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時候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我知道。”

說着話,我師傅站起來以後,看着那白色的人影跟着打量了一番,我也看了過去,卻發現那白色的人影穿着的是一身灰色的道袍,看着有些清秀,這就是那焦黑屍體的本尊?

我怎麼看都沒有辦法把他和剛剛那具焦黑的屍體聯繫在一起,而且他居然穿着的是道袍,這一點是我最不想不通的。

跟着我師傅看了我一眼說道:“這魂魄只是遊魂了,放他離開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說着話我看了一眼那白色飄渺的人影。

而這個時候那白色的人影突然轉過身,準備往出走了。

我跟着眨巴了一下眼睛的功夫,腦海裏突然一幅一幅的畫面如同電影一般鑽進了我的腦袋裏,我跟着感覺腦袋裏一陣疼痛,我捂着自己的腦袋猛地大叫了一聲。

我師傅這個時候趕忙走到了我的面前,看着我說道:“小貴,你怎麼?”

我跟着衝着我師傅搖了搖頭說道:“我師傅,我頭疼。”此時我的腦袋如同要炸開一樣,非常的疼痛。

我師傅看到這我這幅樣子以後,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我說道:“你要平靜,你要平靜!”

我跟着深呼了口氣,不斷的調整着呼吸,但是我不知道爲什麼,剛剛那些畫面鑽進我的腦袋裏以後,我整個人都有些虛弱了。

隨後我看着我師傅說道:“師傅,我要睡一會。”

我師傅跟着抓着我的手,摸了摸我的脈搏以後,看着我說道:“好好好,你先睡會,爲師會保護好你的。”

我感激的看了我師傅一眼以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便不知道了,我只知道的是,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的夢。

夢裏我看到了一個人,穿着一身道袍,他是那個人,那具焦黑的屍體。

夢裏的我卻非常的清醒,一眼就認出來他是誰了。

只見他這個時候跟着那李先生一起上了李先生的別克車。

而這個時候那個賊眉鼠眼的李先生一邊開着車子一邊看着他說道:“陳大哥,咱們村子裏的事情都交給你了啊。”

那個穿着道袍的人姓陳,他衝着那賊眉鼠眼的李先生點點頭,笑了笑說道:“我也是出自李家村的人,如今村子裏出了事情,我也應該出一份力的。” 234 夢境中看到的東西(中)

那李先生跟着點點頭以後,笑了笑說道:“陳大哥,村子裏的事情已經困擾了很多年了,只是一直沒有辦法解決,好像真的受了什麼詛咒一樣。”說到這以後那李先生一邊開着車子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

那個姓陳的大哥,這個時候跟着開口說道:“等我到了村子裏看看具體是什麼原因了在想辦法吧,畢竟我也學道十餘年了,該做什麼我心裏還是知道的。”

而那李先生這個時候佯裝出一臉激動的樣子衝着那姓陳的道士狠狠的點點頭說道:“好好好,謝謝你了,陳大哥。”

說罷,那李先生便繼續開着車子往前行駛了,一邊開着車子嘴裏一邊吹着口哨,顯然此時他的心情也是非常的好。

而我卻隱隱之中感覺這個事情不一般。

果然,那李先生開着車子到了李家村以後,此時的李家村天空中都是朦朦朧朧的籠罩着一片黑氣,和我剛剛來這裏的時候不太一樣。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心裏有些心驚,這李家村裏到底藏着什麼東西呢?

而那個姓陳的道士到了這村子裏的時候當然也感覺到了異樣,他看了一眼坐在前面開着車子的李先生跟着開口說道:“李老弟,這裏有些不太對勁吧?”

而這個時候李先生跟着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陳大哥,這就是我跟你說的,村子裏的詛咒。”說到這以後李先生跟着嘆了口氣將車子停了下來。

那陳先生跟着下車以後,看了一眼這四周的氣氛以後,跟着掐指算了一下,開口說道:“怕是我這次也有劫難難過了。”

“陳大哥,何出此言啊?”李先生趕忙開口說道。

而這個時候那個穿着道袍的陳先生跟着嘆了口氣說道:“我也不知道,剛剛我進到了村子裏的時候,算了一下,沒有想到我也有劫難,也許這都是上天註定的吧。”說到這以後陳大哥跟着嘆了口氣,隨後他恢復了一臉正色以後看着李先生說道:“不過,無論如何,我都會幫着村子裏面把這個事情解決掉的。”

而當天晚上的時候,陳大哥就住在了村長的家裏,就是我們所居住的那個房間,而陳先生,趁着這些人晚上睡着的時候,便一個人悄悄的走出了村長的家裏。

神樹寶典 卻沒有想到村長早就已經派人跟蹤了他,而這個陳先生自然沒有想到村長會派人跟蹤他,索性他便自己去尋找那黑氣的源泉。

到了那黑氣充斥着的地方以後,那陳先生停下了腳步,而他停下腳步的地方便是亂葬崗,他死前所埋葬的地方。

這個時候陳先生卻也看到了身後的人,跟着他裝出什麼都沒有看到的樣子,走進了那亂葬崗裏面,只見那亂葬崗頓時出現了一聲咆哮的聲音“嗷嗚!”

而這咆哮聲非常的大,甚至將這陳先生都嚇到了一跳,就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一個黑色的影子,非常的大,嘴裏說着一句話“我的祭品呢,我要祭品,你是誰!”

陳先生看見這一幕以後,當即擡手扔出一張符紙,那黑色的影子一下子就被符紙打中了,跟着那黑影好像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一樣,嘴裏卻依舊是含糊不清的說道:“你是誰,敢殺本式神?”

陳先生聽到式神兩個字的時候當即嚇得往後退了一步,緊跟着開口說道:“倭國的式神?”

“我的祭品呢,我的祭品呢?”說着話那黑影衝着這陳先生打了過去。

無形之中的一到氣息只見將這陳先生打的猛地飛了出去,跟着這陳先生嘴裏“噗”的吐了一口膿血。

饒是這陳先生十餘年的道法,卻在這式神的面前不堪一擊,跟着他起身以後,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將自己身上的銅劍拔了出來,衝着那式神就刺了上去,只見這姓陳的道士剛剛刺上去以後,那式神突然就消失不見了,這姓陳的道士一下子就撲了個空。

而周圍的黑氣越來越濃重了,濃重到已經什麼都快看不到的地步了,而那姓陳的道士依舊是不死心的走在這黑霧之中。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式神突然又一次的出現了,出現在了這黑霧的中間,一下子就將這陳先生抓了起來,跟着他衝着那陳先生的脖頸處就抓了上去,只見那式神還沒有碰到他的脖子的時候,突然間,式神一下子就被彈開了。

這個時候那陳先生摸了摸自己脖子繫着的黃色符紙以後擡起頭看着那偌大的式神,嘴裏狠狠的說道:“一個小小式神,居然也敢碰我老祖宗的東西!” 235 夢境中看到的東西(下)

當天晚上的時候,幾個人便回去了,一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而那個陳先生早上起來的時候,他卻發現這周圍的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對勁了,他自然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早上吃完飯以後,村長和幾個人就來到了他的房間裏,而那個陳先生這個時候看着村長他們過來了以後,跟着開口說道:“村長,你們怎麼來了?”

而村長和其他幾個人對視了一眼,開口說道:“陳先生,我們是來送你上路的。”

而這個時候陳先生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臉色異常的平靜,他看着村長開口說道:“如果我死了,你們能逃過式神的魔掌,我寧願死掉。”說到這以後那陳先生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佛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寧願跟式神拼個你死我活。”

村長和其他幾個人跟着嘆了口氣說道:“陳先生,你放心吧,你死後,我們一定會見你安葬在那魔王的旁邊。”

陳先生跟着臉色就變了,他看着村長開口說道:“是式神讓你們這麼做的吧?”說到這以後陳先生跟着繼續說道:“如果我今天不想死呢?”

“如果你不死,就會有更多的人成爲祭品!”村長此時有些生氣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先生看了看眼前的這碗麪以後,跟着開口說道:“容我吃完這碗麪吧。”說罷,那陳先生便開始低下頭吃麪了。

他趁着這些人不注意的時候,把自己脖頸處的符紙拽了下來,跟着在一下子就塞到了自己的嘴裏,隨後,他看着村長說道:“我已經吃飽了,你們可以動手了。”說到這以後陳先生頓了一下“但是,我如果死了,你們只會死在式神的前面而不是式神先死了就。”

此時的陳先生怕是早就預料到了這樣的結局,再後來的時候我才知道,那符紙可以用來引來,天雷降下來劈在棺材上以後,他便會起屍,這也是因爲這陳先生不甘心就這麼死了,他自己都沒有想到會被村長等人給害死。

當然這個過程可能有些複雜,爲了方便故事的情節,我只能大概的跟大家講一下了。

陳先生吃完了面以後,那村長這個時候拿出來一把刀子衝着那陳先生的脖頸處一刀就劃了下去,頓時那鮮血就噴了出來。

周圍的人彷彿早就已經麻木了,甚至可以說,已經司空見慣了,他們見慣了這樣的場面,這也足以說明一個問題了,在這村子裏不知道冤死了多少人了。

而陳先生死了以後,這村子就將這屍體葬在了那式神的旁邊儀表忠心,而老天彷彿都看不下去了一樣,當天晚上,陳先生下葬的時候,趁着那陰雷符的作用下,一道天雷降了下來。

第二天,村長見到了這屍體的時候嚇壞了,他突然想到了那陳先生臨死前說的話,所以沒辦法了,他只能再一次讓這李先生去城裏找幫手,而這次的幫手,他只是希望可以幫他解決掉這屍體的事情,而前後來了幾個人都發現了這式神的存在,而這村長自然也知道,這屍體的事情不好解決,但是來過的那幾個道士卻沒有幾個有好下場的,全部都死在了這村子裏。

只是這次村長學的聰明瞭,在這些人的飯菜裏面下了毒,所以這些人都死掉了,也都被一一葬在了式神的那裏,而那焦黑的屍體自然也就是陳先生的屍體,卻沒有解決,這李先生不知道怎麼打聽的,就打聽到了我師傅那裏。

而這個事情到了這裏的時候就已經結束了,後來也就是我和我師傅兩個不知道什麼情況的人來到了這裏,至於那柏木,純屬巧合,也許是老天刻意安排的。

當我醒過來以後,我師傅他們都已經坐在了我的身旁,我師傅看着我醒過來以後,緩緩的嘆了口氣說道:“你小子可算醒了。”

我跟着開口問道:“師傅,我做了一個夢。”

“你不用說了,爲師都已經知道了。”我師傅淡淡的說道。

我聽到這的時候愣了一下,我師傅跟着笑了一下說道:“村長他們都已經把他們殺人的事實全部都交代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你這次暈倒是因爲落雷術用了太多,外加上你明陽眼突然有了感知,所以一些畫面強行進入你的腦海裏以後,你沒有力量去承受所以纔會陷入昏死之中。”

我聽到這以後趕忙起身了,這個時候一個白鬍子的老頭衝着我走了過來“喲,小傢伙,醒過來了?”

只見我師傅這個時候也趕忙起身了,衝着那白鬍子老頭恭恭敬敬的說道:“這次我徒弟的事情,多寫老仙的藥丸仙丹了!”

我這個時候才突然想起來,這個人居然是南老仙,這應該是我第二次見他了,而這個時候南老仙看着我師傅和我笑呵呵的說道:“好在我們這次來的及時,不然這村長怕是也要將你們都害死了。”

跟着我師傅笑了笑說道:“命裏終有此劫難,應劫便是了。”

南老仙哈哈的笑了起來“你這小子倒是想的通透。”

跟着我看了我師傅一眼,跟着開口問道:“師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師傅跟着笑了笑說道:“你昏迷的時候,我將你帶回到了村長的家裏…….”

而我師傅講完了以後我才明白,原來我昏迷了以後,我師傅就將我帶回到了這裏,而村長當天晚上看到我們將這些事情解決了以後,當天晚上就準備對我們痛下殺手了,就在他們準備下手的時候,村長聽到外面疾馳而過的汽車聲,停下了手。

沒有想到,來人正是柳三爺,南老仙還有柳青兒,南傲明一行人出現在了這個村子裏面,而村長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自然也不敢動手了。

我師傅說完了以後我心裏也是一陣心驚,我緊跟着開口問道:“對了,師傅,你是怎麼通知三爺他們過來的?”

我師傅跟着笑了笑說道:“在我去那亂葬崗的第一天的時候我就發現了那裏有式神的存在了,所以通知了柳三爺,本來是想讓老柳和南老仙一起過來對付這式神的,卻沒有想到陰差陽錯的還救了你我師徒二人一命。”

我聽到這以後心裏也是一陣後怕,如果那天三爺他們來的晚點,或許這結局就真的要改寫了,但是想到了那天那幾個人那麼對我和我師傅我心裏還是有些生氣。

而這個時候我起身以後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三爺和青兒呢?”

我師傅跟着笑了笑說道:“就知道你惦記他們呢,他們在另一個房間呢。”

我跟着衝着我師傅嘿嘿的笑了笑,屁顛屁顛的就走出房間了,走到院子的時候我纔看到,原來村長還有那幾個帶頭沒收我和我師傅手機的人此時都老老實實的站在了那裏,邊上還有幾個大漢看着他們。

我跟着走上前以後看着他們開口說道:“你們也有今天?” 出金屋記 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冷哼了一聲。

而那村長這個時候看着我乞求道:“小師傅,你放過我們吧,我們真的是有眼不識泰山,要是知道你們身份如此尊貴,那就是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我看了一眼那村長搖了搖頭說道:“你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不是我說了算的,你自己好自爲之吧。”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看着他說道:“罪有應得。”

說完以後我便衝着另一個房間走了進去,只見我進去的時候,柳青兒手裏碰着一本古籍正在看呢,柳三爺坐在一旁一臉嚴肅的樣子,好像正在監督她看書一樣。

果然,柳青兒一看到我進來以後,頓時就歡呼了起來“小貴哥,你醒了?”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是啊!”

而柳三爺這個時候看着那柳青兒說道:“青兒,看書!”

“師傅,小貴都醒了,我跟他說會話唄?”柳青兒衝着三爺撒嬌般的說道。

柳三爺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算了,算了,允許你今天不看書了。”說到這以後柳三爺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小貴,你沒事了吧?”

我點點頭說道:“多謝三爺惦記了,我已經沒事了。”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衝着柳三爺笑嘻嘻的說道:“三爺,你們最近怎麼樣了?”

柳青兒跟着看了一眼柳三爺沒好氣的說道:“還能怎麼樣,天天在海南看書,無聊的要死。”說完這句話以後柳青兒看着我說道:“你以爲跟你和邱爺一樣呢?”

柳三爺跟着輕輕的咳嗽了幾聲以後看着我說道:“得了,你們兩個小傢伙聊吧,我就先出去了。”

說完以後,柳三爺轉身走了出去,柳三爺離開了以後,青兒趕忙拉着我的手坐了下來,看着我笑嘻嘻的問道:“小貴哥哥,你有明陽眼是嗎?”

我聽到這的時候忍不住看了一眼柳青兒問道:“你問這個幹什麼?”

“我聽邱爺說,你這次受傷就是因爲明陽眼所以才受傷的?”說到這以後柳青兒一臉好奇的樣子看着我。 236 日本式神

我聽到這以後跟着嘆了口氣,看着她點點頭說道:“如果我師傅沒說錯的話,應該是明陽眼所傷的。”說到這以後我跟着頓了一下“因爲明陽眼不是我想什麼時候用就什麼時候用的,他都是隨機出現了,當時出現的時候就是各種畫面跟電影一樣瘋狂的涌入了我的腦子裏,以前明陽眼也出現過,但是沒有出現頭痛劇烈的感覺,這次也許真的像我師傅說的那樣吧,可能是之前用了落雷術用的太多了,身體消耗太多,所以纔會導致我頭痛昏厥的。”

柳青兒聽到這的時候看着我笑着問道:“那你現在好點了沒?”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好多了,已經沒事了。”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對了,爲什麼這一次南老仙也過來了?”

柳青兒聽到南老仙三個字的時候稍稍遲疑了一下,跟着有些不確定的看着我問道:“你是說那個年齡看起來特別大的老頭子?”

我跟着趕忙點點頭說道:“對,就是他。”

柳青兒這個時候託着下巴看着我說道:“他好像是我師傅請過來的,那天我和我師傅正在別院裏的時候接到了邱爺的電話,後來我師傅帶着我匆匆忙忙的就趕去了終南山,到了那邊的時候那個老頭子也在,我師傅不知道跟他說了一些什麼話,然後就都一起過來了,對,還有那個叫南傲明的人。”

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看來這個事情沒有那麼容易解決所以,我師傅讓柳三爺將這南老仙請來的吧,不然的話我師傅沒有必要把南老仙也叫來,而且這次前來的人不光是南老仙就連南傲明這種人也來了,所以我隱隱之中感覺那式神,怕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想到這以後我衝着柳青兒點了點頭說道:“你知道這次要對付的是什麼東西嗎?”

“式神是嗎?”柳青兒看着我笑着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對,就是式神。”不過,我對式神的瞭解並不對,甚至可以忽略不計,因爲壓根就沒有聽說過這種東西的存在,而且村裏人爲了供奉這種東西不惜殺掉那些無辜的人和前來幫助他的人。

而這個時候柳青兒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式神其實不是咱們中國的東西,是日本存在的一種東西,這種東西被日本的一些有邪術的人才會供奉,他們會抓一些無辜的人來供奉式神,因爲式神本身就是吞噬靈魂來強大自身的,而供奉式神的人大多數都是一些心術不正的人,不然誰會去做這些未被天道良心的事情呢?”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那對。”

“不過,這式神如果想解決的話,怕是很難。”柳青兒說道。

柳青兒的這句話無疑是說到了我的心坎裏,我想也是這樣,跟着我點了點頭說道:“那三爺和我師傅有沒有說過要怎麼對付這式神了麼?”

柳青兒搖了搖頭說道:“沒有,我現在就連出門我師傅都派人跟着我。”說到這以後柳青兒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說道:“因爲上次咱們兩個人偷偷闖入鬼王那裏開始,我師傅就不讓我擅自行動了,沒有他的命令我是不能隨便亂跑了。”

不過此時的我對於式神也是非常的好奇,爲什麼會叫式神,他到底是個什麼存在方式,兇猛程度到了什麼程度?

柳青兒這個時候眨巴着眼睛衝着我嘿嘿的笑了一下說道:“小貴哥哥,你是不是也特別好奇這式神是什麼東西?”

我跟着點了點頭說道:“確實有點好奇,畢竟式神這種東西我都沒有見過,聽都沒有聽過。”說到這以後我稍稍思索了一下“不過,咱們還是老老實實的吧,既然三爺和我師傅不想讓咱們參與,那麼肯定有他們的原因的。”

“也只能這樣咯。”柳青兒說道。

能看得出來,經過上次鬼王的事情以後,柳青兒已經沒有之前那麼調皮了,相反我感覺此時見到的柳青兒已經成熟了許多,雖然是短短几天沒有見。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窗外面我師傅叫我的聲音“小貴,你和青兒過來一下。”

我聽到這以後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走吧,我師傅喊我們兩個過去呢。”

說着話,柳青兒衝着我點了點頭,我們兩個人跟着走出了房間裏,到了院子裏的時候,村長他們幾個人還被幾個大漢看在那裏,村長看着我們的眼神也是有些畏懼的樣子。 237 尋找五陰地

柳青兒看了我一眼,沒好氣的說道:“行了,你就別在多想了,想那麼多也沒用。” 總裁夜歡無限愛 說到這以後柳青兒看着我打了個哈欠說道:“我先睡會,困死我了。”

我跟着點點頭,讓開了位置,柳青兒躺在了牀上,我則是坐在牀邊,看着柳青兒睡着的樣子心裏忍不住感覺一陣好笑,沒有想到這丫頭睡着了還挺好看的。

就這樣,天色也漸漸的黑了下來,我因爲一連睡了三天,所以基本上沒有什麼睏意,等着晚上我師傅叫我們吃飯的時候我便叫醒了柳青兒。

大家一起吃過飯以後,我師傅以及柳三爺還有南老仙三個人就離開這裏,而這裏也就只剩下了我和南傲明以及柳青兒,還有幾個大漢。

南傲明這個時候坐在旁邊,坐的直直的看着我們說道:“你們兩個去把碗筷洗一下吧,待會咱們三個鬥地主。”

我聽到這的時候跟着心裏不禁鄙視了一下這個南傲明,跟着開口說道:“南叔,現在還有功夫鬥地主啊?”

南傲明哈哈的笑了起來“你小子這是調侃我呢?”說到這以後南傲明倒是也不生氣“你師傅和我爹以及三通,都是去尋找東西,並非是去和那式神拼命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稍稍一愣“找什麼東西去?”

“五陰地,因爲五陰地才能供養那式神,他們今天的任務就是去找那五陰地,因爲害怕有危險,所以我爹纔跟着一起去的。”說到這以後南傲明頓了一下“想除掉那式神就只能找到五陰地,如果找不到五陰地,即使殺死了那式神,他只要還有一絲殘魂,那麼便能很快重組,所以今天晚上的任務就是去尋找五陰地,而你師傅之所以讓你在這裏保護村裏人,主要是因爲這五陰地如果找到了,他們怕驚到那式神,到時候式神放出來鬼將來村子裏的話,那肯定是一場災難,但是被式神發現的機率還是很低的。”

我聽到這以後跟着哦了一聲,也就是說我師傅他們今天晚上不會有什麼危險,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樂了一下。

坐在我邊上的柳青兒看着我沒好氣的說道:“現在開心了?”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說道:“必須的。”說着話我便開始收拾碗筷了。

收拾完了以後,我們把桌子擦乾淨以後,我和柳青兒以及南傲明我們三個人便坐在那裏開始打牌了,誰輸了誰貼紙條,大家玩的也都不亦樂乎的。

跟着我忍不住看了一眼窗外的幾個大漢,他們還在看守着村長他們這幾個人呢,不過這個時候我卻突然想到了兩個人,那就是林一林二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裏呢,我已經好久沒有見到過他們了,這一別已經過去三個月了。

這個時候南傲明看着我說道:“小貴,出牌,你愣着幹啥呢?”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看着南傲明說道:“南叔,我問你個事情唄?”

“別了,你還是別問我了,有些事情是不能跟你說的。”南傲明當即就拒絕了我。

我跟着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南傲明說道:“南叔,我跟你打聽個人。”

“誰?”南傲明看着我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我跟着輕輕的咳嗽了一下看着南傲明說道:“林一和林二。”

“是不是之前跟着你師傅一起執行任務的那個兩人?”南傲明手裏拿着撲克牌,嘴裏漫不經心的說道。

我聽到這以後趕忙點點頭說道:“對對對,就是他們,他們兩個人現在在哪裏呢?”

南傲明跟着若有所思的樣子想了一陣以後看着我說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畢竟他們只是小人物,我哪有時間去關注他們呢。”說到這以後南傲明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怎麼了?你對他們兩個人有興趣?”

我跟着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他們救過我的命,所以我想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裏呢,而且已經好久沒有見過他們了,本來看到你們來了的時候我以爲能見到他們兩個人呢。”

南傲明跟着哈哈哈的笑了起來“圈子裏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任務要執行呢,他們兩個人現在肯定也有自己的事情,你如果真想知道的話,我倒是可以幫幫你。”

我一聽南傲明這麼說了,趕忙開口說道:“南叔,你的意思是你有辦法?”

Leave a comment