,奔走相告,轉告好友收藏推薦,提高一下人氣,謝謝……) 「你是組織的大腦,而我是組織的身軀,我沒有信心處理好你負責的事情。

而且我也不放心你一個人離開組織,你難道不知道你對組織的重要性嗎?」

光影沒有接受他的建議,而是如此質問著他。

「你覺得我沒考慮過那種事情嗎?

放心吧,我已經把一切都安排妥當了。

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裡,你幾乎不用費心處理我負責的事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